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1]Unital Ring Ⅰ

Heathcliff · 10月16日 · 2019年 ·

 

3


虽然生存宣言变得有些搞笑,总之重新打起精神来的我再次四处眺望着空地。

完全收纳半塌状态圆木屋的草地是呈直径十五公尺左右的圆形。本来应该是被旋松的大径木所包围,不过现在西南方出现一条热腾腾的直线新道路,道路前方则是大河。草地空着的地方堆满一百五十根圆木,得先想办法处理这些木头才行。

我只有很久以前曾经用PC玩过一次生存系RPG,尚未用完全潜行机器玩过这种游戏,不过开盘时的定律还是一样。首先要确保饮用水与食物,接着是获得道具与素材、衣物与基地,然后以制作武器为目标。

但是缓冲期间不会感到口渴与饥饿,而且附近就有河川,之后再处理饮食问题应该就可以了。这么一来,最先应该挑战的就是最原始的道具──获得小刀了。

「好,回河边去吧。」

「咦?要去抓鱼吗?」

面对不停眨着双眼的亚丝娜,我咧嘴笑着对她说:

「之后会这么做吧,但在那之前还有事情得完成。」

在收拾完倒塌树木的道路上小跑步前进,最后来到河岸边。有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石头躺着的河岸,刚才只让人觉得有点难走,但得知这是生存游戏之后此处就是一座宝山了。我停下脚步,对两人做出指示。

「尽量找出又重又硬的石头。长大约三十公分左右,可以的话就找细长形状的。」

「……了解了。」

我背对低头开始步行的亚丝娜与爱丽丝,找起了其他物品。上方是平坦而且稳定的大石头──也就是作业台。由于立刻就发现适合的岩石,我就随手从脚边捡起圆石,用力地在上面击打。最初的一击石头就裂成两半。如果这里是一般的VRMMORPG,受到破坏的石头将会洒下光亮多边形然后消失无踪。但是滚落到作业台上的两颗岩石碎片却没有消失的模样。点了一下叫出属性窗口,上面标记着【裂开的灰崩岩 武器/素材 攻击力 打击2.18 耐久力5.44 重量3.71】等内容。

「呜咿……竟然到达小数点以下吗……」

当我绷起脸庞时,背后就传来两道脚步声。

「这种的可以吗?」「这个如何呢?」

亚丝娜放在作业台上的是一块凹凸不平的灰绿色石头。爱丽丝滚着的是一颗光滑的黑褐色石头。尺寸与形状都跟我指定的一样。

「我看看……」

以左右手同时举起它们来测量重量。两者都给人沉甸甸的缜密手感,而绿色的石头稍微重了一些。不过黑色石头似乎比较坚硬。

我先把绿色石头拿来当成素材,以左手将其固定在作业台正中央。右手举起黑色石头来瞄准目标。不论是在现实世界还是虚拟世界,像这种作业通常只要一犹豫就会失误,所以我叫了一声「预备!」后就用力往下敲。

随着「喀滋!」的爽快声响溅出橘色火花。畏畏缩缩地放开左手,就看见绿色石头静止了一会儿,最后从正中央破成两半。断面带着些许光泽,边缘也像是玻璃一样锐利。

「很不错哟……」

如此呢喃的我,同时以左手支撑破裂的其中一块石头,再次举起黑石。瞄准断面附近再次敲击。但这次可能不够用力,只爆出小小的火花。

「我说桐人啊。」

当我瞄准第三击的目标时,站在作业台右侧的亚丝娜开口说话了。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但你那种模样抓着石头这么做,总觉得……」

爱丽丝代替不知道为什么用双手按住嘴角的亚丝娜直截了当地指出重点。

「就像我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过的尼安德鲁人。要不要干脆穿一件毛皮内裤算了?」

