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O外传

[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9]4th特攻强袭(下)

Heathcliff · 10月18日 · 2021年

 

第十八章 「ZEMAL」


莲从悍马车的后照镜里看见了之前曾经尝过的大爆炸。

因为夏莉东撞西撞而破烂不堪且出现裂痕的后照镜当中,巨大冲击波的白色球体诞生然后消失,该处还混杂着橘色光芒与红莲之火,接着膨胀为巨大能量。

冲击波捕捉到悍马车后晃动着车体,把几乎快阵亡的后照镜吹飞。

莲转向前方后,呢喃着视界左上方打上×号的伙伴名字。

「克拉伦斯……」

 

稍早之前。

「想死的话就让妳自己下车如何?」

「…………」

代替沉默的莲……

「这个提议不错。」

克拉伦斯这么回答,然后因为没有左臂而改用右手操作仓库栏。她将雪中迷彩用的全白斗篷罩到身上。

「妳……妳做什么?」

「下车的准备啊。」

这么回答着的克拉伦斯,继续按下出现在空中的按键,将滚落在悍马车内深处的那个从DOOM身上夺走的炸药背包收进仓库栏。

「准备好了。啊,不会吧。还有一个。」

克拉伦斯最后将大量实体化的弹匣各自掉落在悍马车内。这些是AR-57用,另外P90也能使用的弹匣。

「莲,全部用掉没关系哟!我的弹匣是幸运道具!拿着它们再次获得优胜吧!──夏莉!复仇加油喽!我会从另一个世界声援妳!不过事到如今,和Pitohui合作到最后关头来寻找机会也是一个方法吧?」

莲理解克拉伦斯想做什么……

「…………」

但是没有多说些什么。借用弹匣的SJ2其实没有获得优胜,但是她也放弃加以订正了。

「妳想死吗?准备自杀了对吧?」

夏莉这么问完,克拉伦斯就回答:

「是啊。」

「可恶!我可不允许妳擅自死亡喔,搭档。」

「但我不死在这里的话大家就会死耶。」

「…………可恶!干掉Pitohui的时候,想要让妳确认战果的啊。」

「这种事情之后随时都可以陪妳做。好了停车吧!」

夏莉她……

「…………」

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踩下煞车。

「夏莉,别烦恼那么多!要更轻松地度过人生,不对,是游戏人生啊!」

最后对搭档留下这句话,克拉伦斯在悍马车一停下来时就打开后部左侧车门,让白色身体在冰上滑行并且趴了下去。

然后十几秒钟后就自爆了。

 

爆炸的冲击波形成空气压力穿越整座湖面,准备射击RPG-7的男人失去准头,发射出去的1发在湖面上弹跳了好几次后就这么浪费掉了。

冲击波也袭击了RGB的众人,让他们暂时停止射击,看见膨胀的红莲球体与往空中生长的香菇云,他们简直是吓破了胆。

虽然是极为巨大的爆炸,但是他们完全搞不懂为什么会出现,至少他们在远处的十二个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

到处可以听见这样的对话。

 

声音传达到柴油机车处,Pitohui因此得知发生了爆炸。

为了确认,她对着莲问道:

「是谁自爆了?克拉小妞吗?还是夏莉?又或者是两个人一起?」

 

莲没有时间回答她……

「糟糕糟糕快点快点快点!」

「那个笨蛋!其实是打算连我们都杀掉吗?」

悍马车车内的两个人陷入恐慌状态。

莲努力爬上枪座上方并且瞪着后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要被追上了!」

只是对朝自己迫近的裂痕感到恐惧不已。

 

酒场内的观众们则是看见场面非常壮观的影像。

仿真从上空高处所拍摄的影像──可以看见爆炸的地点变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洼地。

这是冰层因为爆炸的热量而一口气融化并且烧焦的痕迹。

接着这时候突然从该处产生无数黑色闪电般的线条。

「裂开了!」

「嗯,这也难怪啦……以那样的力道摇晃的话……」

虽然车子可以在上面行驶,但冰块还是没有厚实水泥桥那样的强度。往周围扩散的冲击波也广范围敲打了冰块。

一旦产生裂痕,就让铺于湖面的一整片冰块产生不可违逆的变化。

就像被石头击中的玻璃破碎一般,裂痕一口气往周围扩散。

 

