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刀剑神域][ME28]外传X3 <32&33>

Heathcliff · 7月7日 · 2019年 · · 43次已读

翻译信息

刀剑神域 Material Edition 28
外传X3<32&33>
作者:九里史生(川原砾)
翻译:Sword Archives Online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禁止转载

 

1


“什么……莱欧斯和温贝尔被螃蟹咬成了重伤?”

对我的反问,优吉欧认真地点了点头。

“对的,现在已经住进了北圣托利亚帝立医院。”

“啊,住院…”

想要确认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反而不知道应该问什么了。为了让自己暂时先冷静下来,我端起优吉欧刚泡好的茶猛地灌入口中。

“啊,好烫!”

“你这人,这种事情都干了多少次了。”

接过优吉欧满脸无奈递来的冷水,大口咕噜咕噜喝了下去,缓解了喉中的灼烧,似乎觉得连窗外不知名的鸟都在叽叽叽地嘲笑我。

我和优吉欧进入北圣托利亚帝立修剑学院,已经一年多了。

成为初等炼士之后,我们一边修炼剑术、学习神圣术课程,一边做着学员的杂事,时间眨眼就逝去了,我和优吉欧成为学院仅有十二名的“上级修剑士”,萝涅被指配为我的近侍练士,缇卓被指配为优吉欧的近侍练士,正当我们朝着明年春季四帝国统一大会的目标努力进行修炼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棘手的问题。从初等炼士时,就经常找我们麻烦的上级贵族莱欧斯·安提诺斯和温贝尔·吉泽克,最近来找麻烦的频率和程度正在加速上升。

这样下去,我和优吉欧其中一个就会耗尽耐心,在不打破学院规则的范围内,干出让那些家伙流血的事情来,刚浮现这种想法的时候,就听到了这样具有冲击性的消息。

慎重地喝一口茶后,我问出了自己的最大疑问。

“什么,被蟹咬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优吉欧眨了眨眼睛,把头歪向了一边,反问道。

“桐人,你知道螃蟹是什么吧?”

“就是那种,有八条腿,手有二个大钳子的…..”

双手做成V字型剪刀手后,优吉欧露出了放心的微笑。

“对的,就是那个东西。在桐人的家乡,应该没有螃蟹吧。”

“有是有的,但是我所了解的螃蟹,是不会咬人的呀。”

“诺兰高尔思的螃蟹,大概就是这样的吧。这种螃蟹生长在美丽的河流和湖泊中,烹煮之后吃起来真的非常美味…..但是只有这一种,是相当危险的家伙。”

“危险的家伙….?”

“嗯, 虽然被称作牙王巨型蟹,但是没想到它居然有这么大….”

优吉欧将螃蟹两只钳子张开后,间隔大约有成年柴犬那么大。

“外壳上布满了刺,而且还有拥有锯齿形的钳子,嘴巴里还有巨大的牙齿。潜伏在不流动的污水中,袭击靠近岸边的兔子、狐狸等动物,然后把它们吃掉。但是袭击人类的事件,虽然以前也发生过,但是还是比较少的…….据说被那个家伙牙齿中的毒液侵入,如果不及时处理,有可能会致死。”

“牙王巨型蟹”

为什么脑海里会总感觉出现“这是什么鬼”的回声,选择无视这些回声,继续提问。

“但是,修剑学院里不存在那么危险的螃蟹吧?”

“当然没有,莱欧斯他们趁昨天的安息日,去了拉蒂诺家的私家领地游玩,据说就是在那里靠近了水边。但是,拉蒂诺家没有把做饭和打扫而产生的垃圾,在炉子中焚烧掉化作神力,而是直接倒在湖中,所以水质变得浑浊,似乎就有牙王巨型蟹趁机潜伏进去了。”

“那俩个家伙,为什么要这么靠近水?他们不是会玩水的那种人吧?”

“说是想过去丢垃圾的。”

“原来如此。”

不管是圣托利亚的市区街道,还是墙外的街道,根据帝国基本法律,是严禁乱扔垃圾的,但是贵族的私人领地就不在禁止范围内了。莱欧斯他们,觉得反正这湖都已经这么脏了,就算丢垃圾也没事,因此才会遭到被螃蟹袭击的惩罚。简直就是自作自受。

“那些家伙,没事吧?”

优吉欧点了点头。

“解毒术勉强赶上,总算保住了性命。但是,被螃蟹咬过的脚,已经麻痹了,重新站起来还要1年左右。”

“啊,是吗?”

