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O外传

[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9]4th特攻强袭(下)

Heathcliff · 10月18日 · 2021年

 

第二十三章 「香莲的忧郁」


二〇二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星期六。

雾岛舞正出发去工作。

早上八点半驾驶轻型车从自家公寓出发,在万里无云的晴空底下,车子在周围只看得见绿色的大自然道路上行驶。

舞所从事的自然导览员这份工作并非六日休假。暑假期间的话更是忙碌。

当然北方大地──北海道的短暂暑假已经结束。这时候是本岛的暑假。许多家庭会在漫长暑假的最后来到北海道观光。

现实世界是二十四岁日本人女性的舞,外表跟她在GGO内使用的虚拟角色──夏莉完全不同。

首先是身材矮小。大概一五五公分左右。不过GGO的虚拟角色本来就比日本人的平均身高还要高,因此说起来这也是理所当然。香莲和美优算是例外。

发色当然是黑色,长度是半长发。然后把头发在正后方绑成马尾。

唯一相似的大概就是容貌吧。讲好听一点就是刚毅,讲难听一点就是跟野人一样,散发出不适合可爱服装的气氛。

身上的服装是知名户外运动品牌的牛仔裤和以红色为主的法兰绒衬衫。衬衫上还穿了一件有许多口袋的显眼橘色背心。头上戴了防水的尼龙制棒球帽。

夏天从事自然导览员的工作时总是穿同样的服装,几乎变得跟制服一样了。由于背心等都已经有破洞而且衣角也绽开,所以差不多是购买新衣的时候。

第四届Squad Jam结束后过了三天。

那个时候到处作乱的夏莉,结果还是没能干掉Pitohui。

只考虑这一点的话确实相当懊悔,但回顾战斗过程的话的确已经尽情地杀戮,算是颇为满足的三个小时。

也就是相当快乐,并不觉得后悔。

舞她……

「夏莉,别烦恼那么多!要更轻松地度过人生,不对,是游戏人生啊!」

想起那个时候克拉伦斯所说的台词。

由于握着方向盘,同时也回想起粗暴驾驶着悍马车的事情。

「呵呵!」

舞轻声微笑后,带着比三天前更多的自信转过弯道。不过当然是安全驾驶。

紧接着……

「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干掉那家伙。」

以笑脸说出被警察听见会很麻烦的发言。

 

从那天以后就没有跟克拉伦斯说过话。

由SJ4回来之后,对方似乎先注销了。所以下次在GGO里遇见克拉伦斯的话,自己有话想跟她说。

也就是……

「可以直接见面喔。」

这样的内容。

八月结束之后,舞也有时期略晚的暑假。

那个时候,不论克拉伦斯住在现实世界日本的哪个地方,就算是最遥远的冲绳离岛,舞也愿意到那片土地观光并且与她见面。

然后……

「我很轻松地享受着游戏喔。」

想这么对她说。

想着这些事情期间,舞就抵达今天上班的地点,也就是本地的观光牧场。好了,该开始工作了。

时间快要到早上九点。舞停好车后就到办公室去打招呼。

她今天的工作是让一名从东京来的客人骑马,然后自己也坐在马上导览,悠闲地在广大的大自然里散步。

这是暑假中经常接到的工作,大部分导览的对象是一整个家庭,不过今天有点不太一样。

经营观光牧场的是一对夫妇,其中的太太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女性,此时她正仔细地向舞说明客人的状况。

本次预定十点左右抵达的客人,是居住在东京,目前拒绝去上学的国中三年级女学生。

从小就无法融入班级与学校,到了小学四年级时终于不到学校上课,之后就一直在自己家里学习。担心她一直处于家里蹲状态的双亲,好不容易才哄她来到这个地方。

所以跟一般的客人不同,为了不要伤害到纤细的女孩子,希望能够多加注意言行举止──听到雇主这么说的舞感到很困扰。

舞没有拒绝到校的经验,学校对她来说就是跟喜欢的朋友与教师开心过每一天的最棒地点。所以大概完全无法理解那个女孩子心痛的感觉。

或许是内心的想法表露到脸上了吧,个性直爽的女性便这么对她说:

「嗯,跟平常一样就没问题了吧。因为小舞妳很温柔啊。」

「咦?是这样吗?」

「是啊。我没跟妳说过吗?最近更是如此。感觉圆融多了。那叫什么名字?是受到大家都在玩的,叫作什么『Gun Gale Online』之类的游戏影响吗?妳在游戏里也这么温柔吗?」

没有玩游戏的她不了解,GGO内的夏莉是属于恶鬼罗剎的类型。是大量击杀与撞死敌人的恐怖家伙。

「这个我也不清楚……」

舞含糊其辞,同时想着「在虚拟世界发泄完后,在现实世界会变得圆融吗?」。

「对了,那款游戏的名称妳说对喽。」

 

***

 

准备完马与马具的十点左右,搭乘租借的汽车跟母亲一起过来的,是一名身高跟舞差不多的女孩子。

黑色长发布满背部,脸庞与手也带着某种病态的苍白,瘦削的身躯看起来不甚健康──不对,是看起来像娃娃一样的女孩子。身上穿着花朵图案的洋装。

当女性经营者以极亲切的态度前去迎接时,舞就在她旁边看着那个女孩子。视线一对上之后,对方就迅速把眼睛移往他处。

唔嗯……能够对话吗?要是一直保持沉默会很尴尬耶……

舞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工作就是工作。于是跟平常一样,把客人带到办公室内。

 

