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刀剑神域][abec画集2特典]Prismatic Colors

Heathcliff · 4月29日 · 2020年 ·

Sword Art Online

Prismatic Colors

作者:川原砾

插图:abec

图源/翻译:结城明日奈

《SAO》作者川原砾新创作的短篇小说。故事发生在《Alicization》篇桐人和尤吉欧还是上级修剑士的时候。读过画集第1弹短篇的人都知道的那个人,她将……?

*译者注释:

本篇小说为川原砾为2020年3月27日发售的abec画集Ⅱ《Wanderers》写的原创短篇。全文共两页。

内容是第一弹画集附赠小说《Chromatic Colors》的后续,时间线为川原砾在Material Edition里新写的UW IF线(ME28)。请确保在观看过上述内容之后观看本文,以防剧透。

禁止转载。

[刀剑神域][abec画集特典]Chromatic Colors

[刀剑神域][ME28]外传X3

——————————————

“我说啊,桐人……我们真的不用去探望莱欧斯和温贝尔吗?”

正用湿抹布擦着桌子的尤吉欧突然说道,我不由地皱起了眉。

“用不着去吧……那两个家伙也肯定不会期待吧。”

我回答道,继续擦拭着茶具,但是尤吉欧脸上的不安并未消去。

“但是,莱欧斯可是主席上级修剑士,温贝尔是次席。我们身为第五位和第六位,却一次都没前去探望过的话,等回到学校之后又会被人说闲话了吧?”

看来,与其说尤吉欧是担心莱欧斯他们,不如说只是担心他们出院后的纠纷。但是,就算这样也太便宜他们了。

自从那两人被毒螃蟹咬了住院以来,已经过去了三周。听说虽然性命并无大碍,但是双腿麻痹的症状却怎么也治不好,根据传闻来看,能出院的话最起码也是——

“……一年后的事了吧。那个时候我和你早就毕业啦。在不知道的地方被人怎么说也无所谓了。”

“但是,说不定他们会提前出院吧?其实今天早上在食堂,第三位的韦金和第四位的艾路卡鲁在说探望莱欧斯他们的事。所以,我就有点在意。”

“唔……”

上级修剑士第三位韦金·索尔毕和第四位艾路卡鲁·马斯卡尔,两个人一副出身良好的小少爷模样,不像莱欧斯他们那样令人讨厌,也不会故意给我们下绊子,但跟我们的关系也没那么好。

“嘛……那是因为他们都是上级贵族阶层吧。出于家族之间的交际啊什么的,所以才不得不去探望吧?”

“要这么说的话,上级修剑士里不是贵族出身的应该只有我和桐人。那不就是说,除了我们以外所有人都去探望了吗?”

“诶——?也不是除了我们以外全都是贵族吧……”

尽管我如此反驳道,但老实说,连住在这个上级修剑士宿舍里的十个同级生的长相和名字,我都还没完全记住。

“我想想,第五位是你,第六位是我,第七位是索梅里埃,第八位是路修……”

在尤吉欧的帮助下,勉勉强强列举了十位修剑士的名字,就在这时。

“啊,又在干活!”

声音在宽敞的客厅里响起,我们同时转头看去。

从尤吉欧卧室的门后走出来的,是一位将红色长发绑在脑后的少女。她是担任尤吉欧近侍练士的初等练士——蒂洁·修特利尼。

“前辈们,打扫是我和罗妮耶的工作哦!两位前辈什么都不用做的!”

我和搭档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轻轻地苦笑了一下,然后再次看向蒂洁。

“知道是知道,但是总觉得冷静不下来呢……”

我如此说道,

“自从我们离开故乡之后一直都是自己打理日常起居的,只是袖手旁观的话有点过意不去啊。”

尤吉欧也附和道。真实情况是基本上都是尤吉欧照顾我,就算这样我也觉得让女孩子干活自己却倚在沙发上有点不像话。尽管这就是修剑学院的传统。

“那么,至少让我擦这个吧……就这一次。”

我举起茶壶恳求道,却被不知何时溜到身边的我的近侍练士——罗妮耶·亚拉贝尔初等练士给夺了过去。

“不行哦前辈,打扫也是近侍练士学习的一环。”

“……居然能趁我不备,你也变得能干了啊罗妮耶。”

我一边做出投降的姿势,一边在心里暗自发誓明天也要不被发现地帮忙打扫……同时看向尤吉欧。

“所以,刚才在说什么来着?”

