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3]Unital Ring Ⅱ

Heathcliff · 7月14日 · 2021年 · · ·

 

2

 

我和亚丝娜、莉兹贝特、西莉卡就读的所谓「归还者学校」,是修改因为合并、统合而废校的公立高中校舍而成。

因此校园内的构造特别复杂,有好几个不知道存在就无法抵达的RPG游戏般地点。我现在所站的小绿地就是其中之一,必须爬上教室栋二楼后走到走廊尽头,从紧急逃生门走下外部楼梯沿着绿篱走一阵子,穿越很容易忽略的狭窄缝隙才能够进入。

被高大的绿篱与教室栋、图书馆栋包围的绿地是长宽约十公尺的正方形,稍微隆起的中央部并排耸立着雨树以及白檀,其周围则点缀着季节的花草。地面覆盖柔软的草皮,而且几乎看不到杂草,所以一定有人在维护,但是我从未看过维护者的身影。

今年入春刚发现此处后,我和亚丝娜就把这里取名为「秘密庭园」并且隐瞒情报,之后被莉兹贝特察觉异状,所以现在她跟西莉卡也会利用这个地方。而目前站在我身边的这个成为第五名──不对,包含身分不明的管理者的话就是第六名「知情者」的人物,正一边环视四周一边以独特的声音表示:

「哦~这是个很棒的约会地点耶。带我过来真的没关系吗?」

「有什么办法,谁教妳以吓死人的方式登场……」

忍不住如此反驳到一半,随即不停地摇头。

「不对,这里不是什么约会地点,所以带妳过来完全没问题。」

「什么嘛~这么久不见了却净说些冷淡的话耶,桐仔。可以来个重逢的拥抱哟?」

丢出这样的台词并且摊开双手的是黑色水手服上加了卡其色运动外套,还背着一个小小背包的娇小女学生。说是娇小也只比亚丝娜矮一点,跟西莉卡并排的话应该比她高一两公分吧。跟经常碰面的时期比起来,身高似乎长高了一点……这就表示原本认为比我年长许多的她,在当时也是成长期吗?然后说不定现在也是。

「老鼠」阿尔戈。

在浮游城艾恩葛朗特被如此称呼的高超情报贩子,在短短数十分钟前突然出现在归还者学校的我们教室里。男女比例完全失衡──当然是男生比较多──的这座学校里,陌生女孩子穿着其他学校制服登场怎么可能不受到瞩目。在被班上的男生们包围之前,我就拉着阿尔戈的手从教室里逃出来,但是现在才刚到午休时间,走廊上到处都是学生,所以只能来这片绿地避难。但一旦只有两个人独处,就涌起了另外一种紧张感。

我一点一点跟笑着摊开双臂的阿尔戈拉开距离。

「还……还是等下一次吧。」

「怎么还是一样胆小呢,桐仔。」

「我就是胆小啦!倒是……说起来,妳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好不容易提出最初的问题后,阿尔戈就把摊开的双手伸进运动外套口袋里,并咧嘴笑了起来。我忍不住认真地凝视着她的脸庞。

褪色卷发下的脸庞,确实长得跟艾恩葛朗特里熟悉的「老鼠」一模一样。但或许是受到两颊没有老鼠胡须的彩绘,或者是将近两年……不对,从死亡游戏开始时算起已经过了长达四年的时间所影响,她的模样变得成熟许多。老实说,我在艾恩葛朗特首次跟老鼠接触时,不由得浮现「究竟是男是女?」的想法,但现在眼前的人物就算没有穿水手服也明显是女性,甚至让我犹豫是不是该跟以前一样以「妳这家伙」来称呼她。

不知道是不是看穿我这样的胆怯,阿尔戈脸上浮现出调侃的笑容,然后再次缩短距离并且说道:

「哪有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转学过来了啊。」

「啥……啥啊啊啊?」

忍不住这么大叫,但又急忙闭上嘴巴。我压低音量,再次开口问道:

「妳说转学……为什么从SAO解放出来都过两年了才转学呢?而且在这之前,妳为什么完全没有跟我联络?我还以为妳已经……」

虽然没有办法继续说下去,但阿尔戈却带着笑容震动着娇小的肩膀。

「我怎么可能会挂掉呢。说起来,你自己还不是没跟我联络。凭桐仔的人脉,应该很容易就能入手我在现实世界的情报了。」

「…………」

确实是这样没错。

SAO时代,我不清楚阿尔戈的本名、地址和电话号码,但是知道「Argo」这个角色名称。把它告诉总务省假想课的菊冈诚二郎的话,应该可以从使用者登录档案里找出各种情报才对。

但不仅限于阿尔戈,我没有积极地去调查在SAO里认识又不确定生死者的下落。在第七十五层魔王战顺利存活下来的攻略组众人应该平安注销了,至于除此之外的──比如西田先生,或者是牙王、涅兹哈、马霍克尔等人的生死,我到现在都不清楚。之所以没有去调查,是因为很害怕。害怕从菊冈口中听见该名玩家没能生还的事实。

因为同样的理由,我兴不起调查阿尔戈现实世界情报的兴趣。当我准备为了自己的怯懦道歉而准备低下头──但是……

阿尔戈用跟SAO时代差不多的速度缩短距离,竖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戳在我的额头上并且用力把头推回来。

「喂喂,我可没要你道歉哟。只是想说我们都没有联络对方。桐仔没有改名字就在ALO和GGO里大闹了一番,我愿意的话也能跟你取得联络。」

移开手指的阿尔戈后退了一步。我摸着额头,同时犹豫好一阵子该如何响应,最后就直接问道:

「没错……妳为什么不来ALO?以妳这家伙的个性,不可能会从此害怕完全潜行机器吧?」

「你太小看我了吧。」

苦笑着这么说完之后,阿尔戈再次把双手伸进口袋,然后前后摇晃纤细的身体。

「嗯~~其实有很多理由啦。我也不是完全没兴趣哟。听见ALO里可以复活旧SAO的角色时,真的差点忍不住……但是呢,就算再次在ALO里挂起情报贩子的广告牌,感觉也不会有像那时候那样的动力了……」

「……这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虽然用这种说法,但其实我非常了解她的想法。

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是疯狂天才茅场晶彦所创造的真正异世界,被关在石头与钢铁的浮游城里的众玩家,被强迫在「HP归零就等于真正死亡」的恐怖规则下,以完全攻略游戏为目标。

几乎没有一天不感到恐惧、绝望、焦躁与悲伤。但是那并非一切。升级时的欢喜、获得稀有道具时的兴奋、打倒魔王怪物时的痛快都是和SAO之前玩过的游戏完全不同的真正感情。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就算我觉得现在主要游玩的ALO是无比的欢乐,还是没办法像SAO时那么认真了……

甩开剎那间的感伤,我再次提出问题。

「……那这两年来,妳都在哪里做些什么?」

「当然是在老家当学生呀。」

「…………啊……」

听她这么一说就觉得确实是如此。我在攻略完SAO之后,虽然发生了许多事情,但基本上也是「在老家当学生」。

「妳老家在哪里?还有妳是几年级啊?」

听见这些问题,阿尔戈突然就对我伸出右手。

「两个问题要一千珂尔哟。」

「嗯嗯……」

在准备要从制服口袋抓出一千珂尔金币,回过神来才停下动作的我面前,阿尔戈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喵哈哈哈……开玩笑的啦。老家在神奈川的左下方,学年是高三哟。」

「左下……」

我这么呢喃,同时在脑袋里摊开神奈川县的地图。在西南部的有小田原、箱根、热海……已经是静冈了吗?不论如何,跟东京绝对不算近。然后高中三年级的话就是长我一个学年,跟亚丝娜和莉兹一样半年后就毕业了。

