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3]Unital Ring Ⅱ

Heathcliff · 7月14日 · 2021年 · · ·

 

6

 

「……我很不擅长选这种东西啊……」

我瞪着能力取得画面并且这么呢喃,在旁边喝着水的莉兹贝特以傻眼的口气表示:

「凭感觉就可以了吧。我和莉法都很干脆就点下去喽。」

「就是没办法凭感觉啊……」

我这么嘟囔着,同时紧盯着窗口看。

中央的四个图标排成十字形。从上面依照顺时钟方向来看分别是「刚力」、「顽强」、「才智」、「俊敏」。然后这些图标又分别延伸出两条线来连结新的图标。「刚力」连结到「碎骨」与「坚守」。「顽强」是「忍耐」与「抗毒」。「才智」延伸出「集中」与「博学」。「俊敏」则是「远奔」与「巧手」。

击点图标就会显示说明文。根据说明文的内容,「刚力」是增加近身中型大型武器伤害与装备负重量、搬运负重量。同样的,「顽强」是增加HP值、TP值、SP值以及状态异常抗性。「才智」是增加MP值与魔法威力。「俊敏」则是增加远距离武器伤害、近身小型武器伤害以及跳跃距离。

也就是说攻击手是从刚力开始发展能力树,坦克是顽强能力树,魔法师是才智能力树,斥侯则是俊敏能力树,以中型近身武器的单手剑为主要武装的我,应该什么都不用考虑就选择刚力能力即可,但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要在身为生存RPG的Unital ring存活下来,最重要的就是HP、SP以及TP值。今后可能会有一两次,不对,可能是十次左右在快要饿死或渴死之前浮现「早知道就把『顽强』点满……!」的念头。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同伴们问道:

「那么……妳们凭感觉点了什么能力?」

结果莉兹贝特回答「我是『顽强』」,莉法回答「我是『刚力』~」,坐在我旁边的结衣则是笑着回答「我是『才智』!」。我眨了眨眼后就跟心爱的女儿确认。

「点了『才智』……结衣是想成为魔法师吗?」

「是啊!我要以妈妈那种能揍人的魔法师为目标!」

「这……这样啊。很可靠嘛。」

在ALO里以狂暴补师之名令人畏惧的亚丝娜,其战斗模式之所以能成立,是因为她具备强大的防御/回避技巧,但认为不能破坏小孩子梦想的我克制自己,只是摸了摸结衣娇小的头部。不是说绝对不可能,而且不论她要选择什么能力,我只要在旁边好好地守护她就可以了。

为了能够保护女儿,是不是应该选择坦克的能力呢……我再次陷入举棋不定的困境,只能抬头仰望天空。离开圆木屋时西方的天空还留有夕阳的残照,现在已经完全消失,漆黑的云不断流过朦胧的星空。

「嗯嗯~如果也可以知道衍生能力的内容就好了……」

由于只有现在可取得能力才能读取说明文,所以我才会发出这样的牢骚,结果在正面啃着小小树果的莉法就傻眼地说:

「那你问我们不就得了。」

「咦……啊,对……对喔……」

她们三个人都取得最初的能力了,所以可以看见衍生能力的说明文。为了掩饰尴尬而干咳了几声后,我才依序看向三个人。

「那么要麻烦三位指点一二了。」

「真拿你没办法……」

耸了耸肩的莉兹迅速打开环状选单。

「嗯,『顽强』的衍生能力呢,『忍耐』是强化格挡时的伤害减少效果,『抗毒』正如同名字一样是强化减少毒性伤害的效果。」

「唔嗯唔嗯。」

接着换莉法凝视窗口。

「『刚力』的衍生能力,『碎骨』是增加格挡时的贯穿伤害,『坚守』是强化格挡时回弹减少效果。」

「唔嗯……?」

接着结衣则是在完全没有看窗口的情况下进行解说。

「至于才智的衍生能力嘛,『集中』是增加MP条回复速度,『博学』是加快语言技能的熟练度上升。」

「唔嗯~~~~」

语言技能应该是能够跟NPC对话的技能,不过只要结衣在的话就还不需要。由于实在没有打算成为魔法师,所以「才智」能力树可以从候补名单内移除,但即使知道「刚力」与「顽强」的衍生能力内容后还是很烦恼。