名字叫小野田亚衣的十五岁女孩──

出乎意料地是一名能够与人沟通的女孩子。

让她换上骑马用连身服时、练习上马时、舞拉着缰绳体验骑马时……

「是的……」

「不会……」

「知道了……」

明明只会回答这三种台词,等骑马来到牧草地时……

「好漂亮。好棒的景色。」

「我是第一次骑马,一开始虽然很害怕,不过真的很有趣。」

「我早就想骑骑看了,真的很开心。」

就跟之前帮忙体验骑马的其他孩子们一样,是能够直率地说出感想的小孩。

她的口气始终相当客气,可以看出家教相当好。

一次就记住所有骑马的注意事项,而且也很会操纵马匹。如果这是人生首次骑马,那么认真锻炼的话,应该会成为相当优秀的骑师吧。说不定还会超越舞。

为了万一落马时做准备,两个人头上都戴了骑马用安全帽,同时穿戴落马时钢丝会被拉动而打开的气垫背心。

性格温驯到应该不需要这些装备的马匹缓缓地载着两个人前进。

「嗯嗯。做得很好。」

佩服女孩子的舞同时感到安心,稍微加快了马匹的速度。

两人乘坐的马是北海道和种,通称「道产子」的马。比最知名的纯种马要小,属于矮胖的体型。然后是以左右的前后脚同时移动这种不太会摇晃的方式来行走。

载着两人的两匹马,以及总是会从办公室跟过来的狗──名叫「乔治」的杂种大型犬,就这样越过山丘连绵不断的牧草地。

接着进入小径经过的森林,直接骑马缓缓越过山涧。

「真的很开心。来北海道真是太好了。」

面对苍白的脸孔露出笑容的亚衣……

「那真是太好了!能听见客人这么说,我也很高兴!」

舞也直率地微笑着。

穿过森林的一行人,在休耕地以及平坦的草原上前进。

在乔治的带领下,两匹马横向并排前行,亚衣则是说着舞没有询问的事情。

「我因为讨厌学校而没有去上学,不过除此之外的事情都觉得很有趣。除了去学校之外,所有事情都想尝试看看。」

从出现两次「学校」这个名词来看,她应该真的很讨厌那个地方吧。

舞把自己开心的过去从脑袋里丢开……

「这样的话,那就别去那种地方了──不知道可不可以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妳其他还喜欢什么东西呢?」

亚衣经常走在自己身边,这时舞边看着她的脸庞边这么问。

「一天里除了规定的学习时间之外,我就是听自己喜欢的音乐、帮自己和家人做饭、在网路上看书或电影。游戏的话,我有玩完全潜行的VR游戏。每一种都很喜欢。」

「这样啊。」

附和着对方的舞,犹豫着该不该说自己也在玩完全潜行游戏,但最后面还是放弃了。

说出在玩什么游戏的话,很可能被问到角色名称。除了伙伴之外,不太想被知道自己是有着危险性格的夏莉。

「网路游戏呢,虽然不能说出我玩的游戏名称──」

亚衣也没有说出自己玩了什么游戏。真是聪明的孩子。

「不过我很喜欢在游戏当中可以当另外一个人这件事。我喜欢自己不再是胆小软弱的女孩子,可以变成强大又帅气的人。」

「嗯嗯。哇──」

本来想说「哇,我懂」的舞打消念头……

「哇,原来是这样。」

改为说出这样的内容。

好险好险。舞抬头看着清澈的天空并且这么想。

同时又想「GGO里没有这样的蓝天」。

「我在游戏里学到最重要的事情是──」

由于亚衣还想继续说,所以舞也顺着她的意思聊下去。对方愿意说的话,只要表示认同并且听下去就可以了,所以很轻松。

「大家都很卑鄙。我也是一样。」

「什么?」

「嗯,请让我说明一下吧。网路游戏的话,有各式各样的人在操纵各式各样的角色,但因为是在游戏里面,并非现实世界,所以无论是正义还是卑鄙的事情都能做。」

「是啊。的确会变成这样。然后呢?」

舞不只是附和,还进一步提出问题。

「我想您应该不知道,完全潜行游戏呢,虚拟角色的性别必须跟现实世界一致。」

「这样啊。」

明明很清楚,舞却露出感动的模样。

「因为我是女性虚拟角色,所以有许多男性对我做出了各式各样的发言。几乎都是跟情色有关的。」

我想也是。

舞差点这么说。

因为是在游戏里面,所以夏莉身边也出现许多男性说着轻薄发言,或者做出现实世界不敢做的下流行为。现在也是一样。

亚衣在另外一个世界应该也有同样的经验吧。

就算虚拟角色是性感的成熟女性,操纵者也只是国三的十五岁女孩子。

对这样的小孩子说出那样的话确实难以饶恕──虽然这么认为,但是对方根本无从得知亚衣的身分。

舞只能想着「这就是看不见现实的网路游戏不好的地方了」。

结果在马背上摇晃着的亚衣又接着说:

「但是,其实我也一样卑鄙。」

「什么?」

舞把脸转过去后,就看到确实盯着自己看的白色面容。虽然沉稳又冷静,但是又带着某种笑意的表情。

「我很清楚那些男人的邪念,于是尽情地利用了他们。以并非真实自己的虚拟角色做些色色的事情,可以说完全没有抵抗感。因为那完全是另一个我。应该说,正因为可以做平常办不到的事情才会这么有趣。」

唔……

舞只能在心中发出沉吟声。

虽然不太愿意赞成她的意见,但是尽情做些现实世界办不到的事情所带来的快乐,正是舞操纵夏莉时最享受的部分。

「然后呢?」

「我的虚拟角色以情色的打扮──不过游戏内无法裸体,所以最多就是穿着内衣裤,对同队的男性们展示这种模样,然后强迫他们做事情。以录影道具偷偷录下对方害羞又丢脸的声音再拿来利用,告诉他们不想档案被传到网路上的话就得乖乖听话。让藉由这种手段获得的同伴把游戏的金钱与道具送给我,或者听从平常绝对不愿意接受的粗暴命令。托他们的福,角色转眼就变强了。」

呜咿!