「刚才那场爆炸的威力是怎么回事……」

「是什么样的道具?在哪里能买到?」

「幸好是在很远的地方……」

「悍马车逃走喽,要干掉她们吗?」

说着这种话的RGB诸成员以及……

「可恶!白白浪费了1发火箭!」

「好强大的威力……」

「到底是什么样的炸弹。」

「哎呀,大家都平安无事就好。以攻击来说,距离也太遥远了吧。」

「那些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说着这种话的PORL众人的脚边,可以看到裂痕以超越车子的速度迫近。

当开始听见脚下传来「哔叽哔叽、啪叽啪叽」的恐怖声音时,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不过就算爆炸的同时就全力逃走,其实也绝对无法幸免于难吧。

像生物般扩散开来的裂痕几乎是同时从十二个人的脚下把他们绊倒……

「呜呀。」「咦?」「不会吧?」「喔哇!」「噗!」「啊呀!」「为什么?」「唔?」

各自随着悲鸣而跌倒,直接被击落到黑暗的水中。

有的人在吊着沉重枪械的情况下瞬时沉入水底,有的人拚命挣扎到最后身体被巨大冰块夹住,有的人把枪当成竹竿来撑住三秒钟左右还是落水,又有的人拚命溜冰想从现场逃走,但是左右脚因为裂痕扩散而遭强制劈腿……

「溜冰之后是潜水吗!这应该不是这样的游戏吧?」

留下这最后的发言后,就从SJ4的战场上消失了。

 

「不要啊啊!糟了糟了!快点快点!踩油门踩油门!」

在奔跑的悍马车后方,到刚才都还是坚固「道路」的冰层正不停地裂开。

莲回头看向前进的方向,发现距离湖岸仅仅剩下100公尺左右。

来得及!

但是莲的想法立刻落空,宛如怪物触手一般的裂痕抓住了悍马车的后轮。

悍马车的左后轮被裂痕逮住,突然就紧急停止……

「呜哇!」

从枪座探出身子的莲,在运动定律的守护下被吹飞到前方。

如果那里还有迷你炮机枪的话应该会撞上去吧,但是它目前已经消失。莲的娇小身躯顺利通过枪座的装甲板间缝隙,直接被抛到悍马车前方。

「呜哇啊啊啊──好痛!」

莲在空中往前翻了一个觔斗后从臀部落到冰块上的身体直接往前滑行……

「呜嘎嘎!」

然后弹跳了好几次才停下来。

屁股虽然很痛但很幸运地没有受伤,莲立刻爬了起来……

「咦?」

得知自己已经在安全地点。

脚下踩的是砂石。飞出来的速度实在太猛烈,莲就像冰壶运动的石壶一样一路滑到湖岸。

莲因为自身的安全而感到安心,同时把眼睛看向湖面……

「啊啊……」

就看见被裂痕逮住的悍马车。

50公尺左右的前方,两个后轮全都跌落冰面,但还是只靠前轮的力量拚命想要前进。但是只能在冰上无谓地空转。

透过满是弹痕的防弹玻璃,可以看见驾驶座上的夏莉正在喘气的模样。

「弃车逃亡吧!」

莲这么大叫,不过通讯道具没有连线的夏莉听不见。

从夏莉的表情来看,她应该稍微陷入恐慌状态了。没有注意到后轮跌落冰面,前轮正在空转这件事,只是为了逃离而拚命踩着油门。

虽然不清楚碎裂是因为靠近岸边而趋缓了,或者只是碎裂速度变慢了而已,不过悍马车目前仍在冰层上。

得……得救她才行!

莲跑过冰面靠近悍马车,想着要告诉她事实或者把她拉出来……

啊,但是……

莲的内心浮现出恶魔。

穿着黑色服装长着尖锐翅膀与尾巴的莲,砰一声出现在头上。

有什么关系嘛,别管她了。让夏莉就这样死亡比较好吧?

恶魔以呢喃唆使着莲。

但是!

哎呀,那家伙还是以Pitohui为攻击目标,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哟。每次都要提心吊胆的话,妳自己会先撑不住吧?

但是!

而且呢,随便跑去救她的话,连妳自己都被水吞没怎么办?会死喔?绝对会死喔?

呜……

不然我再播一次《结婚进行曲》吧?这次换华格纳。开始!当~嗯当~当当~嗯,当~嗯当~当当~嗯!

呜呜……

我确实有不能死的理由……现在要为了救她而背负风险……而且夏莉还没放弃暗杀Pito小姐……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个瞬间,莲的心差点就要落入暗黑面。

「小莲,救人不需要理由喔!」

小P!

