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O外传

[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8]4th特攻强袭(中)

Heathcliff · 10月18日 · 2021年 ·

 

第九章 「莲非常生气」


十二点五十分。

第五次扫描的结果也随着存活队伍的名称,一起映照在酒场的巨大萤幕上。

男性观众们注视著由西到东宛如龟步一般的缓慢扫描画像。

刚才老大从手中仪器所看的是由东方开始,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戏剧性,酒场里的扫描是从相反方向开始。

战场地图的西北方废墟区域里进行了一定规模的战斗,然后现在似乎已经结束。在这十分钟之内又有两个小队消失了。

存活下来的是两支队伍。脚程快速的TOMS与铠甲坚固的T-S。他们分別打倒敌人,目前双方的直线距离在2公里以上。

「首次参赛的队伍消失了吗……嗯,这也算正常啦。」

「那两支小队接下来会碰头吗?还是会逃走呢?」

这个时间点还不知道答案。

扫描继续进行,西南区域里可以看到ZEMAL的点发出灿烂光芒。

明明是跟其他队伍一样的光点,很不可思议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加上ZEMAL几个字看起来就亮到让人有点郁闷。

他们的位置跟十分钟前一样。似乎是以那里的巨大陨石坑边缘来当成防卫线。

「机关枪狂人们也没有动静吗……冷静过头了。」

「就是说啊,这些突击笨蛋是怎么了?难道是嗑了什么药?」

「希望不要错认为是『打倒怪物大赛』了。」

「就战斗影像来看,那个美女似乎是新任的指挥者。她的确很有一套。」

「如此一来,果然──」

「嗯,他们确实警戒著湖面上的联合部队。因为目前是最大的势力。随便挑战的话绝对无法获胜,应该是在等待机会吧。」

「那个美女……竟然敢多管閒事!」

「饶不了她!竟然让ZEMAL变正常了!」

酒场笼罩在不讲理的愤怒底下。

接着扫描映照出湖面上的联合队伍,也就是到刚才都还聚集在一起的六支小队。

「真的假的!」

「咦!」

「不会吧!」

观众之间产生一阵巨大的骚动。

也难怪他们会这样。因为到刚才为止由六支小队组成的联合队伍,来到中盘后又加上一支小队,而且还是SHINC。

「喂喂,娘子军团加入联合队伍了喔!」

「不会吧……难道是系统错误?」

「不,错不了的。」

「为什么?怎么会?喂,到底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啊!」

「怎么不知道?那是你的伊娃吧?」

「才不是我的哩!」

在无法得到答案的情况下,扫描继续往东边前进,显示出剩下两支队伍的所在位置。

一支是MMTM。位置是在机场的北方边缘。

至於他们也没有移动的原因,不知道是为了要保持战力,还是因为附近没有敌人而开始闹别扭呢?

另一支是LPFM。他们几乎快要渡过桥梁了。

扫描虽然继续下去,但是再往东边应该没有任何队伍……

「剩下十二支小队吗……」

「嗯,差不多啦。」

观众们做出这样的结论。接着话题就回到娘子军团充满谜团的行动上。

为什么至今为止都是单独在SJ里活跃的SHINC会跟人联手呢?

虽然各种意见此起彼落,但是当然没有人知道真正的答案。

 

虽然没有人知道,但是有人感到愤怒。

那个人就在战场里的桥梁上。

「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人就是莲。

 

莲他们在桥上前进着。

在车道最左边靠近栏杆的地方。领头的是把背包揹在身体前方,两手各拿一面盾牌的M。右侧是将两面盾牌并排在一起的Pitohui。左边是同样拿着盾牌,但是只拿一面的不可次郎。

然后他们后面则是几乎被完美包围……

「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粉红色小不点发出吼叫。

为什么那么热切希望一决胜负的SHINC会加入联合队伍呢?实在无法理解。老大她们明明是最不可能跟人联手的家伙啊……

小手握住的卫星扫描接收器因为压力而扭曲。似乎连无法破坏物件都要损毁了。

瞄了一下那种模样的不可次郎表示:

「哎呀~为什么呢~这下就连头脑清晰容貌端正的我都想不透了。」

警戒著狙击并且慢慢前进,总是保持冷静的M则是这么说:

「也没办法了,转换一下心情吧。差不多要过桥了。看见能够作为掩蔽物的房子就要跑喽。要再次拜托妳担任斥侯。可以吗,莲?」

「呜呜……」

「回答呢?」

「呜……渡过桥就担任斥侯,了解了……」

花了二十分钟的渡桥之旅终于可以看见终点了。

本来以为可以用拖车轻松渡过,结果因为自爆兵的突击、夏莉与克拉伦斯的背叛、与大量怪物战斗、举着盾牌边警戒狙击边龟速步行等事故而变成一段辛苦的路途。

接着前方就是居住区的住宅地。然后再往北边前进,跨过高速公路的前方就是机场。

「但是为什么!」

完全无法转换心情的莲再次忍不住放声大叫。

无法与SHINC正面开战的话,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参加SJ4呢?不,没有了。

「为什么!」

面对像冬天的日本海般狂暴的莲……

「…………」

M脸上露出有些复杂的表情,但是莲看不见。

Pitohui也在莲看不见的状态下露出笑脸说:

「小莲,现在无法弄清楚的事情等之后再确认吧?在这之前得先想办法活下来才行!不是吗?」

「是……是没错啦!」

「在抱持烦恼的情况下作战,我只能说NONO!要是战斗中因为注意力涣散而死,妳就要和Fire约会了哟?要跟他结婚哟?」

「呜咿!等,咦!咦?妳之前──不是说过『全力装傻』就可以了吗!」

「嗯嗯~是这样吗~?」

「是啊!Pito小姐确实这么说了!妳说反正没有证据!」

「那我就当证人吧!」

「喂,Pito小姐!」

「啊哈哈哈!只是开个玩笑。大概啦。」

「什么叫『大概啦』……」

「嗯,总之我们去痛宰下一个敌人吧!现在的小莲应该可以把满腔怒火发洩在那些家伙身上哟。」

「接……接下来的敌人是……?」

「那就由M来说明吧。」

Pitohui把任务丟出去……

「唔嗯。」

M就乖乖地接下去说道:

「接下来的敌人是MMTM。」

M这么说的同一时间……

「接下来的对手是粉红色小不点和Pitohui所在的队伍。」

北方距离5公里以上的机场跑道上,大卫开口这么说道。

 

「MMTM虽然很远,不过是扣除联合队伍外待在最近处的队伍。中间没有其他敌人。接下来的十分钟甚至是二十分钟要跟他们战斗完全不是问题。」

M这么说时……

「LPFM是除了联合队伍外最接近的小队。中间没有敌人。也就是说可以尽情享受与强敌对战的乐趣!」

大卫也同时这么表示。

 

「先把SHINC的事情忘掉吧,莲。不在对上MMTM的战斗里存活,也不用想跟她们对战了。而且──」

M这么说的时候……

「好了伙计们,要大闹一番喽!去向粉红小不点与光剑女『道谢』吧!」

大卫也同时这么说道。

 

莲催促吊人胃口的M继续把话说下去。

「而且?」

「打倒MMTM之后再跟SHINC战斗。妳不会想起SJ1吗,莲?」

「哈哈!」

不可次郎因为莲的笑声而回过头。

然后眺望着粉红色娇小生物露出尖锐牙齿的模样──

「希望这张脸 能让Fire那家伙 好好看一下。」

在心中咏唱了这句俳句。

「好!就去把MMTM全都干掉吧!」

莲发出吼声……

「四人新体制的新生LPFM的热身运动吗?了解!Center就‧是‧我!」

不可次郎也加入一起炒热气氛。

「记得留点猎物给我啊!我看小卫卫好了。就是那个长得最凶恶的家伙!」

Pitohui露出平常那种凶恶的笑容。

「充满干劲是件好事。不过话先说在前面,面对强敌可不能没有作战和準备就直接上阵喔。」

只有M还是很冷静。那种冷静的模样就像是要表示「我要是不冷静的话这支小队就完蛋了」一样。

「嗯。」

虽然多少恢复一些冷静了,但体内仍有火热岩浆在翻滚的莲……

「那么快说作战吧!M先生!拜托你了!」

「知道了。那么──」

 

「先去寻找交通工具吧!」

M这么说时……

「先寻找交通工具吧!」

大卫也同时这么表示。

 

***

 

