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1]Unital Ring Ⅰ

Heathcliff · 10月16日 · 2019年 ·

 

7


九月二十七日,晚上九点五分。

环状选单的所有图示终于染上红紫色的瞬间──也就表示缓冲期间结束的时刻来临了。我、亚丝娜、爱丽丝和莉法就在圆木屋的客厅迎接着这个时刻。

原本在选单左上方齿轮图案的系统图标上还残留着一丝蓝色,现在也缓慢但确实地转变着颜色──最后完全消失。那个剎那,连续发生了几个早已预料到以及未曾预料到的现象。

我最先注意到的是从窗户照射进来的光芒。那不是朝阳。因为颜色是异常鲜明的红紫色。我跑到破窗前面抬头往上看,就看到夜空中有好几层光幕正在摇晃。原来是极光啊。

接着就听见声音。同时具备幼女的稚嫩以及年长女性的深思熟虑……但是又好像在哪边听过的声音。

 

「种子发芽,开枝散叶,形成环状大门。被招待至渴望之地的众人啊,坚守你们唯一的生命吧。承受大量的苦难,在艰难困境中存活,并且最先抵达极光指示之地者将能获得一切。」

 

当从遥远高处的声音中断的同时,点缀夜空的极光也跟着消失无踪。

──被招待的众人?将获得一切……?

持续伫立在窗前的我,试图要推测刚才那道声音宣告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突然听见背后传来悲鸣,于是急忙回过头去。

「怎么……」

把「了」这个字换成叹息声后,我急忙再次呢喃:

「……所以我不是要妳们先脱掉了吗……」

客厅的中央,可以看见三名女性玩家一起用双手撑在地上。她们虽然拚命想撑起身体,但似乎光是努力不让自己趴到地上就已经用尽力气。四小时的装备缓冲期间结束,因为高等级防具的重量而超重了。而且独自装备着金属铠甲的爱丽丝似乎快撑不下去了,她以拚死的表情抬起脸来对我做出命令。

「桐人,你到外面去一下!」

由于早就预料到对方会这么说,我便乖乖点头回答「遵命」,接着就慎重地打开似乎快要脱离门框的大门移动到玄关门廊。

遭受尖刺洞熊身体撞击后,圆木屋受到的损伤更加严重。原本几乎毫发无伤的前方外壁也有两个地方出现陨石坑般的凹陷,地基也有了很大的倾斜。按照原来的计算,耐久力会在明天早上六点左右耗尽,但是刚才确认之后发现将加快两个小时。也就是说,距离死线剩下七个小时。

但还是有能够保持乐观的材料。我们在洞熊的巢穴当中,找到了大量修补房子所需要的素材道具里头,原本认为最难以入手的铁矿石。看来那只熊是藉由摄取铁分来把金属尖刺储存在胸口的毛皮里。

我们以简易的石斧把能挖的矿石都挖来了,但不把它们全部熔掉也无法知道是不是能满足需要的量。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任务终于要进入铁器文明的第一步──高炉的制作了。

「……在那之前,想先穿上衣服了……」

这么呢喃的我,往下看着依然只穿一条内裤的虚拟角色。以这种打扮在夜里的森林徘徊确实是很令人害怕的经验,但必须在莉法还能用剑的期间找到洞熊的巢穴。实际上,探索中虽然只有一次与大蝙蝠型怪物发生战斗,但如果我的好妹妹不在的话,应该就无法抵达铁矿的所在之处了吧。虽然等级一口气上升到13,但RPG还是要有确实的装备才能玩下去的世界。

以高炉为优先,有余力就制造防具──至少要有衣服穿。

在内心做出如此的决定后,就从房子里传来呼叫我的声音。

「哥哥,可以进来喽~」

说是可以进去,难道已经解决超重的问题了吗?感到纳闷的我轻轻地把门打开。

这时女孩子们横向站在火把照耀之下的客厅里。惊人的是,她们全都穿着同样款式的洋装般服装。

「咦咦……这……这是哪来的?」

右手食指不停左右指着并这么询问之后,亚丝娜就以七成自傲,三成内疚的表情回答:

「以天根草的纤维制作布料,然后再做成衣服哟。」

「什……什么时候完成的……」

面对感到哑然的我,这次换成爱丽丝露出灿烂的微笑。

「因为桐人亲自示范了从阿尔普海姆带来的防具将会无法使用。所以就先为了这个时候做准备。」

「顺……顺便问一下……」

在我询问「没有我的份吗」之前,莉法就啪一声合起双手。

「抱歉哟,桐人。『天根草的粗布』制作完我们的衣服就用光了。我们还会制作,你再忍耐一下吧!」

「…………好的。」

对自己说「这样的话我也可以自行制作」之后,就接受了她们的说法。现在要谈论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然后,刚才的……」

「等一下,哥哥。在这之前应该还有话要说吧?」

由于插话进来的莉法在叙述这段话时还加入旋转一圈的动作,我便从鼻子发出呼嘶的鼻息。

「啊,是的,三个人穿起来都很好看……」

「桐人,这个游戏没有拍照机能吗?」

从亚丝娜提出这样的问题来看,她们三个人似乎都颇为中意身上那套暂时凑合的粗布洋装。或许是因为那是她们自从认识以来首次做相同打扮的缘故吧。

 

当我想到这里,就有股想拍下三人高兴身影的冲动,但很可惜的是──

「UI似乎没有摄影键……或许像SAO那样具有摄影道具,不过目前应该还无法入手吧。」

听见我的回答后,想不到露出最感失望表情的竟然是爱丽丝。但她立刻就恢复原来的模样,看向窗户外面。

「……刚才的声音……好像说了一些奇妙的话。什么能获得一切之类的。」

「啊,的确是说了!」

莉法这么大叫完,亚丝娜也跟着点了点头。

「说是一切,但是实际上就跟什么都没说一样嘛……虽然好不容易能够理解想要我们做些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那种口气让我想起最高司祭大人。」

