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4]Unital Ring Ⅲ

Heathcliff · 10月18日 · 2021年

 

3


九月二十九日下午七点的现在,我和可靠同伴们大致上的角色数据如以下所显示。

 

桐人:单手剑使/铁匠/木匠/石工/木工/驯兽师 等级16 「刚力」。

诗乃:枪使/盗贼/石工 等级16 「俊敏」。

爱丽丝:单手半剑使/陶工/织工/裁缝师 等级15 「刚力」。

莉法:单手半剑使/木工/陶工 等级12 「刚力」。

莉兹贝特:锤矛使/铁匠/木匠/织工 等级11 「顽强」。

西莉卡:短剑使/驯兽师/织工 等级10 「俊敏」。

结衣:小剑使/火魔法使/厨师/织工 等级10 「才智」。

亚丝娜:细剑使/药师/厨师/木工/陶工/织工/裁缝师/驯兽师 等级9 「才智」。

克莱因:弯刀使/木工/石工 等级8 「刚力」。

艾基尔:斧使/木工/石工 等级8 「顽强」。

 

米夏:尖刺洞熊 等级6。

阿蜥:长喙大鬣蜥 等级5。

小黑:背琉璃暗豹 等级5。

毕娜:羽翼龙 等级2。

 

克莱因与艾基尔的等级之所以那么低,是因为昨天才刚转移过来而已,至于从Unital ring诞生时就登入的亚丝娜,等级也不太高的原因是因为大多负责留守。另一方面,虽说她的习得技能果然是最多,但是生存系RPG的生命线最后要看的还是HP的量。

我和诗乃的等级之所以如此突出,是因为我打倒尖刺洞熊──米夏的前一代个体──与Goliath rana,诗乃则是打倒了史提罗克法罗斯这种魔王级怪物。下一次得找亚丝娜一起去狩猎强大怪物来提升她的等级才行。话说回来,跑在身边的猫耳骑士大人也跟亚丝娜一样都负责留守才对啊。

跑在河畔的我关上看着的朋友名单,然后对同行者问道:

「爱丽丝啊,妳是什么时候把等级提升到这种程度的?」

「当然是昨天跟今天的白天啊。因为我没有上学。」

从她的回答里感觉到些许闹别扭的味道,我不禁缩起脖子。爱丽丝似乎向RATH表示过想到归还者学校上学,但很容易就能想象这阵子应该都不可能获得同意。

我在内心祈祷着至少明年三月亚丝娜毕业之前能够让她到学校去参观,同时继续问道:

「房子……不对,是城镇周边有适合提升等级的怪物吗?至今为止遭遇的不是狐狸就是蝙蝠之类的,全都是些动作敏捷的动物……」

「森林里头是这样没错。在这之前,不论动作是敏捷还是迟钝,你也知道基本上我不喜欢为了经验值而狩猎大量的野兽吧?」

「嗯……是这样没错。那妳是打什么样的怪?」

结果爱丽丝稍微瞄了一下右侧的黑色河面后才开口说:

「虽然不清楚河川的这边附近会不会出现……不过城镇正西方有一个极深的潭,该处潜伏著名为『四眼大涡虫』的怪物。」

「四眼……?是什么样的怪物?」

「简单来说就是巨大的水蛭,宽十五限,长应该有两梅尔以上吧。」

爱丽丝摊开双手这么说道。她最近似乎习惯现实世界的单位系统,较常使用公分与公尺,但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就会回归Underworld的「限」与「梅尔」。我想她本人应该也没注意到吧。

「整只是透明灰色,不在白天日光直接照射河面时就看不太清楚。正如牠的名字所显示,头上有四颗眼睛,想打倒牠就必须正确地砍中中心。尤其要是不小心从身体中段部分把牠切断的话,后面那一段也会长出头来,身体瞬间伸长增加为两只怪物。」