「嗯……感觉『坚守』与『忍耐』的性能很相似啊。减少回弹与减少伤害为什么是不同的能力树呢……?」

「『坚守』大概不是盾牌而是以武器格挡为主吧?阻挡攻击之后身体没有失去平衡的话,就能比较快反击啊。」

莉法的说明让我点头想着「原来如此」。

 

「『刚力』能力树也不完全偏向攻击吗……那么,我果然还是点这边的能力吧……」

「不能一次选两个系统吗?」

莉兹贝特对我这么问道,我则是再次发出沉吟声。

「嗯~也不是说不行,但是像这种的通常都是钻研单一系统最后才会比较强喔。」

「那桐人你就完全强化攻击就好啊。这才最符合你的个性。」

莉兹的话让莉法咧嘴发笑,结衣则是笑瞇瞇地点头。不论是在SAO还是ALO,我都不是纯正的攻击手才对啊……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她们三个人的意见似乎相同,我想亚丝娜、西莉卡和爱丽丝如果在这里的话也不会有异议吧。

「……我知道了,不过辅助就要拜托妳们喽。」

「好好好,我会守住你的背后。」

我一边听着莉兹的回答,一边再次触碰「刚力」图标,然后按下说明窗口最下方的「取得」键。按下将消费1点能力点数的确认对话框的Yes键,窗口就随着带有爽快感的音效发出光芒,原本是黑白的「刚力」图标变成红色。

这样就能够取得「碎骨」与「坚守」两种能力了,但是它们必须得消费2点能力点数。由于每个能力都有十个等级,这时是要先把「刚力」提升到第10级,还是先取得「碎骨」就是值得思考的地方了。虽然能力点数还剩下11点,但是把它们全部用光也让人感到犹豫。

犹豫了一阵子后,我决定先取得「碎骨」能力。于是前方又出现两个衍生能力。

其中之一是「乱击」,效果是连续攻击时增加第二击开始的伤害值。另一个是「远击」,效果是增加范围攻击的距离。虽然早就料到,不过想取得两个能力都必须付出3点。也就是说,想把「刚力」「碎骨」「乱击」全都提升到等级10的话,就必须投入60点能力点数才行。而且能力树应该还会继续延伸。

「真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我忍不住这么呢喃,同时把「刚力」提升到等级5。这样就消费了7点,目前还剩下5点。回到能力值画面后,「刚力」的效果似乎立刻显现,装备负重量表与搬运负重量表的使用率都降低了许多。由于这款游戏必须携带大量的水与食物、素材,所以这种能力虽然不起眼,但是相当有用。

「……好,我取得能力喽。」

如此宣言并关上窗口后,莉兹就以轻松的口气对着我问:

「还剩下几点?」

「5点吧?」

「看,果然剩下5点以上!打赌是我赢了!」

「……啥?」

在哑然的我面前,莉兹朝莉法伸出右手。莉法则在那只手掌上投下大量树果。看来她们是打赌我会剩下多少点数。

「真是的!哥哥!留下那么多要干什么,是男人就要一口气全用光啊!」

当我遭到妹妹不讲理的斥骂时,结衣就像要安慰我一样摸了摸我的头。

 

我们用完餐后,就从成为即席安全地带的大岩石上来到地面,然后再次往西南方向前进。就算没有照明,单靠星光还是能看见自己的脚边。

我们早已穿越森林,周围是一大片干燥的草原。或许因为是夜晚吧,出现的怪物主要是以鬣狗与蝙蝠等夜行动物为主,虽然不至于能轻松获胜,但也没有吃到什么苦头。当然这是因为有莉兹帮忙制造的铁制武器与防具,如果还是拿着石头小刀与草衣的话,可能根本无法离开森林吧。

饮用水的话已经用亚丝娜帮忙制造的素烧水壶在河川里装满了水,但食物就只带了一点紧急时使用的熊肉干,基本上必须在途中自行觅食。鬣狗的肉即使烤过了也无法入口,但经常可见的矮树上长着胡桃般的树果,虽然要把壳打破有点辛苦,但它的味道倒还算不错。出发后经过了两个小时,目前TP条与SP条都还维持在八成左右。

