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刀剑神域][ME11]Sugary Days 2(16.7)

Heathcliff · 1月13日 · 2016年 ·

 

2

我在阿尔格特租来的房间——不如说是窠——里的时候,都要靠显示时间的窗口内设置的闹钟才能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

倒也不是早上真的起不来——在玩SAO之前,也会勉勉强强赶在8点15分的预备铃时候到校——但到了这里之后,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完全养成了夜行的习惯。而这样做的理由,当然是因为狩猎场空着的深夜里能够更为有效地提升等级。

这几个月以来,我每天的日程安排大概是下面所描述的样子。

首先,早上十点钟起床。上午用来维护装备、补充消耗性道具和收集情报,稍微吃一点早午餐后就出发到圈外。

白天的主战场是最前线的楼层,在到达迷宫区的塔楼之前,一边探索尚未踏足的区域一边收集情报,到达塔楼之后就一口气探索地图。尽管敌人很强,掉落品的质量也很高,但由于在完全未知的地图内必须优先保障自己的安全,因此这段时间的练级效率实在说不上有多高。

差不多活动到六点钟的时候,先回到这一层的主城区,一边在脑子里想着一天内最为乐在其中的晚饭要吃什么一边走着回去——当然,白天返回城区不会使用价值昂贵的转移结晶——而且在这段时间内充满身体的疲劳感也还不错。

在圈内一个人享受晚饭之后,马上在临时住处睡一小会。现实世界里做出这样的事情,会直接让身体从AGI型变成VIT型(不过SAO里没有VIT),幸好在这个世界里,就算一整天都吃炸薯片,虚拟体的体型也不会发生变化……应该是这样。

从一个半小时的小睡中醒来后,才是对我而言的「正戏」也就是夜间活动的开始。尽管也会在攻略进度缓慢的时候回到迷宫区,不过基本上这段时间里都只是进行自我强化的作战。如果有接下任务就先完成,反之则是一直在固定点狩猎怪物。后者肯定更为辛苦,因为如果一直在『虽然不到最前线的强度但怪物却也很强,因此略为危险』的练级点狩猎,等到结束的时候整个人都会垮掉。

最后集中所剩不多的精神回到主城区,这次通过转移门返回阿尔格特。回到自己的窠,把窗帘拉好,遮住外面射入的明媚阳光,然后像烂泥一样从早上五点睡到十点钟。

整理下来,每天用于睡眠的时间有六个半小时,攻略和提升经验占了十二小时,分配给移动、就餐和休息的时间则是五个半小时。

如果是现实世界里玩的旧式MMO的话,应该不会没有一天花二十个小时玩游戏的强者。我在刚刚被关进这个死亡游戏的时候,以及初次加入的公会全灭的时候,也曾做过这样乱来地提升等级的事情。

然而,我在当时的战斗中感觉到,如果再这样靠消耗自己的精神来提升等级,只怕总有一天会无路可走。

【rkl注:原文为「スペードのエースを引き当てる」,黑桃A在流行的民俗传说中有死亡之牌的含义。】

就算这样也没关系——在公会全灭后,我的脑子里就只有这种想法了。然而,却有一些人对这样的我加以安慰,伸出了援助之手。

正是在他们和她们的帮助之下,我才再一次开始为了生存而战,寻找更为适合自己的节奏……在这之后……

将我唤醒的,并非仿佛要刺入大脑一样的起床闹钟的电子声音,而是另一种轻柔的咔咔声音。

我迷迷糊糊地看向视野右下方的窗口。显示出的数字是上午8时12分,距离我设置的闹钟还有接近两个小时。我把被子拉到头上,正打算再睡一会的时候,一股美妙的气味闯进了我的鼻孔。

这清香、浓郁而又如此甜美的味道是……

「奶油汤!」

我喊出声的同时一下子抬起身体,结果顺势从床上摔了下来。看到我这个样子,门外起居室兼餐厅里的《闪光》,不,应该改叫《年轻妻子》的亚丝娜惊呆了。

「早上好,桐人君。早上打招呼真是少见呢。」

脚还挂在床上,后背着地的我也重新说出了与新婚第二天相称的问候:

「早、早上好,亚丝娜。诶、那个,做了梦……奶油汤想喝多少就喝多少的梦……」

听到我这句话,亚丝娜的惊呆模式又升了一级。她对我说道:

「不是做梦哦。虽然没到想喝多少就喝多少的量。」

「……啥。」

我自言自语着闻了一下,那浓郁的香气确实没有消失。换而言之,最开始将我从沉睡中唤醒的咔咔声,难道不是烧开的锅盖响动的声音吗。

虽然比平常早了一小时零十五分钟——不过昨晚凌晨两点就睡了——不过已经完全醒过来的我,在AGI补正全开之下往后翻了个身站了起来,向餐厅方向突进。

一眼看去,房间一角的火炉上架着一口黑色的锅,热气正从锅里不断涌出。亚丝娜正在餐桌旁看报纸。桌子上放的这不是蔬菜沙拉和圆面包吗。

穿着围裙的亚丝娜把报纸放在一边站了起来,露出笑脸问道:

「洗个脸然后吃饭吧。趁这会我去煎鸡蛋。要怎么煎呢?」

老实说,我在这个世界里既不会在起床后洗脸,更没有选择鸡蛋要煎成什么样子的习惯,不过这么回答的话肯定会让年轻的妻子再次陷入惊呆模式吧。稍微想了一下之后,我作出了这样的回答:

「两、两面都煎半熟吧。」

「明—白。Over easy哦。」

……虽然是初次听到的词,不过既然身为顶级厨师的亚丝娜都这么说了那应该是这样吧。

「哦,那就拜托了。」

我点点头,快速走向和浴室合并了的洗手间。

在选择这次新购入的房子的时候,我重视的条件共有三个。其一是在玩家不会光顾的地方,其二则是周围不会出现活动的怪物,而第三则是浴室要足够大。

这个小木屋里虽然只有一间兼作起居室和餐厅的房间,以及一间厨房和一间卧室,不过浴室却相当宽敞,白木制的浴缸长达两米。如果在现实之中,为此要耗掉相当高的水费和燃气费,但在危险而方便的VR世界里,铺在墙上的陶制管子里面永远都会流出新鲜的热水,将整个浴缸灌满。

虽然我对浴室并不怎么执着,但一看到洗面台后面冒出热气的大量热水,也冒出了不去洗脸而是把头整个扎进去的念头。不过要是这么做的话只怕就要从over easy变成over difficult了,我只好放弃了早上洗个澡的想法,转而扭动银色的水龙头。

这个浴室有个让人为难的地方,明明浴缸里有无限量的热水,可洗面台的水龙头却只会流出足以让手冻住的冷水。我一边发出了「唏!」的悲鸣一边用冷水将剩余不多的迷糊劲洗掉,接着跑回了餐厅。

「好冷好冷好冷……」

我叨叨着意义不明的咒文,脸和手靠在炉子边上取暖,将虚拟的冷感赶走后才吐了一口气。

「洗脸的时候还是凉水感觉更好吧?」

「说……说不准是这样,不过这里的水就跟冰水一样……」

「你是男孩子吧,忍一下!」

说着像是大姐姐一样的台词的亚丝娜轻轻耸了耸肩。

「……嘛,我已经洗过澡了哦。」

「啥……太、太狡猾了!要是这样干嘛不把我也叫起来……」

「叫起来之后,做什么呢?」

呵呵笑出来的亚丝娜的右手上的铲子一下子发光了。

「啊,没,没,没什么……比起这个,你看,鸡蛋要不easy了啊。」

「还有三十秒呢。……嗯,什·么·呢?」

——回想起来,在艾基尔的杂货店里,被她说「我·要·一·半!」的时候,我也没能对亚丝娜的这一攻击做出任何防御或回避的动作。不过我也拥有《黑之剑士》这个外号,总不能老是被这样漂亮地干掉。虽然直到最近才注意到,不过平常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的亚丝娜,如果被单刀直入,也会意外地露出弱点。

