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4]Unital Ring Ⅲ

Heathcliff · 10月18日 · 2021年

 

10


打开自宅的门后,今天晚上直叶也在玄关等着我。

「欢迎回来!太慢了吧,哥哥……」

但是跟昨天晚上相同的迎接台词在途中就烟消云散。看来我脸上是露出相当奇妙的表情。我想办法恢复正常的模样并跟她打招呼。

「我回来了,小直。」

「……欢迎回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发生了。多到快要爆炸了。不过那也不是站在这里就能说明清楚的事情。

「嗯……有点事。妳吃过了吗?」

我摆好脱下的鞋子这么问道,直叶眨了眨眼睛后才回答:

「啊,嗯。我今天因为有社团活动,所以也刚刚才回到家。妈妈煮了咖哩,而且饭也煮好了,马上就能吃喽。」

「这样啊。结衣也说森林的城镇……不对,是拉斯纳利欧目前没有异状。一边吃饭我一边告诉妳发生什么事了吧。」

「好吧。那我去准备一下。」

身穿运动服的妹妹说完就跑到厨房去了,我目送她离开后就回到二楼自己的房间。

上下班都比普通上班族晚上许多的妈妈,不只是煮了咖哩饭,似乎还帮忙晒了棉被,床铺也整理得井然有序。

一般来说,正常的高二男生可能会做出「别随便进我房间!」的抗议,但我内心只充满了感谢之意。有些任性但很可爱的妹妹、虽然会进入房间但尊重我自主性的妈妈,以及一年只能见到几次面但很让人尊敬的爸爸,只要跟这些家人在一起,就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

不过在妈妈特地用吸尘器打扫过的房间里,我却只想着尽快赶回Underworld。闭上眼睛后,耶欧莱茵‧哈连兹面罩底下发出强光的绿色眼睛就清晰地浮现。

如果只是偶然那也就算了。但在确认只是偶然之前,内心的这股躁动绝对不可能消失吧。

五点十一分注销之后,我等不及STL的头部固定器扬起就大叫「现在立刻让我回去!」。但是神代博士却不允许我再次潜行。理由有两个──第一是潜行中STL的自我诊断程序检测到几个轻微的机械障碍,再来就是觉醒之后我的心跳与血压完全脱离正常数值。前者我也无计可施,但第二个理由我可以断言不是因为肉体而是精神上的异常。

但是博士坚定地表示,这次的Underworld调查任务里,我跟亚丝娜的安全是最优先事项。应该是我的模样太过异常了吧,连亚丝娜与爱丽丝都阻止我回去,因此也无法继续坚持要再次潜行。

报告也变成之后才提出,在安全门前跟爱丽丝告别后,我跟亚丝娜就搭上RATH帮我们招来的出租车。我在涩谷车站下了车,不过在车子里的时候应该是心不在焉。今天明明是亚丝娜的生日,对她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但即使到了现在焦躁感还是没有消失。

如果──万一不只是偶然的话,耶欧莱茵团长与尤吉欧真的有某种关联性的话……

那么……那么说不定…………

「哥哥,快一点!」

从楼下传来直叶的声音,我便迅速抬起脸来。

「啊,抱歉,我马上来!」

如此大声回答完,我便急忙把制服换成居家服。Underworld与耶欧莱茵也不是就这样消失了。我突然就从眼前消失,应该反而让团长与丝缇卡她们吓了一大跳才对,但是也只能下次见面时再跟他们道歉了。

预定在三天后的星期六举行的正式调查活动,届时准备进行从早到晚的长时间潜行。在那之前必须平息内心的躁动,并且集中精神在Unital ring──以及学业上才行。

拿着要洗的衬衫与内衣来到走廊,咖哩加热后的香味已经飘到二楼来了。到现在这个时候才有极度饥饿的自觉,于是我便快步走下楼梯。

 

Unital ring世界的第四夜是随着倾盆大雨降临。

据爱丽丝以及结衣表示,白天已经下过几场小雨,但是像这样的豪大雨是开始游戏以来首次出现的情况。The seed程序所创造出来的雨虽然不像现实世界与Underworld那么不舒服,但视界无论如何都会受到阻碍。跟第二天晚上在基幽鲁平原袭击我们的冰风暴比起来,光是不会造成生命危险就让人谢天谢地了……我从圆木屋的门廊抬头看着阴暗的天空这么想着。

双手拿着素烧马克杯的艾基尔从房子里走出来,绷着脸对我说:

「亏我今天晚上想拚命提升等级,但这种天气实在没办法。」

由于他把左手的杯子推到我的面前,道完谢后我就接了过来。

「下雨也能狩猎吧。」

「我是江户人,所以讨厌下雨。」

「…………等等,江户人没有这种属性吧。」

吐嘈完后就把杯子凑到嘴边。里面装的并非亚丝娜昨天晚上给我们喝的赤紫苏麦茶,而是黑咖啡加上生姜与肉桂般的味道。虽然很奇特,但真要说的话,我可能比较喜欢这种味道。

晚上八点时除了阿尔戈之外的所有人都到齐了,结束例行会议之后,就有一阵子的自由时间。等到九点如果雨停了当然很好,就算没有停也得开始防卫据点的建筑作业了。因为明天晚上,将会有百人规模的大队人马攻入这座森林。