「……为什么现在才转学到这里来?」

「嗯嗯~~」

发出简短的沉吟声后,阿尔戈就说了句「好吧」并耸肩,然后把手伸向背着的小型背包。灵巧地反手打开口袋取出四角形盒子。从黄色皮革制的盒子里拿出一张灰色卡片来交给我。

接过来的那个就是所谓的名片。我的眼睛被印在中央的名字吸引过去。

「帆坂……朋……这是本名?」

「抱歉喔,有个不像本名的名字。」

「没……没有啦,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想到妳会如此轻易就告诉我本名……」

「既然转学过来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吧。」

我的视线从稍微噘起嘴的阿尔戈,也就是帆坂朋的脸庞移回名片上。

名字右下方印着电子信箱与手机号码。然后左上角是职称。凝眼一看之下──上面写着「MMOToday 记者/调查员」。

「咦,真的假的?」

光听见我惊讶的声音就察觉我对什么有所反应般,阿尔戈轻轻点了点头。

「真的哟。」

「MToday的记者……那我看的新闻里有些就是妳写的吗……?」

「或许吧。」

「等等,但是MToday基本是以The seed的新闻为主吧?没玩过也可以写新闻吗?」

「我负责的不是个别的游戏,而是The ssed连结体的综合新闻还有硬件方面。嗯,偶尔也会创角色进行潜行,不过取材结束后就立刻砍掉了。」

「哦……」

吐了长长的一口气后,我再次看向阿尔戈的脸。比我年长一岁这件事没有让我受到太大的冲击,但听到她现在是VRMMO界最大网络媒体的MMOToday的记者,就让我这个甚至没打过工的一介学生感到相当大的差距。

「……看来以后不能用妳这家伙来称呼妳了……今后要改用帆坂小姐……」

「别这样!轻松一点就可以了啦。」

一脸认真地说完后,阿尔戈就对着我抬起下巴。

「然后呢?只叫我报上本名,你自己不说吗?」

「嗯?啊,噢……」

这时候才终于发现我还没说出自己真正的姓名。虽然这时候再自报姓名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但我也没有名片,所以也没其他办法了。

「呃……我叫桐谷和人。今后请多指教。」

「嗯,请多指教。」

阿尔戈咧嘴笑着并伸出右手。这次手掌是直向,所以应该不是跟我要情报费。于是我畏畏缩缩地伸出手来跟她握手。

透过强力被握住的手感觉到己身之外脉动的那个瞬间──

「……真的还活着呢。」

原本实在无法说出口的话语就这样从口中掉落。

结果阿尔戈也浮现带着另一种言外之意的温柔微笑说道:

「都是托桐仔的福。其实我总觉得自己活不到一百层。如果不是桐仔在第七十五层就攻略了游戏,我一定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就挂掉了。」

「不光是我一个人的力量……」

突然被胸口揪紧的感觉袭击,好不容易才开口回答她。实际上,能在艾恩葛朗特第七十五层打倒希兹克利夫──茅场晶彦,是因为许多玩家支持、鼓励、引导我才能完成的结果。而眼前的阿尔戈当然也是其中一个。

──她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深切地体认着这一点并且放开手。深吸了一口有森林味道的空气,然后把残留在胸口的感慨一起呼出之后,才把话题拉回来。

「那么……阿尔戈转学到这里的理由,和担任MToday记者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呢?」

「啊,关于这个嘛……」

但阿尔戈这时候就闭上嘴,朝「秘密庭园」唯一出入口的绿篱间隙看去。几乎在同一时间,我也听见轻快的脚步声。

几秒钟后,冲进绿地的是右手上握着手机的亚丝娜。移动到这里的路上,我已经先传了讯息给她。在草皮上停下脚步的亚丝娜先看了我一眼,然后把视线移到旁边的阿尔戈身上──

「……骗人……」

然后这么呢喃。瞪大的栗色眼睛在透过树叶缝隙的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阿尔戈也眨了眨眼睛,然后举起右手开合了一次。

