GGO外传

[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8]4th特攻强袭(中)

Heathcliff · 10月18日 · 2021年 ·

 

第八章 「少女们的危机」


该处是飞机的墓地。

宽广机场用地的西南部有一处停机坪。虽然不是跑道,不过是铺设了一整面柏油的广大空间。巨大的场地呈现一片深灰色。

上方有一打以上有钱人用来移动,以金钱购买的话必须花费数十亿的商务喷射机在半径30公尺左右的狭窄空间内重叠在一起。

它们有的车轮折断,有的整个翻倒,还有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而漂亮地折成前后两半。

机体的涂装因为脱落而破旧不堪,玻璃窗几乎全都脱落,座位的坐垫整个绽开了一个洞。

虽然SJ里有许多交通工具,但是似乎无法操纵这些飞机。说起来SHINC里面也没有人拥有操纵飞机的技能,另外现实世界里也没有人能让它飞起来。

周围虽然是宽敞的空间,但只有一个地方像把玩具箱翻过来一样,耸立著高10公尺左右的小山。而该处是相当适合玩家藏身的地点。

SHINC的成员就像老鼠一样躲藏在该处……

「唔嗯,果然没那么容易吗?毕竟是MMTM啊。」

以有些不高兴的表情看着第三次扫描的结果。

 

在十分钟前,SHINC决定将「定时炸弹」设置在自己搭乘的客梯车当中。这也是送给MMTM的礼物。

让车内无人也能驾驶的机关其实很简单。

首先在方向盘最下部以牛皮胶布綑上大量的电浆手榴弹作为「镇石」。这是就算方向盘有些歪掉,也能够因为这些重量而让轮胎回复笔直的机关。

在油门的上面放置大量通称为巨榴弹的大型电浆手榴弹然后也加以固定。但是为了不让速度太快,另外在油门后方铺上机关枪的弹链。

这些花招当然都是靠具备车辆知识的冬马。

梯子上的枪身只是用PKM机关枪的替换枪身摆个样子而已。虽然和弹药不同,持有者将会失去这个零件,但是其价格不算太昂贵,所以还能够忍耐。

堆积起来的电浆手榴弹全部将计时器设定为十二点二十九分五十五秒到五十九秒之间爆炸。虽然1发爆炸的话就会将所有手榴弹诱爆,但还是审慎行事。

像这样把无人且缓缓前进的客梯车送出去后,SHINC就开始全力朝西南方奔驰。

虽然借由扫描确认过机场没有光点,但还是有离开队长的伏兵,尤其是棘手的狙击手残留在航厦或者管制塔的可能性。

尤其是特別高大,目测有100公尺以上的管制塔最是麻烦。要是这里被敌人占领,那么周围三百六十度,半径800公尺以内都相当危险。

SHINC没有丝毫大意,在只要有人被击中就立刻躲藏并且加以反击的心理準备下奔跑着。

钻过并排在空桥旁边那些快要腐朽的大型客机,最后找到现在的地点,一边注意诡雷一边躲了进去。

这段期间,没有受到任何子弹的攻击。

 