「呜咿……跟真涡虫一样……」

我绷起脸并回想起来。曾经在国中学过真涡虫与笄蛭都是涡虫这种生物的伙伴。

「嗯,四眼大涡虫当然也是生物,但是心理上还是比狩猎狐狸或者兔子要好多了。这就是人类的……该怎么说呢……」

「自私?」

「就是那个。现实世界的人类使用很多奇妙的神圣语……不对,是英语,所以根本无法完全记住。」

爱丽丝刚耸耸肩,在她另一边像滑行般流畅跑过沙地的小黑就像要表示赞成一样发出「嘎呜」的低吼。我想应该不是因为──我总是随便做出「小黑,攻击!」或者「小黑,Attack!」等指示的缘故吧。

「嗯,这一点我也同意……但是,一个人狩猎乱砍数量就会增加的怪物很危险喔。因为这个世界只要死一次就结束了。」

「Underworld跟现实世界也一样吧。」

立刻受到这种反驳的话,确实也只能同意了。对于对所有世界一视同仁的爱丽丝来说,像ALO和GGO这种「不论死几次都能复活的世界」才是例外。

在VRMMO里面重复轻松的死亡与复活后,对于生命的看法会有所变化吗……虽然开始想起这种不符合个性的事情,但意识随即被爱丽丝的声音拉了回来。

「而且四眼大涡虫只要砍中数量就会增加,很适合拿来升级。」

「咦?噢……对喔,不断刻意让牠增加然后打倒其中一只的话,就能够不必等待重新涌出的时间持续狩猎了嘛。」

不由得佩服了一下对方后才注意到某件事。

「咦……很深的潭就表示是水中战喽?爱丽丝妳会游泳吗?」

下一刻,右上臂没有装甲的部分就被用指尖重重戳了一下。

「你这家伙还是一样经常做出侮辱我的发言耶。许多人界的居民确实不擅长游泳,但我可不是这样喔。」

「但妳到底是在哪里练习的?不可能是在鲁鲁河或者瑙鲁基亚湖游泳吧?」

提出北圣托利亚郊外的河川与湖泊的名字后,爱丽丝一瞬间感到很怀念般瞇起眼睛,接着立刻摇着头说:

「当然不是了。你应该没有忘记才对,中央圣堂的九十楼有一座长达四十梅尔的……」

话说到这里就不自然地中断了,但我没注意到爱丽丝露出「糟糕了」的表情而开口大叫:

「咦,妳在大浴场里游泳吗?那是成为整合骑士之后的事情吧。什么嘛,在我跟尤吉欧面前还装出一脸清高的模样,结果自己一个人时还不是在浴池里游……好痛!」

比刚才更强力的戳击让我发出了悲鸣。

 

闹别扭的骑士大人之后就不再开口说话,不过总算是知道爱丽丝的等级突然飙高的原因了,在内心的笔记本写下「有机会的话所有人都去试试」的内容后,我就集中精神在移动上。

河岸上虽然躺着大量的石头,但是水边就是湿濡扎实的沙地所以很适合奔跑。当然也有怪物出现,但是具攻击性的就只有名为「紫跑蟹」的敏捷蟹类与「锯蛇蜻蜓」这种恶心的飞虫,两者都没有什么太烦人的特殊攻击。但是能力值却算高,等级还是个位数的话应该会是强敌,但是16级的我与15级的爱丽丝,以及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是5级的小黑则很轻松就能把牠们打倒。前天夜里出现的摩库立小队,还有昨夜发动袭击的修鲁兹的联合部队肯定都有经过这条河川。

这也就表示,如果有新的敌人以我们的城镇为目标,有可能会正面跟他们碰个正着。因此暂时无法使用火把,只能倚靠夜空中的些许亮光,但是跟下雨的现实世界不同,月亮正发出皓皓光芒,所以总算能够奔跑。

为了同时提升夜视技能而一边凝眼盯着前方黑暗一边往前迈进三十多分钟。前方终于可以看见森林的出口,于是我便放慢了速度。

迫近河岸的苍郁树木逐渐变得稀疏,接着变成低矮灌木,到最后灌木也消失不见。出现在前方的是一整片宛如非洲热带草原般的大草原──是巨大基幽鲁平原的东侧边缘。河川就这样往南边流去,适合奔跑的沙地也跟着消失,右岸与左岸都变成陡峭的悬崖。接下来只能从草原上前进了。

