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正篇

[刀劍神域][21]Unital Ring Ⅰ

Heathcliff · 10月16日 · 2019年 ·

刀劍神域21 Unital ring Ⅰ

 

轉載說明


本翻譯為輕國錄入組錄入的台灣角川版,因此在一些用詞上與大陸有所不同,比如愛麗絲譯為艾麗斯。因為已經看過一遍天角版,所以暫時不會通讀一遍此版本(逃)。如有值得修正的地方請留言說明。

考慮到現在個人運營,服務器可能承受不了插圖產生的流量,因此後續會整理提供下載。

此外,考慮到手機黨的一些抱怨,會盡量縮短每頁篇幅~

 

錄入信息


輕之國度錄入組錄入
作者:川原礫
插畫:abec
譯者:周庭旭
圖源:linpop(LKID:linpop)
錄入:Naztar(LKID:wdr550)
輕之國度:http://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後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轉載請保留信息
本文特別嚴禁轉載至SF輕小說頻道及輕小說文庫

 

log#7 2026-9-15 21:44-21:45


不論體驗多少次,都覺得像這樣跟變得比我年長許多的你談話是很不可思議的事。

對於現在的你來說,時間根本像是不存在吧?只要硬件資源許可,不論要將思緒高密度化到什麼程度都沒問題吧。

理論上是這樣,但實踐起來絕對不容易。因為現在國內的超級計算機幾乎都在「她」的監視之下。

原來如此,這可真是諷刺。竟然被你隨手創造、遺棄的程序反過來擺了一道。

不對,對我來說這是很值得高興的一件事。小小的種子在網絡的角落發芽並且開枝散葉……只要想象它的未來,就感覺和物理身體一起失去的感情又復蘇了。

就算不再是人類,個性還是這麼浪漫。那麼……你託付給我,不對,應該說是「他」的另一個種子,從該處萌芽的無數世界你又有什麼打算?只是觀察就滿足了?

「連結體」的未來已經託付給該世界的意志以及該處居民的選擇。只是毫無秩序地擴大,不久之後將會枯死……或者前往下一個「統一(unification)」階段,老實說我也不清楚。

統一嗎?恐怕連那個都……不對,接下來的想法不想留下記錄。我暫時也仿效你,靜靜地看着事情的發展吧。

 

1


我──桐谷和人是在二〇〇八年十月七日出生……好像啦。

今年明明已經是第十八次生日,還是有種事不關己的感覺,這或許是因為嬰兒時期親生父母就已經過世,而我完全不記得他們的緣故。

親生父親的名字是鳴坂行人。親生母親的名字則是鳴坂葵。也就是說,如果沒有發生奪走兩人生命,連我也跟着受到重傷的車禍,我應該會用鳴坂和人這個名字來過生活。自己也不太確定,那個時候角色名稱會不會從「桐人」變成「鳴人」。

說起來,我會對計算機有興趣完全是受到養育我的母親翠小姐的影響,由於年紀輕輕就變成無可救藥的網絡遊戲玩家與得知自己是養子後對自我認同產生懷疑並非毫無關係,所以也有鳴坂和人在成長過程中完全不在意網絡遊戲,結果沒被捲入SAO事件的可能性。事到如今這完全是無謂的想象就是了。

總之就是因為這樣,自從十歲左右的我窺看了網絡上的戶籍數據後,就變得不習慣過自己的生日了。到了國二這個最會鬧彆扭的時期,甚至還強硬地拒絕在家裡的慶生,把妹妹直葉給弄哭了。

當然現在已經深切地反省這種愚蠢的行為,為了彌補被囚禁在艾恩葛朗特內的兩年,去年生日時還大肆慶祝了一番,但我還是對於自己是十月七日出生這個無庸置疑的事實完全沒有真實感。這種感覺恐怕會持續到我把所有關於親生父母的事情全部弄清楚才會結束吧。

今年距離我的生日又只剩下十天了。十八歲已經是可以考汽車駕照與投票的年紀。直葉似乎已經開始進行派對的各種準備,同時也嚴格命令我當天一放學就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家,而我自己也很期待當天的來到,不過目前還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自己的生日。

這是因為我生日的一周前,也就是距離現在三天之後的九月三十日就是亞絲娜的生日。

「爸爸,決定要送媽媽什麼禮物了嗎?」

輕輕坐在馬克杯邊緣的小妖精這麼對我問道,我邊把身體靠到計算機椅的椅背邊回答:

「嗯~我還在考慮……」

結果稱呼我爸爸的妖精就以不像小孩子,比較像是姊姊的口氣回答:

「不論是要直接去商店還是網絡購物,都到了不決定就來不及的時間了!我不希望又像去年那樣,變成當天午休才去取貨的超緊急行程!」

「我也不願意再經歷一次那種捏把冷汗的過程了,但真的很困難啊!亞絲娜都不會說想要些什麼……對了,結衣可不可以不着痕迹地幫我問出來啊?」

在SAO里遇見的人工智能,同時也是我跟亞絲娜心愛女兒的結衣冷冷拒絕了我的要求。

「不能這樣作弊!只要是爸爸自己選的東西,媽媽一定都會感到高興喲!」

「嗯,是這樣沒錯啦~~……」

即使肯定對方,我還是忍不住拖長了語尾。

去年亞絲娜的生日時,我一直煩惱到了前一天才選擇了紅色圍巾送給她。因為亞絲娜上學路程單趟就長達九十分鐘,我便覺得寒冬時節應該會很辛苦,所以才做出這樣的選擇。而她也確實從十一月開始一直使用到二月,不過亞絲娜擁有的圍巾大概足以綁成一條大繩子來跳繩,其中應該也有強調耐寒性能的圍巾才對……當我注意到這一點時,嚴寒時節已經過去了。

