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O外传

[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9]4th特攻强袭(下)

Heathcliff · 10月18日 · 2021年

 

第十二章 「为了防止全灭」


「Pito小姐快逃啊!应该有其他敌人从南方过来了!」

莲的发言没有获得回应。

莲虽然瞪着夹在废墟大楼之间的道路前方,但是Pitohui投掷的烟幕弹发出的黑烟流了过来,让人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不过从视界左上角可以知道Pitohui与M的HP正以猛烈的速度减少。

从刚才就一直听见的是像蜂鸣器般连接在一起的声音。

之前Pitohui曾经让自己看过影片。并且告诉自己GGO里有名为「M134‧迷你炮机枪」的超级高速连射式枪械。

然后Pitohui也做出符合个性的行为,直接去对拥有这把枪械,名字叫作「怪兽」的玩家表示「价格随你开,把它卖给我吧!」,结果立刻遭到拒绝。

看见两个人HP减少的速度……

咦?难道是立即死亡……?

莲对于队友的死亡有了完全的觉悟。

Pitohui和M绝对是被迷你炮机枪击中,遭到一秒间数十发子弹连射的话,身体肯定会四分五裂吧。

在莲身边的塔妮亚应该是在跟老大交谈,但是莲听不见内容。不对,应该说听得见声音,但是内容进不到脑袋里。

两名伙伴的HP持续减少,甚至低于剩下两成的不可次郎……

「啊啊……Gun Gale之神啊!」

只能对莫名其妙神明祈祷的莲……

「是装甲悍马车!别管我们了,快往西逃走!」

耳朵里听见Pitohui的声音。

两人的HP在低于一成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老大!莲说有敌人过来了!」

看见迷你炮机枪从悍马车上疯狂射击来屠杀Pitohui与M的老大,这时听见塔妮亚的声音。

同一时间,悍马车上的枪座缓缓回转,迷你炮机枪的枪口朝向我方。从该处延伸出来的弹道预测线就指着自己的胸口。

「嗯……我知道……」

迷你炮机枪的枪口发出炫目光芒。

老大有了必死的觉悟……

「存活下来的家伙全力逃走!别管同伴了!」

然后为了留下这句话而大叫。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说到最后,不过还是顺利说完了。

自己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咦?」

因为眼前出现了一道墙壁。

是一道水泥墙。

小队里力气最大的苏菲发挥全身的力量,把滚落在地面的板状大楼外墙扛在背上。

虽然只是2公尺四方形,厚度5公分左右的水泥块,但是斜向扛着还是把子弹弹开了。

大量的子弹群发挥其威力消失在空中。数发子弹里会包含1发尾巴拖着光线的曳光弹,所以能看见红色光线飞向上空。看起来就跟烟火大会一样美丽。

「老大!到大楼里面去!」

听见苏菲的声音,老大就拿着PTRD1941冲道路右边的大楼里。

虽是不符合其巨大身材的迅速动作,但追着她身影的迷你炮机枪也以名符其实的火线袭去。

老大真的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获救。两边的辫子前端遭到贯穿,老大的头发因此变短了一点。辫子整个松脱,头发在冲进室内的老大背后流泄而下。

由于辫子完全散开,使得头发也披挂在脸的左右两侧,变得宛如落魄武士的老大身旁,苏菲放开水泥墙壁冲了进来。然后──

「没事吧老大?快带着大家逃走!」

老大确认其他四个人的HP没有减少。这边吸引迷你炮机枪的火力时,她们似乎顺利逃进对面的建筑物里了。

她接着对仍在回复中但HP未满两成的苏菲问道:

「妳怎么办?」

「我来支持大家撤退!对手是悍马车和迷你炮机枪!用平常的方式逃走的话一定会全灭!」

老大理解了。

苏菲打算在这里牺牲自己来保护小队。

她也知道如果遇见同样的状况,自己也会这么做。就像刚才在机场所做的那样。

所以老大没有多说什么。

只需要说一句话就够了。

「拜托妳了。」

 