那就无所谓了,得出这样无情的结论之后,我将杯子里剩余的茶全部喝光了。

实话说,现在也不是担心这些家伙身体的时候。一年内无法重新回校的上级修剑士首席莱欧斯和次席温贝尔,想必是要留级了,但是第五名的尤吉欧和第六名的我,如果无法超越这两人,就不能成为学院的代表剑士了。

“就当他们运气不好,但是这样我们就可以集中修炼剑术了。首先努力在夏天的试炼中,至少提高一个顺位。”

我这样说之后,优吉欧也终于振作起来了,展开了笑脸。

“对呀。现在立即去修炼场吧。我想要认真修炼《上段突进技》。”

“好的,等吃完晚饭,我们就去修炼吧。”

还没说完,就被人从后面抓住了衣领。

“不行不行,晚饭之后要学习神圣术。快点行动起来。”

“好,知道了。”

哎呦,站起身后,我被搭档推着走出了修剑士舍。

 

十个月后。

优吉欧和我分别以修剑学院第一名和第二名的成绩顺利毕业了。作为学院的代表剑士在诺兰高尔思北帝国剑武大会中,脱颖而出,在人界最顶级的剑技大会“四帝国统一大会”的决赛中打成平局,获得了进入中央大教堂的资格。

 

2


“桐人和优吉欧……。哼,小伙子们就是今年的优胜者吗?”

面对带着懒洋洋的表情俯瞰着我们,拥有绝美的银发和银瞳的女性,我带着从未有过的,正确地来说,是浮游城艾恩葛朗特六十一层街区赛尔穆布鲁克中亚丝娜的房间里,被催促[桐人,快点脱啊]的时候,那种紧张的心情,做出了答复。

“对的,正是如此。”

“为什么会有2个人呢?”

被询问到这问题的时候,悄悄看了旁边一眼,优吉欧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对手是全人类的支配者,拥有比四帝国皇帝还要高的权力,是公理教会的最高祭司。《阿多米尼斯多雷特》,我是比较熟悉的,但是世界上的人民还完全不熟悉这个名字,但是现在完全没有精力去在意其中缘由了。

我跪在中央大教堂五十层《灵光大回廊》的大理石地板上,再次开口回应。

“这是因为我们在决赛中打成了平局。”

“平局?丘德尔金,比赛是有时间限制的吗?”

阿多米尼斯多雷特转头,望向那在旁等候,浑身染成红色和蓝色,被小丑般的服饰与帽子紧紧包裹的矮小男人。那先前告诉我们的《元长老丘德尔金》的名号,听起来好像是公理教会非常了不起的大人物,而外貌是无论任何都无法让人产生这样的联想。

“那个,根据我的记忆,决赛好像是没有时间限制的…..”

非常矮小,但是却又膨胀成气球样子的小丑,以刺耳的声音回答道。阿多米尼斯多雷特轻轻点头。

“我想也是,据说你们两个人都是出身于北圣托利亚帝立修剑学院?该不是互相配合,才达成了这种平局的局面吧?”

同时,身旁的优吉欧突然身子更加紧绷,额头也渗出了汗水。

这也不无道理,阿多米尼斯多雷特的直觉判断出的,无疑是百分之百的真实情况。

我与优吉欧离开露莉德村,跨越千辛万苦朝着整合骑士的目标前进,是为了找到九年前被整合骑士带走的优吉欧的青梅竹马爱丽丝.青贝尔克,并且三人一同回去。为了实现这个,两人如果不齐心协力就无法达成的目的,任何一方都不能在四帝国统一大会中落选。

因此我与优吉欧在大会前,反复进行了秘密训练,以不败给任何人的激烈程度,满足所有观众与贵族皇族的程度,打了一场激烈而漫长的剑术比赛,也就是杀阵。在最高潮的时候,用剑技激烈碰撞,双方武器皆被震飞,两人同时倒地,所以裁判们毫无疑问地宣布了平局,同时获胜。就是这么回事。

但是,当然不能在这里承认我们的作弊。

“怎么敢呢,最高祭司大人。我…不对,本人与优吉欧是全力出战的,却始终无法决出胜负。如果您感到不满,可以现在继续在这里进行决胜战。”

我使用不习惯的语气进行辩白,最高祭司挑起薄薄笑意。

“哎呦,这个也是挺有趣的。不过要是一个被杀掉,另一个又伤的不成气候了,就麻烦了….算了,今年两个人也没有关系了。”

