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O外传

[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2]2nd特攻强袭(上)

Heathcliff · 7月29日 · 2016年

序章
「啊,咦?呃……那个……那个,呃……怎麼说呢……」
小比类卷香莲陷入非常混乱的状态。
為什麼自己会置身於这样的状况当中呢?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身高一八三公分这种以十九岁日本人女性来说完全超乎规格的修长身体,目前被人推到背部紧贴在壁纸上。从背后可以感受到墙壁冰冷的触感。
留著黑色短髮的头部旁边有一隻手臂。
经过锻鍊后可以清楚看见肌肉的粗壮男性右臂,就这样按在自己左耳旁边的墙壁上面。而手臂的主人当然就在自己眼前。让T恤隆起的强壮胸膛以及眼神锐利的脸庞距离相当近。
啊……这就是……人家所说的……「敲墙咚」吗……
脑袋异常混乱的香莲,首先只了解这一件事。
敲墙咚。
通常被解释為「男性将女性逼到背靠墙壁,然后手咚一声撑在墙上进逼的行為」。
至於為什麼要如此咄咄逼人嘛,如果男性不是很缺钱的话,通常都是强迫女性与自己交往。是男性受不了态度曖昧的女孩子所使出的强硬手段。
虽然知道有这麼回事,但没想到会亲自体验。香莲作梦都没有想到,会陷入这种宛如少女漫画女主角般的状况。
幸好这麼做的男性有一定的身高……
香莲浮现这种深切的想法。
眼前的这个人身高虽然比自己矮,但大概也有一七五公分左右吧。总算能让画面看起来像是敲墙咚。
那名男性是看起来比自己大了几岁的帅哥,而他这时正以充满张力的男中音叫道:
「妳到目前為止,曾经真正爱上过什麼人吗?曾经和即使献上生命中的一切也无所谓的对象相爱过吗?」
脑袋一旦混乱,也就没有多餘的心思撒谎。
香莲就像被灌了自白剂一样,老实地说出了内心的答案:
「是……是没有啦……」
结果男人……
「那麼妳绝对无法理解我现在的心情!」
以像是悲伤、痛苦,又像是愤怒般,重叠了数种感情的脸庞再次这麼大叫。
啊~?為什麼?会变这样?
香莲脑袋裡不断浮现问号,而且它们完全没有消失,形成全部纠缠在一起的状态。
这是二〇二六年三月十六日星期一,十五点四十二分时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第二届Squad Jam开始前十九天。
第一章 战士的茶会
二〇二六年二月十五日。星期日。下午一点半左右。
东京在厚厚云层覆盖下的这一天,都内高层公寓的其中一个单位裡……
「好厉害!」
「太棒了!」
「好凌厉的动作!」
「不愧是莲!」
「太厉害了!」
「好快喔!」
女孩子的尖叫声此起彼落。
这裡是被白色墙壁包围住的,散发沉稳气氛的客厅,空间是十张榻榻米左右。
穿著制服坐在乳白色绒毯上的六名女高中生,这时一边看著放在房间角落的42吋液晶电视一边发出欢呼声。
六人当中有五个人是黑髮加上日本人的肌肤顏色。只有一个人是金髮而且皮肤白皙。
六个人身后有一名稍微年长,而且身材特别高大的日本人女性。她把修长的腿横放来坐在地上……
「像这样当面被称讚,心情还真有点复杂……」
她一边看著少女们晃动的头一边这麼表示。
接著又加了一句:
「而且接下来的影像,就是我们互相开火了……」
大型液晶电视裡,映照出几乎与现实的风景没有两样的精緻电脑绘图。
太阳明明还在相当高的位置,但还是像傍晚时分一样染红的天空底下,可以看见镜头从上空拍摄科幻电影般的太空船插在沼泽地裡的模样。
「我还想再看一次刚才的战斗!香莲小姐,可以倒带回去吗?」
穿著制服模样的一名女高中生晃著黑髮绑成的辫子回过头来……
「请吧。要看几次都没问题。」
身為房间主人的高大女性,小比类卷香莲笑著这麼回答。
得到允许的女高中生,开始连续按著手边电视遥控器的「微倒带」键。每当按下按键画面就会转换,最后来到她想要观赏的场景。