烟幕散去的战场道路突然变得寂静。

悍马车光明正大地盘踞在道路正中央。车顶上的迷你炮机枪枪口左右移动寻找着下一个猎物,但已经看不见会动的身影。

悍马车的驾驶座上……

「怎么样?」

穿戴护具与太阳眼镜的蒙面男越过防弹玻璃看着前方,同时对站在后方枪座前做同样打扮的伙伴这么问道。

迷你炮机枪的射手瞪着道路回答:

「不行,无法确认。绝对打中LPFM的两个人了,但是被轰飞到建筑物后面就看不见人影。」

「轰出那么多子弹,怎么样都不可能活下来吧。」

驾驶这么说道。

他们刚才在看不见Pitohui与M后,还是朝大楼发射了数百发子弹。

废墟的一楼几乎全被子弹扫过了。不论里面有什么,应该都已经四分五裂。

「我也这么认为,但是没看到『Dead』的标签。那两个人又是强者,我们不能大意。SHINC那群人几乎没有受伤──由我来监视,拜托你进行报告吧。」

绝对不松懈的枪座前男性只把手指靠在迷你炮机枪的发射键上,同时把束在一起的六根枪口左右移动。这是为了有人冲出来的话,能够在受到防弹板防守的地方立刻开枪尽情射击。

即使处于压倒性的优势,他依然完全没有掉以轻心。

驾驶把排档杆打到倒车档。做好要是受到攻击才能立刻后退的准备……

「这里是二号车。」

然后对远方的伙伴这么搭话。

「由于被LPFM的枪榴弹手发现,所以与其交战。按照预定将他们跟SHINC一起歼灭。请求援军过来这个区域。」

 

「怎么回事?」

莲边跑边对跑在左边的塔妮亚这么询问。

虽然只是简短的一句问句,但塔妮亚已经了解她的意思。

「明明应该要享受只有我们的战斗,为什么有人插手?说起来那些家伙究竟是谁?应该说,从开始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就是SHINC在SJ4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两个人按照老大与Pitohui的吩咐,全力自顾自地逃亡。脚程快速的两个人全力奔驰着。

我方不论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赢过在大路中央的装甲悍马车与迷你炮机枪这种怪物。搞不好根本连靠近都办不到。而且后方可能还有更多敌人存在。

这样的话,总之先逃到不会被击中的地点来确保安全就是优先事项。最糟糕的情况是其他成员全部阵亡,那么自己就一定得活下来才行了。

塔妮亚回答莲的问题。

「是因为之前差点被其他小队干掉,才会跟那些家伙联手!然后曾经被那群人救过一次。在冰冻湖泊的阵地上,一个穿运动衣的高大怪人约好让我们跟莲你们战斗,老大就答应了。」

是Fire那个家伙吗……

莲咬紧牙根。

「那么,悍马车是联合部队的人马对吧?」

「没错。因为他们像计程车一样把我们载到这里来。只不过完全不知道那些家伙拥有迷你炮机枪!他们把爪子藏起来了!确实有一套!」

「那默默在旁边看我们战斗到最后的话,其中一边或者是双方都会受到重伤,之后再攻击不是轻松多了吗?」

「就是啊~」

「那为什么途中就开始攻击了?」

「我不知道!但这算是违背约定!我要报告老师!」

 

啊~这怎么想都是我不好,嗯。

不可次郎没有开口。只是这么想而已。

不可次郎在不发出声音的情况下缓缓走下大楼内的阶梯。虽然透过通讯道具听见莲的声音,但是她没有主动说话。

以枪榴弹攻击时,偶然发现的悍马车。

不可次郎为了打发时间而闹着玩,从十层楼高的大楼屋顶试着攻击那辆悍马车。

但是在攻击前就已经被对方发现。Fire的「部下」们可以说是相当优秀的敌人!

