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外传

[刀剑神域外传][Clover's regret][2]

Heathcliff · 11月2日 · 2021年 ·

 

终章 夜空中的水母


世界很无聊。

无聊到让人吓一大跳。

虽然没有打算说些不平与不满。

结果要享受某种事物,就需要「享受的才能」。

在海边嬉闹的才能。

因为阅读书本而感动的才能。

在河岸边烤肉时炒热气氛的才能。

看相声时放声大笑的才能。

宠爱猫狗的才能。

发现创造出某种属于自己的东西时会有快感的才能──

很遗憾的是,他无法从自己身上发现任何「享受」这些事物的才能。

所以一切对他来说都很无聊。

这算是「缘木求鱼」吗?

只是闹着别扭说都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然后无法享受任何事物──即使对这样无能的自己感到难以置信,但他依然随着惰性,像是在深海里飘荡的水母那样活着。

这个世界上应该有不少像自己这样的人。

没有什么特別喜欢的东西与兴趣,为了过生活而每一天做着没有太大兴趣的工作,像烂泥一样睡觉,像活尸一样工作,在没有得到任何收获的情况下,面对总有一天会来临的死亡──

这样的人只是不起眼,数量绝对不少,因为他本身就深信自己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过生活。

「……你小的时候家里环境也不算贫穷,但是父母亲几乎都没有买过游戏或者玩具给你吧?理由大概是为了教育之类的。」

水母露出淡淡笑容来回应之前公司的前辈山代宗光这样的论点。

「是啊。完全正确。你怎么知道?」

两人各自注视著萤幕,一边进行著完全不同的作业,在深夜里继续著没有营养的对话。

「那是习惯放弃的家伙常会有的症状。想要却得不到,那只能放弃──不断重复这样的过程之后,就变得什么都不想要。脑的犒赏系统就判断想要某种东西的行为毫无意义,思考方式也会因此而固定下来。父母亲原本是想教育小孩子忍耐,实际上只是培养出容易对各种事情放弃的无力性格……嗯,也就是大人的错误观念。人类是习惯的动物,一旦养成这种性格就很难矫正。你这家伙大概一辈子都是这样了。」

不像是在笑着开玩笑,也不像是在骂人一样指责,山代只是淡淡地陈述著事实。

「当然不是所有被强迫忍耐的家伙都是这样,也有长大成人之后反而沉浸在娱乐当中,更因此而步入歧途的人──用跟別人不一样的养育方式,教养出无法融入人群的社会不适应者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水母老实地点点头。

「说得也是……不过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欲望。还是有睡眠慾、呼吸慾、排泄慾等生存欲望。」

「……那是最低限度的生理需求吧。连这些欲望都没有就死定了。我说的是物慾、性慾、名誉慾之类的东西。」

「啊,那些就不知道该说有点微妙还是早就放弃了……说起来如果有名誉慾的话,就不会来帮忙诈欺了。」

山代用鼻子发出冷笑声。

「说得也是。嗯……不过我也讬你的福而得救了。」

「『远藤』先生也帮了我很大的忙喔。一个人住的时候家事实在太麻烦了。」

「实际上我也只能帮上这点忙吧。」

现在的山代宗光是以「远藤透」这个名字在某公司担任派遣社员。

这个名义──并非水母从收集个人情报的网站上入手。虽然在省略详情后骗山代是从该网站入手,其实这个名义的来历比想像中更复杂一些。

完全不想把详细情形说出来。反正他一定会露出厌恶的表情,虽然非正职,但他已经找到工作,事到如今也不能随便变更了。

「不过飞鸟帝国的开发团队竟然愿意雇用我这种冒牌货技术人员耶。虽然多少听过那里是黑心企业的传闻,不过工作量虽然多,至少不会被揍或者挨骂,然后也确实能领到加班费……就算要准备明年开始的新任务而人手不足,面试立刻就录取也太夸张了。」