「莉兹,还要多久才抵达巴辛族的村子?」

依然叫出地图窗口的莉兹走在前方,我对她这么问完后,铁匠没有回头就直接回答:

「好不容易才走完三分之一哟。前面有一个两棵超级大树并排在一起的地方,那里就是中间点了吧?」

「妳说大树,是像阿尔普海姆的世界树那么大吗?」

听见莉法的问题后,莉兹就一边苦笑一边摇头。

「当然没有那么大了。昨天看到时已是深夜,所以没能看得很清楚,不过大概是一百公尺左右吧?」

「话说回来……巴辛族他们在通过可以看到那两棵大树的山丘时,曾经停下脚步来祈祷对吧。」

这时插话的是和我牵手走路的结衣。莉兹贝特也点头表示「啊,没错没错!」。

「……向巨树祈祷吗……」

这么呢喃的瞬间,就感觉记忆深处受到连续刺激,但是连自己都不清楚是联想到什么。原本想开口要结衣搜寻VRMMO相关的数据库,但立刻就打消念头。现在的结衣不是导航妖精,跟我一样被赋予了玩家账号。而且她似乎对这一点感到很高兴。可以的话,希望尽量不把她当成便利的AI。

于是我本来打算询问结衣她们是否一起祈祷了来取代刚才的问题,但从北方吹来的湿冷风让我反射性缩起脖子。

「风景像是热带草原,夜晚却这么冷吗……结衣,妳会不会冷?」

「嗯,我不要紧。因为莉兹小姐帮忙制作了铠甲。」

正如她所说的,从昨天再次见面时就一直只穿一件白色洋装的结衣,现在胸前装备着薄薄的胸甲,双手双脚上也装备着同样外观的手套以及靴子。铠甲下面依然是洋装,而这样的打扮看起来并不保暖,不过莉兹贝特的打铁技能熟练度有100──虽然下降了但现状已经算很高了──说不定打造的铠甲还附加了防寒效果。

而莉兹贝特本人则继续使用从巴辛族那里获得的皮甲与单手用锤矛,熔解黑色鞭痕所制成的铸块只做了小型圆盾给自己。另一方面,莉法则跟我一样获得了四件一组的金属铠甲与单手/双手兼用的长刀,跟只有一把石头小刀石比起来可以说有天壤之别,已经变身成重装战士了。但是走在我前面的莉法,一被北风吹到就全身缩起来叫了一声「好冷!」。

拖着金色马尾转过身子,然后灵巧地面对着我往后走并且说道:

「桐人啊,不能用鬣狗的毛皮做披风之类的吗?」

「别强人所难了,我又没有裁缝技能。」

「那就用跑的吧!也可以缩短时间!」

「咦咦……妳在社团是经常跑步没错,但我又没参加社团……」

「我说啊,虚拟世界跟有没有参加社团无关吧!」

面对莉法的指谪,发现确实如此的我还是干咳了一声来把事情带过。

「而……而且跑步的话会平白让TP与SP减少……现在又看不清楚地面,这样很危险……」

「爸爸,我有火把喔!」

突然这么大叫的结衣,打开道具栏后拿出一根棒状物。仔细一看之下,是在树枝前端卷上枯草所做成的物品。在圆木屋使用的照明是简单的枯枝,所以算是进化了一级。

「这是结衣做的吗?」

「是啊,但想出制造方式的是莉兹小姐。」

「哦~不愧是工匠职。」

「称赞我也没有奖品喔。」

边走边看向这边的莉兹贝特,稍微隔了一阵子才继续说:

「但是,还是做好奔跑的准备会比较好。昨天巴辛族的人曾经说过。这里……好像是基幽鲁平原吧?偶尔会吹起冰风暴,那时候如果不裹着毛皮,或是到附近的洞窟避难就会冻死。」

「啥!妳为什么不早点说呢?」

「因为是好几年才会发生一次啊。」

「我说啊,游戏世界的话这种情况都是以一天一次的频率……」

当我话说到这里时,身边的结衣就发出不安的声音。

「对不起,爸爸。我也听说这件事了,但是没有把它分类为重要情报。」

「没……没有啦,结衣妳没有错喔。说起来热带草原怎么可能会吹冰风暴呢。」

「喂!跟我的对应也差太多了吧!」

正当莉兹贝特鼓起脸颊的时候。

北方再次有强风袭来,让我们四个人同时缩起上半身。感觉似乎比刚才还要冰冷,而且还带有些许水气。仰望天空就发现漆黑的碎片云以猛烈的速度从北往南流动。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对莉法的话响应了一句「赞成」,然后低头看向结衣。

「结衣,让我点燃那根火把吧。」

「了解了。」

严肃地点点头后,结衣就把卷着枯草的前端朝向我。我从腰部的道具袋里取出打火石并且用力碰撞。现实世界的打火石,不和名为火镰的铁片互相敲击的话就不会出现火花,但在这个世界里,即使两边都是石头也可以使用。就算没有取得才智能力树,总有一天一定要学会火属性魔法……这么想的我拚命击打后,在第七下终于成功点火让枯草开始燃烧起红红的火焰。

把打火石放回袋子里,然后高高举起结衣交给我的火把。由于风势很强,火焰也跟着剧烈摇晃,但似乎不会轻易熄灭。

我迅速环视周围,寻找看起来有洞窟的地方,很遗憾的是因为光量不足而无法看到远方。但还是能看见东边有类似岩山的细长剪影,西方则是平缓的山丘棱线,于是开始思考该往哪一边走。

虽然还不能确定真的是冰风暴要袭来,但等真的发生才要找避难所就太迟了。要有洞窟的话岩山的机率应该比山丘还要大。但是像塔一样的岩山就算有洞窟也可能不够深……这时在犹豫不决的我右侧──

结衣突然发出尖锐的叫声。

「爸爸,有什么从北方过来了!」

「什么……」

当我急忙将火把朝向顺风处时,一道巨大的影子同时也在光线中无声地冲进来。

在仅仅五公尺前方停下来的影子,压低了身体发出「咕噜噜……」的低吼。那不是至今为止战斗过好几次的鬣狗。包裹在黑色毛皮底下的胴体虽然纤细,但是远比鬣狗还要大,前脚也强壮许多。牠不是犬科而是猫科……以圆形耳朵来看应该是豹类。

「嘎噜哦!」

发出极凶猛声音的黑豹以发出淡淡蓝光的双眼瞪着我们四个人。虽然浮现「竟然在这种时候!」的念头,但牠似乎不是能够逃走的对手,而且明显对我们有敌意。没办法的我只能把火把移到左手,然后右手握住剑柄叫道:

「要战斗喽!」

莉法同时拔剑并往前走出一步。我对从腰带扣环解下锤矛的莉兹呢喃「结衣拜托妳了」,就听见「包在我身上」的可靠回答。

看见我的长剑与莉法的长刀之后,黑豹就露出锐利的牙齿。虽然没有剑齿虎那么夸张,但是比现实的豹牙长了三倍。毛皮是比夜色更浓的漆黑,从脖子到背后都带着泛蓝光泽。

黑豹把身体压得更低,开始进入跳跃姿势。攻击的目标是我。决定以剑技迎击的我也把剑举到右肩。

突然间,巨大咆哮声刺进耳里。来源不是黑豹。是风声──

一阵猛烈到之前的风都只是小儿科般的强风袭来,我只得踏稳双脚加以抵抗。一直撑到刚才的火把终于被吹熄,视界陷入一片黑暗当中。坚硬的颗粒不断打在外露的脸和手上。这是冰……冰雹。