“在说桐人能不能说出上级修剑士全员的名字哦。来吧,还剩两个人。”

“啊……那个,第十一位是……菲妮亚!然后第十二位是……啊——,诶——,唔~~~~……”

我拼命地想要唤起记忆,然而最后的名字怎么也浮现不出来。这下不就显得我好像看不起第十二位一样吗?为了证明自己和常以席次骄傲自满的莱欧斯他们那些俗人不一样,我继续支支吾吾着,但是就连第一个字是ア行还是カ行还是后面的某一行都想不起来,我非常不情愿地选择了放弃,再一次举起了双手。

“不行了,想不起来!第十二位是谁来着?”

“哈哈,就桐人而言已经很努力了哦。第十二位是……”

尤吉欧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我看向他,只见搭档的视线在空中短暂地游离了一会,最后还是小声嘀咕道:

“咦……好奇怪啊,那个,第十二位是……”

“难道你也想不起来了吗,尤吉欧君?”

我嬉笑着说道,然后看向两位近侍练士。紧接着,蒂洁拿着扫帚,罗妮耶拿着掸子,两人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呆立不动。

“诶……蒂洁和罗妮耶也不知道吗?”

“不……各位上级修剑士大人的名字早就背下来了……本该是这样的。”

蒂洁发出含糊的声音,她旁边的罗妮耶也大幅度地歪起了脑袋。

“我也明明在被指名成为近侍练士的那一天就牢牢记住了才对……”

“…………”

这是怎么回事,我也歪起了头。难道,只有关于第十二位上级修剑士的记忆被从尤吉欧他们……说不定是从所有修剑学院学生,甚至是从所有人界居民的脑内消除了吗?

怎么可能,我这样想着,但也没法就这么抛之脑后。我把双手放在膝盖上,大喊着“好嘞!”站了起来。

“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就去确认一下吧!”

“诶……?”

我一把抓住呆头呆脑的尤吉欧的左臂,拉着他起身。

“第十二位本人就住在这栋宿舍楼吧。看到他的脸就能想起来了。就拜托罗妮耶和蒂洁继续打扫了!”

一口气说完之后,我便拉着搭档走出了房间。

北圣托利亚修剑学院的上级修剑士宿舍是一栋宛如小剧场一般的圆形建筑,一楼有食堂和修炼场,二楼和三楼是学生们的房间,我和尤吉欧的房间在三欧,于是我们跑下了楼梯,移动到二楼,站在大概是第十一位和第十二位共享的房间前。

“喂,桐人,你真的打算敲门吗?”

“都到这了怎么可能回去。”

如果第十二位的学生是像莱欧斯那样的家伙该如何是好……我也不是没这么思考过,不过至少第十一位的菲妮亚·斯贝尔是位沉稳文静的女性剑士,不会沦落到被赶出去的地步。下定了决心,我在厚重的门上敲了两下。

过了足足五秒之后,“请进”——传来了微弱的女性声音。是菲妮亚吗,我猜测着,同时和尤吉欧一起说了声“打扰了”,然后推开了门。

虽然共用客厅的装潢和我们房间差不多,但是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甘甜,而且似乎是一种奇妙的香味。是什么味道呢……我皱起眉,绕开正面的屏风,接着——

“呜哇。”

尤吉欧发出了小声的惊呼,我也赶紧伸出左手,想要握住剑鞘,但是根本就没带剑出门。

让我们受到惊吓的是一只蹲坐在地上的大型犬。蓬松的白色皮毛上带着淡淡的灰色,长长的耳朵宛如小巧的羽翼,项圈上悬挂着一只巨大的铃铛,蓝色的眼睛里此时并无敌意。

抬起视线,前面站着一位身着上级修剑士制服、体形纤细的女性。不是菲妮亚。仿佛加入了大量牛奶的可菲尔茶一般的头发束成一束马尾,戴着在Under World里十分罕见的眼镜。面容清秀,既不像西帝国人,也不像东帝国人。说起来……似乎在哪里见过,又好像没见过……。

“……你们是哪位?”