十二点五十五分。

渡过漫长桥梁的莲等四个人,直接在警戒狙击的状态加快脚步,躲藏到附近的民宅当中。

立刻只有莲一个人从该处冲出来,以难以置信的高速跑在道路上朝着机场前进。

透过镜片清楚看着这一幕的夏莉……

「啊啊!可恶!」

把眼睛从瞄準镜移开并且这么咒骂着。

以双筒望远镜窥看的克拉伦斯……

「嗯~果然名不虚传!没有任何空隙。」

则是以很开心般的笑容这么说道。

两个人目前待在住宅区的某个教会当中。

几乎全是平房住宅的这个区域,教会是最大且最高的建筑物。

白色石造的二层楼主房上耸立著大约3公尺的四方形砖瓦钟楼。到达大钟的高度相当於四层楼高。

钟楼的墙壁有点脏,而且爬著颜色恶心的植物。其顶端静静挂着过去帮举行结婚典礼的年轻人庆祝的大钟,而它应该再也不会发出声响了吧。

现实世界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把枪带进去的设施,不过目前一名狙击手与一名观测手就分別趴在大钟的左右两边。

 

稍早的二十分钟前。

加入小队时的约定是……

「SJ4开始后,两个人可以擅自行动。不论从哪里瞄準我都没关系。」

这么和Pitohui约定好的夏莉与克拉伦斯,忠实地跟随欲望来行动。

一开赛时两个人虽然为了对应怪物以及渡过长长的桥梁而与小队一起行动,但一有机会就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射穿湧出的侦察怪物让牠呼唤大量同伴,我方则夺走摩托车与自爆用炸药后逃走。

以抢走的摩托车快速奔驰於路上的两个人──

一渡过桥梁进入住宅区,没经过多久就发现这个地点,同时迅速地隐藏起身形。拖拖拉拉地在路上行驶,有可能会被其他小队发现。

把方便的摩托车停在教会后面的垃圾场,罩上数件準备好的斗篷后躲了起来。

俗话说笨蛋、烟雾还有狙击手都喜欢高处。当然是因为视野良好,可以取得宽广的射界而且不容易被敌人击中的缘故。

两个人用梯子爬上钟楼后,三百六十度的视界就豁然开朗。

虽然天空中的云越来越多,依然是相当棒的景色。

北侧是以用地面积广大为傲的机场,而管制塔就像墓碑一样伫立在该处。

南测是静静流过的大河,河面映照出天空。当然也可以看见自己渡过的桥梁。

西侧的巨大购物中心则像是庞大要塞一样耸立著,其前方的结冻湖面看起来就像是白色板子一样。

一般的GGO游戏战场,主要是因为档案会变得过於复杂的问题而很难一次就看到如此多采多姿的风景,只能说全是讬SJ特设战场的福。

虽然开始十二点五十分的扫描,但是我方成员不包括队长,所以看不见所在的光点。

登录时决定的LPFM队长顺序是莲、Pitohui、不可次郎、M、夏莉、克拉伦斯。也就是说只要另外四个人不死,夏莉和克拉伦斯就能以游击队的身分尽情地移动。

从教会到桥梁路面的距离是564公尺。虽然风势变强了,但人类大小的物体依然是在夏莉进行狙击的有效射程内。

 

夏莉在400公尺的距离进行爱枪的「Zero in」。

Zero in就是归零校正,这时候透过瞄準镜命中十字线中心位置即是400公尺。当然是用水平射击而且完全不考虑风势等影响。

做法是首先调整让子弹几乎在附近100公尺外的相同地点着弹。之后再以十字线的上下移动将距离变更为400公尺。

要瞄準更远的地方时,必须考虑子弹会受到多少重力影响而下降,然后往上调整射击的角度。反过来说,瞄準更近处时则是将角度往下调整。

那么,该移动多少角度呢?

虽然有帮忙计算出答案的优秀应用程式,但为了没有多余时间使用的时候,现实世界的射手在练习时会使用自己的枪与实战时使用的子弹来试射……

「100公尺是往下几公分」、「200公尺是往下几公分」。

「500公尺是往上几公分」、「800公尺是往上几公分」。

然后写下这些资料做成表格,贴在枪托侧面、瞄準镜的内盖等容易看见的地方。而这张表格就称为「dope card」。

由于这一次有充裕的等待时间,所以夏莉使用了计算应用程式。

以夏莉的枪要狙击564公尺外的目标,在加进若干目标在低处的角度后,必须往上瞄準120公分左右。

因此如果Pitohui出现在桥上,只要瞄準往上三个头左右的地方射击,应该就能命中她的胴体吧。

然后只要命中胴体,1发的价格等于50发一般子弹的必杀开花弹应该就会确实完成工作才对。

 