「嗨,一切都还好吗,小亚……」

但是她没能把话说完。以宛如被SAO时代的「闪光」附身般的速度猛冲过来的亚丝娜,全力抱住了比自己矮一点的阿尔戈。我好不容易才在空中接住从亚丝娜右手滑落的手机。

亚丝娜把脸埋在阿尔戈的肩口,接着以细微的声音说:

「我一直相信……我们绝对会再次见面。」

「……抱歉这么长一段时间都没联络呀,小亚。」

对着亚丝娜这么呢喃的阿尔戈,温柔地拍了拍她穿着衬衫的背部。然后两人的身体才终于分开,亚丝娜仔细地望着阿尔戈的脸一阵子后,才说出十几分钟前我刚提过的问题。

「那么……阿尔戈小姐为什么到这里来呢?」

 

归还者学校的午休时间是十二点四十分开始到一点三十分的五十分钟。以高中来说算是长的了,但仍不足以尽情地闲聊过去的往事。而且怎么说也还是在成长期,不吃午饭实在是相当痛苦的修行。

因此我事先传了「到学校餐厅买三人份的食物,然后到秘密庭园来」的讯息。亚丝娜买来的是潜艇堡,其中一个夹了卡芒贝尔干酪&火腿&芝麻菜,第二个夹着奶油干酪&烟熏鲑鱼&西红柿,最后一个则是虾子&酪梨&罗勒。在白檀树下铺上极薄塑料垫后坐下来,亚丝娜就给阿尔戈优先选择的权利。

「阿尔戈小姐,选妳喜欢的吧。今天我请客。」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

面对推辞的阿尔戈,亚丝娜笑着递出三个潜艇堡。

「不用客气喔。当我跟桐人在第二十二层购买森林小木屋时,阿尔戈小姐也帮忙完成任务。这是那个时候的谢礼!」

「……啊,确实发生过这种事呢。」

很怀念般瞇起眼睛后,阿尔戈就露出灿烂的笑容。

「那我就不客气喽。我……选这个。」

说完就伸手去拿的是夹着烟熏鲑鱼的潜艇堡。由于转过头来的亚丝娜对着我问「桐人要哪一个?」,我便思考这两个的话亚丝娜应该会选择酪梨,于是回答「火腿干酪!」。

这算是我的坏习惯,明明从SAO里解放出来已经过了两年──然后在那个世界和亚丝娜一起生活只有短短两个星期,还是无法抛开两个人共有道具栏时的习惯,这种时候很容易就忘记付亚丝娜帮我垫的费用。刚接过潜艇堡才终于注意到这件事,于是急忙拿出手机。因为亚丝娜也买了三人份的冰红茶,我就在结账应用程序里输入加上这些费用后除以二的金额,然后让亚丝娜的手机读取显示的条形码。虽然使用Augma就能轻松完成个人间转账,但急忙冲出来的我把它放在教室的包包里了。

当我想到这里的瞬间。

「……啊!」

我在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拿着潜艇堡的情况下发出叫声。

这次的午休已经决定好在餐厅和莉兹以及西莉卡一起讨论昨天震撼The seed连结体的异常状态。而且这场会议连在大宫的高中念书的直叶,还有就读于上野附近高中的诗乃也预定戴上Augma来参加,现在她们应该等不及我和亚丝娜前往餐厅了吧。

面对整个人僵住的我,阿尔戈露出了纳闷的表情,不过亚丝娜则是以「真拿你没办法」的模样开口说:

「果然忘记了吗?别担心,我已经联络大家希望把会议延到放学之后了。」

「这……这样啊……给妳添麻烦了……」

在我道歉之后,阿尔戈也轻缩起脖子。

「哎唷,你们两个人本来有事吗?那真是不好意思啦。」

「没关系,反正我原本就觉得只有午休时间完全不够了。」

如此回答的亚丝娜把装冰红茶的杯子递给我们。

「我们还是快点开动吧。都快饿扁了。」

关于这一点我当然也同意。于是急忙打开包装纸,从食材满出来的边缘大口咬下。餐厅内的轻食摊是由本地的熟食店经营,虽然没办法说是刚出炉,但潜艇堡的外皮相当香蔬菜也很新鲜。默默吃了两三口之后又喝了口红茶把食物吞下肚。

阿尔戈也瞬间吃掉半个,然后以满足的表情做出评论。

「这不是学校面包的水平呢。转学到这里果然是对的。」

「餐厅的食物也都很好吃喔……不是啦……」

轻咳了一声后,我才再次丢出遭到中断的问题。

「差不多该告诉我们阿尔戈在这个时期转学过来的理由了吧。」

「时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这个学校分为上下学期来招收转学生,今天是下学期的入学日啊。」

「咦,是这样吗?这样的话……干脆就别用三学期,改采两学期制不就好了……」

「这样寒假会消失哟。」

「当我没说过。」

看见立刻这么回答的我,亚丝娜就一边发出轻笑一边做出解说。

「这间学校是今年八月才开始有转学生制度的。所以暑假结束时好像已经来不及,紧急变成从九月底开始招收。阿尔戈小姐算是转学生第一号吧。顺带一提,听说即使不是前SAO玩家也能够转进来。」

「这样啊……但是──会有普通学校的学生特别转学到这里来吗?社会大众好像把这里当成隔离设施吧……」

「关于这一点呢,因为这里是职业学校,所以有许多实作的课程对吧?而且是学分制,可以选择真正有兴趣的课上……这些事情经过媒体报导之后,对本校有兴趣的人似乎变多了。我们班上也有转学生。那个女孩子就是这么说的喔。」

「这样啊……那阿尔戈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

当我说到这里,我才注意到一件事。

预定和莉兹她们讨论的异常事态──大量玩家被从无数的The seed规格游戏里强制转移到同一个世界的「Unital ring」事件,是在昨天也就是九月二十七日发生。

然后在MMOToday写The seed连结体相关新闻的阿尔戈突然转学过来的今天是九月二十八日。

这是偶然吗?刚才阿尔戈说过「是下学期的入学日」,但我不认为这是唯一的理由。

「阿尔戈,妳这家伙难道是因为Unital ring才……」

当我说到这里,阿尔戈就迅速举起左手的食指戳着我的嘴角。

「哎呀,别这么急嘛,桐仔。我会好好说明,而且现在时间也不太够。你刚才说过放学后要开会之类的,到时候我也可以参加吗?」

「咦……咦咦?」

我忍不住跟亚丝娜面面相觑。

SAO时代,阿尔戈虽然以情报贩子的身分对死亡游戏的攻略做出很大的贡献,但是中层以后就贯彻居于幕后的做法,连我见到她的机会都变得很少。西莉卡和莉兹或许听过她的名字,但她们应该没有买卖情报的经验,至于莉法与诗乃则是完全没有交集。

但是现在想起来,莉兹她们跟莉法也是一年半前才认识,诗乃更是在短短九个月之前。但现在却像是老朋友一样熟稔,所以和阿尔戈应该也能够打成一片才对。我和亚丝娜互相点点头然后重新转向阿尔戈。

「当然可以喽……不过,怎么说呢,妳可别胡言乱语啊。」

「怎么样叫胡言乱语?」

「这个就要交给妳的良心去判断了。」

一脸认真地这么请求完后,我再次吃起剩下的潜艇堡。阿尔戈和莉兹贝特她们应该能成为好朋友才对……即使如此相信,内心还是被某种不祥的预感袭击。

 

