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O外传

[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2]2nd特攻强袭(上)

Heathcliff · 7月29日 · 2016年

第五章 大会开始
二〇二六年四月四日。星期六。
时间快要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从全日本的各个地方潜行到GGO日本伺服器的人开始增加了。
东京的天气非常晴朗,在温暖空气包围下的某间高层公寓单位裡……
「準备……完成!」
為了遮蔽清澈天空的光线而把房间的窗帘拉上,换上淡黄色睡衣,调节空调与加湿器……
「那麼──一决胜负吧!然后──我要救那个人!」
小心翼翼戴上AmuSphere的小比类卷香莲横躺在床上。
白雪纷飞的北海道,某栋透天房屋的饭厅裡……
「哎呀,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吗?糟糕糟糕。」
正吸著速食炒麵的美优,急忙把剩下来的麵塞进嘴裡,接著一口气把装在杯子裡的汤喝光。然后更咕嘟咕嘟地大口把宝特瓶裡的茶灌进喉咙当中。
美优急忙去上了厕所,之后进入自己房间,直接穿著居家服就用力躺到了床上。
「那麼,就去大闹一番吧。」
说完就一把抓起伸手可及之处的老旧AmuSphere。
「在那之前,还是吃个冰淇淋当甜点吧!」
美优放开AmuSphere并离开房间,朝著冰箱走去。
都内各自的家庭裡,女高中生们戴上了AmuSphere。
全日本的各个地方,男人们以及少数的女人也戴上了AmuSphere。
除此之外──
都内某处,某栋高级公寓裡窗帘拉上的一个单位当中……
「啊啊,真有点紧张呢!」
一名年轻女性以兴奋的声音这麼表示。
她正全身赤裸地站在微暗的空间裡。身边则放了一个巨大虫茧般的物体。
「那麼……」
女性扬起手,巨大茧状物的一部分就打了开来。红色LED灯照射下的内部,有高度大概40公分左右的浓稠液体。
这正是「Isolation tank(隔离舱)」,另外也可称為「Floating tank」的机械。
漂浮在高盐分浓度,而且与体温同温度的液体裡,接著关上舱门与照明,裡面就是没有声音、光线、气味、触觉,甚至连重力都感觉不到的世界。
它是可以享受将人类的五感全部阻断的究极放鬆,藉此来调整疲累的身体与精神的机械,当然裡面也应用了完全潜行技术。
就算是通常的AmuSphere也几乎能完全阻断所有感觉,但还是会有极细微的杂音传进去。
而进入隔离舱后可以近乎完美地阻绝这些杂音。也难怪认真想在游戏裡登顶的玩家会如此热切地希望拥有它了。
虽然这款隔离舱在温泉会馆与高级的网咖等地都是可以租借的设备,但价格便宜一点的可以买一辆轻型汽车,贵一点的则可以买一辆高级轿车。
若不是很富有的玩家,应该不可能把这种机器放在自己家裡。
「那麼,究竟能不能活著从这裡面出来呢……?」
现在,很高兴般这麼呢喃著的全裸女性进入了隔离舱当中。
她进入的隔离舱隔壁,还有另一台完全一样的机器。
然后那台机器的盖子上有著事后才熔接上的挂鉤──
為了不让人从内部打开,掛鉤上加了一个坚固的锁头。
SJ2的大赛本部跟上次一样,是在SBC格洛肯裡的大型酒场。
参加的玩家在十二点四十分左右聚集,然后在十二点五十分时一起被转送到待机区域。
為了让玩家将武装与装备实体化,所以给予了十分鐘準备时间。然后到了十三点整便开始SJ2。所有人将一起被传送到战场的某一处。
然后从那个瞬间,无情残杀到只剩下最后一支队伍的大赛就正式开始了。
营运公司将以摄影机拍摄战斗的影像。可以看见显示摄影机位置的标誌在空中到处飞翔,持续捕捉著帅气的角度。