感觉挂在肩上的P90以温柔的语气对自己这么搭话。

「夏莉虽然有许多问题,但她现在是重要的伙伴!我们是一支小队啊!」

没错!得救出自己的伙伴才行!

「对啊!而且──」

而且?

「今后还是有能够击杀夏莉的机会喔。那个时候就不用客气,交给我吧!」

等等。

 

「为什么无法前进!」

开车技术不怎么高明的人常会犯的错误是──

「可恶!前进!前进!」

当车子无法前进时,会更加用力踩油门。

实际上松开油门才能让轮胎的抓地力回复,而在北海道开车的夏莉虽然具备这样的知识,但因为焦急而根本想不起来。

裂痕继续前进,悍马车喀咚一声往后倾倒。后轮已经浸在水里,前轮则是浮在空中,但是从驾驶座根本看不见。能看见的就只有天空。

下一个瞬间,驾驶座的门被从外面打开……

「没办法前进了快逃啊!」

粉红色小不点这么大叫。

「呜!」

夏莉回过神来之后,就抓住横躺在与副驾驶座之间的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并且冲到外面。

夏莉的战斗靴靴底咬着冰块并且一直拚命跑着、跑着、跑着,跌倒一次后再度爬起来奔跑……

「喝啊!」

抵达湖岸上的砂石后脚步一个踉跄,就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

「呼……可恶……啊啊……可恶……呼……」

喘气了一阵子的夏莉开始寻找莲的身影。

往右一看,人不在那里。

往左一看,人也不在那里。

两边都只有看见宽广的湖泊与湖岸。

「呜!」

即使回过头去,该处也只有几乎沉到水里,剩下前散热器护栅还能看见的悍马车,车辆前方也能发现粗大裂痕的冰面与黑暗湖水。

「不会吧──」

「好重喔。快让开……」

从屁股底下传来莲的声音。

 

***

 

「哈啰哈啰,小莲好久不见。来,辛苦妳了!」

十四点二十五分。

莲与夏莉抵达停在桥上的柴油机车。

她们是一路跑到这里来。桥的宽度大概跟柴油机车差不多,所以为了不从左右两边掉下去而慎重地走在铁路中央。

好不容易抵达后,Pitohui……

「莲!妳这家伙还活着吗!」

以及不可次郎都欢迎莲的归来。

她后面的SHINC众残存者也露出了笑容。T-S的众人则是待在车顶。

莲稍微把抱住自己的不可次郎推开,然后来到老大身边。

「太好了……太好了……」

「这次的SJ真是严苛。不过战斗仍未结束!」

「嗯!」

「一起打倒Fire,然后再来一决胜负吧!」

「那是当然了!我接受妳的挑战!」

莲与老大展现热血沸腾的女性间友情时,两人后面……

「嗨~嗨~辛苦了!亏妳能活下来耶!」

Pitohui以开朗的语气对夏莉搭话。不过她吊在身前的KTR-09已经打开保险,处于只要愿意随时可以击杀夏莉的状态。

「妳也是啊。虽然结果又要跟妳同行,不过我随时可能会偷袭妳。妳最好有心里准备。」

夏莉露出出鞘锋利宝剑般的表情,Pitohui则是咧嘴笑着回答她:

「知道了。还有,在机场陷入重大危机时,谢谢妳出手相救!」

「啊?──妳为什么会知道?」

夏莉露出外壳瞬间被剥掉的蟹肉一般的表情,Pitohui则是咧嘴笑着回答她:

「事后回想起来,也没有其他可能了。是从管制塔进行狙击吧?在那种距离下能够命中,只能说确实有一套。」

「下一次会击中妳。」

「好好好。那么坐到机车上来吧!不用车票没关系哟!」

 

「这个……还能动吗?」

跟在不可次郎后面的莲这么问道。刚才看见它被大量火箭击中,而且现在已经停下来了。

「谁知道呢?」

「什么叫『谁知道呢』……」

两个人从机车左侧爬上通道。左侧面虽然被火箭击中而到处凹陷且充满烧焦的痕迹,不过通道部分似乎平安无事。

但是也只有一条细细的扶手。从这里滑下去的话,下面就是漂浮着冰块的湖面,所以莲小心翼翼地走着。

M与T-S其中一名成员待在车体中央附近。他们打开巨大的盖子并且朝里面窥看。

T-S还剩下四名成员。分别是001、002艾尔宾、004与006。

三个人在柴油机车车顶监视着周围。正在和M说话的是006。

莲深深这么认为。

他们之所以会加上编号,绝对是因为不这么做的话连伙伴间都会分辨不出来。

靠近之后就能听见006的声音。

「1发都没有击中台车──车轮跟车轴真是太好了。引擎平安无事却无法提升速度的话,应该是电力系统故障了吧。切换成预备管线就能复原的可能性相当高。」

M的脸上浮现惊讶的表情。

「你会修吗?」

006把看不见表情的脸庞朝向M。

「在和此处不同的世界里,我是一名渺小的铁路工程师。」

「全靠你了。」

 