爱丽丝的感想让恍然大悟的我拍了一下手。之所以觉得曾经在哪里听过,或许就是因为说话方式令人想起支配Underworld人界的半神半人‧最高司祭亚多米尼史特蕾达的缘故吧。由于亚丝娜和莉法也很熟悉Underworld的历史与发生过的事情,所以没有露出困惑的表情。何况她们两个人在那里还是创世神史提西亚与地神提拉利亚呢。

但是刚才那道声音当然不可能来自于亚多米尼史特蕾达。该名支配者确实已经在中央圣堂最上层圆寂,摇光也已经消灭了。而我也付出失去最棒的搭档兼好友这样的代价──

突然间一道锐利的疼痛感贯穿胸口,让我好一阵子喘不过气来。深呼吸来将疼痛感沉入记忆深渊之后,才对以担心表情看着这边的亚丝娜她们露出微笑。

「……嗯,别管刚才的声音了,现在还是先修理这间房子吧。我到河岸边去收集石头过来,亚丝娜妳们负责把圆木劈成柴……」

但是我没办法把话说到最后。不是受到外在的影响。而是突然有一股强烈的口渴感袭击喉咙,让我无法继续发出声音。

往HP条、MP条的下方一看,发现TP条不知不觉间已经不到一半,最下面的黄色SP条也减少了两成左右。缓冲期间获得免除的不只有装备重量上限。饥饿与口渴的感觉也停止减少,但是这样的庇护也随着谜之声消失……接下来真正的生存游戏终于要开始了。

「口……口渴了……」

这样的沙哑声音让我把视线移回去,就看到莉法她们也按住喉咙发出干咳声。现实世界的肉体距离水分不足状态应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这种口渴的感觉应该是游戏系统所产生的虚拟感觉。也就是说硬是忍耐下来对于真正的肉体也不会有不良的影响,但是TP条归零的话接下来就是HP条会开始减少。为了不在这个世界死亡,必须赶紧补充水分才行。

「收回前言,大家到河边去吧。」

三个人一起点头同意我的提案。我、亚丝娜、爱丽丝装备上爱用的石头小刀,莉法则是重新装备上挖掘矿石时使用的石斧后,我们就离开家里。

靠着我拿在左手上的火把快步走在通往西南方的道路上,最后来到河岸边。光是听见清凉的潺潺流水声,喉咙的口渴感就更为加倍。原本想找个素材来当成杯子,但实在无法忍耐了。

我跪在河边,将火把固定在石头之间后,直接将双手伸进水里。捞起冰冷刺骨……虽然没有夸张到这种程度,但温度也相当低的水来移到嘴边。大口将水喝下之后,麻痹般的陶醉感就扩散到后脑杓附近,TP条也逐渐回复。亚丝娜她们也默默地蹲在我左右两边把水送进嘴里。我又接着喝了第二口、第三口水才终于觉得舒服多了。

当TP条到达右侧而完全回复的瞬间,我就确认表示在视界边缘的时间。目前是晚上九点十五分。接下来必须忍耐口渴的感觉,确认要花几个小时才会让TP减少到危险的程度才行。

和结束水分补给的亚丝娜等人一起站起来后,发现四个人都像小孩子一样弄湿了胸口,脸上就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如果有杯子就好了。」

爱丽丝一这么说,亚丝娜就开始环视起河岸。

「用草实在没办法做出杯子。可能要削木头来制作吧……」

「与其削木头,好像烧土器会比较简单喔。」

我这么说完之后才注意到这件事。

「没有啦,只是觉得每次口渴都要特别到河边来很麻烦。所以得制作能够储藏大量饮用水的容器和携带用的水壶……」

「干脆挖口井怎么样?」

爱丽丝的提案让我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Underworld的人界只有央都圣托利亚具备完善的供水系统,像卢利特村或者萨卡利亚那种乡下地方的村镇都是利用水井与水瓮。但是能够掘井完全是因为那个世界并非单纯的多边形集合体,一般的VR游戏在系统上是无法做出改变地形……堆起大山或者挖掘深邃洞穴等事情。

「嗯……挖井这件事之后可以试试看,现在还是以高炉为……」

当我准备说出「优先」两个字时,肚子就先发出「咕~~~~」的轻快声响。同时有强烈的空腹感袭来,视界左上角这次换成发现SP条减少到将近一半。

应该是想到自己的肚子会不会也发出叫声吧,亚丝娜她们立刻按住腹部。在现实世界的话,这确实是能发挥一定效果的行动,但很可惜的是此地为虚拟世界──

「哇~哇~哇!」

莉法突然发出巨大的声音,吓了一跳的我身体整个绷紧。原本以为发生什么事了,结果看起来是为了掩盖住肚子饿的声音。面对贤妹,不对,是愚妹这种愚蠢的举动,我这个当哥哥的一定得说说她才行。

「我说呢,肚子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说起来也不过是虚拟角色罢了。」

「做那种原始人打扮的家伙没资格说我啦!」

「我……我也不想象这样赤身裸体啊。还不是莉法妳们没有帮我做衣服……」

当我说到这里时,就再次听见谜样的声音,于是便闭起了嘴巴。这次不是从我的肚子而是来自于外部……具体来说是河川中央附近传出「啪嚓」的巨大水声。

「……刚才那是?」

亚丝娜的话也让爱丽丝露出严肃的表情。

「会不会是鱼跳起来的声音?」

「咦,鱼吗?那就把牠抓住啊!」

当莉法表现出想抓鱼吃的态度而准备靠近水边时,我就用力拉住她的衣领。

「我说啊,还不一定是鱼吧。也有可能是鳄鱼啊。」

「啊哈哈,针叶树森林里怎么可能有鳄鱼嘛。」

「妳这家伙,这种现实世界的常识可以用在游戏世界……」

啪嚓啪嚓。

比上次更近的地方出现新的水声。似乎有某种东西靠近了。

「快离开水边!」

以最小限度的音量对亚丝娜她们做出指示后,就直接拖着莉法的衣领往后退。以左手握住竖在附近的火把,右手握住石头小刀。

「桐人,把火分过来这边!」

听见声音后往左边看去,发现爱丽丝对我伸出似乎是从河岸捡来的树枝。虽然跟前端卷着枯草的火把比起来,不论是亮度还是耐久力都较为低劣,但现在就是要尽量增加一些光源。我把左手的火把靠过去在枯枝上点火。