不可次郎的枪榴弹攻击在摆出姿势时弹道预测线就给了对方警告,所以很轻易就被躲开,然后就有温馨的礼物,也就是子弹送到她的胸口。

这道穿越胸口与背部防御板缝隙的攻击,斜向贯穿了娇小不可次郎的胸口。明明是从相当遥远的距离所进行的狙击,能够一击命中确实相当了不起。

或许是没击中心脏的缘故吧,不可次郎得以只失去一半HP。

这是因为不可次郎在ALO里疯狂锻炼才能如此耐打。如果是莲,大概会立即死亡两次左右吧。

但是攻击没有就此结束。从远处飞来的某样物体,在不可次郎倒地的屋顶爆炸了。

不可次郎的身体被冲击吹飞,直接强行移动撞上了大楼屋顶上的阶梯出口。

几块碎片刺进身体里,让她受到更多伤害,HP最后只剩下两成。

如果这样就结束就还算幸运了。

不可次郎现在没有拿着MGL-140。

右太与左子因为爆炸的冲击而丢下不可次郎到很远的地方去旅行了。从大楼的屋顶被吹飞,掉到下方楼层的某个地方。

视界右下的武器图标处依然可以看见两把武器的形状,所以应该是破损而非全损吧,目前应该掉落在广大瓦砾里的某处。不可次郎不知道接下来有没有时间走下大楼去寻找,也不清楚能不能找得到。

她一边走下阶梯一边想着。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没有随便试着要攻击悍马车的话──

「LPFM对SHINC」就还会持续下去,不论是输是赢,莲应该都能尽情地战斗吧。

也就是说,全是自己的错。

因此……

「搞什么嘛,联合部队也喜欢背叛吗!不会是跟SJ3搞错了吧!真是一群过分的家伙!和那种家伙决裂是正确选择哟!」

不可次郎全力装傻,对着莲说出这样的话。

 

「不可!妳没事吧?」

莲隔了许久才又听见不可次郎的声音,于是冲进大楼的瓦砾旁边停下了脚步。塔妮亚也跟着这么做。

从刚才战斗的道路往西移动了数百公尺。道路上全是巨大的水泥碎片,所以就算是悍马车也无法开过来吧。

不过还是警戒着狙击手,尽可能把娇小的身体压到最低。

「又不是殭尸游戏,当然还活着喽。不过正如妳所见,HP只剩下一丁点。接下来是打针的时间了。」

不可次郎的声音回来了。应该是压低声音在说话吧。声音听起来很微弱。

莲的视界左上角,不可次郎的HP正从两成慢慢回复当中。打下两根急救治疗套件,应该是打算让HP回复到八成吧。但是这样得花上六分钟才能完全回复。

其下方的Pitohui与M的HP条还是停在一成。

是因为某种理由而没有打急救治疗套件,或者是处于无法行动、说话的状态当中吧。

莲虽然祈祷两个人能够平安无事,但还是把精神集中在跟不可次郎的对话上。

「没有被什么夹住而无法动弹,或者是被敌人抓住了之类的吧?」

「啊~别担心。虽然刚刚在屋顶上稍微被摆了一道,但是跟被小猫掠到一样。」

「掠到」是「抓到」的意思。主要是在北海道使用的方言。

「少骗人了!──妳现在在做什么?」

「正缓缓走下大楼的街梯。不知道敌人在什么地方。现在随便出去的话会被击中吧。对手应该不是SHINC吧?」

「敌人是Fire的同伴!除了迷你炮机枪之外不知道还有什么武器!也不清楚有多少人!」

「『迷你炮机枪』是什么?迷你的话表示很可爱吗?」

「是很恐怖的武器喔!发射速度快到难以置信,只要一被打中就会变成粉末喔!」

「粉末吗……我说莲啊,妳知道『粉尘爆炸』吗?」

「这重要吗?一定要现在提?」

「没有啦,只是想变成粉末的我能不能引发爆炸!」

「嗯,不可能。」

「哎呀,差不多到一楼了。那等一下再聊了。妳刚才说话的对象是幻想的朋友还是塔妮亚?」

「后者。」

「那么妳们两个人就先一起逃跑吧。Pito小姐刚才也说过要我们活下去了。用英文来说就是survive。」

「但是……」

「我也不想死喔。我会尽可能躲起来,像小强一样偷偷移动哟。接下来有好一阵子要各自采取保护自己性命的行动了。运气好的话,在哪个地方再见吧!不想错过敌人的声音,我要先切断通讯喽。」

然后与不可次郎的通话连线就被切断了。

「…………」

莲说不出任何话时,旁边的塔妮亚……

「啊!」

就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莲瞄了声音的主人一眼,发现银发底下的脸庞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苏菲死掉了。」

 

***

 