想看现场转播的观眾,以及被杀死后遭到淘汰的参赛者,可以在酒场裡吃吃喝喝,然后边享受转播映像边肆意地提出见解。
上一届大赛在一个小时又二十八分鐘裡分出了胜负,没有另外举行预赛,总共有二十三支队伍参赛。这届则是在三十个名额全满的情况下开始比赛,会不会花上更多时间,还是因為战况激烈而更早结束呢?这一点可以说没人能知道。
过了十二点二十分,酒场裡也多了不少人。
参加大赛的玩家们也三三两两地聚集到这裡。可以听见「加油」「不会输给你们」「我要干掉所有人」等各种发言此起彼落。
本届SJ2也延续上一届的制度,不发行像BoB那样的运动彩券。这是因為营运能力的问题,无法像BoB那样严格地检查作弊──也就是所谓的投机行為。
相对地将再次举行「预测大会分出胜负為止将发射几发子弹」,而这也再次让会场热络了起来。眾人不停地投注比上次更多的子弹数。
在这样的情况中──
有少数几支队伍在进入酒场时,让喧嚣就像涟漪往外扩散般安静了下来。
首先是上届的第三名,同时也是种子队的MMTM。
虽然因為显示的限制而变成简称,但他们小队的正式名称是「memento mori」。
这是拉丁文的谚语,意思是「记住你将有一天会死亡」。因為人类不论怎麼挣扎都会死亡,所以还是要享受当下过一个没有后悔的人生。
六名男人进入酒场,他们肩膀上都缝著象徵死亡的骷髏头嘴咬小刀的臂章。
上一届是按照个人喜好,各自穿著不同迷彩服的他们,这次可能是為了重新振作起精神吧,只见他们全穿著同样的迷彩服。
服装是北欧国家瑞典的军队所使用的迷彩服。将浓淡不同的绿色以直线基调组合起来,是在其他迷彩服上相当少见的极时髦设计。
他们也和其他玩家的角色一样,只做长靴加上全身迷彩服的打扮。虽然武装与装备完全没有实体化而是收在仓库栏裡,但看过上一届大赛影像的人就知道。
他们的武器是以「HK21」7.62毫米机关枪作為主要火力,另外还有五把欧洲製高性能突击步枪。当然,这是在这两个月裡没有变更的前提之下。
他们无疑是本届大赛的优胜候补队伍之一。
「如果可以赌博的话,我会押他们获胜。」
「嗯,算是稳当的选择吧。小队的整体力量是最高的。」
在酒场裡可以听见这样的声音。
比他们还晚了一些进入酒场的六名女性,也拥有再次让重新热闹起来的酒场安静下来的魄力。
身穿散布许多细小绿点的迷彩服──
由辫子母猩猩、金髮太阳眼镜美女、五短身材的矮人族、老街的大妈、银髮狐狸眼、冷酷的黑髮等六名不同类型的女性所组成的娘子军。
虽然是在GGO裡相当少见的女性角色……
「唷~唷~小姐们!」
还是没有任何发出这种低级叫嚣声的观眾。
因為她们组成的SHINC小队正是上届第二名,而且屠杀的玩家人数更是领先群雄。酒场裡应该也有许多被她们干掉的玩家吧。
MMTM的小队长拥有能够参加BoB的实力,同时也是一名相当英俊的角色。他迅速离开快要进行乾杯的伙伴,走向有著职业摔角手般体格的猩猩女,也就是老大的身边。
然后……
「嗨,各位小姐。上届大赛没有遇见妳们,这次很期待能够在战场上相见。在那之前,千万不要阵亡了。」
随著大剌剌的笑容对女孩们做出这样的发言。
老大咧嘴一笑,以魄力更胜妖艳度的脸庞……
「那是当然。各位在被杀掉之前,请确实地报上名号哟。因為我们可能会没注意到。」
用女性的口气回敬了充满挑衅之意的回答。
这让酒场的气氛一瞬间热络起来,连队长失了面子的其他MMTM成员都感到相当有趣。围住圆桌的五个人全都拍手大笑。
队长也不是因為这种事情就生气的小心眼男人……
「这可真让人期待!真的很高兴妳们能够参赛!」
他笑著挥动两根手指,然后回到伙伴身边。
娘子军集团消失在酒场的包厢裡,接著又过了两分鐘左右──
「喂。是那个傢伙……」
如山一般的巨汉无声地进入酒场。
那是一名身高将近2公尺,胸膛就像防波堤那麼厚实,手臂则跟排水管一样粗,体型看起来就像外国健美先生般,顶著褐色捲髮的男性。
