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O外传

[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9]4th特攻强袭(下)

Heathcliff · 10月18日 · 2021年

 

第十四章 「不可次郎跳跃,莲奔跑的夏天」


「久等了!」

弹道预测线无声无息地从帅气说出耍帅台词的不可次郎头上降下……

「快逃啊啊啊!」

「咦?呜呀啊啊!」

不可次郎从脚踏车上跳下来后就全力冲刺。

她冲进巨大水泥块后方之后,敌人的枪榴弹同时落地……

咚嘎锵!

塔妮亚使用过,然后不可次郎也用过的超方便道具「脚踏车」,先是成为废铁然后变成多边形碎片消失了。

从瓦砾当中露出脸的不可次郎,头部的钢盔不断有扬起的水泥碎片掉落。

「啊啊,我的爱车……『漂亮美优号』被……」

不可次郎感到很可惜般呢喃着。

还帮它取了这样的名字吗?

莲除了感到傻眼……

「亏妳能平安到达这里!」

还打从内心感到佩服。

能够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逃出那栋大楼,并且突破应该有敌人在的东侧来到这里──

咦?难道说没有任何人在吗?

「敌人在这栋倒塌的大楼另一边哟!一台悍马车和三个人!我从远方看见了!」

不对,她果然很厉害!

莲在内心称赞着不可次郎。

「畏畏缩缩地从被击中的大楼逃走,找到脚踏车后就轻松多了。骑着车尽可能往北边绕,然后从扫描得知大家的位置,就趁着男人从悍马车射击枪榴弹的空档,利用助跑一口气穿越他们!脚踏车真是太棒了!」

不可次郎一口气交代完事情的经过。

「太厉害了!咦?不可的枪呢?」

莲发现没看到右太与左子的身影,觉得奇怪后就开口这么问。

不可次郎平常不会把武器收进仓库栏,但骑脚踏车的话果然还是会碍事吧。

「啊啊,那两个家伙吗……一个不小心脱手后,就因为爆风被它们逃走了……我稍微找了一下,但是完全找不到,所以就让它们自由了。现在应该元气十足地到处跑吧。嗯,我还有最后的武器手枪在身边,大家放心啦!」

不可次郎随口这么回答,但是……

「妳……妳说什么……」

莲却受到相当大的冲击……

「哎呀……」

Pitohui也绷着脸仰天长叹。

没有那两把枪榴弹发射器,除了表示无法从这里反击之外,小队的战力也会大幅降低。

但是也不能够一直为此感到沮丧。

这时候莲更在意不可次郎刚才说过的话。

「什么叫『那应该是我的任务』?」

「问得好!」

不可次郎快步朝M靠近。

「好了,把VR眼镜与操纵杆拿出来吧。」

「咦?不可妳要操纵吗?」

莲从后面这么问道,不可次郎没有回头就直接竖起大拇指。

「是啊!」

「…………」

M犹豫了一阵子,结果从后面靠近的Pitohui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后……

「好吧。拜托妳了。撞上去也没关系,帮忙击坠敌人的侦察机吧。」

「交给我吧!哎呀,这段期间,你要带着我的身体逃走哟!」

 

这是什么意思?

莲带着问号看着事情发展,结果不可次郎就脱下钢盔把VR眼镜戴了上去。M把附加操纵杆的遥控器递过去后,她便用左手拿起来。

M则按照吩咐,把不可次郎娇小的身体抬起来放到肩膀上。这样子应该就能躲过来自枪榴弹发射器的攻击。

跟莲一样,SHINC的众人虽然警戒着周围与上空,还是感到不可思议般不停瞄着这一幕。

「好啦!」

不可次郎的左手按下遥控器的按键。放在地上的无人机伸出机械臂,其前端的螺旋桨开始旋转。

然后像是被弹簧弹起来般紧急上升。

螺旋桨的声音跟不可次郎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呀哈~!要上喽~!飞吧!『迷人美优号』!」

就不能取更好听一点的名字吗?

莲心里这么想着,同时望着逐渐变小的无人机。期待它可以打破目前的状况。

「拜托妳了!不可!」

「包在我身上~!」

莲听着她开朗的声音,内心突然浮现一个想法。

不可次郎她 什么时候练习过 操纵无人机?