CG影像映照出来的是外国高级住宅区般的开阔空间。两条大路交岔的十字路口。
影像正从上方数公尺处斜向俯瞰著路面龟裂,而且有轮胎、超市推车以及小型行李箱等垃圾散落一地的寂静十字路口。
最后四名穿著迷彩服的男性,手拿黑色步枪出现在画面裡。当然,全都是由CG构成的游戏角色。
男人们小心翼翼地边警戒著周围边来到十字路口,然后环视著四周。由於他们全都戴著面罩,所以看不见表情。另外也听不见声音。
「要来嘍……」
其中一名女高中生如此呢喃的下一个瞬间,画面中的小型行李箱就裂开了。才觉得它就像烤熟的蛤蠣一样忽然自己打开,就从裡面跳出……
「出现了!」
一名粉红色的少女。
那是身高未满一五〇公分的娇小女孩。战斗服、靴子、手套、帽子、弹匣袋,甚至是手上那把外形特异的机械都是粉红色。
接著机械就喷出火花,从电视萤幕传出一连串尖锐的开枪声,证明了那是一把枪。
粉红少女附近的迷彩服男性脸与身体中枪,被击中的地方发出红光,洒出细微的光粒。呈现的不是什麼写实的血液,而是只用光线显示的CG「著弹特效」。
而失去力量当场倒下去后,就啪一声出现「Dead」──也就是代表「死亡」的红色标籤。男人已经丧生。
粉红少女一边对第二靠近的男性突击一边开火。男人虽然也以步枪反击,但子弹一发也没打中以惊人速度移动的粉红少女。男人自己反而被打成了蜂窝。
第二个人也这样瞬间被杀害,接著少女就像飞扑过去般趴在男人尸体旁边。
剩下来的两个男人虽然以步枪对準少女,但其中一人明显对於开火感到犹豫,另一个人则是开了枪,但无法击中以尸体作為盾牌的小小目标。他也反而中弹并且死亡。
粉红色少女像陀螺一样在地面滚动,在最后一个人身上造成了大量的著弹特效。
几秒鐘内就把四个人全部干掉的粉红少女,立刻以猛烈的冲刺逃离现场。只见她用开玩笑般的速度消失在画面之外。
按下遥控器暂时停止键的女高中生……
「嗯……不论看几次都觉得很厉害哟!香莲小姐!」
她再次边转头边这麼说,香莲则是苦笑著回答:
「那是──『莲』才能够办得到的事情。」
结果从娇小的身体传出坚定的声音来回应她。
「都是一样的!操纵虚拟角色的是玩家本人啊!所以Squad Jam优胜者莲,就是现在待在这裡的香莲小姐啊!」
西元二〇二六年的现在,游戏已经完成了惊人的进化。
最為流行的是能够完全阻绝身体的感觉,传送新的五感到脑袋裡,享受如临现场般快感的「完全潜行型」虚拟实境(VR)游戏。
只要有电脑、游戏软体以及被称為「AmuSphere」的大型护目镜型机械,每个人都能轻易地到异世界旅行。
AmuSphere将会阻断肉体的感觉,直接传送虚假的感觉到脑袋裡。
玩家将藉此处於「知道自己正在作梦的梦」当中,在VR世界裡以像真正的身体般操纵自己的分身──也就是「虚拟角色」。
可以说是能够操纵另一个自己的「梦幻」游戏。
虽然完全潜行的VR游戏可以说是多采多姿且令人目不暇给,但是──
其中有一款特别强调以枪械进行战斗的VRMMORPG(大规模多人数同时参加型线上角色扮演游戏)。
它的名字叫作──「Gun Gale Online」。简称GGO。
世界观的设定是以因為最终战争而荒废的地球作為舞台,忽然搭乘太空船回来的人类拿著枪四处战斗。有时会与怪物作战,有时则与其他的玩家角色进行战斗。
使用的武器是枪械。
除了有符合科幻设定的光学枪之外,也有让实际存在的枪械直接登场的实弹枪。能在虚拟世界拿著枪尽情作战,可以说是让枪械迷為之疯狂的一款游戏。
而且官方不禁止将GGO游戏裡的货币转换成实际的电子货币。因此也变成有许多為了赚钱而疯狂玩游戏──不对,已经可以说是「工作」的职业玩家在裡头肆虐。
这样的GGO裡,会举办「决定最强玩家」的大混战形式比赛。名称是「Bullet of Bullets」。简称BoB。
BoB是整个GGO都会為之產生激烈骚动的祭典。到目前為止共举行了三届,而且规模也越来越大。
