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1]Unital Ring Ⅰ

Heathcliff · 10月16日 · 2019年 ·

4


──珪子,妳脑子有点问题哟。

说出这句话的是上星期在车站前面偶遇的小学时期的朋友。两人最后决定一起去喝饮料,当双方互相报告近况时,终于提到关于ALO的事情。

朋友的表情相当认真,并非在揶揄或者是对她感到幻灭,而是打从内心在为她感到担心。

但就算是这样,绫野珪子/西莉卡也只能露出暧昧的微笑。因为她已经多次从双亲以及心理咨询师那里学习到,越是拚命说明反而会让隔阂变得更大的事实。

──被卷进那种事件,在床上躺了两年,却还是在玩VR游戏,脑袋真的有问题。

从客观的角度来看,朋友所说的应该是正确的意见吧。所有SAO生还者里,有许多人都憎恨囚禁自己的VRMMO游戏与完全潜行技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接近它们了,而珪子也不会反对他们的看法。实际上,珪子就读的归还者学校里也有许多扬言一辈子都不会再玩VR游戏的学生。

但珪子不愿意这样。

只是这么一点小事,为什么不能让自己随心所欲呢?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喜欢完全潜行游戏……面对如此呢喃的珪子,朋友又继续要她说明无法放弃的理由。学校的心理咨询师也这么说过,而且也被双亲问过了。

但就是无法说明。因为珪子本身也不清楚一直在胸口深处绽放光芒的焦躁感究竟是从何而来。虽然对于担心这个不孝女儿的双亲感到很抱歉,但也打从心底感谢他们不强制自己远离VR游戏,因此并不想说出刻意造假的理由。

有某种东西。

追根究柢的话,就只是因为这样。

完全潜行游戏……VR世界里有某种不停吸引珪子的东西。虽然想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但就算不知道也无所谓。只不过是想感觉那某种存在。今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也一直会是这样。

虽然内心下了这样的决心──

 

「……实在没想到会有这种发展啊,毕娜……」

西莉卡一这么呢喃,坐在她头上的蓝色小龙就发出「啾」的叫声。在稍远处搓着枯草的莉兹贝特抬起头来,问了一句「妳说话了吗?」。西莉卡急忙摇摇头并回答:

「没有,没什么喔。」

「这样啊……」

平常的话莉兹贝特应该会追问下去,但现在只是微微点头就回归单调的作业。就连她也应该很累了吧。在她身边专心动着双手的黑发少女露出灿烂笑容来帮大家打气。

「加油吧,莉兹小姐!再做二十二条绳子以及十六束枯草,然后捡四十五根强韧的树枝就完成材料收集了!」

「……说……说得也是……」

面对同伴直接提出的具体数字,莉兹贝特一瞬间露出了虚无的表情。

三个人围成圈所坐的地方是在悬崖底下找到的凹陷处。虽然不像洞穴那么深,但长有三公尺,天花板的高度也有两公尺左右,空间足够当成临时的基地了。而且深处墙壁的裂缝还不停地渗出地下水。三个人中央可以看见以枯枝燃起的小小营火正在晃动。

周边一带是干燥的荒野,移动到这里之前没有发现任何水源。虽然地下水只能以两秒一滴的速度滴落,但在「口渴值」随时可能开始减少的状况下也不能要求太多。得尽快在这里筑起生存的据点才行。

应该是因为类似的想法而重新打起精神了吧,莉兹贝特用双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嗯,好不容易才活到现在!不能沮丧要继续努力喔,西莉卡!」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西莉卡拿起刚完成的绳子反驳:

「我一直很努力啊!这已经是第十四条了!」

「啥么~我不会输给妳!」

莉兹贝特开始以猛烈的速度动起双手后,黑发少女──人工智能结衣就用力对着凹陷外的夜空举起可爱的右拳。

「就是这股拚劲,莉兹小姐、西莉卡小姐!」

 

从袭击ALO的莫名大异变──浮游城艾恩葛朗特的落下与游戏系统的改变到现在已经过了三个小时。现实时间是晚上八点。

当艾恩葛朗特失去浮力而开始掉落时,西莉卡、莉兹贝特以及结衣正一起待在第四十五层边缘的某座溪谷里。该处会出现背着岩石外壳的蜗牛型怪物,其防御力虽然高但攻击力却很低,所以相当适合提升技能。