似乎再也无法忍耐的亚丝娜发出轻笑,爱丽丝也跟着她笑了起来。亏我像这样穿着内裤如此努力,都是为了让她们两个人生存下去耶。

「喝、喝呜喝喝、喝喝喝呜!」

以自创的尼安德鲁人语抗议之后,就像某种东西一瞬间溃堤一般,两个人扭动身躯发出爆笑声。听着她们笑到肚子痛的声音,我再次举起右手的石头。

「喝呜!」

随着喊叫敲击的石头准确地命中绿色石头断面旁边,啪叽一声产生了直向的龟裂。薄薄的石片从该处脱落,掉落到作业台上。长三十公分,宽五公分,厚一公分……几乎跟我想要的形状一模一样。

我把剩下来的石头放到一边,接着将石片横放在作业台上。决定把变细的一边当成尖端,另一边当成握柄后,开始以黑色石头慎重地敲击。

因为这里是虚拟世界,所以系统某种程度上应该还是会汲取我的意图,帮忙将石片加工成我要的形状。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没有松懈,持续仔细地敲打着,最后感觉……石片发出极短暂的光芒。

下一刻,眼前就出现系统讯息。

【获得石工技能。熟练度上升为1。】

不论什么时候,获得新技能总是令人高兴,但现在物品的完成度更令我在意。点了一下形状类似成品的石片来叫出窗口。

【绿尖岩制简陋小刀 武器/道具 攻击力 斩击7.82/突刺5.33 耐久力10.05重量3.53】

「太好了!」

忘记尼安德鲁语的我用力握紧拳头。虽然写着简陋,但是攻击力与耐久力都远比刚才的「碎裂的灰崩岩」上升许多。这样的话,应该能够完成它的任务才对。

把小刀放在作业台角落后,就把似乎叫作绿尖岩的石头拉到手边,跟刚才一样用黑色石头敲打。剥落的碎片太小了所以直接丢掉,然后再次挑战。挑战数次后取了适合的石片,就开始细部加工完成第二把小刀。

可能是到这里石工技能的熟练度已经上升到3,也可能是我的玩家技能获得锻炼,第三把小刀立刻就完成了。剩下来的绿尖岩或许是体积已经小于可以拿来加工的对象了吧,所以变成光粒消失了。

我把完成的三把石头小刀并排在作业台上。

不论是VR游戏还是非VR游戏,武器和道具基本上都是「名字相同形状便相同」。因为是生产数个同样的对象,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就连些许凹陷与伤痕都完全一致的话,像这样把它们排在一起就会有种奇妙的感觉袭上心头。

但是现在排在我眼前的三把小刀,不论大小和形状都完全相同,不过细部的裂痕与凹陷处、伤痕以及微妙的色泽都全然不同。叫出窗口来观看,就发现名称虽然全部都是「绿尖岩制小刀」,但是攻击力与耐久力的小数点单位都不一样。

「嗯……」

发出沉吟声的我先看了一下滚落在脚边的无数石头,接着抬头看向头上的晚霞。

如果是服务器里只有几把的稀有武器也就算了,连最低等的石头小刀都准备了三种以上的对象档案,以游戏的精细度来说确实令人佩服,但状况的危险度也变得更高了。就算The seed是相当优秀的开发支持套件,干出这种事的话将会让开发费用直达天际才对。也就是说,至少可以推测出把我们这些ALO玩家拖进这款生存游戏的某个人,并不在乎商业上的损益得失。

就像制作出Underworld的菊冈诚二郎,以及制作出艾恩葛朗特的茅场晶彦那样。

「桐人,对于完成品不满意吗?」

突然有人窥看我的脸庞,回过神来的我就抬起头来。我把不祥的想象摆到一旁,不停摇着头说:

「没……没有啦,不是这样。嗯……对了,我是在想还能不能把这个再稍加升级……」

立刻这么回答完后,我自己也觉得确实有一试的价值。生存游戏里头,加工与改造是生产的重要要素。我环视周围,以刚完成的石头小刀割取从石缝里长出来的一株细长小草。让亚丝娜拿着捆起来的一头后,开始动手转动。到达底部之后整束小草就像刚才的刀子一样发出亮光,视界出现新的讯息。