增强了一‧五倍的亮光照耀出黑压压的水面。河川因为河道弯曲而出现复杂的波浪,让人无法看透水里。虽然等待了几秒钟,但是没有听见新的水声。

──真的是鱼吗……

当放松紧张心情的瞬间,短短三公尺左右前方的水面就啪嚓一声分开。出现的是宛如鸭子还是家鸭一般的圆形头部与扁平鸟喙。但是横宽有三十公分,长度也足足有两倍。

「……鸭……鸭嘴兽……?」

旁边的莉法一这么呢喃,黄色鸟喙就像听见她的声音一样打了开来。

「呱啊。」

虽然叫声就跟家鸭一模一样,不过还是不构成放下心来的理由。这是因为鸟喙里面并排着无数锐利的细牙。

「呱啊、呱啊。」

以滑稽的浊音再叫了一声后,巨大鸟喙就迅速靠近岸边。我以手势示意亚丝娜她们继续往后退。和洞熊的时候一样,目前仍看不见浮标。看来这款游戏是在我方小队成员实际攻击或者被攻击之前,都不会有浮标出现的样子。也就是说无法利用系统来判别对方是带着敌意来以我们为攻击目标,还是无害的动物想吃饲料而靠过来。

鸟喙在河岸前面一点的地方再次停了下来。虽然一边拉开距离一边伸出火把,但是那个家伙也不惧怕火焰。圆形头部两边的圆眼睛是深黑色,目前正反射出小小的橘色光芒。

水面突然哗啦一声分开,鸟喙的主人抬起身体了。矮短的身躯上长着结实的手脚。虽然觉得果然是鸭嘴兽,但牠身上没有毛皮,是被绿色鳞片覆盖住。

趴在地上一阵子的鸭嘴兽,突然就撑起上半身。站起来后头部的高度大约到我的胸口。仔细一看之下,牠的后脚比前脚要大,而且也比较结实。另外尾巴相当长,以它取得平衡来直立的模样──

「……根本是恐龙嘛!」

面对忍不住这么叫道的我,鸭嘴兽,不对,应该说是鸭嘴龙(暂称)就打开了鸟喙。

「呱耶耶!」

声音还是跟家鸭一模一样,但是一整排牙齿显示出牠应该是肉食动物,要是被咬到可不是觉得痛就能了事。正当我做出「再靠近一步的话,不直接发动攻击就会有危险」的决定时。

就从左侧飞来某种红色块状物,直接塞到整个张开的鸟喙当中。

「呱啊!」

发出叫声的鸭嘴龙,头部随即向下并且不停动着鸟喙。立刻把东西吞下去后就又再次张开鸟喙。

一移动视线,就看到亚丝娜正准备抛出新的块状物。这时我终于注意到,那个足有一颗垒球大小的物体是尖刺洞熊的肉。

鸭嘴龙迅速吃完第二块肉后,就在沙滩上朝亚丝娜移动。牠频繁地挥动短短的双臂,同时急促地发出「呱啊、呱啊!」声。这明显是央求饲料的声音了,只不过继续把肉丢给鸭嘴龙也不知道牠会不会感到满足。因为对方虽然比熊要小,但是尺寸也有大型犬的两倍左右。

「那个,亚丝娜……」

我准备提出把下一块肉丢远一点,趁鸭嘴龙去吃肉的时候赶紧逃走的作战。但是亚丝娜却抢先举起右手并呢喃道:

「我可以看到这个孩子前面有环状计量表,目前已经上升到六成左右了。」

「计……计量表……?」

重复了一遍她的话后就了解是怎么回事了。那应该是驯服计量表。

等等,不对喔,要是真的驯服了牠也很麻烦……但我已经来不及这么说了。亚丝娜从道具栏里拿出第三块熊肉,不过这次没有丢出去,而是以右手拿着慢慢靠了过去。鸭嘴龙发出简短的叫声,一瞬间往后退,但最后还是食欲获得胜利直接停下脚步并伸出头来。以鸟喙前端的鼻孔嗅了嗅亚丝娜的右手,然后叼起肉来咀嚼。

这时亚丝娜瞄了我一眼,以不知所措的声音说道:

「计量表已经全满了还是什么都没发生……该怎么办才好?」

「就算问我也……」

虽然想着「这是亚丝娜起头的吧!」,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想成功驯服牠了。当我拚命思考该怎么做时,右侧的爱丽丝就低声表示:

「抓住野生的飞龙时,喂牠吃肉让牠冷静下来后就要帮牠上缰绳。」

「缰绳……对……对喔。」

我急忙叫出环状选单并打开道具栏。感觉环的中央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但现在还是无视其存在来操作道具栏,取出事先制作好的天根草细绳丢给亚丝娜。

「亚丝娜,把这个绑在那家伙的脖子上!」

听见我的指示后,就连该名细剑使──现在是石头小刀使──也露出感到害怕的表情。但是能够试着驯服的就只有看得见计量表的亚丝娜而已。她右手拿着绳子,缓缓朝鸭嘴龙靠近。把绳子边缘绕过专心嚼着肉的脖子然后准备打结。