服装是大腿处像要爆开来的刺眼绿色迷彩裤,以及能清楚看出肌肉形状的茶色T恤。
只要是看过上届SJ的人,就不用说明他是谁了。
男人的名字是M。
和粉红色小不点组队,只有两个人就参赛,虽然战斗次数不多,但在关键处都能确实获得战果,也就是和刚才的娘子军集团进行最后决战的男人。他拥有能弹开7毫米级子弹的强力盾牌,同时使用Ml4‧EBR的技术也十分高超。
男人在中途以手枪对身為伙伴的小不点开火,被躲开后遭到反击,结果两个人就暂时各自行动。
观眾也对他们突然起内鬨的理由產生了各种不同的臆测。
除了有人认為单纯只是因為今后的作战发生争执之外,甚至还出现这样的阴谋论,认為这是為了经由观眾将传递讯息给娘子军集团,藉此来让她们掉以轻心的縝密作战。
结果理由虽然还是成谜,但是没有玩家有勇气敢直接询问本人。
男人在最后一刻参加了战斗,以高準度的狙击来辅助孤军奋战的小不点。最后干掉了三名娘子军集团的成员,漂亮地获得了优胜。
和男人以及小不点在湖畔战斗,并遭到全灭的MMTM成员从远方找到M……
「果然出现了吗……没有预测线的男人……」
「我们要復仇。遭遇的话就按照训练来进行。」
接著就有了这样的对话。
他们当中有五个人被M的得意技──无弹道预测线狙击所击倒。因此当然跟他有了过节。
这时M身后依序走进来应该是他小队成员的几个人。
总共有四名男人。
全都穿著同样的迷彩服。
那是在散布的绿色与茶色上加了层次变化,不论是在荒野还是绿地似乎都能发挥出高效果的迷彩样式,但那种令人不舒服的图样同时也会让人联想到爬虫类的皮肤。
「那是怎麼回事?」
让观眾感到惊讶的是,四个人全都戴著覆盖住脸与头部的迷彩面罩。而且还戴了具有颜色的护目镜。这样根本看不出他们是谁。
如果是在战斗当中,戴著面罩与护目镜就还能理解,但现在不用戴应该也没关係吧?
酒场裡所有人都有同样的想法。
想要分辨四个人,就只能靠富有变化的四种完全不同的体型了。
一个人较矮小──在GGO裡的男人要说矮小,至少也有一六五公分就是了。
一个人相当高大──虽然不至於像M那样,但至少也超过一八〇公分的肌肉壮汉。
一个人算瘦削──身高大约有一七〇公分,但有著棒子般的手脚以及细长的身体。
一个人是肥胖──有著圆鼓鼓的大肚子,身形看起来就像是相扑力士。
四个男人全都一言不发,然后笔直面向前方跟著M走进酒场。
虽说是在获得拟似感觉的VR游戏裡面,还是能够感觉到他们从言行举止散发出来的气氛。
聚集在酒场裡的玩家们……
「看起来很强。」
「是啊……之所以把脸遮起来,可能是因為容貌与名字都相当知名。」
「说不定是能够参加BoB的傢伙哟。」
也能感觉到这四个人应该是实力雄厚。
上届优胜者之一的M和散发出诡异气氛的他们组成小队,究竟会展现什麼样的战斗方式呢?而这也让人对这支队伍的动向越来越感兴趣了。
在这样的紧张感当中……
「哈囉!各位久等了!」
一道来自於女性,而且听起来相当轻鬆的声音冲了进来。
以眼神追著M一行人的眾人往入口看去,就发现该处站著一名晚了一点才来到现场的女性角色。
那是一名身高一七五公分左右,黑髮在高处绑成马尾的女性。服装是深蓝连身衣裤,可以清楚看出身体的曲线。
肌肤是褐色的她,有著距离福态、丰满等形容词相当遥远,全身只有肌肉的紧实体型。
虽然是脸庞各个部位都显得锐利的美女,但刻划在两颊上那炼瓦色几何图样的刺青却散发出相当诡异的气息。
「哎呀哎呀~!让各位久等了!你们今天是来看我的活跃的吧!很好!你们就好好期待吧!」
女性虽然以异常高昂的心情向周围撒娇……
「…………」
酒场裡的客人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只能傻傻张大嘴巴。
由於是跟著M他们一起进来的第六人,所以无疑是他们小队的成员吧。