我们的拉斯纳利欧城也托女战士伊赛鲁玛率领十名巴辛族移居过来的福而增强了战力,但还是尽可能不让他们负责危险的任务。虽然不论是玩家还是NPC都是「一旦死亡就结束了」,但我们只是再也无法登入Unital ring,相对地NPC则很可能是完全且永远地消失。SAO里头大部分的NPC死亡经过一定时间后就会重新涌出,ALO的话NPC原本就是不会受伤的无敌属性,但这个世界则无法期待这样的慈悲。

因此正面迎击敌军就是我们的责任,但我们也不能出现牺牲者,敌人玩家也非出于自愿来进攻这里的事实让状况变得更加复杂。他们是受到姆塔席娜的大型魔法「不祥者之绞轮」胁迫,本来应该可以把这个城市当成据点来使用的一群人。

因此开会的时候,有人提出是否能尽量想办法避免像修鲁兹小队时那种歼灭战的意见,结果让所有人感到相当头大。刚从Underworld回来的我,忍不住浮现只要有蓝蔷薇之剑与心念的话,一瞬间就能束缚一百个人,很简单就能只让姆塔席娜一个人退场的想法……但是Unital ring里的桐人就只有符合等级18的能力值、简单的铁制长剑,以及腐属性的魔法而已。如果能用腐臭弹击中姆塔席娜大小姐的尊颜一定是相当痛快的一件事,但光是那样不可能打倒她。

经过不到一分钟的思考时间,诗乃提出了或许有所帮助的点子。

她从GGO世界继承了具备超强威力的反器材步枪──黑卡蒂Ⅱ。如果是那把在基幽鲁平原西部让巨大恐龙型练功区魔王立刻死亡的枪械,不论魔女姆塔席娜是20还是30级都能一击将她消灭。不过当然得要命中才行。

诗乃以苦涩的表情加了一句:「这就是难题了。」

黑卡蒂Ⅱ所需等级跟我的长剑断钢圣剑以及亚丝娜的细剑优雅之光同样太高了,现状不要说拿着战斗了,就连要独自举起来都办不到。对上恐龙魔王时,似乎是数名强壮的欧鲁尼特族人帮忙支撑枪身,但在那种情况下能够射穿要害只能够说是奇迹。

要狙击姆塔席娜的话,不能够只靠奇迹。必须下一番工夫让黑卡蒂Ⅱ能够确实击中目标。能够想到的简单办法是将它固定在重物上,但那样的话将会很难瞄准。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到材料行购买材料来制作简易可动式枪架根本是小事一桩……克莱因如此表示,先不管是不是真的能做出来,不过这个世界里确实无法制作不存在于各种技能生产选单里的项目。不论是木匠技能、石工技能还是打铁技能,果然都找不到枪架的选项。

「……如果要执行诗乃的点子,我可以负责扛枪喔。」

由于艾基尔突然这么表示,我就抬头看向旁边的斧使。

虚拟角色的外表看起来是肌肉发达,但是VRMMO的世界里外表与筋力没有直接的关联。于是我便露出苦笑回答:

「虽然很感谢你自愿担此重任,但艾基尔的等级还只有10吧。比腕力的话还会输给西莉卡喔。」

「唔……」

巨汉的嘴巴扭曲了起来。昨天晚上我远征斯提斯遗迹期间他似乎提升了一些等级,但是在伙伴里还是等级最低的一个。除了才刚转移过来之外,白天还有咖啡馆店长的工作,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是对于这名身经百战,在SAO以及ALO里都一路保护伙伴过来的重战士而言,这种状况应该会令他感到有些丢脸吧。

「所以今天晚上才想好好地提升自己的等级啊。只不过,强行在下雨的夜里狩猎也不是什么好事……」

「确实如此。」

艾基尔的抱怨让我用力点了点头。跟过去的游戏比起来,VRMMO的五感算是相当重要。视觉就不用说了,怪物发出的细微声音与气味、残留在地面与墙壁上的痕迹带来的感触、有时甚至连水的味道都能告知危险的存在。我甚至帮能够以五感之外感觉到杀气之类的现象取名为系统外技能「超感觉」,然后认真地加以研究。

因此五感全受到阻碍的「雨夜中的森林」,在VRMMO里是跟迷宫同样甚至是更加危险的空间。在艾恩葛朗特里也听说过不少玩家为了独占涌出的怪物而逞强,并且因此而死亡的例子。虽然不能将Unital ring视为跟SAO同等,但是不能死亡的状况是一样的。

下雨的话气味也会变淡吧……当我动着鼻子这么想时,感觉潮湿的空气中似乎包含了某种香气。由于风是从西边吹过来,可能是住在拉斯纳利欧西地区的巴辛族们正在集会所烤肉吧。距离圆木屋只有二十公尺远而已,气味就变得如此之淡了,雨的掩蔽效果果然不容小觑。