「计……计量表开始震动了~」

亚丝娜发出细微的声音,这时莉法开始替她打气。

「加油啊,亚丝娜小姐!」

「我会加油~~」

亚丝娜虽然这么响应,但或许是手没拿稳吧,只见绳子前端从她的指尖滑落。需要两手互相配合的打结动作,在虚拟世界是最为困难的作业之一。当亚丝娜还在想办法打结时鸭嘴龙已经吃完嘴里的肉,或许是注意到围在脖子上的绳子了吧,牠直接发出巨大的「呱啊!」叫声。

但亚丝娜同时也完成打结的动作。下一刻,鸭嘴龙全身就像加工素材道具时那样发出光芒。圆滚滚的头上出现由环状HP条与尖锐纺锤构成的立体浮标。颜色是──绿色。

「呱哇哇哇──!」

发出高亢叫声的鸭嘴龙,开始以鸟喙前端摩擦亚丝娜的脸。看来首次的驯兽是成功了。

「亚丝娜小姐,太棒了!」

发出欢呼声的莉法抱住鸭嘴龙的脖子,然后搔着牠三角形的鳞片。受到驯服的怪物像是觉得很舒服般以喉咙发出呱呱声。凝眼看着浮标想确认牠的正式名称,结果看到HP条下方的文字列写着【长喙大鬣蜥】。

──鬣蜥是什么啊?

原本想要呼叫结衣,这时候才想起心爱的女儿目前仍不在身边。这样的话就起动浏览器,然后又发现这也办不到。算了,下次注销后在现实世界搜寻即可……如果还记得的话。

总之可以不用战斗就很令人高兴了。连没有驯兽技能的亚丝娜都能驯服的话,应该不是太强大的怪物吧,不过在修理完房子之前,还是应该尽量避免发生战斗。

「好,那么来搬石头吧。」

我为了开始本来的任务而准备回到河岸边时……

「在那之前,先来吃饭吧。」

爱丽丝就这么对我搭话。下一刻,我的肚子也做出「咕~~」的回应。这道声音还有点像鸭嘴龙,不对,是长喙大鬣蜥的叫声。

 

以只有一道烤熊肉这种偏食的菜色消除空腹感并且回复SP条之后──和洞熊战斗时失去的HP也回复了算是令人高兴的意外收获──我们就开始捡拾河岸上的石头。其他需要的素材是黏土与枯草。枯草倒还简单,但是黏土就不知道该从何处入手了,正感到烦恼时就挖起河边土堤四处可见的泛白土壤并且击点了一下,发现窗口写着【粗杂的灰色黏土】,于是就决定用它了。

收集完素材回到圆木屋后,我立刻就打开环状选单。

然后终于注意到由八个图示排成的圆环,内侧的空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这……这是什么?」

我皱起眉头,凝视着──【0000:01:03:24】的数字。右端的数字每一秒都会增加,虽然可以推测出是日:时:分:秒的时间计算,但到底是在告诉我们什么时间呢?

「啊,那个我们在制作衣服的时候就注意到了……」

站在旁边的亚丝娜叫出自己的选单。该处也显示着连秒数都一样的计数。

「嗯……一小时又三分钟前的话……」

我试着从现在时刻往回推算开始计时的瞬间,不过根本是多此一举。因为从背后传来爱丽丝以充满自信的口气所做出的结论。

「那个时间计算器是从九点五分开始……也就是听见『能获得一切』那道声音的瞬间。」

「啊……噢……这样啊。等等,不过为什么需要这种计时?从那之后过了几个小时,稍微想一下就能知道了吧……」

「真的要显示的话,现在时刻也一起显示就太好了。」

莉法的话让我们不停点头。但是在连制作这款Unital ring,然后把数十万玩家强制转移到这里的某个人是谁都不知道的阶段,根本无法推测出隐藏在UI里的意图。

「嗯……现在还是以作业为优先吧。」

我把想不通的事情丢到一边,直接击点技能图示。然后从石工技能的可制作道具一览表里选择「石头高炉」。

结果视界就出现了奇妙的东西。那是一个淡紫色透明的巨大物体。原来是由残像显示出的高炉。接着前方就出现一个新的Tips窗口。

【建筑模式时能用手来调整残像位置。Pinch in时靠近,Pinch out时则是远离,用力握拳则开始实行建筑。建筑模式无法取消。】

「Pinch in……?」

我一边眨眼一边缩起右手手指,残像就咻一声靠近。摊开时则是远离。左右挥动的话就会沿着地面移动。

「……亚丝娜妳们也看得见这个吗?」

一问之下,三个人都点了点头。如此一来,无法取消建筑的理由应该是为了防止利用残像来恶作剧或者捣乱吧。虽然想到处挥舞着玩,但预感背部又会挨打,于是就忍耐了下来。

圆木屋所在的空地已经算是宽敞,但不好好订立计划来建筑的话空间马上就会不够了。和亚丝娜商量之后,决定设置在离房子较远的西侧,接着就慎重地进行微调并且握紧右手。

地面随着「咚滋滋嗯!」的声响开始震动。大型物体从空中落下来与残像重迭在一起。建筑模式随即解除,石工技能熟练度也上升了。出现的是以灰色黏土固定住泛白石头的暖炉般物体。烟囱的高度大约两公尺,前方有烤箱般的半圆形燃烧室凸出来。光看外表无法得知该如何使用它。

站在亚丝娜身边的大鬣蜥率先靠过去,把脖子伸进炉子里不停嗅着气味,最后叫了一声「呱啊啊」。

「……话说回来,妳要帮那个家伙取什么名字?」

一对主人这么问道,她就露出犹豫的表情发出沉吟声。

「嗯嗯……我很不擅长取名字耶……」

「毕竟虚拟角色的发音也跟本名一样嘛。」

一这么说,右肩就被拳头轻轻敲了一下。

「桐人也几乎是本名了吧!嗯……总之我会想啦。」

这时候大鬣蜥就以钩爪发出摩擦声走了回来,亚丝娜耸了耸肩后就搔着牠的下巴。以亚丝娜的个性来看,应该不会取一个突然浮现在脑子里的名字,而是会搜寻各种数据之后才取一个有意义的名字吧。如果要查数据就必须回到现实世界,不过都已经借了哥哥的秘密网络线来潜行了,在修理完房子之前她似乎不打算注销。