顺利提升武器技能,为了等待预定要跟她们会合的桐人顺便休息而准备离开山谷时,地面就产生剧烈震动。急忙张开翅膀飞起来的西莉卡等人,没有注意到浮游城开始落下而猛烈撞上上层底部。

根据结衣的指示好不容易从外围开口部来到外面,拚命地想要离开城堡,但是飞行不到一百公尺艾恩葛朗特就在背后猛烈地撞上地面,引起了宛如通古斯大爆炸一般的事件。在西莉卡抱着毕娜,莉兹贝特抱着结衣的情况下被吹飞到空中,然后坠落到某个不知名的不毛荒野。

花了十五分钟左右才确认两人并非在火精灵或者闇精灵领地、两人的能力值完全被重置、除了主武器与防具之外失去所有道具与背后的翅膀,以及结衣身为导航妖精所有的能力全部遭到剥夺等事情。之后又发生了各种状况,不过三人一兽为了寻找水源与基地而在荒野里徘徊,在一个小时前发现这个崖下的凹陷处。

这时候西莉卡与莉兹贝特已经注销过一遍了,顺道上厕所以及补充水分后,确认这个新世界并非像SAO那样是无法脱离的死亡游戏。但这时候也发现新的问题。这个世界也跟ALO一样,在屋外注销的话虚拟角色有一定时间会残留下来。

凹陷处周边有强大到实在不像初期怪物的巨大蝎子与土黄色恶狼在徘徊,万一只是空壳的虚拟角色遭到袭击,一定瞬间就会死亡了吧。在了解这个世界的「死亡」究竟有什么意义之前──是单纯回到复活地点,或者有经验值与所持金钱减少以及掉宝等死亡惩罚,又或者会被课以更严苛的罚则──还是想极力避免HP归零。

因此三个人就以获得注销前显示的【不在安全空间里注销的话,有可能会在脱机中死亡】的警告文里所写的「安全空间」为最初的目标。莉兹贝特发动偶然发现的「初级木工技能」后,发现制作选单里的建筑物类只显示了一个「简陋小屋」的选项。

「……话说回来,第四十八层一开通就打算买一栋跟SAO时期一样的两层楼附水车的房子,结果现在变成『简陋小屋』吗……」

莉兹贝特这么抱怨并看向凹陷处外面。这时候太阳已经下山,荒野里看不见任何亮光。

「艾恩葛朗特不知道怎么样了……」

西莉卡刚呢喃完,结衣就停下作业中的手,边伏下长睫毛边说:

「艾恩葛朗特刚掉落到地面的瞬间,我还可以读取广域地图档案……从第一层到第二十五层已经完全损毁了。」

一听到第二十五层的瞬间,西莉卡就猛烈吸了一口气。旁边的莉兹贝特也因为惊吓而震动了一下。不过结衣却很冷静地继续说明:

「免于全毁的楼层似乎也出现部分崩坏。另外,我还感应到在艾恩葛朗特内部的ALO玩家约一千两百人,在落下的同时就几乎全部死亡了。」

结衣的沉重发言,让西莉卡只能够默默瞪大了眼睛。

原本还残留了一些「或许全部是惊喜活动的前导演出」这样的心情,但是有一千名以上玩家死亡的话,这种可能性就完全消失了。虽然推测现在仍是「缓冲期间」,所以死亡者不会受到什么严苛的惩罚就会复活,但就算是这样,这很明显已经超出活动演出所能允许的范围了。

莉兹贝特以有所顾忌的口气对再次开始搓起草绳的结衣问道:

「那么结衣……那个,我们无法飞行的时候,妳的各种能力也同时消失了吧?」

「是的,正是如此。」

身穿白色洋装的少女轻轻点头。

「那个瞬间,正确来说是九月二十七日十七点五分,同时有好几个现象发生。首先从五分钟前开始显示在天空的六角形文字列消失,包含UI在内的所有系统遭到变更,我的系统访问权限被剥夺,虚拟角色也从妖精型被变更为人类型。现在的我跟两位一样是玩家,完全没有特别的能力……」