时间稍微回溯一些。

「拜托了。」

老大这么对苏菲说道,同时思考着让小队尽可能保持战力存活下来的方法。

除了塔妮亚之外的五个人,目前分别躲藏在大路左右两边的建筑物里。

面对悍马车右侧的是自己和苏菲,左侧则是安娜、罗莎以及冬马。

塔妮亚的声音虽然传到耳里,但是知道那是在跟莲对话。她们现在应该逃到远方去了吧。应该暂时不用担心她。

老大先切断与塔妮亚的通讯。

然后对剩下来的成员……

「不论如何,这次都要活下来!然后所有人狠狠地踹那个Fire的屁眼!」

虽然是很自然就说出的一段话,但在现实世界还是不要说比较好。

「喔!」

「了解!」

「хороший【好耶】!」

安娜等人的声音回传,老大也因为可靠的伙伴们而露出笑容。那种模样看起来很恐怖。

但还是找不到能在最少牺牲之下打破这种状况的具体方法。

五层楼的建筑物另一边没有出口,也没有跟隔壁的建筑物相连。虽然也有用电浆手榴弹把墙壁炸掉这个办法,但这样的话大楼应该会直接崩塌吧。

结果无论如何都只能先逃到大路上。

但这样会暴露在悍马车上迷你炮机枪的攻击之下。

就算苏菲当成诱饵,在她死亡之前四个人一起逃走的话,真的能所有人都平安逃脱吗?

不,应该没办法。

老大在内心摇了摇头。

从老大她们躲藏的地点到能安全逃脱的十字路口大约是30公尺。幸好路上几乎没有障碍物,冲出去到只要有几秒钟就能抵达转角了吧。

但这几秒钟就是难关了。

一般的枪械也就算了,根本没办法从迷你炮机枪底下逃走。

那把枪是确实能在一瞬间把人干掉的武器。有五秒钟的话,就能像用水管洒水般扫射整个路面,让整条路上都有子弹飞过。当然,所有人都会被击中并且死亡。

那么,要对距离300公尺左右的悍马车发动近身攻击吗?躲在大楼后面靠近,最后以手榴弹攻击?

那就更不可能了。在靠近前就会被击中,就算一切全都顺利成功,对方也还有「后退」这个手段。

当老大死命搅动脑汁时,苏菲就绕到老大背后帮忙把散开的头发再次绑成辫子,不过老大完全没注意到这件事。

这是加奈在现实世界也经常对咲做出的举动。

「来,绑好了。」

「哦?噢,加奈──不对,苏菲,谢谢妳了。」

「那我们上吧!大家别跌倒喽!」

「等等,妳有什么点子吗?」

老大急忙这么问道……

「刚才莲她们不是做过了?」

苏菲咧嘴笑着,然后一边对老大伸出手一边这么说。

 

「最重要的是时机!别错过了。所有人先把武器收进仓库栏里。只有由我拿着捷格加廖夫!」

老大对伙伴下达了命令。

她边说边把爱枪VSS消音狙击枪与背包收进仓库栏,然后手像是抱住一样拿着宛如长晒衣竿般的反坦克步枪。

由于它相当重,拿着就会加上超重惩罚,所以老大可能无法发挥自己的速度。

但是没有其他方法了。今后跟装甲悍马车战斗时,或者除此之外的战斗,可能都得用上这把枪械。

苏菲她……

「大家准备好了吗?那么要配合好时机喔。别担心,不用像体操大赛那么紧张!」

这么说完后,她就抱起拿着的细绳。

那是称为伞绳的尼龙制强韧绳索。绑在前端的是西瓜一般的圆形物体。

苏菲站在破碎的窗户边缘后……

「要上喽!嘿呀!」

把绳索朝顺时针方向旋转,然后以丢铅球的要领把它丢到路上。

「四!三!二!一!」

数到「零!」时老大等四个人就冲了出去。

来自老大的礼物,也就是绑在绳索上的大型电浆手榴弹也同时炸裂。

道路正中央出现直径20公尺的蓝色半球体──

 