但是,至今為止的五个人所散发出来的紧张感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谢谢啦!让你们久等了!谢谢大家的支持!」
女人就在让人想吐嘈「妳是在竞选吗!」的諂媚态度下,一边朝四面转动头部一边挥手,然后快速走到酒场裡面去了。
所有人似乎都不在乎被本人听到般开始对话起来。
「那是怎麼回事?那女的也是M的小队成员吗?」
「应该是吧。但是……只有她一个人散发出不同的气氛耶。」
「算是被眾骑士守护的公主吗?」
「十几年前,曾经有过『宅社团公主』这样的名词。」
「我才没听过这种死语呢。跟『团购』有关吗?」
「才没有哩。意思是『阿宅社团裡的公主』啦。也就是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意思。因為被人捧在手心,所以『不论什麼样的女孩都是公主』。」
「您的年纪该不会很大了吧?」
「喂,别忽然变得这麼客气。」
「这次那个男人……还有剩下来的四个人,都是那个公主的护卫吗?那麼是没打算认真参赛了?如果是这样就可惜了……」
「那大姊很漂亮耶。把脸上刺青消掉的话完全是我的菜。不知道是不是刚开始玩这游戏?真希望能握著她的手,从头开始好好地教她……」
「这死变态。」
「你看到那麼漂亮的女性站在面前也不会有所反应吗?在现实世界是个老头了?」
「问人现实世界的事情才是不懂事的小鬼。」
「你说什麼?」
「别吵了,真是难看。没有证据能保证那个女人在现实世界也是那个年龄吧……」
当男人们大放厥词时,女性已经消失在M所进入的酒场包厢当中。
「那傢伙……Pitohui竟然还待在GGO裡面吗……」
面对如此呢喃的男人……
「你知道她吗,队长?」
使用HK21机关枪的杰克以意外的表情这麼问道,而MMTM的其他成员也同时露出疑问的表情。
我们家的队长会知道女性玩家的名字还真是稀奇。
他们全都有同样的想法。
这也是因為他们总是埋首於游戏当中,刻意无视女性的缘故。刚才那群娘子军可以说是例外中的例外。
队长以露骨的不悦表情来回答伙伴的问题:
「那是我刚开始玩GGO的时候,所以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吧……虽然期间很短,但我曾经和她是同一个中队的成员。当时她没有那样的刺青,也為了利於战斗而留著短髮,身上也穿著不同的服装。」
「哦,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
杰克如此表示:
「因為我没有对人提起过。那是所有玩家都是菜鸟,但即使是这样每个人都还是想变得比别人强,手裡握著威力相当弱的枪械拚命努力的时候。那真是个很棒的时代……」
「队长,别像个老头一样。」
「但是,那為什麼之后就不在一起战斗了呢?因為女人太弱了吗?」
说了「不是」的队长一口气把杯子裡的酒──这怎麼喝都不会醉的液体喝光。
「那个女人很强喔。尤其是身体的动作相当俐落。虽然不知道详情,但在那之前应该就玩了许久的完全潜行游戏了吧。」
「那麼跟她好好相处不就得了?」
「不可能啦。」
「為什麼?」
「那个女人从来不把伙伴当一回事。自己快要死时,就毫不犹豫地把同伴当成盾牌,就算同伴还在怪物旁边也会毫不在乎地丢出手榴弹。她是就算这样造成伙伴死亡也会露出笑容的女人。然后自己死亡的时候也一样。我才没办法跟那种『找死』的傢伙一起玩呢。我是带著『别忘记死亡』的心情而活著,但那个女人的生活方式根本是『想忘记自己还活著』啊。」
「太危险了……那当然会避之不及。」
「听说她最后只要离开一个中队,就会加入另一个中队然后重复同样的事情。慢慢地就没有人愿意让她加入,而她也不再去加入中队了。在知道这件事情的老鸟玩家当中,Pitohui这个名字算是禁句。」
这些话让MMTM的成员感到惊讶,并因為感到难以置信而缩起肩膀。这时其中一人……