「……白天的话,就能利用昨天爱丽丝所说的,马鲁巴河的赚取经验地点了……」

我一这么呢喃,艾基尔就发出低沉的沉吟声。

「Unital ring是跟现实世界的时间同步……明天也临时店休好了。」

「喂喂,别乱来啊。会挨老婆的骂喔。」

急忙这么说完后,巨汉不知道为什么咧嘴笑了起来。

艾基尔经营的Dicey Café到傍晚为止是可以享受美式食物的咖啡厅,之后则变成以多种调酒为卖点的酒吧,白天是艾基尔,晚上则是由他太太担任店长。艾基尔被困在SAO的两年里,似乎是太太不分昼夜地掌店来度过倒闭的危机。听到这件事情后,就担心艾基尔仍然在玩VRMMO这件事情本身是不是会招致新的危机──

「我老婆白天也在玩喔。」

由于艾基尔咧嘴笑着这么说,我只能茫然张开嘴巴。

「咦……是这样吗?」

「说起来,她玩网络游戏的经历比我还要久呢。」

「这样啊……──嗯,不对,等一下喔。你太太玩的也是The seed的游戏吧?这就表示你太太也……」

正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在门廊墙边缩成一团的小黑就迅速昂首并且发出「咕噜……」的低吼。前院里,原本很高兴般在雨中踩水到处跑着的阿蜥也停下脚步,尖尖的鼻子朝向东边的天空。

「怎么了,小黑?」

我走过去以右手搔了搔牠的脖子,但黑豹还是没有停止低吼。我虽然也竖起耳朵倾听,但是果然只能听雨声──

不对。

这时候不是听觉,而是从脚底的皮肤传递过来。细微但是异质的震动。

「……地震吗?」

几乎同时注意到的艾基尔,在门廊踏稳双脚并且如此低声表示。

「虚拟世界竟会发生地震……不对,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这么回答的我,以右手触碰门廊地板的这个瞬间。

「滋咻!」的强烈震动,不对,应该说是冲击传递过来,让整间圆木屋剧烈晃动了起来。

我的脚步一个踉跄,右手的马克杯就不小心掉了下去。耐久度不高的素烧马克杯瞬间破裂,变成蓝色多边形消失不见。待在室内的众女性传出的悲鸣以及克莱因的破锣嗓盖过了细微的破碎声。

「艾基尔,是东边!」

一这么大叫完,我就朝倾盆大雨中冲去。现实世界的话,是不可能感觉得到地震波传递过来的方向;但虚拟世界的话,就大概能从身体受到摇晃的感觉察觉出来。小黑与艾基尔也跟在我后面跳到前院,伙伴们的身影也不断从房子里出现。

跑到前院正中央后虽然回过头,但是却因为圆木屋的屋顶与高大的石墙阻碍而看不到东边森林。墙壁后面传过来「叽叽叽」的尖锐叫声,应该是来自于帕特鲁族的悲鸣吧。

地面再次剧烈震动。不论原因为何,已经比刚才更加靠近了。

「……从四点钟道路出去吧!」

刚如此大叫完,我就从大门冲到内圈道路。往左边跑并且冲进四点钟道路后,已经有许多帕特鲁族从家里面跑出来,以不安的表情抬头看着夜空。

「太危险了,你们到房子里面去吧……帮我这样跟他们说!」

如此拜托就在身后的结衣,在内心发誓要尽快提升帕特鲁族语技能和巴辛族语技能同时在四点钟道路上冲刺。打开东南方的门来到城外的瞬间,第三次的直向摇晃袭来,害我差点跌倒在地。

「呜哇……」

「哎唷!」

随着这样的声音支撑住我左臂的是莉兹贝特。

「抱……抱歉。」

「这只是小事,不过你有什么打算?如果这不是一般地震的话……」

莉兹贝特的发言让四周围的同伴绷起脸来。如果这种震动不是赛鲁耶提利欧大森林的自然现象,而是由怪物或者玩家所引发的话,那就是足以匹敌极大魔法的力量。

「……总之先确认原因吧。」

我一这么说,所有人就一起迅速点头。Unital ring里每支小队的上限人数是八人,由于伙伴共有十个人,所以就分为各五个人的两支小队,然后再组成联合部队。成员分别是我、亚丝娜、结衣、莉法、克莱因属于A队,诗乃、爱丽丝、莉兹贝特、西莉卡、艾基尔属于B小队。阿尔戈应该是来不及了吧,如果会合的话打算让她加入A小队。

我对B小队队长诗乃做出从左边前进的指示后,就跟四名小队成员以及两只宠物一起冲进黑暗的森林。诗乃他们跟米夏则并排跑在左侧距离大约十公尺的地方。

目前雨势仍没有变小的迹象。一边注意着脚步不要因为潮湿的草皮而打滑,一边往东边疾驰。由于没有月亮,所以最多只能看到五公尺前方,在这样的大雨下就算点火把也马上会被浇熄吧。靠着夜视技能大概能确认出树木与草丛的轮廓,于是便在前方领导爱丽丝等人,同时以不至于跌倒的最快速度奔跑着。

