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4]Unital Ring Ⅲ

Heathcliff · 10月18日 · 2021年

 

2


在池袋买完东西,跳上东武东上线的急行列车后经过三十二分钟。川越车站西口圆环的路面尚未湿濡。天气预报应用程序也显示距离降雨还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急忙跑到市营脚踏车停车场,拉出爱车并且跨坐上去。

从车站到自宅,穿越所谓小江户区域的川越一番街是最短的路线。这里从以前交通量就相当大,但是五六年前进行的道路拓宽工程铺设了自行车道,所以骑车变得很方便。被从南边迫近的雨云追赶着的我拚命踩着脚踏板,穿越小江户区域后往右转。当我一回到在巨大神社附近的自己家,水滴就以猛烈的来势掉落。我急着将MTB退避到屋檐下,然后以防水素材的包包挡雨并冲进玄关。结果在我开口说「回来了」之前──

「欢迎回家!太慢了吧,哥哥!」

身穿运动服在玄关横木上等待的直叶就这么大叫。

「有什么办法嘛,我通学的时间是妳的一倍……」

刚反驳到这里,我就歪起脖子。

「咦……昨天好像也有过这样的对话喔?」

「有喔。」

直叶直接肯定了我的似曾相识感。看来不是重复轮回同一天……当我想着这种没营养的事情时,直叶就跟昨天一样把毛巾递给我。心怀感激地接下之后,我就一边拭去汗水一边确认。

「那个……也就是说,今天也准备让我立刻开始潜行吗……?」

「那还用说吗!因为哥哥不在的话,就无法决定桐人镇接下来该如何发展了吧。」

「……等等,我不记得帮城镇取了这个名字!」

「大家都这么称呼了哟。好了,快点冲回房间……等等,你买了什么回来?高级零食?」

直叶将视线停留在我左手那个印有百货公司商标的手提袋。虽然看起来的确很像装了高级的甜点,但很可惜的是并非如此。

「没有啦,这个是,呃……」

一听见我暧昧的声音,直叶似乎就了解是怎么回事了。

「啊……啊~原来如此。应该说……今天才买来吗?这也太迟了吧!」

「这就表示我真的经过深思熟虑……好了,要到那边去不是吗?今天妳可要从自己的房间潜行喔。」

「好喔~厨房里准备了饭团喽。」

咧嘴笑了一下后,直叶就小跑步爬上了阶梯。我一边朝厨房前进,一边想着明年春天直叶生日时必须早点决定要买什么生日礼物。

 

换上轻松的服装,嚼着直叶帮忙准备的鲑鱼与鳕鱼子饭团,上完厕所后就躺到床上把AmuSphere戴到头上。

Unital ring事件发生到现在很快地已经过了三天,但众多谜题不但没有被解开,反而令人更加困惑。SNS与留言板网站虽然到处出现根本无法追赶上的大量考察,但目前都是毫无根据的臆测……在前往银座的路途中阿尔戈这么表示。唯一可以确定的就只有仍未有玩家抵达「极光指示之地」。

当然我们的目标也是该处,但是最先抵达的可能性相当低。因为大部分伙伴都是学生与社会人士,平日的早晨到傍晚都无法登入。ALO转移组的正式开始地点是「斯提斯遗迹」,而我们现在仍靠着整间房子掉落在该遗迹往前二十五公里处的优势,至少在ALO组里面应该算是待在最前方的集团,但是不到一个星期就会被能够一整天潜行的主力玩家们赶上了吧。实际上,前天与昨天夜里都遭到PK集团袭击。如果他们的装备等级跟我们相同的话,全灭的应该就是我们了。

但就算是这样,逃学依然是绝对不可能的选项。现在只能尽量完成学生的本分,然后尽全力玩游戏。

我调暗房间的灯光,闭上眼睛并且呢喃:

「开始联机。」

在视界里扩散开来的七彩放射光把身体压在床上并且消除重力,让我的意识飞翔到虚拟世界。

等重力再次回归,我立刻就睁开双眼。看见熟悉的圆木屋天花板……让我放心地松了一口气。原本担心去学校上课的期间会不会发生第三次的袭击,不过目前我的房子仍是平安无事。如果受到袭击,负责留守的爱丽丝或者结衣应该会跟我联络,那时候就算还在上课,我也决定要冲到保健室,利用Augma来潜行,不过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

带响着从第一天晚上就一直穿在身上的金属铠甲站起身子,接着环视圆木屋的客厅。今天早上注销时,里面塞满了好不容易才会合的同伴,但现在看不到任何人的身影。至少莉法应该几乎跟我同时登入才对。

「……喂,小直……不对,莉法,妳不在吗?」

我发出这样的声音并朝玄关走去,接着打开厚厚的大门。

直径十五公尺,以面积来说大约一百八十平方公尺的圆形庭院被高大石墙围住,几个大型设备沿着墙壁并排在一起。但是内部完全无人,不只是结衣与爱丽丝,就连可靠的三只守护兽长喙大鬣蜥阿蜥、背琉璃暗豹小黑、尖刺洞熊米夏都不见踪影。

突然感到不安的我再次开口呼唤。

「喂~有人吗……」

但是声音却只是空虚地被鲜红色傍晚的天空吸进去。由于今天早上注销前所有人都互相登录为朋友了,只要打开环状选单就应该能传送讯息给任何同伴,不过如果名单变成空栏怎么办……在这种孩子气的不安袭击下,我甚至不想动自己的右手。

从门廊来到地面,斜向横越前院后来到南侧的门。静静地推开昨夜袭击时,亚丝娜、爱丽丝以及西莉卡拚死守护的木门。

到昨天为止,圆木屋外面都是一大片深邃的森林,但这样的光景已经完全改变。反过来利用袭击者们焚烧的树木,出动所有成员来建造大量的房子。直叶所说的桐人镇这个之后绝对得改名的「城镇」直径是六十公尺。然后以X字道路分割为东西南北四个部分。我眼前这一大片南区预定将成为商业地域,不过现在仍没有任何店家营业,所以给人鬼城一般的印象。包围圆木屋,暂称「内圈」的圆形道路,以及从该处朝东南以及西南分歧的「四点钟道路」与「八点钟道路」上也看不见人影。

正当我准备再次以最大音量呼喊而将肺部吸满空气时──下一刻。

感觉似乎听见细微的小孩子笑声,于是便屏住了呼吸。

一道恶寒窜过背脊。这个城镇里应该没有小孩子。如此一来……是幽灵吗?是这个空荡荡的城镇把幽灵系的怪物给吸引过来了?

我静静地呼出一口气并竖起耳朵。听觉再次对「呀呀」的尖锐笑声产生反应。不是我的错觉,声音似乎是从东边传过来。

我叫出环状选单,将「高级铁制长剑」装备在左腰之后,就沿着包围圆木屋的石墙往东边走。右斜前方立刻能看见巨大的木造建筑物。

东区是昨天跟诗乃一起来到这里的老鼠人型NPC帕特鲁族们的居住地。扇形区域的顶点部分盖了我现在所见到的集会场,中央则是兼作田地的广场,外围则并排着小小的房子。

再次听见孩子嬉闹的声音。是集会场里面……不对,是从对面的广场传过来的吗?多达二十人的帕特鲁族可能因为幽灵系怪物袭来而全灭,脑袋里想着这种最糟糕的状况,同时静静地踏进东南的四点钟道路。由于仍未铺设地面,所以带着铁制装甲的靴子也不太会传出脚步声。沿着集会场的墙壁慎重地前进,然后偷偷窥看广场。