在内心刻画下这句俳句的莲,完全忘记了某件事情。

 

一台悍马车停在距离莲与不可次郎等人仅仅200公尺的地方。

悍马车里面坐着V2HG小队的三名成员。他们是胸口装备着强韧护具的一群人。全部都蒙面且戴着墨镜。

即使仅仅距离200公尺,中间还是横躺着一栋大楼,所以完全看不见敌人。也没办法立刻接近。

因此从上方的攻击最为有效。

从被防弹板包围的车顶探出头来的男人,手上拿着的是名为「M79」的枪榴弹发射器。

这是美军在越战时使用过的折开式单发枪榴弹发射器。有着跟一般枪械角度相反的木制枪托,外表看起来像是丑陋的散弹枪。

他的M79上面做了宛如虎纹般的黄色涂装。只有内行人才知道,这是模仿某有名越战电影里的一把枪械。

他从刚才就不断用这把武器越过横躺在眼前的大楼来攻击敌人。

「那些家伙仍毫发无伤。」

在悍马车副驾驶座上戴着VR眼镜的男人这么说道。当然他就是无人机的操纵者,右手正握着操纵杆。

枪榴弹发射器的射手则是……

「果然没办法像电影那样吗?」

一边抽出枪榴弹的弹壳并且这么说道。

结果驾驶座上握着方向盘的男人……

「要是这样就全灭也很困扰哟。拜托来场热血沸腾的比试吧。」

悍马车维持怠速状态,在踩着煞车的情况下进行待机。

这是有什么状况的话能够立刻发车的状态。悍马车虽然一直空转,但是燃料还剩下一半以上。

啵!

男人调整方向与角度再度射击了1发枪榴弹。40毫米弹头随着可爱的爆裂声发射出去。

几秒钟后就听见细微的爆炸声。被询问「如何?」的无人机操纵者回答:

「被躲开了──那些家伙都不逃走耶。是打算一直躲在这里吗?」

「虽然是不错的选择,但还是会慢慢落入劣势喔。」

枪榴弹发射器的射手一边装填下一发子弹一边这么说。

这个时候……

「我是队长。」

三人的耳朵同时听见声音。

那不是同时通话的道具,是只有说话时才按下按键的一般无线电类型。

也有玩家因为比较不吵、比较真实或者可以自言自语等原因而使用这种类型的通讯道具。

「告知三号车。发现道路。二号车将前往。T-S没有威胁。三号车停止炮击警戒周边。客人们从南侧徒步前往。请回答。」

这是一号车向远方的同伴所做的报告。

也就是说,已经可以将搭载迷你炮机枪的二号车配置到西侧的信道上了。

位于周围的T-S小队已经逃走了所以不构成威胁。

暂时联手的WNGL这支迷彩服小队从一号车与二号车上面下来,在废墟当中寻找自己的狙击位置。

这时候是由驾驶代表其他人来回应。

他用手按住在喉咙上的无线电按键……

「三号车,了解。将停止攻击开始待机──稍微留点猎物给我们啊。请说。」

「嗯,不知道办不办得到喔?要收回无人机时记得通知一声。我们会启动这边的无人机。以上。」

通话到这里就结束,驾驶随即耸了耸肩。然后对旁边的伙伴问道:

「电池还能撑多久?」

「大概四分钟左右。」

当持枪榴炮发射器的射手……

「还满久的嘛。在这之前说不定就很平顺地完成扫荡了。」

警戒着周围,并且还没有把话说完的瞬间。

「呜喔哇!」

无人机的操纵者就发出惊讶的声音。

 

莲用跟老大借来的双筒望远镜看见了。

不可次郎操纵的无人机,或者可以说是「迷人美优号」随着振翅声华丽地往上空飞去。

接着高速绕到不停横向移动来停留在空中的敌方侦察无人机后方。

然后毫不犹豫地从斜侧面进行冲撞。

要是以平常的方式冲撞,我方的螺旋桨也会负伤,所以用的是唯一不会受伤的方法。

也就是以平坦的躯体部分碰撞对手后部的螺旋桨。那是靠近到快要猛烈碰撞前才扭转身躯的高明操纵。

敌人的无人机失去右后部的螺旋桨并因此而失去平衡。本来靠四个螺旋桨来维持安定的物体变成这样的话就没有救了。

陷入螺旋下降状态的敌方无人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坠落。

过程感觉似乎是很长一段时间,实际不过是短短的五秒钟就猛烈撞上倒塌的大楼侧壁,变成多边形碎片消失无踪。

看见不可次郎操纵的无人机在上方做出胜利的后空翻……

「好厉害……」

莲就这么呢喃,SHINC众成员则发出尖锐的欢呼声。

 