「……如果有船的话……」

边喂小黑吃野牛肉干边这么抱怨后,爱丽丝就轻轻歪着头说:

「那就做一艘啊?」

「咦,妳说船吗?」

「豪华的帆船当然是不可能,但圆木舟的话……」

「…………确实如此。」

我轻轻点头。根据克莱因他们所说,目的地的斯提斯遗迹似乎是在一路从这条河南下的前方。光靠圆木舟的话很难逆流前进,但只是顺流而下的话──

打开环状选单,起动初级木匠技能的制作选单。把【劣质小木屋】与【劣质石墙】等房屋相关选项往下卷动,最后……

「有……有了。」

在几乎是选单的最尾端发现【劣质大型圆木舟】后随即打了一个响指。而且显示在名称右侧的图标是双重四角形符号。如果这是榔头图案的话,就必须动手来刨圆木,但带有双重四角形的道具是只要拥有素材,就能从选单按个按键就完成。虽然下面还有【劣质小型圆木舟】的选项,但它似乎是两人乘坐的船。考虑到小黑也要上船,就需要制造大型的才够用。

「我看看,大型圆木舟的素材是……『制材过的粗大圆木』一根、『制材过的圆木』两根、『细绳』十条、『铁钉』二十根、『亚麻仁油』两瓶吗?」

「想不到需要这么多东西……」

「那是当然啦,不可能挖开一根圆木就能制作了吧。」

我一边这么回答,一边一个一个触碰列出来的素材道具名称。Unital ring的UI相当完善,击点就会出现说明文以及现在的所持数量。

「虽然没有圆木,但是砍伐附近的树木就可以了吧。细绳的数量也不到一半,不过也能够用草制作……呜咿,铁钉还欠三根。只有这个无法当场制作。」

要制作铁钉必须先用高炉把铁矿石熔成铸块,然后把铸块放在铁钻上以榔头敲打。高炉、铁钻都只存在于圆木屋的庭院,现在也绝对不可能回到那里去了。

「咕唔唔,都有三瓶亚麻仁油了……爱丽丝小姐,妳不会刚好有铁钉吧……」

「请不要有所期待。」

如此响应之后,爱丽丝也打开环状选单。移动到道具栏后迅速搜寻起来。

「……没有呢……」

「我想也是……」

爱丽丝习得的生产技能是裁缝、陶工以及织工,它们全部跟铁没有关系。说起来铁钉在这个时间点还是贵重物品,只有修缮圆木屋与制作水井时才会打造。

「没办法了,跑过草原吧。反正原本就打算这样了。」

「说得也是。」

边点头边准备关上窗口的爱丽丝,手指突然间停住了。

「不对……请等一下。我记得……昨天打倒的贼人,遗物里面有……」

她的手指迅速闪动,然后顺势击打按键。在窗口上方实体化的是──

「椅……椅子?」

那确实是一张小型的圆椅子。是椅面加了四根椅脚的简单设计,同时还带着特别古老的色泽。

「……来杀我们的家伙,身上为什么会带着椅子……?」

「谁知道……可能是想在休息时间使用吧?」

「……嗯,总比坐在地上舒服啦。那么……妳打算用椅子做什么?」

「那还用说,当然是把它分解啊。」

听她这么一说,我就忍不住用右拳击打左掌。圆椅的椅脚确实看起来全是用铁钉钉在椅面上。回收这些钉子的话,就能凑齐圆木舟需要的素材了。

「但是,能够毫发无伤地回收钉子的机率不高喔。」

「所以请由具备木匠技能的你来分解,应该能稍微提升一些机率才对。」

「……确实如此。」

爱丽丝所说的确实没有错,虽然系统上的成功率会因为技能而上升,但是我对自己现实的幸运值实在没信心。我一直偷偷地认为,出生时所赋予的幸运值,在跟亚丝娜一起从SAO里存活下来时就用光了。

