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O外传

[刀剑神域外传Gun Gale Online][2]2nd特攻强袭(上)

Heathcliff · 7月29日 · 2016年

第九章 十分鐘内的鏖杀‧其之一
十三点三十分。M表示:
「Pito,躺著也可以看接收器吧。妳看一下。真的很有趣。」
听见这句话的Pitohui,随即不再午睡而撑起身体。身上披风外套上的枯叶纷纷落下,而她也把视线移向接收器。
带著几何模样炼瓦色刺青的脸上……
「啊哈哈。亏他们想得出来!啊哈哈哈!」
这时只有笑容。
「七支队伍结党成群来攻击我们吗!这实在太棒了!」
Pitohui虽然把双手高举向空中露出高兴的样子,但从现场的气氛就能知道后面那些戴著面罩的男性脸色应该不太好。
所有人都听见矮小男性对M所说的话。
「M先生,你打算怎麼办?那样的人数,而且还是在没有小队长的情况下一口气攻过来的话,怎麼说都相当棘手喔。要不要暂时撤退?」
这似乎是四个人共同的心情,所以他们全默默等待著M的回答。
结果回答的人是Pitohui。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迎击然后把他们全部干掉啊。」
怎麼做?
男人们传来无言的讯息……
「至於方法,M现在就要告诉我们了。」
Pitohui轻鬆地这麼回答。
在播放实况影像的酒场裡,团结起来的集团也成為最热门的话题。
有人表示实在太丢脸,也有人表示虽然没有违反规则但有违游戏礼仪,当然也有人认為这是优秀的作战而加以喝采。
虽然有各种不同的意见……
「不过这场战斗应该很有意思哟……二十九对六吗……」
但不知道哪个人说的话,却让大家不得不同意。
PM4是包含上届优胜者在内的强大队伍。在SJ2裡尚未发射任何1发子弹的他们,面对蜂拥而至的敌人时究竟会展现什麼样的战斗方式呢,眾人心裡都这麼期待著。
M这个男人的实力已经是眾所皆知。也知道蒙面的那四个男人身上散发出不容小覷的气氛。
这样就只剩下……
「希望那个公主不要碍手碍脚就好了……」
「的确是这样。她是最大的不安要素……」
「我很讨厌那种面对男人们热血的战斗时,一边说『讨厌啦,好恐怖喔』一边来碍事的女人哟。」
从十三点三十分开始,转播摄影机就捕捉到二十九名玩家往山上爬的模样。
由於没有其他战斗,这又是最有紧张感的画面,所以才会选择转播他们吧。
託画面的福,酒场裡的观眾可以清楚得知山裡面的情况。
山坡虽然陡,但还没有到足以称為悬崖的程度。脚底下的土壤湿度适中,抓地力应该还不错才对。二十九个人就这样迅速往上爬。
但是到处都有比人还要高的岩石往外凸出,遇见了就必须闪开。另外又粗又大的树木群也会阻碍行动与视界。视野的距离大概不到50公尺吧。
而且许多地方都有河川经过,小溪流可以听见潺潺水声,而大河的流水则是发出轰然巨响。
二十九个人因為是联合小队,所以服装与装备当然也就是五花八门。
不过各个小队还是聚集在一起移动。七个集团拉开10公尺左右的幅度,当中最為敏捷的角色担任打前锋的侦查兵,一边注意有没有敌人一边前进。然后把前进的距离向小队长报告。
摄影机同时也拍摄在山脚下平坦地点的眾小队长。
他们以木棒在乾燥的地面画下地图,获得同伴的报告后,就会缓缓移动标示「目前在这裡」的棋子。
由於没有準备专用的棋子,所以用预备弹匣或者手榴弹来代替。这个地方感觉就像是作战指挥部或者是大本营一样。
在十三点三十分的扫描裡,已经得知M等人,也就是PM4的位置。他们待在距离山脚下大约1.5公里的地方。
二十九个人暂时先朝那个地点前进。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还停留在那裡,但就算不在了,应该也能从该处找到追踪的线索吧。
转播影像裡看不见M他们那支小队。因此观眾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处何方。
「不管怎麼样,一定会注意到对方联手了吧。然后像这种时候,乖乖地逃走才是上策对吧?」
不知喝到第几杯啤酒的男人这麼说……
「就算要逃走,又能逃到哪去?从北侧下山进入山谷吗?这样之后还是会被追到喔。不论怎麼挣扎,还是会在四十分的扫描裡被知道位置。」
不知啃了第几块牛肉乾的男人如此回答。
「这样的话……迎击比较好吗?」
「人数相同的话,从斜坡上迎击应该较為有利吧……但是战力差距如此庞大……」
画面映照著确实往上爬的男人们。
由於他们各自拿出最棒的枪械来武装自己,所以火力相当强大。除了有机关枪之外,也能看见狙击枪。
「看来是无计可施了吗……」
男人摇了摇头,然后一口气把啤酒喝乾。
山裡面,男人们正感到意气高昂。
虽然腿因為辛苦的登山而相当疲惫,但只要告诉自己那单纯只是拟似感觉,就会觉得没什麼大不了了。
跟这件事比起来……
「我们说不定马上就能干掉强敌了」。
这样的兴奋感反而更為强烈,这也让他们的脚步不由得越来越快。
男人的视界裡,近处可以看见小队的伙伴。而稍远处则可以看到直到刚才為止都还是敌人的角色。
虽然打倒优胜候补之后一定得跟他们交火,但是一码归一码。现在这个时刻,他们也是「伙伴」。
山裡略嫌阴暗,而且视界因為岩石与树木而变差,不知道什麼时候会被从什麼地方击中。
但是,对方只要射击1发子弹,之后就能知道其位置。这样的话,就可以让他嚐嚐二十几个人的一起射击。
反而还希望你们开火呢!快开啊!
