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外传

[刀剑神域外传][Clover's regret][3](完结)

Heathcliff · 11月2日 · 2021年 ·

 

四章 异界的铁路


假设有由五人组成的小队。

若是五名同性,无论是男是女都没什么问题。

虽然也会被个人的性格左右,但就一般论而言同性集团容易相互理解,容易朝着相同目的迈进。这一点在国中、高中的社团活动等也已获得证明。

接着,是四男一女的情况。

这个组合在过去的特摄英雄片经常见到。所谓的「万绿丛中一点红」,暂且不论在故事中如何,在现实中很难掌控。如宅圈公主、社团破坏者等,并非以好的印象使用的单词也是从类似的状况中产生。

三男两女,或者两男三女的情况。

只是感情好的团体,只要不发生三角恋就没有特別的问题。虽然计算上凑成两组就会多出一人,不过分別在团体外找到另一半的例子也很多,另外同性的友情也容易培养,算是妥当的组成。因此恋爱与友情加在一起作为主题的青春戏码中,采用类似组成的例子也很多。

最后,是一男四女的情况。

在外人眼中,可说是所谓的后宫状态。基本上是男性很羨慕,女性会皱眉的组成。

然而,暂且不论该男性是一夫多妻的石油王之流,若是世上一般有常识的人──

这种情况正是恶梦。

假设四名女性对一名男性表示好意,争风吃醋只能称为惨剧,即使没有直接的暴力行为,也无法避免胃穿孔的事态。

而此外,在并没有特別表示好意的状态下,一名男性不小心混进四名女性中的情况──

男性身边没有同伴,被迫孤军奋战,没有任何回报却像佣人一样被任意差遣,并且有可能因为女性们的一个决定就被冤枉,被逼进极度危险的立场。

被其他四人当成空气,也被外部的人冷眼看待,劳力工作或肮脏的工作全被无情地推到头上──那已经等同于从现代社会的扭曲所诞生的全新奴隸制度。

「………………关于侦探先生扭曲的被害妄想已经达到令人笑不出来的程度这件事,姊姊,身为亲属请妳说句话。」

「……嗯~不是我害的喔。」

「……侦探先生过去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关于克雷威尔冗长的,无法算是抱怨也无法算是妄语的「小队的男女构成比」的偏颇考察,聚集在侦探事务所的三名女性对他投以十分冷淡的视线。

忍者小历、神弓莉莉卡、以及战巫女那由他──

组成这次小队的最后一人,兵法者真寻还没有登入。

四女+一男。

面对这个现实的侦探克雷威尔,现在正难看地尝试最后的抵抗。

「……的确,说是极端的言论,或许确实如此。不过,那由他、小历、真寻──前面这三位就算了,若是再加上姊姊,恐怕我纤细的胃会受不了。姊姊身为观光导览的护卫人员十分优秀,外貌也不错,相当受到顾客欢迎,不过到了自由时间,姊姊就会连续做出像神经病一样的异常行动。无法保证妳们不会被影响。就像现在──妳们已经被姊姊驯服了……」

他的声音里有著绝望的音韵。

把莉莉卡的大腿当枕头,穿着水豚人偶装蜷曲的小历不满地嘟起嘴巴。

「因为那由小姐站在莉莉卡小姐后面啊。空出来的大腿只有这里吧~?」

「……啊,那由他,那边那边。拜托再用力一点──啊~感觉真舒服~」

「……这样吗?我觉得并没有很僵硬啊……」

很快地被当成空气的克雷威尔遮住眼睛。

坐在沙发上的姊姊莉莉卡让小历趴在大腿上,并且让站在背后的那由他帮她按摩肩膀。

人很好的那由他被拜托这点程度的事并不会拒绝。虽然VR空间里的按摩不可能有什么效果,不过大脑会认知触感,所以能体验到「像是被按摩的感觉」。

轻易地笼络两名年轻女孩的恶女,笑嘻嘻地面对宠爱的弟弟。

如同被老虎瞪视的狐狸,克雷威尔背脊颤抖。

「对了,海世,姊姊很伤心喔……五月连休前的温泉旅行那时,你约了八鸟和千手屋被拒绝了,可是却完全不跟姊姊说一声……我在地球的另一侧孤独寂寞地吃着午饭时,海世竟然和这么可爱的女孩们开心地玩耍嬉戏……」

克雷威尔严肃地瞪着姊姊。

「不,那个时候姊姊跟姊夫正在旅行吧?矢凪先生委托攻略『幽灵乐队』时也是,妳突然说要去休长假──以两个月一次以上的步调歌颂人生的人,请不要因为没办法去VR空间的温泉旅行就闹脾气。」

当然他没有打算约姊姊,不过莉莉卡因为旅行不在也是事实。

言词锐利地反驳后,莉莉卡立刻泪眼婆娑。虚拟角色的「假哭」功能是标準配备。

「真过分……!小时候那么爱黏姊姊,不管做什么都『姊姊,姊姊』地像花嘴鸭的雏鸟跟在后面的那个可爱正太海世,长大后竟然变成这种冷淡薄情的大人……!那时可爱到不行的你到哪儿去了?」

「不要捏造记忆。我是喜欢自己看书的小孩。好几次把我的书抢走,我恳求妳还来,却把我当成球一脚踢开耍著玩的人是哪里的谁啊?」

「不是附近的坏小孩吗?」

「就是妳啦。」

那由他惊恐傻眼地停下按摩肩膀的手。

「……莉莉卡小姐,那已经算是虐待了……」

察觉到形势逆转的莉莉卡,慌忙回头看着那由他说:

「等等!不是!因为海世热中於看书都不理我,我很寂寞才会这样!还有我没有把他当球踢,只是这样很普通地踩住封锁他的行动而已!动弹不得手脚乱动挣扎的海世太可爱了!该怎么说,就像从上面压住的乌龟一样!」

「……呜哇,神经病……」

连小历也从她大腿上起身,像小动物般逃到墙边。

借由水豚人偶装的「毛球召唤」功能叫出来的袋熊,慢吞吞地爬上空出的空间。

莉莉卡一边拥抱袋熊,一边假装啜泣。

「呜呜……是啊……我是坏姊姊……以后,就算今后被长大成人的海世报复,我也不能埋怨呢……」

也许是有些痛苦,莉莉卡手中的袋熊手脚乱动挣扎。她似乎不打算放手,雪白的臂膀牢牢地抓住袋熊不放开。

克雷威尔再次叹了口气。

「都小时候的事了,我也没有怨恨到需要报复──只是姊姊在精神的根本部分和当时没什么改变这就可怕了。虽然懂得思考判断了,但同时也学会了滥用思考判断的智慧。」

停止假哭的莉莉卡鼓起脸颊。袋熊放弃逃脱,无力地低下头。

「咦~没那回事喔。现在你姊夫有时还会骂我『要学会思考判断啊!』。」

「呃,根本不行嘛。所谓的思考判断,滥用是不好,可是没有思考判断也不行啊……」

被小历提出正确的论点,莉莉卡笑嘻嘻地歪著头说:

