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1]Unital Ring Ⅰ

Heathcliff · 10月16日 · 2019年 ·

 

6


「感觉……很像白芋苗耶。」

莉兹贝特的话让右手拿着木头汤匙的西莉卡不停地眨眼。

「白……白芋苗?那是什么啊?」

「咦,西莉卡不知道这种说法吗,就是那种QQ又有嚼劲的食物……」

「QQ又有嚼劲……」

即使重复了一遍奇怪的形容词,依然搞不清楚莉兹贝特想要表现的是什么食物。

西莉卡拿在左手的碗里,倒着满满发出香料味道的汤。加在里面的食材就只有一些碎肉,以及某种意大利面般的扭曲绳子状物体。其实早就知道绳子的真面目──也就是西莉卡与莉兹贝特辛苦制成的「五浦草的简陋细绳」。

看见莉兹贝特完成咀嚼之后,西莉卡也从汤里捞起细绳。虽然长度整齐地切成七公分左右,但是看见两端软趴趴下垂的模样就实在没有什么食欲。犹豫了好几次后才狠下心来放进嘴里。

咀嚼之后,首先是QQ的弹力把牙齿推了回来,然后随着有嚼劲的纤维感被切断。这确实是QQ又有嚼劲。绳子本身没什么味道──真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吸了满满汤头的味道,不过口感意外地不会让人无法接受。应该说,在现实世界似乎也吃过口感类似的食物。

一边咀嚼一边探索记忆的西莉卡,遥远过去的味觉就突然苏醒了。

「啊……这是髓茎嘛!以前在佐贺的祖父那里曾经吃过!」

西莉卡一这么说,这次就换成莉兹贝特露出「胡说些什么」的表情。

「什么髓茎~?是白芋苗吧?」

「我不知道那种食物。这绝对是髓茎喔。」

两个人发出低吼并互瞪之后,对面以高雅动作吃着食物的结衣就发出轻笑声。

「莉兹小姐、西莉卡小姐,妳们两个人说的是同一种食材哟。白芋苗与髓茎都是芋茎的方言。」

「芋茎……?」

「就是芋属植物的茎。可以直接煮,或者晒干后再泡水调理。我当然没有吃过,所以无法判断这种五浦草和芋茎有多么相似。」

「哦~~是芋头的茎吗……」

莉兹贝特再三看着横躺在汤匙上的煮五浦草,同时开口这么说道。

「……我记得The seed系列的游戏,里头食物的口味和口感都是拿现实世界的食物来作范例对吧。这样的话,五浦草说不定就是取样自白芋苗哟。」

「是髓茎啦。」

立刻插嘴这么说完后,西莉卡就再次吃起五浦草,然后用手指捏起咬断的一半,将其靠近坐在膝盖上的毕娜。小龙动着鼻子嗅了几下后就一口咬下。看来牠不讨厌这种味道。

三人一兽是坐在一张直径足有十公尺左右的圆形帐篷角落。不过因为距离入口很远,而且地板上还铺着软绵绵的毛皮,所以说不定算是上座。

跟蒙古游牧民族使用的蒙古包十分类似的帐篷,中央的部分挖了一个巨大的炉床,上面放了一个巨大的铁锅。巴辛族的大人与小孩围着锅子坐成一圈,热热闹闹地用餐当中。锅子里面装着是西莉卡她们所喝的那种汤。提供六十条从崖下洞穴拿来的「五浦草细绳」当成住宿费后,相当高兴的巴辛族人就邀请她们用餐。看来那对巴辛族的人来说是一种山珍海味。

嗯,吃习惯之后或许会觉得美味啦……心里这么想的西莉卡把汤喝完之后,在荒地遇见的男枪使──目前没有拿枪──就靠近发出开朗的声音。

「א。」

虽说依然听不懂他说的话,不过结衣立刻就帮忙翻译了。

「他问要不要再来一碗。」

「咦…………」

忍不住看了一下旁边,结果莉兹贝特呢喃着「拒绝的话很失礼吧?」,就觉得确实如此而伸出碗来。

接过碗的枪使发出愉快的笑声后,留下一句「אאאא、אאאאא」就往炉床的方向走去。

「结衣,那个人说什么?」

「那个……」

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露出犹豫的模样后,AI少女才小声回答:

「他好像说『以菲尔族的女孩子来说,妳算是大胃王了』。」

「什……什么大胃王……是他自己问我要不要再来一碗的耶……」

由于旁边的莉兹贝特发出「唔嘻嘻嘻」的笑声,西莉卡就用手肘轻轻撞了她一下,然后才询问在意的单字。

「那个……菲尔族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呢……这是我的内部记忆也不存在的单字。我想应该和『巴辛族』同样,是住在这个世界的民族之一吧……」

听见结衣这么说后,莉兹贝特就把碗里剩下来的汤一口气倒进嘴里,大口把它们吞下去后便开口表示:

「也就是说,这个叫作『Unital ring』的世界,除了巴辛族之外还有各种民族的NPC生活在其中吧。如此一来,应该也有文明较进步……像艾恩葛朗特的『起始的城镇』那样的大都市吧?」

「啊,确实有可能……」

西莉卡一边点头一边往上看着帐篷的屋顶。由染着朴素图样的厚布所制成的屋顶,炉床的正上方有一个不知道为什么是星型的排烟孔,从该处可以稍微看到漆黑的夜空。

带西莉卡她们来到这里的巴辛族居住地,只不过是由一张大帐篷与七八张小帐棚所组成,以规模来说甚至称不上村庄。其居住地外围有许多关在栅栏里的山羊(一般的动物),他们或许不是定居而是过着游牧民族般的生活,总之似乎没办法从这里获得西莉卡她们需要的「装备」与「情报」。

当然现在还可以使用从ALO拿过来的武器与防具,但是根据结衣的推测,能够无视超重的缓冲期间只能到环状选单的图示全部变色之前,也就是说剩下不到三十分钟似乎就要结束了。在这之后就必须把用惯的轻铠与短刀收进道具栏,转换成更加轻量的装备才行,这样下去的话可能有好一阵子只能穿着内衣裤来硬撑过去了。由于巴辛族的女性也都做很凉爽的打扮,所以不会太过显眼就是了。

「……但是,就算某个地方有大城市,在前往该处的路途上也会有怪物出没吧……」

西莉卡一这么呢喃,莉兹贝特就露出严肃的表情点了点头。

「说得也是。真是的,缓冲期间只有四个小时实在太短了……这样光是要制作注销时的基地就忙昏头了,哪还有时间获得新的装备呢。」

「莉兹小姐好不容易带过来的打铁技能也无用武之地了。」

「抱歉喔,把打铁技能锻炼地比锤矛技能还要高。」

莉兹贝特像是闹别扭般噘起嘴来,西莉卡就用指尖轻轻捏着她的上臂。

「别这么说,我们都很倚赖妳喔~」

「喂,别捏别捏!」

当她们进行这样的对话时,巴辛族的枪使就拿着冒热气的碗走回来。道完谢并且接过碗后,西莉卡就立刻把汤匙插进装了满满髓茎──不对,是五浦草的碗里。

枪使虽然也询问稍晚吃完的莉兹贝特与结衣是否要再来一碗,不过两个人都客气地婉拒了。这时结衣对点完头就准备离开的男人搭话:

「אאא、אאאאאא、אאאא?」

「אאאאא、אאאאאאאא。」

听起来依然像是杂音的对话持续了一阵子,枪使就做出摊开双手的动作然后才回到炉床后面。

「结衣,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莉兹贝特一这么问,少女就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白色洋装并回答:

「我拜托他如果有多余的防具,希望可以转让给我。」

「喔……喔喔,好棒的交涉力……」

「不,对方说这个野营地里没有任何不需要的东西……不过似乎愿意跟我们交易。」

「说要……交易也……」

西莉卡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转移到这个世界时道具栏就已经是空无一物了,现在西莉卡的财产就只有一组防具与爱刀「伊苏斯雷达」。即使马上就要无法装备,也不能把它们交出去。坐在大腿上嚼着卤髓茎的毕娜就更不用说了。而莉兹贝特的情况也跟自己一样。