下午三点三十分的班会时间结束之后,我就迅速离开教室,急忙赶往第二校舍三楼北端的电算机教室。

虽然是名字听起来相当有威严的教室,不过只是这栋建筑物仍是都立高中时曾在这里进行过情报相关课程,并非有什么巨大的大型计算机在此坐镇。而且当时设置的桌面计算机现在几乎都已经撤走,所以甚至有种名不符实的感觉。

修了机械电子学的我和两名修同一门课的男学生组成研究小组,正式向学校借用电算机室作为研究室。我们三个人各有一把教室的钥匙,不过另外两个人说今天要去秋叶原购买零件,我便趁着这个机会在这里举行会议。

跑过走廊爬上楼梯来到三楼。原本以为我是最早到的,结果莉兹贝特也就是筱崎里香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电算机室门前。

「太慢了!」

面对一看见我就这么大叫的莉兹,我竖起右手来表示道歉并且如此回答:

「没有啦,是妳太快了……我班会一结束就立刻冲出来了。」

「因为我们班导师出差了,所以今天没有班会啊。」

「那就在教室杀杀时间再过来啊……」

「就觉得慢慢走过来时间会刚好嘛!」

虽然跟在ALO里面一样以熟稔的口气说话,但在这间学校里我是二年级,而莉兹是三年级,所以还是会有些顾忌。我明明在现实世界连跟比自己年长许多的克莱因与艾基尔都能轻松对话,所以说学校这个地点所拥有的力量真的很恐怖。当我想着「用The seed制作以巨大学校为舞台的游戏说不定会很受欢迎,不对,应该早就有了吧」的时候。

「还发什么呆,快点开门啊。」

背部被莉兹打了一下,我便点头回答「啊,嗯」。从口袋里拿出附有褪色塑料标签的钥匙并插进钥匙孔内。转动滞涩的圆筒锁后打开拉门,接着把右手贴在胸前行了个礼。

「请进,莉兹贝特大小姐。」

「辛苦你了。」

接着就随大剌剌这么响应的莉兹走入电算机室。虽然平常已经尽可能用吸尘器打扫了,还是无法消除古老教室特有的阳光气味。透过白色窗帘的午后阳光在教室内形成强烈明暗对比,我做出没有必要点灯的判断。

「哦,感觉很不错嘛。我很喜欢这种气氛。」

初次来到电算机室的莉兹做出这样的评论,我则因为已经看惯了而没有什么感想。如果是木造建筑物的话或许还值得拍一下照片,不过第二校舍还不至于那么古老。墙壁是有些龟裂的水泥,地板是磨薄了的油毡,并排在一起的桌子也是便宜的美耐板制。但莉兹像是很稀奇似的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横越教室,然后在深处的窗边回过头来露出隐含深意的笑容。

「不觉得这样好像校园动画吗?男孩和女孩放学后在旧校舍里独处……」

当我因为她突然的胡言乱语而吓得后仰时,她便以右手的食指对着我并且说:

「然后以华丽的能力大战。」

「大战吗……」

我一放松肩膀的力道,莉兹也放下右手嘻嘻笑着说:

「不然你以为要做什么?」

「没有啦,没什么……倒是大家怎么这么慢。」

我这么说的瞬间,前面的门就喀啦一声被拉了开来。

「久等了~」「让大家久等了!」

同时这么说并且走进来的是亚丝娜和西莉卡。两人的身后……没有第三个人的身影。

明明自己说要参加会议,阿尔戈那个家伙该不会翘头了吧。原本想还是联络一下而准备把手伸向手机,这才发现尚未交换联络方式。短短两个小时前在秘密庭园分手的「老鼠」,身影逐渐消失在从树叶透下的阳光当中。简直就像我和亚丝娜在那个时间看见的是幻影一样……

