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外传

[刀剑神域外传][Clover's regret][3](完结)

Heathcliff · 11月2日 · 2021年 ·

 

终章 和影子牵起手


在妖异横丁开设店铺的「猫妖茶屋」,店员全都是猫,是充满特殊风格的甜点店。

大家都知道有时候餐点会送错,经过一部分很閒的玩家严谨的验证,这次发现了其中多少有规律性。

虽然年龄、性別不会影响,不过若是单独上门的客人,发生率会稍微提高。

幸运值高的情况下点的东西会弄错,容易出现菜单上没有的试作品。

尾巴分岔的猫又是正式店员,没有分岔的普通猫咪是打工仔,而正式店员送错餐点的机率很高。似乎有刻意为之的感觉。

重的餐点送给跟前的客人,轻的餐点送给远处的客人──还有如此服务的倾向,「只是觉得送餐很麻烦」也被视为有力的说法。

虽说如此,对方可是猫。

下等的人类之流发牢骚根本找错对象,在猫妖茶屋猫就是法律、猫就是伦理、猫就是权力的象征。

猫是至高的存在。

和包含人的其他走兽等级不同。

高贵非凡的猫,没道理输给水豚等只不过是大只而已的鼠辈。

──八月初旬现在,「猫妖茶屋」和突然在隔壁开店的「天竺喫茶‧子壽味」,正处於激烈争夺市占率的漩涡之中。

猫妖茶屋是日式糕点的甜点店,隔壁的天竺喫茶则贩售各种红茶、脆饼干和甜饼干等西式的烘培点心。

水豚店员们缓慢的慢动作接待,迅速掌握了在现代社会生活的忙碌现代人的心,瞬间变成妖异横丁的人气名店,不过「猫妖茶屋」也有身为老字号的自尊心。虽然现在才开店第八个月,但至少比新开的店还要久。

 

(……呃,虽然有出现在瓦版的美食报导中……不过两家的店员基本上似乎都没有干劲……?)

在猫妖茶屋的一角,那由他将黑猫抱在大腿上,心不在焉地品嚐抹茶百汇。

虽然盛夏的现在不算珍贵,不过到了冬季,猫咪温暖到可以当成保暖器具使用。有光泽的豔丽毛色也无可挑剔,就连并不特別信仰猫的那由他也觉得舒服。

虽然也去过隔壁的天竺喫茶,不过说到菜单以外的差別,顶多是穿戴特头巾的水豚老板悠哉地泡红茶,水豚店员们只是在附近躺臥。

网路报导中的「激烈争夺市占率」或许存在于营业额等数字上,不过店员们一点儿也没有那种迹象。

顺带一提,在天竺喫茶虽然不会发生餐点送错,不过一疏忽大意烘培点心就会被周围的水豚们偷吃。

由于动作缓慢,如果有想阻止就不可能被偷吃,不过聊得太忘我不知不觉盘子就空了,所以实在不能大意。

那由他一边抚摸黑猫的背,一边从终端装置确认最新的游戏资讯。

有个令人在意的大标题。

(……「元禄化祕祓绘卷」的游戏场地,突然出现推算全高达两百二十二公尺的超巨型猫大佛……高度相当於牛久大佛的两倍……水豚会‧午睡派司祭圣涅兹罗夫先生的访谈……认定为猫神信仰派的恶质行为……今后将委托宫大工公会,研议预定只将外观改装成水豚……?)

那由他看了两次报导后,沉思了一会儿。

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可以理解两者半斤八两。

刊出的大头照是满脸笑容加上胜利手势的「水豚会‧午睡派司祭圣涅兹罗夫先生」,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和前些日子遇见的千手屋这名青年长得很像,不过因为很麻烦,所以决定当成相貌刚好相似。

接待的猫、懒惰的老鼠和忙碌的女高中生,都想远离麻烦的事情。

当事情能产生凌驾麻烦的好处,或者是无视就得背负巨大的坏处,那就不得不参与;若非如此,则最好珍惜自己的时间。

所谓人生苦短恋爱吧少女,是大正时代歌咏的歌谣曲其中一节。

那由他曾经以为,恋爱和就读女校的自己暂时无缘,不过这半年来情况改变许多。

在抹茶百汇清空时,收到了小历寄来的邮件。

 

