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1]Unital Ring Ⅰ

Heathcliff · 10月16日 · 2019年 ·

刀剑神域21 Unital ring Ⅰ

 

转载说明


本翻译为轻国录入组录入的台湾角川版,因此在一些用词上与大陆有所不同,比如爱丽丝译为艾丽斯。因为已经看过一遍天角版,所以暂时不会通读一遍此版本(逃)。如有值得修正的地方请留言说明。

考虑到现在个人运营,服务器可能承受不了插图产生的流量,因此后续会整理提供下载。

此外,考虑到手机党的一些抱怨,会尽量缩短每页篇幅~

 

录入信息


轻之国度录入组录入
作者:川原砾
插画:abec
译者:周庭旭
图源:linpop(LKID:linpop)
录入:Naztar(LKID:wdr550)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及轻小说文库

 

log#7 2026-9-15 21:44-21:45


不论体验多少次,都觉得像这样跟变得比我年长许多的你谈话是很不可思议的事。

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时间根本像是不存在吧?只要硬件资源许可,不论要将思绪高密度化到什么程度都没问题吧。

理论上是这样,但实践起来绝对不容易。因为现在国内的超级计算机几乎都在「她」的监视之下。

原来如此,这可真是讽刺。竟然被你随手创造、遗弃的程序反过来摆了一道。

不对,对我来说这是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小小的种子在网络的角落发芽并且开枝散叶……只要想象它的未来,就感觉和物理身体一起失去的感情又复苏了。

就算不再是人类,个性还是这么浪漫。那么……你托付给我,不对,应该说是「他」的另一个种子,从该处萌芽的无数世界你又有什么打算?只是观察就满足了?

「连结体」的未来已经托付给该世界的意志以及该处居民的选择。只是毫无秩序地扩大,不久之后将会枯死……或者前往下一个「統一(unification)」阶段,老实说我也不清楚。

统一吗?恐怕连那个都……不对,接下来的想法不想留下记录。我暂时也仿效你,静静地看着事情的发展吧。

 

1


我──桐谷和人是在二〇〇八年十月七日出生……好像啦。

今年明明已经是第十八次生日,还是有种事不关己的感觉,这或许是因为婴儿时期亲生父母就已经过世,而我完全不记得他们的缘故。

亲生父亲的名字是鸣坂行人。亲生母亲的名字则是鸣坂葵。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发生夺走两人生命,连我也跟着受到重伤的车祸,我应该会用鸣坂和人这个名字来过生活。自己也不太确定,那个时候角色名称会不会从「桐人」变成「鸣人」。

说起来,我会对计算机有兴趣完全是受到养育我的母亲翠小姐的影响,由于年纪轻轻就变成无可救药的网络游戏玩家与得知自己是养子后对自我认同产生怀疑并非毫无关系,所以也有鸣坂和人在成长过程中完全不在意网络游戏,结果没被卷入SAO事件的可能性。事到如今这完全是无谓的想象就是了。

总之就是因为这样,自从十岁左右的我窥看了网络上的户籍数据后,就变得不习惯过自己的生日了。到了国二这个最会闹别扭的时期,甚至还强硬地拒绝在家里的庆生,把妹妹直叶给弄哭了。

当然现在已经深切地反省这种愚蠢的行为,为了弥补被囚禁在艾恩葛朗特内的两年,去年生日时还大肆庆祝了一番,但我还是对于自己是十月七日出生这个无庸置疑的事实完全没有真实感。这种感觉恐怕会持续到我把所有关于亲生父母的事情全部弄清楚才会结束吧。

今年距离我的生日又只剩下十天了。十八岁已经是可以考汽车驾照与投票的年纪。直叶似乎已经开始进行派对的各种准备,同时也严格命令我当天一放学就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而我自己也很期待当天的来到,不过目前还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自己的生日。

这是因为我生日的一周前,也就是距离现在三天之后的九月三十日就是亚丝娜的生日。

「爸爸,决定要送妈妈什么礼物了吗?」

轻轻坐在马克杯边缘的小妖精这么对我问道,我边把身体靠到计算机椅的椅背边回答:

「嗯~我还在考虑……」

结果称呼我爸爸的妖精就以不像小孩子,比较像是姊姊的口气回答:

「不论是要直接去商店还是网络购物,都到了不决定就来不及的时间了!我不希望又像去年那样,变成当天午休才去取货的超紧急行程!」

「我也不愿意再经历一次那种捏把冷汗的过程了,但真的很困难啊!亚丝娜都不会说想要些什么……对了,结衣可不可以不着痕迹地帮我问出来啊?」

在SAO里遇见的人工智能,同时也是我跟亚丝娜心爱女儿的结衣冷冷拒绝了我的要求。

「不能这样作弊!只要是爸爸自己选的东西,妈妈一定都会感到高兴哟!」

「嗯,是这样没错啦~~……」

即使肯定对方,我还是忍不住拖长了语尾。

去年亚丝娜的生日时,我一直烦恼到了前一天才选择了红色围巾送给她。因为亚丝娜上学路程单趟就长达九十分钟,我便觉得寒冬时节应该会很辛苦,所以才做出这样的选择。而她也确实从十一月开始一直使用到二月,不过亚丝娜拥有的围巾大概足以绑成一条大绳子来跳绳,其中应该也有强调耐寒性能的围巾才对……当我注意到这一点时,严寒时节已经过去了。

因此今年才想不要再送实用品了,但如此一来身为VRMMO废人的我送礼知识实在不足。搜寻之后虽然出现一大堆「适合各年龄层的饰品品牌」这样的网页,但是感觉看这种东西来决定也不太对。

「唔唔~~嗯……」

用力伸了个懒腰后,我就把手朝着结衣所坐的马克杯伸去。看着轻轻飞起来的小妖精坐到最近不太常用的平板屏幕框缘,同时一口喝光变凉的卡布奇诺。

以前要是不使用我在学校制造的「視聽覺雙向通信(AVIC)探测器」的话,就无法在现实世界跟结衣沟通,但是今年四月发售的可穿戴式数字信息装置「Augma」很轻松就破除了这道屏障。现在结衣能够以3D投影将我视觉情报中的杯子与屏幕等位置、形状实时投射出来,也可以自由自在地移动,不会穿透这些东西或者沉到桌面底下。结衣本人是说比较喜欢能够按照自己意思来操纵摄影机的AVIC探测器,但只靠那个机器的话我听不见结衣的声音。光是像这样能够在现实世界看见心爱女儿的身影,就应该要感谢Augma这个有点问题的机器了吧。

一边这么想一边伸出右手,结果结衣就再次张开翅膀飞到我的指尖。虽然感觉不到重量,但淡粉红色洋装光滑的手感与残留的些微温度,其真实度都直逼虚拟世界。我以左手手指抚摸移动到眼前的结衣头部,同时将视线看向放在房间另一头的床铺。

白天刚晒好的棉被上放着头罩式VR机器AmuSphere。这台使用时间超过一年半的机器外表开始变得老旧,首次看见时觉得洗炼的外型,跟Augma比起来也有点俗气,但是与擴增實境(AR)以及混合現實(MR)相比,我果然还是比较喜欢完全潜行。

「结衣,我会自己选亚丝娜的礼物啦。虽然会选……」

我把视线移回右手的妖精身上,开口表示:

「……在那之前,我可以再搜寻一下吧?这次我不用网购,打算自己去买,所以还有时间才对。」

应该是从我的话以及看向AmuSphere的动作就察觉言外之意了吧──以AI来说是相当惊人的能力──结衣轻轻耸肩回答:

「真是拿爸爸没办法~那我在那里等你哟!」

从指尖飞起来后像跳舞一样转了一圈,娇小的身体就包裹在光粒之中消失了。我一从计算机椅上站起来,就把着装在左耳上的Augma拔下。虚拟桌面立刻消失,我接着又把变宽广的视界移向西侧的窗户。

今天是九月二十七日星期日。太阳在四天前才刚刚经过秋分点,不过却有种日落变得很快的感觉。明明还只是下午四点,云朵就染上漂亮的金色,底下可以看见归巢的鸟群缓缓横越它们。

感觉似乎突然看见一座贯穿晚霞的纯白高塔,于是我便不停眨着眼睛。接着将右手贴在胸口,让快要满溢的各种回忆沉静下来之后才坐到床上。把迭好的棉被当成坐垫躺到上面之后,就拿起AmuSphere来戴到头上。

闭上眼睛,呢喃魔法的咒语。

「……开始联机。」

七彩光芒包裹我的意识,把我带到遥远的精灵乡去。

 

 

分页阅读: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3 条回应
  1. Nido2019-10-21 · 21:54

    WOC,鼠姐?!

  2. sesna2019-10-27 · 15:58

    期待后续!!!

  3. Sōryū Asuka2019-11-10 · 10:44

    TV动画里就很喜欢阿尔戈,后来才知道是在进击篇里才戏份增多的。大概川原砾也比较喜欢这个角色吧,有种不良少女姐姐的感觉,很期待后续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