男人们就带著这种挑衅的心情爬上斜坡。
在有利状态下度过一段时间后,男人们的紧张也鬆懈了下来。
从手錶的指针刚过十三点三十七分开始……
「开始觉得对方有点可怜了。」
「就是啊。」
就出现像是这样……
「打倒M的傢伙,不知道有没有什麼奖品喔?」
「这样的话我们来打赌吧?赌手榴弹还是机关枪怎麼样?」
以及这样很明显是在私自閒聊的傢伙。
对於為了不错漏任何敌人发出的声音而提高警觉的角色来说,閒聊只会造成阻碍。
终於有一名穿著红褐色夹克的男人……
「安静!作战是除了报告之外就不准说话吧!」
这样斥责附近一名其他小队,身穿淡茶色沙漠迷彩服并且大声笑著的男人。
和被斥责的男人谈话的小队成员就此闭上了嘴巴,但沙漠迷彩男却很明显不高兴地咂了一下舌头。
「你这傢伙是怎样……自认為是这支部队的队长吗?」
他明显想找人吵架。而红褐色外套男可能也因此而怒火中烧吧……
「才不是,笨蛋。我只是温柔地教育一下完全鬆懈的傢伙而已。你应该感谢我吧?」
因此也漂亮地回呛了对方。
接著两人便停下脚步,在山裡隔了10公尺左右的距离互瞪,陷入了火爆的气氛当中。
不过似乎还是残留了些许理性,所以双方没有拔枪相向……
「等一切结束后……一定要杀了你。」
「真是巧了。我也有同样的想法。我不会忘记你那张脸和身上的迷彩服。」
但是交换了这样的约定。
之后过了不久……
「所有人在该地停下来。準备接收扫描。」
来自大本营,也就是七名队长的相同指令传到了所有人耳裡。
男人们缓缓蹲下……
「一半的人警戒周围。一半的人看接收器。」
并且遵从这个指示。
十三点三十九分经过四十秒、五十秒──
「扫描开始。」
SJ2的第四次扫描开始了。
「那麼情况究竟如何呢……?」
由於酒场裡的画面也会映照出扫描的结果,所以观眾们都吞著口水注视著萤幕。
因為这次扫描是从北方开始,因此首先显现出MMTM依然存活著。不过没有人对这件事感到惊讶。
接著显示出来到巨蛋西侧的LF以及来到南侧的SHINC,还有待在裡面的三支小队。
虽然应该会有一番激战的巨蛋内部也令人很感兴趣,但现在东南部的山岳地带才是瞩目的焦点。
PM4在什麼地方呢?
是查觉到眾人的行动,从北侧下山了?还是往更东边移动了?
扫描显示出来的是──
「很近!距离集团150到200公尺左右的东北侧!」
七名队长以吃惊的声音做出指示。因為PM4的所在位置就在伙伴们散开来的斜坡旁边。
当然,在现场观看接收器的角色们也注意到这件事并且大吃一惊。
他们的位置距离上次的扫描只有稍微往北侧移动了一点点而已。PM4似乎不论在什麼情况下都选择在这座山裡面战斗。
虽然因為视界恶劣而无法看见对手,但200公尺已经是交战距离。子弹什麼时候穿越树缝飞过来都不奇怪。甚至出现一些急忙把枪口对準该处的成员。
但是对方没有开火就表示……
「那些傢伙还没发现我们……」
既然以如此多的人数移动,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了,所以他们就各自报告小队长这件事情。
七名小队长立刻做出决定。已经没有什麼好烦恼的了。也就是说……
「所有人朝扫描地点前进!然后一口气消灭他们!」
队长们低头看著的地图上,今后十分鐘裡派不上用场的卫星扫描接收器被当成标示敌人位置的棋子放在上面。
「所有人朝扫描地点前进!然后一口气消灭他们!」
接到指示的二十九名男人,脸上都浮现出狰狞的笑容。
知道对方所在位置的话,就只有一件事可做了。只要朝该处前进即可。所有人都為了抢下头功而一口气加快脚步。
队长则逐一做出该往哪个方向前进才好的指示。眾人以扇形包围目标地点的布阵往前走了100公尺左右……
「咦──?可恶……」
站在前面的男人发出了苦涩的声音。然后报告呈现在眼前的光景。
「队长。前面有一条至今為止最大的溪流。宽度……大概是30公尺左右。流动方向则是东西向。」
从后面走过来的男人也在该处停下脚步。流水刨开山地表面后形成宽30公尺,深10公尺的巨大溪流。
上面散布著足有人那麼高的大石头,流水在石头间快速地流动著。
「请求指示。目标是在上游吗?」
队长们立刻做出指示。答案是YES。
「这样的话,不下到山谷就无法朝目标前进。怎麼办才好?」
队长的回答稍微变慢了一些。
七名队长被迫立刻做出决断。
花时间烦恼该怎麼做的话,可能会被好不容易掌握位置的PM4逃走。
知道这一点的他们,经过简短的对话后就做出了决断。
「在山谷左右两边各留下一支小队,警戒来自上方的攻击。其他人走下山谷继续前进。」
由四人与五人构成的小队分散到山谷左右两侧,剩下来的二十个人开始在谷底前进。
由於到处都有人那麼高的岩石,而且地面有许多地方都因為水沫而濡湿,所以相当难走。
但就算是这样,只要知道敌人就在前方,心情就还是很激昂。反过来想,这些岩石也能够成為从子弹底下保护自己的掩蔽物。
男人带著随时可以慷慨赴义的紧张心情,从这颗岩石慢慢地前进到下一颗岩石后面。
就这样,到了距离预测的目标只剩下50到100公尺左右的地点时……
「那是什麼?」
眾人就看到了那副光景。
一群男人从斜后方的影像裡看见待在现场的眾人所目击的光景。他们是酒场裡的观眾。摄影机这时从山谷上方映照出男人们的背部。
「瀑布吗……」
爬上山谷斜坡的前方,是一座落差达15公尺的大瀑布。
水流幅度是5公尺左右。瀑布一边发出重低音,一边毫不停歇地把大量的水轰到大地上。
不用说也知道,山谷到这裡就结束了。幅度约20公尺的狭窄山谷,最后碰到了高15公尺的断崖。
大概只有获得攀岩技能的角色,才够能空手爬上这座断崖吧。其他人想攀爬的话,就必须有强韧的绳索。
现场的一名男性……
「是瀑布。稍微有点规模。我们家是一楼兼做店面的二代同堂四层楼住宅,高度大概跟它差不多。」
对队长的报告用了这样的一段话……
「气氛全被你给毁了。」
另一个人,则以不被他听见的细微声音如此表示。
「扫描出现的位置是这裡没错吗?还是瀑布那边?──了解。」
由於答案立刻回传过来,男人就大声传达给周围的伙伴知道。因為瀑布的水声实在太吵,只有这样做其他人才能听见。
「扫描的位置就是那裡了!刚好在瀑布附近!」
「这样的话在上面吗?到上面去的小队──?看见什麼了吗?」
经过队长之间传话后,来自於大本营的回答传了回来。
「看不见!瀑布上面就只有通往瀑布的河川而已!」,
这个时候,距离扫描时已经过了三分鐘以上。看著手錶的某个人……
「移动了吗?不会是被逃掉了吧?」
接著……
「或许吧……我们扑了个空。」
从伙伴裡传出这种懊悔的发言。
结果一名刚好在附近的其他小队男性成员就一边摇头一边对两个人搭话道:
「不对……应该不是这样……」
「為什麼?」
「你怎麼知道?」