【获得纺织技能。熟练度上升为1。】

想着「好啦好啦等一下会好好检查」的我消除窗口,点了一下刚做好的草绳。

【天根草制简陋草绳 道具/素材 耐久力4.10 重量0.65】

虽然还是有简陋两个字,但只要能用就好了。我从作业台上拿起一把小刀,把草绳紧紧缠在握柄的部分。正如我的期待,缠完的同时又发出跟之前一样的光芒,明明没有特别打结,草绳就自己跟小刀一体化了。击点成品之后──

【绿尖岩制简陋卷绳小刀 武器/道具 攻击力 斩击7.82/突刺5.33 耐久力15.82 重量4.18】

「就是这样。」

把属性窗口显示给亚丝娜她们看之后,两个人就用有点佩服的表情点点头。

「原来如此,升级后耐久力就增加了吗……」

「不过重量也略增了一些。」

我原本期待能够获得一点掌声,但亚丝娜和爱丽丝面面相觑后就同时开口表示:

「好麻烦喔!」

「实在太麻烦了!」

 

让两名嫌麻烦的女孩子制作追加的细绳,在两个人也习得纺织技能之后,我们的右手就各自紧握着小刀回到圆木屋前面。

回过神来才发现,晚霞的暗红色已经来到草地正上方。不到一个小时之内天色就会变暗了吧。想在这之前收集完所有修复用素材是不可能了,不过至少想完成圆木的处理工作。

这样应该没问题了,我一边这么对自己说道一边把左手靠在附近的圆木上,然后将右手的石头小刀插进粗糙的树皮里。全力移动刀子后,大片树皮就随着「哔哩哔哩」的清脆声音剥落,掉落到地面后消失──没有消失。才刚产生疑问,眼前就有窗口打开。

【获得木工技能。熟练度上升为1。】

由于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形,我立刻就消除窗口,先不理会地面的树皮,持续动着小刀。如果是在现实世界,拿着跟石器差不了多少的小刀来剥这种尺寸的圆木,就算花上一整天应该也无法完成了,但是虚拟世界只要「做法」正确,过程……大多就会获得简化。轻轻松松就剥下厚厚的树皮,短短一分钟漆黑的「旋松的原木」在发光后就变成了象牙白的圆木材。

光艳的内皮里有无数螺旋状浅沟巡梭,我想着这应该就是旋松这个名字的由来并且点了一下表面。浮现的窗口里,显示的道具名称变化成「古老旋松经过制材的圆木」。修复房子的窗口里没有指定树种,所以这样应该满足了要求才对。

「两位知道怎么做了吧?」

回头一问之下,亚丝娜和爱丽丝就一起点了点头。

「那么就把它们全部解决掉吧。」

我们再次互相点头,然后开始作业。三个人分头进行的话,一百五十根圆木应该也只要五十分钟就能处理完毕。

只不过事情并非这样就结束了。需要的道具除了经过制材的圆木之外,还有七十五片经过制材的木板、薄铁板两百片左右、大量的铁钉还有油与玻璃之类的东西……在夜晚来临前要凑齐这些东西是绝对不可能了。木板倒还容易,要从头制造铁板与铁钉,需要各式各样的材料与高级的设备、道具与技术。

当我剥着树皮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时,内心也大叫着「好想看攻略网站啊!」。以自己的脚到处奔走来收集情报,和同伴一起绞尽脑汁来达成目的才是RPG的醍醐味──平常都是这么认为,但在圆木屋的寿命只剩下半天的状况下,真的连猫都想抓来帮手了。不对,三个人里面真的有一只貓(貓妖)就是了。由于推测「连猫妖都想抓来帮手」这个搞笑哏应该从ALO开始营运当天就被用烂了,所以我还是决定不在这里拿出来用。

我的脑袋里想着这些没有营养的事情,同时不断动着右手剥树皮。作业本身相当顺利,但担心的是拚命使用右手上的石头小刀后,其耐久力不知道还剩下多少。因为怎么说都是「简陋品」,仅仅只有十五的数值随时都可能会归零。虽然停下手观看属性窗口剩下来的数字就能立刻得知,但就算知道也没有能让它撑久一点的方法,所以只能祈求它争气一点,然后专心一志地剥着树皮。眼前有时候会出现窗口,通知我木工技能的熟练度上升了,于是我就把它当成心灵的支柱来不停动着手。