虽然第四次的直向巨震仍未袭来,但是断断续续地出现小规模的震动。而且似乎能听见「叽哩叽哩、啪叽啪叽」的细微破坏声。

「桐人,这前面有什么东西?」

亚丝娜拉着结衣,以几乎快被雨声掩盖过去的细微音量对我如此问道。

「这边没有什么探索,不过我记得有个很大的山谷。」

「这么说来,会不会是那边因为这场雨而发生土石流了?」

大步奔跑着的克莱因提出的乐观发言,让我忍不住露出苦笑。

「VRMMO的地图如果每次下雨都会崩坏,不久之后每个地方都会变成空地了吧。」

「况且也没有帮忙进行土木工程的业者呀~」

莉法也这么表示,克莱因说了句「嗯,也是啦」便收回前言。

当我们进行这样的对话时,前方的树木开始变少了。如果我没记错,这边前方有两座略高的山丘并排在一起,然后两者中间有一条巨大溪谷直线往下延伸。不过没有确认过山谷前方到底有些什么。

「──离开森林喽!」

对伙伴们做出这样的预告后,我便从一棵特别高大的旋松底下冲过。

前方的森林呈V字形敞开,接着是一片茂盛的草原。天空中漆黑的云正在卷动,持续下着宛如拍打到身上般的大雨,不过有时候则会窜过蓝白色闪电来照亮地上的草原。

草原左右两边正如我的记忆一般是两座山丘──不对,遥远的过去应该只有一座山丘,中央部分是因为大地震而被撕裂的吧。溪谷的宽度达三十公尺左右,谷底躺着许多比米夏还要庞大的岩石。

原本推测这座草原的某一处存在地震的源头,但目前视界内看不见任何异常。微小震动依然从脚底传递过来,但这几分钟里没有发生足以让人站不住的直向震动。

真的是单纯的自然现象吗,当这么想的我稍微放松肩膀力道的这个时候──

特别强烈的电光将练功区照成白色,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颗耸立在溪谷底部的高十公尺以上巨岩就像从内部爆炸一样变成碎片。

至今为止最大的震动袭来,我立刻就抓住小黑的肩膀,好不容易才没有跌倒。亚丝娜、结衣与莉法也互相支撑,不过克莱因就漂亮地一屁股跌坐在水坑里面。

平常的话应该就会开口咒骂了,但是这个时候似乎没有多余的心思开骂。

因为粉碎的岩石后面出现了一道巨大到超乎想象的影子。

除了距离两百公尺之外,谷底还是距离我们相当遥远的下方,但呼吸还是因为承受压倒性的压力而变得急促。不只是巨大,外型也让人涌起一股原始的恐惧感。

「那是什么……」

「那是什么东西啊……」

莉法与克莱因同时以沙哑的声音这么呢喃。

实际上,我的脑袋也只能浮现这句话。闪电照耀下的模样实在太过诡异,根本无从比喻。

以在Unital ring里遭遇的怪物来说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大。诗乃战斗过的恐龙型练功区魔王「史提罗克法罗斯」从头部到尾巴似乎长达十公尺,但是刚才见到的怪物随便都有牠的两倍。

头部还算属于人类型的范畴,但是有四颗发出红光的眼睛,嘴巴不是分成上下而是左右张开。后脑杓相当长,然后侧面突出数根短角。

从头部正下方伸出来的两条手臂,手肘以下的部分变成恐怖的长镰刀。胴体像酒桶一样鼓起,其中央还有一条直向的长嘴巴。

像人的部分就只有这些。牠的腰部往后九十度弯曲,连结着像蜈蚣般体节的长大胴体部。胴体左右两侧也长着无数前端像镰刀般尖锐的多关节脚,后端则伸出长枪般的长大突起。

全身覆盖在乌亮的甲壳底下,更让人感到恐惧的是甲壳底下可以看见强壮的肌肉。形状明明像虫,质感却像是脊椎动物。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种东西,我的脑袋里面只能浮现「恶魔」两个字。

传递到拉斯纳利欧城的大地鸣动,是那只怪物以身体冲撞巨岩将其粉碎后形成的冲击吧。如果那个到达城镇,辛辛苦苦建筑的街道与圆木屋都会被破坏到一点不剩。

凝视着在谷底暂时停止前进的异形,我自顾自地低声表示:

「……为什么那种东西会出现在这里……」

全长超过二十公尺的人面蜈蚣,跟栖息于赛鲁耶提利欧大森林的动物型怪物没有任何共通点。至今为止森林有熊、草原有豹、河川有螃蟹的分布算是具备整合性,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完全舍弃这样的分布呢?那样的怪物只能存在深邃迷宫的最底层或者是地狱……当我想到这里时,感觉头脑的深处有某种东西爆开了。

在什么地方……Unital ring以外的VRMMO世界,曾经看过外型类似那样的怪物吗?到底是在哪里……?