***

 

过了十四点二十六分。

酒场里的观众看见了。

冰层粉碎后,白色部分与湖水的黑色部分形成马赛克状的湖泊──一台柴油机车奔驰在从上方笔直延伸的桥梁上。

即使极度破烂的外装上还有许多凹洞与烧焦的痕迹,搭载了十三个人的柴油机车还是往前疾驰。

现在终于渡过湖泊。桥梁直接越过东西向的高速公路上方。

这附近应该就是桥梁最高的部分吧。

看起来是视野良好的地点──

但这也就表示从远方也能清楚地发现柴油机车。

 

「找到了!女神大人!」

「筱原。不是要你别这样叫我了。已经说过我的名字了吧?」

「是!真的很抱歉,女王大人。」

「真是的……那么,情况如何?」

「是柴油机车。上面坐了很多人。我们这边能看见的有六个人左右。娘子军、粉红色小不点还有宇宙士兵等。」

「很不错的报告。光是这样就能确实得知上面有三支小队。队长应该是Pitohui吧。」

「您早就知道了吗?」

「嗯,这就是所谓玩家的心理吧?他们想去的只有一个地方。要布网了,按照刚才的指示行动。」

「Yes!My goddess!」

 

在柴油机车上感受着风吹……

「妳也很辛苦呢。亏妳能够存活下来。」

「是啊。」

不可次郎与莲并排坐在一起谈话。

由于两侧的通道都能使用了,所以电车内刚才的沙丁鱼状态就得以解除。两个人目前待在右侧。

柴油机车在006尽力维修后恢复速度,虽然无法到达最快速度,但是以时速70公里左右顺利地前进着。

跨过高速公路后,铁路开始进入下坡。右侧的景象是宛若月球表面一般的整片陨石坑,左侧则是许多平房、如同菱饼一样耸立着的巨蛋球场,其对面则可以看见巨大的购物商场。

Pitohui从驾驶室探出头来……

「所有人差不多该移动到左侧了!」

然后这么大叫。

同一时间,柴油机车的速度迅速慢了下来。

莲与不可次郎先按照Pitohui所说的缓缓移动到后部,同时以通讯道具询问:

「要停车吗?不是要到森林里去?」

话说回来,莲没有问过这辆柴油机车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只是因为赶上机车与同伴再会而感到高兴。

本来以为一定是要到桥梁保护之下的森林里,然后背对着森林坚守据点。虽然是消极的作战,但是对满身疮痍的现在来说,这是比较安全的策略。

「不是喔。」

听见Pitohui这样的声音,莲与不可次郎来也到柴油机车后部时。

枪林弹雨就朝着柴油机车落下,开始传出清脆的声响。

 

这是突然发生的事态。

上空明明相当晴朗,却降下了「狐狸娶亲」一般的太阳雨。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嗯喀喀喀嗯喀嗯喀喀嗯!