原本估计大约是五十分钟,或许是次数累积之后变熟练了吧,经过四十二分钟左右就来到最后一根圆木。亚丝娜与爱丽丝在稍早前结束第五十根的剥皮工作,虽然对于我是最后一名感到有些无法接受,但还是一边感谢帮忙拚到这个地步的石头小刀,一边一口气剥除剩下的树皮。

原木发出闪光变成圆木材后,我立刻就击点石头小刀。打开的窗口里,记录着的耐久力数值是0.46。

「哦,桐人的也快撑不住了吗?」

从窗口旁边窥看的爱丽丝,这么说完就打开自己小刀的窗口给我看。她这边竟然只剩下0.13。

「看来卷绳子是正确选择~」

亚丝娜在爱丽丝身边露出灿笑,但是笑容立刻就消失了。应该是想起系统要求的六种材料里面,好不容易才收集到第一种而已。而且眼前的圆木并非自力采伐,而是落下的小岛帮忙把它们扫倒。要收集剩余的十二根以及制作木板的原木,就必须从制造斧头之类的工具从头开始。

「……还有十二小时……」

这时我只能对以不安口气如此呢喃的亚丝娜宣告更加残酷的事实。

「……而且明天是星期一喔……」

「啊!」

看来亚丝娜果然忘记了,她以愕然的表情瞪大了双眼。如果明天是星期六或者星期日,或许就能直接熬夜继续收集素材,但是我也就算了,对于「好人家的大小姐」亚丝娜来说,干脆潜行到上学之前的门坎实在太高了。好不容易才与严格的母亲和解,这时候要是被发现熬夜,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我轻轻把手放在茫然伫立原地的亚丝娜肩膀上,以带着最诚挚感情的口气表示:

「别担心啦,我要是被父母亲发现也只要下跪认错就可以了,今天晚上会想办法凑齐剩下的材料,拯救圆木屋给妳看。亚丝娜妳就相信我,好好地等待吧。」

「我当然也会陪他。因为我在明天傍晚前没有其他行程。」

爱丽丝也笑着加了这么一句,但亚丝娜的表情看起来还是很忧郁。

「…………但是……铁板和玻璃之类的,没那么简单就能制作出来吧?三个人拚到最后一刻还是来不及的话也只能放弃……但是我先注销,把最困难的部分推给你们两个人实在……」

「…………」

我把差点再次说出口的「别担心」吞了回去。

今天如果立场相反,我即使就此注销也会因为过于在意而彻夜难眠吧。实际上,我只能说十二个小时要收集完所有材料的机率相当低。要在这种状况下逼迫……不对,是把亚丝娜赶出去的话,我宁愿她一直待在这里。但是……

「唔唔~~嗯……」

脑袋想到快要冒烟的我在接近无意识的状态下提问:

「……伯母……京子小姐是如何掌握亚丝娜的潜行状况?」

「呃,应该是从主服务器的管理画面就能看到了。当然现在没有受到监视了,但是妈妈会工作到很晚……要是一时兴起看一下管理画面就会立刻被发现。」

「唔嗯,原来如此……好,这我来解决吧。」

「咦……咦咦?你要怎么做?」

我对大吃一惊的亚丝娜咧嘴一笑。

「哎呀,只能说敬请期待喽……反正呢──晚餐的时候一定得先注销吧?」

「是啊……七点到七点半之间吧。」

「这样的话,我也一起在这段时间注销吧。等一下传讯息给妳。」

「嗯……」

亚丝娜虽然点头,但还是用带着忧虑的眼神看向圆木屋,然后直接沉默了下来。

左侧的墙壁完全消失,天花板出现大凹陷,地基整个扭曲的自宅,光是看见它那种模样就会感到一阵心痛。像站在这里的现在,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耐久力也一点一滴地持续减少着。

