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4]Unital Ring Ⅲ

Heathcliff · 10月18日 · 2021年

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24 Unital ring Ⅲ

───────────────────────────

轻之国度录入组录入

作者:川原砾
插画:abec
译者:周庭旭

图源:linpop(LKID:linpop)
录入:Naztar(LKID:wdr550)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及轻小说文库

───────────────────────────

 

1


「你应该早就认识我喽。终于见到你了,克里斯海特先生。」

一听见「老鼠」阿尔戈随着大胆笑容一起发出的台词,我和菊冈诚二郎就同时茫然地张开嘴巴。

克里斯海特是菊冈在ALfheim Online所使用的角色名称。「克里斯」是菊花的英文Chrysanthemum的简称。「海特」就是丘陵,指的也就是冈。

种族是水精灵族,职业是魔术师,他能够完美地记下庞大的咒文,在魔王战时算是相当可靠的同伴,但是登入的频率很低,所以知道他名字的ALO玩家应该很少才对。

这个克里斯海特跟应该没有在ALO活动的阿尔戈有什么关联呢?等等,在这之前,阿尔戈为什么会知道操纵克里斯海特的是菊冈,然后她又是从哪里猜测出我来银座的咖啡厅见面的对象就是菊冈呢──

在一连串问题的冲击之下,我交互看着两个人的脸庞。

「……这样啊,妳是那个时候的……」

似乎终于从惊讶当中恢复过来的菊冈,以呢喃般的语调这么表示。

──是哪个时候啦!

虽然在脑袋里这么大叫,但是阿尔戈与菊冈正在用类似气势的东西互相较劲,所以没有替我说明的迹象。那就算了,我自己吃蛋糕……有点闹别扭的我翻看着菜单,十秒钟就决定要点什么了。

结果服务生就像是拥有心电感应能力一样在绝佳时机下出现于桌旁,并且开口说:

「决定好餐点了吗?」

「请给我栗子酱干酪蛋糕以及热卡布奇诺。」

虽然是蛋糕要价一千九百日圆,咖啡则是一千两百日圆这种令人发抖的价格,但我努力流畅地点完餐后,就把菜单拿给身边的阿尔戈。

「这个温柔的大哥哥请客,尽量点没关系喔。」

「什么嘛,不是桐仔要出钱吗?」

如此抱怨着的阿尔戈翻阅着菜单,对于价格丝毫没有畏惧就宣告「我要本月份推荐的蛋糕和热皇家奶茶」。服务生留下一句「请稍候」就离开,我便回收菜单,即使知道不礼貌还是确认着阿尔戈总共点了多少钱。蛋糕和奶茶共三千五百日圆,加上我的则是六千六百日圆……虽说是阿尔戈擅自跟过来,但带她来此的怎么说都是我,这下子就算对方提出相当麻烦的事情也很难拒绝了,当我内心有了这样的觉悟时──

「……哎呀,之后本来就需要跟阿尔戈小妹取得联络了……」

这么呢喃着的菊冈,以放在眼前的细长汤匙捞起洋梨百汇并且送到嘴边。这时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对着两个人问道:

「那么,你们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是Client与Investigator哟。」

如此回答的是阿尔戈。Client是委托人而Investigator是调查员……我在脑袋里将两个词翻译并且追加了问题。

「哪个是哪个?」

「那还用说,这位大哥是委托人。」

听她这么说,我就再次把视线移到菊冈身上。

「……你到底委托她做什么?」

「这个嘛,你也知道公务员有保密义务吧……」

「你算哪门子公务员。」

「太过分了……嗯,也不是什么需要瞒着桐人你的事情啦。」

说完这句话后,菊冈就把声量降到最低并且呢喃:

「你知道CAMULA公司吗?」

「CAMULA……是Augma的制造公司吗?」

「没错。有情报显示那间公司在某个VRMMO世界里做些奇怪的事情,所以便委托她进行调查。」

「你说奇怪的事……不会又发生像序列争战【Ordinal Scale】那样的事情吧?」

像是为了让绷起脸来的我安心一样,菊冈举起双手说:

「如果是那么危险的案件就不会委托阿尔戈小妹了。说起来委托的时间根本是在OS事件之前。对方创造出怎么看都无法赚钱……甚至绝对会赔钱的游戏,而且也没有什么宣传,就是这么简单的事件喔。」