「那麼,為什麼她会和M组队来参加本届大会呢?」
「我也不知道……虽然不知道,但千万别大意。当然也要復仇,但是必须更加提高警觉。要了解他们是不知道会做出什麼事情的一群傢伙。」
队长极端严肃的脸部表情,让五个人默默点了点头。
最后队长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事情般问道:
「有谁知道『Pitohui』这个名字的由来吗?」
「不知道,也想像不出来。」
「我也一样。」
「跟右边的相同。」
「发音听起来是很可爱啦。」
「是精灵之类的吗?」
听完五个人的回答,队长才说出答案:
「那是鸟类的名字。我记得是只栖息在新几内亚的鸟。」
「嘿,那不是很可爱吗?」
杰克一吐露出这样的感想,队长就瞇起双眸。
「哪裡可爱了。Pitohui这种鸟类啊,带有一碰就能致人於死的神经性猛毒。就跟那个傢伙一模一样。」
圆桌周围的人立刻安静了下来。
「不要掉以轻心。」
接著响起了队长短短的一句话
五六个人一起进来的玩家通常都是参赛者,但都不足於引起酒场裡观眾的注意。很轻易就被忽略了。
面对这样的对待……
「哼,结束之后看我们的眼神就会改变了吧!」
不难想像他们心裡都有这样的想法。认為下一任的英雄或者女英雄就是自己。
在这样的情况中,出现了由四名男性与一名女性组成的队伍。进入酒场时男人们那看起来相当高兴的笑脸以及……
「…………」
无言的女性那看起来很厌恶又很不高兴般的表情形成强烈对比。
从女性的虚拟角色的外表来看,年龄大概是二十五六岁左右。脸庞是清纯的美女。
剪得相当整齐的鲍伯头,髮色是嫩叶般的鲜绿色。虽然在现实世界不常看见,但是在科幻世界的GGO裡完全不会觉得不自然。其他还有许多更夸张,像是动画角色一般的髮色。
服装和其他四个人一样,是茶色的工作裤加上雨鞋般的靴子。上面只穿了一件黑色T恤。丰满的胸部很自然就会映入眼帘。
一看见女性,就有几名男性玩家被她的外表所吸引,但那极為不高兴的脸庞,使得没有人敢向她搭话。
时间就这样过去,再过短短几分鐘第二届Squad Jam就要开始了。
应该是参加者的男人们,以及少数几名女性都逐一停止虚拟的饮食。这时现场的空气自然变得极為紧绷。
在这样盘旋著斗志的酒场裡──
最后出现了一个疑问,而讨论这个问题的人们开始產生骚动。
他们嘴裡都说著。
「还没吗?还没来吗?」
「上届的优胜者,粉红色小不点还没来吗?」
时间是十二点四十五分。在五分鐘内不进入酒场的话,就会因為迟到而无法参加。
「喂喂,还没来吗……」
银髮留著男生头的塔妮亚拉开包厢窗帘稍微探出脸来,像是很担心般这麼呢喃著……
「保持平常心。」
结果被坐在旁边的坚强大妈罗莎这麼告诫。
老大严肃的面容没有任何变化,就像岩石般耸立在那裡。
最后过了两分鐘、三分鐘──
真的要迟到了吗?到了所有人都认為上届优胜者会因此而丧失资格的十二点四十八分。
「赶上了!」
「哎呀!真是太危险了!」
两名角色一边发出尖锐的声音一边进到酒场裡。
虽然两个人都以茶色长袍遮住身体与头部,但每个人都能从身高以及女性的声音得知其身分。这麼娇小的话一定不会错了。她就是上届大会裡到处肆虐的优胜者莲了。
一起进来的也是一名身材相当娇小的角色,同时还是女性。看来这傢伙就是她这次的伙伴了。
避开因為愚蠢的原因丧失资格后,就从酒场裡发出吵杂的欢呼声。
「来啦!上届冠军!小莲!」
「又只有两个人参赛吗?真有自信……」
「与其凑足没用的六个人,倒不如靠两个实力派参赛,应该是这样吧?」
「期待能看到超越上一次的杀戮哟!」
「另一在长袍底下的成员似乎也是女性耶。我闻味道就知道了。」
「这样啊,原来你是变态吗?」
男人们又擅自开始大放厥词了。
而莲与不可次郎本人则根本没有多餘的心思注意到自己受到酒场内眾人的瞩目……
「还有时间喝点东西吗?莲。」