「我现在注意到了……那座瀑布,上面有一部分整个往外凸出吧?」
上面?两个人从藏身的岩石后面稍微探出头来后,就发现确实如他所说。
瀑布上方的岩石整个外露,而水形成的帘幕是从相当外侧才开始往下落。
只要顺著左右两侧的岩石,就可以绕到水帘幕后面。
「那个空间可以躲人……」
听见报告的队长们随即了解一切。
那些傢伙是打算躲在瀑布后面来避开自己的集团。
只要避开集团,再来就能一口气趁隙下山。当二十九个人在山裡到处寻找的期间,他们便迅速逃到其他战场去。
怎麼可能让他们称心如意。
队长们立刻下了决断。
然后对各自的成员下达指示。
「敌人很有可能躲藏在瀑布后面。所有人全力一起射击──」
山谷裡的二十个人,不断把枪口对準瀑布。
狙击手与机枪手使用两脚架把爱枪架在岩石上。使用冲锋枪与突击步枪者则像抱住岩石般趴下来。
目标是数十公尺前方的瀑布。由於是狭窄的山谷,所以无法二十个人横向一字排开。
「前面的傢伙绝对不要把头抬起来啊!后脑勺会被射穿哟!」
在后面把机关枪架在岩石上的男人大声这麼叫著。就像拍摄纪念照时一样,前方的人稍微趴下,而后面的人则是稍微调高枪口的位置。
一名结束準备工作的男人,提出了相当基本的问题:
「子弹能够贯穿那座瀑布吗?」
「谁知道呢。总得试试看才行吧?」
「说得也是。」
五个人的小队长一起做出开火的指示。
「射击!」
狭窄的山谷中,二十把枪同时展开射击。
才刚传出爆炸般的声音,下一个瞬间,水帘上就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模样。
竟然生出一条横向的水柱。產生的水柱配合瀑布的落下速度,往斜下方伸展后就消失了。
子弹或许不是全部,但确实贯穿了瀑布。
确实的证据是机关枪的曳光弹进到达瀑布后方,可能是被那裡的岩石弹回来,变成跳弹后从瀑布旁边飞出。
「行得通!那就尽情地射击吧!」
「嗯!」
他们下手不再留情。
如果六个人躲在那后面的话,一定被鏖杀──也就是「全都被灭口」了。
二十把枪械持续喷火,枪声完全没有中断。
而且声音还因為在山谷间迴响而变得比平时还要长,也就形成了从未听过的巨大噪音。如果不是在音量会自动调整的GGO世界,所有人立刻会变成重听者吧。
射击依然持续著。
机枪手换了新的弹链。其他射手也数次更换弹匣。
虽然排出的空弹壳几秒鐘后会消失是GGO的特徵,不过消失时的闪亮特效看起来也很漂亮。数十颗空弹壳在石头上、水上不断消失的模样,甚至营造出一种梦幻的气氛。
由二十把枪身吐出来的烟硝淡淡地扩散开来,一点一点笼罩著四周围。山谷就像烧著营火般变得烟雾繚绕。
「喂,太猛了吧!」
「嗯嗯,我还是第一次在GGO裡看见如此大人数的全力射击……」
山谷左右两侧,以及在上方的九个男人都忘记原本警戒周围的任务──
从特等席眺望著这场华丽的「打击乐演奏会」。
「我们也想待在下面啊。这算不算屎缺啊?」
经过五十秒左右的疯狂射击后……
「停止射击!应该够了吧!」
队长们做出指示,於是他们便三三两两地停止射击。
没有注意到命令……
「嘿啊!」
到最后都激昂地发射「M40A3」狙击枪的男人,头部就被同伴轻轻敲了一下……
「哦?哦哦?」
「只剩你还在射击喔。」
「啊,抱歉。只剩最后1发。这样弹匣就清空了。」
他把退后的拉柄推回前面,对著瀑布发射了1发子弹。
开火的声音迴响了一阵子后,瀑布的水声就又回到山谷裡。明明应该相当吵,但是听起来却很安静。
瀑布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
「好吧……哪个灵活的傢伙可以到瀑布后面去确认一下?」
一听见这句话,立刻从不同的小队出现四个人表明愿意前往。他们全是使用冲锋枪的敏捷角色。
「拜託你们了!只要看见『Dead』标籤就可以了。还活著的话就了结他。」
「了解!交给我吧!」
「别掉到瀑布潭裡面去了……应该会受到不小的伤害。」
「嗯!」
「我们会进行援护射击,情况不妙的话就趴下来。」
「知道了,先谢谢啦!」
眾人进行著平稳的对话。
原本应该互相是敌人,只因為枪口朝同一个方向开火,彼此之间就產生了谜样的羈绊。来自於不同小队的傢伙,现在成為团结的一个排了。
四个人分成两队来爬上瀑布。剩下来的「二十五个人」则一直瞄準瀑布,注视著他们的样子。
「稍微被击中了。」
听见M的话,Pitohui就以很高兴的声音回答:
「会死吗?」
「很可惜,还不碍事。」
「什麼嘛。亏我还想帮你报仇呢。」
「我的事情不重要。已经帮妳把一切準备好了。接下来……随妳高兴吧。」
「不用你说啦。那就拜託你打讯号嘍!」
四个人活用敏捷身手,轻快地从这块岩石跳到另一块岩石上来朝瀑布靠近。
剩下10公尺时,右侧前方的男子把「迷你乌兹」冲锋枪架到眼前。左侧前方的男人同样也把「MP7A1」冲锋枪的枪口对準前进方向。
「现在四个人从左右两边靠近瀑布后面……似乎还看不见敌人。」
成员对小队长们做出报告。
剩下5公尺。最前方的男人已经完全被水沫泼湿了。
剩下4公尺。男人把手放到扳机上。然后对另一侧的两个人张开左手。
左手手指一根一根折起。这是冲进瀑布裡的倒数。
4、3、2──
剩下1秒时,男人们就被轰飞出去了。
瀑布左右两边產生团状蓝白色火焰,毫不留情地把四个人轰飞。
各自站在前面的男人被弹飞5公尺,猛烈撞上山谷的侧面。剩下来的两个人像被飞过来的同伴推开般失去平衡,直接从岩石上滚落到瀑布潭裡。同时可以听见两声爆炸声。
「是电浆手榴弹!还活著!瀑布裡面有敌人!射击射击射击!」
山谷中再次传出咆哮。
这些声音就像是讯号一样,某样物体从山裡站起来了。
原来是那些蒙面的男人。
趴在洞穴裡披著迷彩披风外套,然后上面还加了泥土与枯草,经过细心偽装的三个人一起从各自躲藏的地点站了起来。
那裡是山谷北侧,距离瀑布5公尺左右的山坡。
三个人就潜伏在到刚才為止都警戒著山谷上部的男人们身后。地点近到就算被他们踩中也一点都不奇怪。
三个人站起来的同时,就举起自己的爱枪朝眼前背对著自己的敌人开火。
矮小的男人拿著散弹枪。
名為「UTS-15」,可以「14连发」的泵动式散弹枪。简直像光学枪般稜稜角角的外形上,装了双管式弹仓,算是相当特异的散弹枪。
男人不断高速滑动前护木,对每个敌人发射了3发子弹。子弹种类是「OO Buck」。
从岩石后方发射的散弹暴雨接连命中在山谷边缘往下看著瀑布的四个人全身,把他们打成了蜂窝。
高大的男人是机枪手。
他手上抱著的是德国製的「MG3」机关枪。口径為7.62毫米。
虽然是只将纳粹德国所使用的杰作机关枪「MG42」的口径加以变更的老式枪械,但这把枪上面加装了最新型的抑制器。