看见BoB这样的大赛,某个人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也就是「除了一对一之外,也想看看小队之间的大混战」。
这个人便对GGO的营运团体,也就是设籍於美国的组织「ZASKAR」提出了请求。在他成為赞助人的情况下,主办了一次游戏大会。
最多由六个人组成一个小队来进行类似BoB那样的大混战──
名称就叫作「Squad Jam」。简称SJ。Squad在军队裡是「分队」的意思。Jam则是「全挤在一起」之意。
SJ这个由个人协赞的迷你大会,刚好在两週前──也就是二月一日举行。虽然无法和网路电视台实况转播的BoB相比,但也还算是热络。
战斗的模样只在游戏内以及当成主会场的酒场裡进行实况转播。二十三支队伍在10公里的四方形特设战场裡,持枪械进行炽烈的战斗。
究竟是哪一支小队会残留下来呢?就在观眾一边品酒一边注视当中──
总时间是一小时二十八分,在49,810发子弹交错的战斗中存活下来的,竟出乎意料的是以最低人数,也就是只有两个人参赛的小队。
两个人当中的其中一人是角色名称為「M」,射击技术极為高超的高大壮汉。
而另一个人是──
莲。
小比类卷香莲所操纵的,全身粉红色装扮的娇小少女。
画面上映照出在住宅区道路上前进的卡车。
那是一台粗獷的军用卡车,驾驶座与车篷旁边都贴著几块事后加装上去的装甲板。卡车一边以大轮胎压扁散落在地面的垃圾,一边以很快的速度在龟裂的柏油路面行驶,最后停在一间豪宅前面。
「就是有那台卡车,小咲妳们才能那麼快从地图边缘移动到这裡吧。」
香莲对著辫子女孩这麼说。
「是的!」
轻快回过头来的少女,以快活的声音回答。
她的名字是「新渡户咲」。是香莲就读的名门女子大学附设高中部的二年级学生,同时也是新体操社的社长。
而现在电视画面裡头,可以看见一名粗壮女性角色率先从副驾驶座走下卡车。
身高一八〇公分以上而且肌肉发达,身体宽度与胸膛的厚度都相当惊人,是一名看起来简直就像女子职业摔角选手的女性。如果没有将分為左右两边的茶色头髮绑成辫子,可能就分辨不出性别。年龄一看就知道大概已经超过三十五六岁了。
上下半身都穿著散布细小绿色圆点的迷彩服。手上则提著一个大背包。
这名看起来很厉害,角色名称是「伊娃」的女士兵,正是咲在GGO裡操纵的虚拟角色。
「嗯……无论什麼时候看都很恐──都很强的样子……」
咲立刻对香莲的声音有所反应。她很可爱地鼓起脸颊……
「啊~!香莲小姐刚才本来想说『很恐怖』对吧!」
「抱歉抱歉。嗯,但是真的很恐怖。」
香莲笑著道完歉后就老实承认了,女高中生裡面一名短髮的女孩也说出赞同的意见。
「因為老大的长相是最有魄力的嘛!」
边露出无邪笑容边这麼说的她,名字叫「藤泽加奈」。是一名头髮及肩,有著好强脸庞的女孩子。
加奈与咲同样是附属高中二年级的学生,和咲除了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之外,也是一起支撑著新体操社的副社长。
不论是在现实还是虚拟世界都被称為「老大」的咲……
「小奈的虚拟角色还不是一样!来──请看一下『苏菲』强壮的模样吧,香莲小姐!」
小小的手笔直地指著画面。
上面映照的是一名从车斗上跳下来的角色。身材虽然矮小,但是面积相当宽广,而且有一副严肃的面容。她的名字是苏菲。
那种块状物般的五短身材,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奇幻世界裡头的矮人族一样。长长的茶色头髮则是随便在头后方绑成马尾。
苏菲手上拿著的是看起来相当沉重的俄罗斯製「PKM机关枪」。是一款能够发射漫天子弹的凶恶武器。
「啊哈哈──两个人看起来真的很强。」
一边发出无邪笑声的香莲……
一边想起想要「射死」她们的时候。
擅自认為她们是在说自己的坏话,然后被想要寻找枪械的冲动驱使──
结果这就是她参加SJ的关键原因,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伏线。