倒塌大楼的另一侧……

「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突然就掉下来!遗失了!啊啊可恶!那很贵的耶!」

V2HG的两个人进行这样的对话,拿着枪榴弹发射器的成员就把手按在喉咙的无线电按键上……

「这里是三号车。『无人机坠落』。『无人机坠落』。请说。」

「这里是队长。那么立刻让这边的起飞。坠落的理由为何?被击中了吗?请说。」

「我也不知道。应该不是电池……总之『无人机坠落』了。请说。」

「你这家伙只是想那几个字吧?请说。」

「啊,果然听得出来吗?请说。」

「这个好莱坞电影迷!我让这边的起飞。现状待机。以上。」

 

「把它击坠喽!」

戴着VR眼镜的不可次郎很开心般这么大叫。

「哎呀,发现另一悍马车!从空中的话,可以清楚看见可爱的屁股哟……这是搭载迷你炮机枪的那一台吧!对方只有一个人!」

然后立刻发挥出作为侦察机的本领。

Pitohui询问:

「知道在哪边吗?」

「这里往南的十字路口。另一边短短数百公尺的地──哎呀等一下,那家伙正准备让另一架无人机起飞!」

「臭有钱人。不可小妞,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

「那还用说吗!」

Pitohui叫出平板电脑般的画面,然后让莲也能看见状况。

只不过那是直接映照出搭载在无人机上的相机影像,所以不断地左摇右晃,除了很难看清楚外也很容易头晕。

「看招,别想逃!」

对方的无人机,这台外形完全与我方一样,只是涂上了茶色的飞行物体从画面中靠近。

然后下一个瞬间。

「第二台!」

无人机覆盖了整个画面。

 

当男人在由悍马车防弹板保护下的车顶,以肉眼追逐自己升空的无人机时……

「什么!」

就看见被另一台白色机体冲撞的瞬间。

自己的机体开始坠落。敌人的机体依然停留在空中。

虽然理解发生了什么事,但是……

「…………」

不清楚敌人为什么能办到这种事。

 

「不可?妳什么时候练习过操纵?」

莲忍不住对戴着VR眼镜的不可次郎这么问道。

不可次郎回答:

「没练习过哟。但我不是首次在天空飞了!」

啊!

莲终于想起来了。

现在人虽然在GGO的不可次郎,平常是「ALfheim Online」里头的精灵。

还有那款游戏最大的卖点正是「在空中飞行」。

 

说起来确实是这样!

莲清楚地想起在开始玩ALO前调查过的情报。

由于ALO的所有角色都有翅膀,可以藉由训练来驱动人类原本没有的筋肉。藉此来办到「任意飞行」。

那么说到在那之前要如何飞行,就是靠单手拿着辅助(操纵)杆。

对于平常在ALO里尽情四处飞翔的不可次郎来说,戴上VR眼镜进行主观视点的无人机操纵根本是轻而易举。

这时候不可次郎本人……

「呀哈!I am flying!」

依然坐在M的肩膀上并且露出很开心的模样。

「就这样飞向遥远的天空!──没办法吗?」

看来她似乎没有忘记任务。

「Pito小姐啊,接下来要做什么?要轻轻撞击这家伙的头?」

悍马车当中的一个男人往上看着这边。虽然因为蒙面与太阳眼镜而看不见容貌,但是应该露出很懊悔的表情吧。

这台悍马车上只有他一个人。周围也看不见其他队伍的人影。

确认这种模样以及周围大楼外形等各种情报的Pitohui……

「知道地点就好了。搭载迷你炮机枪的车子应该在该处往西的地方。把那家伙找出来。」

「了解!」

 

在眼前睥睨自己的无人机往西离去之后,V2HG小队的队长就把手贴在耳朵上敲了好几下。

「所有人,要连接通讯道具喽!」

接着又对五名同伴报告:

「我的无人机也坠落了。不对,是被击落了。对方机体使出了冲撞。有技巧非常高超的杂技飞行员在。现在往西去了。」

「真是太厉害了!」

「真的假的……」

「咻~!有一套!」

队长听见伙伴们传出惊讶的叹息与起哄的口哨声。

这时搭载迷你炮机枪的悍马车驾驶……

「过来这边了吧。要把它击落吗?」

听见他这么说后,老大一瞬间犹豫了起来。

作为对空火器相当优秀的迷你炮机枪确实很有可能击坠无人机。由于马上就要十四点了,应该可以不用珍惜弹药吧。

但是要这么做的话,就必须停下现在要赶去堵住对方出口的悍马车。也就是给与敌人逃往西方的空隙。

但是……

「好!停车把它击坠吧!」

队长做出这样的决定。

现在的我方不是只有一支小队而已。还跟名为WNGL的强者结为同盟。

「这段期间就靠他们努力了。」

 