「桐人,快点使用看看吧!」

由于莉法在高炉旁边对着我招手,我便回答「遵命」并走了过去。

虽然早有必须经历各种错误尝试的心理准备,但是对于高炉的使用方法倒是没有丝毫困惑。击点高炉后就出现专用的操作窗口,看是要把素材道具丢进窗口,或者是从道具栏里直接移动过去就可以了。

我先把几个从洞熊巢穴拿来的铁矿石丢进去,然后按照Tips的指示将柴薪塞进燃烧室。从爱丽丝那里借来打火石点完火之后,立刻就燃起熊熊火焰。

高炉也就是所谓的火箭炉式构造,会从燃烧室入口猛烈吸进空气,然后火焰将随着轰隆声从烟囱上部喷出。接下来就加入了迷你游戏的要素,为了让高炉内部保持适当的温度,必须要酌情追加柴火。

往上看着从烟囱冒出的火焰并持续增加柴火之后,就从注入口流出鲜红的液态金属,最后累积在高炉底部的长方形模子里。模子满了后就会跟之前一样发出闪光然后消失,接着再次累积铁浆。作业当中出现了【获得精炼技能】的讯息,让我感觉自己好像不断朝着生产职角色的道路迈进。

经过三分钟左右火焰就自动消失,于是我再次打开高炉的操作窗口,看见完成品的字段出现四个「粗杂的铣铁铸块」。击点其中一个将其实体化,以指尖触摸确认过已经冷却后就把它高高地举起。

「铁的时代来临喽!」

由于太过感动而忍不住这么说道,但是三名女性似乎没受到什么感召,只是零零落落地拍了两三下手。大鬣蜥靠过来闻了一下铸铁的味道后,就像要嘲弄我一样发出「呱咿」的叫声。

 

光是要熔化所有铁矿石,就花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以及一百数十根柴薪。由于从旋松的圆木那里获得了许多柴薪,所以这个部分不成问题,但是对于习惯SAO与ALO那种快速生产工程的我来说,这段等待时间相当痛苦。因为亚丝娜她们为了挖取追加的黏土而再次到河边去了,我只能独自持续添加柴火,当作业终于结束时,其实疲劳感还大于感动。

不论如何,这样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修理房子需要的是「薄铁板」与「铁钉」,而要制作这些东西似乎需要「铁砧」与「打铁用锤子」。

制造铁砧的时候不会还需要铁砧吧……虽然一瞬间感到焦虑,但是根据Tips,似乎用名为「铸造台」的设备就可以了。以石工技能就能制造出来,需要的素材是黏土、木材与砂石。结果连我也得到河边去,在道具栏里装满石头与沙子。做的事情几乎跟幼儿园儿童没有两样。

在建筑模式下叫出铸造台的残像并且设置在高炉的左侧。接着在操作窗将生产道具设置为铁砧,然后设置铸块与柴薪并且点火。熔化的铁累积在砂石模子里,冷却之后就完成了「简陋的铁砧」。还顺便获得了铸造技能,不过老实说真的会有「把这个部分统整为铁工技能啊!」的想法。

剩下来的步骤就只有打铁用锤子而已。它似乎也能在铸造台上完成,那就尽快……正当我这么想时。

「桐人,可不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帮忙制作『素烧窑』呢?」

一起从河边回来的亚丝娜开口这么表示,我考虑了两秒钟左右就反问她:

「……妳所谓的休息是?」

「铸铁相关的作业暂时休息,开始进行烧窑相关作业的意思哟。」

亚丝娜一脸理所当然般如此回答,接着露出灿烂的笑容。可以把准备英文的休息时间拿来准备数学的人就是不一样……深感佩服的我再次发动石工技能。

虽然素烧窑也需要大量的素材,不过亚丝娜她们都帮忙从河边拿过来了。再次把石头与黏土等素材塞进道具栏里,然后发动建筑模式。按照亚丝娜的希望将它设置在圆木屋的附近,然后就注视着工程。

素烧窑的外表像一间巨大的狗屋,前面是门,下部则有燃烧室。打开门后里面有石头制的架子,上面排着亚丝娜她们以揉好的黏土制成的碗盘与杯子。在燃烧室里塞进柴火后亚丝娜就将火点燃。

「陶工技能的熟练度上升了。」

看见发出高兴声音的亚丝娜,我就在心中对着她表示「妳也逐渐变成生产角色了……」,然后回到属于我的铁器文明之地。确认四根条状计量表之后,发现HP与MP都还是全满,但是TP条减少四成,SP条则减少了两成。我记得在河边灌了一大堆水时是九点十五分,目前是十一点十五分,所以TP减少四成得花一百二十分钟。也就是说三十分钟会减少一成左右。

跟我玩过的生存游戏RPG比起来,减少的速度已经算相当缓慢,不过这应该会随着玩家的活动状态与环境而有所改变吧。持续进行重劳力工作,或者待在灼热的沙漠里头的话,减少的速度应该会加快,另外应该也会因为能力值、技能以及装备而有所变化才对。

「唔嗯嗯……」

发出沉吟声的我打开环状选单。图示形成的环中央,依然成谜的计时已经增加到【0000:02:10:45】。听见谜之声后过了两个多小时……即使知道这一点,也只能浮现「已经两小时了吗」这种无关痛痒的感想。我耸了耸肩,打开正上方的能力值图示。