当结衣悄然垂下头时,西莉卡就以全力伸直的左手静静包裹住她的右肩。

「没关系啦,结衣。一定可以找到恢复的方法。」

「……嗯,对不起让妳担心了。」

轻轻低下头来的AI少女,吞吞吐吐了一阵子后才说出意外的发言。

「其实……我对这种状况有点感到高兴。」

「高……高兴?为什么?」

「现在的我可以持有道具,也可以装备武器和防具,而且也有HP条。HP归零的话,我应该也会跟两位一样死亡吧。虽然仍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但我是第一次获得VRMMO游戏玩家……跟两位以及爸爸妈妈同样的身分。虽然HP减少很恐怖,但这种恐怖对我来说也是很新鲜且有趣的感觉。」

结衣的话对西莉卡来说似乎有点难懂,但同时也有种很了解她心情的感觉。

结衣至今为止一直──不论是在SAO还是ALO,甚至是Ordinal Scale事件、Underworld的异界战争的时候,某种意义上来说都只是一个旁观者。但是在这个充满谜团的「Unital ring」世界就不一样了。人类尺寸──不过身高比娇小的西莉卡更矮──的虚拟角色得到HP、MP、TP、SP等四条状态条,口渴了、肚子饿了、受伤了的话TP、SP以及HP就会减少。现在结衣不是旁观者,算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之一了。

「……那就得快一点帮结衣找到好的武器与防具才行!」

莉兹贝特把刚完成的绳子像剑一样举起来,这么说道。

西莉卡她们现在身上还穿着ALO里装备着的武器和防具。所以才能击退荒野里袭击过来的蝎子与避日蛛,但是结衣装备在身上的只有一件单薄的洋装,几乎没有任何防御力。加上如果目前正如结衣所推测的处于缓冲期间,在缓冲期结束的同时西莉卡与莉兹贝特的武器也很可能会因为超重而无法装备。得快点准备三人份的武器与防具才行。

「在那之前,得先确保住居喔!」

西莉卡如此提醒之后,莉兹贝特就发出充满自信的笑声。

「我这样就完成二十根了。」

「咦……什么时候超越我了?」

西莉卡心里想着「不愧是生产职」,同时拚命动着双手。把枯草从这一端搓到另一端后全体就发出细微闪光,然后确实变成绳子。结衣几乎在同时完成作业,这样制作小屋需要的道具当中,六十条「五浦草的简陋细绳」应该就完成了。

击点了刚制作好的绳子,打开属性窗口一看之下,发现道具名与耐久度计量表底下有简单的说明文。

【由生长在荒地的五浦草搓成的简陋粗绳。虽然坚韧但是不耐潮湿。据说巴辛族会把它煮来吃。】

「……这就表示,用其他的草来制作绳子的话,性能也会跟着变化吧……」

西莉卡这么呢喃,仔细盯着窗口的莉兹贝特就低吟道:

「嗯,应该……是吧。呜咿,这个游戏真是麻烦……还有我绝对不想吃这东西……」

「两点我都同意。」

这样的对话让结衣发出轻笑声。虽然文中的「巴辛族」这个名词令人有点在意,但还是把它连同窗口一起从脑袋里消除,专心于眼前的要事上。

「嗯,之后是十六束枯草以及……」

「四十五根强韧的树枝。看来又得去收集素材了。」

莉兹贝特以忧郁的表情看向凹陷处外面。

一般来说,VRMMORPG里就算是夜晚,屋外也不会真的是一片黑暗。SAO和ALO里经常有最低限度的环境光照亮练功区,至少能够充分分辨出地形,但这个世界的夜晚就跟现实世界一样暗。在没有照明的情况下到外面去的话,就算跌到四处可见的悬崖底下也一点都不奇怪。

莉兹贝特突然伸出右手,咏唱熟悉的字眼。

「艾克‧斯卡啪‧留萨。」

这是ALO里许多玩家都记在脑袋里的初级光明咒语。但是手掌前方当然没有出现光球,甚至连失误时的黑烟都没有冒出。叹了口气的莉兹贝特,回过头来耸了耸肩说:

「这个世界应该也有魔法吧?」

「既然有MP条,大概是有吧……但是不知道该怎么使用就是了……」

西莉卡也举起双手,但立刻就啪哒一声放到膝盖上。

虽然有许多玩家能够使用魔法的VRMMORPG,不过发动方法大致上可分为三类。不是像ALO这样开口咏唱咒语,就是以手或者魔杖来做动作输入,又或者是更简单地从魔法书与全息窗口选择。要瞎猜咒语与动作来输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现在更没有魔法书在身边。