无人机紧贴在还正常站立的大楼侧面飞行,然后迅速弯过转角……

「发现迷你炮机枪的家伙了!」

不可次郎的视界里出现悍马车。

车子正在大路上往西前进,灵活地躲开散落的瓦砾行驶着,但是现在突然紧急煞车了。

「呜咿!」

车顶被防弹板包围的枪座一个回转后朝向这边。

「眼力真是不错!」

不可次郎把把操纵杆往左倾斜,视界同时也豪迈地左倾。

恐怖的光芒往右边角落飞来,穿越到后方。

不可次郎降低了无人机的高度。

 

Pitohui所持的画面当中,迷你炮机枪的光线往这边飞过来。

不可次郎凭着卓越的操纵技术左闪右躲地避开攻击。

跟刚才相比,画面中的悍马车突然变大了。如果摄影机镜头没有拉近的话,就是大幅度降低了高度……

「为什么?往上逃比较好吧?」

拿着画面的Pitohui回答了莲的问题。

「错喽。往上逃的话,凭无人机的速度来横向逃走的角度就会变小。转动迷你炮机枪的角度也会变小。在较低的位置看着枪口的方向来到处飞行才是正确的哟。」

「原来如此……不愧是不可……」

莲瞄了一眼之后,发现坐在M肩膀上的不可次郎,嘴角像是很高兴般扭曲了起来。左手拿着的操纵杆正剧烈地动着。

莲想起在美优家曾经见过她尽情攻略射击游戏时的模样。

那是在高一的时候,两人刚成为朋友时。

对于当时十五岁而且几乎没有玩过电视游乐器的莲来说,自身房间里有许多游戏机的美优给她造成了一些文化冲击。

之后过了五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玩起了完全潜行型VR游戏。

「来啊来啊。不甘心的话就把我打下来啊?」

只能操纵无人机的不可次郎没有攻击对方的手段。只是不断从对方的弹雨中逃亡。

但是已经让强敌迷你炮机枪与悍马车停下脚步,帮忙争取到宝贵的时间了。

「Pito小姐,对方停下脚步了!可以趁现在逃向西边!」

「嗯……」

Pitohui发出暧昧不明的回答。

「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好,妳有什么考虑吗?」

老大这么问道,Pitohui则是回答:

「妳忘了还有一支小队吗?」

糟糕,我忘了。

莲在心中这么回答……

「啊,对喔。」

老大则是确实地把想法说出口。

「但是我们有九个人。应该可以反杀只有六个人的一支小队吧。」

这是相当勇敢而且并非虚张声势的发言,但Pitohui还是摇了摇头。

接着从背后的包包取出一把光子剑并且伸出蓝白色光芒。拿着剑的手直接挥舞,迅速把从破碎水泥上方渗出一般的怪物头部切断。

Pitohui这简直像把停在身体上的蚊子打扁般的轻松动作,让这个地方在之后的五分钟里至少不用担心与怪物有关的问题。

Pito小姐果然很厉害。

由于莲完全没有注意到怪物,所以在内心替她鼓掌。

Pitohui把光子剑收回包包里,然后继续回到刚才的话题。

「关于WNGL这个名字,我刚刚才注意到。那些家伙一定是『Wrong lancers』。」

对Pitohui的发言产生反应的是……

「原来如此,是那群家伙吗……」

把目前激烈动着手指,脖子还忙碌地左右晃动的不可次郎扛在肩膀上的M。

「你知道他们吗?」

莲一这么问,不可次郎在身体上方的M只能轻轻地点头。

「算是有名的中队。参加条件是『能够单独行动的狙击手』,可说是相当极端的一群人。」

一般的狙击手基本上都是跟观测手两人一组,单独行动属于脱离常轨的行为。但是因为有独自玩GGO的玩家,所以也不是没有独行的狙击手。

Pitohui又继续说明下去。

「而且他们还有严格的『入队考试』。在盘踞于GGO的枪械迷当中,他们是更加小众的『狙击迷』。只醉心于磨练自身狙击技术的一群家伙。」

莲心里想着「GGO里真的什么样的人都有」──接着又浮现「不是悠闲地想这种事情的时候」的想法并且要自己打起精神来。

「那么……是强敌?」

「单纯以个人的狙击技术来说,应该是GGO最强的一团吧。不只有射击,他们也钻研隐匿术、接近术。虽然不认为他们每个人都会无预测线射击,但是应该擅长于『在弹道预测线不进入目标视界的角度与位置进行瞄准』。」