虽然想着「豹和雹一起来吗!」但是没有机会说出口。伏在地面的豹用力跳了起来。我反射性要发动剑技「垂直斩」,但是在跨出脚步前就停止攻击并转过身子。

黑豹以惊人的跳跃力一次跳过我们四个人并且在后方着地。牠再也不把我们当成目标,直接朝南方跑去。

「嗳……牠是不是在逃避冰风暴啊……」

我跟莉兹有完全一样的想法。推测没有错的话,混杂着冰粒的阵风是连怪物都得避难的冰风暴即将袭来的前兆,而那只黑豹应该知道可以避难的地方。

「……要追上去喽!」

一叫完,我就把剑收回剑鞘里,然后用右手握住结衣的手开始跑起来。莉兹贝特与莉法也从后面跟上来。黑豹的剪影融化在黑暗中,再被拉开数公尺恐怕就会跟丢。

由于火把熄灭了,所以无法确认脚边是否安全。四个人里要是有谁踢到坑洞或者石头而绊倒,这场追踪就要结束了。我一边祈祷真正的幸运能够降临一边拚命跑着。原本想把结衣抱起来,但既然同样是玩家,那么敏捷力就不会有太大的差距,她没有落后而是确实地跟了上来。

追着轻盈奔驰的黑豹两分钟后。前方出现一座小山丘。黑豹朝着山丘底部用力跳去后,直接就像被吸进去般消失无踪。迟了一会儿后我们也抵达该处,发现底部有一个高一公尺左右的洞穴正张开黑漆漆的大嘴。

停下脚步的瞬间,从后方降下的冰雹就击中我的铠甲发出当当的声响。虽然现在的直径不到一公分,但这场冰雹不可能这样就结束。气温应该也骤降了许多吧,呼出的气息已经变成白色。

看了一下HP条,发现已经开始慢慢减少。不必思考也能理解在HP条右侧闪烁着的冰晶模样异常状态图标是什么意思。

「爸爸,我们到里面去吧!」

我对结衣紧绷的声音点点头。洞穴一直延续到深处,这时我也只能祈祷黑豹到更里面的地方去了。

放开结衣的手,为了慎重起见拔出剑来靠近入口。即使往里面窥看也因为一片漆黑而看不到任何东西。就算点亮火把,在这样的强风下也撑不到一秒就会被吹熄。我下定决心,往前弯下身体后进入洞内。

洞穴是呈平缓的下坡,越往里面前进天花板也变得越高。地上的山丘虽然不高,但洞穴的本体似乎在地面下整个扩展开来。稍微放下心来的我慎重地往前进。

往下十公尺左右地面就不再倾斜,我便停下了脚步。撑起前屈的身体,即使将右手的剑举向正上方也碰不到天花板。看来我们来到相当宽敞的空间了。而且也感觉不到黑豹的气息。

确认HP条后,HP已经停止减少,冷气图标也消失了。呼一声吐出一口气,接着看向后方。洞穴里是一片黑暗,视界几乎等于零。

「大家都在吗?」

如此呢喃后,就听到「是的,爸爸」「我在喔」「在哟~」的回答。我为了先再次点燃左手的火把而准备把剑放回去。但就在这个时候。

「啊,那个……」

莉法发出沙哑的声音,我迅速地反转身体。

依然什么都看不见。当我拚命瞪大眼睛,就出现【获得暗视技能。熟练度上升为1】的讯息,黑暗则稍微变淡了一些。下一刻,我也注意到那个了。

洞穴深处浮着两道蓝光。想着到底是什么而继续凝视后,光芒一瞬间消失然后再次亮起。简直就像在眨眼……等等,不是好像那真的是眨眼。那是先进入洞穴的黑豹的眼睛。

黑豹似乎察觉我们注意到牠了……

「咕噜噜噜……」

于是发出这样的低吼。蓝色双眸轻轻浮动。原本躺着的豹似乎站起来了。黑暗中的视力对方应该比我们强上数倍,在这样的状况下开始战斗的话我们根本没有胜机。

「结衣,帮忙把火把点着。」

一这么呢喃完,我就把左手的火把往后伸去。

「好的。」

这么回答的结衣接过火把。虽然准备继续把打火石交给她,但是在这之前就听见奇妙的声音。

「锵、锵」的尖锐摩擦声。我不认为黑豹能发出这样的声音。一边警戒前方一边迅速回头,就看到洞穴入口方向有发出白光的极小粒子降下。

站在最后面的莉兹贝特一碰到粒子就「哈啾!」一声打了个喷嚏,接着莉法大叫「好冷!」,结衣发出「哈呜……」的声音,最后我则是剧烈地发起抖来。那不只是用冷所能形容。冷气图标再次点亮,HP开始以明显的速度减少。这个地方无法阻断从入口涌入的冷气。竖起耳朵就能听见类似悲鸣的细微寒风声。我实在不愿意想象外面变成了什么模样。