原本打算再次跟亚丝娜说「不用担心」,但是在我开口之前。

「我的机械身体也快点能够吃东西就好了。」

由于爱丽丝按住虚拟角色的肚子并说出这样的发言,我和亚丝娜只能不停眨着眼睛。

「咦……妳说吃东西,是指一般的面包、米饭或者汉堡之类的吗……?」

我忍不住这么问道,猫耳骑士则是一脸理所当然般点了点头。

「那还用说吗?据神代博士与比嘉表示,开发已经有一定的进度。味觉传感器的调整好像还得花不少时间就是了。」

「哇……!」

好不容易露出笑容的亚丝娜,边对爱丽丝伸出右手边大叫:

「那么等爱丽丝在现实世界也能吃东西,就在Dicey Cafe举行庆祝派对吧!我会做很多好吃的菜!」

「这真是诱人的邀约。我会催促比嘉早点完成。」

我看着微笑互相点头的女性,内心只能祈祷着「比嘉先生加油吧」。

回过神来才发现空气染上深紫色,星星开始闪闪发亮。时间是下午六点五十分──终于要首次注销这个谜样世界,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

我和亚丝娜、爱丽丝各自把分成十座小山的「经过制材的古老旋松圆木」放进道具栏里。空间全满之后就冲进圆木屋,直接移动到设置在客厅墙边的巨大装饰箱──自宅仓库栏里。即使建筑物本身的寿命不断减少,它依然是玩家小屋,万一在注销期间有除了我们之外的玩家发现这间房子,不要说抢走重要的圆木了,他们根本没办法进到这间房子来才对。

将一百五十根圆木全部收纳到房子里,顺便将从原木上剥下来,仍不知道有什么用的大量树皮也放入仓库栏里保管,草地就变得相当干净。再把最后剩下来的,各自变成无法装备的主武器收进仓库栏,然后跑回圆木屋客厅。这时候的时间是下午六点五十五分。

──下一次登入时,得想办法弄到新防具……至少也要制作衣服了。

往下看着自己只穿一条内裤的虚拟角色并且下定决心,接着我就看向爱丽丝与亚丝娜。

「那三十分钟后见。」

「……嗯。」

虽然尚未跟亚丝娜说明我的秘策是什么内容,但细剑使还是坚强地这么回答。爱丽丝也默默地点了点头,于是三个人就一起叫出环状选单。选择左上角的系统图标,从出现的副选单当中,按下画着一扇门的注销图示。

发出「叽铃铃」声音出现的确认窗口,显示着不在安全空间里注销的话,有可能会在脱机中死亡的警告,但既然待在玩家小屋内,就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吧。

按下窗口下部显示打勾图案的承诺键,确认窗口上的文字列就产生了变化。

 

【从「Unital ring」里注销。】

 

「Unital……ring?」

下意识中如此呢喃的内容,正是首次见到的这个世界的名称。

这里果然不是阿尔普海姆了。是被全新系统所支配的未知世界。

七彩光环从脚底下浮上来包裹住我的虚拟角色,五颜六色的流线随即覆盖住夕阳的景色。全身垄罩在浮游感中,重力的方向产生变化──

 

即使真正肉体的感觉回来了,我还是没有立刻张开眼睛。

软垫推着背部的弹力,枕头裹住头部的柔软度、双手触碰到的软垫颗粒纤维感。这些全部属于我熟悉的床铺带来的感觉。看来注销能正常发挥机能。

放下心来的我正想张开眼睛时才注意到。

腹部附近似乎特别沉重。而且身体侧面也有压迫感。

──被绑起来了?

我急忙拔掉头部的AmuSphere并且瞪大双眼。下一刻……

「啊,起来了!」

就有这样的声音降下。

我没有被绑起来。是有人跨坐在我的肚子上。由于房间略显阴暗,所以看不清楚该名人物的脸,但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会做这种事。

「……那个,直叶小姐?」

呼叫妹妹的名字之后,我就先开口问道:

「妳在那里做什么?」

「还问做什么,马上就要吃饭了,我是来叫你的!」

穿着运动服的直叶鼓起脸颊,伸出右手拉着我的浏海。

 