人生真是不知道会遇见什麼样的变化。
香莲有了这样的深刻感觉。
「好的!接下来轮到我了!」
一名女孩子举起白皙的手。
将一头通透且带著波浪的金髮留到肩膀,有著蓝色眼睛的白人少女。
身高与其他人差不多,以白人来说算十分娇小。日文说得极為流畅,发音也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好的,米兰。」
香莲称呼女孩的名字来回应她。
一年级的她叫作「米兰‧斯德诺娃」。父母亲是俄罗斯籍的贸易商。米兰也从小就往来於东京与莫斯科之间,从国中二年级开始就一直在这间学校就读。
画面当中,一名拿著细长枪械的角色从驾驶座上走下来。
成為米兰分身的那名角色名字是「冬马」。有著一七五公分以上的身高与纤细的身躯。绿色针织帽底下是一头光亮的黑色短髮。服装是跟大家一样的迷彩服。至於武器则是俄罗斯製的知名半自动狙击枪「德拉古诺夫」。
咲暂停影像,对著香莲说明:
「小米她惊人的地方是竟然会驾驶手排车哟!是在俄罗斯的时候,喜欢车子的父亲教她的。」
「哦~原来是这样……」
香莲这就能够了解了。现实世界能办到的事情,在GGO内也能办得到。
「那麼,继续往下看!」
咲随著发言操纵按键,让影像再次开始播放。接下来的角色迅速跳下车斗。
那是一名年纪看起来相当大的女性角色,有著红色短髮与长满雀斑的脸。身材高大肩膀宽阔的她,散发出一种坚强大妈的气息。所持武器是PKM机关枪。背上揹著装有替换用枪管与备用弹药箱的背包。背包左右两边各自掛了三个电浆手榴弹。
「好了好了!轮到我了!」
在放了许多零食的桌子旁边,一名与画面中的大妈完全不像的少女扬声如此表示。她是一名像日本娃娃般可爱,留著鲍伯头的和风美少女。
她在现实世界的名字是「野口诗织」。目前是高二生。在GGO裡的名字是「罗莎」。香莲同时看著SJ裡与自己互瞪的罗莎那凶狠的脸庞,以及操纵她的可爱女孩子……
「这样啊,是诗织吗……」
然后发出了感慨良多的声音。
「嘿嘿嘿!」
直率地觉得害羞,诚实地露出笑容的诗织,让香莲也瞇起了眼睛。
画面当中,第五个人从车子上走下来。
那是绿色针织帽底下有著波浪状金髮,外表比其他成员年轻,年龄大概只有二十出头的角色。虽然带著太阳眼镜但看得出美丽的容貌,外表就像是国外的女演员一样。背上揹的是德拉古诺夫狙击枪。
「那个,那就是我……」
低调地举起手来的,是把比谁都还要长的黑髮在后脑勺绑成马尾,表情看起来相当乖巧的女孩子。一年级的她名字叫「安中萌」。角色名称是「安娜」,所以算是与本名最為相似的女孩。(註:日文中「安中」与「安娜」发音相似)
香莲明明什麼都还没有说……
「总……总觉得虚拟角色……看起来有点自大,真的很不好意思。」
萌就缩得比刚才还要小,并忽然开始道歉。
「什麼?」
香莲无法了解她的意思,这时身為老大的咲便插话进来说:
「小萌她是因為觉得虚拟角色有点像好莱坞女星那麼漂亮,所以感到很惶恐。我都说根本不需要这样了!」
「噢,原来如此……」
画面最后是最為娇小,但还是有一六〇公分左右的角色走了下来。
髮型是银色男生头。锐利的眼神与容貌,让她看起来就像是狐狸。迷彩服与装备和其他成员一样,腰上则掛著和老大一样的手枪枪套。手上拿著的武器是俄罗斯製的「PP-19野牛冲锋枪」。
「好了好了!再来是在下!在下就是『塔妮亚』裡面的人!」
举手的是以「在下」来自称的女孩子。
她的头髮非常短,就算说是男扮女装的美少年应该也有人会相信。当然她是真正的女孩子,也是新体操社一年级的社员,名字叫「楠莉莎」。
「莉莎是现实世界与游戏角色最像的人!」
正如咲所说的,虽然有黑色与银色的不同,但男生头的髮型可以说完全一样。虚拟角色的塔妮亚目光可能比较锐利一些吧。
「以上就是附属高中部新体操社在GGO内所有成员的介绍!」
听见咲的话,香莲先回答了「好的,谢谢妳」,然后……
「那个……真的要看接下来的战斗吗?」
才以有点畏缩的模样问著咲以及其他五个人。
当然嘍、那还用说吗、还用问吗、就是為了这个而来、当然要看嘍!