「妳还要喝吗?妳的喉咙又不渴,不喝也没关係吧!」
「这是心情啦心情。喝个一杯吧!当成提前庆祝优胜!」
「什麼心情……说不定又会吃坏肚子喔。」
「真是的,能拉的都拉乾净了所以没问题了啦!」
其实莲和不可次郎原本应该在二十分鐘前就进到这裡了。原本打算在熟悉的街上会合,然后在莲的带领下到酒场去。
但是一开始往前走,不可次郎的AmuSphere安全装置就起动,强行将她登出。她就像是神隐了一般忽然从莲眼前消失了。
对等了几分鐘不可次郎都没有回来这件事感到害怕,传送讯息后就从美优的智慧型手机得到这样的回答:
「糟糕。大口吃完冰淇淋肚子开始鬼叫了。」
「什麼啊啊啊啊啊啊?」
过於强烈的冲击让莲以為自己也被强迫登出了。
之后……
「还没好?」
「现在还在叫~」
「还没吗?」
「正在擦屁股。呜哇没卫生纸了!」
「别管了,快点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两个人好不容易再次会合,全力冲刺进到酒场,赶在最后一刻保住了参赛资格。
「啊啊……」
莲感觉好像已经结束了一场战斗。
也没有进入包厢的力气,在入口附近找到空著的桌子,直接就坐到桌子周围的沙发上。
不可次郎接著立刻点了柠檬汽水与冰红茶。饮料跟著从桌子裡跳出来。
时间剩下不到一分鐘。莲一无力地仰望天空……
「嗨!小莲!」
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叫著自己……
「…………」
於是把脸转向声音的主人。
许久不见的Pitohui依然没有什麼变化。除了有怀念的感觉之外,也有一点害怕。
「恭喜妳上届获得冠军!」
面对这乐天且熟悉的笑容……
「谢谢!」
莲在短暂的时间裡忘了一切并这麼回答。
这个瞬间,传出了SJ2参赛者再过三十秒就要被传送到待机区域的广播……
「哎呀,没时间好好聊一聊吗?」
Pitohui像真心感到很可惜般瞇起刺青上方的眼睛。
「Pito小姐──」
莲拿著装有冰红茶的杯子站了起来。
「嗯?」
「我会努力的,请期待我的表现。请不要──忘了『约定』喔。」
Pitohui眨著眼睛。
「嗯?虽然不是很清楚──嗯,我知道了。还有讲话不用这麼客气。没有时间了,还有其他想说的话吗?」
在Pitohui询问之下,
「一定会杀了妳。」
莲立刻这麼回答。
「啊哈!」
Pitohui带著乐天的笑容离开后,莲就用吸管一口气把冰红茶吸光,以坚定的表情面向坐著的不可次郎……
「走吧,搭档。」
「没问题。」
这个瞬间,传送开始了。
依然保持险峻表情的莲以及……
「等等,我还想再喝一──」
急忙咬住吸管的不可次郎就这样变成光粒消失了。
在微暗待机区域的十分鐘裡,每个玩家都各自将武器与装备实体化。
莲教导不可次郎卫星扫描接收器的使用方式,理解能力相当高的她立刻就学会了。
这个像智慧型手机的装置正是SJ2的保命利器。虽然不会损坏,但有可能会遗失,所以得特别小心不能掉了。
正如莲所预测的,广播贴心地传出它这次没有「不可破坏物体」的性能。虽然以物体的身分存在,但包含子弹在内的所有攻击都会穿透过去。
两个人所在的,空无一物的黑色空间面前……
「待机时间 04:33」
有著一秒一秒慢慢倒数的巨大数字。莲将所有装备实体化后成為粉红色战士,接著等待开战的时刻来临。
服装跟上次可以说一模一样。
战斗服就不用说了,从靴子的前端到手套的手指前端,甚至是头上针织帽的顶端都是粉红色。脖子上则戴著粉红色头巾。
武装是P90。以肩带将第二代小P掛在肩上。
為了立刻能交换而带在身上的预备弹匣,左右两腿上的弹药袋裡共装了六个。由於装得更多将会难以行动,所以选择了熟悉的状态。
但是仓库栏裡储备了之前的三倍,也就是九个弹匣。一个弹匣裡有多达50发子弹的P90,总共十六个弹匣的话就是800发子弹。