舞感到难以接受。可以说是退避三舍。

虽然是在VR游戏当中,但是没想到国三女生竟然会做出这种像「仙人跳」或者「美人计」般的行为。

不,不是这样……

或许正因为还是国三,在许多方面都还是小孩子,才能够放手去做这种事情吧,舞重新这么想。

当然虽说是国中生,但女孩子可是比男孩子早熟多了,因为自己也是这样,所以相当清楚。

如果一直在自宅上网的话,应该会吸收许多超过年龄的性知识吧。正因为没有去学校,才会接收许多超越世代的知识。然后年轻又聪明的脑袋就像海绵一样把它们吸收进去。

舞回想起自己几乎都在外面到处玩的少女时代,同时觉得虽然对亚衣不好意思,但自己选择像这样在马背上摇晃的生活真是太好了。

听完亚衣的独白,舞试图为这次的对话做出总结。

「原来如此。也有这种玩法吗?嗯,虽然不是很值得称赞就是了。不过也不到罪大恶极的地步。如果能确实分辨游戏与现实世界的话。」

「这一点绝对没问题。因为不想让爸妈再为我担心了。」

「那就好。我放心了。这件事妳对其他人说过吗?」

「没有。」

「那么我就是第一个兼最后一个。我绝不会跟别人说,然后这两匹马与乔治也都是守口如瓶的好孩子。」

「妳不骂我吗?」

「想要我骂妳吗?」

「我也不知道。」

「那么,我不会骂妳喔。我没有伟大到能够指点别人的人生。今天能在这里教妳的──就只有骑马的方法而已。」

「那么我就不客气地问了。我继续这样下去可以吗?还是应该强迫自己跟其他人一样,从明天开始就忍耐各种事情然后到学校去,好好地过生活才是正确的呢?」

舞现在才理解,这才是亚衣最想问自己的事情。

她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才会说出未曾跟任何人提起的秘密。

所以……

「这个嘛。我能说的就只有──」

舞就回应了她的提问。

「别烦恼那么多!更轻松地度过人生吧!」

 

两人在谈话之间来到了河川。

是一条从稍微往下的草原前方流过,水位并不深的浅川。乔治很高兴般啪嚓啪嚓踢着水游泳渡河,两匹马则是直接在舞的前导下缓缓走过河川。

「这边的上游呢,有河川旁边直接就是温泉的地点,我经常会跟同伴一起去泡喔。」

舞一改变话题,亚衣的眼睛就闪闪发亮。

「太棒了!我也想去看看!」

「太好了!我一开始听见时也是这么认为!不过,那是在深山里面,就算以马的脚程也要走三个小时以上才行。而且还要渡过三次很深的河川。导览员只能带有骑马经验的大学生以上成员过去喔。」

「那还要等很久耶……」

「在那之前先享受其他有趣的事情吧。不论是学习还是游戏。温泉它不会跑走的。」

「那么,舞小姐能够一直担任我的导游到那个时候吗?」

「我不适合做其他的工作喔。」

「那就太好了。我放心了。我会尽量要自己别烦恼太多事情。下次再来这里的话,请教我更多骑马的技术吧。」

「好吧。」

 

中午过后。

结束比当初的预定漫长许多的骑马体验,稍微晒黑了一点的亚衣和露出安心表情的母亲一起乘车离开了。

上车之前,她最后又向舞深深地一鞠躬。

在舞旁边露出亲切笑容并挥着手的女性经营者,等车子被旁边的防风林遮住的瞬间……

「呼咿!哎呀,在等待的期间,那个看起来很有钱的妈妈似乎很担心,还提出一大堆问题!光是『没问题吗?我女儿没有给妳们添麻烦吧?』就说了三十二次哟!」

经营者就像送走瘟神般这么说着。

舞戴上刚才挥舞着的帽子……

「不用担心啦。刚才也说过了,是个很直率的小孩子。」

「小舞,妳和那个孩子聊了些什么?应该说,可以对话吗?」

「当然了。她很喜欢这里的景色,我跟她约好下次还要教她骑马的技术。」

「哎呀。那她每年都会来吗?是好客人?」

舞对随时不忘赚钱的女性露出微笑……

「或许会吧。」

同时边希望能够变成这样边做出回答。

「那么,那个时候就由小舞担任她的专属教练喽!」

不清楚是否理解舞内心想法的女性这么说道……

「是可以啦,不过那个时候会加薪吗?」

「嗯……怎么办才好呢!嗯,总之先来吃已经有点晚的午餐吧!」

 

***

 

二〇二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星期六。十四点半。

香莲在东京某座购物商场的入口。

做了一定程度的打扮,还戴着咲她们送的项炼。

这都是为了跟Fire──

不对,是跟炎约会。

 

三天前。

因为眼睛被殭尸压破而死的莲就此结束SJ4的旅程,立刻被传送回待机区域,还来不及跟先回来的同伴说话大会就结束了。最后获得优胜的队伍是ZEMAL。

接着就和脚边的小P一瞬间回到了酒场。

由于是从包厢参赛,所以莲他们四个人都回到同一个房间。待在待机区域的夏莉似乎被传送到其他地方,目前人不在房里。

接着就听见酒场的喧嚣声。

那是观众们为ZEMAL喝采的声音。莲稍微打开门看了一下……

「干得好啊啊!」

「你们太棒了────!」

「恭喜获得优胜!真的很恭喜!」

「我也买机枪的话,请让我加入中队吧!」

「姊姊请跟我约会吧!」

「我一直都相信你们有一天会成功!从第一届SJ开始我就这么认为了!」

「等等,你这一定是在说谎吧。」

众人都尽情地大鸣大放。ZEMAL的男人们在观众包围起哄之下,脸上露出了颇为尴尬的表情。

实况玩家赛因则表示:

「那么我们来访问一下优胜队伍吧!首先从精采指挥众成员的大姊姊开始!总而言之,能获得优胜的最大要因是?果然是因为大姊姊妳的指挥吗?」

碧碧面对推到自己面前的小型麦克风……

「咦?是因为大家都很努力喔。正因为他们默默地听从命令,我才能够尽情地指挥。」

开始流畅地回答起问题。

所有人都注意着碧碧的回答,她的一字一句都引起大骚动,根本没有人在意获得第四名的队伍。

莲等人就趁机罩着连帽斗篷走出包厢并且离开酒场。

走在微暗的巷弄当中……

「那么,边听尽全力还是输掉之后的感想边举行庆功宴吧?去喝点东西吧!M请客!」

Pitohui开口这么表示,但是……

「抱歉,Pito小姐。潜行时间实在太长,我有点累了。我要下线了。」

莲却拒绝了邀请。

「哎呀,这样啊。那辛苦了!这次也很开心!手枪就送给妳吧!」

「嗯。莲,下次见!」

「今天干得很好。」

「谢谢各位。下次会好好跟你们道谢!」

Pitohui询问操纵视窗的莲:

「对了!跟那家伙的约会,妳打算怎么办?」

消失中的莲这么回答:

「我会遵守约定喔。」

 

在SJ里根本没有时间询问西山田炎的联络方式──

不过也不需要询问父亲了。

在网路上搜寻他极为罕见的名字,立刻就找到他担任社长的公司官方网站。

商业新闻网站里也记载了他的专访。而且还不只有一两个。

香莲连线到他公司的网站后看见了。

在许多从业人员包围之下的西山田。

简直就像毕业生与恩师一起拍的照片。

超过百人的总公司从业人员看起来都很开心──彷佛这个矮胖社长是他们的荣誉与骄傲一样笑着。

香莲寄电子邮件到公司,两分钟后立刻得到回应。

 

西山田提议的首次约会地点是在东京正中央的某座购物商场。

根据天气预报,周六的天气将会变差,结果确实是天气相当恶劣的一天。目前正下着大雨。在整个过程都能待在室内的商场约会真是太好了。

从香莲的公寓是只要转搭一次地铁,完全不用到外面就能抵达的地点。而且除了电影院之外还有水族馆、餐厅等,可以说是应有尽有的约会地点。

西山田以客气的文字所提案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而且约会内容是只在面对马路的露天咖啡座喝饮料。

虽然香莲没有什么约会的相关知识,不过跟突然就说要开车兜风、看电影,或者去高级餐厅吃晚餐比起来,这是让人感到相当轻松的邀约。

已经打电话跟美优报告过约会的事情了。

「OK。很不错啊。那个地方众目睽睽,不会突然被壁咚、抱紧并且带到哪个地方去吧。那么祝妳好运。虽然感到担心的我很想在旁边的桌子观察,但是那一天我突然跟人有约……」

「没关系啦!不用为了这个特地跑到东京!结束后……我会好好跟妳报告。」

「这样啊。嗯,约会其实不过就是茶会啦。虽然是人生第一次,但完全没有必要紧张哟。我不论约会几次都是轻松地哼歌哟。然后毫不客气地询问想问的事情,男的要是太没用的话我直接就会批评哟。」

「原来如此……所以才──」

「哎哟?」

「不,没什么啦。还有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是慎重地把话说在前面……」

「太慎重了吧。什么事?」

「别把这件事告诉艾莎小姐和豪志先生。」

「知道了!我不会说!我会传讯息给他们!」

「喂等等。」

「嗯,他们两个人也没有那么闲吧。就算说了他们也不会来看啦!」

 

他们两个人都很闲。

从商场外道路对面的另一家餐厅里,有人从最深处的座位上看着香莲。

分别是今天早上从北海道搭飞机过来的筱原美优、阿僧祇豪志以及神崎艾莎。但是他们各自变装,打扮成看不出是本人的模样。

美优戴着金色假发以及超华丽的眼镜,服装也是鲜艳又醒目。

豪志跟平常一样穿着西装,但是脸上长满了胡须,同时也戴了假发。由于是带着一半白发的假发,所以看起来像超过四十岁的中年人。脸上戴着的运动太阳眼镜实在不适合这种打扮,看起来相当诡异。

神崎艾莎是把帽子压低并且戴口罩这种相当传统的隐藏方式。当然三个人不是以这种打扮来到这里,是刚才在厕所偷偷完成换装。

桌子上排着许多吃完的餐盘。他们从一个多小时前就占据这个地方等待着了。

十四点四十分。从远方看着身穿西装,比约定好的时间早二十分钟坐到咖啡厅位子上的西山田……

「那么……他会成小比的北鼻吗?啊,有押韵耶。」

美优这么呢喃着。

她的视界前方,香莲也在比约定好的时间早了十八分钟的时候来到现场。

在侍者带领下,两个人在面对通路的直角位子上坐了下来。

 

「抱歉我迟到了。」

豪志突然小声这么说道,美优则是……

「啥?」

惊讶地转过头来。

「没有啦……我也才刚到。」

豪志继续说着话,这时是由艾莎代替他说明:

「这家伙会读唇术喔。当然从这个地方是看不见的,但我刚刚在花盆里藏好小型摄影机了。他正看着眼镜当中的影像。」

「呜哇,太猛了!为什么能办到这种事?为什么有那种间谍一样的道具?」

美优同时对两件事感到惊讶。

「也就是所谓的跟踪狂技术与机关。」

「呜哇好恶心!超恶的!」

美优出现两次傻眼的心情。

「姊姊,妳还是重新考虑要不要跟他交往比较好喔。」

「说得也是。」

「真的很恐怖耶。现在叫警察逮捕他也不迟喔。」

「这也是种选择。」

无视把自己批评得一无是处的两人……

「今天谢谢妳过来──不,因为是约定──是啊。谢谢妳。」

豪志持续读着西山田以及香莲的唇。

「不过真是太厉害了。那么我也来传送讯息吧!」

美优也把智能型手机拿在桌子底下,然后以猛烈的速度打着讯息来传送给某个人。

内容是……

「开始喽!一开始是正常的打朝忽!不对,是招呼!」

「嗯?妳传给谁?」

窥看他人手机的艾莎这么询问,结果美优随口回答:

「现实世界的老大她们哟。都和我们一起战斗到最后了,听到她们说无论如何都想知道结果,我当然无法拒绝。现在六个人应该聚集在其中一个人家里,因为我的报告而心跳加速吧!」

 

超高挑的香莲与矮胖的西山田。

像七爷八爷的两个人受到一定程度的瞩目。咖啡厅里的客人都在偷瞄着,而走过两人所坐桌子前面通路的人们,几乎都会看向他们两个人。

但是香莲已经不在意这种事情。

现在应该做的是和这个人好好地聊聊。

香莲点的热花草茶送到她的眼前。她拿起时髦的茶杯,稍微啜了一小口。

「真好喝。」

另一方面,西山田则是完全没有动饮料。

这时候的他──虽说其实也只有在派对里见过他一次,不过这时露出当初不曾见过的僵硬表情,看来似乎正在思考什么事情。

也可能是相当紧张的关系。

反而自己可能是非常地轻松。

莲心里这么想,同时决定说出见面后想要告诉对方的话。

不把这句话说出来就不会有任何的开始,从前天就在心里这么决定了。

香莲把脸朝向坐在右边的西山田,首先表示:

「西山田先生──不对,炎先生。啊,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比较好叫,请让我这么称呼你吧。」

 

从豪志那里听见这句话……

「喂喂小比,突然就直接叫名字吗!而且还这么可爱!这样会引诱男人犯罪哟!」

美优以难以置信的口气这么说。艾莎则表示:

「或许这就是她的目的。香莲小妞真有一套。」

「咦?不可能吧。糟糕!小比变成魔性之女了!」

 

「我知道了。当然没关系的,香莲小姐。」

果然没有什么霸气的西山田,即使僵硬还是挤出笑容来这么回答,香莲听见后就轻轻点头。接着开口表示:

「今天是为了跟你好好聊聊才会来这里。不过,一开始请让我先把这句话说完。是当时我最后想说的一句话。」

 

「她……她……她说了什么……」

美优把身体靠在椅背上。她看起来很不安。

「不会主动告白吧?」

艾莎把身体探向前方。她看起来很开心。

然后豪志的嘴巴动了起来。

「炎先生的伙伴,组成联合部队的各小队成员们,真的打了一场很漂亮的战争。所以我想为自己失礼的会错意道歉。」

「什么?」

 

面对默默凝视着这边的西山田,香莲几乎是单方面持续说着话。

「请帮我跟大家说声真的很抱歉。从大会一开始就认为大家是『佣兵』,是只为了钱而行动……但那根本是天大的误会。大家都是炎先生的部下、朋友以及伙伴……到了最后的最后,才知道他们没有人是为了钱,全都是为了友情而战斗。能够瞬间聚集这么多这样的人──让我对自己感到很羞耻,同时也尊敬你的为人。」

「…………」

默默无言一阵子的西山田──

 

「知道了。我保证会告诉他们。我想大家应该会很开心才对。」

「还以为要说什么呢……」

美优感到傻眼……

「很符合香莲小妞的个性啊。」

艾莎则是嘻皮笑脸地──口罩底下一定是在笑不会错的。

 

「谢谢。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我觉得轻松多了。」

香莲举起杯子,静静地喝着花草茶。

该做的事已经完成。再来就──

 

看见椅子角度对着西山田的香莲……

「糟糕小比完全进入『打算接受告白模式』了!那是在说YES的美女会露出的表情!」

美优的外表变成名画《(孟克的)吶喊》正中央那个对吶喊塞住耳朵的男人。

「不愧是美优小妞。竟然看得出来。」

「姊姊。妳以为我有过多少次这种经验了?只是没想到小比竟然也……」

「香莲小姐,我只有一个问题。」

豪志重复了西山田的话。

 

「好的。」

香莲挺直背杆,等待西山田接下来要说的话。

决定不论是什么内容都要老实地回答。

她的内心这么想着。

然后西山田所说的是……

「现在的香莲小姐……和GGO内的莲……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妳?」

令人有点意外的发言。

香莲虽然感到出乎意料,但立刻就决定出答案。

那是她最真实的心情。也是唯一能想到的答案。这种事情,从剪短头发那天开始就决定了。不对,是赢过老大那天?嗯,其实都可以啦。

香莲静静把手贴在自己胸口,然后如此回答西山田。

「两个都是我。」

「那个……真的很抱歉……请听我,不对,请听在下说句话……」

面对讲话突然变得很客气的西山田……

「啥?」

香莲张开嘴巴露出了愚蠢的表情。也就是整个人傻住了。

 

「那个……真的很抱歉……请听我,不对,请听在下说句话……」

面对讲话突然变得很客气的豪志……

「虾咪?」

美优张开嘴巴露出了愚蠢的表情。总之就是整个人傻住了。

 

「没有啦,嗯,怎么说呢……其实真的很难以启齿……」

「咦?好的……」

「今……今天我就先告辞了……」

「啥?」

西山田站了起来。即使站起来也跟坐着的香莲高度差不多的脸上,此时布满了斗大的汗珠。

「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抱歉!」

不理会香莲担心的声音,西山田猛然行了一个礼后就离开了。虽然露出异常慌张的模样,不过至少还为了付钱而把帐单拿走了。

西山田在柜台付完帐,然后再也没有看向这边就离开……

「什么……?」

而香莲到最后都只能目送他走出咖啡厅。

 

炎他发生什么事了?