从柴油机车右侧上空降下的子弹,发出彷佛连续击打小太鼓般的金属声──

只能说运气真的非常非常差……

「嘎!」

走在通道上的冬马,喉咙就这样被其中1发贯穿,失去平衡的她脚步一个不稳就从狭窄的金属板上滑落……

「呜!」

T-S的其中一个人,编号001的男人抓住了她的手。

子弹虽然也朝他飞来,但是全被弹开,他用双手直接把冬马拉上来后,就拖到连廊后部。

「冬马!」

在右侧的老大冲了过去,穿越莲她们旁边朝着冬马靠近,但是……

「老大……抱歉!德拉枪……拿去用……M的枪还给他……」

最后只留下这些话,她的头就无力地下垂。然后亮起「Dead」标签。

老大拿下冬马背上的德拉古诺夫狙击枪,接着……

「谢谢你。把她扔下吧。」

对001这么说道。

「…………知道了。」

001理解一切,为了不让冬马的尸体在狭窄通道上阻碍到仍存活的玩家,缓缓将冬马的尸体抛出去。

虽然已经减速,但依然是在奔跑中的柴油机车。冬马的尸体先在铁轨上弹跳了一下,然后就朝着后方滚去。

「啊啊,又有同伴被……」

红色弹道预测线不断降到包含莲在内只剩下十二个人的柴油机车上,接着子弹就沿着线飞至。

由于一秒内降下将近30发子弹,可以知道应该不只一把枪械。最少也有三把同时开火。

「啧!没想到那些家伙竟然采取这种手段!」

在驾驶座上的Pitohui一边听着头上不停传来的子弹声,一边以双筒望远镜瞪着西南方。

已经知道在那里的是哪支队伍了。

所有人都装备机关枪,SJ内最强大的火力狂集团,全日本机关枪爱好者。显示名为ZEMAL。

但是附近却看不见他们的身影。

铁路右侧数百公尺是完全没有掩蔽物的茶色荒野。在那种地方以机枪连射的话,绝对会看见发射的火焰才对。

「近距离的机枪曲射压制射击吗……这是最佳的方法。」

驾驶座上的M压低身子这么说道。

压制射击是为了封锁对方行动的射击。

杰克在机场所做的也近似于压制射击,但现在的更加明显。因为是从看不见对手的距离所进行的曲射──也就是抛物线弹道的射击。

做的事情近似枪榴弹发射器的攻击,但是距离不一样。

那大概是从距离1公里以上,或者更加遥远的地方所进行的射击。而且不是用手拿,是在陨石坑底部以三脚架固定住机关枪。

以三脚架固定住的机枪可以用坚固的脚架来抑制所有反作用力,其命中准度将获得飞跃性的提升。

因为是对看不见的地点所进行的超级远距离射击,当然问题就是该如何瞄准目标,以及瞄准之后要如何计算时机。

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是观测手。首先让一个人到着弹点去,透过通讯道具做出指示,让同伴以手指触碰扳机。

如此一来就会产生弹道预测线,就以预测线为依据来修正着弹点,然后微调整枪械的角度与方向即可。GGO的话,并不用实际开枪射击。

ZEMAL完全压制陨石坑区域后拥有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应该有充足的时间来尝试这些战法吧。或许应该说就是为了准备这种战斗方式,他们才没有离开这个区域。

ZEMAL对于靠近的敌人布下了从远方降下弹雨的网,或者可以说是陷阱。而网子的位置当然也包括了作为「最宽敞道路」的铁路。而直接冲进这面网子的就是这台柴油机车了。

对于拥有三挺7.62毫米机枪的ZEMAL而言,这是能够完全发挥己方性能的最佳战术。

「那些家伙怎么变得这么优秀?是吃到什么坏东西了吗?」

原本是突击连射笨蛋的他们,为什么会下了「如此杰出的一手」呢,M真的是想破了头也不知道理由。

「太大意了。应该是有个聪明的人加入他们了。真的太大意了。」

Pitohui露出苦涩的表情,但是却以开心的口气这么说道。

Pitohui瞄了一下刚才的扫描,不过ZEMAL的位置就像生根一样一直待在陨石坑区域的中央。应该来不及跑到这这里来才对。

这当然是只有队长标志待在远方的陷阱,但真的没想到ZEMAL能够用上这种手段。

Pitohui在SJ4里采取的作战可以说是不断造成反效果。

「看来今天不是我的日子。」

Pitohui轻轻耸肩这么说。然后又像事不关己般继续表示:

「嗯,也会有这种时候啦。」

「为了慎重起见还是问一下──」

M粗犷的脸庞靠近并且一脸认真地问道:

「不是为了让莲跟Fire结婚而故意这么做的吧?」

对于信赖,或许可以说信奉Pitohui的M来说,这已经是相当严厉的发言,Pitohui则是摇着脖子跟手表示: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因为──」

「因为?」

「要跟小莲结婚的是我啊!」

「…………」

M当场安静了下来。

 

柴油机车马上要停止了。

已经渡过桥梁的机车,周围是一片平坦,铁路两边都是道路。右侧是布满陨石坑的一大片荒野,左侧则是广大的低层住宅区。

Pitohui来到左侧的通道,扬声对众人说道:

「一停下来就马上下车全力往东侧奔跑!在躲进最近的房子之前不要错漏了预测线!另外还要注意周围的伏兵!」

以极限速度笔直地奔跑,同时还要注意从后面降下的预测线与子弹,以及可能躲在房子里伏击的敌人,可以说是相当高难度的指示。

「Pito小姐,为什么要在这里下车?不是要去森林吗?」

莲如此反问。

「到森林去也只是慢慢消耗战力而已!所以要逃到唯一有获胜机会的那个地方喔!」

「是什么地方?」

「当然是购──」

Pitohui的回答只能听见第一个字而已。

周围响起猛烈的枪声,弹道预测线不停闪烁,子弹跟着飞了过来。

而且不是从头上,而是从东侧仅仅80公尺外一栋最为靠近的房子里面。

 

如果说到刚才为止都是从上方降下的零散雨滴,那这次就是来自侧面的洒水。

子弹的密度相当高,待在那里的人至少会被1发子弹击中。而这几乎是同时发生的事情。

莲的左腿外侧中了1发,在准备奔跑的姿势下猛烈地跌倒。不过也因此而趴到了地上,得以避开了除此之外的子弹,只能说她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不可次郎的侧腹部与头盔各中了1发。她很平常地面朝下方扑倒后,不死心地像×螂般在地面爬着,即使脚底又中了1发也还是躲到柴油机车的车轮后方。

Pitohui为了尽快反击而举起KTR-09时就被击中,右手遭到子弹贯穿。即使枪械掉落还是迅速趴下,藉由隆起背部缩成一团来将被弹率减到最低。1发子弹朝她的背部飞来,但是被防弹板挡住了。

M从驾驶室里出来时,被贯穿扁平车门的子弹命中腰部与腿部而当场倒下。由于他顺势倒在全是碎片的驾驶室里,就被飞出来的金属片割伤了脸,但下一发子弹则是飞过他的头上。

夏莉的左侧腹被1发子弹擦过,第2发命中她的右脚踝。倒下的她还是用R93战术2型狙击步枪对Pitohui开了一枪,但拚死的子弹只是无情地炸裂地面而已。还想再开枪时,子弹就命中塑胶制的枪身,把它从夏莉的手中夺走了。

最倒霉的是塔妮亚。跟平常一样率先冲出去时,从最近处遭到最多子弹击中,成了名符其实的蜂窝。在第6发时就亮起了「Dead」的标签,但还是持续被击中。但也因为死亡的她仍承受子弹攻击,身后的人才捡回一命。

罗莎为了反击而举起PKM机枪时就被击中。虽然只被击中1发,而且只是擦过肩膀,但是──数发子弹陷入机关枪的弹药箱,零件受到超越系统设定的伤害后就变成多边形碎片消失了。接着应该送进枪械里的弹链就断裂并且从枪上落下。

老大的右膝被漂亮地贯穿,当场往前扑倒,然后庞大的臀部又中了1发子弹。

「呀嗯!」

由于是敏感的部位,她忍不住发出了可爱的声音。

结果在三挺机枪怒涛般攻击之下还平安无事的就只有T-S的四个人。他们虽然全身中了好几发子弹,但是铁壁般的防御力拯救了他们。

即使如此还是不能光是挨打……

「呜呀!」

艾尔宾等四个人就在身体爆出火花的情况下,绕到柴油机车后面试图逃走。

其实这是正确的判断,如果停留在当场来反击,也只是会让手上的枪械被打烂而已。

结束之后才发现枪击时间只有短短五秒钟,但柴油机车旁边已经没有人还站着了。

变成像刑场一般的空间里……

糟糕,这下糟了……

莲看着自己剩下四成的HP,以及同伴们陷入同样状况的HP,同时以猛烈的速度思考着该如何打破这种状况。

从倒下的地点到柴油机车还有5公尺左右。

爬起来用跑的来逃走,只要躲到车轮底下──但爬起来的瞬间被击中的话立刻就会死亡了。

就算闯入敌阵,如果敌人只有一个,不对,是两个人的话或许还能想办法躲过射线,但三挺机枪的话实在没有办法。

现在之所以停止射击,并不是因为在交换弹链。因为ZEMAL具备能持续射击所有子弹的背包型供弹系统。因此只是刻意停止射击罢了。

在一秒钟左右的寂静之间,莲几乎要放弃挣扎了。虽然曾在SJ里陷入各式各样的困境,但还是首次遭遇这种「连思考时间都没有」的绝境。

倒地的莲视界里面可以看见机车的车轮。从缝隙间可以看见不可次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躲起来,还有T-S的众人逃走的模样。