「那么……我们的宿敌莲在哪里呢?拜托不要已经死亡了啊。」

老大扩大画面,触碰地图东南部,湿原地带前方桥梁附近的光点。

正如期待出现「LPFM」的名字……

「呜哇哈哈!」

她就发出了恐怖的笑声。如果是现实世界的女高中生新渡户咲,这时候应该很可爱吧。

「很好很好!终于愿意离开森林了吗!」

老大打从心底发出微笑。

因为要是莲他们选择躲在里面直到比赛尾声的话,那会对我方相当不利。

就算充满斗争本能的莲和Pitohui不太可能这么做,那支队伍的队长是名为M的冷静男性。老大一直担心他会采取更加安全且确实的作战。

「看来这次真的可以认真地一决胜负了……」

因为能和莲战斗而感到高兴的老大,希望莲也能够跟自己有同样的心情。

接着老大就触碰最左边桥梁,以莲他们来看是相反方向,也就是待在住宅区的敌方小队。结果出现本届首次出场的「DOOM」这个名字……

「唔唔?」

看见他们以扫描中也能分辨出来的高速移动当中,就知道他们使用了交通工具。那群家伙正朝向最左边的桥梁。

也就是打算迎击莲他们。虽然距离我方目前所在地不算远,但是以这种速度移动的话,根本不可能追上他们。

「莲接下来的对手就是这些家伙吗……別死了啊。」

老大帮敌人加油打气。加油的对象当然是莲。

判断接下来的十分钟不会和莲他们发生战斗后,包含老大在内的SHINC成员就开始探查其他敌人的动向。

战场的左下方,也就是西南部,ZEMAL正在该处肆虐。

在因为陨石坑而凹凸不平的地形中心,被几个灰点包围的白色光点就是ZEMAL。这个区域除了他们之外就没有存活的队伍了。他们已经完全支配了那个地点。

「那群机枪手变得很厉害了呢……」

老大老实地发出惊叹声。同样使用机关枪的罗莎……

「那个供弹系统真的很作弊。啊啊……好想要喔。」

忍不住老实说出内心的感想。

算起来是刚好是在十天前的游戏测试之后,罗莎就很想要新的装备,但是手边的金钱完全不足。

那天看见能够持续发射将近1000子弹的背包型供弹系统的设计图,以及高命中率的新型机枪「PKP通用机枪」并排在店里面。两种商品自己都非常想要。真的真的很想要啊。

GGO里也有投入现实世界金钱来购买的方法,但还是跟高中生能拿得出来的零用钱差了两位数。

「就把懊悔的心情灌注在子弹上来攻击敌人吧!」

塔妮亚这么表示。

大量用在怪物身上的子弹,果然按照特別规则完全回复了。丟弃的空弹匣在SJ之后虽然会回归,但这次是连同子弹一起回到仓库栏里。用来设陷阱的电浆手榴弹也是一样。

老大的眼睛看向地图左上角,也就是西北部。

废墟区域里到处可以看到白点。统计之后总共有六个。还没有出现全灭的队伍。

活下来的六支队伍之中,有两支队伍的名字老大有印象──就是「TOMS」与「T-S」。

包含SJ3时加入背叛者小队的柯尔在内,全都是脚程快且装备轻的飞毛腿小队,以及包含艾尔宾在内的成员防御率全都突破天际的SF护甲小队。

这个地方就暂时交给他们去互相残杀吧。尽情地大战一番没有关系。最后同归于尽的话就更好了。

如此一来,剩下来的大部分敌人,当然就只有在地图中央部分的左上方了。

像四叶草般的高速公路交流道,其左上方的冰冻湖面上。从自己这边来看,是在西侧隔了高速公路大约2.5公里左右的位置。

白色战场地图上的白点不是很显眼,但是确实扩大地图后一看就能发现有六支队伍聚集在200公尺的四方形里。

在视野应该相当良好的平坦冰面上,有这么多小队靠这么近的话,应该不是在战斗吧。绝对是携手合作了。散布在周围的灰点就是被他们干掉的小队吧。

「握手合作的联合队伍吧。这届也出现了吗……要看喽。」

老大以粗大的手指触碰所有光点,出现的名字是……

「『WEEI』、『V2HG』、『PORL』、『RGB』、『WNGL』、『SATOH』……原来如此,全都不认识。」

全是至今为止的三届SJ里未曾看过与听过的队伍。唯一的例外是RGB。

「RGB是那个吧。SJ2时被不可次郎小姐,SJ3一开始就被我们打倒的光学枪队伍。」

冬马开口这么说道。她用捷格加廖夫反坦克步枪的狙击,把他们的身高减少了一半。

塔妮亚锐利的眼睛底下露出笑容……

「但是,这次那些家伙很有利喔。用光学枪疯狂开火,就能轻松击退怪物了!」

老大也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嗯。就是这样才会被叫去参加联合队伍。看来有他们发光的地方了。这下子那群人就算完全不移动也无所谓。可以在湖面上爱待多久就待多久了。」

「真是狡猾。没有让湖面的冰裂开的方法吗?这样就能让他们全灭了啊。」

听见苏菲的问题后……

「电浆手榴弹的话或许……不对,光是能在爆炸地点炸出一个洞就很不错了。面积实在太大了。」

老大就这么回答。

「让某种沉重的车子在上面奔驰如何?人类或许没办法,但我在俄罗斯经常听见车子让冰冻的湖面破裂并且直接沉下去的新闻喔。从上面虽然看不出来,但是车子经过的痕迹会变得比较容易裂开。」

冬马又这么表示。

不愧是现实世界往来於日本与俄罗斯之间的米兰。拥有许多一般日本人不会知道的知识。

像俄罗斯这种极度寒冷而且宽广的国家,经常有把结冻的湖泊或河川直接当成道路使用的情形。因为许多时候这样能够更快速抵达目的地。

然后其实经常会出现沉没的事故。

「原来如此,车子吗?像刚才那样,让无人且沉重的交通工具奔驰的话,一口气就……」

当老大发出声音时,花了大量时间的扫描刚好结束了。

 

十二点三十分的结果是──

莲他们在森林中,最靠东侧的桥梁前方。

勇敢地挑战他们的DOOM则是在桥的另一边。

我方SHINC则是在机场的西南部。MMTM在机场北部。

ZEMAL在战场西南部的陨石坑地带。

湖面上有携手合作的六支队伍。

包含TOMS与T-S等六支待在废墟区域的小队,合计十七支队伍。

 

那么,从这里该如何行动呢……

把周围的警戒交给同伴后,老大开始思考了起来。

重新唤起刻画在脑内的地图、敌我的位置与能力,同时思考著今后十分钟以及之后的行动,也就是作战方针。

由于没有自信可以独力打倒湖面上的联合队伍,所以基本上无视他们的存在。因为想尽快跟莲他们对战,所以应该往南方或者东南方移动才对吧。

虽然不知道他们和DOOM的战斗结果如何,但莲他们应该能赢。然后应该会过桥才对。

所以我方应该在巨大购物中心附近,或者是其周围的住宅区等地待机。让四十分的扫描清楚显示出双方的位置,然后就开始期待已久的胜负。

「很好!」

老大忍不住发出开朗的声音。

这次的SJ4,到目前为止都是无可挑剔的发展。做出之后被揶揄「竟然逃走了!」的觉悟并且避开与MMTM的战斗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要一口气往南方移动喽。穿越机场,提高警觉来度过高速公路,然后躲在购物中心或者住宅区。队形就跟平常一样。」

所有成员做出干脆的回应后,SHINC就开始行动了。

 

酒场里的观众都看见了。

从飞机的瓦砾堆里跑出来的娘子军成员们。

「哦!躲在那种地方吗?」

然后也看到她们一起跑向南方的样子。

「是打算跟小莲他们战斗吧。」

「我懂。自从SJ1以来,他们好像就互相认为是宿敌了。」

SHINC的六个人,以使用野牛冲锋枪的银发女性作为前锋的阵形从停机坪来到滑行道,然后又横越跑道。

这样的影像持续了二十秒左右……

「好像有点奇怪耶?只是移动而已为什么要转播啊?」

某个人注意到这件事。

「好像是耶……」

「话说回来,确实是这样。」

转播主要是从各个角度呈现目前枪战最为激烈的地方。

现在有几个萤幕就转播著在废墟的T-S与敌方队伍「BKA」──世纪末打扮的战士们进行的战斗。

裸著上半身的肌肉男大概一边叫著「呀哈~!」一边迫近SF士兵并且以改造散弹枪开火,然后所有子弹全都被弹开。

但为什么萤幕会转播只是奔跑着的SHINC呢?