「桐人……」

被叫到名字后就看向旁边,结果发现紧抱住结衣的亚丝娜正露出某种空洞的表情。

「那只怪物,我好像在哪里……」

但是在她把话说下去之前,就从左侧传来尖锐的声音。

「看那个家伙的脚下!」

这么大叫的是晚A小队一些穿越森林的B小队队长诗乃。在这个世界里,她身为狙击手的视力依然健在,此时似乎发现什么我们没有注意到的线索。我暂时不管脑袋的刺痛感,拚命瞪大了双眼。在断断续续降下的闪电照耀下,谷底除了人面蜈蚣破坏的巨岩之外,还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岩石。从这些岩石的缝隙──

「啊……」

注意到的瞬间,我就发出简短的叫声。

十,不对,多达二十道小影子缓缓移动着。其实说小也是因为跟人面蜈蚣相比,影子的尺寸其实跟人类差不多,但剪影看起来并非人类。厚厚甲壳覆盖住的身体、长长的角与大颚以及六只脚。那是昆虫型怪物──也就是人面蜈蚣身边的喽啰吧。

这时人面蜈蚣的四颗眼睛突然发出红光,接着高高举起右手的镰刀。

「沙啊啊啊啊!」

发出足以让距离两百公尺远的我们都忍不住后仰的咆哮,同时以猛烈的速度挥落镰刀。直径足有三公尺的岩石轻易被粉碎,躲在后面的两三只昆虫型怪物整个被轰飞。

结果周围的昆虫们全都跑过去,帮助翻覆的昆虫爬起来。接着二十只昆虫就纷纷朝山谷出口跑去。

「沙沙啊!」

人面蜈蚣再次吼叫并举起两手的镰刀。虽然猛烈朝地面插了两三下,但昆虫们在千钧一发之际都避开了。

「……那是什么……怪物之间发生战斗吗?」

好不容易站起身子的克莱因回答了我的呢喃。

「与其说是战斗,我觉得比较像大家伙在单方面攻击小不点们。倒是……朝这边过来了喔!」

人类大小的昆虫怪物们确实猛然从谷底的缓坡往上急奔。人面蜈蚣为了追牠们也再次开始移动。这样下去再过数十秒,双方都会抵达我们所在的森林边缘。

最糟糕的情况是同时被牠们双方盯上。现在应该立刻躲在森林里面,等待人面蜈蚣歼灭二十只昆虫型怪物才对吧。但是昆虫型怪物逃进森林的话,有可能直接抵达拉斯纳利欧。如此一来,以远距离攻击停下昆虫们的脚步,让牠们被蜈蚣干掉就是最佳的对策吧。从刚才的行动来看,牠们似乎具备帮助同伴的系统规则,所以应该能利用这一点才对。

对方虽然是怪物,但这还是让人有点内疚的作战。不过为了保护城镇与NPC也只能这么做了。我下定决心,开口呼唤能进行远距离攻击的两个人。

「结衣、诗乃,以火魔法跟毛瑟枪让前头的昆虫怪物停下来!」

「知道了!」

「了解!」

两个人立刻响应并往前走出几步。诗乃架起枪,结衣举起双手,瞄准跑在昆虫们前头的兰花螳螂般怪物。由于淡粉红色躯体在雨中也相当显眼,凭她们两个人的实力应该能击中才对。

结衣进行起动火魔法的手势,接着大大地将右手往后拉。把枪械贴在脸颊上的诗乃也把手指放到扳机上。距离兰花螳螂有一百公尺,后方的人面蜈蚣则是一百五十公尺。

两人同时吸气并且憋住──下一个瞬间。

「等一下!」

大声叫道的艾基尔冲到两人前面。大吃一惊的诗乃枪口往上弹,结衣也举起双手。

「喂,你做什么!」

只对抗议的诗乃回了一句「抱歉!」,艾基尔没有抽出腰间的两刃斧就冲向豪雨当中。

「喂……喂喂!」

我急忙出声叫住他,但是巨汉完全没有回头。无计可施的我也从后面追上去。

昆虫型怪物群越来越靠近了。那些家伙应该也发现我们了,但这款游戏的模式是本身或小队成员发动或者遭到攻击之前都不会出现浮标,所以不知道是不是被对方盯上了。但是必须在这样的前提下行动才行。

「艾基尔,至少把斧头拿出来!」

我把右手的长剑扛在肩上,一边准备发动剑技一边这么大叫。但是巨汉的手完全不伸向武器。平常总是冷静沉着,某方面来看甚至可以说是小队头脑的艾基尔,难得出现这种看起来完全忘我的情形。

淡粉红色的兰花螳螂已经靠近到三十公尺以内。折迭在胸前的双臂,尺寸虽然完全比不上人面蜈蚣,但也是外表看起来相当凶恶的镰刀,要是被那个痛击的话,就算穿着铠甲也会失去大量的HP吧。如果艾基尔没有战斗的意思,那就只能靠我了。