因此今年才想不要再送實用品了,但如此一來身為VRMMO廢人的我送禮知識實在不足。搜尋之後雖然出現一大堆「適合各年齡層的飾品品牌」這樣的網頁,但是感覺看這種東西來決定也不太對。

「唔唔~~嗯……」

用力伸了個懶腰後,我就把手朝着結衣所坐的馬克杯伸去。看着輕輕飛起來的小妖精坐到最近不太常用的平板屏幕框緣,同時一口喝光變涼的卡布奇諾。

以前要是不使用我在學校製造的「視聽覺雙向通信(AVIC)探測器」的話,就無法在現實世界跟結衣溝通,但是今年四月發售的可穿戴式數字信息裝置「Augma」很輕鬆就破除了這道屏障。現在結衣能夠以3D投影將我視覺情報中的杯子與屏幕等位置、形狀實時投射出來,也可以自由自在地移動,不會穿透這些東西或者沉到桌面底下。結衣本人是說比較喜歡能夠按照自己意思來操縱攝影機的AVIC探測器,但只靠那個機器的話我聽不見結衣的聲音。光是像這樣能夠在現實世界看見心愛女兒的身影,就應該要感謝Augma這個有點問題的機器了吧。

一邊這麼想一邊伸出右手,結果結衣就再次張開翅膀飛到我的指尖。雖然感覺不到重量,但淡粉紅色洋裝光滑的手感與殘留的些微溫度,其真實度都直逼虛擬世界。我以左手手指撫摸移動到眼前的結衣頭部,同時將視線看向放在房間另一頭的床鋪。

白天剛曬好的棉被上放着頭罩式VR機器AmuSphere。這台使用時間超過一年半的機器外表開始變得老舊,首次看見時覺得洗鍊的外型,跟Augma比起來也有點俗氣,但是與擴增實境(AR)以及混合現實(MR)相比,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完全潛行。

「結衣,我會自己選亞絲娜的禮物啦。雖然會選……」

我把視線移回右手的妖精身上,開口表示:

「……在那之前,我可以再搜尋一下吧?這次我不用網購,打算自己去買,所以還有時間才對。」

應該是從我的話以及看向AmuSphere的動作就察覺言外之意了吧──以AI來說是相當驚人的能力──結衣輕輕聳肩回答:

「真是拿爸爸沒辦法~那我在那裡等你喲!」

從指尖飛起來後像跳舞一樣轉了一圈,嬌小的身體就包裹在光粒之中消失了。我一從計算機椅上站起來,就把着裝在左耳上的Augma拔下。虛擬桌面立刻消失,我接着又把變寬廣的視界移向西側的窗戶。

今天是九月二十七日星期日。太陽在四天前才剛剛經過秋分點,不過卻有種日落變得很快的感覺。明明還只是下午四點,雲朵就染上漂亮的金色,底下可以看見歸巢的鳥群緩緩橫越它們。

感覺似乎突然看見一座貫穿晚霞的純白高塔,於是我便不停眨着眼睛。接着將右手貼在胸口,讓快要滿溢的各種回憶沉靜下來之後才坐到床上。把迭好的棉被當成坐墊躺到上面之後,就拿起AmuSphere來戴到頭上。

閉上眼睛,呢喃魔法的咒語。

「……開始聯機。」

七彩光芒包裹我的意識,把我帶到遙遠的精靈鄉去。

 

 

15 條回應
  1. Nido2019-10-21 · 21:54

    WOC,鼠姐?!

  2. sesna2019-10-27 · 15:58

    期待後續!!!

  3. Sōryū Asuka2019-11-10 · 10:44

    TV動畫里就很喜歡阿爾戈,後來才知道是在進擊篇里才戲份增多的。大概川原礫也比較喜歡這個角色吧,有種不良少女姐姐的感覺,很期待後續表現!

    • 阿爾戈吧Official2020-4-30 · 0:14

      喜歡鼠姐姐的,都是好朋友

      • 022020-4-30 · 15:35

        ..這也能撞到

  4. sinae2020-1-30 · 1:38

    woc,前面這段,星王桐和茅場對話?!

  5. Herbin2020-1-31 · 9:53

    前面的單行本密碼是多少啊,求大佬告訴我

  6. Kirito2020-2-16 · 21:47

    密碼alfheimonline

    • kirito2020-3-12 · 13:26

      大佬謝了

  7. NEWAYUD2020-4-30 · 20:38

    沒想到大家時間都還挺接近的耶😁

  8. rabbit2020-5-4 · 12:04

    一直買不到小說,感謝大佬!

    • 淵墨2021-8-21 · 14:36

      買書還不簡單 噹噹網 就有啊

  9. Shino SWANG2020-8-13 · 2:49

    這是網站官方翻譯呀?

  10. 不記的2020-8-29 · 9:40

    感謝大佬!

  11. 2021-8-14 · 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