「啊!我知道了!」

某个注意力敏锐的观众发现了。

马上就要发生战斗这个事实。

有人已经瞄準SHINC了。

 

很遗憾的是,看不见转播画面的SHINC无法注意到这件事。

那是在她们几乎穿越跑道,距离东西向跨越战场的高速公路剩下500公尺的时候。即使是裸眼,也能清楚地看见作为境界线的栅栏时。

子弹飞了过来,击中跑在最后面的老大右胸。

「咦?」

冲击让她巨大的身躯跌倒,直接在路面上打滑。

「被击中了!」

由于老大位于最后方,所以即使倒下了也不忘记要唤起跑在前面的众人多加注意。

可以看见视界左端自身的HP迅速减少。强壮的老大虽然不至於立刻死亡,但被击中的位置似乎不太妙。绝对会被夺走一半的HP。

就在下一刻。

「嘎!」「啊!」

几乎可以同时听见冬马和塔妮亚的悲鸣。

继老大之后,两个人的HP条也不断地减少。这就表示她们两个人也遭到狙击……

「所有人趴下!」

老大好不容易才叫完这句话,然后也顾不了自己,只是祈祷著两个人的HP不要就此归零。

通过黄色进入红色区域的HP条终于停了下来。两个人都只剩下10%左右。可以说受到相当大的伤害。

短短一瞬间,六个人里面就有半数被逼进无法好好作战的状况……

「可恶!」

老大咒骂着自己的大意与霉运。

想不到有伏兵躲在这种地方。

是丟下队长的游击部队,还是使用了交通工具呢?

现在没有多余的心思考虑这个了。

「子弹是从前面来的!是高速公路!没听到枪声!装备了消音器!」

老大从自己的中弹状况传达了这些情报。

只要警戒从前方来的预测线,应该会比较容易躲过下一发子弹才对。

SHINC的五个人维持趴地的姿势将头朝向高速公路。这是为了比较容易找到敌人,同时也是为了减少中弹的面积。

老大的HP大概剩下四成左右。她立刻拿出急救治疗套件在自己腿上注射。

身体开始发出微光并且开始回复。自己、冬马以及塔妮亚的HP条都显示「回复中」,同时不断地缓缓闪烁著。

急救治疗套件是花费一八〇秒只能回复30%HP的蹩脚道具。但是Squad Jam中持有的回复道具,固定只有比赛开始前发布给众人的三根急救治疗套件。而且无法使用他人的份。

如果可以自由携带回复道具,那么就会有人投入金钱来携带大量高性能的套件,所以是不得不遵守的规则。

SHINC趴下来几秒钟后,突然响起一阵巨响。

宛如雷鸣般的声音晃动整个世界,地面甚至微微地摇晃。

「爆炸……?但是很遥远。」

老大正确地理解发生的事态,同时还看见东南方升起一朵大大的香菇云。

那是莲所在的地方。是正在战斗吗?不过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

老大虽然在内心露出狐疑的表情,但现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这件事。还是先想办法解决我方的危机吧。

「高速公路还无法发现敌踪!」

看着瞄準镜的安娜这么报告,苏菲听见后就问道:

「要拿出獠牙吗?」

她是在问「要将PTRD1941,捷格加廖夫反坦克步枪实体化吗」。老大立刻做出决定。

「好吧。」

「了解了。」

苏菲在趴着的情况下迅速动起左手,开始操作起仓库栏。接着按下放在最上方阶层的PTRD1941按键。

先在这里实体化当然也有发现敌人就立刻使用的目的,但更重要的是就算接下来苏菲要是遭到狙击而倒楣地立刻死亡,也还是可以在SJ4里使用。要是在收藏于仓库栏的情况下死亡,武器将会跟她一起回到待机区域。

老大她们被击中后过了二十秒,但接下来都没有子弹再飞过来。

以距离来说相当遥远,所以如果跟刚才一样站起来奔跑也就算了,但所有人都紧趴在地面的现在应该很难狙击吧。

将全长2公尺以上,而且枪身占了大半部分的晒衣杆般PTRD1941实体化后,苏菲就……

「我站起来当诱饵吧!看準时机做出指示!」

主动愿意负起危险的任务。

老大没有反对的理由。苏菲站起来有所行动的话,对方应该会加以狙击才对。

只要看见弹道预侧线,就能清楚知道敌人狙击手的位置。就算是使用玩家技能而进行无狙击线狙击的对手,就可以靠被击中的部位与方向来掌握大概的位置。

确认伙伴们将视线集中在前方后,老大就把眼睛贴在双筒望远镜上并且下令:

「好,上吧!」

「看我的!」

苏菲在被击中的觉悟下站了起来。

什么都没有拿就站起来的话会被发现是诱饵,所以就抓住PTRD1941的手提把手,并且半蹲着往前进。乍看之下像是準备就反坦克步枪的射击姿势。

这是预料到被击中而倒楣地立即死亡时,当场就能把成为不可破坏物件的尸体当成盾牌的行动。

但是数十秒后……

「没有攻击!」

苏菲如此叹息著。都刻意缓缓前进了,子弹还是没有飞过来。相对地,间隔了一段时间后又听见两道跟刚才一样的爆炸声。

敌人只进行最初的狙击,然后就因为不想位置被发觉而逃走了?

当老大和其他成员都这么想的时候。

高速公路上就冒起小小的黑烟,迟了一会儿后传出轻微的沉闷爆炸声。这绝对是一般的手榴弹或者是枪榴弹所发动的攻击。

接着是来自远方的枪声。

哒哒哒嗯、哒哒哒哒嗯、哒哒哒哒哒哒嗯。

简直像小太鼓般连续敲打般的微小声音,这是典型的突击步枪的连射声。由于声音轻微,应该是5.56毫米级。而且节奏重叠在一起,可以知道最少有两把。

机场用地相当平坦,然后高速公路的路面也很平坦。而且是在趴着的状态。SHINC几乎看不见远方,只能够按照声音来判断……

「有人从背后袭击了狙击我们的狙击手吗?」

由于不太可能出现其他情形,老大就做出这样的结论。

看了一下手表后,时间是十二点三十四分。

刚才的扫描里两者都没有出现在这个地点,所以说起来是有点奇怪,不过当然有可能是离开队长的游击部队。或者是利用了能够高速移动的车辆。

「苏菲,可以蹲下了。」

「了解。要趁现在逃走吗?」

老大思考了起来。

包含自己在内的三个人,目前是处於光是手脚被击中就会丧命的重伤状态,所以根本无法好好战斗。

全力朝南侧的高速公路突击,打倒目前待在该处的所有敌人──这么做的风险实在太大了。而且也不清楚对手有多少战力。

就算想逃走,从宽敞的机场往西方前进的话,又有可能会碰上结冰湖面上的联合队伍。

往东走的话,目前攻击狙击手的小队,接下来很可能会袭击我方。

如此一来,唯一安全的就是位于北侧那座刚才藏身的飞机残骸放置场了。这样就会变成回到原处,也表示会远离莲他们。

啊啊,可恶!