山代把非部内机密的一部分工作带回家里老老实实地进行著,同时嘴里不知道第几次说出这样的感想。

为了赚取生活费,山代更改姓名成为派遣社员,潜入「飞鸟帝国」的开发职务当中。

这只能说是侥幸了。

一部分游戏制造商抢在其他业者前面实验性地将办公室VR化。山代隸属的部门,每个月只要到现实世界的公司几次,其他时间可以在自宅戴上AmuSphere然后登入到工作地点即可。

也就是说不需要每天通勤。相当适合潜伏生活。遇见熟人的危险性将大幅减少。

长相原本就不起眼的山代,发型与服装都做了变化,甚至还戴了眼镜,要是遇见哪个认识的人应该也不会被发现,但是能减少外出的机会当然是再好也不过了。

水母一边整理收集到的个人情报一边笑了起来。

「是叫作『百八之怪异』吧?飞鸟帝国的开发部门为了这个新的活动而人手相当吃紧,所以刊登了征才资讯,这件事情在网路上某些地方成为了话题哟。虽然也有『绝对很黑心』的谣言,但我玩了那款游戏后,觉得他们有很不错的开发小组──也认为远藤先生应该能胜任。」

山代皱起眉头。

「……这我的确很感谢你啦。不过为什么会找我呢?你自己为什么不从这种工作里抽手,到这里上班就好了。程式设计师的技术其实都差不多吧。」

水母肥胖的身体缓缓靠向椅背。

「因为这边的工作比较轻松。我很不喜欢被时间束缚而且还是小组一起进行的工作。疯狂加班更是不用说,然后也没办法在固定的时间起床到公司上班。」

山代歪起头说:

「啥?不是吧,你在上一间公司也很正常地上班,然后提供了一定的战力吧。」

「因为那里的工时超有弹性啊。先把需要的工作分量完成,不论迟到、打瞌睡还是玩游戏都没关系──在那里还定时工作的就只有身为主任的山……远藤先生而已哟。」

差点叫出对方过去的名字,水母急忙重新说了一遍。

或许就是因为明显比周围更加认真工作的模样,才会让山代被误认为投资诈欺的主要犯人吧。

山代沉吟著说「至今为止都没有这种自觉啊」。

「……话说回来,确实没有什么按照时间来上班的家伙。不过有直接住在公司里工作的人就是了。」

「就是这样社长才无法让远藤先生离职啊。像我的话,就是社长听见朋友说『我在找人渣工程师』时,就开口说『我这刚好有一个』,然后就像废弃物一样随便就把我卖了。之后也是每结束一个工作就会被调单位……等回过神来时就在这里了。」

「你认为那边比较好也太讽刺了吧……我要是被那群家伙抓到就死定了。」

和刚落荒逃至此地的时候比起来,悲壮感已经变得很淡薄了,但山代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郁闷。

水母刻意咧嘴笑着说:

「哎呀,现在先忍耐一下吧。像那种激进分子呢,不是活不长就是会因为其他犯罪遭到逮捕,总之也有许多麻烦……远藤先生就这样以『远藤透』的身分过日子,等变成中年发胖的体型,头发开始秃又有腰痛的时候,他们也应该完全忘记你了吧。」

「……十年以上吗──嗯,考量到那些家伙执拗的程度,最少也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吧。」

随着忧虑的叹息一口气把咖啡喝干后,山代就关掉笔电的电源。

「……我先去洗澡了。」

「好哟。洗好之后又要跟女儿玩『飞鸟』吗?」

山代再次发出沉吟。音质听起来比刚才沉重了一些。

「……是没错啦。不过你觉得我应该继续见她吗?」

水母瞇起眼睛。

「啥?你在说什么啊?」

「没有啦,因为……虽然是在VR空间,但要是被那群家伙知道我定期跟女儿见面……亏我都离婚离开她们了,还是有可能危害到她吧……」

山代说出不安的发言,水母则是用咂舌来回答他。

左右两边都是空房──正确来说是水母的雇主把整栋公寓都租下来当成员工宿舍,因此不用担心说话声音被其他人听见,不过这也不是什么能够大声说出来的内容。

水母把脸靠近山代,更加压低声音来表示:

「你确实要你女儿不能洩漏这件事了吧?说起来富永那些家伙,別说远藤先生离过婚,甚至链接过婚的情报都没掌握了。然后你在公司里也一直表示自己是独身,彻底隐藏曾经有家人的事实了吧。」

「嗯,是这样没错……但就怕有什么万一──」

水母感到很傻眼。

山代明明还算聪明,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自己和家人的事情就会失去客观性。

现在要是突然无法跟山代取得联络,他的女儿就会觉得奇怪而开始寻找父亲。要是不小心把山代的名字放到网路上公开表示要「寻人」的话,这才会引发喧然大波吧。

「远藤先生是那会往坏处想而自灭的类型吧……真的完全不谙世事。总之请继续在VR空间和女儿见面吧。那里比现实安全多了。像你担心那种风险,就像害怕『呼吸心脏就会停止』,然后害怕到屏住呼吸一样。」

虽然是有点夸大的比喻,不过水母确实认为危及山代家人的风险几乎是0。

离婚之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要发觉她们的存在本来就不容易。就算被发现了,应该是有相当优秀的调查业者存在,既然有这样的人才,只要看见母女的生活状况就能知道她们「没有钱」,另外从毫无警戒感这一点也能够得知她们「什么都不知道」。

反而是潜伏在水母身边被发现的机率还高多了。

跟远离的家人比起来,山代应该警戒他自身的安危才对。

但要是指出这一点将会造成他的不安,反而容易因此而露出破绽。所以水母还是打算随便把事情带过就好。

──说起来,他并非要救「山代宗光」。

以结果来说是救了山代一命,但水母的目的其实有点幼稚,连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就在隐藏着这个心思的情况下,水母和山代持续著两个男人的奇妙共同生活。

在山代入浴期间,水母也结束工作登入到「飞鸟帝国」里面。

其实没有什么特別要做的事,只是想看看游戏内的讯息。

收到一封新的讯息。日期是昨天。

 

「水母先生,谢谢你刚才跟我商量事情。明天约好跟爸爸一起玩游戏,我下定决心要跟他说被星探相中的事情了。虽然从事演艺工作很可能会遭到反对,但那里不是什么黑心的事务所,水母先生听我倾诉后我就下定决心了。下次请再跟我一起攻略任务吧!」

 

以平凡无奇的措辞回答了朋友的讯息后,游戏内的水母终于忍不住露出微笑。

因为脸庞的外型不佳加上不喜欢笑,所以只露出奇怪的表情,不过他并没有在打什么坏主意。

他是在游戏当中某个任务的稀有道具争夺战里认识了她。

偶然遇见玩家之间互相战斗的水母,一时兴起之下加入被逼到绝境的少女这边──结果还是单方面遭到蹂躏,但之后再次相遇时就成了朋友。

是在熟稔到某种程度之后,才注意到少女的「真正身分」,VR空间感觉似乎相当宽广,实际上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水母回覆完讯息后就立刻登出回到现实世界。

洗好澡的山代正在PC前喝着麦茶。

「怎么了。难得出现如此开朗的表情。遇见什么好事了吗?」

水母別开头去。

「没什么。只要是跟女儿约定好的日子,山代先生一定都像在洗战斗澡一样。」

「迟到的话会让她感到不安啊。那家伙和父母亲不同,个性很纤细。」

距离山代和女儿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三十分钟以上。

没办法反驳「我倒觉得很像爸爸」的水母只能随便点点头。

 