香莲遭到机关枪连射般的一致回答,最后咲就举手制止社员……
「当然要看嘍!请香莲小姐逐一跟我们说明是怎麼『杀了』我们的!我们要把它当成反省材料来好好学习,下一次SJ一定要获得优胜!」
***
两週前的Squad Jam裡,香莲的,不对,虚拟角色莲的──
最后且最强大的敌人就是这群女生。
大会两天之后,因為许多事情而「身分曝光」,也就是知道现实世界的真正身分后,香莲和附属高中新体操部的六个人每当擦身而过就会打招呼。
接著变成简短的对话,然后又变成稍长的对话、长时间的路上閒聊,但是现场的时间又不够……
「那麼,学校放假的时候要不要来我家玩?距离这裡只有地下铁一站的距离,就算用走的也不是太远……」
香莲没有考虑太多就这麼表示。
话才刚说完……
才发现自己竟然会如此积极地邀请别人!
她先是吓了一跳。
然后同时……
啊,可能太过得意忘形而说了多餘的话。
香莲感到一阵心痛。
听见明明认识还没多久,而且年纪还比较大的自己说出「那来我家吧」,她们应该会有所警戒吧?而且也会不太好拒绝吧?
一开始应该先到咖啡厅之类的地方聊天比较好吧?
虽然SJ之后感觉自己变得比较积极,但是不是马上就朝著错误的方向暴冲了呢?
一边在心中露出阴鬱的表情一边这麼想时──
对方的反应就像是暴风一样。
咦~真的可以吗、我要去、一定要去、那就打扰了、去定嘍、请让我去吧!
六个人一起出现热络的反应,於是香莲就有了自从来到东京后首次招待朋友(?)到自己家的经验。
因為是结束社团活动才过来,所以虽然是假日,六个人还是穿著制服。
香莲以大量的零食与红茶来招待她们。六个人吃了一阵子后,咲就询问是否可以借一下电视。
香莲允许之后,藉由网路呈现在电视上的,竟然就是自己这群人战斗的纪录。
营运公司将SJ的战斗转播影像剪辑成一个小时左右的精选辑。
可以在玩GGO这款游戏,也就是在潜行的游戏世界裡观看,也可以透过网路,像现在这样在现实世界裡欣赏。
香莲虽然十分惊讶,但既然已经允许就无法取消了。虽然SJ结束后已经过了两週,但香莲还没看过转播影像。
真要说起来,从那之后她就一次也没啟动过GGO。
这当然是由复数的理由所造成,其中之一是因為已经在SJ尽情大闹了一番,所以有一种「燃烧殆尽」的感觉,再来就是因為途中和M的那件事让她总是有点犹豫。
「那不是刚好吗!為了研究,我们来看吧!」
在年纪比自己小的咲强硬说服下,一路看了到目前為止的战斗剪辑。
「小咲妳们真的很认真耶……」
面对重覆观看自己失败的战役,以此作為反省、研究材料的咲等人,香莲就像个老婆婆一样充满感慨地说道。
「那还用说吗!因為这是社团活动的一部分啊!」
「什麼?」
GGO和新体操有什麼关係?