吃坏肚子了?是刚才喝的饮料不对劲吗?

还是因为长时间玩不习惯的VR游戏而身体不舒服?

香莲在独自被留下来的桌子前面思考着。

莲过去也有玩太多VR游戏而身体不舒服的经验。

现在虽然可以一次玩四~五小时,但一开始时只要玩个两小时,注销之后或者隔天都会产生头痛或者轻微的晕眩。美优说「这是脑袋的肌肉酸痛」,不过不清楚真正的原因。

香莲这么想着。

前几天的SJ4里,将近三个小时的漫长战斗,对VR游戏初学者的西山田来说可能造成相当大的伤害了吧?

然后造成的后遗症有可能现在才产生影响。

如果西山田急忙想闯进医护室的话,自己是不是应该跟他一起去呢?

事到如今香莲才想到这一点,当她急忙站起身子时……

手提包里的智能型手机在震动了。

可能是来自西山田的联络,香莲停止站起来改为看向画面。

结果该处果然出现前几天登录的西山田姓名,不过并非通话而是讯息。

「炎传来的吗?写了些什么?」

听见美优的声音……

「等一下──我现在打开。」

「好喔。」

香莲敲打画面,叫出讯息的本文。在阅读之前……

「唔?」

抬起脸之后……

「哦噗!」

发出有生以来最奇怪的声音。

眼前站着三个奇怪的人。

然后只要仔细看就能知道三个人分别是谁。

这三个人一溜烟坐到空着的位子上。依然戴着口罩的艾莎面对带领他们来到这里的侍者……

「三杯同样的。」

开口点了花草茶。由侍者默默遵从命令,带着西山田留下的杯子离开的模样来看,可以知道他也相当专业。

香莲的嘴巴不停发抖。

「为!为为为为为为为为──」

美优朝香莲的脸颊伸出双手,然后从左右两边夹住。

「唔啾。」

「好了好了,不用惊讶了。来来来,快点看看讯息吧?」

美优放开手之后,香莲就以爽朗的笑容说:

「美优,看我之后怎么对付妳。」

「嗯,这些之后再说吧。不对,之后也不用说了。总之先看看讯息吧?说不定写了什么吓死人的内容哟。」

「吓死人的内容是?」

「这个嘛……『突然离开都是为了惊喜的礼物哟!我把花店的花全买下来送给妳当礼物了!』或者『一起到国外去旅行吧!当然是搭头等舱!』之类的。」

「那是什么啊。」

「嗯,也可能单纯是『抱歉因为太紧张而肚子痛,真是太丢脸了。不过这是我因为太爱妳了──』之类的哟。」

「……等等,突然就说爱什么的……」

「别管这么多了,总之先看看内容吧。不看的话事情不会有任何进展。」

「唔……」

虽然不太愿意按照美优所说的去做,但香莲还是把视线移回智能型手机的画面。

然后开始阅读该处以日文所写的文章。

那个地方写着──

 

「来自美优小姐的联络中断了……」

咲以沉闷口气这么说道,她的房间里面──

可以看到加奈、诗织、萌、莉莎、米兰,也就是SHINC的众成员,穿着附属高中制服的六个人待在那里。

由于房间不大,所以地板上的女高中生是围成圆圈坐着。空间内的人口密度相当之高。

咲瞪着自己的智能型手机画面,其他五个人则是围着她露出凝重的表情。

这三分钟左右都没有美优不断传来的香莲约会报告讯息。

香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不会是被西山田的花言巧语所骗,然后被带到女高中生不能去的地方了吧。

甚至美优也被对方发现,结果两个人一起被带走了!带到女高中生不能去的地方!也就是汽车旅馆!

当咲的妄想开始失控时,手中的物体就轻轻震动了一下。

「来了!」

「说什么!」

五个人的声音完全同步。真不愧是新体操社。

「等等……诸位大小姐……我现在看……」

咲畏畏缩缩地看向画面,然后把写在那里的日文念出来。

「所有人到这里来吧。」

「啥?」

五个人的声音完全同步。真不愧是新体操社。

咲接着说:

「等等……好像贴了什么网址。」

咲纤细的手指战战兢兢地靠近讯息下方的连结。

「不会是汽车旅馆……」

触碰之后所打开的画面是……

「咦?」

从这里搭地下铁的话,距离三站的大车站里某家KTV的官方网页正在闪烁着。

 

***

 

十五分钟后。

咲等六个人在穿着制服的情况下,以移动所需的最短时间抵达了KTV。

在柜台告知已经有名为「筱原」的朋友在里面后,就被带到最高的楼层。

在来到此地的路上,咲等人一直在议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没有人能够得出服众的答案。

「打扰了……」

畏畏缩缩打开门后,咲她们看到的是……

锵嘎锵嘎锵嗯。

脸上戴着白色口罩,并且把大帽子整个拉下来,正诡异地弹着原声吉他的娇小女性以及……

「…………」

在她身边挺直背杆坐着,同时默默敲着铃鼓的西装帅哥以及……

「呼……呼……」

一个人站着,单手拿着麦克风喘息的香莲以及……

「嗨!大家都来了吗!很快嘛!」

注意到我方后就笑着举起手来的美优。

曲子正好要结束,最后的乐声延续──弹着吉他的古怪女性弹着「锵锵锵」的和弦。

接下来似乎没有人点歌,KTV的房间随即垄罩在寂静当中。

「那……那个……这到底是……」

面对没有从打开的门入内的咲等人……

「啊啊,先别管那么多,进来就对了。大家挤一下挤一下。」

美优把诡异吉他女以及帅哥拉到自己身边,空出让咲她们坐下的空间。虽然房间不算小,但是挤进十个人后还是有点拥挤。

「那么就不客气了……」

在咲的带领下,穿着夏季制服的六名女高中生畏畏缩缩地入内并且坐到沙发上。

KTV包厢里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以口罩盖住口鼻的诡异女性,帽子下方的眼角露出笑意来看着这边,帅哥则是一直保持沉默,只是挺直了背杆坐在那里。