如此下定决心的我,为了以「音速冲击」发动先制攻击而微调剑的角度。突然间,脑袋里闪过在Underworld遇见的费鲁西‧阿拉贝鲁少年那寂寥的笑容。一定得找出他无法使用剑技的理由才行……连这样的决心都加诸于剑上的我,正准备全力发动攻击时……

「Stop────!」

以超过雷鸣的声音发出怒吼的艾基尔,一边摊开双手一边紧急煞车。我虽然也急忙停下脚步,但剑技也因为身体失去平衡而失效了。

艾基尔把粗壮臂膀打开呈一字型,像门神般站在湿濡的草原正中央。前方有二十只昆虫军团猛然冲过来。领头的兰花螳螂从头部凸出的巨大复眼发出光芒,接着更举起右手的镰刀。

瞬间,艾基尔放声大叫:

「翠西?是翠西吧!」

…………啥?

哑然的我视线前方,兰花螳螂也紧急煞车,在镰刀举到一半的情况下以人类──女性的声音回叫道:

「安迪?你在这里做什么?」

…………啥啊?

为什么螳螂会说话啊,话说谁是安迪啊!

在脑袋里全力这么大叫之后,我才突然注意到。艾基尔角色名称的英文显示是「Agil」,这是将他的名字安德鲁以及中间名基尔博德合成后的结果。也就是说这只兰花螳螂型怪物知道艾基尔的本名。

「咦……不会吧。」

追上来的亚丝娜在我右后方如此低声说道,于是我便转过头去开口询问:

「什么不会吧?」

「那只螳螂……不会就是艾基尔先生的太太吧?」

「…………什么?」

我的思考再次差点停止。

不久之前确实在圆木屋前面从艾基尔本人那里听说他太太也是VRMMO玩家,但是螳螂不论怎么看都像是怪物。难道是人类被某种魔法变成怪物了?如此一来,后方的昆虫型怪物们也全是这样……?

在兰花螳螂后方停下脚步的绿色锹形虫把我的推测变成了现实。开合着雄壮的大颚,以男人的声音──而且是标准的英文说出一串话来。

「Hey Hyme, what a hell are you doing?」

接着矮胖独角仙就竖起角来大叫:

「Who are they? Enemy or ally?」

由于速度快到不可思议,所以我没有听得很准确的自信,不过感觉上锹形虫是说「到底在搞什么啊海咪」,而独角仙则是说「那些家伙是谁,敌人还是同伴」。

做出回答的不是角色名称似乎是海咪的兰花螳螂而是艾基尔。我已经无法听懂他那像要证明自己的根源是非裔美国人一样的超高速英语。

但锹形虫与独角仙似乎因此理解我们并非敌人,于是放下大颚还有角。其他昆虫也不断追上来,但锹形虫叫了些什么后就解除攻击态势。

目前暂时先解除与昆虫军团战斗的危机,但这只是问题的一半,不对,大概是一成左右。巨大人面蜈蚣从后方的山谷冲过来了。只要对应有任何闪失,我们跟昆虫军团就会一起遭到毁灭。

就在这个时候──

人面蜈蚣颜面下方爆出微小的闪光。迟了一些后可以听见「砰」的爆发声。虽然规模不足以称为爆炸,但喷出大量即使在雨中也能清楚看见的黄色烟雾来包裹住蜈蚣的头部。怪物停止突进,很焦躁般发出「沙沙啊啊!」的吼叫声。

丢出烟雾弹般物体的是昆虫军团最后面的虫,不对,是人类。连帽斗篷随风摇摆,以猛烈速度在雨中飞奔过来的娇小玩家,在我眼前紧急煞车并且大叫:

「抱歉桐仔!出大事了!」

我不可能听错那道具特色的声音。

「阿尔戈?」

「阿尔戈小姐?」

和亚丝娜同时这么呼唤对方后,我又加了一句「妳……怎……」。阿尔戈似乎以心电感应或者某种能力理解是「妳怎么会跟虫子们在一起」的意思,随即褪下斗篷的兜帽回答:

「之后会说明清楚!现在得先想办法解决那个大家伙!」

「还能想什么办法,只能把牠拖到远方然后逃走了吧。」

「这行不通哟,那家伙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目标。已经追了我们将近三十公里了。」