「…………耶?」

从我的口中发出这种呆滞的声音。

形状宛如切开的年轮蛋糕一般的广场,今天早上应该还只是一片裸地,现在北半部已经变成田地,数名帕特鲁族正在照顾看起来像是玉米的农作物。而仍然空旷的南半部则可以看见莉法、西莉卡、亚丝娜以及结衣并肩站立,注视着巨大四脚兽──尖刺洞熊米夏。不对,她们笑着观看的是跨坐在米夏背上的五名年幼帕特鲁族。

跟大人比起来鼻子较短且耳朵较小的小孩子,每当米夏走路就会发出巨大的兴奋嬉闹声。以人类来说大概只有一岁儿童大小的他们,只要体长超过三公尺的米夏兴起念头,应该一口就能把他们吞下肚……不对不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喂,那些孩子是……」

我悄悄靠近莉法并如此对她耳语后,妹妹就迅速转头然后大叫:

「啊,终于来了!」

亚丝娜她们也注意到我的存在,各自对我打招呼。反射性回了「哈啰」后就再次询问:

「嗳,那些小老鼠……不对,是帕特鲁族孩子是从哪来的?昨天从基幽鲁平原的墙壁迷宫出发的时候只有六个大人吧?」

结果莉法与西莉卡、亚丝娜就僵硬地移开视线,爱丽丝则是用纳闷的表情说:

「好像是昨天夜里生出来的。」

「生……生出来的?」

重复这么大叫完,我就再次看向米夏的背部。在那里大声喧哗的五个孩子,虽然跟大熊比起来就像是豆子一样渺小,但感觉也不像是婴儿。

「……一起来的帕特鲁族里面有孕妇吗……?就算是这样,只有半天就长成这样也太快了吧?」

结果这次换成结衣为我做出明确的说明。

「爸爸,我今天一直都跟帕特鲁族的人在一起,那些孩子是上午九点左右突然一起出现的。帕特鲁族似乎早就知道会这样,事前已经准备好符合人数的床铺。出现的时候五个人都是这么一丁点的……」

这时结衣把双手摊成哈密瓜左右的大小──

「原本是这么小的婴儿,但九个小时就长大成那样了。现在已经会说简单的单字。」

「……咦咦咦……」

我只能发出这样的呢喃。一个晚上就生出五个婴儿,半天就能成长到这种地步的话,一个星期后这个城镇不就充满了帕特鲁族吗?

或许是察觉了我的战栗吧,结衣再次开口解说。

「这是我根据有限的档案所做出的推测,我想Unital ring会根据NPC的居住地面积与环境来增减人数。爸爸你们建立的帕特鲁族房屋可以容纳超过二十个人,所以才会诞生适当人数的婴儿吧?」

「这样啊……原来是这么回事。」

如此回应的是亚丝娜。

「我一登入就看见小孩子也吓了一跳,听结衣说今天早上才出生时又更加惊讶,就算Unital ring是超高性能的虚拟世界,那个……也不可能重现生殖机制吧。」

下一刻,爱丽丝就一脸认真地表示:

「Underworld的机制跟现实世界几乎相同喔。」

关于她的发言,亚丝娜、西莉卡以及莉法似乎都无法做出评论。没办法的我只能硬着头皮以身犯险了。

「那……那是因为Underworld是例外中的例外……」

当我说到这里才想起还有另外一个例外──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用那个世界藏在设定选单超级深层处的某个按键将限制级规范解除后,就能够进行该种行为。当然……应该没有办法怀孕,但茅场晶彦到底是在想什么才会让那种机能实际上线呢?