「我想大概有能够教导魔法技能的NPC或者类似的存在。在发现之前都无法使用魔法了。」

西莉卡轻点一下头来同意结衣的话。

既然不能使用魔法,那就希望可以等到外面变亮,但这个世界如果跟ALO一样一天是十六小时制的话,距离天亮就还有六个小时,如果是二十四小时制就得等十个小时的时间。缓冲期间很可能在这段时间内结束,所以现在只能冒险从凹陷出来到外面收集剩下来的素材。

西莉卡伸出右手,从微弱的营火里抽出一根较长的树枝。然后以左手点了一下前端晃动着微弱火焰的树枝。

【燃烧的细枝 武器/素材 攻击力 打击0.43/炎热0.37 耐久力1.44 重量0.69】

注视着耐久力数值,发现上面的数字每两秒会减少0.01。计算起来,树枝不到五分钟就会烧完。至少得撑到两倍长的时间才能够拿来当成照明,而且亮度也相当靠不住。

「嗯……火把和一般的树枝有什么不同啊?」

听见西莉卡的问题后,莉兹贝特就歪起了脖子,最后是由结衣流畅地做出解答。

「将沾了助燃剂的布卷到树枝上才叫火把。」

「助燃剂……?」

「就是油或者树脂。日文火把的汉字之所以写成『松明』,据说就是因为日本大多使用松脂的缘故。」

听完这个说明的莉兹贝特,就以哑然的表情开口问道:

「结衣,这是妳刚才搜寻的吗?」

「不,现在的我无法连接外部网络……是保存在主存储器领域的情报。」

「呼哇……」

发出感叹的声音之后,莉兹贝特就来到结衣身边,以双手搔着她娇小的头部。

「结衣果然很厉害!就算没办法导航也非常可靠。所以妳可以骄傲一点哟!」

「耶……耶嘿嘿……」

结衣先是露出有些复杂的微笑,然后才歪着头说:

「……但是就算知道松明的由来,对于这种状况也没有什么帮助……因为这里没有松脂也没有布……」

「没这回事喔!」

坚定地说完后,莉兹贝特就蹲下来把制作草绳时散落一地的杂草收集起来。然后把它们卷到仍未点燃的树枝前端。结束之后,树枝就发出闪光。看着属性窗口的莉兹贝特兴奋地握紧右手。

「看吧,枯草也可以成为助燃剂!道具名称是『简陋的火把』,不过燃烧的时间还是比普通树枝久吧。」

「喔喔,以莉兹小姐来说算是很了不起了!」

只拍了两下手后,西莉卡就以同样的程序制作出火把。然后利用营火将其点燃,发现果然比刚才的树枝亮多了。

「这样的话,应该可以继续收集剩下的材料了!」

「对吧。好~让我们快速收集完剩下的枯草与树枝吧!」

气势十足地举起自己的火把,往凹陷处外面走了两步后,莉兹贝特就迅速转过身子。

「等一下,西莉卡。刚才的『以莉兹小姐来说』是什么意思?」

「反应也太慢了吧!」

西莉卡一这么大叫,结衣就发出「啊哈哈哈」的快活笑声,西莉卡头上的毕娜也「啾咿!」一声叫了起来。

 

凹陷处周边的荒野上虽然没有绿色植物生长,但是四处可以看到边缘呈锯齿状的尖形枯草──就是刚才的五浦草──以及骨头颜色的枯木,因此收集素材不是太困难。只不过,锐利物只有西莉卡装备着的短刀,所以由西莉卡负责割草,莉兹贝特则是专心以爱用的锤矛敲断枯木的树枝。结衣主动表示要帮忙拿火把,不过还是得快点帮她准备武器才行。至于身为AI的她能否像玩家一样战斗──等那个时刻来临就会知道了。

西莉卡和举着简易火把的结衣并肩走在一起,发现五浦草就用左手从根部一把抓住。然后以右手的短刀将其整株割断,直接丢进道具栏里。

西莉卡使用的短刀「伊苏斯雷达」是从幽兹海姆获得的神兵,原本还附加了冰属性追加伤害以及提升能力值与抵抗值等大量特殊效果。但是看了属性窗口之后,现在只有斩击属性的物理攻击力,其他的性能似乎全都消失了。即使如此,攻击力的数值还是与木棒有天壤之别,所以现在也只能倚赖这把短刀,但是结衣推测的缓冲期间结束的话──或者是暂时将其从装备人偶上面移除,等级1的西莉卡应该就会因为过重而拿不动。