「三十公里……?」

这确实不寻常。这是等同于从拉斯纳利欧到斯提斯遗迹的距离,如果这段期间牠一直追过来的话,那确实应该判断是无法用奔跑来把牠甩开。

「阿尔戈小姐,丢出大量刚才的烟雾弹也不行吗?」

听见亚丝娜的意见后,阿尔戈就迅速摇了摇头。

「刚刚是最后一颗了。而且就算用那个暂时停止牠的动作,之后也马上又会追上来。地形对那个家伙来说根本没有影响,一定会在某个地方被牠追上。」

「确实看见牠把超级巨大的岩石粉碎了……」

追上来的克莱因如此表示。点头的阿尔戈难得露出懊悔的表情来发出呻吟。

「真的很抱歉。我没有打算如此靠近拉斯纳利欧。但是进入森林之后就只有这座山谷可以逃了……」

「别这么说,比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死亡要好多了。」

如此回答完,我便下定决心做出这样的宣言。

「打倒牠吧。虽然光看外表就知道是无比强大的敌人,但我们的伙伴也到齐了。耐着性子弄清楚牠的攻击模式后再攻击的话,应该有机会在不牺牲任何人的情况下干掉牠才对。」

「这才象话嘛。」

以毅然的声音如此断言的是爱丽丝。华丽的金发上沾着无数水滴的骑士,将右手的混种剑朝向一百公尺前方的巨大影子。

「不可能逃过所有的艰难。不论是多么强大的敌人,也有一定得与其对抗的时候。何况是为了要守护重要的事物。」

并排在爱丽丝左右两边的伙伴们,同时用力点了点头。小黑、阿蜥、米夏以及毕娜也发出简短的叫声。

笼罩在黄色烟雾里的人面蜈蚣再次开始往这边移动。我以视界边缘捕捉牠的动态,然后再次跟阿尔戈确认。

「详细情形之后再说,不过那些虫子军团是友军对吧?」

「是啊。他们是美国的The seed游戏『昆虫国度』的玩家。」

「昆虫国度……」

也就是说,并非被魔法变成昆虫,而是打从一开始就是那种模样。现在听她这么一说,才想起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有玩家能够变成虫子的VRMMO。但实在没想到会是如此真实的模样。几乎所有昆虫都是在直立状态下以双脚或者四脚来步行,但是像人类的就只有这一点。说起来是如何控制六只──蜘蛛型的话就是八只脚的呢?

不对,之后要怎么查证都可以。现在得集中精神面对被转移到这个世界后最强大的敌人才行。

「阿尔戈,那个家伙的攻击模式是?」

「目前都还只有物理攻击。双手的镰刀与尾巴的长枪。再来就是肚子那张嘴巴的撕咬。」

「这么说来,应该是以镰刀为主吧。」

这么呢喃的瞬间,脑袋中央再度爆出触电般麻痹感。但是没有时间去挖掘记忆了。

「──我跟爱丽丝、莉兹去吸引牠并抵挡镰刀攻击。其他人从侧面发动攻击。把牠的脚一只一只砍断的话,最后应该就无法动弹了吧。」

「了解!」

听见伙伴们可靠的响应后,就对独自露出焦躁表情的艾基尔搭话道:

「艾基尔,坦克的工作等你的等级再高一点再拜托你。还有,请把刚才的作战翻译给虫……不对,昆虫国度的玩家们听。」

「知道了。」

点完头的艾基尔以流畅的英文对昆虫战士们搭话。我有一段时期是希望将来能到美国的大学留学,所以并非完全无法说英文,但现在希望避免任何传达上的失误。

艾基尔说完话后,特别大只的锹形虫与独角仙就往前走出来说出一连串的发言。

「We also fight in the front【我们也要在前面战斗】!」

「Our skin is harder than your armor, huh【我们的壳比你们的盔甲还硬哟】!」

听他们这么说,我也没有理由拒绝。

「I' m counting on you【靠你们了】!」

如此回答后,两只──不对,两个人就同时以右手的钩爪做出类似竖起大拇指的动作。

地面再次剧烈震动。人面蜈蚣开始突进了。跟那样巨大的身躯战斗,就不应该在狭窄的山谷而是到空旷的地方比较好。从山谷出口到我们所在的森林入口那直径一百公尺左右的草原就是主战场。

「Hyme, join our raid【海咪,加入我们的部队】!」

对艾基尔的太太,也就是兰花螳螂这么搭话并传送邀请讯息后,螳螂就用镰刀底部的手指迅速按下OK键。

视界左端追加了一整排共二十个人的HP条。虽然所有人都受伤了,但是没有人的HP低于五成,TP、SP也都绰绰有余。逃了长达三十公里才只消耗这种程度的能量,不知道该说是技术好还是运气好──我想应该是两者兼具吧。

「Do you have recovery way【妳有回复的方法吗】?」

「Sure thing【当然有】!」

螳螂海咪呼唤同伴之后,一只茶色的飞虫就来到前面。整体的外型像是蝉,但是头部长着形状奇异的角。从分成四根的前端呈球体状来看,应该是某种天线吧。

角蝉叫了一声「C' mon guys!」之后,昆虫们瞬时聚集在一起。下一刻,角上的球体像莲蓬头一样迸发出带白光的液体并且朝着伙伴们洒下。

二十名昆虫的HP开始急速回复。虽然是很可靠的力量,但是应该无法连续使用吧。另一方面,我们虽然各自有两三瓶素烧瓶,里面装有亚丝娜帮忙开发的,能够慢慢回复HP的茶──也就是药水,但也同样无法滥用。首先以防御为优先,然后完全掌握敌人的攻击模式。