因為声音不像加装了消音器那麼小,所以為了更正确表达性能而被称為抑制器的圆筒,就从枪口前方往外延伸。
男人把又长又重的MG3架在腰间,左手握著打横的两脚架。在伙伴击倒眼前的敌人时,光凭自己的脚力就冲到巨大岩石上方。然后从顶端以自动射击模式拚命开火。
鏘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经过抑制的枪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叫声。垂在左侧的弹链被枪吸进去,子弹不断地往前飞出。空弹壳弹到正下方,打到岩石后发出清脆的声音弹了开来。
男人一边疯狂射击,一边把枪口移到侧面。
横向散开的子弹群通过山谷上方,接连贯穿从该处往下看的五个人。男人们的身体上到处都是闪亮的著弹特效,接著当场重重倒了下去。
唯一一名幸运存活的男人,在倒地的状态下,边举起爱枪「加利尔」突击步枪边大叫:
「敌──」
连「敌人!」这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飞过来的子弹击中并贯穿男人的右臂,然后命中他的头部,让他立刻失去生命。
两名伙伴的身后,肥胖的蒙面男反覆操纵枪械拉柄来将大大的金色空弹壳排出。
体格宛如相扑选手却是狙击手的他,手上拿著大型的狙击枪。也就是刚才贯穿目标手臂与头部的枪械。
它的全长大约有120公分左右。这把有著独立手枪型握把,以及鱼类尾鰭般枪托的狙击枪名為「Savage 110BA」。
使用的是强力的338拉普麦格农子弹。在GGO裡这是相当罕见且强力的一把枪械。
才不过短短三秒鐘,山谷上的九个人就全部死亡了。
而在山谷裡的十八名男性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自己开火的声音实在太吵,而屠杀伙伴的枪声也混杂在裡面,让他们根本无法分辨出来。
尤其是他们又以各自的小队来分组,从视界左上方的HP条根本就无法看出这一点。
立刻注意到这件事的,是待在大本营裡的两名队长。
看见显示在视界左上角的HP条宣告自己的伙伴们全灭,他们一开始还以為是不是什麼错误。但是,知道脸色大变的不只是自己的两个人……
「我的伙伴死了!」
「我也是!全灭了!」
随即向大本营报告这件事。
得知传出同样报告的是待在山谷上面的队伍后,剩下来的五个人立刻了解状况。然后将其传达给待在山谷裡的同伴。
「上面有敌人!负责援护的队伍全灭了!注意上方!听见了吗?」
队长们的耳朵裡听不见小队成员的回答。
「為什麼?」
比任何人都了解状况的,是待在酒场裡头的观眾。
同一时间裡其他地方也发生了战斗,酒场内完全分成了两派人。看著这一边转播的角色们,从瀑布左右两侧的电浆手榴弹炸裂那一瞬间开始……
「喔喔!」
「来了!」
就紧盯著萤幕不放了。
託复数萤幕的福,连从洞穴冒出来的蒙面男们都看得相当清楚。摄影机就跟在他们身后。
镜头捕捉到从山谷左右两边一直往下看的男人们被枪口对準的瞬间……
「后面!后面!」(註:知名搞笑艺人志村健表演短剧时时常出现后面有危险的桥段,这时观眾就会大喊「后面!后面!」)
由於他们不可能听见,当酒客裡有人这麼开玩笑时枪械就喷出火来。
萤幕上出现男人们像打靶游戏的标靶一样,被散弹枪、机关枪、狙击枪击中后重重倒下的模样。
「啊……」
「太掉以轻心了……」
观眾只能以悲凄的眼神看著这一切。
就这样,把九个男人全部杀死的蒙面男们──
「直接从上方疯狂射击,就能把山谷裡那些傢伙全打死了吧?」
但他们没有这麼做。
他们没有往山谷探头,而是当场蹲下并停止行动。
「為什麼?」
每个观眾都浮现这个疑问的瞬间,画面再次切换。
出现一个女性的背部。
「是那个女的!」
看见深蓝色连身衣裤与马尾就很清楚了。绝对不会错。
那就是和M以及眾蒙面男在一起的女人。那个女人缓缓爬上山谷,从后面逼近依然向瀑布射击的男人们。
代表看见这一幕的所有观眾……
「為什麼那个女人──」
某个人这麼说道。
「什麼武器都没拿?」
画面当中,女人的双手没有拿任何东西,腰上的装备腰带也看不见枪套、手榴弹与小刀。
或许是收纳在仓库栏裡面吧,总之现在是手无寸铁的状态。
「交涉……吗?现在跟那些傢伙搭话,表示『要不要一起合作?』之类的?」
另一个人的意见……
「那為什麼蒙面男们要杀了山谷上的那些傢伙?」
马上驳斥了交涉的看法。
那个女人到底想做什麼?
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女人轻轻在岩石之间跳跃,最后终於来到男人们所在的附近。
由於他们所有人都还是毫不间断地对瀑布疯狂射击,所以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明明已经有一名敌人来到身后了啊。
这样的画面显得相当突兀且恐怖。
摄影机转了一圈,捕捉到在一群人最后面把俄罗斯製「RPD轻机枪」架在岩石上拚命射击的男人,以及在他4公尺后方动著带有刺青脸颊的女性。
有著锐利容貌的女人,笑著说了些什麼,但观眾听不见她的声音。
「我要上了。只要最低限度的援护就可以了。」
十三点四十六分。
画面左上方标示著这个时间。
接著观眾就看见了。
以流畅动作靠近的女人,站到以RPD轻机枪疯狂射机的男人身后,就用右手抓住他战斗服的脖子底部并且一拉。
看起来像是轻轻一拉,但她应该有相当高的筋力值吧。体格壮硕的男人很轻易地被拖离枪枝,射击也停了下来。
然后女人的右手从脖子底部换到后脑勺上──
直接以猛烈的力道将男人的脸轰到岩石上。
从第一击开始就出现受伤判定。由鼻子出现著弹特效,红色多边形碎片像血一般散开。
两次、三次、四次──女人不停将男人的顏面敲在岩石上,男人一开始还胡乱挥动的手脚,最后软趴趴地一动也不动了。
接著男人身上就出现「Dead」标籤。
酒场裡的男人们看著这一连串流畅的动作,一瞬间就静了下来。然后……
「那……那个女人空手把人杀掉了!」
「原来可以这样……」
「因為坠落也会死亡,所以撞击应该也会出现受伤判定……但一般人会这麼做吗?」
眾人嘴裡说出这样的感想。
这段期间,女人把尸体随手一丢,然后拿起男人刚才使用的RPD。她把沉重的机关枪像步枪一样架在肩上。
然后开始射击。
目标是散布在山谷裡的男人们「背部」。
那是没有什麼瞄準,单纯只是把子弹扫出去的射击方法。
就算是这样,也还是很巧地击中在眼前3公尺到20公尺之间的目标。不幸被击中要害的三个人,就在不清楚自己為什麼会死亡的情况下从SJ2裡退场了。
幸运没被子弹击中的男人们,对於忽然被人从后面射击感到吃惊并回过头去……
蠢蛋!别射击自己人!