「可恶!被摆了一道!」

迷你炮机枪的射手没有开枪。

覆盖整条道路的半球能够破坏所有子弹,不然就是将其弹往上下左右。

那场爆炸的后面,现在SHINC应该逃出去了。

「有一套!」

驾驶称赞着对手。

再等两秒就可以了。

听着迟了一会儿才传过来的爆炸声并且感觉着爆风,他以双手握住迷你炮机枪的握把,拇指依然靠近中央的红色发射拉柄等待着。

电浆手榴弹的奔流三秒钟左右会收束。在那个时候开枪从路上横向扫射的话,应该能贯穿SHINC的背部才对。

再一秒。

男人把手指放到发射拉柄上。准备开始用力──

「什!」

一个半球消失的同时,又出现另一个半球。

同样是巨榴弹的爆炸。地点比刚才更加靠近我方。

再次有爆炸声与爆风传至,蓝色风暴消失──

又再次爆炸。

这次靠得更近,在距离悍马车200公尺左右的位置。

「好样的!有人往我们这边逼近!」

迷你炮机枪的射手察觉敌人的作战。不只是使用巨榴弹当盾牌,接下来的1发将投得更远来逼近我方。

「了解!不过对方竟然能把巨榴弹丢到这么远的地方!」

虽然重量会因为筋力值而有所变化,但那依然是相当重的物体。迷你炮机枪的射手实际看见让驾驶感到疑问的答案。

完全越过高10公尺的山被丢过来的爆炸球体当然就是巨榴弹了。上面还绑着2公尺左右的细绳。

「噢,绑着绳子。使用离心力就能办得到。」

「原来如此!」

虽然因为爆炸与土尘而看不见,但男人们可以预测到另一侧在做些什么。

在投出去的瞬间按下已经打开的视窗里头的「实体化」按键,道具就会出现在眼前。这里的道具当然就是绑着绳子的巨榴弹了。

拿起来后按下启动钮,旋转一次后投掷出来──

这么一来即使是沉重的巨榴弹,也能够进行连续的长距离投掷。不能丢铅球的话,运用丢链球的原理即可。

不过真亏她们能想出这样的点子。

SHINC那群人,在现实世界应该也投掷许多东西吧。只不过猜不出丢的是什么。难道是夫妻吵架时的盘子?

第四次的爆炸在距离160公尺的位置。

爆风晃动沉重悍马车的车体。驾驶呢喃了一句:

「靠着弹药会复活就卯起来丢啊。」

「嗯,我也是这样才能尽情开火。这条规则真是太棒了。」

「没错。」

迷你炮机枪的优点是超高速连射,但这同时也是它的弱点。这样就需要大量的弹药,而且一下子子弹就会耗尽。没有子弹复活这条规则的话,这把枪想必没办法活跃到这种地步。

第五次的爆炸在距离130公尺的位置。新的爆炸一瞬间就把上一次爆炸扬起的土尘吹飞,但是立刻又扬起新的土尘,所以视界当然不佳。

「太近了。还会继续过来喔。要不要先退后?」

「不,就算退后还是会逼过来。而且这时候不决一胜负对她们太失礼了。差不多该试试看了。」

「试什么?」

「嗯,你看着吧。」

第五次爆炸快要结束,从上方又飞过来第6发巨榴弹时……

「嘿呀!」

迷你炮机枪的射手就瞄准并且加以射击。

呜嗡嗡!

7.62毫米弹从发出简短吼叫的迷你炮机枪里飞出,然后捕捉到巨榴弹。

GGO世界的电浆手榴弹只要被击中就能轻易地诱爆。

巨榴弹在空中爆炸,道路中央出现了完全的球体。

蓝白色惑星般光芒照耀着道路。

「真是漂亮。」

驾驶这么呢喃。

由于球体上部在相当高的位置,下部几乎接触到地面……

「这样就没办法丢下一颗了吧。」

迷你炮机枪的射手准星往下移。等那道光芒消失就立刻扫射道路。真的就像是用扫帚扫过一样。

光芒消失的话──

「什么!」

在蓝色光芒消失前,他看见往这里冲过来的女人。

矮胖又强壮的矮人般女性。和老大谈话时听到的名字是苏菲。

 