「这样啊……」

「从阿尔戈小妹的报告里也找不到什么跟犯罪有关的情报。正如传闻,她的工作能力很强……只不过,没想到竟然还能像这样推断出我的真实身分。」

「你欠了人家的薪水吗?」

「天大的冤枉啊,我确实付了说好的薪水。只是……还没办法提供她附加的要求。」

面对轻轻耸肩的菊冈,阿尔戈抛出了不满的声音。

「对我来说,你所谓的附加条件才是主要的报酬耶。实在再也等不下去了,才会像这样来现实世界讨债。」

「真是抱歉。不过,妳是怎么得知克里斯海特就是我呢?明明只是半年前曾经在ALO里见过一面。」

半年前……那就是二〇二六年三月下旬吗?CAMULA公司是四月开始发售Augma,那就是在即将发售之前了。盛大宣传AR硬件的公司偷偷营运的VR游戏,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呢?

当我拚命压抑下想插嘴的心情时,阿尔戈就轻轻打开在桌上合拢的双手。

「我没有推测出你的真实姓名。在ALO内稍微调查一下,马上就能知道克里斯海特是桐人的朋友。然后今天桐仔说下午要逃学的理由是『被怪叔叔找去』。我听见就灵机一动喽。」

一听到这里,我就用傻眼的声音表示:

「喂……喂喂,阿尔戈。妳的第六感也太敏锐了吧。」

菊冈同时也发出无可奈何般的声音。

「说人是怪叔叔也太过分了吧。我自认为是认真的大哥哥啊。」

结果阿尔戈先看了我一眼才说出「我可是光靠敏锐的第六感就在SAO里存活下来的哟」这样的大话,接着又看着菊冈以肯定的语气表示「你给人的印象就只是怪叔叔哟」。

前半段应该是她过于谦虚,至于后半段则确实无法否定……在说出这种冷漠的感想之前,我和阿尔戈点的蛋糕就送上来了。

看见确实带着烤焦颜色的巴斯克干酪蛋糕上,淡茶色栗子酱发出细致亮光的景色后,就连不那么喜欢吃甜点的我也只能中断对话,拿起叉子来切一块蛋糕送进嘴里。享受绵密的口感与浓厚口味之后,才用卡布奇诺的苦味来洗去舌头上的味道。

阿尔戈点的本月推荐蛋糕是苹果千层酥,它看起来也相当美味……当我边这么想边吃着蛋糕,等双方的甜点都只剩下一半时,盘子就从隔壁被推了过来。

「桐仔,我们来交换吧。」

「……没有理由拒绝呢。」

虽然一瞬间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这么回答并把干酪蛋糕往左滑。犹豫的理由是对面的菊冈不知为何露出嘻皮笑脸的模样。之后得跟他强调我跟阿尔戈纯粹只是战友的关系才行……如此思考着的我品尝着苹果千层酥。清脆芳香的派皮之间塞了满满残留果实感的果酱与降低甜度的卡士达酱,这同样是令人相当满足的味道。至于能否接受包含饮料在内的六千六百日圆这个价格……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两名饥饿的高中生把盘子清空的同时,菊冈也吃完百汇了。

「哎呀,这家店的甜点在综合满意度上分数果然很高。漂浮在太平洋上时,我好几次都梦到这里的甜点呢。」

菊冈所说的太平洋,指的应该是停靠在伊豆诸岛沿岸的Ocean Turtle。那里确实吃不到高级甜点,但是亚丝娜说船内餐厅的料理相当美味。很可惜的是,我因为一直昏睡而没有品尝的机会。

不知道是否察觉到我内心的感慨,菊冈咧嘴笑着继续说:

「不过很不可思议的是,在梦中每次都是跟桐人你一起喔。明明只和你来过这家店两次而已。」

「……这段话我该做出什么评论才好?」

先这么回答完,菊冈故弄玄虚地说了句「这样的评论就够了」后就一口气把咖啡喝光。接着瞥了一眼左腕上的潜水表,然后正色表示:

「那么在进入主题前我想先确认一件事……在这边的阿尔戈小妹,今后将会成为桐人军团的一员对吧?」

「喂……喂,我不记得建立过什么军团喔!」

「不然就桐人小队或者桐人跟他愉快的伙伴们也可以,总之发生紧急事件时她也会一起战斗对吧?」

「……妳觉得呢?」

将问题转接给旁边的人之后,阿尔戈就轻轻耸了耸纤细的肩膀。

「嗯∼这个嘛,是有打算在Unital ring里先跟桐仔军团会合啦。除此之外的VR世界则是个别研议……吧。」

「还说什么除此之外,已经全部都被Unital ring合并了吧?」

「也有没加入The seed连结体的VR世界吧。」

咧嘴笑着这么说完,阿尔戈就看向菊冈。

「吶,克里斯海特先生。你把桐仔找来,也是为了谈没有跟连结体连结的世界吧?」

「咦……是这样吗?」

我急忙看向菊冈。到刚才为止,我都以为今天的主题是Unital ring事件──不对,等等喔。现在仔细一想,爱丽丝带来「二十九日十五点,高级蛋糕店」的讯息应该是在新生艾恩葛朗特坠落之前。也就是说,菊冈试图跟我取得联络的时候,事件根本还没有发生。

菊冈在我跟阿尔戈凝视之下,以指尖将黑框眼镜的镜桥往上推并且呢喃着「确实如此」。

「今天想找桐人商量……应该说委托的案件,和Unital ring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时间不多,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桐人,你可以再次潜行到Underworld里吗?」

「…………」

没办法立刻有所反应的我只能不停眨眼,并且凝视着菊冈的脸庞。但是眼镜反射从朝南窗户射进来的冬天阳光,让我看不见他的表情。我感觉手掌慢慢变热,同时以沙哑的声音反问:

「这个嘛……我个人是求之不得,但为什么是你直接跑来问我?经由凛子小姐来传达不就可以了?」

「其实神代博士反对再次把桐人牵扯进来。她说如果一定要的话,就得亲自来见你并且把事情说个清楚。」

「啊……」

如果是这样就还能接受。实际上,在这一个月里,不论我再怎么拜托神代凛子博士「我还想再去Underworld」,她都只是回答「仍在评估状况当中」。她当然不是在恶整我,而是以我的安全为最优先考虑,但是从RATH六本木支部的STL进行潜行的话,对肉体应该不会有危险才对,而且Underworld内部……这么说听起来可能有点傲慢,不过老实说现在应该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得了我。

「……原来如此。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你找我再次潜行到里面呢?」

结果菊冈稍微瞄了一下四周围。因为是平日的白天,所以来店的客人并不多,周围的桌子全都空着。应该没有遭到窃听才对,但菊冈还是更加压低声音呢喃:

「似乎有什么人入侵了Underworld。」

「…………!」

我一瞬间瞪大了双眼,然后同样压低声音追问:

「你说入侵……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人?什么时候发生的?」

「哎呀,先等一下。」

轻举起双手后,菊冈就看向阿尔戈并且说:

「……阿尔戈小妹,妳对Underworld有多少了解?」

「以情报贩子来说实在很丢脸,大概只知道主流媒体所报导的内容。」

「也就是知道Underworld存在于Ocean Turtle内部,而Ocean Turtle目前被封锁在八丈岛沿岸吗?」

「不过那个封锁,具体来说是什么状况则是完全不清楚。」

「就是字面上的状态。海上自卫队的护卫舰与海上保安厅的巡视船二十四小时跟监,没有任何人能靠近。想强行突破封锁登船的媒体小艇,被巡视船用机枪警告射击而一时之间引起了骚动不是吗?」

「确实有过这样的新闻。嗯,我大概知道喽。」

阿尔戈点点头后,菊冈就把视线移回我身上。

「刚刚提到的入侵,当然不是有人在现实世界偷偷进入Ocean Turtle。一个星期前,有除了RATH相关人员之外的某个人潜行至虚拟世界Underworld的形迹。」

「潜行……」

我小声重复了一遍。

以「泛用可视化记忆【Mnemonic visual】」这种特殊档案形式建构起来的Underworld,必须使用只有设置在RATH六本木支部与Ocean Turtle的Soul translator才能潜行进去……在RATH打工时的我是这么认为,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Underworld同时存在真实性与现实世界同等的泛用可视化记忆版,以及用The seed程序套件所制作的多边形版本。要体验高精细的世界就只能使用STL,但跟SAO与ALO同等级的多边形版本的话,使用AmuSphere也能够潜行。事实上,在Underworld爆发的「异界战争」到了尾声时,就从日本、美国、韩国与中国潜行了数万名VRMMO玩家并且展开了一场激战。也就是说,只是要进入Underworld的话,只要有一台AmuSphere就足够了──但是……