──人生大致上是很无聊的。

只不过,有时候也会出现感到有趣的瞬间。

能够自行创造出许多这种瞬间的人,也就是被称为现充的人们吧,不过就连欠缺这种才能的水母,也会因为小小的奇蹟降临而拥有极度稀少的有趣瞬间。

水母也不是对「她」特別有好感。

反而是近似哥哥照顾妹妹那样的心境,不过其实这种形容也不太适切就是了。

深受家里附近小孩子的喜爱,这大概是最接近的表现了吧。

这样的话,至少在那个小孩子面前要表现出大人优秀的一面──水母的内心出现这种小小的「欲望」。

所以他才会拯救陷入危机的山代宗光。

这样的话,至少她不会失去「最喜欢的父亲」──水母是这么认为的。

「那么远藤先生,你慢慢玩吧。我要继续工作了。」

「嗯,我大概两三个小时就回来。」

山代登入游戏,当他的意识与现实世界分离之后,水母就按住心脏茫然呢喃著:

「…………啊,好累喔……」

他指的不是山代而是自己的身体。他的心脏原本就有疾病。

是在短短几年前才发现这件事,医生警告他随时可能会发作,必须调整饮食生活,不能给心脏过度的负担。

有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也有可能在某个时间点就突然停止跳动。

虽然感到不安,但是人终究难逃一死。不是只有自己遇到这种事,这种程度的患者并不少见。

被自己所救的山代,不论再怎么挣扎,将来也一定会因为年老力衰而死。

──包含自己在内的所有人,最后一定会步入坟墓。

死的时候带不走任何东西。

不论是金钱、名誉还是回忆都没办法带走。死亡后人类就只是一具尸骸,自我会跟著消失,变成灰后为世人所遗忘。

只不过,虽然什么都带不走──但是似乎可以「留下东西」。

小孩、财产、工作以及行为的后果──

也就是自己活着时的客观证明。

但是水母和这些东西似乎都无缘。

早已习惯放弃的他,只是像只水母一样茫然飘荡在水里。

(像我这样的垃圾……应该什么都不会留下,然后被每个人遗忘,死得毫无价值吧──)

他是真的这么认为。

 

 

真寻的父亲,山代宗光自首后又过了几天。

来到三叶侦探社的真寻被迫陷入有些困扰的情况当中。

她的左右两边有两尊鬼姬──

一边是阴阳师,一边是神乐巫女打扮的鬼姬,紧贴着身为兵法者的真寻。

看起来就像三名穿着不同服装的真寻站在一起,气氛虽然接近三胞胎,但是左右的两个人却是不发一言。

在这样的真寻她们面前,摆出相机的小历不停做出指示。

「八号小妹,把脸颊放在真寻小妹的肩膀上摩蹭!十号小妹的眼神稍微往上!啊,很棒喔!太棒了!那由小姐,灯光再从下面一点的地方照上来!」

负责照明的那由他,配合指示倾斜打光板。

快门声随着闪光灯明灭不断响起,同时跟小历尖锐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太棒了!好可爱!太可爱了,小寻寻!这直接就能做海报了!萤幕撷取画面之后也会送给楢伏仔哟!八号小妹,用右手跟十号小妹的左手握手!啊,握法不对!手指交缠,像这样……真寻小妹,妳教她们!像情人那样的握法!」

「不,我不知道那种握法……」

如此过於相信小学生的知识也很令人困扰。

瞄了一眼鬼姬三姊妹的摄影会后,坐在办公桌前面的侦探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不会要妳们別在这里拍。因为在外面拍会造成比较大的问题。但是……小历,妳想拿这些照片来做什么?」

小历以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歪著头说:

「咦?个人拿来笑着欣赏之类的……啊,或许会当成智慧型手机的待机画面吧。啊,不过我也很喜欢和那由小姐的合照耶。伤脑筋。干脆拍一组那由小姐和真寻小妹缠绵──」

「请不要说什么缠绵。差不多该结束了吧。真寻小妹应该也累了。」

如果是工作的话就会硬撑着说「没问题」,不过今天还是接受来自那由他的援护吧。

经过前几天的「十三层楼的地下迷宫」攻略,当真寻向小历表示「想谢谢妳的帮忙」后,对方就不顾真寻的意愿开始了这场摄影会。

虽然这种事情能不能当成谢礼本来就很可疑,但是至少小历露出打从心底享受这个活动的样子。

由那由他发出摄影会结束的通知后,小历就噘起嘴唇来说:

「咦~要结束了吗?算了……这次就先这样吧。下一次那由小姐也一起来场泳装摄影会吧!」

「……真寻小妹,一定要拒绝喔。小历小姐是认真的。」

那由他一边把阴阳师模样的傀儡,鬼姬复制八号收回道具选单,一边对真寻做出真心的忠告。

真寻也收著自己的傀儡,神乐巫女鬼姬复制十号,同时暧昧地点点头。

「泳装的话我也有点……如果身材像那由小姐那么好,应该可以拍出很棒的照片吧。」

收起相机的小历缠到那由他身上。

「那由小姐是最特別的。连写真偶像都很少有这种等级的逸才!也难怪楢伏仔会认真地感到可惜。啊,不过真寻小妹也有属于自己的魅力哟!将来甚至有超越那由小姐的可能性!楢伏仔似乎对妳有很深的期待!」

克雷威尔无力地垂下肩膀。

「楢伏吗……原本很想避开让妳和他认识的事态……」

真寻的经纪人楢伏跟小历尚未在游戏内见过面。说起来楢伏根本没有帐号,但是拜托真寻说「想跟帮忙妳的小历道谢」,然后由真寻打电话帮两人取得联络。

结果两个人似乎是臭气相投,在那由他的稀有性与真寻的将来性方面有了相同的看法,发表完受到这两名女性高度信赖的克雷威尔有多让人嫉妒后,更发展成有点狂热的盟友关系。

甚至让在旁边听着对话的真寻,对于沟通能力强的人之间竟会以如此恐怖的速度产生共鸣而感到战栗。

至於那由他经常会到侦探自宅这件事情,真寻与楢伏都已经事先被下了封口令。

不过真寻也就算了,楢伏很有可能一时忘我就说溜嘴,使得克雷威尔连在这个地方也埋下了一颗未爆弹。

真寻也相当同情他的遭遇,目前正考虑等东窗事发时要帮侦探说几句好话。

侦探社的门传出敲门声,接着做神主装扮的男性就翩然而至。

「暮居,可以打扰一下──哦?」

一看见真寻,他的眼睛就因为疑惑而瞪得老大。

「什么嘛,你们几个已经改造了鬼动傀儡吗?因为都是前卫职业,阴阳师的鬼姬应该会比较方便──」

「不,我是玩家。」

背负着太刀的真寻点头打招呼后,神主就往后退了一步。

「啊!这样啊,妳是远藤……山代的女儿吗?哎呀,失敬失敬。因为跟鬼姬实在太像了,一个不注意就──」

频频低头道歉的男性神主脸上露出苦笑。

真寻能够理解他的心情。就连真寻本人跟鬼姬面对面时,感觉都像是隔着镜子看见身穿不同服装的自己。

克雷威尔从椅子上站起来。

「这位就是前几天跟你提过的真寻小妹妹。虎尾先生,今天有什么事吗?」

男性神主似乎是营运方的技术人员。也就是以伪名在此工作的父亲过去的同僚或上司。

虎尾轻轻敲着自己的头并坐到空椅子上,接下机器人猫又送过来的麦茶。

「啊,谢谢──没有啦,因为山代的事情而接受了警察的侦讯,感觉事情好像变得比想像中更麻烦了。所以就想先过来跟你说一声。」

克雷威尔歪起头来表示:

「我自认应该已经掌握大部分的事情了──」

「这你应该就不知道了吧。『远藤透』先生的尸体被找到了喔。」

真寻一瞬间搞不懂虎尾在说什么。

「远藤透」是父亲山代宗光使用的伪名。

虎尾啜著麦茶,原本就驼著的背变得更弯了。

「当然不是我们知道的技术人员远藤,而是『真正』的远藤先生。好像是浮在某条河川上的无名尸。警察原本怀疑是不是山代杀害了远藤先生──但这个嫌疑也已经洗刷了。对方的心脏似乎不好,死因是因为病死。根据山代的供词,在浴室死亡的他被不知名人士带走了──这些家伙应该是公安在追缉的某组织的手下。直接把尸体丟入河里虽然很粗糙,不过也是相当迅速的遗弃手段。就算被发现,只要没有外伤就很容易被判断是掉到河里淹死。」