「多亏了你高超的技术!」

苏菲早已看穿巨榴弹会被射穿。

她知道随着越来越靠近,巨榴弹将会被迷你炮机枪击中而在空中炸裂。

这样的话,空中出现球体的瞬间就能从旁边通过。

届时爆风会疯狂肆虐所以并不容易,但这是不碰到电浆奔流靠近对方最初且最后的机会了。

苏菲在豪迈地晃动身体当中全力奔驰冲过建筑物与蓝色球体之间,然后就看见了装甲悍马车。

刚刚还很远的车体,只剩下100公尺左右的距离。

这时候苏菲也有逃进大楼内躲起来的选项。逃进五层楼高的大楼内的话,悍马车也无法追过来,而且为了躲避来自上方的手榴弹攻击也会当场逃走吧。

但这样悍马车可能在道路上前进,从背后袭击逃走的众伙伴。

必须让它在这里无法动弹才行。

靠近了30公尺左右的苏菲,开始旋转绑着最后一颗手榴弹的绳子……

「吃我这记!」

完全发挥现实世界锻炼出的新体操技术与虚拟世界获得的筋力,把手榴弹丢出去。

 

迷你炮机枪的射手与驾驶虽然都看见苏菲进入投掷动作……

「那应该……」

「不可能吧。」

实在不认为能把那颗沉重的巨榴弹丢过剩下来的70公尺距离。两人认为又会掉在前方形成防壁。

「不要动!我来解决她!」

「了解!」

所以迷你炮机枪的射手命令驾驶不要动,同时瞄准苏菲开枪射击。

只要在巨榴弹于双方之间爆炸前射穿苏菲就可以了。

而数十发子弹也正如他的预定袭击苏菲,把苏菲的身体瞬时变成多边形碎片。简直就像被炸弹炸到一样粉身碎骨。

SHINC的苏菲就这样从SJ4退场了。

「好!」

当驾驶这么说时……

「糟糕!」

迷你炮机枪的射手同时这么大叫。

死亡前的苏菲投掷出来的绑绳手榴弹漂亮地飞过70公尺的距离,但没有按照她的瞄准从悍马车的车顶防弹板上方进入车内。

手榴弹在稍微前面的地方落地,然后正常地爆炸了。

迷你炮机枪的射手看见了。那不是巨榴弹,也不是电浆手榴弹,而是美军所使用的「M67」。

也就是在现实世界里也相当普通的碎片手榴弹。那种大小跟棒球差不多的手榴弹,加上离心力后的确可以丢过这样的距离。

拔掉保险栓后到启动有五秒钟的时间,手榴弹就在车体往前一点的地方爆炸了。

喷洒对人用碎片的手榴弹无法破坏装甲悍马车。不论是车体或者玻璃都一样,只能让车体晃动一下。

但是轮胎就另当别论了。遭碎片刺入的两个前轮,空气开始迅速地泄出。

当然也有投进悍马车内的选项,但是那会变得相当困难。所以才会确实地瞄准轮胎。

「被摆了一道……真是个棘手的女人。」

对于一切全按照苏菲的预定进展,迷你炮机枪的射手蒙着面的嘴角露出笑容。

驾驶也开口表示:

「打从一开始就瞄准轮胎吗!太漂亮了!」

他一边称赞对手,一边看着后照镜,缓缓让两个前轮都爆胎的悍马车往后退。

悍马车是军用车辆,所以就算爆胎也不会立刻无法行驶。装设的是名为失压续跑胎的轮胎。这是左右两边构造相当坚固的轮胎,所以不容易直接变扁。

只不过原本作为车辆的性能将大幅降低,在最高速度受到限制的状态下继续往前冲实在太过鲁莽。

驾驶握着不停摇晃的方向盘并笑着表示:

「啊哈哈,好棒的敌人──哎呀,Squad Jam真是有意思。」

而迷你炮机枪的射手也表示:

「嗯,很棒的敌人──这下子只有我们享受的话可会挨骂喔。」

 

***

 