「……但是入口呢?现在要潜行到Underworld,必须经由寄给我……不对,是寄给爱丽丝的冰岛服务器IP才行吧?」

「嗯,RATH使用的卫星线路在政府的判断下遭到阻绝了。也就是说,一般来看入侵者应该是使用同样的路线才对……」

「…………」

我瞪着盘子里千层酥的碎片,同时拚命搅动脑汁。

我推测把链接Underworld的IP地址寄给我的应该是茅场晶彦的电子鬼魂。潜伏在人型机器身躯「二卫门」里,观察着Alicization计划的他,当Ocean Turtle陷入核子反应炉的水蒸气爆发危机时,随即冲入引擎室解除了危机,但应该遭到破坏的二卫门却只留下机油的痕迹就消失无踪了。如果茅场以二卫门的身分所进行的最后一件工作是把某种通讯设备设置在Ocean Turtle里面的话,那么刚才提到的入侵者也同样是从茅场那里得到服务器地址的吗──或者入侵者就是茅场本人呢?

「……菊冈先生,你们是怎么知道有人潜行到Underworld的呢?从六本木没办法实时监控才对吧?」

我一这么问,菊冈就以烦恼的表情点了点头。

「确实是这样。但是幸好,透过那个服务器好不容易确认到Ocean Turtle里网关服务器的记录……该处记录着来自于外部的联机。」

「……外部是……?」

「The seed连结体的日本节点。也就是某个人将自己的角色转移到Underworld去了。」

 

三十分钟后。

现在这个时代还用现金付超过含税一万日圆以上账单的菊冈,说了句「那么今晚跟你联络」后就消失在银座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直到穿着西装的背影消失,我还是有好一阵子在步道的角落无法动弹。要思考的事情实在太多,感觉稍微歪个头情报就要满出来了。

目前进行中的Unital ring事件。

一个星期前发生的Underworld入侵事件。

以及成为菊冈与阿尔戈接触契机的CAMULA公司的可疑行动──

稍微瞄了身边一眼,发现阿尔戈正把手插在运动外套的口袋里,僵硬地转动着颈部。

「哎呀∼蛋糕虽然很好吃,但那种店会让肩膀僵硬呢∼」

「……这一点我也同意。」

忍不住这么呢喃之后,我就走近一步向她追问:

「等等,说起来妳到底是来做什么的?结果还是没能拿到想要的报酬之类的嘛。」

「哎呀,那本来就不是能立刻拿出来的东西,而且我也不是很急。」

「……妳要了什么?」

「嗯……好吧,这个就免费告诉你。是某个SAO生还者在现实世界的情报。」

「SAO生还者……?咦,妳在接受委托时就知道菊冈……克里斯海特是那种身分的人了吗?」

「因为他自称总务省假想课的相关人员呀。」

「啊,原来如此……那么……那个SAO生还者是我也认识的人吗……?」

一瞬间犹豫了一下后就这么问道,结果阿尔戈单边脸颊浮现浅笑并且回答:

「没办法透露这么多哟。嗯……这是我自己的私事。」

「这样啊……」

当然阿尔戈被囚禁在那个世界的两年里也遇见了许多事情吧。我不打算去打探那些事情。深深呼出一口气来转换心情后,我就抬起视线。不知道什么时候深灰色的云已经覆盖半边傍晚的天空,真是名符其实的乌云密布。

顺着我视线看去的阿尔戈,嘴里说出符合情报贩子身分的发言。

「都心从十八点起的降雨机率是七十%哟。」

「咦,真的吗……川越呢?」

反射性这么问完,就听见对方以傻眼的声音回答:

「这点小事自己查好吗……虽然想这么说,不过大姊姊很好心,就免费帮你查一下吧。」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并且迅速敲打画面的阿尔戈咧嘴笑了起来。

「很遗憾,川越市从十八点开始是八十%。」

「……谢谢喔。」

虽然邮差包侧边的袋子里塞了小型折迭伞,但是也不能边骑脚踏车边撑伞,所以抵达川越时要是正式下起大雨就得沦落到步行走过到家为止的两公里路程。虽说穿上雨衣就能骑脚踏车强行突破这段距离,不过妈妈、直叶、亚丝娜以及结衣都对我说过「夜里在雨中骑车很危险,不要这么做!」了。至今为止已经让她们担心过好几次,这点小事至少得按照吩咐才行。

现在立刻冲进地下铁的话,或许在开始下雨前就能抵达本川越车站,但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尚未完成。做好步行两公里的觉悟,正准备说出「那我先走了」的时候又改变了主意。