为了不让同伴看见自己软弱的一面,老大只能在心里这么咒骂。身为队长,即使处於不利的状态,也不能吐露降低战意的发言。

「暂时退回刚才的残骸处!要全力奔跑喽!準备!」

老大向所有人这么宣布。

当SHINC的成员为了站起来而在手臂上灌注力量时……

「呜!什么!」

让状况更加恶化的物体就冲进视界当中。

 

500公尺前方,破坏高速公路围墙后出现的是三台「悍马车」。

是SJ2时MMTM率先使用,之后Pitohui与莲等人也搭乘过的美军四轮传动车。特征是平坦且四角形的车体。看起来简直就像在凸型箱子上加装轮子后直接在路上行驶。

跟SJ2的时候一样,蓝本是M1114型。比通常的悍马车多追加了装甲的防弹特规车。可以完全防御7.62毫米级的枪击。

车顶附加了防弹板。上次是沙漠迷彩的土黄色,这次则是森林用的绿色迷彩。

三台的车头都朝向这边,不停地蛇行并且一边从排气管喷出淡淡黑烟一边迫近。

「敌人车辆!三台!接近!」

听见冬马这么大叫,同时看见她朝着苏菲的身边跑去。

应该是打算以PTRD1941进行狙击,多少给对方一点伤害吧。我方的枪械当中,唯有这把枪能够给予敌人伤害。

但是以时间来说,根本不可能把三台蛇行逼近的悍马车全部射穿。而且对方也不可能一直笔直地冲过来。

只要让一台绕到身后,就会在无处可逃的宽阔机场里被一个一个撞死吧。

在这种状况下,要如何才能「尽量减少我方的损失」呢?「为了不全灭」,该怎么做才好呢?

老大一瞬间就有所觉悟了。

「由我、冬马和塔妮亚发动攻击,妳们两个过来。其他人逃走吧!」

老大也知道伙伴全屏住了呼吸。不愧是在现实世界也一直在一起的家伙们。过去感情明明那么恶劣,现在却可以心意相通。

「好了!给我吧!」

塔妮亚最快跑到老大身边。然后像个讨玩具的小孩子一样伸出手来。

「嗯。」

老大把塔妮亚想要的东西交给她。原来是两颗巨榴弹。

接着冬马也跑了过来,然后同样以双手抱着两颗巨榴弹。

老大紧握住最后两颗……

「苏菲,队伍的指挥就交给妳了。干掉莲他们吧。」

然后下达最后的命令。

苏菲一边把PTRD1941收进仓库栏里……

「了解!」

以悲伤且坚定的口气这么回答。

 

在云朵变多的广大天空底下,三台悍马车缓缓朝着SHINC迫近。时速大概是30公里左右。或许是保持著警戒吧,对方没有把油门踩到底。另外也没有以蛇行来避开攻击的行动。

老大瞪着眼前的三台车。虽然看不见背后,但罗莎她们应该全力逃走了。

与敌人对峙的老大她们已经无处可逃,也没有击破对方车辆的方法。

但还是有办法能将其轰飞。没错,就是靠巨榴弹。

然后这也是我方无法存活的作战。只要留下一台车辆,逃走的三个人就会从后方被追上并且撞死吧。

如此一来──

不能想着投掷出去把车辆炸坏。为了确实成功,必须与对方同归于尽。

「一人一台。別太贪心,正中央的交给我。」

老大对留下来与悍马车对峙的另外两个人做出指示……

「右边的交给在下!我很擅长这种事!」

塔妮亚以及……

「那我负责左边。虽然没做过,不过凡事都得挑战看看!」

冬马都发出充满元气的回答。

剩下200公尺。

已经是可以看见驾驶特征的距离。

防弹玻璃后面的男人们穿着符合GGO气氛的未来装备。深蓝色的裤子以及加了深茶色护具的夹克,脸上覆盖著绿色布料与单片镜片的太阳眼镜。

正中央的一台坐了两个人,左右的车辆则各坐了一个人。

老大她们三个人在趴着的情况下,等待悍马车开过来辗死自己。

但是对方没有过来。

 