张开嘴巴準备这麼说时就整个人僵住了。
像是不敢相信自己所见般露出有趣表情的男人,就被射穿呆呆瞪大的眼睛立刻死亡。
其他人急忙躲到岩石后面,总算是从火网底下逃走。
一开始子弹就剩下不多的机关枪,经过三秒鐘左右的射击后子弹就宣告用罄。女人立刻把沉默下来的机关枪丢掉并冲到岩石上,接著又朝一名蹲在附近露出恍惚表情的男人跳了过去。
女人的护膝猛烈地击打男人的顏面。
男人随即往岩石与岩石间流动的河水倒下,而女人则是用靴子的鞋跟赏了他一记强烈的踢击。同时一夺走男人手上的「AKM」就开始用它朝其他敌人射击。
一边射击的女人,右脚一边往倒在水裡的男人脖子后面用力踩下。
脸无法露出水面的男人痛苦地不停胡乱挥动手脚,但女人用他的枪击杀三名他的伙伴后,他也因為窒息而加入了死者名单当中。
「有敌人!」
「射击那个女的!」
面对对方终於开始的反击,女人躲在后面的岩石不停被子弹刨开。
下一刻,一道人影从岩石后面冲出,所有射击都集中在人影身上。
那名角色身体中了数十发子弹,但还是没有因此而死亡,因為他早就已经死了。
丢出尸体来代替自己的女人,简直就像蛇一样,滑溜地躲在岩石后面移动。然后来到了拚命将子弹装进「Remington Versa Max Tactical」自动式散弹枪裡的男人旁边。
「嗨~!」
「咦?」
面对抬起脸来的男人,女性毫不犹豫地以没有子弹的AKM枪托殴打他的眼睛。
女人接著丢弃AKM,从男人手上夺走Versa Max。转了一圈后对準下方,朝著往下倒的男人脸部开火。
脸上中了自己枪械散弹的男人,因為著弹特效实在太过明亮,让人看不见他鼻子以上的部分。当然他也因此而丧命了。
女性把姆指塞进Versa Max的装填口。藉著手指的感觉来确认管式弹仓裡还有几发子弹。她随即满足地点了点头,手拿新武器冲了出去。
生存者只剩下八个人。在死亡者比生存者还要多的山谷裡,已经没有任何组织性的反击,每个人只是各自躲在自己的藏身之处。
女性像是很高兴般在这样的山谷裡游走。虽然比不上精心锻鍊过敏捷性的莲,但她轻盈的动作看起来简直就像忍者一样。
发现一名躲在岩石后面的男人后,她就露出满脸笑容,然后把散弹枪的巨大枪口贴在男人脖子后面并开火。
第1发就把男人的脖子轰断一半,而她又立刻扣下扳机射出第2发子弹。男人的头颅刚与身体分家,女人就一把抓住他的头髮,咻一声把他的头颅丢出去。
摄影机画面切换,镜头映照出一颗头颅掉落到躲在岩石后面的男人眼前。
虽然麦克风没有收到叫声,但是捕捉到男人打从心底感到恐惧并跳起来的影像。
男人像是想逃离该处般在岩石地面爬著,接著穿越河流的浅滩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当他从一颗岩石后面露出脸来时,就出现女人跑过来的腿部。
一整团散弹轰中他的后脑勺,让死者人数又增加一名。
发现死者腰上有三枚电浆手榴弹的女人,毫不客气地将其取下,然后接连把其中两枚拋了出去。
她投掷的目标是距离10公尺左右的瀑布潭。被M轰飞,好不容易才準备从那裡爬上来的两名男人就在那个地方。
手榴弹噗通噗通落水后,水面接连开始膨胀,形成了两座山的形状。
大量的水随著身体碎片飞上空中。瀑布潭立刻又被瀑布注入的水盈满,而两人的尸体也漂浮在水面上。
待在山谷上的男人们连1发子弹都没有发射。
由於身处高处,不论是蹲著或者趴著躲在岩石后面的敌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而待机的他们也做好準备,只要同伴快被击中就能抢先射击开枪者──
但完全没有他们出场的机会。
Pitohui很高兴般一边四处飞窜,一边将谷底的敌人杀得一乾二净……
「…………」
而他们只能默默地观看。
画面当中,可以看见四个男人紧贴在四颗岩石后面隐藏起身形的模样。
另外还可以看见找寻他们的女性。
在河川对面的女人,从一具尸体身上夺走「贝瑞塔92FS」9毫米口径自动手枪,然后右手拿著它,很高兴般到处走动。就像玩「躲猫猫」时当鬼的人一样,检查是不是有人躲在岩石后面。
到了这个时候,观眾的反应也產生了变化。
当初因為宛如恶鬼般的战斗模样而感到害怕与愕然的观眾,现在……
「干掉他们!还有四个人!」
「山谷上的傢伙!别开枪啊!这时候绝对不可以耍白目啊!」
「『杀人魔王奖』一定是她了!」
「大姊!妳真是太强了!」
「说妳是『宅社团公主』是我不对!」
「我愿意被妳杀掉!」
眾人的态度有了一八〇度的转变。
「怎麼了!发生什麼事了?」
队长们所在的大本营完全陷入恐慌状态当中。
因為才刚想怎麼没有回答,伙伴们的HP条就随著叫声一起减少,死者人数也跟著不断增加。
各个队长报告的战死者人数的声音完全重叠在一起,已经到了数也数不清的地步。
「有一个很恐怖的傢──」
啪滋。
不知道是在多近的距离被射中,麦克风也收到让他停止发言的枪声。不用去看HP条也知道发生什麼事情了。
一开始提出这个作战的那名全身是护具的男人,确认自己的伙伴全灭之后……
「还有谁还活著的吗……?」
就这麼询问其他队长。
四个人摇了摇头,只有两个人……
「总算还有一个人存活……但HP条已经是黄色。」
「我们这也有一个人。不过HP是鲜红色了。」
很悲凄地这麼回答。
「M先生。我想你可以出来了。」
听见蒙面胖子的声音,手上拿著M14‧EBR的M就从瀑布后面走出来。
完全湿透的巨大身躯上,可以看见臀部与腿部有六个闪亮的著弹特效。HP也减少了四成左右。
机枪手一边从山谷上低头看著他的样子一边问道:
「被打中不少地方嘛。盾牌破洞了?」
「是跳弹。子弹打到上面的岩石后反弹回来。只守住了背脊与头部。」
「所以我才说『危险』啊。你太逞强了啦。」
「為了帮人作嫁。这也没办法。Pito呢?」