「那由小姐,抱歉!我会晚三十分钟才到!我在回家路上看到迷路的老婆婆,现在正在帮她带路。不然这样,妳去侦探先生那边看书等我吧!」

 

那由他轻轻一笑,发送「了解了」的回信。小历和往常一样,一点也不怕帮助人。

在这间「猫妖茶屋」,最先向迷路的老僧矢凪搭话的人也是小历。

结果串起了那由他和克雷威尔的缘分。

话说在开幕当时的猫妖茶屋,向那由他搭话的人也是小历。

变成朋友后很快地已经八个月,对于她的生活方式与个性,那由他心怀憧憬。当然也许没办法变成她那样,不过那由他想要坦率地学习小历的开朗、关怀与行动力。

那由他走出猫妖茶屋,前往位于霄暗巷弄的「三叶草侦探社」。

途中,又收到了来自游戏外部的讯息。

 

「今天的工作结束了!现在我要和楢伏先生去吃晚饭。我要早点睡为明天做準备。」

 

朋友真寻今天去参加以温泉胜地为舞台的戏剧外景拍摄,所以和经纪人楢伏一同前往北陆。虽是只有一话的配角,但是有台词和名字。

暑假是不用在意学校,可以制定日程表的宝贵时期,对于当童星的她来说,或许正是赚钱的时机。

那由他一边发送慰劳的言词回讯,一边走上通往二楼侦探事务所的黑暗楼梯。

位于入口的猫大佛,也许正在提前庆祝从明天开始的「猫大佛巡礼之旅」,祂抱着日本酒「猫祭」一升瓶,幸福地睡着。

虽然已经看起来不像大佛,不过这个地点很快地就被攻略网站介绍,这里有不为人知的猫大佛,明天以后可以预料可能会有些拥挤。

为了避免混乱,对于巡礼者侦探事务所的门也会封闭好几天,不过那由他、小历和真寻拿到了这段期间也能出入事务所的认证钥匙。

侦探今天这个时间,由于观光导览所以应该不在。

尽管知道谁也不在,暂且还是礼貌性地敲门。

(……咦?)

打开门踏进去,那由他止步了。

并非平时的侦探事务所。

眼前是美丽的溪流。

飒飒的流水声令人感觉沁凉,阳光照耀的绿叶随风摇曳,树影婆娑的岩石地上有人正在垂钓。

那由他走近,带有几分慎重地搭话:

「……有钓到吗?」

「不,完全没钓到。机率设定得有点太低了……」

穿着钓鱼背心的钓客,是容貌柔和,年约四十的男人。

那由他坐在合适的岩石上。

「幸会。我叫作那由他。你是……『八鸟先生』吗?」

「嗯,幸会,小姐。初次见面妳也不吃惊呢。」

八鸟拉起钓钩,重新装上被吃掉的鱼饵,再次把钓竿拋向河面。

那由他平静地回应:

「其实我有点期待,想说差不多能见到你了。」

「那真是不胜喜悅。因为我也想见妳,所以把交给暮居的妳的认证钥匙稍微动了点手脚。我在玩乐时,如果妳独自来到事务所,就会传送到这边──假如妳有急事,从后面的门就能立刻回去喔。」

那由他摇头说:

「不,没关系。虽然我在等小历小姐,不过她似乎会晚到。」

八鸟背对着点头说:

「那么,就让我趁这个机会打声招呼。我是黑猫的副社长八鸟。妳好。不管怎么说──我们社长似乎受到妳许多关照,谢谢妳。」

那由他轻轻一笑。

「每位员工都这么说,不过受到关照的人是我。还有……八鸟先生大概也是照顾侦探先生的一方吧?」

八鸟盯着河面,抚摸下巴说:

「嗯……是怎样呢?就经济方面来说,我的确是他的支援者。在公司也是出资最多,像VR办公室和思考输出,我也提供相当花钱的技术。不过……因为我只能做这些呢。」

他悠哉地打了个呵欠,适度地摇摇钓竿说:

「设计、图画或图像相关全交给千手屋,法务、专利和业务相关如果没有大柿就什么也做不了。关于谈判、经营判断、常识力和人际关系都依靠暮居,和蔼可亲和讨价还价的熟练程度,我远远不及莉莉卡。再加上我的钓鱼技术也很差。」

那由他歪著头说:

「既是天才又是有钱人,我觉得这样你已经得天独厚了。」

「我并没有打算抱怨不满。只是在说,因为一个人什么也做不了,所以获得暮居他们的协助。可是,的确有钱相当强大。只要有钱,世上的事大概都做得到。例如,瞧……像是抹去国中时的黑历史。」

「那个大概不行。」

那由他立即回答,八鸟夸张地叹了一口气说:

「……啊~对耶……以现在的技术没办法啊……那,回到过去呢?」

「没办法。」

「让死去的人复活──」

「不可能。」

八鸟微微一笑说:

「……嗯,就像这样,有钱也无可奈何的事还满多的。再有钱的人都无法赢过自己的壽命。虽然有钱最好,但有了钱却意外地无法获得真正想要的东西。」

感觉论点被巧妙地转移了。

「那不是钱怎样的问题,是要求超越了人的极限。只不过是强求。」

「完全正确。不过我的情况,时间更胜于金钱、自由更胜于时间、安乐更胜于自由,结果往往变成睡眠时间才是最幸福的。因为我现实中的身体不能正常活动,所以金钱的用途也有限,嗯,那也没办法。」

那由他突然从他的话里注意到了。

VR技术──对哪个领域带来了最大的福音。

虽然觉得从矢凪和他的孙子清文的这件事实际感受到了,不过再次看到实例,一时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八鸟笑着回头,在嘴边竖起食指说:

「这只有暮居知道,不能对其他员工说喔。如果被工作伙伴同情,很多事就难办了。」

「……为什么你要告诉我呢?」

八鸟耸了耸肩。

「因为若不先说,感觉不久就会被妳识破吧?妳在『幽灵乐队』那件事已经实际感受到最需要完全潜行技术的是怎样的人。既然迟早会被妳发觉,如果妳对员工说出妳的推理,那就会很麻烦。可是,假如我先说的话──妳应该会守口如瓶,我判断妳和千手屋不同,不会不谨慎地说出去。」

隔着肩膀回头的八鸟闭上一只眼睛。并非眨眼,只是为了从强烈的日照保护眼睛,不过那由他觉得他有点淘气。

「而且妳对暮居有好感吧?如果妳想和他长久交往,相对地我也得开诚布公向妳打声招呼呢。」

那由他毫不害羞,只是纳闷。

关于好感,应该只有克雷威尔本人,再来就是莉莉卡和饭纲等一部分的人有发觉而已。

「明明是初次见面,你却知道我许多事呢。」

「情报来源是莉莉卡。还有……由于安全防护,员工自家的通讯线路,都设定成经由我们公司的代理伺服器连接到外部。妳和暮居的IP位址,有时在深夜也是同一个,我猜应该就是那样吧。」

即使打算隐瞒,果然在某处也会有疏漏。那由他不由得按住额头说:

「我理解了。侦探先生也是,没想到露出破绽了──」

「不,我觉得他察觉到了。因为检查安全防护记录的人是我和他,他大概判断被我发现也没关系。如果他真的打算隐瞒,让妳过夜时应该会禁止妳使用AmuSphere。」

八鸟咯咯地笑,大力挥动钓竿换个位置。

「所以,那由他小姐,妳有事情要问我吗?」

「你和侦探先生,是怎样的关系?」

千手屋也说,关于这点他不知道。

那由他发问时也已做好被岔开话题的心理準备,但是八鸟却淡淡地回应:

「我和暮居认识,是在他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当时,在并非VR的普通网路游戏上,我和他隸属于同一个公会。以高中生来说他具备深度知识,而且思考敏锐。我们异常投缘,当时我出于兴趣制作了APP,并且向他寻求意见。我依照他的建议,发表了几款APP……结果销量好得离谱,我把专利卖给大公司后,户头进帐非常可观。」

八鸟吐了吐舌头。

「因为这个缘故。我拿这笔钱当本金去投资玩股票赚了钱,另一方面暮居从大学毕业当上警官……然后他被卷入SAO事件。我想要设法救出他,於是也开始正式地学习VR技术,但是一个人实在无计可施。我听说他从游戏中被解放后想辞去警察创业,因此我决定资助他。」

八鸟发出一声叹息。

「──那时的暮居该怎么说……虽然不算很糟糕,但我觉得不能置之不理。明明言谈和行动都很冷静,唯独眼神阴气逼人。所以……看到现在的他对女高中生感到困惑,我觉得很高兴且欣慰。全体公司职员都发自内心感谢妳。」

包含莉莉卡,千手屋和大柿也是,从一开始就对那由他非常有好感。

在社长身边徘徊的女高中生,一般而言应该是风险因素,但是对他们来说「自己无可奈何的事」,那由他却办到了。

「千手屋先生和大柿先生也像这样向我道谢。侦探先生很受公司的人爱戴呢。」

八鸟开心地笑着说:

「因为他很可爱啊。我也能理解为何莉莉卡会宠爱他。在我眼中他就像弟弟或外甥。」

那由他不由得笑了。

虽然以为用「可爱」描述克雷威尔的人顶多只有自己和莉莉卡,不过这里似乎也有能理解的人。

「是啊。侦探先生很可爱。他比我年长,也很可靠……却意外地有可爱之处,感觉不能丟下不管。还有……有时他看起来很痛苦──我很想为他做些什么。」

八鸟恳切地点头。

「我完全同意妳的说法。虽然这是不太想让妳知道的事……他对于好友死去,抱着后悔而活。辞去警察的工作,目的是为了创业,还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当警察呢?就连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心话。唯一确定的是──他现在也无法原谅自己。现在能给予他宽恕的人,我只想得到一人。」

「那就是……我吗?」

那由他这么询问,八鸟摇了摇头。

「不,也不是妳。现在只有故人『栉稻田大地』先生。」

那由他理解了。

八鸟像在閒话家常般淡淡地继续说:

「当然,实际上从已故的人无法获得宽恕的话语。可是,可以在他墓前继承意念。也许这是臆想所产生的错觉,不过这大概是最接近正确答案的错觉吧。暮居恐怕──被九泉之下的大地先生讬付了妳。当然并非结婚或成为伴侣,而是希望在妳长大成人前引导妳走上正确的道路,或是希望他守护妳,看着妳得到幸福,应该是这种讬付方式。所以暮居赌上与好友的约定,不能对妳出手──如果妳自己没有这样要求的话。」

八鸟的指摘,和那由他的想法也一致。

正因如此,她也刻意清楚地表明好感。

「……我很狡猾呢。在旁人眼中,我等于拿哥哥当后盾诓骗侦探先生。这一阵子,我对自己的狡猾也很惊讶。」

八鸟肩膀晃动笑了起来:

「妳真的很聪明。可是,我不觉得妳『狡猾』。妳只是刚好被他吸引利害一致,妳终究是『为了暮居』而把自己放在他身边。妳已经察觉这个选择是拯救他的唯一解,不是吗?」

「嗯,不是。」

带有好感过度解释的误解,那由他立即否定。

「我现在待在侦探先生身边,仅仅是我的任性。老实说──我也有思考过刚才你所说的话。不过前些日子,在『学校(暂称)』的游戏测试中……有位菱川先生向侦探先生提起相亲的事,当时我想清楚了。『不想被別人抢走他』。」

反省自己的卑鄙,那由他叹气道:

「……我只是抓住侦探先生的罪恶感对他撒娇。并且,今后也打算继续这样。所以……我很狡猾。」

八鸟不由得发笑,同时回头说:

「……果然和妳聊聊是正确的。那由他小姐,虽然妳很聪明,可是太年轻,不懂最重要的事。我们社长啊,就算是好友留下的讬付,也不会让『不喜欢的人』在自己家过夜。他不是那种轻率的笨蛋。希望妳別误解这一点。」

八鸟闭上一只眼睛看着那由他。

那由他觉得心思被看透,感到窒息。

「他是很笨拙的人。可是他也肯定对妳有好感。因为名声的关系,现在他还不能承认,不过这只是时间的问题。我觉得……暮居需要妳。让妳幸福,间接地也能减轻他自己心中的后悔。虽然这不是我该特地去说的事……不过暮居今后也拜托妳了。」

八鸟放下钓竿,深深地低下头。

那由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点头说

「如果是我能做的事,任何事我都愿意做。可是……只有一点请你告诉我。仅凭『登入时的IP位址刚好一致』却能如此掌握我的事,我还是觉得很奇怪。也许某部分的事,是莉莉卡小姐告诉你的……不过八鸟先生,你看起来不像是会轻信別人的人。我再问一次,对于初次见面的我,为何你如此了解?」

那由他实在很在意这一点。

现在的自己忽略了某些重要的事──她无法摆脱那种感觉。

八鸟把钓线拋回河中,露骨地移开视线。

「啊……嗯,那个,因为……我是天才?」

很显然在装傻。

八鸟的行动很可疑,那由他一声不响地看着他的背影。

微微摇晃的钓线,表明了他的动摇。

──过了一会儿,也许是死心了,八鸟承认自己的嫌疑。

「……抱歉。哎呀,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那个,你们之前和橡守先生一起试用过我们的『思考输出』吧……?」

「嗯,是的。」

那种冲击那由他仍未忘记。简直实际感受到未来的科技。

八鸟很抱歉地压低声音说:

「那个,其实有些缺陷……没有显示在画面上,像是思考波动的记录数据非常庞大……平时不会留下那种东西,刚好社长拜托我说,『在安全防护方面会有问题,帮我处理一下』,那时候为了调整,储存了全部的记录,变成自动解析模式……嗯。」

那由他僵住了。

虽是拐弯抹角的说法,不过可以理解要点。

那个时候,那由他画了在猫妖茶屋跳舞的猫咪们的图画。

除此之外,虽然想到了,但有几幅画没有画出来。不,并非想画成图画,之前因为听说克雷威尔臥床不起,所以脑中一隅一直想着他。

「……你看见了?」

「我没拿给暮居看。真的。」

「当然不行。」

那由他拚命隐藏内心的动摇。虽然现在都已经告白了,不过凡事都有所谓的限度。

也许是畏惧慍怒的那由他,八鸟用颤抖的声音解释:

「所……所以,至少我想赎罪,今天也是,妳问的问题我都有回答……相关的数据我已经负起责任完全废弃。已经不存在于世上了。嗯……不……不是需要那么生气的内容吧?反倒是令人欣慰的未来预想图,在这个少子化时代令人钦佩……那个,小……小孩也很可爱,妳成为母亲的模样也恰如其分,暮居当父亲的模样也……」

「……再来只要把八鸟先生的记忆实际消除就行了吧。我明白了。」

那由他握紧拳头说。

现在肯定与敏捷性和幸运值无关,随便都能击出会心一击。即使在不存在能力值的VR办公室的环境下,想必也能一击就干掉他。

「那……那么,我告辞了!」

察觉到危险的八鸟抱着钓竿,迅速跳进溪流中。

溅起水花落下的身体,转眼间被冲到下游看不见。

连目送他身影的余裕也没有,那由他用手掌遮住自己变得通红的脸,羞耻地颤抖了好一会儿。

科技的进化不免有牺牲──她知道这个知识。

然而她没料到竟会以这种形式降临到自己身上。

过了一会儿,那由他收到讯息。

 

「那由小姐~我是小历~妳好像不在事务所,妳现在在哪里~?该不会跑去哪间店了?我去接妳吧~」

 