「哥哥,得到更里面去才行!」

莉法发抖的声音让我回叫着「我知道但豹挡在前面!」。占据洞穴深处的黑豹虽然没有发动攻击,但还是一样持续发出低吼。可以想象得到只要稍微靠近牠就会扑过来。

HP条已经减少超过一成。按照这个速度来看,应该不到三分钟就会归零。即使知道不利也只能跟黑豹战斗了吗……我咬紧嘴唇后,发现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可以尝试。

我静静地放下长剑,把手伸进道具袋内,然后拿出薄板状的道具。那是亚丝娜帮忙制作的熊肉干。虽然是贵重的干粮,但在这里冻死或是战死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品尝了。

「来,很好吃哟~来吃大餐~」

我对着发出蓝光的眼睛这么呼唤,然后静静丢出肉干。豹的视线移向发出细微声响掉落到地面的肉干。然后……再次眨了眨眼睛。

蓝色双眸无声地朝向肉干靠近。感觉牠正在闻肉干的气味。经过紧张的几秒钟后,可以听见咬下的声音。黑豹撕裂了肉干。下一个瞬间,黑暗中出现发光的环。简直就像车辆时速表的环,从左下方开始有三成左右变成红色,前端正不停地上下变动。是亚丝娜在驯服阿蜥时表示看到的驯兽计量表。

我从袋子里拿出新的,同时也是最后一块肉干并且丢出。黑豹立刻咬下,计量表又上升了一成左右。

「大家把肉干给我。」

我把右手往后伸,结衣就立刻把肉干放到我手上。估算黑豹吃完的时机,丢出第三片肉干。计量表继续上升,终于达到五成。最初的一片三成,接着一片能够上升一成的话,结衣应该还有一片,莉兹和莉法应该各有两片,所以应该还足够才对。

相信自己的计算,持续对黑豹丢出肉干。和驯兽计量表的上升呈反比,我们的HP不断减少。等级13的我HP总量比等级4~5的结衣她们还要多,这时她们三个人排在视界左上方的HP条已经不到五成。

虽然焦急地想着「快一点、快一点……」,但这种游戏的驯兽最重要的应该就是时机。喂完一个饲料后,当计量表上升期间再喂下一个饲料……时机不论太快或太慢都会失败。

把得自结衣以及莉兹的肉干都丢出去后,驯兽计量表就上升到八成。亚丝娜在驯服阿蜥时,应该只喂了三片熊肉就让计量表全满了,但这只黑豹的上升效率实在不怎么样。因为不是生肉而是肉干的缘故吗,或者是因为怪物的等级比较高呢?

「莉法。」

「OK。」

我丢出放在右手上的第九片肉干。黑豹大口吃下,计量表上升到九成。

「莉法。」

「我没有了喔。」

「…………啥?」

我转过头去,对在黑暗中依稀可以看到剪影的妹妹逼问:

「怎么会没有,亚丝娜不是给我们一人三片吗?刚才休息的时候每个人吃了一片,这样应该还有两片……」

「因为我刚才吃了两片。」

「啥?」

「有什么办法嘛,我肚子饿了啊!」

「什么……」

虽然感到愕然,但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事到如今才想不应该把鬣狗的肉丢掉也太迟了,何况也不认为黑豹会想吃那种臭到令人绝望的肉。

转向前方后,浮现在黑豹眼前的驯兽计量表正在九成上下变动着。这样放着不管的话将会开始下降,至今为止的努力就白白浪费掉了。

僵住的我耳边传来结衣细微的声音。

「爸爸……我的HP已经……」

「结衣……」

我丢下左手的火把然后把心爱的女儿拉过来,然后用双臂紧抱住她。即使透过铠甲也能感觉到娇小的身体冰冷到极点,目前正不断微微发抖。确认HP条后,残量只剩下一成左右。绝对不能让她在这个地方冻死。