由于The seed程序套件没有这样的机能,所以Unital ring应该也一样才对──不对,说不定真的有。

「就算无法重现程序,但这是款世界观制作得如此精细的游戏,NPC可以生小孩的话那么玩家应该也可以……」

当我在有些下意识的状态中呢喃到这里的瞬间。

「怎么可能……办得到嘛!」

莉法用力拍打我的背部,虽然不感觉疼痛,但我还是忍不住大叫「好痛啊!」。

「妳……妳做什么啦!」

「谁教桐人你胡言乱语!玩家之间生小孩的话,那个孩子要由谁来操纵?」

「那……那当然……跟NPC一样,由AI来……」

我无法继续把话说完。因为突然一道宛如银色火花的疼痛贯穿脑袋中央,让我整个人再也站不住。

「呜…………」

当我一边喘气一边踩着踉跄脚步时,爱丽丝就迅速撑住我的右臂。莉法也瞪大绿色眼睛来窥看着我的脸庞。

「怎……怎么了,哥哥?」

「没有啦……我没事,只是有点头痛罢了。」

西莉卡一听我这么说,就以担心的口气表示:

「桐人哥,你没什么睡对吧。今天要早点下线吗?」

坐在她头上的小龙毕娜也发出「啾……」的叫声,我便急忙回答:

「不用了,我不要紧。现在已经没事了。」

实际上疼痛一瞬间就消失,现在就算用力摇头──虚拟世界的动作对于真实肉体的脑部不可能有影响──也完全没有刺痛感。纳闷地想着「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我一移动视线,就跟带着某种空虚表情的亚丝娜四目相交。栗色眼睛明明望着这边,却像是看透了我而直接注视着遥远的地方。

「……亚丝娜?」

小声这么呼唤之后,经过不停地轻轻眨眼,对方眼睛的焦点就拉回我身上。

「啊……抱歉,刚才发呆了一下。」

「大家都一样睡眠不足嘛。今天觉得累的人就不要硬撑,下线去休息吧。」

「说得也是。桐人你也一样喔。」

「了解。」

虽然如此响应,但我完全没有打算早睡。根据我的直觉,在事件发生第三天的今天所做的努力,将会左右这个城镇的存续──以及伙伴们的生存。

看向广场的中央,就看见小老鼠们依然在持续绕圈的米夏背上喧闹着。半天就可以从婴儿成长到这种地步的话,不到几天就能直接成为大人了吧,还是会在哪个地方开始煞车呢?不论如何,为了这些孩子,必须得好好地保护这个城镇才行。

「那么……小黑和阿蜥到哪去了?」

询问剩下来的两只宠物去向后,西莉卡就看着西南方向并回答:

「莉兹小姐和诗乃借去河边搬石头了。原本只要带米夏去就可以了,但没办法跟小孩子们说不能继续玩了……」

「原来如此。」

看来Unital ring世界里的宠物,只要是跟饲主完成朋友登录的玩家,就会接受一定程度该名玩家的命令。

「那我也去帮忙吧……」

我一这么呢喃,亚丝娜、莉法、爱丽丝以及结衣就异口同声地表示「我也去」。把米夏交给待在现场的饲主西莉卡后,我们就准备移动到城镇的西南大门去。

走出内圈往西前进短短几公尺时,就听见复数的脚步声。从八点钟道路现出身影的是莉兹贝特与诗乃,她们身后则是小黑与阿蜥。两只宠物背上着装着应该是亚丝娜所做的背袋。

「辛苦了。」

如此打招呼之后,莉兹贝特就做出「哈啰」的回应,诗乃则像是在思考什么般低着头。我一面搔着跑过来的小黑的脖子,一面呼唤着枪使。

「诗乃,怎么了吗?」

「咦……嗯,正在想点事情……」

停下脚步的诗乃环视着站在身边的我们并且说:

「这座桐人镇四周的资源丰富固然是件好事,但是攻击我方的敌人也同样能拿来利用对吧?」

「咦……这是什么意思?」

「比如说,木匠技能的选单如果有投石机或者破城槌等工具,就能利用河岸的石头与森林的树木尽情制作两者了吧?就算没有这些东西,目前也能制造作为攻击方据点的碉堡……」

「碉堡……」

我重复了一遍,然后跟亚丝娜等人面面相觑。

根据我粗浅的理解,碉堡是跟能够连射的大型火器成套运用。如果是现在诗乃背负的毛瑟枪等级的火器,应该无法破坏城镇的墙壁才对,也能够趁装填子弹的空隙接近……想到这里我才注意到一个事实。