由于已经抱着必杀与必死的决心……

「啥啊啊啊?」

当悍马车紧急停车,然后从车顶打出信号弹的时候,老大忍不住就发出了脱线的声音。

鲜豔的橘色信号弹在泛红的蓝天中发出亮光,然后以降落伞轻飘飘地落下。

「什么?」

「咦?」

塔妮亚与冬马也在趴地的清况下茫然张开嘴巴来目送那道光芒。

距离车辆还剩下100公尺左右。想要趁停下来的机会展开突袭来解决对方,这样的距离还是有点太远了。

不清楚意图的行动结束后,接着是更加直接的讯息传了过来。

从一台悍马车伸出人类的手臂,然后开始挥舞白布。

「怎么会……?」

通常白布是代表「投降」的意思,但这个时候应该不是吧。因为对方没有那么做的理由。

所以老大认为这次的意思应该是「不想战斗」、「想好好谈谈」。

「是陷阱喵?」

面对塔妮亚的问题……

「占优势的一方没必要那么做吧。」

老大以苦涩的口气回答完就缓缓站了起来。

她把原本拿在手上的巨榴弹装回腰带上。

只要拥有名为「电浆手榴弹掛勾」的道具,就能够像磁铁一样把它黏在腰带的任何地方。

由于这样很方便拿取,所以几乎所有人都会使用这个道具,但它同时也是被子弹射中就会造成诱爆而一击炸死的双面刃。

「我先过去谈谈看吧──其他三个人就继续逃走没关系。」

老大如此命令伙伴后,就开始缓缓往前走。此时手上还拿着爱枪VSS,而且没有丝毫大意。

这时候冬马……

「即使被要求一决胜负也不能自己死去喔。我们会跟妳一起。」

对着她宽大的背部这么搭话。

「唔嗯。」

「如果是搭讪的话,不能自己一个人跟过去喔。因为老大很可爱。」

塔妮亚接着这么说。

「唔嗯。但如果是参加格洛肯的咖啡厅推出的『GGO百汇』吃到饱的话怎么办?」

「自己一个人吃的话绝对不原谅妳。」

另外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这么说道。她们似乎无法原谅这种行为。

「唔嗯。」

老大缓缓走过90公尺,然后站到一台悍马车前面。

现在的话就可以对眼前这台车辆投掷巨榴弹了吧。但是女孩的矜持不允许她这么做。

「我来了。我是SHINC的队长伊娃。」

老大的声音透过通讯道具传到所有成员耳里,当然悍马车内的人也都听见了吧。

被防弹板围住,但是没有安置枪械的枪架上探出男人的头部。那是因为蒙面与太阳眼镜而完全看不见表情的一颗头。

「嗨,妳能过来真是令人开心。这样就不用进行无谓的战斗了。拜托千万不要用巨榴弹把我连人带车炸飞啊。」

男人的口气虽然亲切,但是从他在防弹板后面依然用双手拿着突击步枪,就能知道他没有解除警戒。

男人稍微露出的武器是「HK433」。

它是德国黑克勒&科赫公司公司制,口径是5.56毫米。二〇二六年的现在,它依然是德国联邦军的主力步枪。

HK433在GGO里是最新且最强等级的突击步枪。老大也是首次看见。

其数量相当少,也就是所谓的稀有品,所以价格也是最高等级。而且枪口还著装了同样相当高价的消音器。

光是这样,就能知道这支小队不是花了许多时间在GGO上,就是超级有钱人,又或者两者皆是。

老大小心翼翼,但是以不亢不悲的态度回答:

「根据谈话内容,也有可能现在就抱紧你喔。」

「哇哈哈,这好意我还是心领了。详细的说明还是到『大本营』再说吧。六个人可以迅速上车吗?马上就要扫描了,而且可能湧出怪物。」

老大瞄了一眼手表。已经过了十二点三十六分,没办法再慢慢耗了。

既然男人说了「大本营」,就可以知道他们是在冻结湖面上的联合队伍成员之一了。自己应该就是要被带到那边去吧,然后现在必须选择是要加入联合队伍还是在此死亡。

「在这之前我有一个问题。狙击我们的家伙呢?」

「噢,我们干掉三个狙击手喽。是DOOM这支队伍的伏兵。」

男人这么说完,老大就在脑海里思考这个可能性。

高速朝着莲他们冲去的DOOM留下了狙击手。剩下来的成员则是在桥上等地和莲他们战斗,然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引起了大爆炸。

原来如此,确实不无可能。

「唔嗯……那好吧。」

老大做出决定,然后如此回答。

 

***

 

十二点四十分。

SHINC在悍马车内观看第四次的扫描。

 

由于决定暂时休战并且前去沟通,所以六个人是在十二点三十九分时以每台两个人的形式分別乘坐上三台悍马车。

这个时候,对方要她们把枪械与手榴弹等全部收到仓库栏里。

「原来如此,要我们『解除武装』吗?」

老大像是窥探敌人内心般这么表示……

「不是啦。单纯是因为车内很窄。」

结果男人就耸耸肩如此回答。

由于拒绝应该也没有用,所以SHINC就把长武器、手枪以及手榴弹全都档案化收回透明包包里。

蒙面的驾驶们没有跟后座的娘子军团成员说任何话。只是默默地开着车,将三台车排成一纵列来横越机场。

老大、塔妮亚和冬马施打第二剂急救治疗套件。但是等到回复结束之后,也只有老大的HP完全恢复。

剩下来的两个人回复结束后也只有七成,在烦恼了一阵子后才决定等下次大量失血时才施打第三剂。由于那个时候可能轻易就死亡了,所以确实是让人很纠结的判断。

然后车子才行驶不久就到了扫描的时间,所以三台悍马车都在跑道上停了下来。

刚才跟老大搭话的男人,也就是这群人里唯一说过话的男人就从副驾驶座回过头来。

「不想在扫描中被发现在移动吧?暂时停下来喔。」

「谢谢你们无微不至的照顾。」

老大虽然以讽刺的口气这么回答,不过内心确实很感谢对方。因为能够了解游戏的状况,更重要的是能够看见莲的动向。

如果莲他们全灭的话,就没必要听对方的了。老大心想到时候就空手把驾驶给勒死。

 

第四次的扫描是从北方开始,逐渐表示存活队伍的位置。

结果和十分钟前没有太大的不同。

MMTM在机场的北侧,以战场地图来说是最北端。由于周围几乎没有可以战斗的对手,应该在那里閒得发慌吧。

废墟区域有两支小队消失了。正如十分钟前的希望,残存的TOMS与T-S相当努力。不错哟再多干掉几支小队吧。

ZEMAL依然存活着。不过感觉似乎完全没有从战场西南部的中央移动。热衷於攻击的他们一股脑发起攻势也一点都不奇怪,现在竟然一副进行正常作战的样子?难道是吃到什么脏东西了吗?