在高速思考当中,这一切看起来都像是慢动作。

被击中还是平安无事的T-S,毫不考虑反击或者支持同伴,只是拚了老命往铁路的右侧逃亡。

嗯,这样也没关系啦。

莲并不怨恨他们。

就算他们反击,下一次的扫射时我方依然会被打成蜂窝。所以至少希望他们能够逃出这个杀戮现场,然后对ZEMAL报一箭之仇。

虽然他们在SJ2时从后面射击自己,但本届是一路合作到这里的伙伴。和即将死亡的我方不同,他们似乎可以活得久一点。

这么想的下一个瞬间,强韧的科幻士兵就因为被蓝色奔流吞没而不断死亡。

是陷阱……

铁路的右侧已经设下了诡雷。

埋设好的电浆手榴弹像地雷一样炸裂,坚固的护具也像是纸张一样变成碎片。几乎失去所有下半身的四个人不断亮起「Dead」标签,整支小队就从SJ4里消失了。

即使枪击结束后已经五秒钟,也没有受到下一波攻击。

反而可以听见靠近的脚步声。

莲把脸庞一百八十度往反方向转后,50公尺左右的前方,一名女性玩家站在该处。

 

那是至今为止从未见过的人。

不论是直接或者是在转播当中。

看起来像是二十岁左右的女性虚拟角色。

有着端正的容貌与雪白的肌肤。灰色眼睛的她,留着一头酒红色短发,另外还带着深蓝色针织帽。

虽然没有自己这么矮,但对方的体格属于娇小纤细型。服装是成套的战斗服,颜色是绿色虎纹,也就是所谓的虎纹迷彩。

身体前方吊着装有饼干罐般弹鼓,自己不是很清楚的短机关枪。

那个,妳是谁啊?

对方是ZEMAL小队不会错,但那支小队里有这样的女性吗?应该没有才对。也不是哪个成员男扮女装。

然后也不清楚在这种状况下光明正大地现身走过来的理由。

虽然身后还有举枪瞄准的同伴在,但她没想过可能会被从疼痛中恢复过来的人击中吗?

莲产生各种混乱时,已经是射击结束过了十秒钟之后。

「我说你们啊,可不可以自己投降?」

该名女性这么说道。

 

所有人都因为惊呆了而忘记反击。

只不过LPFM与SHINC里面都没有任何人可以即刻反击就是了。

就算是有,只要举起枪械,在对准女性前就会被她后面的两个人击中。因此一定得听女性把话说下去。

「当然我也可以狠心把你们全干掉,哪一种比较好?对我来说,能选择自己投降的话我会觉得轻松多了。以将棋来说就是『投了』。还是你们认为要一路下到把王将吃掉才算帅气?」

莲说不出话来。

瞠目结舌应该就是为了这种时候而创造出来的成语吧。想不到在这场虚拟对战当中,还有人会要求敌人自己投降。

莲一边这么想,一边感觉到脚的麻痹感已经减轻了。

可以动的话,至少要干掉那个女的。靠近并且抱住她的话,后面的两个人也不会射击吧。用刀子使劲将其斩杀之后,自己应该也会死亡了吧。

这么想的瞬间,就从后面传来声音。

「知道了!身为队长的我同意这么做!」

 

那是不可次郎的声音……

什么?

莲一回过头去,就看到不可次郎从巨大车轮旁边冒出来。由于她的手上没有武器,所以直接大步走向那个女人。

妳什么时候变成队长了?

莲压抑下想这么质问的心情并保持着沉默,不可次郎朝着莲这边走过来时……

「快逃吧。」

由于是用只有通讯道具才能听见的声音,所以莲就理解是怎么回事了。

不可次郎继续往前走,准备直接走入莲与ZEMAL之间。

不可次郎一来到前面的瞬间就猛烈冲刺的话,当她被打成蜂窝的期间,就会出现能逃进车辆底下的可能性。

虽然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但是察觉不可次郎至少让不能死在这里的莲逃走这样的亲切心意后……

「不可……」

莲忍不住这么呢喃。

「不可?」

或许是不小心被对方听见了吧,ZEMAL的女性如此反问,而不可次郎则这么回答。

「是啊。我就是LPFM小队的队长,率领这群人的超强魅力型玩家,名字就叫作不可次郎大人!顺带一提,小队名称是『Lovely pretty 不可次郎──真的很猛』的简称!」(注:此为日文发音)

至少全部都用英文好吗?像是marvelous或者magnificent之类的。

莲虽然这么想,但同时也做好冲刺的准备。再过一会儿不可次郎就要经过莲的身边。脚的麻痹感好不容易来到可以加以无视的程度了。

这是最初也是最后的机会。

这个瞬间,机枪女就开口询问:

「咦,是『Zweihänder Sylph』的不可次郎?」

 

不可次郎的脚瞬间停下来。人就在莲的2公尺前方。

在那里的话我就不能逃走了啊!