两个人就像这样为了狙击Pitohui,而且是为了一击必杀而等待着过去的小队成员击退怪物并且渡过桥梁──

但是那些家伙当然不是毫无对策就直接冲过来的笨蛋。

M手拿盾牌保护著前方与左右等三个方向,然后踩着慎重的脚步往前进。这样的话无法一击就给予致命伤害。

最后面的莲脚步经常变慢,让她变成在保护左翼的不可次郎所持盾牌后方,也就是离开掩护区。

目标只有莲的话,夏莉应该有过好几次狙击的机会了,但是她没有开火。

「咦~妳不恨在SJ2干掉妳的家伙?」

面对克拉伦斯的问题……

「我不会因为私怨而射击人。」

夏莉回答了相当帅气的一句话……

「妳在搞笑吗?明明因为私人恩怨而追着Pitohui到处跑?」

「我不把Pitohui当成人。」

「我怎么说妳都能回嘴。夏莉小妞真是太可爱了。」

「要我先干掉妳吗?」

「夏莉小妞真是危险。先不要管私怨什么的,在这里先减少一个人的话,之后也会比较轻松啊。」

「想做妳就自己去做。」

「OK!那把枪借我。」

「不要,妳会弄坏。」

结果对方就这样过完桥,被Pitohui逃过了一劫。

 

已经完全看不见朝机场前进的莲了。

克拉伦斯缓缓蠕动着把头转往相反方向。这是为了警戒可能从西侧过来的敌人。

两个人在大钟旁边一动也不动,也不把脸看向对方就直接开始对话。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夏莉?既然知道包含Pito小姐在内的三个人在那栋房子里,要不要两个人骑摩托车强行袭击?好像电影那样,很帅气不是吗!」

听见克拉伦斯的「作战」后……

「妳是笨蛋吗?靠近的时候就会因为引擎声而被发现,然后死于毫不留情的齐射。」

「很帅气的死法啊!对了!这正是使用自爆背包的好时机啊!」

从DOOM小队的尸体那里抢来的,半径50公尺以内都是效果范围的恐怖炸弹背包正随手被放在钟楼的梯子底下。

如果这里被敌人发现并且包围,两个人已经毫无胜机的时候──

只要丟下一颗电浆手榴弹就能造成诱爆,将敌人连同教会一起轰飞。

「如果快死了也就算了,我绝不允许在健康状态下进行特攻。听好了,给我认真思考。」

「嗯,这我最擅长了。」

「…………」

「好了,继续说下去吧?」

「我们只有两个人而已。目的是要干掉Pitohui──」

「是优胜吧?」

「……干掉Pitohui之后再说吧。我再确认一次。即使只有两个人,我们还是有两个优势。首先就是在那四个人死光之前,扫描都不会扫到我们。再来就是我能够进行无预测线狙击。还有具备一击必杀的开花弹。订正,总共有三个优势。」

「还有两个人都是美女。总共是四个哟。可以诱使脑袋被情色支配的可怜男人们放下戒心。真是的,GGO为什么不能脱下内衣呢……让男人看一下胸部就能让其破绽百出了啊!」

夏莉真心无视克拉伦斯认真的烦恼。她又接着表示:

「然后也有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劣势。妳说说看吧。」

「咦,太美了吗?」

「给我认真一点。」

「嗯,因为只有两个人,只要被大量敌人靠近并且包围就不用玩了。」

「明明就知道啊。被发现时就是死期到了,所以行动务必慎重。別忘了啊。」

「忘了什么?」

「射爆妳的头会想起来吗?」

「要慎重呢。了解了!」

「…………那三个人离开建筑物后,等拉开一段距离就从后面跟上去。」

「骑摩托车?」

「不行,声音会被听见。得徒步了。」

「根本是跟踪狂。」

听见克拉伦斯的玩笑话,夏莉则是一脸认真地回答:

「『stalk』的意思是『偷偷靠近猎物』。猎人和狙击手本来就都是跟踪狂。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我在现实世界也是猎人。不知道已经在森林里进行过多少次追寻足迹的跟踪了。只要一找到机会,就干掉Pitohui。」

「啊哈哈了解。Let's hunting season!猎物是Pitohui吧。不过夏莉,有件事情希望妳跟我约法三章。是很重要的事哟。和妳的评价有关。」

「什么事?」

「就算顺利解决Pitohui,也不能把她的内脏取出来喔。」

 

***

 