不清楚两个人究竟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老实说有点恐怖。

「啊啊,是小咲妳们吗……欢迎……」

香莲的眼睛看起来像半死的鱼一样,而且还以疲惫的笑容打招呼也让人感到很害怕。

在这样的情况中……

「噢,咲妳们是喝果汁吧。因为是喝到饱,所以妳们点自己想喝的吧!完全不用客气,今天大人们请客!」

由于只有美优以平常的态度来招呼她们,老实说真的太感谢她了。

「那就不客气了……」

咲她们以点餐用机器点了六杯果汁后,或许是厨房离房间很近吧,果汁一下子就被送了上来。

没有对诡异的几名大人之间又加入许多女高中生的KTV空间感到奇怪……

「请尽情欢唱!」

带着亲切笑容的店员离去之后……

「那个……香莲小姐美优小姐……那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咲以非常惶恐的口气开口这么说道。

保持沉默的帅哥和眼睛充满笑意的口罩女虽然恐怖,但六个人都刻意不看向那边。

「这个嘛……小比啊,可以借一下妳的手机吗?给她们看比较快吧?」

美优戳了一下在旁边啜着冰红茶的香莲……

「嗯……」

香莲在含着吸管的情况下把手机递过去。

美优拿着手机来到咲她们旁边,准备把画面给她们看时──

锵锵锵锵嗯!

「呜咿!」

口罩女突然弹起了吉他,咲她们因此而吓了一大跳。

「我说姊姊啊!不要调侃这些年轻的女孩!」

由于美优这么斥责,咲她们就感到更奇怪了。

这个人是美优的姊姊吗?不曾听过有这个人就是了。难道是香莲住在同一栋公寓里头的姊姊?然后那个帅哥是她老公?

虽然是充满谜团的空间,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两个人的身分。

美优对咲她们说:

「这个呢,就是西山田炎刚才传给香莲的讯息……」

一群人把脸凑在一起观看美优展示的画面。

上面浮现这样的日文。

「香莲小姐跟莲一样的话,那就太恐怖了。

我没办法跟妳交往。

真的很抱歉。

请忘了我吧。

真的很对不起。」

 

「咦?」「哈嘿?」「虾咪?」「啊呜?」「啥?」「为什么?」

咲、加奈、诗织、莉莎、米兰、萌同时发出声音。

虽然时机完全相同,但是内容却完全不一样。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爆发的咲,头上的两根辫子激烈晃动着。

「哎呀,总而言之就是呢。正如妳们知道的,为了履行约定而有所觉悟的小比前去约会,在说YES还是拒绝之前就单方面被对方给甩了。」

美优以直接又无情的发言来回答咲。

对于美优来说,甩人和被甩都跟呼吸一样,所以这种说法根本算不了什么。

「怎……怎么这样……」

咲看了录影,所以知道自己在SJ4里跟莲正面冲突输掉并且死亡之后,莲又做了些什么事情。

虽然知道,但光是那样竟然就拒绝跟她交往──

光是那样……光是……啊,没有啦,其实很恐怖。

咲没有继续开口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她的少女心,美优开始改变现场的气氛。

「哎呀,结束的事情就别再追究了。所以现在才像这样举行『强力安慰失恋女歌唱大会』。真的很不好意思,原本不知道缘由的妳们也来陪她一下吧!」

「如……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当然愿意参加!香莲小姐!加油!Fight!」

咲大叫着,社员们也依照座位顺序接着大喊:

「我们陪妳!不用丧气!」

「请让我们一起唱歌吧!」

「我们会陪着妳!」

「请务必让我们加入!」

「愿尽微薄之力!」

接连受到女高中生们同情与安慰……

「啊哈哈……嗯……各位……谢谢妳们……」

眼睛完全像死鱼的香莲这么回答。女高中生们送给她当礼物的项炼在胸前轻轻摇晃。

「好了,既然这样──」

锵嘎锵嘎锵!

「就唱些热血的歌吧!」

吉他女在口罩底下这么大叫……

「那个……抱歉唐突地问一下……」

这时咲终于开口询问从刚才就超级想问的事情。

「这边的两位是……?」

在新体操社社员们「问得好真不愧是社长!」般的视线注目之下,谜样的口罩女开口回答:

「SHINC的各位!初次见面!我是在那个世界的名字叫Pitohui的女人!旁边是M!以后请多多指教!」

「咦咦咦咦咦!──是……是真的吗,美优小姐?」

咲以口气表达惊讶,剩下来的五名成员则表现在脸上。她们都做出「不会吧!」的表情……

「嗯,正是如此。其实从很早之前就知道现实世界的身分~」

美优虽然随口这么说,但是不觉得她是在开玩笑。这个人用严肃认真的口气说话的话,反而会让人觉得是在开玩笑吧。

「我帮妳们介绍一下吧。这位是现实世界的Pito小姐,旁边的型男则是现实世界的M先生。」

豪志迅速站起来……

「各位,初次见面。在各届的SJ里受到大家许多照顾。能像这样在现实世界见面,我觉得很高兴。」

客气地这么说完后就低下头来。咲她们也跟着点头行礼后……

「竟然……真的吓了一跳。你好……那个,我们是──」

「嘿!不用说我也知道!」

带着古怪帽子的女人大声这么说,六个人便静下来听她要说些什么。

「我看得出来!从谈话当中知道妳们是SHINC的成员,重点是谁是游戏里的哪个人!从左边开始是老大、苏菲、罗莎、塔妮亚、冬马以及安娜。」

「天啊!」

咲以下每个被猜对的团员都瞪大眼睛……

「为什么会知道呢?」

美优询问口罩女。

「气氛啊。不论外表有多大的差异,角色表现出来的小动作以及姿势还是跟本人相似。」

「不愧是Pito小姐,太厉害了。」

直率地表达佩服之意的美优……

「那么从这边开始是──」

依序把咲等人的名字说出来。

新体操社的众人不愧是体育社团成员,每当被叫到名字时就迅速站起来低头行礼。

然后当最后的萌坐下来后,她右边的米兰便开口询问:

「姊姊的那把吉他是神崎艾莎型号吧!」

神崎艾莎爱用的原声吉他,特征是手指按压的档子部分贴有走路白猫以及其足迹的贴纸。

听见米兰的发言后,其他成员也露出「我们当然也发现了」的表情点了点头。

「是啊!亏妳能发现耶!」

「嘿嘿!因为我们都超喜欢神崎艾莎啊!」

米兰一挺起胸膛这么说……

「哎呀真是开心!不过,或许从今天起就会讨厌她哟?」

只把这句话当成开玩笑的米兰露出了开怀的笑容。

「什么?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呢!」

接着咲就呼吸急促地表示:

「喜欢神崎艾莎的程度可不会输给香莲小姐她们喔,我们都是铁粉!这是倒置法!哪天大家一起去参加神崎艾莎的演唱会是我们的梦想!」

「那真是太好了!」

锵锵锵锵。

口罩女拨弄着吉他。

在她后面啜完冰红茶的香莲,以KTV的机械输入了歌曲的号码。

由于没有其他预约的歌曲,那首歌的曲名就大大地映照在画面上。

香莲点的歌曲是──神崎艾莎的《Independence》。

「喔喔!」

咲她们探出身子来并且握拳做出胜利姿势。所有人都会唱这首歌。

「香莲小姐!副歌前面我们来帮妳和音吧!」

锵锵锵锵。

「那我负责吉他!」

戴口罩的女人说完就迅速把口罩扯下来。

「咦?」

新体操社的六个人瞪大眼睛的瞬间。主歌前的旋律开始演奏,其主旋律跟副歌相同。

那配合着旋律拨弄吉他的模样──绝对是神崎艾莎不会错了。

先不管在旁边拍打铃鼓发出清脆声响的男人……

「呀──!」

六个人发出几乎要震破大门玻璃的欢呼声。

得知Pitohui就是神崎艾莎这个惊愕且冲击的事实,少女们的脑袋充斥着各种情绪,但音乐不理会这种情况持续演奏着。

在音响以及吉他演奏的开头旋律逐渐变得高昂之中……

「失恋女!小比类卷香莲!要开始唱了!」

拿着麦克风的一八三公分高个子迅速站了起来。

 

烦恼东烦恼西的结果……

只把自己当成悲剧的公主吗?

嘿,妳不是这样的人吧。

 

香莲的声音充满活力。

这首歌在神崎艾莎的歌曲里面算是相当有气势的摇滚旋律,但香莲此时的气势完全不输给艾莎。嘶吼的声音让人很想在歌词的最后面加上两个惊叹号。此时的香莲就是如此有魄力,就是如此咄咄逼人。

而且还很会唱歌。当然还是比不上艾莎,但是以普通人来说算是相当高明。首次听见香莲歌声的咲她们,先是面面相觑,然后……

「咻~!」

举起双手来发出欢呼声。

诗织和莉娜拿起沙槌,配合着豪志的铃鼓打起节奏。

艾莎当然全力弹奏吉他,甚至比平常加入了更多的音符。

 

捉摸不定的Blind faith。

思想 主张 终究只是一时……

不过 Cogito ergo sum。

 

以超强魄力唱完A段,终于要开始副歌前包含和音的部分。

随着演唱者本人的吉他──

咲她们同时扬声唱着。

 

(面对几百个选项。)

 

当六人的声音漂亮地重叠在一起,就成为具有压力的和音。

香莲立刻以不输给她们的歌声继续唱下去。

 

似乎快要看不见……

 

(唯一的决断。)

命运的轮廓……

(将受到数千道压抑。)

能确定的……

(唯一的一缕抵抗……)

只有这只手指。

 

新体操社与香莲团结一致的热唱结束──

接着就是重点的副歌。

早就记住歌词的香莲根本不用看画面。

闭起眼睛渗出些许泪水的香莲握紧麦克风。

要上天堂啊。

美优在香莲身后以单手祈祷好友结束的恋情能够上天堂。

 

Don't discard 就算是恶魔,

无论如何都不能出卖

手中的Independence。

Meant to be 呼吸 与心跳……

只有永久停止时,

I will never let fate decide for me。

 

***

 

唱完第二段,最后的旋律随着音响与吉他一起结束──

结束歌唱的香莲满脸都是汗水,这时美优拍了一下她的背。

「很棒的歌!香莲啊──没有不会过去的黑夜哟。」

「呜……」

香莲似乎非常非常想说些什么,但吞了一大口口水后就没有开口了。

「别担心啦香莲小妞!没有男人也能够获得幸福的!」

让豪志拿着重要的吉他,比任何人都娇小的身躯滑溜地靠到美优身边后,艾莎又表示:

「不然我今天晚上陪妳一晚吧?」

说出听起来可能会变成性骚扰,实际上也确实是性骚扰的发言后,香莲就用一只左手阻止了那个身躯。那是用手把脸挡掉的强硬阻止手段。

「唔啾。」

挡住娇小身躯不停乱动的艾莎后,在对这种景象发楞的咲等人注视之下,香莲开口大叫:

「我今后也要为GGO而活!」

由于麦克风仍在她手边,所以这句全力的喊叫就响彻整个房间。

 

2 条回应

  1. SCARHSCARL2021-10-31 · 0:12

    有沒有clovers regret外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