「呜咿……」

视野外看不见的预测线就跟无预测线一样。莲就算再怎么快速,也无法躲过指着背后的预测线。

「顺带一提,Wrong lancers的意思──」

「『长枪兵』吧?」

「可惜了。不是Long而是前缀加了W的『Wrong』。所以才是WNGL。」

「『错误的枪兵』……」

「他们就是一群这样的家伙。」

 

听Pitohui说到这里的老大……

「所有成员都是单独行动的狙击手,这样平衡度不是很糟糕吗?」

警戒着周围,特别是西侧的她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

SHINC跟其他小队比起来狙击手已经比较多,但也只有两个人。另外老大因为持有装了消音装置而能近距离狙击的VSS,所以把她也算进去只有三个人。

「嗯,是很糟。所以很难在小队混战的比赛中获得优胜。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参加SJ。因为那是群偏执狂,所以不认为他们会参加这种游戏性质的大赛。但是──」

「不管优胜,只在Fire底下和其他队伍执行共同作战的话,就有可能吧──」

老大的发言……

「正是如此!要是被配置在前方,就不是一条能轻易通过的道路。」

让Pitohui竖起了大拇指。明明情况对自己不利,她看起来却很高兴。

另一方面,莲则是感到很火大。

这个臭Fire!到底花了多少钱雇用佣兵啊?

莲心里想着要是有机会跟他好好说话,一定要先问清楚这件事。

 

不可次郎vs迷你炮机枪的战斗……

「可恶!真会乱窜!」

暂时是在不可次郎占优势的情况下进行着。

虽然是安装在电动旋转的枪座上,但是其移动速度还是比不上无人机的飞翔速度。

不可次郎不只是左右移动,有时候还会后空翻或者急遽降低高度来逃走。

「不行了!」

试了好几次之后,迷你炮机枪的射手就停止射击了。但为了随时能开火还是把手指贴在扳机上,并且一直注视着无人机。

或许是知道不会被射中吧,无人机在高度10公尺左右的地方开始绕着悍马车不停旋转。

「虽然不甘心,但是难以击坠──要移动吗?」

「不,停在那里。引诱无人机耗尽电力。」

 

不可次郎这一边也只是不会被击中,但本身依然没有攻击手段。

就算要模仿特攻队直接用机体冲撞,无人机也没有能杀掉人类的力量。至于能不能幸运地让迷你炮机枪破损嘛,应该也不可能吧。

「现在该怎么办?在电力耗尽前就一直这样吗?」

不可次郎的视界当中以及Pitohui手中的画面里头,都显示电池残量剩下不到三成。虽说能够飞行的时间会因为飞行的方式而有所改变,但现在应该只剩下两~四分钟了吧。

「如果只是要稍微停下对方的脚步确实是可以这样,但这个很贵吧。还是把它飞回来吧?」

M肩膀上的不可次郎这么说道。

「唔……」

M面临过去未曾遇见过的困难判断。他在脑内以猛烈的速度进行思考。

目前所在的地点受到倒塌大楼与巨大瓦砾保护,而且视野相当开阔,因此暂时安全无虞。

但是也不能够一直在这里待着。越是陷入胶着就会对我方越不利,敌方要是发动总攻击的话,我方走投无路只是时间的问题。

想逃的话就要趁迷你炮机枪没有动作的现在,而且只有南方或者西侧,但是在不清楚名为Wrong lancers的狙击集团在哪里的状态下,大人数跑过宽敞的道路实在太过危险。很可能像刚才的老大那样被一击就陷入无法行动状态,甚至根本无法反击。

这时候已经是进退两难了。

其实M的脑袋里还浮现出一个解决方案。

那就是──

「所有人固守此地,然后让脚程快的莲前往迷你炮机枪所在地」。

这样的攻击。

就算是狙击技巧高超的对手,要击中娇小且高速奔走的莲也绝非易事。然后让她接近注意力放在无人机身上的悍马车并丢出电浆手榴弹。

这无疑是现阶段最佳的手段了。

但是面对这可能事关香莲人生的状态,M实在没有勇气选择这种莲死亡的可能性也很高的作战。

如果是跟之前一样的Squad Jam,那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实行吧。会忍不住赌这一把。