事情好像变得有点复杂了。

感到困惑的真寻,表情终于因为不安而扭曲。

察觉到这一点的虎尾立刻迅速转换话题。

「没有啦,对于山代来说,事情不是往不好的方向发展喔。只不过,出现不知道该说无法理解还是奇妙的状况……投资诈欺之后,就是那个远藤先生藏匿了逃走的山代。好像是曾经在同一间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嗯……年纪虽然有点差距,但可以说是朋友吧。不过这个远藤先生平常是用其他的假名过生活,好像连山代都不知道自己使用的名字是他的本名。应该是因为从事犯罪行为,所以想要隐藏本名吧。然后把隐藏起来的本名作为假名让山代使用──」

小历难得以严肃的表情低声说道:

「也就是说……想让山代先生代替自己工作,然后掠取将来的老人年金……?」

「……太厉害了。没想到妳一瞬间就能做出如此有条理的论点。」

侦探夹杂著讽刺的感想让虎尾露出苦笑。

「这个诈欺行为还真是漫长啊。虽然说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他重视的应该是用自己名义的话,在进行纳稅等各种官方手续时比较不会被发觉这个优点吧。还有另一个──看来这名远藤先生,将来似乎真的打算让山代回归社会,所以尽可能不让他跟雇用自己的组织扯上关系。」

听完虎尾的说明,只有侦探一个人以能够理解的表情点着头。包含真寻在内的其他三个人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状况。

虎尾压低声音说道:

「总而言之,将盗出的个人情报让山代使用的话,就会变成链接山代与犯罪组织的行为,但先让山代使用自己的名义,就比较不会发生这样的问题──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测。结果这个远藤先生突然先行离世,陷入混乱当中的山代则是舍弃『飞鸟帝国』的开发工作,向真寻小妹告別后失去踪影。然后直接继承了身亡的远藤先生的工作,这似乎就是整件事情的经过。」

克雷威尔瞇起眼睛。

「山代先生因为投资诈欺事件而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也是他伸出援手的吗──我们这边在调查时,也搞不懂这件事。让山代先生开始使用假名的原因,也就是投资诈欺事件,我从了解这些事情的情报通身上就问出来了,山代先生的所在地也从刚才提过的通信履历上面找到──但这段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有这个部分一直相当暧昧。山代先生应该跟他很好吧,否则他怎么会甘冒生命危险来藏匿山代先生呢。」

虎尾耸了耸肩。

「但好像又不是这样。他们之间的感情确实不算太坏,但是连山代先生本人都说『我也搞不太清楚他为什么要救我』。或许是有什么只有本人才知道的理由吧。」

真寻一边听着这充满谜团的内容,一边帮远藤这个陌生人祈求冥福。

没有他在的话,父亲应该会被黑道集团抓住并且杀害。就算他是个罪犯,对真寻来说也是恩人。

父亲虽然得入监服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归社会,但怎么说都还是活着。几年之后应该还是能见面,或许那个时候真寻已经进入反抗期,但「能够再见」与「再也见不到」可是有天壤之別。

至少──再也不需要为了寂寞与不安而哭泣了。

任务「十三层楼的地下迷宫」的制作者用了「人生不过是面临死刑之前的监牢」这样的表现。

真寻差点就要同意这样的表现,但是克雷威尔开导她说「转个念头情况就会改变」。

以这种负面的想法活下去的话就会变成监牢,积极进取的话就会发现其实没有那么糟糕──这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对真寻这种容易钻牛角尖以及想太多的人而言,这是很难办到的事情。

(话说回来……之前好像也有人跟我说过一样的话。)