那由他反覆深呼吸,拚命地恢复神色。

看着背后的岩石地,通往三叶草侦探社入口的门还在那里。

消除八鸟的记忆日后再说,现在的优先事项是和小历会合。

先穿过门扉,回到猫大佛前面。

──猫大佛耳朵垂下,用双手遮住眼睛,背对那由他蜷缩在墙边。

祂露骨地表现出「我什么也没听见」,那由他感到无力,同时忍受著头痛。

那由他离开后,小历突然从侦探事务所的门探出头来。

「啊,找到妳了!那由小姐,妳怎么皱著眉头!我迟到……让妳生气了?」

「不是……不是因为妳。对不起,只是那尊猫大佛让我有点火大。」

勉强回应后,那由他迫不得已转换话题。

「迷路的老婆婆有顺利到达目的地吗?」

「嗯!总算走到了!从漆黑的车子有身穿乌黑西装的一群人慌忙跑出来,说什么『会长,您没事吧?』……啊,她有给我名片!」

「……那真是令人好奇。小历小姐,妳该不会拥有某种奇怪的特殊能力吧……?」

甚至让人觉得她的存在是串起人们缘分的某种特异点。

从连接到霄暗巷弄的楼梯,传来「叩叩」的皮鞋脚步声。

盛夏穿着因弗内斯外套,戴猎鹿帽遮住眼睛的狐狸脸侦探,发现伫立在事务所前面的两人,露出纳闷的表情。他正好结束导览的工作回来。

「妳们怎么了?进不了事务所吗?」

那由他摇摇头。她自然地笑了出来,但却没有自觉。一看到克雷威尔的脸,她就把八鸟的事拋到九霄云外。

「晚安,侦探先生。我只是刚好和小历小姐在这里偶遇。现在我们正要去玩『学校(暂称)』的第七轮……你要一起来吗?」

「呃……不,我……」

小历惊讶地睁大眼睛说:

「咦?侦探先生,你该不会以为自己有否决权吧?」

「………………走吧。」

好结局与坏结局都已经获得许多个,距离真正结局还差一点,由于接下来稀有道具的获得率也会提高,所以幸运值高的克雷威尔非常重要。他不必成为战力派上用场,只要同行就有意义。

往任务的出发点路面电车车站走去时,小历抱住那由他的手臂说:

「哎呀~不过昨天吓了一跳呢~我以为制服的种类只有水手服或西装外套,没想到能看到那由小姐穿运动短裤……营运公司,干得好啊~」

「…………繁重的工作持续太久,他们开始精神不稳定了吧。最好去投诉一下。」

克雷威尔按住眼头,不过那由他并不那么在意。

「因为方便活动,我并没有那么在意──而且比起泳衣好太多了,以前穿那个很普通吧?」

「……妳是认真的,或者根本不是呢?有时候我真搞不懂妳的感觉。」

虽然克雷威尔觉得傻眼,不过最近看着他内心动摇感觉很有趣。但是这种话实在是说不出口。

和身穿浴衣的野篦坊擦身而过,小历突然发出开心的声音。

「啊!对了,周末是妖异横丁的夏日祭典吧?有烟火大会、盂兰盆舞、庙会、猫神轿和猫神乐……感觉活动很多。真寻小妹她会来吗?」

那由他点点头。

不只真寻,她也有邀请莉莉卡和矢凪的夫人。

「她拍戏到明天,后天好像就会回来,所以应该没问题。侦探先生也没有预定行程吧?」

克雷威尔微笑点头说:

「嗯,当天我决定休息,我打算悠哉地到处看看。」

活动发表时,那由他拜托他:「我想和你一起去看祭典。」她这小小的请求顺利地被接受了。

那由他一行人一起走在挤满人和妖怪,混沌的黄昏时刻的霄暗巷弄上。

 

映出灯笼淡淡灯光的摊贩的风铃,奏出夏日的乐音。

她悄悄地,让克雷威尔的影子和自己的影子重叠,试着轻轻地牵起他的手。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