「苏菲死掉了。」

才刚听见塔妮亚这么说的声音。

「莲,妳没事吧?」

Pitohui的声音就传进莲的耳朵里。

虽然烦恼了一下该在意哪一边,但莲最后还是以小队成员的联络为优先。

「我没事!我才想问Pito小姐呢!现在怎么样了?」

「超有精神。啊~终于可以动了~」

「差点就死了喔。」

「现在打了急救治疗套件。」

莲的视界当中,Pitohui与M的HP开始回复。

两个人目前只有一成左右。由于Pitohui手边还有两根,所以六分钟后可以恢复为七成。

M还有整整三根,九分钟后应该可以完全回复。当然在这之前不能被敌人击中任何一发子弹。

「M先生也跟妳一起吗?」

「是啊~妳那边只有一个人?」

莲老实地回答Pitohui的问题。

「我和塔妮亚一起!」

「OK。好好相处哟。看完扫描后麻烦妳报告。有什么事情那时候再说。」

想着「已经是这种时间了吗」的莲急忙从胸前口袋拿出卫星扫描接收器。

旁边的塔妮亚已经瞪着画面。

莲也跟着看向萤幕,发现时间已经是十三点四十分。

发现SHINC并且加以挑战之后,只过了十分钟的时间。几乎一直在奔跑与战斗,算是相当忙碌的十分钟。

第十次扫描已经开始了。和不可次郎对话中的莲没有注意到三十秒前应该震动过的手表。

扫描从南方开始,已经来到地图的一半左右。

湖面上显示出六支联合部队的位置。

当然只是队长待在那里,应该有许多玩家过来这边了。因为拥有车子,所以不能忘了他们的移动速度是人类的十倍以上。

仅剩下两个人的MMTM待在机场区域。

陨石坑区则是不动的ZEMAL。他们是睡着了吗?

扫描往北前进,显示出自己的位置。虽然敌人因此而得知莲在这里,但是莲也得以知道自己目前身在何处。

刚才拚命奔跑的莲在地图西北部的废墟区域里。以棋盘格来显示的话就是「7之一」的位置。

SHINC──也就是老大在隔壁的「6之一」。莲刚才也是在这边附近跟SHINC战斗。

搜寻周围的敌人后果然发现了。和我方相当有缘分的,全身穿戴护具的SF士兵集团T──S就在废墟区域的西侧「10之二」里面。

把这些事情报告给Pitohui的期间,扫描就结束了。

塔妮亚似乎正在跟老大说话,于是莲便集中精神在与Pitohui的对话上。看来她似乎正在奔跑。

「现在该怎么办?」

「先待在那里。位置已经曝光了要随时警戒周围。只要稍微看见敌踪──」

「嗯。就全力往西逃走。」

「没错。我们从北侧往妳们那边前进。唉,现在是满身疮痍状态,要是跌倒死掉了就只能跟妳说声抱歉了。」

「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不过,受到迷你炮机枪的扫射竟然还能存活耶……」

「哎呀,我也觉得死定了啊!不过连老天爷都站在我这边。」

「怎么说呢?」

「托M的福。那家伙扑在我身上。」

「啊,用背上的防弹板……」

莲立刻里解是怎么回事。

那种盾牌光是一片就能完美地挡下7.62毫米弹。M应该是用巨大的身躯保护了Pitohui。

但就算挡得了子弹,应该也无法防止冲击──

「受到冲击后受伤了?」

「对。不过迷你炮机枪真是恐怖。一秒内有数十发子弹命中同一个地方,把我和M压在水泥墙上。现实世界的话,两个人的肋骨应该全部断了吧。」

「好恐怖……」

幸好是游戏。

莲已经不记得这是在GGO里第几次有这种想法了。

嗯,在SJ2被莲从跨下纵向砍成两半的人应该也是这么想。他还继续玩着GGO吗?

「然后悍马车一直在眼前所以没办法从大楼里出来,多亏SHINC的矮壮女孩的努力。前轮爆胎的悍马车撤退喽。」

「嗯……」

莲虽然不知道详情,但苏菲就是因此而死吧。

之后得跟她道谢才行。

还是应该请她吃零食呢?