说起来莉兹贝特的锤矛应该也是一样,所以不只是结衣,其他两个人也很想趁现在赶快入手代替的武器,但只有一大片不毛土地的荒野上不可能找得到商店,而且就算找到了身上也没有任何货币。这样下去,几个小时后将沦落到穿草衣拿木棒的原始人型态。

──那个时候,至少要先让莉兹小姐穿上去,然后大笑个一分钟左右。

西莉卡一边想着这种过分的事情,一边割下不知道是第几株五浦草时。

坐在头上的毕娜就用喉咙发出「咕噜噜……」的低吼。

这是警告声。与毕娜是老搭档的西莉卡甚至可以读出「有复数物体从远方靠近,不清楚是否为敌人」的言外之意。西莉卡立刻动了动头上的三角耳朵,感觉──似乎有脚步声混在夜风当中。

「结衣,把火把灭掉!」

小声做出指示后,结衣就迅速把火把的火焰插进地面的沙子里。附近虽然一口气变暗,但仍不是完全漆黑。环视周围就发现莉兹贝特在五六公尺之外的地方敲打枯树的树枝。

「莉兹小姐,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虽然本职是铁匠,但同时也是高强锤矛使的莉兹贝特反应相当快。以火把敲击地面熄灭火焰,然后在抑制脚步声的情况下跑过来。

「是狼?还是蝎子?」

西莉卡立刻摇头否定了莉兹贝特的呢喃。

「毕娜说是来历不明的物体,所以我想两者皆非。是某种未知的东西。」

「还是不要随便迎击比较好。」

如此呢喃的铁匠,用手指着附近的一块大石头。其他两人点点头后就移动到该处,然后靠在一起躲到岩石后面。如此一来,黑暗的夜色反而帮了大忙。如果是用视觉来辨认敌人的怪物应该无法轻易发现三个人才对。

西莉卡再次竖起耳朵倾听。虽然不清楚猫妖族的听觉奖励在这个世界是否有效,但是可以听见比刚才更清晰的脚步声。从地图的东北侧──也就是艾恩葛朗特落下地点的相反方向靠了过来。

西莉卡突然感觉到微弱的振动。原来是身体紧贴在自己身上的结衣,纤细的身体正在发抖。

──AI在这种时候也会害怕啊……

西莉卡对自己反射性出现这种想法感到很丢脸。结衣就算是AI,还是有欢喜、高兴以及喜爱的感情,当然也应该会有相反的感情才对。有生以来首次获得HP条,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当中,面临来历不明的物体一步步靠近的状况当然会觉得恐怖。

而且结衣还是因为帮忙西莉卡她们提升技能,才会在艾恩葛朗特坠落时跟桐人以及亚丝娜分开。明明应该比任何人都想见到心爱的两个人,却为了帮助西莉卡与莉兹贝特而没有注销,一直跟她们同行到现在。

这样的话,我们这两个人就得好好保护她才行。

 

如此下定决心的西莉卡以左手把结衣的肩膀拉过来,然后在她耳边呢喃:

「不用担心喔,别看我和莉兹小姐这样,我们其实还满强的呢。」

「是啊,不论是什么东西过来,我都会用这个把它三振出局!」

莉兹贝特也小声这么说完,接着就以双手拿着锤矛摆出打击姿势。

「莉兹小姐,三振出局是……」

打者落败的时候。可惜西莉卡没办法把这句吐嘈说完。因为从意料之外的近处传来粗大的声音。

那不是怪物的低吼,应该是人类说话的声音。

但是再怎么竖起耳朵,都无法理解对方说话的内容。那不是音量的问题。声音明显不是日文──甚至不是西莉卡知道的任何语言。

「אאאא、אאא。」

异样扭曲,与其说是言语倒不如说是咒文的奇怪声音,从岩石的另一侧传过来。立刻就有其他声音做出回应。

「אאאא、אאאא。」

西莉卡屏住呼吸,更加用力抱住结衣。莉兹贝特也重新摆好锤矛。

可以听见沙地传来「沙沙」的复数脚步声。声音从西莉卡她们的右侧靠近,通过岩石后方──往左侧逐渐远去。

但依然无法放松警戒。如果这是活动战斗,有可能会出现露出远离的模样却急速赶回来,或者从另一边冲出来的老掉牙演出。声音的主人不是玩家而是怪物或者NPC时,游戏系统应该早就掌握到西莉卡她们的存在了。