哈—-我在心里长吁了一口气,最高祭司踩着在地上滑行似的步伐,慢慢向我靠近。

“那么,我将任命你们为见习骑士。让我想想,应该选哪一个呢…… 优吉欧,你是三十二号,桐人你就是三十三号吧。从今天开始请自报名号为尤吉欧‧辛赛西斯‧萨蒂图,桐人‧辛赛西斯‧萨蒂斯利。”

“……好的。”

跟着终于发出声音的优吉欧,我也高声喊出“万分感谢!”。虽然感觉太夸张了,阿多米尼斯多雷特只是加深了笑容,点点头。

“要加油哦…..为了让这个名字变得名副其实。”

留下谜一般的话,最高祭司默默地转身离去,消失在空间那扇大门之后。元长老丘德尔金走过来,将那圆鼓鼓的身体后仰到极限。

“哈哈……你们的指导就交给十二号了。你才觉醒没有多久,作为热身最合适不过了。”

“明白了。”

因为无法理解“才觉醒”这一词语的含义而一愣,丘德尔金不知为何,巨大的嘴坏笑起来了。

“不需要在意那么多细节哦。你们的房间在二十八层,今天请在那里好好休息……明天开始就要进行非常开心的训练了哦,哈哈….”

露出装腔作势的笑声,丘德尔金旋转一圈,再度俯视我们。

“啊啊,还有一件事情忘记交代了。如果在塔内遇到指导员以外的骑士,不要随意搭话。整合骑士他们可是非常忙碌的。”

如此告诫之后,元长老再次转过去,蹦蹦跳跳离开了。对面大门一开一闭,这回只剩下我们俩人了。

总算平安地度过了拜见,我长叹了一口气。随后将一直单膝跪地的双腿盘坐在大理石地板上。

“真叫人头疼……那就是最高祭司啊,真是魄力十足……”

优吉欧也抱着膝盖重新坐好,露出苦笑。

“就是说啊。能让那个在洛兰高尔斯皇帝陛下面前,不乱方寸的桐人退缩成这样,我还以为除了亚兹莉卡老师以外,不会有其他人了呢。”

“我,我可没有退缩啊。再说你不也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吗?”

“我可是从最开始就打算,全部交给桐人的哦。”

“你这家伙”

用右手蹂躏着优吉欧的头发,我将视线投向上方。

非常高的天花板上,描绘着以创世神话为主题的美丽彩绘,让人再度认识到这里就是中央大教堂—-虽然在央都随地都能看到,但是可以重新认识了以前决不能靠近的央塔中心。我与优吉欧还穿着上级修剑士的服装,难免会感到与场合不符,但如果要穿上小丑那样的衣服,那还是算了。

用手撑着膝盖站起身来,我对搭档伸出了右手。

“那就先去那个二十八层吧,尤吉欧‧辛赛西斯‧萨蒂图君。”

“我可不会用那种叫法哦,指不定哪天会咬到舌头呢。”

搭档抓住我的手,露出反感的表情回答到。

“毕竟辛赛西斯那么绕口,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含义。”

一边交谈着这些话,一边向最高祭司与元长老离去方向相反的大门前进—–又马上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桐人?”

“没事,这有可能就是机会….绝好的机会也说不定呢。从明天开始,那个十二号先生不是要成为老师吗,在塔内自由活动的时间也许就剩今天了。”

“哎哎………”

优吉欧虽然摆出了【桐人又要讲超级麻烦话】的专用表情,想要进行反驳,但是最后还是闭上了嘴。沉默着思考几秒之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带我们来这五十层的修道士说过吧。中央大教堂的一到四十九层是下级修道士、修女、佣人和见习们生活的地方,上级的祭司和神圣术师以及整合骑士们,居住在五十一层还要上面。虽然不知道爱丽丝现在怎么样了…..如果成为了神圣术师,与见习生的我们偶然相遇的可能性就…….”

“几乎不可能呢。也不可能向每个见到的人都打听爱丽丝在哪里…..”

我附和着回答,优吉欧却突然扭转了表情。

“…….本来是……”

深深地低下了脑袋,握紧了双拳。

“本来,我是打算直接向最高祭司提出,让我见一面爱丽丝的请求………。九年前,公理教会将只有十一岁的女子作为罪人带走的行为是错误的。但是我却什么都无法说出来。见到最高祭司那银色瞳孔的瞬间……..身体变得冰凉…..”