「可是,之后伊森说,我的这个部分也很可爱♪」

「……在这种时候放闪吗~来这招啊~妳的丈夫真是宽容……」

「这样的夫妻关系,我觉得有点羨慕──」

「虽然伊森是有常识的人,可是太习惯古怪的朋友熟人,感觉已经有点麻痺了……」

三人三种傻眼方式,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早安,我是真寻。抱歉我来晚了。」

那由他立刻开门让她进来。

「欢迎,真寻小妹。没关系,碰面时间还没到喔。」

「太好了!我有点睡过头,看来赶上了。」

行个礼走进来的双马尾兵法者,端正的脸也面向先到的其他人。

「大家已经到啦!我也非常期待今天的旅行……那由他小姐,谢谢妳邀我!」

克雷威尔不由得从她灿烂的笑容移开视线。

不知何时站在他身旁的小历,以非常可怕的声音嘀咕:

「……面对那样闪耀的笑容,你还能像刚才那样说出构成比什么的吗……?」

「……不,只要我忍耐就没事了。」

无法背叛小孩纯真的笑容。

最重要的一点是,克雷威尔现在才想到,把真寻和那由他,与姊姊和小历视为同类太失礼了。

 

 

真寻的父亲被逮捕因而意志消沉,至少想让她转换心情──那由他向侦探如此提议,是学生们开始放暑假不久的时候。

「作为前些日子参观办公室同行的谢礼,橡守先生给了先行体验新活动的票券。是两天一夜的神祕列车,似乎是秋季出游季节的主打企画──侦探先生的部分也已经拿给我了,请一起来吧。」

那由他如此告知,与预料相反,侦探十分干脆地点头。

「好主意。虽然真寻大小姐表现得很刚毅,不过她还是小学生──进入暑假后胡思乱想的时间也会增加,她真正的心情应该很寂寞。因为妳有不像这个年纪的奇妙包容力,我觉得她也容易向妳撒娇。」

虽然觉得自己没有包容力这种夸张的东西,不过侦探的反应令人高兴。

模样明显和五月连休前心不甘情不愿地去温泉旅行时的他不同。因更换故障的热水器而连续在他家过夜时,虽然并没有发生特別的事,不过两人的距离也确实缩短了。

不过,姊姊莉莉卡同行对他来说似乎在预料之外,刚才在侦探事务所时内心的动摇变成抱怨发洩出来。

(有那么温柔漂亮的姊姊,侦探先生有什么不满呢……?)

虽然某些部分有点奇怪,但也觉得那正是她的魅力。

就冷漠缺少表情的那由他而言,小历和莉莉卡天生的开朗可爱反而是她的憧憬。

此外这次,似乎也被其他职员拒绝同行了。

听说大柿要和其他公司会面;千手屋和岛上的朋友说好要出海捕鱼;还没见过面的八鸟则是嫌麻烦。

无论如何,真寻的笑容带领著放弃虚无抵抗的克雷威尔,来到了黑铁饿野站──

到达地下梳形月台的那由他一行人面前,已经逐渐聚集这次神祕之旅同行的其他玩家。

包含那由他他们五人,大约有五十人参加,看来大部分都是开发者的朋友或亲属等相关人员。

参加者的条件是规定必须提交问卷。开发人员将根据问卷进一步调整或追加。

在那由他等人面前,有一位身穿白拍子风格水干的女孩接近。

她似乎是旅行工作人员,手臂上戴了写有「向导」的臂章。

「幸会。各位嘉宾是三叶草侦探社的暮居先生一行人吧?橡守先生吩咐我今天当各位的向导,我叫作饭纲。」

虽然她肯定比那由他年长,不过短发非常可爱,有种刚毕业第一年的社会人士般的天真烂漫清新感。

其他客人并没有向导跟著,看来是橡守特別安排的。

克雷威尔绅士地点头回答:

「妳太客气了。今天要请妳多多关照。失礼了……妳是开发部的人吗?还是──」

自称饭纲的白拍子女孩轻轻一笑。

「我不是人工智慧。是研修中的工作人员。关于VR空间里的观光事业,暮居先生具备了技术──在旅行过程中,若能获得各种直率的意见,将对我们很有帮助。」

她说了有点奇妙的话。

「VR空间里的──观光事业吗?」

那由他询问在意的部分,饭纲娇柔地点头说:

「是的。我隸属于前些日子才刚成立的『VR旅游』这个公司内部的事业。以前『游戏里的观光事业不会成立』这样的意见占大多数,不过实际上暮居先生的观光导览受到海外富裕客层的高度评价──将游戏场地作为观光资源活用,对此认真研议的潮流已然形成,配合前些日子的『招鬼屋温泉度假大饭店』开业,我们的部门成立了。」

克雷威尔一脸认同地点头。

「噢,向橡守先生建议的那个方案,已经实现了啊。如果想认真执行观光事业,和游戏分开,成立观光专门的部门比较好……真糟糕。前阵子参观办公室的时候,或许橡守先生也想跟我说这件事。」

莉莉卡纳闷道:

「咦~既然如此不用跟海世说,告诉我就好啦。」

「姊姊不知道原本的来龙去脉吧?观光事业是邀请高龄层接触VR的诱因。所以必须準备能力值或攻略等战斗要素不会造成影响,对新手门槛也很低的体验型内容。因为和提供给现有玩家的课题型、成长与报酬型的方式性质完全不同,所以同样在公司内部实行,可能会引起开发现场的思想混乱。如果想认真执行,就应该成立专门的部门。」

饭纲优雅地微笑道:

「是的。例如很难预约的高档住宿设施,能以便宜价格轻松提供超乎同等水準的体验──至於浅显易懂的实例,就是向暮居先生推荐的豪华臥铺列车之旅。这次出于我的兴趣制作的臥铺列车,刚好与这个方向性一致,因此我从总务部被调到这个部门。算是顺水推舟吧。」

那由他吃惊地说:

「妳是制作者?该不会开往招鬼屋的夜行列车也是──」

饭纲害臊地点头说:

「是的,那是我制作的。虽然饭店是公司里许多人擅自参与的共同作品,不过列车部分基本上是由我独力制作。我从学生时代因为兴趣而累积素材──能制作出理想中的列车,而且光是能获得评价,著实令我无限感慨。」

从她开心的表情也能窥见充实感。

小历呆呆地睁大眼睛说:

「虽然妳若无其事地这样说……饭纲小姐待在总务部,却能做出那种列车?咦?为什么?总务部也有开发机材吗?」

饭纲摇头说:

「不,并不是部门里有设置机材──由于实验性地推动办公室VR化,因此我们也能透过AmuSphere使用开发机材。还有,我们公司的开发部业务繁重,若非年轻健康的人就做不下去……到了一定的年龄,通常会调到其他部门。错误检测室的虎尾先生也是如此,总务部也有几名这样的人,偶尔会当协助开发的帮手,也会承接一些道具的设计。虽然我是刚毕业就被总务部录用,不过公司风气就是这种感觉,所以我进了公司后非常惊讶。」

「原来如此。由于这种公司风气,饭店和夜行列车才会有那样的品质啊。」

克雷威尔十分钦佩地低喃,饭纲对着他苦笑道:

「在工作时间以外像社团活动一样投入制作,结果变得越来越致密用心。完成时开发部的人也来参加──大家似乎都渴望没有规格书的自由作业呢。」

在谈话时,列车驶进了月台。

上次搭乘的夜行列车是带有圆弧的复古样式,不过今天的列车又大异其趣。

「呜哇,好黑!」

小历不由得吐露的感想,是在场所有人共通的想法。

散发光泽漆成黑色的外观有种高级列车的感觉,最引人注意的是完全没有像车窗的东西。

车头宛如新干线般的流线型,可是却连驾驶座的车窗也没有,甚至让人误以为是个平面的黑影进入月台。

其他旅客也显得有些动摇,这时有一名披着黑色外套的狐面具乘务员从月台出口走下来。

深绿色制服、制服帽都制作得很高级,再加上长身玉立非常好看。

一看到他的模样,小历便睁大眼睛说:

「……侦……侦探先生有两人……?」

「……我就知道妳会这样说,至少分辨一下脸孔和狐面具吧。」

虽然不可能看错,当然只是在开玩笑,不过气质有些共通的部分。

狐面具乘务员以宏亮的声音大喊:

「欢迎各位一同参加。我是本次神祕之旅的向导,担任车掌的『狐白』。接下来将带领各位展开两天一夜的异世界旅行。这辆列车的名字是『瑞祥』──各位可以在客房放松休息,也可以在车上信步閒逛,请悠閒享受豪华臥铺列车之旅。」

在月台出口前恭恭敬敬地鞠躬的端正举止,令那由他有一种直觉。

「那个人是……借由AI活动的NPC吧?」

饭纲点头说:

「是的。每趟旅行都会重复同样的开场白,所以不需要特意让员工去做,如果受欢迎就能在同一时段展开复数旅程。这次的体验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在实装前做最终确认,看看那位向导AI『狐白』是否能妥善应付各种事态。」

在「百八之怪异」是让登场的NPC妖怪们「尽量不说话」,借此表现出像妖怪的感觉,不过旅行的广播员可不能如此。

「开场白只是重复登录的台词所以很简单,不过攀谈时能否正确地回应则很难说──如果有机会请向他搭话。测试例子越多越好。」

那由他一边点头,一边思考说道:

「那个人……真的很像侦探先生呢。虽然脸上戴着狐面具,不过像是身形,整体的气质都很像。」

饭纲吐舌头说:

「果然被看出来了?其实──模特儿真的是暮居先生。在招待他去招鬼屋温泉度假大饭店之后,黑猫员工们有一部分开始模仿暮居先生,并且自制狐面具戴上──因为实在太可爱了,在『VR旅游』部门内部造成了一股狐狸小风潮。」

侦探露骨地露出讨厌的表情说:

「这件事我第一次听说……」

「啊,我有照片喔。」

饭纲急忙从选单视窗显示萤幕撷图。

圆滚滚的二足步行黑猫们戴着白色狐面具,披着法被兴高采烈地地跳着盂兰盆舞。

「……好……好可爱……!」

探头看的真寻双眼闪闪发光。虽然由于容貌端正看起来冷酷,不过她也是年龄相称的小学生。

莉莉卡和小历也从旁边发出欢呼声:

「哎呀~真的很可爱~!狐面具也有点圆圆的,做得很好耶~」

「多么聪明可爱……!最近的人工智慧还会这样改造自己啊……?」

饭纲像在炫耀自己的孩子般微笑道:

「招鬼屋的孩子们原本的设定就是喜欢跳舞做东西,不过连面具也会制作,真的令人吓了一跳。标语牌也做得很好,牠们的『模仿能力』非常厉害呢。像前阵子,牠们还在饭店内制作小孩能搭乘的迷你SL车厢,还铺设了轨道……站务员打扮的猫咪们驾驶的全新游乐设施,不知不觉就完成了。」

「咦?那个好像很好玩。」

若是小孩用的尺寸,也许小历也能搭乘。

「爱丽丝」这种最先进的Bottom-Up型AI在世上成为话题,而飞鸟帝国的猫咪们也缓慢确实地成长。不过,不可否认感觉方向有点偏差。

周围的乘客陆续搭上黑色列车,那由他等人也跟在后面。

「小姐,请往这边。客房在三号车。」

最前面的小历,收下狐面具乘务员交给她的房间磁卡钥匙。

一踏进车内,便轻轻飘来柔和的香油香味。

小历立即反应。

「啊,有豪华的预感!」

「那是什么预感……?不,虽然我明白妳的意思。」

虽然外侧是有光泽的全黑色,不过内装是米色系的沉稳风格,墙壁由天鹅绒的素材做成。

通道的一侧是客房用空间,另一侧整面是无框车窗。

虽然从外头看不见车窗,但似乎是魔术镜的规格,可以从车内看到外面。

「哇……是这种机关啊~我理解了。」

小历一边在车内移动,一边被震慑住似的嘟囔。

莉莉卡和真寻跟在她后面,再来是克雷威尔和那由他,最末尾是饭纲。

这位向导似乎在观察那由他等人的反应。知道这一点的那由他也向她攀谈:

「看到外观的那一瞬间,感觉有点诡异……不过内装反倒有些明亮,很有近未来感。我还以为是更惊悚的类型。」

「它的概念是『遥远未来的列车』。外观很单调,也是设定上的理由……不过这个部分请在旅行中慢慢体会。」

饭纲微微一笑,虽然举止有礼,却散发出淘气鬼的风格。

(虽然觉得是普通的OL……不过这个人也不容小觑──)

那由他感到些许不安,这时前面的小历等人停下脚步。

「三号车的六号房,房间名称是辘轳──就是这里!虽然每节车厢的房间数量很多,不过室内会感觉狭窄吗……?」

用磁卡钥匙开门的小历,她的声音有些高亢。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完全无外框的整面车窗,还有非常高的天花板──

別说狭窄了,显然比从外面看到的车体空间还要大。

这是VR才能做到的处理方式,不过一想到真正的臥铺列车设计者们在狭窄的空间里煞费苦心,就感觉有些过意不去。

从房间出入口看向车头的方向,有六人份的躺椅座席面向宽大的车窗,并设置了尺寸适宜的桌子,往前低一层的空间则有宽敞舒适的沙发并排。

后面车厢分成两层,一楼是简易厨房和吧台,二楼设置了床铺空间和浴室。

抬头看到的天花板似乎也是魔术镜规格,车站站内的屋顶清楚可见。

不像车内的开放感与高级感,令真寻也不禁感叹。

「呜哇……!好厉害……好棒的房间!」

「真的耶~比想像中还要宽敞!这个空间有加大吧?」

莉莉卡回头看背后的饭纲。

「是的。宽度比车厢的外观大一些,至於长度……这个六人房也许有一节车厢的分量。天花板加宽做成楼中楼,臥铺和浴室都设置在二楼。天花板也是魔术镜规格,所以夜空的开放感很惊人喔。大家能一起泡的浴缸像游泳池一样宽广,我们也有準备泳衣出租,待会儿请各位务必一起体验。这是我们特別致力的自信之作。」