但是结衣立刻摇头,说出了意想不到的话。

「不,他们要求的不是西莉卡小姐妳们的防具,似乎是劳动力……不对,应该说是战斗力吧。」

「战……战斗力……?」

「嗯,枪使先生……他的名字似乎是『达吉鲁』先生,根据他所说,往南方落下的除了艾恩葛朗特之外,还有另一个掉落在野营地东北方的小星星。由于必须去确认上面是不是也有恶魔,如果我们愿意在前去调查时出一份力的话,他说可以给我们武器和防具。」

「小星星……?」

一这么呢喃,西莉卡就看向天花板的排烟孔。小小的夜空里几乎看不见星星。巴辛族看见的恐怕不是所谓的流星,而是从掉落的艾恩葛朗特分离出来的楼层碎片。

说出这样的推测后,莉兹贝特就以怀疑的口气表示:

「嗯……但是,我们到这里之前已经走了很多路了吧?艾恩葛朗特的碎片会掉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吗?」

「根据碎片的形状,我觉得……有可能。」

这么回答的是结衣。她在洋装裙襬稍微露出的膝盖上握紧双手,然后继续表示:

「The seed系列的VRMMO本来就将物理演算引擎的空阻值设定得比现实世界还要大。我想是为了防止从高处落下时的心理冲击引发AmuSphere安全机制的缘故……因此就算是相当巨大的对象,进入乘着风的形态时,就可以滑行比想象中还要远的距离。只不过偶然出现这种情形的机率很低,大部分需要经过玩家的调整……」

「唔嗯嗯……」

好不容易消化有些困难的说明后,西莉卡的视线就从结衣转到莉兹贝特身上。

「莉兹小姐,如果碎片上有一部分城镇在上面,就有机会从那里得到装备或者消耗道具吧。」

「嗯,我不会说绝对不可能……不过我觉得应该是高山或者原野喔~」

「就算是这样,或许可以采集到这边附近无法获得的稀有素材。就算落空了,对方也说只要帮忙调查就给我们装备了,我觉得应该要接受提议才对!」

「妳还是喜欢有好处的事情耶。」

虽然以傻眼的表情这么说着,但莉兹贝特最后还是轻轻点头了。

「嗯,反正也没有其他选项了──结衣,那个……是叫作达吉鲁先生吗?可以请妳跟他说我们愿意帮忙协助调查吗?」

「好的!」

结衣站起来,走到炉床旁边对枪使搭话。再次交谈后,枪使就看着西莉卡她们,然后一边咧嘴露出笑容一边举起拿在右手的杯子。当西莉卡因为交易成立而准备松一口气时。

「אאא!」

才刚响起凶猛的叫声,帐篷入口的布幕就被粗暴地推开来。缓缓进入的是比至今为止见过的巴辛族都要高壮的──女战士。

只有胸部与腰部周围穿着皮铠的她,除了身高之外暴露的程度也远高于其他女性。肌肤上画着精致且勇猛图案的女战士,大步走到炉床前面后就以沙哑但清晰的声音对枪使搭话。对话持续了好一阵子,不过看起来女战士的地位似乎高于枪使。她不时看向西莉卡等人的视线里,可以感觉到混杂着明显的敌意与轻蔑之色。

最后枪使耸起肩来点点头,原本待在附近的结衣跑回来后就对西莉卡她们说:

「那个女人叫作『伊赛鲁玛』,好像是这个野营地的领袖。伊赛鲁玛小姐表示……想参加侦查的话就展现自己的实力。」

「展……展现实力……」

莉兹贝特在虽然站起身子但不知所措的西莉卡身边呢喃着:

「难道是活动战斗吗?如果是这样,那就交给妳喽,西莉卡。」

「咦……咦咦?我吗?」

「因为我带来的不是武器而是打铁技能啊。」

「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等级1啊!」

虽然小声地这么抗议,但莉兹贝特还是只有露出微笑并且拍着西莉卡的肩膀。

早知如此就应该以蝎子或者避日蛛为对手来提升一些等级……但此时这么想也只是事后诸葛。而且从艾恩葛朗特掉下来到遇见枪使的这几个小时里,光是要存活下来就已经忙昏头了,根本没有时间进行定点狩猎。