优吉欧无意识得抬起右手,按住了自己的右眼。我紧紧搂住低头的伙伴的肩膀。

“别那样责备自己,优吉欧。我们已经尽全力回答被问的问题了。再说……万一在那种场合说出反叛公理教会的话,说不定会被取消见习骑士的资格,直接丢进牢里哦。”

“…………说的,也是呢。”

压在我肩上的脑袋稍稍动了一下,优吉欧后退一步,露出那种忍耐痛苦,却又有几分气势的笑容。

“……总有一天,变成真正的整合骑士之后,我会好好向最高祭司说出该说的事。”

“没错,就是那样。虽然想在那之前,就先找到爱丽丝啊。”

勾起嘴角还以一个微笑,我瞥向最高祭司离去的那扇门。

“果然,还是应该趁今天去那边看看吧。趁今天刚来大教堂,还可以找借口说,因为不知道路所以迷路了呢。”

“……我已经开始觉得,总有一天我们还是会被丢进牢房里啊。”

话虽如此,优吉欧还是跟在我身旁,没有朝着南边的门,而是往北边的门走去。

尽可能不发出声响,轻轻地推开巨大的门,笔直延伸的华丽通道映入眼帘。视野内,并未发现其他人的身影。

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马上就走到了尽头。那里没有往上的楼梯,只是安装了一个奇妙的物体——直径有三米左右,透明玻璃杯做成的圆筒。

不懂这是什么东西,圆筒上方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像是噗咻一一下将空气喷出那样……不,就是那种声音。下侧喷出了绿色发光的空气,一边缓缓下降。

终于圆盘静止在我们眼前的地板上了。玻璃筒的下侧像门一样左右打开了,坐在圆盘上的人影—-穿着简单的连衣裙,上面系着围裙的少女朝这边欠身行了一礼。

“让您久等了,请问要到哪一层呢?”

一—这不是电梯吗!我内心纳闷着,但没有说出口。优吉欧似乎也目瞪口呆,最终战战兢兢地说到。

“那个……你可以带我们到上层去吗?”

“好的,按您说的。”

“……我们是今天才到中央大教堂来的见习骑士,让我们搭乘电梯,真的没关系吗?”

“我收到的命令,只是操作这个升降盘而已。”

“原来如此。那我们就乘坐这部电梯了,太感谢了,请带我们到最上面的楼层。”

我这样说之后,跳上了圆盘,优吉欧也下定决心跟了上来。玻璃管敞开的地方嗡地一声关起来了,少女用手触碰了下圆盘中间突起的玻璃制的圆筒。

“那么,向第八十层的《云上庭院》出发了。系统调用,生成空气元素。”

由术式生成的风元素有十个,已经到达了同时生成元素数量的上限。

少女使其中三个爆发,从圆盘底部的圆孔中喷射出空气,开始缓缓上升。

虽然速度有点缓慢,在那途中少女却出乎意外地与我们交谈一—告诉我们自己从就任这份工作开始,到今年已经是第一百零八年了,早已忘却了自己的名字。并告诉我们喜欢的食物是塞满甜豆的面包和冷牛奶等等。

终于圆盘停下了,玻璃管的门再次打开了。我们道谢后走下圆盘,少女行了一礼,无声地向下方降落而去。

我与优吉欧面面相觑,喃喃道。

“……她刚刚说了一百零八年吧?”

“……说了呢。可是,无论怎么看都比我们还要小……”

“也就是说,用神圣术将天命……”

我没能将这之前的想法说出来。在我心底,如果要将爱丽丝带回去,可能是需要在大教堂大闹一场的。如果拥有能让最高祭司阿多米尼斯多雷特停止天命自然减少的力量的话,说不定仅仅冒出反叛公理教会这种念头的瞬间,就会被变成屎壳虫之类的东西了。

——就算如此,也必须前进。

这样自我安慰着,我重新环视周围的环境。

还是空无一人。与五十层相同的巨大通道向南延伸,尽头果然还是一扇巨大的门。虽说刚刚说要到最上层,但这里似乎还不是大教堂的最顶端。

“虽然名字叫做《云上庭院》,可这儿完全没有庭院的样子啊……总而言之,先往那边走着看看吧。”

“……嗯。”

与表示同意的优吉欧,肩并肩踏上道路,站在门前,以防万一还敲了敲门,却因为门太过巨大,基本没能发出响声。当然,也没有回应。

与搭档眼神交流一番,我将手搭上左边的门板,优吉欧将手搭上右边的门板。一用力,门居然被顺利地推开了。

里面洒满的金色阳光,射入我们的眼中。

眨了数次眼睛之后,才向内窥视,我不禁发出“哇…”的感叹。这的确是庭院。与五十层同样宽阔的空间内绿意盎然,五颜六色的花朵争相斗艳,甚至有蝴蝶在四处飞舞。中间是一座小丘陵,看不清天边。