M看向溪流的下游,但只能看见二十几个在山谷各处闪烁著的「Dead」标籤。应该很难看见标籤如此密集的情况吧。
「在更下游的地方一颗大岩石后面。和最后两个人玩著呢。」
「?」
M露出疑惑的表情,接著以不符合巨大身躯的轻快脚步在岩石间跳著,往山谷下游前进。
往下游走了20公尺左右,就在那裡看见Pitohui。
Pitohui靠在一颗巨大岩石上,右手依然拿著掳获的贝瑞塔92FS……
「嗯……真是困扰。」
她看著在5公尺左右前方的两名敌人。
一个是穿著沙漠迷彩服的男人。他的身体几乎都在水裡,两隻脚的前端则都消失了。显示缺损的红色特效光在水裡漂亮地闪烁著。
另一个是穿著红褐色外套的男人。他在湍急的水边用左手抓住岩石,右手往下游伸去。
他的手上抓著沙漠迷彩服男的装备背心衣领。只要放开手,他就会被水冲走了吧。
「只剩下那两个人而已。」
听见报告的M,开始对Pitohui搭话:
「妳在等什麼?」
转过头来的Pitohui,果然还是用很高兴的笑容说:
「没有啦,抓著人的他,右腰上还有手枪吧。」
於是M看见了。红褐色夹克男的右腰上,雅致的皮革枪套裡还放了一把「柯尔特1911A1」,通称為「政府型」的45口径自动手枪。
「我是在等他放开那个剩半条命的傢伙,迅速拔起那把枪来对我开火啊。心理上还是会抗拒对毫无抵抗力的人开火吧?」
对著往上看著自己并如此问道的Pitohui……
「妳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M老实地这麼回答。然后……
「我们没办法在这裡浪费时间。」
「知道了啦。真是的。」
Pitohui拿起贝瑞塔92FS,随手开了一枪。
子弹陷进红褐色夹克男的侧腹部……
「呜!」
男人的身体晃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放开手。
「哎呀?很固执嘛。」
Pitohui又开了一枪。这次命中他的右上臂。应该有一定程度的麻痺感,但男人还是没放开手。
「干嘛这麼拚命啊!」
面对生气的Pitohui……
「少囉嗦!」
红褐色夹克男如此大声叫了回去。
「折磨无法抵抗的对手这麼有趣吗?妳说啊?」
Pitohui立刻回答他:
「三十六个人凌虐六个人有趣吗?」
「…………」
「YES!答案是『两边都很有趣』!其实你也知道吧?你站在我的立场的话,一定也会这麼做哟!」
「…………」
这时被水流冲得七晕八素的沙漠迷彩男对著完全沉默下来的红褐色夹克男大叫:
「喂!已经够了!放手吧!那个女的说的没错!拔出政府型射击吧!不用顾虑我,快点杀了她啊!」
「…………我拒绝。」
「你是笨蛋吗!」
「虽然你是让人火大的臭傢伙,但在打倒他们之前都是伙伴。我的小队不会捨弃伙伴。」
「……你死掉的话不就一样吗!」
「还没有全灭呢!听见这些话的队长们,一定会帮忙想办法才对!」
「……嗯,说的也是!」
面对不理会自己而热络聊著天的两个男人……
「喂~别无视我的存在。」
Pitohui又开了两枪。2发子弹虽然都打中水中男人的胸膛,但还是没有亮起「Dead」的标籤。
「哎呀,防弹装甲?还是在水裡威力减弱了?所以我才讨厌手枪啊。而且现在还没子弹了。」
手裡贝瑞塔92FS的滑套已经停在完全退后的状态。这正是没有子弹的证明。Pitohui把这无用的重物啪嚓一声丢进河裡……
「M。把EBR借给我。」
「不行。我没有能浪费在游乐上的子弹。」
「嘖。那就从那边的尸体上找找看吧。要选哪一种呢~」
Pitohui从岩石后面转过身子,為了寻找新武器而在周围散步起来。
M从岩石上方……
「你们两个告诉队长。剩下来的人都投降吧。」
对著两名男人这麼搭话。
「…………」「…………」
他们虽然什麼都没说,但M还是继续以冷静的口气说服他们。
「以作战来说算是不错了。你们干得很好。而这就是比试之后的结果。就算存活下来的七个人联手也没有胜机了。」
回到现场的Pitohui以认真的表情大叫:
「别说了!这样一点都不好玩!你们两个──忘记这个大块头说的话,然后告诉你们队长我们遭受残酷的凌虐!真是莫大的屈辱!请务必帮我们报仇!』,知道了吗?」
「好啊,我会要他们干掉你们所有人!」
红褐色夹克男又接著说:
「最好有所觉悟!」
然后沙漠迷彩男也笑著回瞪著Pitohui……
「没错没错。我就是想看这种表情──再见了。」
Pitohui露出很满足的表情,以下勾投的方式丢出捡来的电浆手榴弹。
「臭傢伙!」「下地狱去吧,臭婆娘!」
手榴弹在两人大叫之后就在河裡爆炸,把他们变成十个左右的人体部位。
流走的右手,到最后都还抓著衣领。
「成功了啊啊啊!」
「太厉害了!真的一个人干掉十八个敌人!」
酒场裡异常热络的气氛……
「不愧是优胜候补!」
「真是精彩的表演!太棒了!」
以及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都没办法传到山谷裡。
「那麼,开始下一个行动。大家到山谷下面会合吧。」
Pitohui一这麼说完就立刻开始往前走……
「还要回收盾牌,稍等一下。」
结果被M阻止了。M快步往溪流上游走去,回到瀑布后面回收依然摊在那裡的盾牌。
「快一点哟~」
Pitohui抬起脸,就看见四名蒙面男正低头看著自己。
河川上两个男人变成碎片的尸体就这样被水流冲走了。
和BoB不同,SJ不会让角色以猎奇的分尸状态残留在战场上,所以不久之后应该就会在下游恢復成人形了吧──但现在可以说相当地恐怖。
虽然因為蒙面与护目镜而看不见脸庞,但可能是感觉到他们想说的话了吧,Pitohui对著四名伙伴……
「我不那样做的话,不会加深他们的友情吧?那两个人十分鐘后回到酒场裡,一定会把酒言欢啦!」
露出笑容说出这样的话。
这个女人的所做所為,到底有几分是认真的呢?