──HP减少三成,不对,两成的话就立刻投降吧。

如此下定决心后,西莉卡就把左手抱着的毕娜递给结衣。小龙拍动翅膀降落到少女头上,然后叫了「啾噜!」一声。结衣也握紧双拳说着「请加油喔!」,莉兹贝特则是默默地对她竖起大拇指。

西莉卡就在两人一兽的注视下走向帐篷中央。

原本在用餐的巴辛族人全都退到墙边,只有女战士伊赛鲁玛留在炉床旁边。靠过去之后就更能感觉到对方的高大。光看身高的话,说不定比大地精灵的斧战士艾基尔还要高。

虽然到了这个时候才想用沟通来解决这件事情,但双方依然言语不通,而且缓冲期间恐怕剩下不到十分钟就要结束了。因为超重而无法动弹的话,想胜过伊赛鲁玛根本是痴人说梦。

女战士狠狠地往下看着站在炉床对面的西莉卡。硬撑着回望对方后,突然发现她手上没有任何武器。难道要空手……才刚这么想的时候,伊赛鲁玛就缓缓弯下腰部,从堆积在炉床角落的未使用木柴里捡了一根起来。

要用木棒战斗吗?那我也应该这么做吗?

狠狠瞪了露出困惑表情的西莉卡一眼后,伊赛鲁玛就开口说道:

「אאאאא、אאאאאאא。」

结衣的翻译立刻从后方传过来。

「西莉卡小姐,她现在要把柴火丢过来,然后要妳在空中把它劈成两半!」

「咦……这……这样就可以了吗?」

伊赛鲁玛应该听不懂西莉卡反射性说出口的话才对,但似乎从她的表情里察觉到什么。脸色变得更难看的伊赛鲁玛,一发出「אא!」的叫声就高高抛起柴火。

不用翻译也能了解她「办得到的话就试试看」的意思。

右手半自动地一闪,从左腰拔出伊苏斯雷达。到达拋物线顶点的柴火一边旋转一边掉了下来。

只要正确地瞄准中央并且由下往上砍就可以轻松将其砍成两半了吧。但是西莉卡把爱刀拉到右侧腹,接着轻轻翻转手腕。刀身随着「铿咿咿」的声音发出红色炫目光芒。伊赛鲁玛猛吸一口气并且退后一步。

西莉卡藉由系统辅助而加速的右手,像机关枪一样连续挥击而出。这是短剑用四连击技「短刃(Fad Edge)」。

技名的Fad似乎是「反复无常」之意。正如招式名称所表示,这招的瞄准会显得有些凌乱,但西莉卡经过长年的修练后已经练就一身自行修正瞄准的技巧。速度与威力都无可挑剔,而且小刀还是幽兹海姆产的古代级武器。「滋喀喀喀!」的爽快冲击音晃动帐篷的墙壁,掉落的柴火一瞬间停在空中。

如电光般回鞘的伊苏斯雷达,在刀口敲出响声的同时。

柴火也在空中无声地分离成五块,然后连续掉到炉床的灰烬里。

在露出茫然表情的伊赛鲁玛开口说话之前,帐篷的墙壁边就响起盛大的欢呼声,小孩子们都跑了过来。西莉卡一边看着嘴里叫唤「אא!」「אא!」的小孩子们,一边希望能尽快学会说巴辛语。

 

分页阅读: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3 条回应
  1. Nido2019-10-21 · 21:54

    WOC,鼠姐?!

  2. sesna2019-10-27 · 15:58

    期待后续!!!

  3. Sōryū Asuka2019-11-10 · 10:44

    TV动画里就很喜欢阿尔戈,后来才知道是在进击篇里才戏份增多的。大概川原砾也比较喜欢这个角色吧,有种不良少女姐姐的感觉,很期待后续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