“……这里似乎也没有人啊。”

我这么说之后,优吉欧也歪起了脑袋。

“是的呢……中央大教堂……,人居然这么少吗……”

“对呀,你是三十二号,我是三十三号,这样算下来,整合骑士也只有三十人出头而已。虽然不清楚祭司和神圣术师之类的有多少人……”

两人一起陷入沉思,又同时抬起头来。都到这里了,除了前进也别无他法。都怪从五十层返回时没有带路的元长老丘德尔金,他太坏了。我们踏上了云上庭院。

踩着石子小路,穿过清澈的河流,向着中央小丘前行。小心登上坡度不陡的斜坡。小丘顶上覆盖着短短的小草——依旧空无一人。连一棵树都没有。

与优吉欧对视一眼走下斜坡。对面隔壁中间也有扇很大的门,从那里出去,这次迎接我们的会是一段很长的台阶。这里似乎没有电梯,得靠我们自己爬上去。

既然如此,就只能下决心爬到能爬到的地方了,我们开始往上爬了。看了下通往八十一层楼的通道,果然还是没能发现人迹。接下来的八十二,八十三层也是如此。

最终我们爬上了九十层。据带路的修道士说,中央大教堂总共有一百层,这里已经接近最顶端了。

九十层没有通道,又是一扇大门阻挡了去路。如果这是RPG的话,差不多该遇到上锁的房间了啊,如果锁着的话,就老实回去吧……脑海中出现了想要退缩的想法,一边想着一边将手贴上大门。

但是,门没有上锁。只是发出哐哐——的沉闷声音,门被推开了,这次却有烟雾一样的白色东西冒了出来。

火灾吗?!第一反应,但是却没有焦臭的味道。原来这并非烟雾而是水蒸气——热气。思索着这种东西到底是从何而来,我慎重地踏入门内。

无比宽敞。这里似乎和五十层和八十层同样,是由一整个大空间构成的楼层。左右墙壁全是巨大的窗户,所以午后的阳光充分照射了进来,在地板上形成不规则的反射。地板……不对。是水。准确地说是热水——这里是澡堂。

大厅中央由一条石路贯通着,两边都是巨大泳池一样的浴池。几个兽头形状的石像口中涌出汹涌的水流,产生着大量热气。因而更看不清里面的事物。

“……我以为上级修剑士的浴场已经够大了,但是……”

我对优吉欧的窃窃私语,表示赞同。

「这可真是小巫见大巫啊……这里,不知道我们能不能用呢。」

「你在想什么啦,现在可不是考虑那种事情的时候哦。」

「可是,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这里……」

我们小声交谈着,慢慢走向深处。大量的蒸汽在身边飘散又重新凝结。

突然——

「是法娜提欧殿下和……谢塔殿下吗?」

从前方突然传来询问,我们立即摆出架势。

唦噗的水声传来。似乎有谁从浴池里爬上了通道。虽然因为蒸汽只能看见人影——这可糟糕了。因为听那声音,明显是个年轻女性。

我认真地开始考虑,要不要大喊一声十分抱歉——!然后直接逃走,然而身旁的优吉欧却纹丝不动。像是灵魂出窍了一般,直直地愣在原地。

人影逐渐向这边靠近。渐渐显现出了颜色,轮廓也变得鲜明了起来。随着最后一片蒸汽融化般消失——

那是一个能与最高祭司媲美的,长长金发湿掉了的女性。身体前面裹着一条洁白毛巾,就如同不应存于此世一般。琉璃色的眼睛大大地睁开,先是浮现出惊讶,紧接着渐渐转变为怒火。

女性一边用右手压着毛巾,一边刷地横向伸出左手。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一把黄金色的长剑从路边的篮子内浮空而起,飞入她手中。

将仍收在剑鞘内的长剑笔直指向我们,金发女性厉声喝道。

「知道我是排名第三十位的整合骑士爱丽丝·辛赛西斯·萨蒂,还胆敢做出这样的粗野举动吗!」

 

后记


这是以《如果桐人他们没有对莱依奥斯他们刀剑相向,顺利从学院毕业的话》为前提创作的IF故事!在观看动画三期的时候,变得无论如何也想要写出来,最终终于写到了爱丽丝出场……虽然不知道会变成什么状况,但当然会写出后续的故事,还请暂时陪我胡闹一下吧!非常感谢!

 

刀剑神域ME28 Sword Art Online Material Edition 28

发行:WordGear

发行日期:2019年2月17日

责任者:九里史生

印刷:绿阳社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