十二点五十八分。

「高速公路上面!以地图来说是『2之五』!我在那里发现交通工具了!」

得到莲回传的报告。

借由通讯道具,在房子里警戒待机的Pitohui等三个人耳朵里都能听见莲兴奋的声音。

所谓的「2之五」,是用来显示出地图的位置。10公里的四方形战场,可以用一百个1公里的方格来组成。

也就是从北往西的第二格,然后再往南的第五格。模仿了将棋的棋子放到位置上时的表现方式。

M在地板上摊开地图,然后将「2之五」扩大。那是从东西向高速公路经由交流道往机场分歧出去的道路。

莲接着又用感到纳闷的口气继续报告。

「这是什么……?巨大的货柜里面放了六台奇怪的交通工具。」

「莲,只说奇怪根本无从判断哟。可以稍微用日文说明一下吗?」

不可次郎如此说道……

「嗯……摩托车?又好像不是。不过,应该还是摩托车吧……?雪上摩托车?但是又有轮胎……」

但莲的报告还是不得要领。

M他们只能歪起头来,但是莲对于机械本来就所知不多,所以也没办法多做形容了。大概跟可能会有诡雷,所以不敢轻易靠近也有关系吧。如此一来,就只有「百闻不如一见」了……

「好吧,我们追上去。妳在货柜后方警戒待机。时间到了就拜托妳看扫描。记得要小心夏莉的狙击。」

「了解!」

 

M他们三个人各自拿着两面盾牌,离开房子后开始全力奔跑。方向跟刚才的莲一样是北方。

「好。我们走吧。」

「好哟。开始当跟踪狂!」

为了争取从背后狙击猎物的机会。

夏莉与克拉伦斯也开始行动了。

 