「因为摇晃你的身体也完全没有醒过来,差点就要把你的AmuSphere扯掉了喔。摇得那么用力的话,就算在战斗中也会注意到吧。」

「没有啦,我不是在战斗……嗯,完全没有摇晃的感觉耶。应该说,不必用这么原始的方法,直接传讯息给我就可以了吧。」

ALO允许与外部网络联机,所以可以在游戏内搜寻,或者是传递电子邮件与短讯。但是直叶在维持气鼓鼓表情的状态下提出反驳。

「我传了喔,而且是两次!但等了几分钟都没有回应,只好动用武力了!」

「咦,真的吗?我没收到耶。」

「太专心于狩猎,根本没听见收到讯息的铃声吧?唉~如果能早一个小时回来就可以参加了。莉兹小姐说要告诉我提升技能的秘密地点啊……」

「我也接到邀约了,莉兹的电子邮件确实有寄给我。我想应该是系统故障之类……」

话说到这里,我才终于注意到。

收不到直叶的电子邮件不是因为系统故障。因为那个时候游戏系统已经切换了。从熟悉的ALfheim Online变成充满谜团的生存RPG「Unital ring」。看来UR──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式简称──对于外部联机不像ALO那么宽容。

「……小直,妳没有潜行或许是正确的选择喔。」

我以呢喃的口气这么说完,妹妹就不停眨着双眼。

「这是什么意思?」

「嗯……没办法用一句话来说明,不过里面发生不得了的事情……」

「不得了?被火精灵袭击之类的吗?」

「不是这种小事喔,实际上我也还……」

准备说「不清楚发生什么事」的我突然注意到。亚丝娜和爱丽丝应该都跟我一样正常注销了,那么发生异变时待在艾恩葛朗特第四十五层的莉兹、西莉卡以及结衣是否平安无事呢?

运用腹肌撑起身子后,原本像是处于综合格斗技跨坐状态的直叶就往后滚,变成了防御状态。

「哇呀!」

不理会发出悲鸣并且不停踢动双脚的妹妹,从桌上抓起Augma后戴了上去。刚起动机器就大叫:

「结衣,妳在吗?」

但是没有任何反应。应该还在ALO……不对,是Unital ring里面。虽然也可以操作结衣的主程序所在的PC,强行切断与游戏的联机,但我通常会极力避免对她做出强制的行为。

「到底是怎么回事……」

咬紧牙根后才终于注意到一件事。

既然能够像这样注销,就表示Unital ring和过去的SAO不同,并非与现实世界完全隔离。我记得应该是下午五点左右发生异常现象,然后现在已经快要七点。这两个小时里应该有许多ALO玩家注销,然后对营运公司发出询问并且在网络上交换情报了。

手指在Augma显示的虚拟桌面上滑动,想先联机到国内用户最多的网络游戏情报网站「MMO Today」去。

但是以漂亮的后翻动作离开床铺的直叶,立刻像门神般站在我旁边,用力抓住我的上衣。

「说过要吃饭了吧!妈妈今天做了哥哥喜欢吃的菜喔!」

一听她这么说,实在很难表示「我等一下再吃」。没办法的我只能在戴着Augma的情况下站起来。

离开房间后,一边在走廊上行走一边确实打开浏览器。首先检查是否收到ALO营运公司YMIR的通知,不过并没有收到。接着联机到MMO Today,一看见熟悉首页的瞬间,我就忍不住发出怪声。

「唔啊……!」

走在前面的直叶以疑惑的表情回过头来。

「怎么了?」

只是我不但无法开口,甚至连妹妹都没办法看。全身就像石头一样僵硬,视线紧紧黏在首页的新闻标题上。

【一百款以上的VRMMO世界发生大规模障碍。】

不只有ALO而已。

恐怕所有The seed连结体都发生那种异常现象了。

 

分页阅读: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3 条回应
  1. Nido2019-10-21 · 21:54

    WOC,鼠姐?!

  2. sesna2019-10-27 · 15:58

    期待后续!!!

  3. Sōryū Asuka2019-11-10 · 10:44

    TV动画里就很喜欢阿尔戈,后来才知道是在进击篇里才戏份增多的。大概川原砾也比较喜欢这个角色吧,有种不良少女姐姐的感觉,很期待后续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