「……那个,阿尔戈小姐,还有一件事希望能请教妳……」

一开口这么说,情报贩子的嘴角就往下弯了。

「我差不多要收钱喽。」

「收钱也没关系啦。」

「……什么事?」

「那个……比方说,如果是妳的话,亚丝娜的生日会送她什么礼物?」

下一刻,阿尔戈就张大了嘴巴,接着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我说桐仔啊,这完全不是在假设吧。小亚的生日就是明天了。你还没准备好礼物吗?」

「咦……妳知道亚丝娜的生日是九月三十日吗?」

「我认识小亚也有很长一段时间喽。虽然现实世界今天才首次见面。」

「啊……嗯,说得也是……」

我和亚丝娜虽然在艾恩葛朗特里面结婚了,但是几乎没有提到彼此在现实世界的相关话题。甚至连年龄跟本名,都是在浮游城崩坏的时候才终于全盘托出。但阿尔戈真是名不虚传,应该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就问出亚丝娜的生日了吧。

「……那么,不是打比方,妳觉得亚丝娜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再次这么询问之后,阿尔戈就举起右手轻轻戳了一下我的上臂。

「桐仔,礼物也包含了自己绞尽脑汁思考该送什么的心意哟。说起来呢,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小亚才对吧。」

「这我当然知道,结衣也这么对我说……虽然知道……」

呼一声吐出一口气后,我再次往上看了一下不断被乌云覆盖的天空。看起来随时都可能降下雨来。

「……最近时常会想……我知道的都是虚拟世界的亚丝娜,根本不太了解现实世界的她。没有啦……不只是亚丝娜。连莉兹、西莉卡、诗乃、艾基尔跟克莱因也一样……甚至连妹妹莉法,可能都只能藉由虚拟世界才能跟她面对面……」

有点自言自语般说到这里之后,我就露出隐藏害臊的笑容。

「隔了两年才刚再次见面,听我说这些也很困扰吧。我会自己想该送亚丝娜什么礼物。抱歉占用了妳的时间……妳现在要回神奈川去吗?」

「怎么可能每天从神奈川的左下方到西东京市通学。我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啦。」

这么回答完,阿尔戈就轻咳了一声。

「嗯,我在人际关系上也没有资格对人说三道四啦……为了报答贵死人的蛋糕,我就给你一个建议吧。」

「……免费吗?」

「免费哟。听好了,桐仔。你想太多了。不论是现实还是虚拟,人类的内在都是一样的对吧?把两者分开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哟。」

「…………」

「那种表情是怎么回事。」

「没有啦……就觉得阿尔戈小姐年纪真的比我大……」

「不是从以前就说过我是大姊姊了!」

再次轻戳了一下我的肩口,阿尔戈就轻跳往后退了一步。

「再送你一个建议当赠品。就算打肿脸充胖子在银座买名牌,我想小亚也不会高兴哟。」

这么坚定地说完后,她就挥了挥手──

「那么今晚见喽!」

让卡其色运动外套翻飞后,阿尔戈也消失在人群当中。

正准备「打肿脸充胖子在银座买名牌」的我,把背部靠在大楼的墙壁上,然后呼出一口气来。闭上眼睛,隔绝周围的杂音,将相遇到今天为止的亚丝娜身影在脑袋里想过一遍。

在艾恩葛朗特第一层迷宫塔深处,即使自己满身疮痍还是以像流星一样美丽的剑技持续狩猎着怪物的亚丝娜;作为公会血盟骑士团的副团长,毅然指挥着楼层魔王攻略战的亚丝娜;在第二十二层的森林之家,坐在摇椅上打盹的亚丝娜;在所泽的医院床上,抱着刚脱下来的NERvGear等待着我的亚丝娜。

在阿尔普海姆里实际上线的新生艾恩葛朗特,跟「绝剑」有纪单挑的亚丝娜;以超级账号潜行至Underworld,为了守护人界军而奋战到底的亚丝娜;还有在归还者学校的秘密庭院里,靠在我肩膀上的亚丝娜──

回想起来,相遇之后经过四年多的时光里,亚丝娜总是在身边支持着我。跟我给她的比起来,她带给我的绝对远远超过我付出的。但是我确实开口说出感谢之意的次数又有几次呢……

「真是的……」

再次确认自己的无能后,我便再度叹了一口气。不论要送什么礼物,到时候一定要确实把自己的心意说出口,我在内心如此发誓,同时开始朝着地下铁车站走去。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