当我快要说出「还是由爱丽丝妳来分解」之前,小黑就用头摩蹭我的左腰。

「嘎呜!」

像是斥责的吼叫声让我突然注意到一件事。昨天在快要冻死的状况下还能够顺利驯服小黑就是万中选一的幸运。以战斗力和出现频率来看,背琉璃暗豹是相当稀有的怪物,没有驯兽技能的我能够顺利驯养牠的机率可以说是趋近于零。

「……说得也是……我够幸运了。」

我搔了一下小黑的脖子后,就用那只手拿起圆椅。比想象中还重的重量让我吃了一惊,同时以右手击点了一下后,就浮现【高级红橡树圆椅】的道具名。我不认为这是由昨天的袭击者们所制作。如此一来,应该是在什么地方捡到的吧。

一瞬间浮现损毁「高级」道具实在有点可惜的想法,但仔细一看就发现耐久度几乎快耗尽了。认真修行木匠技能的话,将来应该可以制作高级家具才对,我这么对自己说并从选单窗口按下分解键。

传出「喀咚!」的破坏声,圆椅就四分五裂并且消失。由于设定上是能回收的素材会直接进入道具栏,于是我便战战兢兢地打开窗口。以入手顺序为排序的道具栏,最上方显示着【高级铁钉】……三根。

「太棒了!」

「成功了呢!」

由于从旁边窥看窗口的爱丽丝难得以满脸笑容这么大叫,我便先举起双手来。让愣了一下的骑士大人做出同样的动作后顺势跟她击掌。在对方生气前进冲进附近的森林,判断应该不要紧了后随即点亮火把。我举着光源来物色适合的树木。系统指定的素材是「制材过的粗大圆木」,所以必须砍倒比旋松还要大的树木。

幸好在爱丽丝追上来之前的短暂时间里,我就找到直径一公尺左右的雄伟阔叶树。击点了一下光滑的树皮,就随着「咻哇」的声音浮现小小窗口。【赛鲁耶柚木的老树】……感觉现实世界也有柚木这种树木,不过赛鲁耶到底是什么,我歪着头感到疑惑了一下才发现答案。

「啊……赛鲁耶提利欧大森林的赛鲁耶吗……」

「好雄伟的树木。」

爱丽丝那似乎不追究被迫与我击掌的发言,让我点点头并且回答:

「说不定是很稀有的树木。把地点记下来吧。」

「在地图上做下标记不就可以了?」

「咦?」

想着「还能办到这种事喔?」的我打开地图窗口,然后长按着现在位置,结果出现并排着好几种小型图目标副窗口。于是先选择树木的图案。地图上方就随着「波喀」的声音出现立体图标。

「喔喔……这真是方便。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我想只有你没有注意到喔。」

「……抱歉。」

对自己的无能道歉并关闭窗口,然后准备拔出左腰的剑。但是……

「让我来吧。因为我的剑比较重……拜托你照明了。」

「咦?要用剑伐木需要相当的诀窍喔。」

「不是说过了吗,我在卢利特村曾经砍伐比这个还要大的树来赚取生活费。」

「……噢,对喔。」

对如此呢喃的我露出短暂的微笑后,爱丽丝就用手势示意我后退。我跟小黑一起退后,高举起火把来注视着她。

骑士褪下斗篷的兜帽,仰望了一下赛鲁耶柚木后,随即前后打开双脚。她以右手握住单手混种剑,接着流畅地拔剑。稍微沉下重心,毫不犹豫地发动剑技「平面斩」。

一瞬间,天然布料白裙加上粗犷铁铠打扮的爱丽丝,模样跟黄金整合骑士重迭在一起。在暗夜里拖着蓝色闪光挥出的长剑,以完美角度捕捉到赛鲁耶柚木的树干,发出「铿!」的巨大清澈冲击声。华丽特效光线消失后,剑身已经陷入看来相当坚硬的树干达二十公分以上。

「哎呀……没办法一击砍断呢。」

「一击能砍那么深已经让人吓一大跳了……」

发出感叹的呢喃之后,我便扬声表示:

「爱丽丝,我去做绳子,树木就拜托妳了!」

由于骑士竖起左手大拇指,我就把火把夹在附近的树枝上固定住,朝附近的草堆蹲下。

 