冰上的六个联合队伍果然没有改变位置。由于有RGB在,具备了无视怪物的强大实力。

其中有四个人现在就坐在车上,可以知道里面不包含队长。离开队长的四人行动明明有很大的风险,却能毫不犹豫地加以实行,由此可以知道他们是具备一定实力的老手。

最后……

「很好!」

莲他们还存活着。目前人在桥上。

由于DOOM在桥中央变成灰点了,所以莲他们应该是在包含那些谜样大爆炸的战斗里打倒了DOOM吧。而且一定很轻松就赢了。现在一定哼着歌,摩拳擦掌準备要打倒我们了吧。

虽然与莲他们的距离颇为接近,但现在也没办法到那边去。老大只能相信还有机会而乖乖放弃这么做。

就结果来看,目前还残留着十四支队伍。参加SJ4的小队,短短四十分钟就剩下不到一半。从时间与数量来看,速度可以说相当快。

扫描迅速结束,悍马车再次开始行驶。

老大瞄了一眼驾驶座,确认还有足够的燃料。

和作为蓝本的现实世界悍马车不同,设置在显眼位置的燃料仪表竟然几乎是全满状态。看来还能行驶很长一段距离。

这时候老大开始做出推测。其实不只三台,应该还存在其他悍马车。然后他们把燃料集中到这三台上。

只要有「燃料罐」与「水管」等道具以及「燃料移设」技能,就只要靠近交通工具即可取出其燃料,然后填充到其他车辆里面。

当然,就算没有技能,只要跟现实世界这么做时一样,把嘴巴接在水管上用力吸出来也可以──但同样也跟现实世界一样,燃料要是进入嘴里将会相当悽惨。

三台悍马车巨大的轮胎边转动边发出低吼来行驶过机场用地,来到与南北向高速公路的交界处。

那里虽然有附加有刺铁线的网子与一个人那么高的壕沟,但悍马车轻松就撞飞铁网,发挥巨大轮胎与长悬吊系统的威力,顺畅地滑过壕沟。

接着横越巨大的高速公路,沿着四叶草型交流道下到平行的一般道路上。从南北向沿着湖畔延伸的道路,可以看到一片发亮的纯白平原。

和老大搭同一台车的冬马……

「好怀念的景色。」

丟出这么一句呢喃。

坐在副驾驶座的男人似乎有点在意,但怎么样也不可能发现她在现实世界是俄罗斯出身的女高中生吧。

悍马车在道路上往北方前进了1公里左右,接着离开左侧道路靠近湖畔砂石地,原本以为会在这里停车,但是直接就在冰上行驶了起来。

老大对着男人……

「喂喂,这样没关系吗?」

提出确认状况的问题……

「嗯?有什么问题?」

男人似乎是真心提出这么反问,结果老大就隐瞒了冰层的事情,直接说了谎话。

「像这样悠閒地行驶在视野如此良好的地方?」

「什么嘛,原来是这件事啊。別担心。这附近只有我们的伙伴。妳看,可以看到了。」

男人所指的是白色地平线的远方。开始可以看见几个黑点。距离大概是800公尺左右。

「这样啊。那就好。」

老大不再多问,同时心里这么想着。

现在脚下的冰层要是裂开,自己虽然会死亡,不过联合队伍也会一起陪葬,到时候莲不知道会不会感到很伤心?还是觉得更接近优胜而开心呢?

但是她终究无法找到答案。

悍马车以猛烈的速度跑过冰面,结果冰层没有裂开,顺利抵达六支小队集结的地方。

 

距离岸边2公里左右,刚好是湖泊中央的地点,目前设置了即席的防御阵地。

原本像芝麻一样大的物体逐渐变大,最后看出是人类。人类在冰上以坐姿或者臥姿排成一个圆形。直径大概是30公尺左右。

悍马车在圆形前面大约10公尺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好了,要请妳们下车了,不过请不要做些奇怪的举动啊。我们会在妳们身后保持瞄準姿势。我不是很想打倒自己救回来的队伍。」

听见男人的话后……

「奇怪的举动是亲吻吗?很不巧的,我们是来谈话的。」

老大就这么回答他。

虽然是轻松的玩笑话,但是她相当清楚。想从仓库栏里拿出武器,或者是想抢夺对方的武器,又或者是想以空手发动攻击的话,应该会立刻被人从后面爆头吧。

老大虽然紧张但努力不表现在脸上并且和伙伴会合,然后所有人排成一列。

她们缓缓靠近圆形阵地。

虽然没有回头,但是能强烈感觉到后面有人用枪瞄準自己。甚至有种弹道预测线会发烫的感觉。走在身后的伙伴,应该能看见预测线贴在自己后脑杓的模样吧。

这种状况可以算是危机吗?

老大如此自问,但终究无法获得答案。

随着距离靠近,已经可以看出联合队伍的外表。

在圆阵外侧的果然是拿光学枪趴在地上的RGB成员们。六个人都还存活着。

在SJ3曾与他们战斗,所以老大稍微记得里面有些人的长相。他们这时候正各自骄傲地架起光学枪。

哎呀,一个抱着机枪的人看向这边了。很容易就能看出他正在瞪着我方。

「嗨!你看起来很有精神嘛!」

老大笑着向对方搭话……

「…………」

被露骨地无视了。或许是对方感到害怕吧。

越过他们形成的防御线后,靠近待在中心部的男人们。就目前看来,里面没有女性成员。在这里的话,老大似乎也会受到欢迎。

男人们悠閒地坐在冰上,里面甚至有人躺着睡觉。明明正在参加大混战,却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除了RGB外都是没看过的小队名。因此能看见的所有人都是首次参赛。由于服装有统一感,所以这些人应该是同一支小队──

这时候看见两名男性,打扮跟悍马车上穿着附加护具的外套以及蒙面的几个人一样。也就是说这支小队的六个人都还存活。

必须特別警戒这些家伙。

老大在心中评估他们的实力。

三名男性身上穿着从未见过的鲜豔迷彩。由于看不见其他同样打扮的人,应该是在战斗中折损了一半的人员吧,还是说待在其他地方?这几个家伙也是蒙面加上太阳眼镜。

这几个家伙也得特別警戒。

然后还有几个穿着运动服的男人。深蓝色运动服的侧面有三条白线,说起来是相当典型的运动服。

穿着同款运动服的六个人同样是蒙面且戴太阳眼镜。

为什么会穿运动会的服装?