男人们虽然有了同样的想法,但是没有人说出口。
「怎……怎麼会这样……可恶!」
距离山谷1.5公里的山脚下,提出这所有作战的全身护具男在田地上嘆著气。
从能力值画面就能清楚地知道,他们的伙伴已经全灭。还存活的就只有自己这名队长。
而其他六名队长的情况也跟自己完全一样。由於完全不清楚现场的状况,所以无法得知他们是怎麼丧命的……
「确实是全灭了……」
「是啊……虽然很难相信……」
每个人都带著沉痛的面容。其中有一名旧日本军将领……
「那我过去了。」
说完就拿著百式冲锋枪朝著耸立在眼前的山脉走去。
「你打算怎麼做?」
护具男如此询问,将领回头回答:
「虽然很可惜,但这个作战是失败了。所以接下来我要进行自己的战斗。」
「等等……你的话听起来是很帅气,但是完全不知道你想做些什麼。」
「噢,抱歉。接下来──我要去和那些住在山裡面,像恶魔一样的傢伙战斗后死去。我不认為能打得过他们,但要是在这裡投降,我就没脸见先前阵亡的同伴了。」
「…………」
「作战本身是不错。既然我们所有人都接受并且答应,那你就没有任何责任。还有其他的各位,虽然时间短暂,但和你们一起战斗真的很有意思。希望你们武运昌隆。」
他最后展现了犀利的敬礼,然后转过身子。
看见将领逐渐远去的背影,剩下来的六个人──
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同时往前跨出一步。
「喂?这是什麼意思?」
旧日本军将领对并排在身边的六个人这麼问道。
「那还用说吗?我们也要战斗。所有人虽然都是不同小队,但拥有相同的目标。你也是GGO的男人的话,就应该知道吧?」
「对啊对啊!怎麼能让你自己一个人耍帅!」
「对方有六个人。但我们有七个人吧?轻鬆就能获胜啦!」
「一人杀一个的话,有人会没有战果哟。只能先抢先赢嘍。」
「要帮同伴报仇雪恨。我都还没开过枪呢,现在刚好有机会战斗。」
「我就不客气地明说了。我们的SJ2现在才要开始呢。」
听见接二连三的回答,将领露出了微笑……
「这样的话──我们就并肩作战吧。战友们。」
摄影机捕捉到七个人横排成一列往魔山前进的背影。
服装与武装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唯一的共通点是伙伴全都被杀害了。
酒场裡的观眾以复杂的心境看著这样的他们。
「喂喂,现在才要去抗敌吗!根本就只是去送死嘛!现在赶快投降才不会体验到惨痛的经验啊!」
「无论怎麼想……都不可能会赢。」
「算了,如果能看到那个大姊的活跃,那就让他们去吧。」
有人确定Pitohui的小队将获得胜利而嘲笑他们……
「那些傢伙是真男人!我热血沸腾了!」
「糟糕,我快哭了……好像那片叫『七什麼』的电影。」
「好吧,加油啦!就算现在开始也还有获胜的机会哟!」
也有人為了七名小队长而感动并鼓励他们。
不过酒场裡还是有共同的心情。
也就是──太棒了,这样又有热血的战斗可以看的心情。
酒场的画面当中,七个人的背影正朝著山脉逼近。
再过数百公尺田地就到尽头,要进入险峻的山岳地带。
他们会展现什麼样的火热战斗呢?
酒场观眾热切的视线前方,走在一起的七个人忽然就变成了六个。
其中一个当然不是逃走了。
走在最右边的男人,身体从腹部整个断裂,上半身往后而下半身则往前倒。
「咦?」
两秒后又变成了五个人。
走在最左边的男人,身体同样断成上下两半。
摄影机的镜头切换。
出现在画面上的,是一名在森林裡架著巨大步枪的女人。
绑著马尾脸上有刺青的女人,趴在平坦的岩石上,手拿以两脚架固定在岩石上的巨大枪械。她的周围摊著M在上届SJ裡,以及刚才都相当活跃的盾牌。
「喔喔!『M107A1』反器材步枪!」
某个观眾发出惊讶的声音。
没有人询问「你知道这种枪吗?」。如果是玩GGO这款游戏的枪械迷,除了超级菜鸟之外,这已经是眾所皆知的基本知识了。
M107A1是美国巴雷特公司製的,使用12.7毫米子弹的反器材步枪。是「M82」这款知名狙击步枪的改良版。不同点是重量变轻,以及打从一开始就以使用抑制器作為前提的枪口设计。
画面当中的M107A1也装了抑制器。原本就相当长,大概有1.5公尺左右的枪械前方,又安装了40公分的追加装备。虽然女人的身材绝对不算矮,但这是一把长度足以与其身高匹敌的,宛如长枪一般的枪械。
使用12.7毫米子弹的反器材步枪,有效射程在1500公尺以上。如果是在高地而空气稀薄等条件配合下,射程将拉得更远。
画面当中,女人发射第3发子弹。
传出经过抑制依然相当巨大的枪声后,就有瓦斯猛烈地从抑制器前端左右两边的洞口喷出。由於是自动狙击枪,枪身右侧就有长达10公分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巨大空弹壳被排出来。
虽然是对方主动靠近,但依然距离1200公尺,这时巨大子弹就发出破风声并朝著这群男人飞去。
结束大约两秒的旅程,子弹命中第三个人。也就是两个人倒下后还无法理解发生什麼事情的护具男。
真不愧是科幻世界的防具。即使被威力足以撕裂活生生人体的12.7毫米弹击中,他依然没有丧命。
加装在胸口的护具虽然因為防御界限值用罄而像陶器般碎裂──
但男人只是减少四成HP,沉重的身体被往后轰飞3公尺左右而已。
到了下一个瞬间……
「咕……可恶……」
男人好不容易才撑起上半身,但下一发子弹已经从完全一样的路线朝他的腹部飞过来。
剩下来的四个人在没有任何掩蔽物与遮蔽物的田地中央,只能够先紧贴在地面上。
接著……
「敌人在正面!别把脸低下去!别错过了预测线!做好立刻可以避开的準备!」
虽然说出GGO裡应对狙击手的典型方法,但只有旧日本军将领……
「不行!那些傢伙也是以没有弹道预测线的方式射击!站起来拚命跑就对了!快点进到森林裡面!」
说完就开始以猛烈的冲刺跑了起来。因為附近没有藏身之处,所以只有进入森林才能够活命。
剩下来的三个人则看著他的行动。没有从后面追上去。