「要来喽!」

我才刚以日文这么大叫,人面蜈蚣就终于从溪谷冲进草原。

从近处一看,发现根本是超乎想象的巨躯。光是纵长型头部就有五公尺,双手的大镰刀刀刃足有三公尺,蜈蚣的部分则超过二十公尺。就连幽兹海姆的邪神级怪物,都没有规模如此具压倒性的个体。

但是正如刚才对艾基尔所说的,这里是外表的大小无法代表实力的VRMMO世界。The seed规格的游戏里虽然有巨大角色容易提升筋力,娇小则容易提升敏捷力的基本规则,但是如果伙伴中最娇小的西莉卡到达等级100的话,甚至光靠推挤就能赢过人面蜈蚣了吧。

当然伙伴们的平均等级都还只有13、14左右。即使如此,只要能实践完美的配合,就算对手是异形的巨大恶魔还是能与之一搏,我是这么相信的。

「沙咻啊啊啊啊啊!」

人面蜈蚣把能朝四个方向打开的下巴全部张开来发出吼叫。

就像受到诱发一样,从天空中的黑云持续降下闪电,蓝白色光芒照耀着巨大身躯。

「……小黑听亚丝娜的指示从侧面发动攻击。」

摸了一下圆形头部并且做出这样的命令后,黑豹似乎有些不满但还是发出「咕噜」的低吼,接着移动到阿蜥旁边。与亚丝娜简短地交换一下眼神,我便重新用力握好爱剑。

「────GO!」

随着吼叫声一起踢向地面。负责前面的除了爱丽丝、莉兹贝特外,独角仙与锹形虫也跑在她们左右两侧。地面的草虽然茂盛,但因为雨势而倾倒,所以不像担心地那样会阻碍脚步。头顶高达七公尺的异形越来越近了。

「沙啊!」

人面蜈蚣缓缓将右手的大镰刀往后拉。预备动作如此之大的话,要预测攻击时机就相当简单。

「从右边过来喽,准备格挡!」

我和爱丽丝举起剑、莉兹贝特举起锤矛、独角仙举起角、锹形虫则举起了大颚。

全长三公尺的镰刀随着暴风声开始移动。明明没有碰到,地面的草却大量被扯飞到空中。

──没问题,可以挡下来!

有一半像祈祷般这么想着,同时用力握紧爱剑的握柄,将左臂压在剑身上来摆出防御姿势。

乌亮的镰刀迫近眼前。我将身体往前倾来准备承受冲击。爱丽丝、莉兹、独角仙、锹形虫也摆出同样的姿势。

镰刀与剑碰撞。

一瞬间,我还以为自己的虚拟角色爆炸了。

虽然没有经验,但是心想在现实世界全速踩着脚踏车,然后与大型联结车正面冲突会不会就是这种感觉。全身四分五裂般的冲击。世界不停地旋转。大概半秒钟之后,才发现被镰刀横扫之后,自己轻易就被轰飞了出去。

「桐人!」

刚听见呼唤我的声音,身体就猛烈撞上某个人。直觉告诉我是亚丝娜接住了我。

「呜……!」

亚丝娜在耳边发出无法呼吸的声音。她似乎拚命想踩稳脚步但最终还是失败,和我一起倒到湿濡的草地上。

视界左上角,我的HP以恐怖的速度持续减少。从原本全满的状态降到七成,六成然后低于五成,最后在将近四成左右才停止减少。

「……怎么会……」

无法相信明明防御了却还是一击就被夺走六成HP的事实,我以沙哑的声音这么呢喃。往下一看,发现右手握住的剑总算是平安无事,但是护胸与左臂的护手已经整个裂开了。环视周围后,发现爱丽丝与莉兹也趴在草地上,独角仙与锹形虫则是翻了过来。所有人都受到差不多的伤害。

我将视线朝向正面的人面蜈蚣。在右手大镰刀挥尽的姿势下,牠像是在嘲笑我们一样开合着左右的下颚。

因为受到损伤,所以人面蜈蚣的头上出现巨大的纺锤状浮标。HP共有三条,下方则以英文字母显示着专有名称。

【The Life Harvester】。收割生命者──

看见这个名字的瞬间,我终于理解为什么会觉得在哪里看过人面蜈蚣的理由。

「桐人……那个……」

亚丝娜也以颤抖的声音低声说道。看来是跟我同时想起来了。

那个是……

那只人面蜈蚣「The Life Harvester」是在旧SAO,艾恩葛朗特第七十五层毁掉一半攻略组菁英的楼层魔王「骸骨猎杀者」。虽然有「长出肉与甲壳」以及「骨骼整个外露」的差异,但是形状与行动模式……以及可以说凶猛无比的攻击力都完全一样。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旧SAO的楼层魔王会出现在Unital ring世界?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全身无法动弹,这时视线远方的异形恶魔高高举起两把大镰刀。紫雷在上空的黑云里到处乱窜,映照出凶恶的漆黑剪影。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