出乎意料之外的发言让香莲大大歪著脖子。咲停止按下影像的播放键……
「话说回来,好像还没告诉过香莲小姐喔──」
她开始代表其他社员述说起来。
「我们在去年四月左右,也就是三名一年级生加入之后,我们小队成员之间的感情真的很糟糕哟。」
「是……这样吗?」
由於看见现在感情很好的六个人后感到相当意外……
「完全无法想像耶……」
所以香莲就老实说出感想。
「真的很糟糕。虽然不至於一见面就要互殴,但是一起表演时完全没有整体感又很混乱……於是我们就在大学教练的指示下,利用完全潜行技术来做练习──香莲小姐,妳知道『完全潜行运动模拟』吗?」
「不知道。」
虽然大概可以从名称想像出内容,但香莲还是摇了摇头。结果咲就告诉香莲说:
「是使用AmuSphere,以跟自己同样身材的虚拟角色进行各种练习。因為可以不用忽然就尝试危险的技巧。现在逐渐在一些比较容易接受新观念的教练之间流行起来了。」
「这样啊……」
香莲觉得很感动。至今為止,香莲只用过VR技术来玩游戏(GGO),但本来应该是用在这种事情上才对。
「当然最后还是要靠现实世界裡的体力,所以怎麼说也只是模拟,但可以作為动作的练习。如果有潜行裡的大会就另当别论了,但是目前还没有。有听说不久后就会有了的传闻。」
「真是给我上了一课。大家的动作这麼优秀,就是因為在那裡修行的缘故吧。」
「耶嘿嘿。但是对我们糟糕的感情,或许应该说就是合不来感到无奈的教练,也放弃在模拟器裡面指导我们技术了!」
咲的话让在后面默默听著说明的加奈……
「丢~!」
随著投掷的拟音,粗鲁地抛出一颗桌子上的棉花糖。
「我来!」
对面自称在下的女孩莉莎,在几乎没有移动脸庞的情况下就顺利用嘴巴接住滞空时间相当长的棉花糖。
接得好!
香莲在心中这麼喝采。
不愧是新体操社,不但瞄得很準,也接得很漂亮。感觉不论让她们试多少次都不会失误。而且就算距离更远也没问题。
正因為这样,才能够办到直接把从远方丢过来的弹匣装进手枪裡面的超人技巧吧。
「喂!这可是在人家家裡呀!」
咲以带著古风的用词遣字责备两人后才又继续说明:
「感到傻眼的教练这麼说了『妳们得先成為一支「小队」。然后才能有所进步。』烦恼了许久该怎麼办,最后的答案是──」
「这样啊。是游戏吗?」
「是的!利用VR游戏内的小队合作,不就可以一起朝著同一个目标迈进了吗!而且是另一个世界裡的角色,也可以暂时忘记现实世界裡的纠葛。」
「哦……」
香莲带著一半惊讶一半感动的心情听著她这麼说。
香莲也同样有「现实世界裡的纠葛」。无法正视过於高大的自己,因此逃到虚拟世界的女人就在这裡。
「我们一开始是玩别的VR游戏。是以无人岛作為舞台,大家在裡面热热闹闹地冒险。但是一週左右就腻了。根本还没有增进感情。当我们认為结果游戏也没有帮助时,就得知了GGO这款游戏,於是就有了『乾脆玩距离现实世界的我们最為遥远的杀戮游戏吧?』的想法。」
「原来如此。然后一玩就非常顺利──」
「没错!使用枪械来击退怪物或者互相残杀,这不是太超现实而完全没有真实感吗?但是所有人却越玩越著迷──六个人组成了以『新体社』為名的『中队』,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尽情地玩游戏。」
中队是GGO裡对於小队的称呼。也就是由同伴所组成的团体。亦即奇幻系游戏裡头的「公会」。
「然后,中途虽然也发生不少争执,但现在就如妳所见的。和怪物以及其他玩家战斗,越过好几次生死关头,让我们大家的感情变好了!」
「那真是太棒了!」
香莲边笑著这麼说边想著。
虽说是為了队伍的团结而开始,但已经在SJ裡获得準优胜的成果,所以她们也算是很了不起。虽然自己是SJ的优胜者,但那是有M先生的辅助,而且运气也相当不错才得以成功。
「所以呢,為了在说不定会举行的第二届SJ裡获得优胜,我们接下来也要好好努力!」
「咦?──不是為了社团活动?」
「当然也有啦!所以,接下来的战斗画面,就请香莲小姐,不对,是『粉红杀戮少女』莲以毫不容情的辛辣角度,评论我们為什麼会失败吧!」
五个人异口同声地说出「拜託妳了!」。
「好……好吧……」
香莲一边苦笑一边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左右──