“啊……打、打扰了。我是上级修剑士桐人,这位是上级修剑士尤吉欧。”

我们一同行了骑士礼后,对方轻轻点头。

“我是赛芭(Ceba),这孩子是涎。”

……涎?对于狗而言真是个相当有个性的名字呢,而且很不像人界人起名的风格啊……我胡思乱想着,突然想起关键不是狗的名字。

赛芭。听过的印象——完全没有。但是真会有这种事吗?既然同为上级修剑士,那么这位女性应该和我们在初等练士宿舍里共同生活过一整年,应该在审查比试上会过面,说不定还交过手。

在我旁边,优吉欧呆呆地站着。看来搭档也不记得赛芭,这下我们的行迹变得更加可疑了。

但是当事人丝毫并不介意我们的手足无措,用和刚才一样的语调询问道:

“那么,有何贵干?”

“啊,嗯……那个,自从担任上级修剑士之后,虽然跟菲妮亚阁下打过招呼了,但是还没问候过赛芭阁下……”

“嗯——感谢你们专程前来。要来点茶吗?”

“啊,不用不用,不麻烦了。那个,今后也请多关照……”

虽然还有很多未解之谜,但是拜访的目的姑且是完成了,我伸出右手,赛芭轻轻地握了握我的手,然后又和优吉欧握手。

不经意间,我注意到那股奇妙的味道似乎变浓了。我下意识地看向右手,食指上粘着一点小小的青色的东西。把手放到鼻子下方闻了闻,像是松香一样……不,这是颜料,是油画颜料的味道。

一瞬间。

有种脑海深处有什么东西裂开了的感觉。我再次注视赛芭的脸庞,看了看地上的涎,又再一次看了看赛芭。

“……你……你是,那个时候的!?在亚尔弗海姆,和新生艾因格朗特第五层隐藏BOSS战斗的……”

一口气说到了这里,我才发现“糟了”。无论哪个都是尤吉欧从没听过的词语。想着要怎么掩饰过去呢,我看向了搭档,然后再次陷入错愕之中。

尤吉欧就像变成了雕像一样,完全静止不动。不只尤吉欧,从桌上茶杯升起的热气,还有窗外在夕阳下飞过的小鸟也停住了,整个世界活动的只有我和赛芭,还有涎——。

“哎呀呀,你想起来了呢。”

赛芭耸了耸肩,我上前一步。

“怎么可能忘啊……虽然想这么说,但是直到刚才彻底忘光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正在环游还没有我的画的世界。只要完成了该画的画之后,我就会从那个世界和相遇过的人们的记忆中小时。不过极少数也会有像这样再见面的情况呢。”

“环游世界……?那是指VRMMO世界吗?你是怎么在这个Under World里潜行的?”

“嘛,这些问题不问也没关系吧。我的存在,就像从棱镜折射出来的光一样……在一个世界点亮短暂的七彩,如果棱镜的角度改变,就会照亮别的世界。”

说出谜团重重的发言后,赛芭指向我身后的门。

“来吧,差不多该回去了。只要走出这扇门,你就会再次忘记我。”

“……最后,至少回答我一个问题。”

面对着不可思议的少女,我提出了疑问:

“在ALO里,你在那个世界现存最大的画布上……公会旗帜(Guild Flag)上画画了对吧。那么在这里,你打算在什么上面画呢?”

接着,赛芭露出淡淡的笑容,望着窗外。我循着她的视线看去,繁茂的树梢指向远方,中央大教堂的白墙在夕阳的映照下闪烁着鲜亮的橘色光芒。

(完)​​​​

2 条回应
  1. POH2020-5-15 · 13:03

    她怕不是茅场的小号

  2. 2020-8-5 · 13:09

    她是画师abec的化身啊。有身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