这款名为Unital ring的奇妙游戏,似乎不存在STR与INT等数值能力。相对的它设定的是所谓Perk……并非数字,而是内容更加具体的能力强化。如果把技能定义为「锻炼出来的技能」,那么能力应该是「天生的才能」吧。似乎也能更单纯地分成技能是生产系,而能力则是战斗系。

能力值窗口的下部具备移动到各种能力数值详细画面的按键,按下去后会开启新的窗口。画面中央有四个图示组成十字。上面是「刚力」,右边是「顽强」,下方是「才智」,左边则是「敏捷」,然后又从各个图示延伸出两条线来连接新的图示。比如说「刚力」可以连到「碎骨」与「坚守」,「顽强」则可以延伸出「忍耐」与「耐毒」,只要取得一个就能依序习得之后呈树状发展的能力。而且一个能力还分为十阶段的等级。

我以从屋顶滚落圆木这种秘技击败了超级强敌尖刺洞熊,等级一口气上升到了13,所以累积了12点能力上升点数。如果在点数保存下来期间丧命,又因为死亡惩罚而被剥夺点数……要是变成这样就太悲惨了。还是趁现在把它们全部用光比较好,但是窗口里找不到重新分配的按键,该如何培育能力树比较好真是个令人烦恼的题目。

只有STR和AGI可以选择的SAO真是轻松啊……心里这么想着,同时看向替素烧窑添加柴火的亚丝娜等人。

由于这阵子应该都是会由我们这四个人组成小队,所以应该考虑到各自的角色来选择能力吧。如果直接继承ALO的能力构成,那么我应该是以物理攻击为主的攻击手,爱丽丝是重视防御的坦克,莉法是多功能的魔法剑士,然后亚丝娜是紧急时刻也能够用剑的补师。如此一来,我应该是以取得「刚力」树的能力为主吧……如果要符合生存游戏的需求,以存活下来为主的话,「顽强」能力树也很具魅力,为了不让MP变成无用的能力值,或许至少要能够使用简单的魔法比较好。

而且亚丝娜她们也可能想选择与ALO不同的角色。想跟女孩子好好相处下去,就是凡事都得跟她们商量……这个时候我终于逐渐学会这个秘诀,所以就放弃以个人的判断来随便取得能力,直接把窗口关上。我往下看着刚做好的铁砧,突然思考了起来。

「呃,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再次深刻地感受到自己平常有多么倚赖结衣的情况下探索回忆,终于想起正准备制作打铁锤子。

我再次面对铸造台,设置好生产道具。熔化铸块来制作「简陋的铁锤子」,把它和木棒组合起来后变成「简陋的打铁用铁锤」。这样准备工作终于完成了。

我移动到铁砧前面,接着设置铸块。SAO的话在敲打前必须用高炉加热到通红,但是Unital ring似乎在冷却状态就可以了。从铁砧的制作选单里选择「薄铁板」,然后以铁锤敲了一下。

「喀嗯!」的尖锐声音响起,接着出现【获得打铁技能】的讯息,不过我则因为打击声比想象中还要大而缩起了脖子。

现在回想起来,袭击这块草地的尖刺洞熊也是因为被莉法以剑技削圆木的冲击声吸引过来。从那之后已经过了三个小时,现在巢穴里涌出新的个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或许是担心同样的事情吧,在素烧窑前面的亚丝娜等人也以有些不安的表情看着这边。于是我便为了表达「别担心」而举起锤子。万一又有熊袭击过来,应该可以跟上次一样使用圆木落下作战才对……

──不对。那个能够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打倒强力怪物的手段实在太过犯规了。如果控制Unital ring的是安装在The seed上的Cardinal系统……然后全自动控制机构还是开启状态的话,光是那一次就会感应到圆木落下作战是利用系统的疏忽,所以做出某种对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唔嗯……」

发出沉吟声的我,交互看着一片漆黑的森林与圆木屋的屋顶。为了预防圆木受到限制的状况,是不是应该先把大型石头,应该说是岩块放到道具栏里呢?

「我到河边去一下!」

对三个人这么搭话之后,就得到出乎意料的回答。

「啊,那么把这个带去吧!」

亚丝娜打开素烧窑的门,从里面拿出两个圆形物体。是壶吗……?原来如此,TP条确实已经快剩下不到一半了。

「了解!」

我跑了过去,接过壶后冲向河川。把水装满后收纳到道具栏里,然后剩下来的容量则塞满了岩块。

一回到草地上,就发现亚丝娜她们正把其他的陶器排在地上。有一些似乎在烧制时破掉了,不过还是顺利完成四个杯子、五个碗以及六个盘子。

「久等了。」

我从道具栏将装了水的壶实体化,然后亚丝娜就笑着把杯子递给我。接过杯子的我随即从壶里舀起一杯水。

「我不客气喽!」

把左手扠在腰上一口气把水喝干后,TP条就开始回复。另外三个人也很享受般喝着水,而大鬣蜥也以舌头舔着倒在碗里的水。

我松了一口气后开口表示:

「每两个小时就要喝一次水吗……在迷宫深处要是水喝光了就糟糕了……」

「没有像地底世界那样能够制造出水的神圣术……不对,是魔法吗?」

原本想对爱丽丝的问题露出苦笑,不过随即正色表示:

「有也不奇怪喔。只不过,要怎么习得魔法技能呢……」

「像纺织与陶工技能那样,只要使用就算学会了吧?」

话刚说完,爱丽丝就对我的鼻尖伸出右手。反射性往后仰,爱丽丝就呵呵笑了起来,莉法则很傻眼地摇了摇头。

「桐人真是个胆小鬼~」

「才……才不是哩!」

心里虽然有「那是妳不知道整合骑士爱丽丝有多恐怖!」的想法,但是没办法说出口。再喝了一杯水后,我就把杯子还给亚丝娜。

「黏土有剩的话就多做几个壶。照这样看起来,还是尽量多提一些水来放着比较好。」

「说得也是。陶工技能上升的话,就试着制作更大的水瓮吧,我会加油的。」

「拜托了。那我去制作铁板和铁钉。」

「桐人也加油哟。」

轻轻互碰完拳头,我就再次回到铁砧前面。万一重新涌出的熊袭击过来,也可以用塞满仓库栏的岩块加以对应……也只能这么相信了。

我坐在横切后用来代替椅子的圆木上,手里握着打铁用锤子。虽然觉得只不过是一种迷信,不过铁匠莉兹贝特曾经说过缩手缩脚的话失败率就会上升,于是我就提起精神来,开始敲起铸块。

当响起十声巨大的「当!当!」声时,铸块就发出白色闪光。然后在铁砧上缓缓变形,转变成十片薄铁板。修屋总共需要两百一十六片,就算没有任何失败也需要二十二块铸块,不过就算加入钉子的份应该也还能剩下一丁点。要在午夜十二点前结束所有关于铁制品的作业,如此下定决心后就设置第二块铸块。

说起来这也是相当单调的作业,但是跟添加柴火到高炉的工作相比还是有趣多了。如果真的在这个世界成为生产职,我会想成为铁匠而不是精炼工匠,不过那个时候可能要从莉兹贝特武器店的学徒开始做起吧。应该和艾恩葛朗特一起坠落的她、西莉卡以及结衣是否平安无事呢……

胡乱想着各种事情并持续敲打铸块后,不知不觉间就完成了两百二十片的铁板。即使一片的厚度只有两公厘,重迭起来的话也有四十四公分。我试着想把这些沉甸甸的铁块整个举起来,结果砝码图案的超重图标就亮了起来。原本觉得等级13的话应该没问题,看来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装备上爱剑黑色鞭痕了。虽然放进道具栏的话应该可以带着走,但是现在剩余空间全都塞满了岩块。将铁板减少一半之后总算可以抬得起来,于是我就为了把它们收纳到自宅仓库栏而朝着圆木屋走去。

素烧窑前面的亚丝娜等人仍然在揉着黏土。虽然觉得不需要那么多食器,但她似乎是想一举将陶工技能提升到能够制作大型的水瓮。这样的话只要其中一个人提升就可以了吧……忍不住浮现这种想法就是我个性中煞风景的地方了。她们单纯只是想享受制作食器的乐趣。

亚丝娜她们对我挥着沾满黏土的手,我笑了一下之后就走上半塌的门廊。为了开门而暂时把铁板放到地板,然后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

马上就要过凌晨十二点,但是却感觉不到睡意。原本认为应该是因为异常事态而精神亢奋,但立刻就改变了这个想法。我的心底深处一定也享受着这种状况吧。在充满谜团,没有人知道正确答案的世界一边摸索一边前进的兴奋。正确来说,我们仍然待在起点,连一步都还没有动,如果没有连圆木屋都一起掉下来的话,说不定我不会建构固定的据点,反而会选择不断地往前进。就跟四年前独自一个人冲出起始的城镇,想要比任何人都快抵达下一个村庄的时候一样……

或许是沉浸在这样的感概里所致吧。

我迟了一会儿才注意到那个。

哎呀,应该更早一点注意到才对。在夜里的森林响起的尖锐铁锤声绝对不只会吸引熊靠过来而已。

 

「……什么人!」

 

最先这么大叫的是爱丽丝。原本准备打开圆木屋大门的我,迅速回过头后首先看向猫耳骑士,接着是她眼睛所注视的方向。

从空地笔直延伸到河川的西南向道路上,有好几根火把往这里靠近。走在前面的是穿着皮甲般褐色铠甲的中等身材男性。挂在他左腰上的长剑剑柄反射出火把的橘色光芒。跟怪物一样,就算把视线放在对方身上也不会出现浮标,所以这个阶段仍无法辨别对方是玩家、NPC还是怪物。

即使听见爱丽丝的声音,集团还是没有停止前进。或许是要表示没有战斗的意思吧,站在前头的男人高举起没有拿任何东西的右手,然后直接进入空地。

亚丝娜与莉法并排在爱丽丝的左右两侧,连大鬣蜥都像是要威吓对方般张开了嘴巴,我也急忙从门廊跳到地面。确认内裤后面还夹着石头小刀后,就对着集团大叫:

「在那里站住!」

结果那个男人终于停下脚步。靠着火把的亮光数了一下,发现总共有八个人。人数是我们的两倍……而且全部都有水平以上的武装。里面甚至有人穿着皮铠上还贴了金属板的鳞甲,转移到这个世界后约八小时的时间里能够到达这种技术水准的话,那也只能老实地表达惊叹之意了。因为亚丝娜她们三个人还穿着草类纤维制成的洋装,而我更是只穿一条内裤而已。

对方应该也想确认我们的技术等级吧,原本看向亚丝娜她们的视线捕捉到我的瞬间,前头的男人就瞪大了双眼,后方则传出感到安心……或者可以说是瞧不起人的失笑声。我在内心呢喃着「好感度扣1分哟」并为了慎重起见而向对方确认。

「是玩家吗?」

结果领头的皮铠男就不停地点头。

「是的。你们也是吧。」

不论是声音还是长相都很陌生。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Unital ring可是将十万多名VRMMO玩家强制转移到这里。不清楚眼前的集团是否在新生艾恩葛朗特里──说起来甚至不清楚他们原本是不是ALO玩家,总之一定是出现在广大地图的某处,然后大概是沿着河川一路走到这里吧。

像是要证实我的推测一样,皮铠男再次高举起双手。

「我们不想战斗,只是希望让我们休息一下。已经移动了将近五个小时,还是首次遭遇到玩家。」

「首次?那么,你们是如何组成这么大的小队?」

如此一问之下,皮铠男就频繁地眨眼睛反问:

「你不也是从那里冲出来的吗?」

「冲出来……?」

我亚丝娜等人面面相觑,却还是不清楚「那里」指的是什么地方。我再次面向前方,慎重选择用词遣字并且回答:

「……我们是连同这间房子一起掉下来的。所以对我们来说,你们也是首次遭遇到的玩家。」

结果这次换成皮铠男露出狐疑的表情,这时候从后面走出一名身穿布装备的矮小玩家,看着半塌的圆木屋做出发言。

「原来如此……你们是从艾恩葛朗特掉到这里来的吧。」

「咦,不可能有这种事吧?」

发出这种声音的是高大的鳞甲男。虽然没有根据,但是我直觉这三个人是领袖。矮小男左腰上挂着金属短刀,高大男的背部背着两手用榔头,看起来都不像是高级品,但还是远比我们的石头小刀与石斧强力的武器。

短刀使往上看着鳞甲男并轻轻挥动左手。

「大叔你也看到了吧,掉落下来的艾恩葛朗特附近散落了一大堆屋顶、墙壁的残骸。似乎没有平安无事的房子,不过那边附近的地面看起来很硬。掉在沙地或者水里面的话,也有可能只受到那种程度的伤害吧?」

「别叫我大叔。」

鳞甲男这么低吼完,后方就响起简短的笑声。

这时候是亚丝娜尖锐的声音让一瞬间松弛的气氛再次紧绷。

「你们也是从ALO来的吧?看到掉落的艾恩葛朗特了?」

「咦?啊……嗯,看见了哟。不过是从很远的地方就是了。」

「掉在哪里?全毁了吗?」

面对连珠炮般的提问,短刀使虽然露出困惑的表情但还是准备一一回答,结果皮铠男就用力把他的肩膀往后拉。

「等一下……不能免费提供贵重的地图情报吧。」

下一刻,爱丽丝就像是开口想说些什么,不过莉法先拉住她的洋装让她安静下来。我想她应该是差点就要开口大骂「小气鬼!」了,这时候阻止她是正确的选择。我也立刻往前走出一步,对着皮铠男点头说道:

「我知道了。我愿意交易……你们想要什么来交换地图档案?」

结果皮铠男花了几秒钟和其他七个人商量之后就立刻回答:

「食物和休息场所……能让我们住一晚的话就更好了。」

「也让我们商量一下。」

我举起左手,要他们待在原地别动之后,就移动到爱丽丝她们旁边。然后先压低声音跟亚丝娜确认。

「还剩下多少熊肉?」

「虽然还有不少,但对方人数众多……让我们、他们以及阿蜥确实填饱一次肚子后就差不多了。」

忍耐下想询问「决定叫牠阿蜥了吗?」的冲动,又追加了一个问题。

「如果不要直接烤,而是做成汤之类的呢?」

「啊,这样的话足够做两餐喔。只不过没有盐和调味料,所以没办法预料味道如何就是了。」

「这部分也只能请他们忍耐了。还有……能让那些家伙进到房子里吗?」

下一刻,亚丝娜就一瞬间皱起眉头,不过立刻就又点头表示:

「这也没问题,反正只有一个晚上。那么……爱丽丝与莉法也同意这次的交易吧?」

「没办法了。」

「能知道艾恩葛朗特的位置相当重要。」

两个人表示同意,大鬣蜥也发出「呱啊」一声,我便转身往前走了几步。对一直看着这边的皮铠男等人迅速点点头。

「我们提供一个晚上的居所,以及能够完全回复SP条的食物。只不过没有棉被或毛毯,也没办法保证食物的味道。」

「没关系。只要不用警戒Mob和NPC的袭击就够了。因为这个世界连要注销都是很大的赌博。」

「……这是什么意思?」

我一皱起眉毛,皮铠男就轻轻耸肩。

「你不知道吗……嗯,还只有三个小时嘛。你们也听到之前那个讯息了吧?」

「嗯。」

「从那个瞬间开始,就算在自己家里注销,虚拟角色也不会消失了哟。当然,受到Mob攻击的话就会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死亡。我们就是为了寻求安全的睡眠地点才会来到这里。」

「…………虚拟角色不会消失……」

我一边呢喃一边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在这个防御力等于零的状态下受到单方面的攻击,对手不要说是熊了,就算是狐狸还是狸猫──不知道森林里有没有这种动物就是了──都会瞬间死亡吧。不是确保怪物绝对无法入侵的地点,或者有能够护卫长达数个小时的伙伴在,就没办法注销去睡觉了。

「太夸张了吧……死得那么没道理的话,会觉得荒唐到不想继续玩这个游戏吧?」

「啊,也不用担心这个。」

这时不只有皮铠男,连短刀使与鳞甲男都露出诡异的扭曲笑容。

「虽然不在交易条件之内,不过就算免费赠送吧。这个Unital ring呢,某方面来说算是SAO的重现喔。」

「……什么意思?」

难道说这些家伙知道我们是SAO生还者……虽然一瞬间有些紧张,但似乎不是这样。皮铠男以右手叫出环状选单后,就对我显示了在中央持续变化的定时器。

「应该有注意到追加了这个东西吧?」

「嗯……嗯。」

「我们一开始不知道到底是在计算什么时间……等到伙伴被NPC杀死后才终于注意到。这是在告诉我们究竟存活了多久。这个世界呢,一旦死亡就结束了……再也没办法登入这里哟。」

 

分页阅读: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3 条回应
  1. Nido2019-10-21 · 21:54

    WOC,鼠姐?!

  2. sesna2019-10-27 · 15:58

    期待后续!!!

  3. Sōryū Asuka2019-11-10 · 10:44

    TV动画里就很喜欢阿尔戈,后来才知道是在进击篇里才戏份增多的。大概川原砾也比较喜欢这个角色吧,有种不良少女姐姐的感觉,很期待后续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