没有实际战斗过的话,还是对「无线狙击」没有什麼真实感,也不清楚那究竟有多恐怖。
「知道对方的位置了……只要能看见预测线,狙击根本……」
说到这裡的时候,就从山岳中腹延伸出他们所说的预测线。由於距离相当远,所以呈现由高处往下落的拋物线,线条稍微往左弯然后朝自己降下。
当那条线横向移动,捕捉到自己的瞬间……
「喝!」
男人就开始往右侧转圈。藉由在地面打滚来与预测线隔开3公尺的距离后就停了下来。
「怎麼样啊?」
没有弹道预测线的子弹飞到骄傲地这麼说著的脸庞前面,立刻了结了他的生命。
「不错喔。再来一次吧。从左边的男人开始。接下来直接开枪。」
森林裡的Pitohui,对著在20公尺左右侧面架起狙击枪的肥胖男做出指示。
「了解了。」
巨大身躯重重地坐在放在三脚架上的Savage 110BA后面。
他看著瞄準镜,大致上瞄準趴在地上的目标。虽然威力输给12.7毫米子弹,但这把枪的有效射程也有1500公尺。
肥胖男的手指触碰扳机,把表示在瞄準镜裡的著弹预测圆与趴在田地上的男人重叠。
当然弹道预测线也跟著出现,而对手就為了躲避它而迅速横向移动。
Savage 110BA开火,子弹在空中以超越音速的速度飞行,在离开男人一段距离的地方扬起大片土尘。
这些土尘几乎没有被吹走就消失──
「抓到了。」
Pitohui也用M107A1开火了。
那是和上届的M相同的,不倚靠弹道预测线的射击。
以自身经验与计算来预测子弹会飞到哪裡──也就是考虑子弹会受到多少重力影响而落下,以及受到多少风力还有地球自转而偏向后的射击。
到目标為止的距离与刚才完全相同。从同伴的子弹著弹点就能清楚知道目前没有风吹。
重45克的子弹虽然因為空气摩擦而减速,但还是以时速360公里左右的速度飞过来击中男人的背部。子弹完全刨开男人的身体,当然他也因此而立刻死亡。
另一个停留在田地裡的男人……
「那麼──」
当Pitohui以瞄準镜捕捉到他的瞬间,就看见他以仰躺的状态挥动左手。
「笨蛋!快住手!」
但她的愿望落空──
在开枪之前对方就完成最后的操作直接投降了。失去力量的左手啪噹一声倒了下来。
「亏我正想干掉他啊……」
「一个人冲过来了。左下方。1000公尺。继续接近中。」
在旁边担任观测手,以大型双筒望远镜看著情况的M这麼说……
「哎呀。」
Pitohui虽然改变了M107A1的方向……
「啊~已经没办法瞄準了。可恶!」
由於被粗大的树木挡住,她立刻就放弃了。
「虽然很想独力完成,但也没办法了。接下来就拜託大家嘍。」
Pitohui一边这麼说,一边迅速关上M107A1的保险。然后用左手,温柔地敲打著它像是把细长的铁板贴上去一样的粗獷胴体。
「辛苦了辛苦了。你果然是个好孩子。真想把你带回日本。」
经过数十秒后──
来到可以瞄準的位置后,MG3就发出经过抑制的声音,在持续奔跑著的旧日本军将领周围扬起土尘。
即使这样,男人还是拚命侧移来躲过多数朝自己逼近的预测线并继续往前跑──
最后还是被M以M14‧EBR的狙击连续轰中3发子弹,在距离森林还有600公尺左右的位置往前倒了下去。
战斗至此完全结束,而这支「小队」全灭的时间是十三点四十九分。
这是十分鐘内的鏖杀。
酒场裡面,跟这完全没有任何精彩之处的七个人比起来……
「巴雷特M107A1,日本伺服器还只有一把而已吧?」
话题反而集中在女人所持的反器材步枪上。
「那种怪物枪械到处都有的话谁受得了啊。」
「反器材步枪──经过确认的目前有九把。有两把仍处於谣言状态。当然,全都是不同的枪械。但听说最近新增的反器材步枪被人找到,所以数量已经更為增加了。」
「在上一届BoB裡大展身手的女人『诗乃』,好像也是用反器材步枪吧。名字叫什麼?大不列颠的『AW50』?」
「很接近但不是。是高贵的法国製『黑卡蒂Ⅱ』。然后是木製枪托版本。」
「啊,是那种吗?」
「你怎麼这麼清楚。你是喜欢上人家了吗?」
「才不是哩,笨蛋!我在BoB的预赛碰到了那个诗乃。然后脖子被那把枪从800公尺前方射断了!」
「噢,节哀顺变……我想您一定很难过吧……」
「别忽然变得这麼客气。这样反而会更伤心吧。」
其中一个男人……
「各位啊,我稍微知道那把M107A1所有者的事情。之前曾经听过相关的传闻──」
开口这麼说道,结果就引起周围的注目。
「那个傢伙完成困难任务后很幸运地获得了宝物,但很可惜的是都不把它带到战场上。像那种超稀有的枪械要是因為随机掉宝而遗失,可能会大受打击而死吧。」
「那麼……那傢伙是那群蒙面人其中之一嘍?SJ和BoB一样都不会遗失武器,小队战的话,性能虽高但难以操控的反器材步枪也能有活跃的机会。就像刚才那样。」
「或许吧。也可能是怕失去,或者自认為能力不足无法使用,所以看见有人出高价就卖掉了也不一定。不知道真实情况如何就是了。」
「还没开过枪的那个瘦削男,应该是帮小队搬货的吧。先把枪收纳在他的仓库栏裡了。」
「然后那个女人竟然能从那麼远的距离轻易狙击对手。也隐藏太多实力了吧!」
气氛热络的酒场裡……
「先别管巴雷特的持有者了──」
某个男人以知道些什麼的表情这麼说道。虽然散发出有眼镜的话就会把它往上推的气氛,不过很可惜的是,他是名没有带眼镜的角色。
「这样应该有一件事很清楚了。」
说到这裡就不再发言。很明显是要吊眾人的胃口……
「什麼事啊?」
但没有人发问的话,他就不会说下去,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好由一个人这麼发问。
「那支小队一定会以远远超越眾人的实力获得优胜吧。不只拥有盾脾的M,连蒙面的傢伙都相当厉害,而且武器也很豪华。再加上那个像鬼一样的女人。就算其他小队过来,也没办法打倒他们吧。」
当男人们一起点头表示「确实如此」时──
「喂,你们几个!」
这十分鐘裡看著其他转播的男人们跑过来大叫著。
「為什麼没有看小莲的战斗呢!那个女孩子果然很厉害!这样下去的话,一定是她会获得优胜啊!」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