「对喔,从GGO转移过来的玩家,也有继承超大机枪的家伙吗?」

「嗯。现在虽然跟黑卡蒂一样超重而无法运用,但总有一天会可以使用。在那一天来到之前,还是先想出对策比较好吧。」

「唔~~嗯……」

老实说,现在仍无法有具体的想象。虽然投石机、破城槌也是一样,但是城外并排着石造碉堡,然后从该处以重机枪对我方发动攻击的光景实在太没有现实感了。

但对于诗乃来说,这一定是在GGO世界里不知道重复过多少遍的战斗的一部分吧。帕特鲁族移居到这个城镇,甚至还生下孩子的话,就无法轻易加以放弃了。我们有责任预测各种状况并且做好防范的准备。

「……我知道了。只要大家集思广益,肯定就能想出不让外面的资源遭到敌人利用的方法。但今天最先要讨论的事情是……」

我说到这里就先停下来,然后依序看着众人的脸庞并表示:

「城镇要取什么名字。」

「咦,不就叫桐人镇吗?」

诗乃这么回答,亚丝娜等人也准备跟着点头,我便急忙伸出双手。

「驳回驳回!取这种名字的话,遭到攻击的机率会上升吧!」

「哦,你也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吗?」

当我无法立刻回答莉兹贝特的批评时,莉法跟亚丝娜就发出轻笑,爱丽丝则一脸认真地说着:「你这家伙到底在ALO以及其他世界做了些什么?」

 

暂时先回到圆木屋的我们,和终于从小老鼠身边解放出来的西莉卡会合,大家围坐在客厅里。亚丝娜引以为傲的大型桌子仍处于消失状态,虽然想尽快制作替用品,但是必须先找到树干最少有一‧五公尺的树木才行。很可惜的是,生长在这附近的旋松与其他树种,最大的直径也只有八十公分左右,想制作容纳十二个人的大桌子仍有点不足。

幸好固定在厨房的灶没有消失,莉兹贝特又用打铁技能帮忙制作了铁锅,所以能够烧热水。亚丝娜把不停冒着热气的锅子拿过来之后,就朝里面撒入黑色粉末。

「……亚丝娜,那是什么?」

亚丝娜以有些得意的语气回答莉兹贝特的问题。

「昨天晚上等待莉兹你们的期间,我从森林里摘来各种植物的叶子,试着用锅子把它们烤干。然后就变成这样的粉末,并且获得了制药技能。嗯,能煮成饮料的只有一半,其他都变成染色剂就是了。」

「染色剂……」

重复了一遍后才终于注意到。我出发到基幽鲁平原时,亚丝娜原本跟阿尔普海姆时代相同的水蓝色头发,现在已经变成艾恩葛朗特时代那样的亮栗色了。

「……妳的头发是自己染的吗?」

「终于发现了。」

面对露出傻眼表情的亚丝娜,我又继续提出问题。

「其他还有什么颜色的染色剂?」

「嗯……还有更深一点的茶色、暗红色、深灰色吧。」

「唔唔……」

我一瞬间也想着要改变发色看看,但老实说这些颜色我都不是很喜欢。西莉卡玩弄着跟亚丝娜很相似的亮棕色头发并且说:

「我想华丽的颜色或者完全相反的深黑色染色剂比较稀有。桐人哥改变发色的话就太可惜了。」

「唔唔唔……」

当我发出沉吟声的期间,亚丝娜已经将符合人数的素烧陶器杯子并排在地板上,然后用木制勺子将锅子的内容物舀到杯子里。

「另外也制作了几种茶类,但最受好评的是这种叶子。」

「只是跟其他的比起来好喝一点喔。」

应该帮忙试过味道的爱丽丝一这么插嘴,旁边的西莉卡也不停点头。

亚丝娜递过来的杯子里面装了染上深黑紫色的液体。我先闻了一下味道,结果说是茶也可以,但说是药也不觉得奇怪的复杂气味就刺激着我的嗅觉。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但我不可能辜负亚丝娜的努力。