老大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穿上这种服装。

简直就像「不准穿战斗装备的惩罚游戏」。嗯,像全身粉红色的莲那样也很怪就是了。

SHINC没有在酒场里看见那场奇怪的入场,所以看见蒙面的三支小队真的是大吃一惊。那种模样看起来真的很诡异。尤其是那群穿运动服的家伙。

其他还有穿着同样灰色迷彩服的六个人,以及制服似乎是茶色沙漠迷彩的六个人。由于他们没有蒙面,所以能看得出表情。他们警戒著SHINC,同时还带着某种骄傲的神情。

不是你们特別强喔。

老大没多说不必要的话。只是心里这么想而已。

以上六支小队看起来全部是男性。是合计达三十三人的庞大团体。

缓缓靠近的老大,迅速环视周围把风貌与人数牢记在脑袋里──

吃屎吧!这群家伙真是毫无空隙!

结果再次在心里咒骂了起来。

感觉老大自从玩GGO之后就越来越会说脏话了。过去苏菲曾经这么说过,看来必须注意不能在现实世界脱口而出了。

骂出脏话的理由是除了RGB以外的成员全都解除了武装的缘故。跟现在的自己一样,全都把武器收得一干二净,手上没有拿任何东西。

当然不是为了「以同等条件来欢迎解除了武装的SHINC」吧。这绝对是为了「将自己的战斗力隐藏起来」。

老大也因为这样的行为而完全无法得知他们是怎么样的队伍。

不过可以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弱小的家伙。如果蒙面戴墨镜的三支队伍是同伙,那么另外两支队伍一定也拥有同等的火力。

相对地,对方很了解我们。因为只要看过SJ的转播画面,不论是谁都能了解我方的战法与枪械。

唉……这样和在那个地方丧命比起来,究竟哪个下场比较好呢?

当老大在内心叹气时,就有一个男人站起来迎接她们。

 

那是一个相当高大的男人。即使在GGO里面,依然是身高极为突出的角色。

看起来比M还要高,这已经是相当夸张的身高了。和M不同的是他很瘦。

但是穿着运动服还蒙面戴墨镜的模样真的很诡异。

当做出这种打扮时,他的美感完全没有发挥任何功效吗?队伍没有人反对吗?应该说,到GGO里的哪家商店才买得到那种运动服啊?

老大思考了许多事情,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面对靠近的男人……

「是队长先生吗?」

她主动开口搭话。

虽说是GGO内技术高超的角色,但操纵者还是女高中生。为了不让对方发现内心相当紧张,老大努力维持著平常的口吻。

「嗨,不用那么紧张喔。」

由于男人亲切地这么表示……

「你早就準备好这么说了吧?」

老大就以準备好的台词来回答他。

「初次见面。我是伊娃。」

认为反正对方不会透漏姓名而率先出招之后……

「初次见面,伊娃。我是以『Fire』这个名字来玩游戏。」

对方很有礼貌且轻易地说出名字,让老大感到有些意外。

而且自称Fire的男人还毫不犹豫地拿下蒙面与太阳眼镜,露出虚拟角色英俊的容貌。

「这是我的长相。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这个……请多指教。不过,你那种身高不论戴什么都不会认错吧。」

「啊哈哈。这倒是真的。」

看见对方爽朗的笑容后,老大实在无法推测他究竟是出于真心还是在演戏。

不过老大还是对这个名叫Fire的男人做出许多的预测。

首先可以确定他是三支蒙面队伍的队长。

虽然一瞬间想着在开始时随机配置位置的SJ里,亏他们可以顺利会合,但是立刻就注意到他们使用的手段。

像我方这种在SJ里有丰富战果的强队,一开始时会分布在地图角落已经是潜规则了。也就是说,首次参赛的队伍应该会自动从中央附近开始。

「比赛开始之后,不论是什么样的地图都先往中央前进」。

只要决定这个方针,要迅速会合就不是什么难事。

小队里应该聚集了不少强者,不过应该是使用了金钱的力量才能聚集这些人吧。因为在可以灌注现实世界资金的GGO里,只要是有钱人就可以雇用足以参加BoB的强力玩家。

然后这并没有任何不对。不但没有违反规定,也不是什么没有礼貌的行为。

对拚命节省零用钱才能付出每个月三千日币连线费的女高中生来说,还是觉得有点不爽就是了。订正,其实是很不爽。

包含RGB在内的其他三支没有蒙面的队伍,应该是在SJ4里加以利诱的吧。只能说真的很有一套。不知道用的是什么饵就是了。

这个时候……

「出现了!西北方!」

RGB的某个人这么大叫,老大就知道是怪物湧出的时间到了。

正如报告,西北的天空聚集多边形光线,开始形成怪物的模样。

SHINC初次见到时是动物的模样,这次似乎是机械外型。形成的是腿部为履带,然后双手变成镰刀的配膳机器人般物体。

「好喔!拜托大家了!」

Fire的一句话让RGB开始射击。

「咻磅」的清脆声音过后,狙击枪「SorpresaA2」就发射出能源。

可怜的机器人小弟尚未触碰到地面就被一击粉碎了。然后给自己的同伴留下人类耳朵听不见的警告声。

「唉,这下又是一阵大骚动了。本来还想好好跟妳们聊一聊。」

Fire这么说完,老大就表示:

「那么就请长话短说吧。对我们而言,要决定事情的话也是快一点比较好。」

咻啪啪啪啪啪嗯。咻啪嗯。哔咻咻咻咻!