香莲就看著自己与六名女高中生各自操纵的虚拟角色所展开的死斗。
不停将影像倒带,并且经常切换成不同摄影角度来一一回答咲她们的问题。
在一开始发生战斗的湖泊……
「嗯,遭到冬马狙击时真的以為不行了。那次狙击真的很漂亮。再稍微往上面一点的话就会被判定立刻死亡了吧。这时候是靠M先生迅速的行动才能获救。」
从荒野登陆之后……
「咦?在这裡起内鬨……?嗯,该怎麼说才好呢……因為这也与对方的隐私有关,所以没办法说得太清楚,总之是因為一些误会让他不想再继续SJ,所以想打倒身為队长的我然后投降。但之后误会就解开了。最后他还是参加了对吧?虽然不是故意拿队长来作為诱饵,结果这却变成我们获胜的原因,真的很不可思议……」
而在荒野一开始的战斗……
「跟塔妮亚的战斗,我想是因為我更娇小才会获胜。真的是千钧一髮。因為我听见子弹从后面飞过来的声音了。」
而被老大击中的场景……
「老大的消音枪真的吓了我一大跳!那真是很恐怖的武器。我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时候真的太掉以轻心,整个人陷入妳们的陷阱了。如果不是打中弹匣,这时候我已经死了。」
从机关枪的弹雨下逃亡时……
「我完全不知道电浆手榴弹可以形成防护罩。只是因為没有其他方法才会试试看……」
开始反击而打倒安娜之后……
「被罗莎以机关枪瞄準并瞪著的时候,真的觉得死定了。这已经不知道是那天第几次有这种想法了……还有M先生的狙击──不会出现弹道预测线。因為他是自己瞄準目标然后射击。虽然很犯规,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和老大开始壮烈的单挑之后……
「明明被击中胸口却被扫描器所救……这完全是偶然。我想下一届就会被大会禁止了。因為大家都会模仿。」
接著是最后决定胜负的场面……
「啊~嗯,『小P』是P90的名字──啊啊!不用在意!是我自己把它拿来当成盾牌的!我应该还会买一把同样的武器!然后也还会涂成粉红色!」
转播影像欣赏会与咲她们的反省会结束后……
「还有零食──妳们要吃吗?」
香莲一这麼问……
「那就不客气了!」
六个人露出无邪的笑容,异口同声地说出同样的答案。没有丝毫误差。感情果然很好。香莲把事先买来的一大堆零食全都拿了出来。
原本觉得可能买太多,不过剩下来的可以给姪子或是自己吃的零食,光是今天一天就被收拾得一乾二净了。
身躯明明很娇小,但大家真的都很会吃。而且还没人是胖子。真不愧是运动社团的成员。右手上拿著鸡汁口味洋芋片的咲如此询问:
「香莲小姐,我直截了当地问了。举行第二届SJ的话,妳会参赛吗?」
「嗯~……」
因為自己喜欢而买了一大堆盐渍昆布,但其他六个人似乎都没什麼兴趣,这时香莲停下拿著盐渍昆布的手思考了起来。
第一届SJ漂亮地获得了优胜。以至今為止的自己来看,这是超乎想像的绝佳成果。所以也得到了相当的充实感。
同时,也留下了许多课题。像是好几次因為粗心大意而差点被杀死,还有失去了P90等等。
如果有下一届,这次一定要做得更好的心情一直盘据在心裡。除此之外就没有那麼大规模的小队战斗大会,虽然也在裡面有了许多恐怖的经歷,不过也无法否定大闹一番后又获得战果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Pitohui邀请自己的话,就再次和M组队──
虽然也曾经这麼想过,但想到上一届SJ尾声时看见M的异常行动,以及造成他这麼做的Pitohui(在现实世界裡),实在没办法随随便便跟他们一起参赛。
不对,老实说下次被邀请的话自己很可能会拒绝。虽然不至於会从此不玩GGO就是了。而Pitohui本人嘛,自从SJ结束隔天……
「太棒了,恭喜妳!」
接到这个极為简短的祝福讯息后,就没有任何消息了。可能是工作很忙吧。
自己也没特别和M先生接触,嗯,因為也没什麼要跟他说的事情,所以就一直保持这种状态。
「第二届……如果没有什麼太特别的原因,我应该不太可能参加……虽说还有尚未克服的课题,但也无法否定有种『燃烧殆尽』的感觉。还有,和M先生也只是那时候临时组成的小队。」
香莲老实地这麼说……