畏畏缩缩地啜了一口后,麦茶加上红紫苏般的风味就在嘴里扩散开来,HP条右侧亮起了叶子图案的支持效果图标。

「……这是药嘛!」

我一这么叫道,爱丽丝跟西莉卡就不停地点头。

虽然支持效果令人在意,但因为味道绝不算差,所以在跟亚丝娜叙述感想与道谢后一瞬间就来到了晚上七点,这时克莱因也登入游戏。艾基尔必须到十点左右才能参加,不过他的本业是咖啡厅店长,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才刚开始会议,我就率先提出城镇正式名称的议题,但包含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无法提出超越「桐人镇」这个名称的提案,于是只能先当成今后的课题。

下一个议题是继帕特鲁族之后的NPC移居计划。第一候补是西莉卡与莉兹贝特已经先建立起友好关系而且居住地也算近的巴辛族,第二候补是诗乃遇见的鸟人也就是欧鲁尼特族。如果能操纵目前最强的远距离攻击手段,也就是毛瑟枪的欧鲁尼特族能够移居到此将会是很强大的助力,但是他们的城市位在广大基幽鲁平原的另一边。据诗乃所说,与魔法青蛙「Goliath rana」战斗的大墙另一边有强力恐龙型怪物出没,横越平原算是在赌命,所以完全不能保证他们会接受移居的邀约。

如此一来,果然还是应该先尝试巴辛族吧。在这个结论之下,自愿负起交涉任务的是莉兹贝特。由于结衣与亚丝娜也表示要同行,因此我也非常想跟着去,但还有其他重要的任务。

第三个议题是诗乃在意的「城镇周边的丰富资源将会遭敌人利用的问题」,虽然众人同样提出许多意见,但最后还是只能做出严加警戒这样的结论。虽然也有扩张作为防卫线的石墙并且铺设内部,让敌人无法采集石头与木材这样的手段,但是防卫线扩张的话警戒与防卫所需的人力也将大幅增加,而且我方在收集素材上也会变得相当辛苦。说起来建立城镇就是要让其他玩家犹豫是不是要发动攻击,跟强化物理防御比起来,还是应该以发展为正式的城镇为优先吧。为了办到这一点,必须要有善于情报收集的伙伴加入。

会议结束之后,就把留守桐人镇(暂称)的任务交给西莉卡&米夏、诗乃、克莱因以及爱丽丝,我和小黑一起出发前往跟阿尔戈会合的地点斯提斯遗迹──原本应该是这样。

但是在我离开西南大门的前一刻……

「桐人,我也要一起去。」

金属铠上罩着连帽斗篷的爱丽丝随着这句话跑了过来。从ALO的虚拟角色继承过来的猫耳朵刚刚好收纳在缝在斗篷上的口袋里,看起来实在非常可爱。

「咦……爱丽丝也要去?为什么?」

「哪有为什么。我偶尔也会想去外面走走啊。」

鼓着脸颊这么回答完,爱丽丝就正色小声加了一句:

「而且,我有话想跟你说。」

看见那种严肃的表情就能想象得到她想说什么,如此一来就无法随便拒绝了。

「……我知道了。但是,得告诉别人爱丽丝也要一起去才行……」

「我跟克莱因和诗乃说过了。克莱因不知道为什么露出嘻皮笑脸的表情。」

「…………」

我想着等一下要传讯息叮咛他别胡思乱想并开口表示:

「那我们走吧。不过要赶一下路喔。」

「没问题。」

爱丽丝这么回答的同时,小黑也发出「嘎呜」的低吼。

两人一兽稍微打开厚重木制大门来到外面后,就开始朝着南方的河川奔驰而去。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