面对在现场僵住两秒左右的M……

「对了!」

莲以兴奋的声音这么说道。

「我全力奔跑到迷你炮机枪那边去丢手榴弹吧!」

 

***

 

十三点五十七分。

酒场里的时钟来到这个时间的瞬间,电视画面就映照出莲从十字路口阵地冲出去的影像。

「喔!行动了!」

观众们都注意着莲的动作。

其中一个画面一边拉远镜头,一边映照莲高速奔跑的模样。

另一个画面是从莲斜上方的特写,经常让莲出现在画面中央。由于她正以高速奔驰在道路上,所以背景往后流动的速度也相当快。

现在莲正挥动左手来操纵仓库栏。

这个瞬间,奔跑的莲身体上就罩上了灰色迷彩斗篷并开始飘动。

「喔喔,变身了。」

变身为废墟内最不显眼模样的莲,从大路上往前奔驰。

 

数十秒前。

「那样子莲会──」

「我当然知道会有危险。但这是SJ。得让小队获胜才行!就算我一个人活下来也没办法获得优胜!」

「…………」

「谢谢妳替我担心,老大。但我可是Lucky girl!而且是SJ优胜者!我会像那个时候那样大闹一番喔!」

「……我知道了。希望幸运降临在妳身上!」

莲边跑边回想刚才跟老大的对话。那是毫不害怕跌倒的全力奔驰。在现实世界应该会很麻烦的斗篷空阻等,在GGO世界完全没有关系。

斗篷底下的手拿着P90,发生什么事的话就直接射击。只不过,对方是狙击手的话还是不要随便开火,持续高速奔跑才比较安全吧。

M的声音告诉她前进的方向。

「下一个十字路口往左。前方是较大条的道路。警戒狙击手,每隔两秒左右移动来跑在道路中央。」

「了解!」

藉由从占据高处的不可次郎无人机的影像,以及扩大地图后M的判断,莲持续奔驰着。

 

「一个人过来喽。」

穿着鲜艳迷彩服,蒙面且戴太阳眼镜的男人,也就是WNGL小队的其中一名成员静静地出声这么说。那是非常沉稳、朴实的口气。

男人在最高的大楼里比其他大楼都要高的楼层中。藏身在玻璃窗脱落的窗框旁边,手上拿着的是大型双筒望远镜。

「小个子。身穿迷彩斗篷。是LPFM的攻击手不会错了。」

男人往下看的前方100公尺底下,娇小的敌人正呈锯齿形跑动着。

男人放下双筒望远镜并且看着地图。

那不是卫星扫描接收器,而是扩大接收器画面后,自己用原子笔在防水纸上所画的地图。

地图上方道路标记了号码。而且还写出每一个十字路口的特征──比如有卡车翻覆、东南角的大楼有巨大广告牌痕迹等等的情报。

这些全是SJ4开始后一直在结冻湖上待机的他们,把扫描接收器放到最大后抄写下来的情报。

根据这些情报,战场地图全都被加上了容易辨认的名字。

「目标正在『东第八路』呈锯齿状往南前进。再四十秒左右会到『南五号路』的十字路口。抵达的瞬间,将会为了右转而一瞬间停下脚步吧。」

Wrong lancers的队长向同伴说明到这里……

「猎物是先抢先赢。」

 

「到目前为止都没被击中喔!很顺利!」

莲一边跑一边向M报告。

从躲藏地点出来到现在经过一分半左右。虽然前进了相当长的距离,但是没有受到敌方狙击手集团的攻击。

不知道是不在附近,还是无法瞄准呈锯齿状奔跑的对手。

「进度不错。在马上能看见的宽敞十字路口右转。然后有一条30公尺左右的小巷。从左边进入。巷子前方100公尺就是悍马车所在的大路了。现在在十字路口往右30公尺左右的地方。会让不可加以牵制,不过还是要注意。」

「了解!」

好,看我的!一定能成功!

只要进入巷弄,载着可恨迷你炮机枪家伙的悍马车就在前方100公尺然后右边30公尺处了。

以自己的脚程应该可以瞬时接近,然后轻松丢出两发电浆手榴弹才对。

内心兴奋不已的莲穿越大马路,冲进十字路口──

然后踢中该处的水泥片跌了个狗吃屎。

 

2 条回应

  1. SCARHSCARL2021-10-31 · 0:12

    有沒有clovers regret外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