「安安~」

结果阿尔戈本人就随着这种脱线的招呼声从打开的门口走进来。害我差点就跌倒。亚丝娜笑着跟她挥挥手,莉兹和西莉卡则是愣住了。

还是穿着运动外套的阿尔戈,注意到她们两个人后就轻轻点头致意,接着朝我看来。

「喂,快点帮我介绍一下呀。」

「噢,嗯……莉兹、西莉卡,这家伙是阿尔戈。今天起转学到这间学校来,和我们一样是SAO生还者,在艾恩葛朗特是……」

说明到这里的瞬间,阿尔戈便插话进来。

「在艾恩葛朗特是桐仔的大姊姊。」

莉兹大叫:「桐仔?」

西莉卡则是叫着:「大姊姊?」

我横向冲刺到阿尔戈身边,拉着外套的兜帽把她吊起来……虽然很想这么做,但还是按耐下冲动,以凶狠的口气呢喃:

「我说过别乱说话了吧!」

「什么嘛,这不是事实吗?」

「哪里是事实了!只是客人与老板的关系吧!」

「啊~这种说法太过分了。亏我好几次都给桐仔你特别待遇……」

当我们这么争执时,背后的亚丝娜就发出「拿你们没办法」般的声音。

「别再吵了,差不多该进入主题了吧?我觉得等会议开始再介绍阿尔戈小姐比较好。直叶与小诗诗都是首次见到她。」

「啊,嗯,说得也是……所以……」

我看着目前仍瞪大眼睛的莉兹与西莉卡说道:

「马上就能说明这家伙是什么人,可以先帮偶准备一下开会吗?」

「你的语气变得很奇怪喔。」

被西莉卡以阴暗的眼神盯着,我只能往后冲刺来退避到自己的书包旁边。

 

电算机室的桌子跟教室里的不同,属于三人座的长型桌,所以在房间中央将两张桌子合并起来完成即席的会议桌后我们便坐在桌子周围。长边的上座是亚丝娜与阿尔戈,下座并排坐着莉兹与西莉卡,我则是坐在走廊侧的边缘。

所有人一起戴上Augma──阿尔戈的除了涂上芥末黄之外,后脑杓的电池部分还画着老鼠图样──完成起动后,桌上就出现妖精大小的结衣。

「爸爸、妈妈、莉兹小姐、西莉卡小姐,午安!」

以可爱声音打招呼的结衣把目光放在阿尔戈身上。

「咦,这一位是……」

「啊~这个嘛,我马上就会说明,还是先开始会……」

当我说到这里时,结衣就眨了一下眼睛并且咧嘴笑着说:

「是阿尔戈小姐吧!爸爸和妈妈在SAO里受到很多照顾。我的名字叫作结衣。」

阿尔戈张大了嘴,同时以认真的眼神盯着低头行礼的结衣看。

「那个……为什么知道我是阿尔戈呢……?」

「SAO的角色档案与生物辨识有九十八%一致!」

「……我在这两年里长高了不少耶……」

「是加上成长预测模拟后才进行辨识!」

这时阿尔戈似乎终于发现明确回答着的结衣不是真正的小孩而是AI了。她沉默了三秒钟之后就对着桌上伸出右手。

「嗯……嗯,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好的,请多多指教!」

结衣以娇小的双手抓住阿尔戈的指尖。现在想起来,对于在现实世界也从事情报贩子般工作的阿尔戈来说,应该会对结衣那活生生的人类绝对无法比拟的情报收集能力感到垂涎三尺吧。得小心别让她找结衣去打什么奇怪的工……当我这么想时,视线前方的结衣就回到桌子中央并且摊开双手。