「这样啊……有点高兴也有点失望。『高兴』是因為强敌缺赛。『失望』是因為觉得这次一定会获胜!」
咲代表说出眾人的意见。香莲感受到在后面一直凝视著这边的少女们正燃烧著斗志──
士气完全不同。下次遇见她们的话,一定会输吧……
香莲虽然这麼想,但没有开口说出来。相对地……
「但是,就算有第二届,会这麼快就举办吗?」
「嗯~我也不知道。但如果像第一届那样有人愿意出钱的话,说不定很容易就能举办。」
「原来如此,要看赞助人吗?」
SJ的话题到此暂时告一段落,之后到十七点左右就变成了大家拚命说话的女孩子聚会了。
话题从现实世界跳到GGO,然后再跳回到现实世界。
新体操社的女孩子们经常提到自己的事情,同时也会询问香莲的事。
而香莲竟然很轻易就提到自己对於身高的自卑感以及开始GGO的经过。
还有也说出抛开这些烦恼后,没有跟任何人商量就把头髮整个剪短,结果让住在楼上的姊姊夫妇吓得差点跳起来,接著开始怀疑她可能是失恋而彻底追问她原因。
关於让自己痛苦了将近十年的身高自卑感,除了从以前就认识的好友之外,应该不曾对别人说过吧,香莲这麼想著。
没想到竟然这麼简单就对刚认识,而且年纪也比自己小的一群少女说出口。
到了这个时候,香莲才对GGO与SJ所带来的变化感到惊讶不已。
「烦恼越想会让自己越痛苦。把它们拋开吧。就像丢弃物品一样,把它们丢掉就可以了。抛开之后也不用去烦恼该不该抛开它们了。」
香莲过去曾经听过这样一段话。而现在也深切地感受到这句话的正确性。
「那个……那是P90吧!可以借我看一下吗?」
「我也想看!」
「我也是!」
被央求想看掛在衣架上的P90空气枪后香莲也就答应了,而六个人……
「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世界触碰有枪械外形的东西!」
就一起这麼表示。
说得也是喔,这不是高中女生会买的东西,香莲也能够了解她们為什麼这麼说。
而且这本来就是适合十八岁以上的玩具。
而且原本就没什麼女大学生会买这种东西了。
接著话题来到现实世界的兴趣,於是香莲询问六个人是否听过现在自己最喜欢的创作型歌手「神崎艾莎」。
结果不愧是人气急速上昇的神崎艾莎,六个人全都听过她的名字。
因為她们表示还没有到拥有所有歌曲的地步,认為既然如此的香莲,就开始播放神崎艾莎的歌曲作為BGM。
「我很想去听演唱会,但是买不到票。订了好几次还是无法成功。」
香莲一这麼抱怨,咲就……
「发售的时候能买得起就很不错了!最近的演唱会票价实在太贵了!零用钱还有许多其他的用途,所以我们根本买不起!连GGO的月费就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了!」
说出了符合女高中生身分的抱怨。其他人则跟著不停点头。
确实对女高中生来说,光是GGO的月费三千日币就是一笔相当大的金额。香莲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的家庭算是富裕。
话题又再次改变……
「香莲小姐已经放春假了吧?大学真是令人羡慕……」
还得上课一个月以上,也就是到三月下旬的咲等人,脸上露出感到懊恼的表情。
反正这几个女孩子,再过两到三年也会就读同样一所大学。到时候就会变成自己的学妹了。
「已经放春假啦。我这週就打算回北海道老家去了。」
「真让人羡慕!可以尽情潜行了!」
鲍伯头和风美少女诗织这麼表示,但香莲却摇了摇头……
「因為要回老家,那段时间都没办法玩游戏。也不会把AmuSphere带回去。」
「哎呀。為什麼呢?」
「被父母亲看见我在玩那个的话会很麻烦。因為他们应该知道SAO事件。GGO只能暂时休息一段时间了。」
「这段期间,我们会更加锻鍊自己,然后变得更厉害哟。」
诗织窥看著香莲的脸如此说道。
等等,大家已经很厉害了啦。
香莲一边在脑海裡叫出诗织的虚拟角色,也就是机枪手罗莎的脸庞一边这麼想著。
「加油。妳们的话,很有机会获得下一届SJ的优胜喔!」
由於香莲是带著无邪的笑容这麼说……
「唔~……其实很想妳能够参加……」
咲也就透露了真心话。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