这次虽然获得了一个P90用的外加零件,但目前仍然把它收在仓库栏裡。
至於投掷武器电浆手榴弹这次则很乾脆地一颗都没带。
除了掛在腰上的状态下要是被击中就可能因為诱爆而死亡之外,也把它的重量挪给预备弹匣使用了。
然后还有长30公分,涂成黑色的战斗小刀。作為真正的最后关头武器的小刀,装置在腰部后方可以用右手反手拔出的位置。
唯一可以在SJ2裡使用的HP回復道具,是自动被分配到仓库栏裡的筒状注射器「急救治疗套件」。虽然一根可以回復30%失去的HP,但是必须花费一八〇秒才能完成,所以在战斗中无法使用。
但就算是这样,莲在上届的SJ裡还是把三根全部用光了。如果没有借助它的力量,莲早就丧命了。这时莲一边祈祷不会用上它,一边把它掛在身体前方袋子容易拿取的位置上。
虽然想尽量减少所持物品,但判断绝对需要附有距离测量器的单筒望远镜,所以就在腰部后方配置了袋子并把它放在裡面。
跟小刀一样,这在上一届大赛裡是从M那裡借来的东西。这次则是利用在修行裡赚到的点数自行购买。由於不知道会在什麼样的状况下使用,所以没有涂成粉红色。
当然仓库栏裡也不忘放了几件对应地形的偽装用迷彩披风外套。因為这些外套都很轻,所以带著不会有什麼负担。
「还没吗~?」
在莲身边等待倒数的不可次郎,这时已经完成杀戮的準备。
绑起金髮的头上戴了大大的头盔。身上穿了多地形迷彩服,以及装了防弹板的绿色背心。武器则是挂在左右肩上的两把MGL-140。
顺带一提,不可次郎把右手拿著的称為「右太」,然后另一边叫作「左子」。
右手用的将肩带掛在枪身的左侧面,左手用的则是相反,不过只要触碰一下掛勾就能够交换肩带了。
「外表看起来完全一样,就算拿掉肩带,妳也能分辨出哪一把是右太哪一把是左子吗?」
过去莲曾经这麼问过……
「那很简单吧!两把裡面,右手拿著的就是右太哟。」
而不可次郎则是这麼回答。也就是说,随便哪个名字都可以的样子。
这样的不可次郎,背上的背包裡面全部装著枪榴弹。
裡面设置了分隔板,让她不论从右边腋下还是左边腋下,只要手往后伸就能一发一发地把枪榴弹抽出来。
仓库栏裡也塞了快要进入过重状态而遭受移动限制惩罚的枪榴弹。
右腿上配置了M&P手枪。另外準备了三个它的预备弹匣,总共是四个弹匣×17发。当然也装备了急救治疗套件。
这时不可次郎对著莲提出疑问:
「其他人是以什麼样的装备参赛?」
「我也不知道。M先生大概是跟上次一样的枪与盾牌吧。」
「Pito小姐呢?」
「这就真的完全不清楚了。因為每次见到她时用的枪都不一样。但她的筋力值很高,应该可以装备许多十分强力的枪械。只能做好她拥有强大火力的心理準备来应战了。」
「剩下来的四个人呢?」
「完全没有情报……」
回答著问题的莲,到了这个时候才开始感觉到不安。
接下来要开始的虽然是游戏裡的大赛,但是对Pitohui与M来说,这是赌上生死的战斗。
实际上与性命无关的自己,真的能够阻止得了她吗?不会因為意志输给她吗?
莲的脸色越来越是暗沉。
不可次郎「啪」一声拍了一下她的背部。
「哎呀。也有可能是由Pito小姐的队伍获得优胜吧?没有死的话,她就不会死了吧?」
「是没错啦……」
但也不能期待这种结局而什麼都不做。
无论如何,最确实的方法是自己迅速打倒Pitohui。这就是自己现在待在这裡的理由。
当然,最后只剩下自己与Pitohui两支小队的话,就算是投降也没关係,但莲认為那个时候还是要杀掉她才是游戏玩家应该有的礼仪。
「嘿咿!」
莲用力拍打自己的脸颊。
不要再犹豫了!
好好战斗!
然后──
杀了她!
等待时间显示的分鐘已经归零,只剩下秒数43、42、41、40、39──无情地不断减少。
莲拉了一下P90上膛的把手并放开,第1发子弹就随著轻脆的金属音被送进膛室裡。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