莲虽然这么想,但同时也被女人所说的话引起了兴趣。她似乎认识不可次郎。

「哦哦……哦哦哦哦……这位小姐……也是从精灵世界来的……间谍吗……?看来我是不小心透露了不能说的绰号啊……」

不可次郎以非常邪恶的表情这么说道。

她将右手靠近就算拔出射击也射不中目标的M&P手枪枪套,看起来就像西部剧的枪手。虽然拔枪射击也无法命中就是了。

「果然是吗!听说妳的名字比较少出现在ALO里了,原来是在GGO吗!精灵的时候是美女,这边是可爱型的吗!」

另一方面,女性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很高兴。缓缓拿起手上的机关枪后,不是要射击而是为了张开双臂。这是为了让对方更加看清楚自己。

「近来可好!是我啦!话虽如此但外表完全变了妳应该认不出来吧!」

女性像是遇见久违了的朋友一样看起来很开心。不对,事实上真的很开心吧。

「哦?哦哦!等一下!我会猜中的!You是Me曾经在ALO里见过的家伙吧!」

连不可次郎都完全失去战斗中的态度。

「是『梅贝尔』吗?那个时候从碉堡上把妳打下去的真很不好意思。哎呀,真的没想到妳不擅长飞行!」

「噗噗!答错了。」

「是『艾克斯雷』吧!那个时候把妳的头剖成两半真的很抱歉。哎呀,因为妳刚好逃到拿着剑的我面前。」

「可惜,猜错了。」

「是『维亚雷丝』吗!那个时候把妳踢到火里真的很抱歉。哎呀,我以为体寒的妳觉得很冷。」

「嗯……我不是喔。」

「那是『伊蕾努』吧!那个时候把妳引到怪物的脚边真的很抱歉。哎呀,我以为妳喜欢动物。还有,那是唯一一种最轻松的死法了。」

「虽然很想说『好可惜!』,但完全猜错了。」

不可啊,妳这家伙究竟杀了几个人。

莲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先不打断两个人的对话。

「嗯,可能有点困难吧?答案是『碧碧』喔。」

「啊啊!是碧碧吗!」

笑着这么回答的不可次郎,下一个瞬间就爆发了。

「妳这家伙!竟然用巨大石臼把我磨碎!还在我飞行时用剑砍断我的翅膀!然后在火山口把我烤成全熟!还用箭射穿我的脑门啊啊啊啊!甚至把我沉进无底沼泽里头啊啊啊啊啊!」

不可啊,妳是被杀掉几次呢。

莲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先不打断两个人的对话。

 

「不可小妞,妳们认识吗?」

这时传出Pitohui的声音。莲把头转过去后,发现右手闪烁着中弹特效的她正坐在铁路旁边。她的手上没有枪械。

「是啊!这家伙叫碧碧。是在ALO里杀掉我许多次,隶属风精灵的宿敌Salamander──火精灵族的女人!不过当时是穿着华丽的无袖和服外套,然后一副健身者的外表!」

「原来如此。那就请妳靠老交情来说服碧碧小姐吧。」

「好哟。让我说服她来当我们的手下吧!」

「可以告诉她『这次饶了我们吗』?」

啥?

除了莲感到惊讶之外,从空气中也能感觉到其他的众人──夏莉、M、SHINC残活的两个人都同样感到哑然。

真的没想到Pitohui会说出这种话。

似乎连不可次郎都大吃一惊……

「好哟!──咦?Pito小姐,妳认真的吗?」

「认真的喔。就这样继续待在这里也只会遭到射杀,所以应该要赌上些微的可能性吧?」

「哎呀,嗯,是没错啦……」

「那就对了,妳就问问看吧。」

输给Pitohui沉静的魄力……

「好……好哟……」

不可次郎重新转向静静听着两人对话的碧碧。

「那个……」

不可次郎想着该如何开口的瞬间……

「嗯,好喔。」

碧碧立刻这么回答。

 

2 条回应

  1. SCARHSCARL2021-10-31 · 0:12

    有沒有clovers regret外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