「那么现在和诗乃小姐与莉法小姐联机!」

「啪哩啪哩」,空中描绘出蓝白色火花般的特效,桌子的窗户那一侧出现诗乃与直叶的身影。两个人都穿着制服,各自坐在外表不同的椅子上。

今天是首次使用结衣帮忙建构的「AR会议系统」,但彷佛两个人真的在眼前般的真实度实在令人大吃一惊。诗乃她们似乎也跟我一样,一边瞪大了眼睛一边环视着电算机室。

「……哦,这里就是归还者学校吗……」

如此呢喃的诗乃准备从椅子上站起来,我便急忙用双手阻止她。

「喂,不能乱动啦。现在诗乃与小直的视界被Augma覆盖过去了,这样会撞到那边的物体然后跌倒喔。」

「啊……对喔。顺带一提,我是在视听教室,如果有其他学生进来的话,就会看到我对着空无一人的空间说话吧?」

听见诗乃的问题,结衣便回答「没有错!」,结果旁边的直叶就绷起脸来。

「呜哇,我是从保健室联机的。这期间绝对有人会来啦。」

「咦,小直,妳不用去社团吗?」

我一这么问,剑道社员就稍微吐出舌头来说:

「我把今天变成休息日了。」

「喂喂,这样没关系吗?之后不会被三年级的处罚吗?」

「不用担心啦!应该说,三年级的学生在八月的大赛后就引退了,我现在是副社长喔。」

「咦,真的假的?早点说嘛,都还没有帮妳庆祝耶。」

「当上副社长没什么好庆祝的啦。不过十一月的新人战如果获得好成绩的话就要帮我大大地庆祝一番喔!」

当兄妹轻松地进行对话时,西莉卡就露出惊讶的模样对着直叶问道:

「莉法小姐是副社长的话,表示有人比妳更强喽?」

「当然有了。练习时互有胜负,但我的剑法有些自创流派的部分……社长果然还是得正统派的人才行。」

听见这些话后不免再次担心霸凌的问题,但是没有人望的社员应该不会当选副社长吧。举行全国大赛的八月上旬我还在住院当中,所以没办法去帮忙加油,但新人战一定要去观战……如此下定决心的我提高声音表示:

「那么,本来就没什么时间了,我们差不多该开始会议了。首先呢,要介绍这个家伙……不对,是这个人。」

被我指着的阿尔戈,稍微起身向大家点头致意。

「这个人是今天转学到归还者学校的帆坂朋小姐……SAO里的外号是『老鼠』阿尔戈,职业是情报贩子。」

一听见我这么说,莉兹和西莉卡就同声大叫「啊!是发行攻略册的!」,诗乃与莉法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表示「什么是攻略册?」,至于阿尔戈本人则是有点害羞般发出「咿嘻嘻」的笑声并且站起来和除了我、亚丝娜以及结衣以外的四个人握手──远距参加的两个人由于没有触碰判定所以只是做出握手的模样。我看着这种模样,内心忍不住想着这下子队伍的男女比例又要更加失衡了。

这间学校的男学生也有许多VRMMO玩家,想招募成员的话随时都没问题,但实在无法付诸实行。理由一定是因为在度过长达两年时光的Underworld里已经遇见生涯最佳友人的缘故吧。不认为今后还能遇见像他那样值得信赖的同性、同年代的好友,而且也不会想再找一个了。当他在激斗的最后丧失生命时,我内心的一部分也跟着死去了。而这个伤口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痊愈。

深深吸了一口带着蜡油味的空气,压抑下胸口的疼痛后,我便开口表示:

「既然自我介绍结束了,我们立刻进入主题吧。首先想知道的是,ALO以外的玩家的状况……GGO的诗乃也被强制转移到『Unital ring』了吧?」

「嗯。」

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到点头的诗乃身上。

「为了慎重起见还是问一下,妳知道注销后虚拟角色也会留在里面吧?能够确保自身的安全吗?」

「嗯……应该没问题。因为鸟人会帮忙保护我。」

包含我在内的所有人都从头上冒出问号,诗乃也像要表示「我自己也搞不懂」般耸了耸肩。

4 条回应
  1. 台灯2021-7-14 · 16:44

    卧槽!?!!?网站回来了!!!
    还更新了!!!!

  2. 星之钥2021-7-15 · 23:38

    好耶

  3. 圆芙芙2021-7-18 · 2:08

    回来啦!

  4. 2021-7-26 · 10:15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