周围开始响起光学枪疯狂射击的声音。

果然没有怪物能够撑破湖面的冰然后冒出来。它们在距离100公尺左右,冰面上大概1公尺的位置实体化,落到冰面上后就开始逼近。

「哈哈!又来送死了吗!」

「干掉你们!」

「呜呀!」

RGB的众人毫不容情地撒出光弹,看起来是那么充满元气。竟然能够在SJ里如此活跃,他们今天晚上应该会高兴到睡不着觉吧。

看见不断消失的机械怪物,老大便判断暂时在这里谈话应该不会有危险。

伙伴们也默默看着过去自己干掉的敌方队伍守护自己的这一幕。

「那么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希望妳们加入我方阵营。然后按照我们的指示来行动。我们的目标是优胜。」

Fire开口这么表示。这段期间,光学枪也不停发出怒吼。

「我不打算问『拒绝的话呢?』这种问题了。因为SJ就是直接排除碍事队伍的竞赛,已获得优胜为目标就更不用说了。那么,我就问最重要的事情吧。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

「嗯,当然有了。有很大的好处,妳们一定会喜欢。」

Fire充满自信的回答让老大皱起眉头。

「什么样的好处?」

「我会让妳们在不受到任何打扰的情况下正面挑战粉红色小不点。」

「…………」

老大虽然担心是不是露出惊讶的表情了,但是Fire根本不在意,只是继续开口表示:

「名为『莲』的SJ1与SJ3的优胜者。妳们似乎视那个女孩子为对手吧?想要像SJ1时那样正面与其战斗并且获得胜利才对。」

「似乎视那个女孩为对手吧?」这种从別人那里听来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老大虽然这么想,不过还是暂时不去管这件事。可能只是一时口误吧。

「唉……我们真是太老实了。」

「別这么说,这是美德喔。大小姐,老实是件好事。」

「这种年纪还被称为大小姐,我都高兴到快升天了。」

「那真是太好了。那么,包含莲在内的LPFM小队算是相当难缠的强敌。除了她之外的成员也很强。但是不打倒他们就无法获得优胜。」

「是啊。但是,以这样的人数袭击的话,应该可以获胜才对吧?」

老大摊开双臂并这么说道。她环视著RGB开心地拚命开火,围成的圆阵当中有二十名以上成员轻松休息的模样。

Fire则是这么回答她的问题。

「我不觉得会输喔。不过呢,也觉得无法全身而退。一定会出现不少牺牲者吧。」

「我想也是。」

「其他还有MMTM与ZEMAL等强队存活着。我可不想在和LPFM战斗时被他们从后面袭击。虽然想获得优胜,还是想尽可能减少队伍受到的伤害。」

「等一下。」

老大这时候露出狐疑的表情。因为她脑袋里浮现一个真的搞不懂的问题。

「你说想获得优胜,但这可是大混战。最后会变成联合队伍的『伙伴』之间自相残杀吧。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大家一起获得优胜喔。」

「啥?」

「不用觉得如此不可思议。打倒所有其他的小队后,就聚集所有人,以手榴弹让大家一起『死亡』就可以了。和第三届BoB一样。系统上会变成所有小队同时优胜。」

「…………」

老大真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还真没想到这个办法……」

之后又忍不住说出真心话。

虽说是游戏,但是以「战斗」为主的战场上,想不到竟然有这种想法的人存在……

傻眼、佩服以及更强烈的傻眼全都混杂在一起。

就连现实世界从小就开始练习的新体操都是「比试」。和其他团体进行著争夺1分,不对,应该是0.1分的战争。

GGO也是一样。明明是必须为了获胜而努力并且一决胜负的世界,最后竟然大家和和气气地,像赛跑时手牵手一起抵达终点来分出胜负,老实说真的搞不懂Fire的脑袋在想些什么。

难道说……这个家伙……目的不是获得优胜吗……?

老大的脑袋里虽然浮现这样的疑问,但也不能询问本人,而且这一点也不重要,所以就先把它丟到一边去了。

老大决定继续谈下去。

「原来如此,我了解你的办法了。能跟粉红色小不点战斗的话确实是不错的提议。你有什么具体的计画?像那种『好,去打一架吧』的简陋计画我可不会答应喔。可能会直接逃走。」

「谢谢妳这么老实。我当然有计画。在妳们抵达之前,我有相当充分的时间可以思考。」

Fire英俊脸庞露出雪白牙齿来笑着这么说道。

接着视线一瞬间移向右上方。

「下一次的扫描──已经来不及了呢。因为马上就要开始了。」

Fire没有手表,应该是让时间显示在视界边缘了吧。这个部分可以按照个人喜好来编排。

老大看了一下左手腕内侧的手表。

几乎与所有的GGO玩家一样,跟方便但毫无气氛的显示比起来,还是比较喜欢「使用手表」的气氛。把手表戴在惯用手之外的手腕,然后将数字面板朝向内侧也是她们的习惯。这样的话就能在举枪的情况下看见。

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经过十二点四十九分。

老大把视线移回Fire身上。这时Fire又继续表示:

「靠扫描得知LPFM的位置后,不论是在战场的哪个地方,我方都会把妳们送到附近。周围的警戒就交给我们的小队,妳们可以自由地战斗。要违背约定逃走也没关系,不过妳们真的会那么做吗?然后当妳们成功打倒LPFM后,再跟以优胜为目标的我们尽情打一仗就可以了。我们也会尽全力与妳们战斗。」

「哎呀,这红萝卜看起真是美味耶。」

老大耸了耸肩,做出看向远方的模样来把视线移到伙伴身上。她们所有人都跟平常一样信赖自己,以眼神宣告著会遵从老大的任何回答。

正所谓兵贵神速。老大立刻做出决定。

「我知道了。好吧。我加入这个作战。」

时间来到十二点五十分。

露出微笑的Fire……

「真开心。那我们先看扫描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老大也拿出接收器。

手边仪器的画面让老大得知这次的扫描是从东边开始。同时也得知莲他们还确实地活着,目前正在桥梁上方。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如此悠閒地渡桥,但既然是莲他们,应该就是某种深奥的作战吧。

老大咧嘴笑了起来……

「还活着的话就能干掉他们了。」

然后以非常非常开心的口气这么说道。

在RGB疯狂射击,周围不断有怪物消灭的华丽烟火大会之中……

「全靠妳们了。」

高大英俊的男人在白色牙齿发出亮光的情况下这么表示。

「嗯。粉红色小不点……就交给我们吧。」

猩猩女咧嘴笑着这么回答。

吹过结冻湖面的风晃动着她的辫子。

风吹之下的老大心里想着。

虽然这下子不知道莲他们会怎么想,但下次的扫描之后一定要从正面报上姓名后才与其战斗。

在那之前可別死喽,莲。

 

1 条回应

  1. SCARHSCARL2021-10-31 · 0:09

    第九卷GK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