我下定决心后就抱着结衣一点一点地前进。越往洞窟深处寒气就越趋缓和,但黑豹又开始发出低吼。驯兽计量表一边摇动一边开始减少。

已经没有可以喂食的饲料。但是提升计量表数值的方法不是只有喂食而已。

「不用害怕……我不是敌人……」

我一边对黑豹这么呢喃一边继续靠近。黑豹的低吼声虽然变大了,但是没有逃走也没有要袭击过来的迹象。

双方的距离剩下两公尺……一公尺……五十公分。靠到这么近之后,终于可以看见黑豹的身形。牠正低下头,似乎随时都可能扑过来。驯兽计量表已经降到剩下八成。

我带着手可能被咬掉的觉悟伸出右手。碰到黑豹强壮的脖子后,牠的身体就震动了一下。

「乖孩子,不用怕喔……」

我用指尖静静摸着牠光艳的毛皮。「咕噜噜噜……」的低吼没有消失。驯兽计量表也持续一点一点下降。但这时候要是露出恐惧的模样应该就会立刻遭到袭击吧。左手依然抱着结衣的我,只是专心动着右手。黑豹的肌肉紧绷、放松然后再次紧绷。

「咕噜噜……噜噜噜噜……」

黑豹的头随着变低沉的吼声垂下。这是攻击的前兆还是……

「噜噜噜……呼噜噜噜……」

突然注意到原本没有间断的吼声,曾几何时音调已经改变了。「呼噜噜噜……」这种浑厚的低音,听起来简直就像猫咪从喉咙发出的声响。

强壮的肌肉完全放松的同时,驯兽计量表也停止减少并再次开始上升。黑豹整个躺到地面后就任凭我抚摸了。计量表再次到达八成,随即超过九成。

「很好很好……乖孩子……」

我一面呢喃一面把左手往后伸。看过成功驯服阿蜥那一幕的莉法,立刻把天根草的绳子交给我。

像要吊人胃口般缓缓增加的驯兽计量表终于到达十成的瞬间,我就把绳子的一端绕过黑豹的脖子做成项圈。好不容易以僵硬的指尖打好结后,黑豹巨大的身体就发出光芒,头上跟着出现绿色立体浮标。环状HP条下方以片假名显示着种族名称。名称是【贝流离暗豹】。接着视界中央又浮现【获得驯兽技能。熟练度上升为1】的讯息。

──先不理会不是黑豹而是暗豹一事,贝流离又是什么意思?

但是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追究这个问题。我对着莉法与莉兹贝特表示:

「贴在豹身上!」

一叫完自己也像是要把结衣压在豹脖子上一样抱住了牠。莉法她们也趴在暗豹长着柔软毛皮的腹部。

豹的体温相当高,热量慢慢传到原本快要冻僵的身体上,我这才轻吐了一口气。HP终于停止减少,冷气图标也消失了。入口处依然有冰粒吹进来,但是无法抵达洞穴深处。

终于感觉舒服多了后,我便随口询问:

「……贝流离是什么?芹菜吗?」(注:贝流离的日文发音与芹菜相似)

结果莉法抚摸豹泛蓝的背部并且回答:

「背部的毛是琉璃色的意思吧?」

「啊……背琉璃吗……」

听见我的呢喃后,莉兹贝特就对我问道:

「那么,你要帮这个孩子取什么名字?」

「嗯?这个嘛……『小黑』吧。」

考虑了两秒后一这么回答,莉法与莉兹就同时大叫「太随便了!」。但是结衣却说「我觉得简单的名字很不错」,于是我就询问当事者。

「很不错的名字吧,小黑?」

结果黑豹简短地发出「嘎呜」的吼叫声。

 

4 条回应
  1. 台灯2021-7-14 · 16:44

    卧槽!?!!?网站回来了!!!
    还更新了!!!!

  2. 星之钥2021-7-15 · 23:38

    好耶

  3. 圆芙芙2021-7-18 · 2:08

    回来啦!

  4. 2021-7-26 · 10:15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