 

当莲在跟Pitohui谈话时,塔妮亚从再次连线通讯道具的老大那里听见了状况。

托苏菲的福,四名伙伴之后没有受伤,聚在一起后往这边逃了过来。

「好,我们会合吧!」

老大的回答是……

「那是当然了。不对那些家伙报一箭之仇实在无法消气──嘎呼!」

「老大?」

塔妮亚视界当中,老大的HP一口气减少三成。目前剩下七成。

 

「是狙击!左边!」

废墟的十字路口,老大一边跌倒一边这么大叫。

该处是开始逃亡后的第二个大十字路口。是相当有可能敌人出现的南侧,而且视界开阔的地方。

但是想往西逃就一定得经过。

虽然先行的冬马、安娜、罗莎平安通过了30公尺左右的危险地带,但是拿着沉重又长的PTRD1941的老大奔跑速度变慢,左腿被飞过来的子弹贯穿了。

「呜!」

老大失去了平衡。已经没办法用左脚支撑,绝对无法避免跌倒了。

但是当场扑倒在地的话,一定会被下一发子弹贯穿。

「哒啊!」

老大抱着长长的PTRD1941,只用右脚的力量扭动身躯。

以像长枪一样的枪身为主轴,巨躯侧倒在地上滚动,躲过了接续飞过来的第2发与第3发子弹。

那是不符合她庞大躯体的迅速行动。如果不是因为新体操而习惯体操动作,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能做到。

「南边有狙击手!老大中弹!」

安娜迅速从街角扔出烟幕弹,老大与应该存在于南方某处的敌人之间随即扬起灰色烟幕。

「在哪里?」

将PKM机枪实体化的罗莎从安娜后面这么问道。就算因为烟幕而看不见也没关系,应该是打算朝大概的位置发射子弹吧。

但是……

「不知道!」

安娜只能老实地这么回答。

老大遭到狙击时,以及第2、第3发子弹发射时都完全没有听见枪声。也没看见发射时的枪口火焰。

也就是说对方应该装备了消音器。

那是里面设置了小空间的金属筒,只要有设计图跟加工技术,制作起来就不会太困难──

只要装设在枪口前端,就能够完全不被发现所在位置,算是非常恐怖的道具。

要说知道哪些情报,大概就是从发射间隔短暂得知是自动连射式枪械,还有对方是Fire的联合部队之一。

然后……

「那些家伙是认真要干掉我们!」

「我想也是!」

冬马同意这个看法,同时拖着因为左脚麻痹而无法顺利跑步,只能用爬得穿过大马路的老大。

好不容易隐藏到转角的老大,再也无法拿着将近16公斤重的PTRD1941。虽然因为扩散的烟幕而看不见,但现在应该掉落在十字路口的正中央才对。

老大以险峻的表情……

「这样有好一阵子没办法跑。妳们先走吧!」

「但是!」

实在无法接受的冬马这么表示。

「不快点走的话,又会有其他狙击手抢先瞄准下一个十字路口喔!」

「呜!」

这就无法反驳了。

知道敌人数量较多的现在,不先想办法重整态势的话,明显会单方面遭到追赶而陷入不利的状况当中。

「我会从后面赶上去!以跟塔妮亚会合为优先吧!」

「了解!祝武运昌隆!」

接着安娜等三个人就留下老大跑走了。

看着她们的背部……

「听到了吧,塔妮亚。妳们还能战斗。跟平常一样担任斥侯吧。一点一点逃向西边,并且确保周围的安全。」

「了……了解!──但是,那老大怎么办?」

「等我的脚能动了,会试着回收捷格加廖夫。」

「太鲁莽了!」

「或许吧。」

老大一边揉着腿来消除麻痹,一边在依然浓厚的烟幕里思考着。

现在冲到十字路口,对手也无法狙击吧。应该不会犯下浪费子弹这种低级的错误才对。但是自己也将无法找到PTRD1941。

是否要放弃那把枪?

由于脚仍然麻痹,她便选择等待烟幕散去。

能看见后,只要稍微有将其取回的机会,就会赌上可能性进行尝试。看起来绝对没机会的话就放弃。

虽然不打算逞强而死,但是也不愿意放弃那把枪。

老大在心中感到苦恼不已,也就是做出答案之前,烟幕就因为被强风吹走而急遽消散。

然后老大就看见了。

「为什么妳会在那里?」

她忍不住这么大叫。

十字路口的正中央,穿着迷彩服的巨大身躯──

M正举着PTRD1941。

 

 

2 条回应

  1. SCARHSCARL2021-10-31 · 0:12

    有沒有clovers regret外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