 

「真寻小妹真的凡事都往负面去想。」

 

──以前在「飞鸟帝国」认识的朋友,也曾经混杂著苦笑这么对自己说过。

在回想起这段记忆的真寻旁边,那由他小声对侦探问道:

「山代先生的刑期……大概是几年左右?」

侦探往上看着天花板。

「虽然还得看搜查的结果──他只是小喽啰而且又是自首,本人除了薪水之外似乎也没有获得其他收入。如果罪状在我的预测范围之内,刑期大概是三到五年左右吧。虽然没办法缓刑,但还是有酌量减轻的余地……虎尾先生他们也愿意帮忙提出减刑的请求书吧?」

虎尾弯著驼背站了起来。

「虽然退职前的行动不值得称赞,但是知道内情之后……当初领那么便宜的月薪还帮忙完成大量的工作,而且是一起撑过『百八之怪异』实装之前最忙碌时期的战友。虽然还有企业伦理等各种问题,但是同事对他的评价也很不错。希望他能够为了女儿重新振作起来。那么,我差不多该告辞了──」

虎尾先生离开之后,小历就握住真寻的手。

「那么真寻小妹!我们去购物转换一下心情吧!妖异横丁的吴服店里进了不错的和风哥德萝莉服。里面有超适合真寻小妹的款式哟!」

这种不由分说的强硬态度,现在让人感到有些舒服。可以夺走容易想太多的心思。

「啊,好的。那么,侦探先生有什么打算?」

「我还在工作。妳们去就好了。」

克雷威尔开始刻意发出敲打键盘的声音。似乎就连他也没有陪三名年轻女孩子一起去购物的精神力。真寻和那由他算是比较乖巧,但是带领两人到处跑的小历则是活力十足。

那由他发出轻笑,然后把两手放到真寻肩上。

「我们走吧,真寻小妹。买完东西后,继续挑战『十三层楼的地下迷宫』吧。还是会想完全攻略吧?」

她温柔的声音,让人感受到超乎年龄的包容力。想到父亲出狱时自己是不是能变成像她这样的女性,真寻就又觉得完全没有信心。

离开侦探事务所走在街上时,真寻随手打开朋友名单。

并排在一起的玩家姓名旁边,明确标记着大致上的最终登入时间。

数小时以内、三天以内、一个星期以内──那由他与小历当然处於登入状态,如果有一个月以上没有登入的话,大概就可以判断是转移到其他游戏不会再登入了。

真寻经常会删除像这样的朋友来整理名单。

如果是出差或者入院等特殊案例就另当別论,那个时候通常会在自我介绍的字段写上告知。

最后真寻的视线停在名单的最下方。

 

(……「水母」先生最近都没有登入呢──)

 

朋友名单里面历史最为悠久的名字。

最后登入是在数个月前──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应该会直接删除,但真寻却一瞬间犹豫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让她特別在意。

脑袋里面的另一个自己主张着「不要删掉比较好」。

犹豫了一阵子后,她没有进行任何操作就把名单关上。

 

说不定他哪一天又会翩然登入了。

那个时候有几件事情必须再次跟他道谢。

像是感到不安时听自己诉说心事。

觉得父亲的情况不太对时,是他鼓励了自己。

父亲因为忙碌而无法登入时,是他和自己一起玩──

光是朋友名单最下方有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就会有种受到守护的感觉。

「怎么了,真寻小妹,打开朋友名单做什么?啊,是要约其他朋友一起来攻略吗?」

「可以的话,希望能找到负责后卫的人。因为现在总是会依赖鬼姬──」

「抱歉,我想找的人没有登入。今天就我们三个人进行攻略吧。」

一边跟小历与那由他说着话──

突然浮现和某个朋友擦身而过的感觉,真寻便往背后看去。

但是那里没有任何人。

歪了一下娇小的头部后再次开始往前走,而宛如飘荡在海里的水母般浑圆的月亮,就这样掛在她头上发出炫目光芒。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