十三点零分。

第六次的扫描开始了。然后弹药也完成第二次的完全回复。

所有玩家的视界里都跳出宣告这个消息的文字……

「可恶!」

但是对TOMS小队在奔跑中的柯尔来说,这是相当碍事的情报。

抱着爱枪黑克勒&科赫公司制「MP7A1」冲锋枪奔跑的他只有自己一个人。

视界左上方队友的HP条全都打上了×。

战场地图西北部,或站或倒的高楼大厦形成的废墟之中,柯尔拚命奔跑着。他越过粉碎的瓦砾,在焦黑的车辆引擎盖上留下足迹,然后踢飞倒地的看板。

他的服装与装备是越野靴、紧身裤袜以及短裤,加上简单的装备背心与四个弹匣袋这样的轻装打扮。

跟莲一样,是尽可能快速移动来扰乱对手的角色能力。但也因此只能拿轻量的枪械,对于伤害的抵抗力也比较低。

柯尔甚至没有余力观看扫描,只能奔跑在破落街道,这时有从枪榴弹发射器延伸出的预测线从他背后袭来。

呈拋物线的预测线大概是偶然阻挡了他奔跑的方向……

「呜哇糟糕!」

柯尔一瞬间做出判断,停止奔驰改为冲进附近大楼的入口。

咚磅。

飞过来的枪榴弹爆炸后晃动四周围,爆炎、黑烟以及尘埃夺走了视界。真的是千钧一发。刚才要是继续跑的话,绝对会被轰飞吧。

「可恶!我不会输的!」

即使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柯尔还是没有放弃。

追逐他的是名为T-S的「作弊」队伍。

以钝重装甲防御攻击,几乎是埋头硬干的他们,对于以「像蝴蝶般飞舞、像蜜蜂般攻击」为準则的TOMS小队来说根本就是邪魔歪道。可以算是最无法接受的存在。

而且队友还被这样的小队干掉,自己则夹着尾巴逃跑,实在是窝囊到了极点。

但柯尔也不是强行挑战无法获胜的对手并且因此而死亡的笨蛋,所以他不会自暴自弃。眼前为了确保自身的安全而拚命奔逃。

烟雾稍微散去的瞬间,柯尔就跑了起来。

刚才的枪榴弹攻击应该是随便射击造成的偶然。凭自己的脚程,应该可以从他们的视界逃离才对。

真没想到T-S会从这届开始装备枪榴弹发射器。他们应该也投注心力到GGO里,试图要充实自己的装备吧。

从稍微瞄到的圆柱型剪影,可以知道那是黑克勒&科赫公司制的「M320」不会错了。

这是单发式的枪榴弹发射器,可以装置在步枪枪管下方,也可以单独加装握把来使用。T-S是后者。

他们有三个人拿着这种发射器,因为子弹会回复而毫不客气地扣着扳机。伙伴大部分是被枪榴弹干掉。

「可恶!虽然想复仇,但暂时办不到了。」

柯尔一边跑一边冷静地分析状况。

沦为独自一人的现在,目标就只剩下「持续躲藏」了。

然后等小队之间互相厮杀,到了最后的最后才活用唯一的机会发动拚死的攻击。那个时候就算同归于尽也没关系。

凭自己的脚程应该可以逃离钝重的T-S,但遇上交通工具就很麻烦了。

这个废墟存在道路被大楼覆盖的地方,所以还算是容易躲藏,但是也不知道能够撑多久……

边跑边烦恼著的柯尔眼前突然一片开阔。

他来到两条铁轨笔直往前延伸的铁路上。

「哎呀……」

突然来到开阔处而吓了一大跳的柯尔,立刻就咧嘴笑了起来。因为他在距离100公尺左右的地方发现了柴油机车。

「应该可以动!好,就搭那个到地图南方的森林去躲起来!」

柯尔发现胜机了。

用那台铁路机车在铁轨上疯狂奔驰吧。干脆直接来一场潇洒的「单身放浪铁路之旅」。

目的地是森林。

森林里头是独自一人到处逃窜的最佳地点。树木茂盛的话,从空中的枪榴弹发射器攻击也会失去效果。

「我还很幸运哟!看着吧各位!我会带领这支小队赢得优胜!」

柯尔以全力奔跑移动了100公尺,然后立刻迅速从车体后部的梯子爬上去,结果被设置在该处的手榴弹炸飞而死。

 

老大在结冻湖面上看着十三点的扫描──

「很好,没问题吧!」

并且对愿意帮忙当「司机」而出来迎接的蒙面男搭话……

「等等,这没办法。还是放弃比较好。」

结果从男人那里得到这样的回答。

从扫描得知莲的位置是在通往机场的高速公路上。从这里的话,横越机场的直线距离是4公里。就算乖乖把高速公路当成道路使用也有6公里左右吧。

「为什么呢?」

老大露出狐疑的表情。因为她真的不清楚男人不愿意发车的原因。

眼前的悍马车的话,只要五分钟就能解决这样的距离。就算是在前方下车,也能够借由十三点十分的扫描知道双方的位置,进行期盼已久的小队单挑。而且MMTM的位置依然在机场北侧,遭到阻碍的可能性应该很低才对。

「嗯……」

即使蒙着脸也能知道男人露出扭曲的表情。

双手环抱胸前考虑了数十秒之后,才稍微瞄了现在悠閒坐在圆阵当中的Fire一眼。

「算了。妳们现在算是同伴,就告诉妳吧。」

说完就放下双臂。

「LPFM的所在地是我们开始的地点。然后那里有交通工具。因为不想在小队密度相当高的开局快速移动而引人注目,所以我们就没有使用。他们待在那个地方的话应该已经找到那个了。我们虽然留下了礼物,但他们不是会上钩的笨蛋吧。」

「什么……」

老大终于理解了。

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交通工具,但莲他们的行动速度将大幅度增加,这表示就算追也很可能追不上。

然后这个男人也想避开下一次扫描时出现在奇怪地方的结果吧。

「我知道了。就乖乖等待下一次扫描吧。谢谢你告诉我。」

「这没什么,妳太客气了。」

「谢都谢了,可不可以顺便告诉我那里有什么?」

「嗯。是很奇怪的家伙喔。」

 

「这家伙太奇怪了!」

不可次郎这么大叫。

时间是十三点四分。

LPFM的四个人在莲找到的交通工具前面。这是脚程迟缓的M拚了命奔跑后的结果。

顺带一提,莲因为担心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会不会有怪物湧出,所以不停地到处奔跑。

两个金属箱子,也就是货柜大剌剌地并排在高速公路上。而且是在道路中央。真的很让人困扰。

货柜是由国际规格来决定尺寸,而多种尺寸之中,这算是「40呎货柜」。长度大概是12公尺左右。高与宽大约2.5公尺。

前后的门一开始就打开了。宛如黑暗隧道般的货柜里面,两端都塞满了车辆。

而且是外型很奇特的车辆。

从后面乍看之下像是摩托车。有一个后轮、跨坐的座位以及横向发展的操纵把手。

但是从货柜的另一端,也就是从前面看的话──该种交通工具具备两个前轮。有两个横向扩展的轮胎,中间是巨大的车体。

全长约2.5公尺左右。最宽的地方是前轮部分,两端之间大约是1.5公尺左右。高度不算太高,大概是1公尺左右。属于扁平外型。

如果将莲曾经在滑雪场见过的雪上摩托车加上轮胎,大概就是这种模样吧。不过那是前方有两个雪撬,后方则是履带。

躲在盾牌后方的小队,除了M之外的三个人都警戒著周围。M则是慎重地进入货柜调查是否设置了诡雷。

「该怎么称呼这种交通工具?把普通名词告诉我吧。」

听见不可次郎的问题后,小队里最熟悉交通工具的M就从货柜里面回答:

「叫作『trike』。」

「噢,trike吗?这我也知道哟──」

不可次郎这么回答。

莲即使听见名字还是完全没有头绪,所以原本有点佩服不可次郎,但立刻就又想不可次郎应该是不懂,但为了说些搞笑的发言才会如此表示,於是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就是收集三个就一出局的那个吧。」

莲开始想称赞自己的聪明程度了。

M温柔地无视不可次郎的发言……

「trike是tricycle的简称。也就是『机动三轮车』。其定义应该是有三个车轮,驾驶是跨坐,还有不是圆形方向盘吧。大部分是有两个后轮,但也有这种两个前轮的类型。另外也称为『reverse trike』。三轮也有像普通摩托车那样倾斜来转弯的车辆,但那就不称为trike。只是『三轮车』。」

真可以说是行云流水一般的说明。

「原来如此。」

莲以似懂非懂的心情这么回答。由于实物就在眼前,也只能认为「trike是这种模样」了。

由于GGO的交通工具都有蓝本,所以这种机动三轮车也真实存在,也能在现实世界买来骑乘。只不过不清楚一辆要多少钱就是了。

「喂喂,我已经从三轮车毕业了喔!」

不可次郎一开始虽然这么说,但立刻又接着表示:

「那还能动吗?」

「嗯,没问题。燃料也很充足。恶劣的诡雷也全部解除了。让我们心怀感激地使用这六台车辆吧。」

「有那么多台啊?」

吓了一跳的莲这么反问。由于她只有瞄一眼货柜,所以不清楚台数。

「嗯,各放了三台。」

M把一台三轮机动车推出来。一边警戒著应该有敌人的西侧发动狙击,一边把它藏到货柜东侧。

来到外面之后就能清楚看见前面两轮后面一轮的模样。

即使跟M的巨大身躯相比也显得庞大,应该是前面的两个轮胎分量十足的缘故吧。

车体上有黑与银等两种颜色。虽然有GGO里经常能看见的那种经过长年使用的「老旧感」,但不像DOOM的摩托车有疯狂的改造或者是装饰。

「很好!这样每个人都能骑一台嘛!剩下来的两台要留给夏莉和克拉伦斯吗?等等,不用对脱逃的人那么亲切!爆破掉吧!」

莲一直瞇著眼睛看着兴奋不已的好友。

「妳觉得我会骑这个东西吗,不可?」

「哎呀失礼了。只有莲用自己的脚冲刺吧。反正妳很快,应该可以吧?」

「太过分了!」

「只要拿出两台就可以喽,M。」

Pitohui从盾牌后面这么说道。她坐在为了预防夏莉的狙击而并排在一起的三面盾牌后面,完全进入放松状态。

「一台交给你和不可小妞。另一台交给我来骑,然后小莲坐在后面。也就是双载。」

莲这才松了一口气……

「咦~我很想骑耶。別看我这样,也是有驾照的喔!」

不可次郎噘起嘴来这么说。

但是看见被推到眼前的特大车体……

「啊~这样我的手脚搆不到。」

立刻就收回前言并且放弃驾驶。SJ2的悍马车靠著背包才好不容易能踩到油门,但这种型态的车辆就没办法了。

M把第二台车推出来。这一台的颜色与刚才的不同,车体上到处涂著橘色与酒红色中间的颜色。

「我要这台。看起来很时髦。」

虽然不可次郎擅自做出选择,但认为颜色不重要的莲没有做出反驳,直接询问认为更加重要的事情。

「M先生。我想这样就能横越机场了,那要如何对付MMTM?静候他们到来只会单方面受到攻击。拿着盾牌骑车……应该办不到吧?当然,因为有速度,所以想逃走的话应该是没问题……」

在M回答之前,Pitohui就从后面开口说:

「小莲想怎么做?要避开和MMTM的战斗,搭这个逃到某个地方去吗?」

「不,要打倒他们!我想打倒他们!」

「很棒的回答。小卫卫他们一定也是这么想。然后──」

「然后?」

「那些家伙为了挑战我们,应该也在找交通工具。当然也是为了不让我们逃走。虽然是我的猜测,但我想不会错才对。」

「原来如此……」

莲的脑内重新浮现MMTM在SJ1时的模样。当时他们搭乘四台气垫船发动攻击。

此时不可次郎开口说道:

「黑心的Pitohui老师,我有问题。」

「好的,不可小妞同学。」

「Pito小姐似乎很了解MMTM队长的心理。这是为什么呢?」

「哎呀,这是因为GGO开始营运不久后,我们一直都待在同一个中队啊。并肩作战的次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哦……」「哦……」

不可次郎与莲的声音漂亮地重叠在一起。

「然后呢……嗯,这也算陈年往事了,而且也是希望妳们『可以事先了解敌人的情报』,所以就告诉妳们吧。小卫卫那个家伙,那个时候不小心被我给迷住了!竟然对我说出『只在网路世界也没关系。要不要一起生活!』这种类似求婚的发言!还说『只有妳可以叫我小卫卫!』。哎呀,他跟外表不同,是个很纯情的家伙呢!嗯,我当然拒绝他了!」

「这样啊!」「…………」

不可次郎与莲的声音漂亮地没有重叠在一起。

虽然对两个人有这样的过去感到惊讶──

更重要的是莲也想起自己受到类似求婚的告白。

这款游戏似乎跟自己的人生,或者可以说是「游戏人生」有很大的关系。

这时莲的眼睑里面并排浮现出炎与Fire的容貌──

「不承认游戏的男人……就得死。」

莲的脑内播放着某个部族的勇者可能会以僵硬口气说出的台词,握着P90的手开始用起力量。

「小莲好痛啊!要裂掉了要裂掉了!」

感觉小P好像这么说道。

 

在呈东西向分割整个战场的高速公路,放置在路上的搬家公司卡车驾驶座里,夏莉正架著她的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

用的是屁股坐在左侧的驾驶座,背靠在车门内侧,双脚伸向右侧副驾驶座,把长长的狙击枪放在大腿上这种相当勉强的姿势。

但是只有这个姿势才能不被敌人发现,而且不从副驾驶座的窗户露出枪身来狙击。

大约500公尺前方。夏莉的瞄準镜里映照出莲他们四个人从货柜里拖出三轮机动车后站在其旁边的模样。她立刻就分辨出由粉红小不点为首的各个成员。

然后……

「啊啊,可恶!」

看见四个人迅速分乘两台三轮机动车离开的模样。

一台是由M驾驶,不可次郎则跨坐在他前面。

另一台是由Pitohui操纵,莲跨坐在后座。

他们朝高速公路北边奔驰,消失在瞄準镜当中。

再早十秒就狙击定位的话,说不定就能狙击从货柜后方出来的Pitohui了。

「…………」

夏莉默默地摇了摇头。迅速将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上了保险,然后缓缓解开勉强的姿势,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

在卡车旁边举着AR-57警戒著周围的克拉伦斯……

「啊,来不及吗~」

从没有开枪就了解事情的经过。

两个人在卡车后面,也就是东侧趴着躲藏起来。虽说有人的话早就被攻击了,但她们还是警戒著周围是不是有敌人存在……

「那群家伙以两台外型奇特的沙滩车般交通工具往北边前进。光靠徒步……已经追不上了。」

夏莉很懊恼般这么说道。

「要回去骑摩托车吗?或者还有那种奇怪的交通工具吗?」

克拉伦斯这么问完,夏莉就思考了三秒钟左右,不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不论哪一种引擎声都太吵了。车辆不适合跟踪。我们一旦被发现就完蛋了。」

「唔嗯……不发出引擎的声音,又能像车子那样快速奔驰的交通工具吗……真的有这种东西?」

克拉伦斯这么问,但是夏莉没办法回答她。

 

十三点十分。

看见卫星扫描结果的老大……

「…………」

只能被迫保持沉默。

手中小小的画面里,两个光点正在高速移动。

地点是机场内极为宽敞的跑道上。也就是我方的起始地点。

光点上面的名字是MMTM与LPFM。

两个光点在扫描的瞬间也没有停下来。

简直就像在夸示获得交通工具一样,也像是为了让对手了解这件事一般。然后也像是要表示即将正面挑战对手。

加油啊,莲。別在这种地方死掉啊。

老大眺望着几乎被灰色云朵覆盖的天空,对着看不见的星星这么许愿。

 

1 条回应

  1. SCARHSCARL2021-10-31 · 0:09

    第九卷GK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