克雷威尔站在房间外面说:

「原来如此。制作得非常好。我也很期待单人房。」

「什么?」

饭纲惊奇地抬头看着克雷威尔。

短暂沉默后,她对侦探残忍地宣告:

「那个……这次只有準备这间六人房。」

「嗯?」

侦探把手放在嘴边思考。

「……等等,只有一间房间?意思是我也要在这里过夜……?」

「当然。橡守先生也说『房间不用分开』。啊,不介意的话,我也以向导的身分一起睡在这里──」

「不,暂且不管妳,我不能睡这里吧?虽说是VR空间,男人混进只有女性住宿的房间,这传出去对名声不好。」

侦探事到如今才严肃地宣扬正确的言论,那由他从背后把他推进客房。

「现在才说这什么话呢?在招鬼屋不是也不介意吗?」

「不,那时候是有大量的猫……」

「今天大家都在,而且能力值方面侦探先生是最弱的。」

「……啊~反倒是这一点喔。因为被我们袭击就无法抵抗,就这方面来说置身险境的人是侦探先生啊~」

小历贼笑着乱开恶质的玩笑,不过这对那由他来说才是意想不到的事。

「不会有那种事发生,请放心吧。莉莉卡和真寻小妹也在,就像平时的事务所那样,大家只要悠閒度过就行了。」

话说就连在现实世界连续过夜时,那由他结果也没被怎样,也没有任何动作。顶多饮食生活很充实,以需要用水的地方为中心,她更加深刻地掌握如何使用克雷威尔家里的东西。

「哎,是那样没错啦……」

克雷威尔的视线朝向笑嘻嘻的姊姊。

那由他同情他的担心,在他耳边轻轻低语:

「……今天的主宾是真寻小妹。」

「知道了。我会做好觉悟──」

提到小孩子,侦探也不再坚持了。

总算死心的克雷威尔被推进室内,那由他把门关上。

一旦有事只要登出逃走就行了──他大概是这么想的,那由他也不打算完全夺走他的退路。她希望克雷威尔也能一起享受铁道之旅,而且不必逃走。

莉莉卡笑嘻嘻地看着两人对话──以不只克雷威尔,连那由他也感到不安的愉悅且危险的笑容,如小恶魔般一声不响地注视著两人。

 

 

列车驶离饿野站的同时,车内播放了声音清澈的广播。

「我是车掌狐白。今天非常感谢各位参加由VR旅游主办的『臥铺列车瑞祥号两天一夜异界巡回之旅』。接下来本列车将启程开往各位未曾见过的世界,车内很安全,请尽情地欣赏异界的景观──最初的停靠站是『三千本鸟居』,预定一小时后抵达。在抵达之前,请暂且悠閒地度过。」

广播结束后,脸贴在车窗上的小历发出欢呼声:

「啊!那边看得见鸟居……!呜喔喔……」

声音因为惊吓而越来越小声。

急弯道的前方可以看见覆盖铁路的无数鸟居连绵不绝。

前方连接到深邃的森林,虽然看不到前头,但是飘散著某种诡异的印象。

「……伏见稻荷的铁路版吗?」

克雷威尔指出这点,饭纲微笑道:

「是啊。鸟居也被称为隔绝神域与外在世界之门。穿过三千座之后,就能到达三千世界……就是这样的概念。不过最讚的是喀哒叩咚地行驶过夜晚森林的臥铺列车很浪漫呢!裹著毛毯,躺着眺望窗外,感觉像是度过特別的时光……我觉得那正是铁道旅行独有的魅力。」

双眼发亮如此极力主张的饭纲,已经脱离业务,变成普通的铁道迷。

即使对铁路没有投入感情的那由他,也觉得能理解她的意见。

幼儿时,躺在床上梦想着飞在天空或在深夜的森林中前进,这种例子听说也不少。也许是近似於这种感觉吧。

躲在安全的交通工具里面,眺望恐怖的外头──一面确保安全需求,一面想看可怕东西的刺激能够并存这一点,是容易获得精神上充足感的行动模式。

一转眼,列车开始在鸟居中间喀哒叩咚地前进。

像在展示流逝而过的鸟居般的略慢速度,和连动的微微摇晃非常舒服。

在鸟居的另一边深夜的黑暗森林模糊可见。

若是实际的列车之旅,在夜晚的山里或森林中行驶大概会伸手不见五指,不过在VR空间能轻松调节光量。让树木枝叶微微发光,借由模拟灰阶校正还能操控明暗。

透过车窗映照到室内,由于也不会反射,外头景色清晰可见的程度令人惊讶。

「哇……感觉很有气氛呢~」

真寻似乎也很喜欢行驶在鸟居中间的列车。她的手放在车窗上,对外头的景色看得出神。

「啊!刚才有熊!」

「咦?真的假的?」

「真的!牠嘴里叼著像是沾满鲜血的人的手臂──」

虽然真寻像个孩子一样很开心,不过运气好看漏决定性瞬间的小历,对饭纲投以怀疑的眼神。

「……什么?结果这次的旅行也是那种的啊……?」

「那个……算是隐藏角色吧?也许有搀杂一点刺激的惊悚要素。不过恐怖度顶多只有1到2,当然是全年龄对应喔。」

饭纲讨好的笑容有点缺乏自信。或许从出发地点并非首都净御原,而是妖异横丁的饿野站之时就该察觉了。

克雷威尔跷著腿闭上眼睛。

虽然就像陷入沉思的名侦探宛如一幅画,不过在完全习惯的那由他眼中果然十分可疑。说成妖豔还算是好听,不过他看起来像是不禁在思考什么不好的事。

「侦探先生,你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那由他开口询问,克雷威尔闭着眼睛微微歪著头说:

「有一点。一千座……不,三千座鸟居非常地惊人,不过在到达下一站的大约一个小时,一直持续这幅光景,感觉有点无聊──我觉得这作为旅游行程的开头有些问题。」

饭纲像是正合我意似的点头说:

「果然会这样想吧?其实姑且有思考对策──我想下一次的广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她看着时钟,手指放在嘴边说。

没隔多久,年轻男人声音的广播开始了。

「搭乘本次列车的各位旅客大家好,我是车掌狐白。现在开始到抵达下一站为止的期间,将由我带领各位玩个简单的游戏。游戏内容是『捉迷藏』──淘气小狸猫和小狐狸们躲在列车内的各个地方。请以两人或三人一组的小队找出牠们,发现数量最多的前三组,我们将赠送简单的薄礼。」

不知何处传来的车内广播,令所有人互看一眼。

他淡淡地继续说明规则:

「此外,活动中车内的其他乘客会消失,所以不用顾虑其他人,能充分探索所有的客房与设备。不想要登录参加的人,请从手边显示的画面选择『取消参加』。如果未操作则会自动登录参加,将和同行者,或单一旅客组成一对。中途也能脱离或传送讯息,请大家轻松参加。活动将在三分钟后开始。」

克雷威尔领会似的微笑道:

「原来如此。不用在意其他乘客的目光,能在列车内尽情参观的活动啊。还可以掌握设备,之后也能成为旅行中的话题。想出了好主意呢。」

「能听到暮居先生这么说真是受宠若惊。大家当然都会参加吧?」

饭纲异常开心,小历对她投以不安的眼神说:

「可以是可以啦……不过不会发生可怕的事吧?没问题吧?」

「为了让儿童和高龄长者也能享受,这个活动并未加进令人惊吓害怕的要素。小狸猫和小狐狸也澎松可爱,如同暮居先生所指出的,也兼作车内设备的导览,假如不麻烦的话请务必参加。」

如此邀约实在盛情难却。

小历轻轻地举手说:

「不能选择要和谁组成一对吗?那由小姐和真寻小妹的两人组倒是还好,如果和侦探先生两人一组就有点那个,和莉莉卡小姐组队也有点微妙,感觉会被欺负……」

「啊,好过分。这话太过分了~小历小姐。我不会趁机吓人啦~顶多只会在妳耳边说珍藏的怪谈喔~」

莉莉卡和小历的组合似乎会有点问题。

饭纲感到困扰似的露出苦笑。

「因为是从同行者之中随机决定,所以不能选择。我是工作人员因此不能参加,像大家的情况,就会分成两人组加上三人组。」

小历呻吟道:

「……也就是说,难道最应该担忧的是那由小姐和侦探先生两人独处的状态?那由小姐被变成禽兽的侦探先生袭击的可能性──!」

「不,不可能。请思考一下战斗力的差距。至少在『飞鸟帝国』里面,侦探先生能凭力量屈服的对象并不存在。」

克雷威尔偏重幸运的能力值,就某方面来说作为预防冤罪的对策也发挥了功能。纵使被害者谎称「被推倒了」,也能判定「以能力值来说根本不可能」。

克雷威尔恨恨地瞪着小历。

「在那之前,在会留下记录的环境下只有蠢蛋才会干蠢事。以为会发生什么事的人脑子才有问题。」

「是啊~严格说起来,那由他是推倒海世的那一方吧~」

莉莉卡插嘴打岔,那由他笑着回应:

「现在的侦探先生会是这种个性,是因为小时候被姊姊踹飞吧?妳不觉得多少有责任吗?」

「……呜……对不起……」

也许是漂亮的回击出乎预料,莉莉卡老实地低头了。

侦探很佩服地瞇起眼睛说:

「妳比姊姊还厉害啊──太意外了。」

「啊~因为那由小姐的属性是吐嘈。我和莉莉卡都是装傻,这就没办法了。」

虽然小历的说法异常地像关西人,不过这部分的微妙之处那由他并不太懂。

一转眼三分钟过去,车内广播响了一次低沉的钟声。

同室伙伴们的身影立刻开始变透明。

「那么从现在开始进行寻找小狸猫和小狐狸的『捉迷藏』。限制时间为到达下一站为止的四十五分钟。列车内包含驾驶座,可以移动到所有场所。此外,身为隐藏角色的我这名车掌也会躲藏在某处。在各位发现时,虽然不计入分数,但是会赠送简单的纪念品。」

经过开始的信号,周围每一个人如雾霭般消失后──

回头看的那由他的视野中,侦探克雷威尔在窗边用手托腮。

「虽然并非预见这种状况──嗯,但我承认松了一口气。暂且不论真寻大小姐,我尽可能想避免和小历大小姐或姊姊变成一组的事态。」

那由他傻眼地回应:

「侦探先生太过讨厌姊姊了。因为你那种反应,莉莉卡小姐觉得格外有趣才会调侃你。」

「虽是正确的言论,不过唯独这点──她也在公司里帮忙,我很感谢她,但如果表现出那种态度就会被逮到机会。总之她很难应付。」

侦探从座位上起身,轻轻敲响手杖。

那由他收到小历传来的讯息。

「那由小姐──!莉莉卡小姐和真寻小妹在我这边!只有侦探先生和那由小姐不在!难道你们两人独处?快逃!现在快逃!在那只妖狐露出本性之前!」

「……她这样说,你觉得该怎么回覆才好?」

她把讯息画面拿给侦探看,克雷威尔叹了一口气说:

「我想想。虽然和刚才妳说的重复,不过我想说『思考一下能力值的差距啊』。」

「我能理解。假如现在我推倒侦探先生,侦探先生就无处可逃了呢。你现在一定会吓得双脚颤抖。」

她重复莉莉卡的恶劣玩笑话,克雷威尔用鼻子哼笑道:

「妳也变得会说这种话了呢。不,从初次见面时,我就觉得妳是个诚实的女孩──」

和侦探初次见面──

那由他想起半年前的记忆。

带领过世前的老僧「矢凪」到霄暗巷弄的侦探事务所,这段奇妙的缘分延续至今。

第一印象只觉得侦探「很可疑」,听到矢凪提出的报酬后,甚至怀疑他是骗子,委托处理到最后,才知道他是非常真诚能干的侦探。

并且──甚至有个意外的交集。他是过世的哥哥的好友。

经历过VR空间里的温泉旅行、寻找真寻的父亲和照顾感冒,就在前些日子还一起度过生日,距离感确实地缩短了。

那由他一边打着让小历安心的回覆讯息,一边重新思考这半年来的变化。

「初次见面时你对我的印象,是怎样的感觉?」

她以閒聊的心情询问,克雷威尔沉思了一会儿。

「这个嘛──说真心话,我只把妳当成人很好的一般玩家。虽然觉得脸蛋漂亮,不过这在游戏中是常有的事。」

「飞鸟帝国」的虚拟角色初期设定,是能从复数的脸型范例选择的形式。

接近现实容貌的脸孔、修正后变成漂亮的脸蛋;或者是列出不太像的面容,要选择何者可以交由玩家决定,但不能细微调整。

「人很好的漂亮角色──原来如此,只有这样吗?」

「若要举出详细的要素就没完没了。明明是战巫女,装备却罕见地以近身战斗为主体;或是用字遣字很有礼貌,也许是教养好的大小姐,有推测过几点。再来……对了,其实,对妳有些怀念的感觉。」

他说出令人感到意外的话。

「怀念的感觉吗?」

「嗯,虽然当时不明白,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是大地的面容在脑海中浮现。你们俩容貌并不像,个性文静的妳和聒噪的大地差很多,不过体贴別人或无意识的包容力,这种本质上的友善表现在态度上。在确认妳的姓氏之前,我没想到你们会是兄妹。」

被间接称赞的那由他靦腆地笑了。

「我也是。没想到侦探先生会是哥哥的朋友。让我吓了一跳。」

在矢凪的委托成功后也持续往来,正是因为担心彼此。

在克雷威尔眼中,那由他是已逝好友的妹妹,而且还是学生身分,独自生活的孩子。

在所有人眼中都觉得不安的境遇,那由他自己也有自觉。

另外在那由他眼中──

克雷威尔这名青年是个外貌可疑却笨拙的好人,可靠却又有点靠不住的神祕人物。

哥哥大地也是好管閒事的人,妹妹那由他也是同类,对于中意的对象有过度照顾的习性。

在她生日前后反倒也有要人照顾的感觉,无论如何随着时间经过加深交流,越来越令人无法放下。

那由他关闭讯息视窗,若无其事地转过身来对着侦探说:

「那么,我们也来当捉迷藏的鬼吧。对象好像是小狐狸和小狸猫,感觉好像会躲在架子里面呢。」

「好,先从这间房间找起吧。其实立刻就有一只──从刚才开始在沙发的另一边就有看见尾巴了。」

被黄毛覆盖的澎软狐狸尾巴,在地板上突然僵硬了。

那由他轻轻一笑走近。

从上面窥视,像布偶的可爱小狐狸抬头看那由他,开心地搖着尾巴。

「嗷!」

小狐狸叫了一声,抱住那由他的手臂。

她把小狐狸直接抱起来,小狐狸开心地磨蹭脸颊撒娇。

「啊……好可爱。牠好可爱。小历小姐现在应该也非常开心。」

从毛羽毛现开始,招鬼屋的猫咪们、水豚和袋熊等,尽管以惊悚事件为主体,「百八之怪异」却有许多可爱的吉祥物。

侦探也马上从简易厨房底下抱起小狸猫。

「一开始躲在容易发现的场所,大概是这样吧?继续寻找吧。既然自称侦探,如果成绩太惨澹,可是关系到信用。」

「啊,狸猫也很可爱。那个……直接带走这些孩子就行了吗?」

那由他抱着的小狐狸,用肉球指著客房内的二楼。

前面是床铺空间。

从那由他手中跳下去的小狐狸冲上楼梯,跳到眼前的床上。

从侦探手中下去的小狸猫也爬上楼梯,跟在狐狸后面。

看来找到的个体,似乎会自己跑到床上。

客房中没看到其他个体。

「接下来是邻近的客房吧?还是去看看餐车或其他设备?」

侦探把手杖转了一圈。

「我个人想先看其他设备。因为客房的内部构造类似,可以最后再找。这个活动的目的是能够到处看『车内』的设备。可以预料小狐狸和小狸猫大多躲在那里。」

那由他的见解也和侦探一样。她觉得有点高兴。

「也要寻找那个狐面具车掌──啊,有讯息。」

讯息通知声响起,那由他打开选单视窗。

这次的传讯人不是小历,而是莉莉卡。

「那由他,这是妳和海世两人的约会时间呢!我会为妳加油的!啊,小历正热中於小狸猫和小狐狸,所以没问题。她好像已经找到六只了。」

「好快。」

那由他无视前半的妄语,不禁说出这个感想。

「什么好快?」

「是莉莉卡小姐传来的讯息。说小历小姐已经找到六只了……也许是她使唤真寻小妹,在周围的客房跑来跑去。」

「全力投入玩捉迷藏啊──不好对付呢。」

他们决定忽略「两人的约会时间」这个描述。

「那么侦探先生,我们也移动吧。」

「嗯。首先从隔壁的餐车找起吧。」

兵分两路才能有效率地寻找,这个理所当然的提案,两人终究没有说出口。

 

 

限制时间过了一半,将发现的第二十三只往房间放掉后,那由他收到了真寻的定期联络。

「小历小姐捉到了第四十五只。她好威喔。」

「……她们捉到第四十五只了。真寻小妹用了『好威』这种少见的词语。」

「无法缩短两倍的分数差距啊……变成敌人真的很可怕。」

那由他他们的步调以体感上来说也绝对不慢。以一分钟接近一只的速度发现,不过小历的气势显然很奇怪。她持续维持三十秒一只的步调。

那由他和克雷威尔经过奢华的餐车,楼下是有著不明所以的机械室的展望大厅,在宴会厅穿过美容室和其他房间,然后到达最末尾的租赁暖桌房。

她抬头看房间的标示牌纳闷道:

「……盛夏的这个时期有暖桌房,你不觉得奇怪吗?而且还是租赁。」

「不分季节,只要气温允许,有很多人都想窝进暖桌里。围着一张暖桌悠閒地喝茶,或是打麻将,这类的享乐方式应该有需求。然后在列车内所谓的『租赁』,跟现在我们的状况一样,也意味着『不会受到其他乘客干扰』。实际上所有希望参与者都能自由使用最末尾的暖桌房,如果不事先碰面,无论何时谁走进来,这里大概都是空房吧。」

那由他认同侦探的说明,她把手指放在拉门上。

内部以暖桌房来说非常宽敞,几乎整面都是魔术镜规格的窗子,景致非常好。

由于更后面没有车厢,可以远眺消逝的铁路。

重要的暖桌设置在最末尾的车窗旁,有大量的坐垫、柔软的毯子和像枕头的靠垫围绕暖桌,让人可以躺臥在周围。

「很适合休息一下呢。侦探先生,第一名应该是小历小姐拿定了,我们要不要休息个五分钟?感觉有点累了。」

「说得也是──从这里眺望一下经过的鸟居也別有风味。有没有喝的?」

房间的角落也设置了会出现轻食和饮料的点餐用控制面板。

「有煎茶吗?」

「这个──有耶。我也点这个吧。」

那由他放松地坐在暖桌旁。因为现实世界是盛夏,实在是不想窝进去。

她同时抱出躲藏在暖桌里的小狐狸,代替坐垫用双手抱住。

侦探也面对面坐下,他是盘腿坐。

「这里只有一只吗?感觉也会躲在架子里──」

「待会儿再找吧。现在想悠閒一下。」

鸟居连续在视野中消逝。

细看左右,不知何时已穿过森林,某一侧开始出现夜色中的湖泊。

星月辉映的水面上,有一只巨大的蛇颈龙优雅地悠游其中。

抱在胸前的小狐狸哼哼地撒娇,用鼻尖戳那由他的脸颊。

克雷威尔啜饮煎茶笑着说:

「美少女与小动物的组合宛如一幅画。如果小历大小姐在场,大概会想要拍照吧?」

「抱着小狸猫的侦探先生也很可爱喔。狐狸以外也很合适呢。」

挖苦就用挖苦回应,那由他让小狐狸睡在大腿上。

她抚摸小狐狸柔软的背让牠睡着,忽然直接说出想到的事。

「我曾经想过,好想养这种宠物……不过因为我是自己生活,一想到饲料费加上还要照顾就觉得很难。我不在时,宠物独自在家也很可怜──在VR空间就能这样和动物接触,既轻松又不错呢。」

「这种需求其实不少呢。不过……像妳的情况,有时候小历大小姐看起来像宠物。尤其穿着水豚人偶装享受腿枕时,简直就像饲主和宠物。」

「那只是小历小姐擅长撒娇。从第一次遇见小历小姐时,真的──都是她在帮我。」

那由他带着实际感受低喃:

「我有跟侦探先生说过吗?我和小历小姐初次遇见时的事。」

「听妳说,起因是『猫妖茶屋』的餐点送错了。更详细的情形就不知道了。」

「是啊。起因本身,真的只是那样──」

两人的视线并非朝向彼此的脸,而是往列车后方消逝的鸟居。

宛如不停经过的时间视觉化,保持一定的节奏,鸟居连续不断地远离。

那由他这样回顾过去时,列车也沿着铁路,唯有向前持续前进。

隔了喘口气的时间,那由他淡淡地说:

「……我那时候,精神方面有点吃不消。新年我去伯父家拜年,虽然伯父对我很亲切,不过还是有小心翼翼的气氛……我再次觉得,父母和哥哥不在人世的现实变得很痛苦。我扼杀情感、孤独一人,什么事也不想茫然地度日。」

克雷威尔沉默不语,倾听那由他的话语。

「刚好那个时候,小历小姐向我搭话……对小历小姐来说,也许是很普通的事。可是对我来说并非如此──她不知道我的境遇,很平常开朗地对待我,而且对我很亲切。光是这样我就很开心了,后来她也一直在察觉到我感到寂寞的时候,便若无其事地陪在我身旁……虽然小历小姐平常看起来自由任性,不过该说是直觉敏锐吗,她对人的情绪变化非常敏感。那段时期,不晓得小历小姐的存在对我是多大的救赎。」

克雷威尔瞇起眼睛说:

「对妳而言──小历大小姐不只是游戏里的朋友,而是重要的恩人。虽然觉得妳们平时的对话令人欣慰,原来是这样的情形啊。这么说来……把她叫成宠物太失礼了,抱歉。」

侦探低头鞠躬,那由他对他苦笑说:

「小历小姐反而有想像宠物一样被人疼爱的愿望吧。从以前我偶尔会看见她摇尾巴的幻觉,最近她最爱的水豚人偶装,简直就是为了被当成宠物用的道具。平常她的工作很累,如果腿枕或梳头发能让她消除压力,不过是小事一桩──」

现在,那由他的大腿上并非小历,而是小狐狸迷迷糊糊地打盹。牠的模样实在很舒适,怎么看都看不腻。

「……有需要的话,侦探先生也要试试看吗?」

听到那由他想调侃他所说出的话,克雷威尔回以极有常识的反应。

「不,叫我穿水豚人偶装,不管怎么想都是恶梦……」

「不是那个,是腿枕。虽然不觉得是那么好的东西,不过小历小姐说,不是躺着的感觉怎样,这是一种浪漫。」

「那才应该谢绝。被发现的话可不会被轻易放过,如果输给诱惑也会陷入自我嫌恶。」

「啊,姑且被当成诱惑了呢。我稍微放心了。」

「……嗯?」

克雷威尔眉头一歪。

那由他隐藏紧张,努力地淡淡低喃:

「不,因为如果你完全把我当成孩子,应该就不会这么说。前些日子,在你家过夜时真的什么事也没发生,所以反而感到不安。不过假如你有稍微意识到,现在这样就行了。」

「……等等,等一下。我不能接受这种捉住话柄的解释。」

面对轻笑的那由他,克雷威尔真的模样惊慌。

刚才的失言,对他来说也是不知不觉洩漏了真心话,这是十分罕见的情形。

「別那么慌张。我反而很高兴。如果是几个月前我说『需要腿枕吗?』你应该会冷笑回答『不需要』。」

「不,那么失礼的话,就算是我也不会说吧……」

「是吗?假如是小历小姐对侦探先生说『需要腿枕吗?』你会怎么做?」

「去搜寻脑科比较厉害的医院。」

他立即回答。

不留情的说法令那由他笑了,她从大腿上把小狐狸放下去。

「侦探先生,都这种时候了,我要说清楚讲明白。我现在对侦探先生有好感。」

克雷威尔完全僵住了。

突袭成功的那由他,不让他说出拒绝的话。

「虽说如此,但我并不要求侦探先生回应,也完全不想要你为我做什么。我充分理解侦探先生的个性与立场,包含你那一板一眼的部分,我都非常信任。所以侦探先生,我希望你像之前一样对待我。」

「不……不,可是,妳──」

「我的话还没说完。」

「是。」

那由他笑嘻嘻地威逼,侦探变得老老实实。

鸟居的行列不断消逝。

列车来到横渡湖泊的铁路,悠游的蛇颈龙就在附近。

牠的眼神意外温柔,背上载着蛇颈龙的幼龙。

那由他一边眺望着牠们,一边发出开朗的声音说:

「这半年来发生了许多事。老实说,转眼之间就过了。游戏方面、私生活、朋友关系──我都获得侦探先生的帮助,有好几次也帮助了侦探先生。虽然我不打算卖人情,但我很自负能建立相应的信赖关系。侦探先生,你信任我吗?」

「那个,嗯……是。」

不让他否定的基础,拿準备考试当借口撒饵或照顾感冒等,经由之前的日子确实建立了。

「既然如此,现在这样就够了。今后也请多指教。」

她再次深深一鞠躬,克雷威尔总算恢复正常。

「不,也不能那样吧?虽然不知不觉被带过了,不过刚才那个,难道是俗称的告白……」

那由他若无其事地避开问题。

「我并没有打算告白,所以现在不需要你的回应。对了……侦探先生似乎没有发觉,为了避免之后你说我『狡猾』,趁现在先说──再过半年,我预定将成为大学生。根据合格与否,我或许会去找工作。」

「……我知道。」

「唯独这点,你能好好掌握那就够了。日子可是转眼间就过去了对吧?」

那由他歪著头询问,总算察觉她话里意思的克雷威尔遮住眼睛。

对女高中生绝对不出手──他那顽固的信念,再过半年就毫无意义。

「──我什么都没听到。请妳行行好,希望对外还是当成这么一回事……」

「当然。我不打算让侦探先生感到困扰。」

既然那由他年满十八岁,目前已经不用害怕青少年保护育成条例,不过还剩下名义上,以及克雷威尔本人的伦理观这道高墙。

获得重要的同意,那由他松了一口气。

──现在她才双手开始不住地颤抖。

假如被拒绝了──也不是没想过这种情形。只是单方面地确信自己没有被讨厌。每天接触,自然能感受到。

平静下来后忽然移开视线,看到狐面具车掌站在房间入口附近。

「咦?」

没发觉气息的那由他不由得发出声音。侦探也移开视线,吓得肩膀颤动。

「……你从什么时候在那里的?」

狐面具车掌轻轻点头说:

「抱歉,客人。其实,在这节最末尾车厢停留五分钟,就是『我』这名隐藏角色的出现条件──虽然我听见你们谈话,可是觉得打岔太不识趣了,话虽如此,因为规格上的关系我也不能消失,於是便等着你们对话结束。」

以AI来说相当机灵。

克雷威尔立刻脸色发白地说:

「……你该不会……刚才的对话记录……」

狐面具车掌深深一鞠躬说:

「……非常抱歉。这次的先行体验会,为了验证我的接待状况,周边的记录数据都会彻底调查──就像你知道的那样。」

──虽然看似机灵,他的举动却很有问题。如果他出现时有打断对话,侦探和那由他也许能避开致命伤。

在会留下运行记录的环境下,只有蠢蛋才会干蠢事──

侦探克雷威尔刚才说过这种话,不过看来是那由他干了蠢事。

狐面具车掌轻轻地从怀中递出一张票券。

「发现我的客人可以获得这份薄礼。这是招鬼屋温泉度假大饭店套房的双人住宿券。只要补差价也能换成皇家套房。请笑纳。」

「在这个时机拿出这种奖品还真是残酷……你真的只是AI吗?是不是有人即时干涉?」

狐面具车掌没有回答侦探的问题,他行礼后便像幽灵般消失了。

被留下来的那由他和克雷威尔无法正视彼此,当场垂头丧气。

「总觉得……对不起,侦探先生。我太大意了。」

「不……不是妳的错。虽然绝对不是妳的错……在和小历她们会合之前,我们俩要让脸色恢复平静。要是被发觉可就惨了。」

「我也有同感。只是现在我没有自信能够完全矇混过去──」

客房里不是只有小历,连莉莉卡也在。如果和侦探一起露出行动可疑的举动,不知会被说什么。

眼前的景色中,消逝的鸟居开始中断。

最初的到达站似乎近了。

那由他一边想着之后的旅程,一边让发热的脸颊冷却,勉强持续保持平静。

 

 

神祕列车最初的活动,「捉迷藏」的获胜者,当然是小历、真寻、莉莉卡这一组。

以绝对优势大胜第二名以下。

那由他回到客房休息,一边让小历享受腿枕当成奖励。

「……躲了一百只,最后抓到其中的九十八只,太惊人了……不过似乎没有发现车掌。」

「那种的哪可能知道啊!探索一个房间不会特地花五分钟啊!」

虽然小历反应有点大,不过拿到第一名她真的很高兴,心情也不错。

「那由他你们从中途得分就没有增加了呢。是放弃了吗?」

真寻觉得很可惜地询问。

「我们走到最末尾想休息一下,因为很舒适不知不觉就一直待着──多亏如此才能发现隐藏角色,第一名是小历小姐妳们拿下,我觉得这样也很不错。」

那由他暧昧地微笑回应。

连平常不能大意的莉莉卡,现在看起来也有点累,她精疲力尽地让身体靠在沙发上。

「我也累了~……小历的精力太惊人了。整整四十五分钟几乎都用跑的耶。我从中途就走走停停了,不过……嗯,能拿到第一名真的很棒呢~」

「我也被吓到了。小历小姐真的很厉害!以从一开始就像是知道那些孩子们躲在哪里的气势,不断地找出来……!」

真寻也许非常开心,她的眼睛比出发时更加闪亮了。

三个人各自享受著旅行,目前她们并未发觉那由他和侦探细微的变化。

唯有一人──有一个知道情形的人。

「那由他小姐,要喝茶吗?」

「……谢谢,我要喝了……」

笑容满面的饭纲恐怕知道一切。活动期间她似乎在另一个空间检查AI「狐白」的举动。

活动结束在客房会合后,在小历她们不在场的地方,饭纲便插嘴道谢:「多亏了你们,获得了这辆列车也能用于联谊或相亲活动的效果!」

虽然比起笨拙的顾虑更加干脆,不过传入虎尾或橡守耳中或许只是时间的问题。

(……对侦探先生真的很抱歉……)

那由他暂且一面反省,一面窥视克雷威尔的情况。

侦探从窗边座位眺望外头的景色。虽然不清楚他内心的变化,但那端正的侧脸和平时没两样。

车内开始下一个播报。

 

「接下来本列车在午餐过后会穿过极光之海,然后借由质量加速器系统前往太空。发射时间是下午两点,预定下午四点抵达月面基地。发射时会承受负荷,所以请将身体固定在座位上。发射前会再通知大家,敬请各位配合。下一站是~月读站~月读站~」

 

听到超出常轨的广播内容──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营运方的饭纲身上。

豪华臥铺列车的年轻设计者露出殷勤的营业用笑容。

「外装光滑的理由,各位察觉到了吗?我觉得突破大气层时这样比较方便。世界首度的豪华臥铺列车的VR太空旅行,敬请各位继续享受♪」

饭纲露出无比得意的表情,那由他等人只能哑口无言。

 

经由传送航法经历古怪的行星之旅,整整一天后──

在所有活动都留下好成绩的小历,成功地获得旅游MVP。

 

 

百八之怪异 开发室祕辛 其之肆

 

天空要塞 玳瑁

在英语中,「乌龟」的称呼有「turtle」和「tortoise」这两种。

每个国家多少有些差异,不过在美国,turtle是指所有乌龟及水生乌龟,tortoise则是指陆生乌龟。

另外,由于turtle表示所有乌龟,所以在美国将海龟称为「sea turtle」用来区別。

那么,这个「天空要塞玳瑁」是从东京湾上「RATH」的研究设施,「Ocean Turtle」获得灵感制作的──并不是如此。

玳瑁【Tortoise Shell】除了「龟壳」以外,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意思。

玳瑁猫【Tortoiseshell Cat】即「三色猫」。

天空要塞玳瑁是模仿三色猫的外型,飞在天空的巨大祕密基地,紧急时无须重组,能完全变形成猫型机器人「NEKORONDER」。

全长二二二公尺(不含尾巴)重量二十二万两千吨,拥有能弹回所有攻击的猫耳乌姆合金制的三色强化装甲、能产生无限力量的喵中子转换炉、百发一中的毛球加农砲、脚步踉跄挥舞的木天蓼利刃、自己忍不住嬉戏的逗猫棒长鞭、缓和冲击的肉球锤等,运用变化丰富(没有用处)的武器,今天也从祕密组织德古狗的魔爪中持续保卫地球,不过这个部分的烦杂设定太长了,因此割爱。

此外,制作者是副社长八鸟先生。这似乎是他从小的梦想。

 

猫妖寺 鲣节堂

这是「黑猫」的设计师千手屋先生作为寺院和神社的建筑习作,透过「思考输出系统」制作的虚构寺院。

动脑思考的形象直接反映在数据上的这个系统,和插画与3D模块的制作适性极佳。虽然部分素材挪用事先準备的材料,即使如此实际工作一天便完成了。

虽然取名为寺院,但由于原本是猫妖寺,所以建材主要是瓦楞纸制。墙面几乎都是磨爪子规格,包含正殿都是猫脚印,木鱼也真的是鱼的形状。

另外,矗立於院内一角的鲣节堂,是所有建材中最高级的柴鱼这种超奢侈的规格,总之就是香味非常棒。连香客用的浴缸也是柴鱼制,所以光是放热水就会出现美味的高汤。

香客先在这里净身,利用高汤增添风味,然后受到常驻的猫僧侣们热情款待,不过「干了之后会有点黏黏的」,评价并不太好。

之后,修行体验要涂油、撒上鱼粉、生炭火等几项苦行,不过在过程中大多香客都会察觉到,於是就登出了。

住持鱼罐和尚推算年龄七岁。是亲人的美国短毛猫,兴趣是饲养文鸟,座右铭是弱肉强食,爱看的书是《要求很多的餐馆》。

依照时段,有时能听到猫僧侣们一起合唱「饭喵心经」。虽然在人类耳中听起来只是在唱「喵~喵~」,不过意思好像是「感谢今天的伙食」。此外,饭喵的日语唸法是「Hannya」还是「Meshinya」,即使问猫咪们也不清楚。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