西莉卡警戒着左右两侧以及头上,持续听着远离的脚步声。当确信他们已经离开充分的距离,西莉卡才把背部从岩石上拉开,小心翼翼地窥探了起来。

走在荒地上的是三名人类。

他们看起来不像玩家。三名全都是男性,身上穿着由布料与皮革制成的简便防具,左手拿着大型火把,右手则是携带着长枪与斧头。整个外露的肌肤是泛灰的褐色。绑成细长辫子的头发从头顶部一路垂到腰部附近。

三个人经常会环视周围,不过还是笔直地行走。他们的目标是东西向横跨荒野的高大悬崖。当察觉到这一点的瞬间,心想「糟糕了」的西莉卡就咬紧牙关。

悬崖底部的一个地方正露出朦胧的亮光。那是西莉卡她们没有熄灭就直接离开的营火所发出的光。

离开凹陷处时,曾经一瞬间想过是否把它熄灭掉比较好。但是想到要在枯枝上点火时,已经相当累人地以各种石头互相碰撞了,所以实在不愿意重复一遍那种作业。男人们一定是从远方看见营火的亮光才会靠过来。

营火被他们熄灭也没关系。但是凹陷处还堆放着西莉卡她们拚命搓出来的六十条五浦草绳子。绳子遭到破坏或者被拿走的话,在缓冲期间完成基地的可能性将大幅降低。

「绳子……」

应该是想到同样的事情了吧,莉兹贝特这么呢喃。

是要重视安全继续躲在这里。还是为了保护绳子还追上那些男人呢?面对眼前这两种选项,西莉卡犹豫了。

这个时候,如果是他──「黑衣剑士」的话会怎么做呢?

放弃道具,躲着让他们离开?不,他不会这么做吧。就算我方不先发动攻击也会试着与对方接触,保护应该保护的东西……然后尽情地享受该种状况带来的乐趣。

虽然艾恩葛朗特坠落,能力值遭到重置,系统也整个改变了,但只有这个「Unital ring」是游戏是无庸置疑的事实。不但可以注销,只要使用AmuSphere,就算HP归零也不会真正死亡。就算变成等级1,爱用的装备以及短剑技能也还留着。这样的话就应该行动。

「……结衣妳留在这里。」

花了三秒钟左右下定决心,西莉卡就这么低声说道。

「但是……」

结衣开口这么表示时就用力抱紧她的身体,然后立刻放开。对莉兹贝特使了个眼色后互相点了点头。

把结衣推到岩石上,从躲藏处冲出去之后,西莉卡开始往前猛冲。莉兹贝特也立刻追上来。我方的火把虽然熄灭了,不过可以朝着男人们所持火把的亮光一直线冲刺。

绕过跟西莉卡差不多高的岩石后就看到三个人的身影。他们已经抵达凹陷处的入口,架起武器往里头窥探了。

距离不到十公尺的瞬间,男人们就像弹起来一样撑起身体。

「אאאאאא!」

枪使边发出尖锐的叫声边转过来,两名斧使则是往左右两边冲。以装备和装饰品来看,枪使应该是三个人当中的队长。虽然所有人脸上都以颜料画着勇猛的线条,不过还是可以辨认出充满敌意的表情。

西莉卡在距离男人们五公尺左右的地方停下来,拚命放声大叫:

「我……我不打算跟你们战斗!」

说完就把右手的短刀放回腰部后方的刀鞘里。旁边的莉兹贝特也把锤矛朝向正下方并且向对方呼唤。

「我们只是希望你们别把那些绳子拿走而已!」

但是男人们的表情还是没有改变。一个人慢慢来到前方,再次开口大叫:

「אאאא!」

完全无法理解那与其说是言语,其实听起来比较像是电子杂音的发言究竟是什么意思。对方应该也听不懂我们说的话吧。也就是说,他们果然不是玩家而是NPC。

「אא……」

其中一名斧使发出某种低吼后,高大的枪使就点点头。重新摆好金属枪尖发出锐利光芒的长枪,一点一点缩短距离。这样下去将会开始战斗──

就在西莉卡有所觉悟的时候。

「请再继续跟对方对话!」

背后传来这样的声音,西莉卡顿时屏住呼吸。结衣从岩石后方走出并追了上来。

就算这时候和男人们发生战斗并且HP归零,西莉卡和莉兹贝特也会在其他某个地方复活,最糟糕的情况也不过是从游戏里断线。但结衣就不一定了。原本是ALO导航妖精的她,在这个世界变成玩家的理由,如果是因为某种系统问题的话,死亡时发生任何事情都不奇怪。甚至可能……损及储存在桐人PC里的主程序。