五分钟后,凑齐所有材料的我们回到河边。

再次打开初级木匠技能选单,按下制作「劣质大型圆木舟」的按键。结果眼前的漆黑水面就出现一艘淡紫色透明小船。跟设置石墙时一样,是残像物体。

以右手移动残像,离开河川的瞬间残像就变成灰色。看来只能在水面上制作。移动到最靠近岸边的地方后,我便用力握起手。

圆木舟的零件随着热闹声响从空中降下,在跟残像重迭的位置实体化。发出啪嚓一声漂浮在水面上的是长五公尺,宽九十公分左右的标准圆木舟。但不单纯是把圆木挖空后的成品,从右侧延伸出两根支架与细长浮标,也就是装了所谓的舷外浮材。加上浮标后目测船的宽度将近两公尺。底板上准备了长长的船桨,船尾可以看见绑着船锚的绳子没入水中。

「哦,很棒的船嘛。」

「一定是爱丽丝砍的木材很高级的缘故。」

如此回答完,我便跳上圆木舟。或许是舷外浮材的辅助吧,圆木舟比想象中更加安定。把火把插在准备好的插座上,然后把手借给爱丽丝来拉她上船,接着小黑也以轻盈的跳跃占据了船首。真不愧是「大型」,即使两人一兽搭上来,将近五公尺的艇内也还很宽裕。

现在时刻是晚上八点。虽然制造圆木舟花了将近三十分钟,但是跟从陆上一边跟怪物战斗一边移动比起来应该能缩短不少时间才对。

「好,出发喽!」

拉起船锚并气势十足地如此宣告后,船首的小黑也雄赳赳地发出「嘎噜噜!」的吼叫声。

 

我只花了两三分钟就学会如何用船桨操纵圆木舟了。这是因为操作方法跟在艾恩葛朗特第四层超级活跃的贡多拉完全相同。将船桨往前倾来划动就是前进,垂直竖起就是煞车,往后倒来划动就是后退。往右倒的话是左回转,往左倒则是右回转。由于目前是顺流,所以轻轻划动船就像滑行一样逐渐加速。一会儿后视界就出现【获得驾船技能。熟练度上升为1。】的讯息,确认效果后似乎是转弯速度加快以及降低翻覆的机率。

驾船本身是颇为有趣,但很可惜的是河川左右两侧全是突出的断崖,就算扣掉现在是夜里这个因素,景致跟艾恩葛朗特第四层的美景还是无法比较。一边怀念驾驶着涂成纯白色的贡多拉「蒂尔妮尔号」跟亚丝娜一起在水路上东奔西跑的日子一边操纵着船桨,结果坐在眼前座位板的爱丽丝就转头,把我从遥远的记忆中拉了回来。

「那么……神代博士找你有什么事?」

「咦……?」

一瞬间疑惑了一下,才了解她指的是之前「高级蛋糕店」那件事。

「噢……那个吗,凛子小姐也只是被人拜托传达讯息给我而已。」

「果然吗……我就在想是不是这样了。」

一这么呢喃完,爱丽丝就整个人转身对着我。

「找你出去的是菊冈对吧?」

从这么问道的口气以及表情中得知,爱丽丝似乎对菊冈诚二郎没有太好的印象。也难怪她会这样,说起来爱丽丝应该几乎没有跟菊冈好好谈过吧。

──那个大叔虽然很可疑,但还是有很不错的地方喔。况且还会请吃蛋糕。

省略这样的帮腔之后,我就反问爱丽丝。

「妳难道就是想问这件事才会跟过来吗?」

「不只是这样喔。那么……菊冈说了什么?」

一瞬间犹豫了一下,不过本来就打算今天夜里要主动找她说明了。于是我稍微减缓圆木舟的速度,然后简洁地宣布:

「好像有某个人入侵了Underworld。」

「…………!」

瞪大蓝色眼睛之后,爱丽丝的身体稍微从座位板上浮了起来。

「入侵者……?是什么人?」

「完全不清楚,说是没有从现实世界调查的手段。」

听见我这么说的爱丽丝,就以半蹲的姿势僵住好一阵子,然后才随着叹息声重新坐好。

「……神代博士为什么没告诉我这件事呢?」

「那当然是因为一说出来,妳就会速攻自己一个人潜行到里面了。」

「我最近才知道,你们使用的『速攻』这个词不是『全速攻击』的意思。」

看来她似乎稍微冷静下来了,爱丽丝说完这样的吐嘈之后才轻轻点头同意。

「这我确实无法否定。看来我是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容易冲动行事的人。」

──至今为止都没发现吗?