我稍微咳了以下,露出尽可能轻松又带有一点认真气息的笑脸——

「……把我叫起来的话,就可以一起进去了啊。」

正当我的右脚为了从铲子的《Linear》光效(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发动)出现前逃走而慢慢挪动起来的时候,亚丝娜的脸上从下巴到额头都染上了一片绯红,从后脑勺冒出了微弱的热气。这可不是比喻性的表现,而是真的有热气冒出来了。

哇,居然还有这样的情感效果。

我不由得吓了一跳,亚丝娜以超高速度转回炉旁,用铲子咔咔拨弄着煎锅里的煎蛋,小声说道:

「嗯,那个……桐人,说了,不管怎么都想……的话……」

咔咔咔。

「……不过,仅限进浴室哦?……只是擦、擦背的话,也可以……」

咔咔咔咔。

「那、那个,不可以做,H的事情哦?因为,还是早上……得去买午饭用的食材……诶,啊、呀——!!」

发出悲鸣的亚丝娜左手摇晃起来,煎锅一瞬间翻动到了看不清楚的程度。

不管怎么看都已经超过半熟而近乎烧糊了的煎蛋差一点飞到了天花板,随后翻转过来,才再次落回了煎锅。拿着煎锅的亚丝娜再次看向了我:

「真是的!都怪桐人君说了奇怪的话,这不是变成over hard了吗!」

……不是difficult啊。

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老老实实道歉。虽然会被重重责骂一番,不过只要得到了亚丝娜小姐话中的《洗澡OK》这一本质内容,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对不起对不起,不过亚丝娜做的煎蛋就算烧糊了也很好吃,一定是。」

这是我的真心话。亚丝娜似乎也理解了我的意思,脸又红了一下,随后才露出了和往常一样的笑容。

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把包含了两面都煎熟的煎蛋、新鲜的蔬菜沙拉、柔软的圆面包和散发着浓郁香气的奶油汤这一史上从未享用过的完美早餐吃掉的我,带着满足的感觉向亚丝娜道谢:

「多谢款待,非常美味呢。这已经不算早餐而是breakfast……不,该算是morning dinner了吧……」

「互相矛盾了哦。」

亚丝娜笑了一下,也以一句「承蒙款待」作为回应。

我看着开始麻利地收拾桌上碗筷的夫人,突然注意到了一件事。将亚丝娜比我更早醒来还做了早饭这件事如此自然的接受下来的这一态度,在如今的时代里,应该不会有人原谅吧。

现实世界里的我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和母亲与妹妹拉开了距离,几乎没有帮忙做过家务。然而不管怎么想,相比身为归宅部还是网游狂的我,在杂志担任编辑的母亲和在剑道部的妹妹的自由时间都要少得多。

如果能将这个游戏攻略完成,回到现实世界的话,一定要好好去做家务。不如说,应该从今天就开始这么做。

我在心底这样发誓,随后也站起来把剩下的餐具端到厨房。

「那个,我来洗碗吧。」

听到我的声音,转过脸来的亚丝娜却带着笑容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哦,因为一下子就搞定了。」

「……一下子?」

「嗯。」

她点点头从我手中接过盘子,将它们叠在一起后放到流着水的龙头下面转了一下。仅仅这一个动作就让餐具上的脏污效果完全消失,而且瞬间就没了水迹,我看到这一场景不禁发出了「诶—!」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亚丝娜的眼神变成了失望模式。

「诶什么……桐人君一直以来在自己的家里都是怎么做的?」

「我想想……基本都在外面吃,再就是不需要餐具的三明治或者包子……」

「诶!」

「……抱歉……」

「嘛,毕竟是男孩子呢。不过,洗澡的话就进去吧。」

她这才发现自己带有一点苦笑的评点中包含的某种意思,又一次脸红了。

「啊,不,不是那个意思……」

亚丝娜这结结巴巴的样子实在太过可爱,让我除了紧紧握住她的左手回答,没有别的选项可用。

「嗯,进去吧。」

 

分页阅读:上一页 1 2
5 条回应
  1. Chenming2016-10-5 · 4:45

    好甜~

  2. 2018-8-6 · 1:42

    闪光弹

  3. KJ2019-12-18 · 19:14

    AWSL

  4. 渊墨2020-1-7 · 13:52

    嗯呐呐

  5. umi2020-2-1 · 15:07

    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