为了保护结衣,就算先发动攻击也在所不惜。

这么想的西莉卡,准备再次握紧短刀的刀柄。但是结衣比她快了一瞬,再次开口扬声表示:

「那些人说的是The seed规格标准JA语言套件的变形语,也就是日文!只不过是加上了好几重滤波器,再多些范例我就可以译码了!」

西莉卡听不太懂她所说的话。不过大概可以了解灰色肌肤的男人们说的其实是日文,只是听起来不像而已。

她反射性把双手摆到前面,大叫着:

「等等!我们不想战斗!」

或许是了解西莉卡的意思了吧,坐在她头上的毕娜也发出「啾咿咿!」的叫声。

枪使的视线迅速移到西莉卡头上,然后也开口大叫:

「אאא、אא!」

站在左右两边的斧使则是做出「אאא!」「אא!」的回应。涂着颜料的脸上依然带着敌意。锐利的枪间一点一点地靠近。再一公尺左右,就要进入敌人的攻击范围了。

「……西莉卡,真的危险的时候就抱着结衣逃走吧。」

莉兹贝特在旁边这么呢喃,西莉卡则是轻点了一下头。虽然失去六十条绳子相当可惜,但结衣的安全是无可取代。

数了三秒之后就踢起脚边的沙子趁隙逃走吧。这么想的西莉卡右脚开始用力。一、二……

「אאאא、אאאאאא!」

发出这道声音的并非三个男人。来源是背后的结衣。杂音般的扭曲声响就跟男人们所说的话一模一样。

枪使吓得将上身往后仰,同时不停眨着眼睛。原本带着百分之百敌意的表情变成一半带着疑惑,然后和伙伴们面面相觑。

「……אאאאא?」

面对枪使只听得出是提问的发言,结衣做出了某种回答。持续了几次简短的对话后,惊人的是男人就各自放下手里的武器露出了放下心来的笑容。

快步走过来的结衣,来到西莉卡她们面前后就回过头来表示:

「西莉卡小姐、莉兹小姐,已经不要紧了。这些人是住在北方台地的巴辛族战士,因为看见艾恩葛朗特坠落,所以前来调查发生了什么事。原本怀疑我们是不是恶魔变身而成,表示我们只是迷路了后,他们就接受了我的说法。」

「……恶魔……」

西莉卡一这么呢喃,莉兹也用力摇了摇头。

「什么嘛,真没礼貌。怎么可能有这么可爱的恶魔呢。」

「唯利是图的部分很像恶魔就是了。」

「妳说什么?」

「没有喔。」

当她们在拌嘴时,枪使就踏入凹陷处,用手指着堆积在地板上的五浦草绳子。然后看着西莉卡她们,提出了「אאאא、אא?」的问题。

「他在问是不是我们制造了这些绳子。」

由于结衣帮忙翻译,所以西莉卡就轻轻点了点头,结果枪使又继续开口说话。

「他在问我们知不知道正式的吃法。」

「…………」

和莉兹贝特面面相觑后,两个人同时不停摇着头。

「אאאאא。」

「他说『我教妳们,跟我过来』。」

「………………」

似乎没有拒绝这个选项。枪使以手招呼西莉卡她们过去后,就跟伙伴一起往回走去。

「……上了贼船也只能把头洗干净了。」

「用法好像全部混在一起了。」

吐嘈了莉兹贝特奇怪的惯用句之后,西莉卡就跑回凹陷处,把六十根绳子全部抱起来。虽然得中断收集素材的作业,但是根据之后的发展,或许再也不需要基地了。

心里祈祷着别让事情变得更加麻烦的西莉卡等人就追着辛巴族的战士往东北方走去。

 

分页阅读: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3 条回应
  1. Nido2019-10-21 · 21:54

    WOC,鼠姐?!

  2. sesna2019-10-27 · 15:58

    期待后续!!!

  3. Sōryū Asuka2019-11-10 · 10:44

    TV动画里就很喜欢阿尔戈,后来才知道是在进击篇里才戏份增多的。大概川原砾也比较喜欢这个角色吧,有种不良少女姐姐的感觉,很期待后续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