我当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只是对骑士点头表示:

「我也同样坐立难安。但是,在没有对策的情况下,绝对无法从那个广大的Underworld找出一个人来。」

「那么就要丢着不管吗?」

「怎么可能。菊冈把我找去,就是为了请我潜行到Underworld。」

「……!你要去的话那我也……」

我以左手挡下了再次准备站起身的爱丽丝。

「当然会找爱丽丝同行。对方答应这个条件我才说OK的。请不要责怪隐瞒出现入侵者这件事的神代博士……那个人最重视的是我跟妳的安全。」

「……我知道。凛子是我在现实世界最信任的人之一。」

「咦……那我也在名单里吗?」

「因为你会问这种事情,所以信任度降低了。」

以受不了的表情这么说完,爱丽丝像突然注意到什么般加了一句话。

「……对菊冈要求的同行者只有我一个人吗?」

「不……嗯,那个……还有亚丝娜。」

「我就觉得是这样。」

虽然试着从爱丽丝点头的侧脸读取她的心情,但是我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技能。

 

圆木舟在对话当中依然于漆黑河面上前进,从森林里的城镇出发后的总移动距离马上超过十五公里。由于距离目的地的斯提斯遗迹路程似乎是三十公里,继续这样没有遇见任何麻烦的话,再三十分钟左右就能抵达了。

出发前喝了大量的水,而且也吃了食物,但回过神来才发现TP条已经减少了将近一半。不过乘船期间至少不用担心陷入饮水不足的状态。从道具栏里拿出素烧杯子来掬起河水,然后跟爱丽丝轮流喝了起来。因为是夜里而无法检查水的透明度,虽说多少令人觉得不安,但是味道没有异常,小黑也没有露出厌恶的模样直接喝着河水,所以应该不会生病吧。

河川似乎慢慢变宽,但左右两边依然是陡峭的悬崖,看着单调的光景让人产生睡意。但是当我眼睛快要闭上时,就有水虿以及田螺般怪物趁机跳进船里来演变成战斗,所以没有发生疲劳驾驶的事故,持续负起舵手的任务。

打开着的地图有绝大部分被显示未曾到过区域的灰色吞没,只有一条蓝色直线穿越其中心。驾船技能的熟练度也一瞬间上升到5,正当内心想着「或许转职成船员也不错……」的时候──

「桐人……没听见什么声音吗?」

依然望着前方的爱丽丝这么说道,占据船首的小黑也同时竖起长尾巴并发出「咕噜噜噜……」的低吼。

敌人?难道是出现练功区魔王了?

我打起精神并竖起耳朵。感觉可以听见细微的重低音。彷佛是超巨大野兽发出吼叫般──不对,如果是叫声也太单调了。是「轰隆」的单调声响。只有音量逐渐变大。

「桐人,快停船!」

爱丽丝这么大叫之后,我也注意到了。虽然靠火把与月亮的亮光无法看得清楚,但前方的河面似乎突然消失了。

「……是……是瀑布────!」

我一边大叫一边全力把船桨往后倒,但是原本全速突进的圆木舟无法轻易停下来。瞬间就变得震耳欲聋的巨响,把我和爱丽丝的叫声掩盖过去。

突然间,身体轻轻飘起的感觉降临。

不对,实际上是浮起来了。从瀑布往下流处飞出去的圆木舟正在空中飞翔。

「喔哇────!」

「呀啊啊啊啊!」

这两种悲鸣跟小黑的「啊哦~~~~嗯」远吠重叠在一起。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