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4]Unital Ring Ⅲ

Heathcliff · 10月18日 · 2021年

 

7


「……回镇上后,率先盖个浴场吧。」

爱丽丝坐在圆木舟的座位板上无力地说道。

平常的我应该会回答「浴室等之后再说,在河里冲水就可以了吧」,但这个时候也只能同意她的看法。坐在爱丽丝前方的阿尔戈也呢喃着:「浴室吗,不错哟。」而小黑同样有气无力地发出「嘎呜……」的虚弱吼叫。

瀑布后方洞窟(暂称)的魔王怪物是巨大水蛭。专有名称【Stinking snail】。阿尔戈大姊姊说stinking有「散发恶臭」「不愉快的」等意思。正如牠的名称所显示,全长达三公尺的大水蛭会从嘴里吐出大量臭到极点的黏液,在HP减少之前精神力就遭到削弱了。

当然臭气冲天的黏液不只是味道难闻而已,它还带有「MP持续减少」「视觉异常」「冷却时间增加」等三种类的阻碍效果。而且战场是圆顶状的地底湖,水蛭以很快的速度在天花板爬行,我们被迫进行用圆木舟追逐然后以跳跃型剑技来攻击的烦人战斗。

由于水蛭的物理攻击力本身相当低,途中就放弃躲避黏液,硬撑着以剑技把牠干掉,但结束时全身已经沾满黏液,也无法对升级感到开心。明明立刻冲进地底湖将黏液全部洗掉,但是感觉还残留着一丝气味。

「……对了,这艘船应该有确实驶向目的地吧?」

被阿尔戈这么一问,我便不再闻自己的身体直接看向前方。魔王房间的地底湖乍看之下是没有出口,但水蛭死后深处的墙壁就发出「轰轰轰……」的声音往上抬起,因此出现一条新的水路。虽然先把船往该处驶去,但是不清楚前方究竟有什么。再加上后方传来墙壁再次关闭的声音,恐怕也无法回到魔王的房间了。

「艾恩葛朗特的话就有通往下一层的阶梯……」

没有想太多就这么呢喃着,结果爱丽丝便微微歪着头问:

「话说回来……落下的艾恩葛朗特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咦?应该……跟刚落下时一样吧?」

我跟爱丽丝虽然都没有直接目击浮游城落下这超级壮观的场面,但是据莉兹与西莉卡表示,似乎发生了与通古斯事件同样等级的大爆炸。虽然忍不住想着「妳们两个没看过通古斯大爆炸吧……」,但那个时候依然残留着登入地图档案权限的结衣也说了,艾恩葛朗特第一层到第二十五层已经因为落下而完全遭到破坏,所以绝对是超乎想象的大爆炸不会错。

这件事爱丽丝也听过了吧……我没有直接指出这一点而是微微歪起头,结果骑士就噘起了嘴巴。

「我也知道应该是这样,但我想说的是可不可以进到里面去。」

「啊……嗯,究竟如何呢……感觉到附近就能找到进入里面的道路……──妳想去吗?」

「嗯,是的……有件事一直令我很在意。」

「在意什么?」

「被艾恩葛朗特落下牵连而死亡的玩家,所有人都在斯提斯遗迹里复生了对吧。但是,在第二十五层之前的城镇生活的居民不知道怎么样了。」

「…………!」

我猛烈地吸了一口气。

新生艾恩葛朗特确实存在许多居民──NPC。第一层到第二十五层因为爆炸而灰飞烟灭时,他们究竟怎么样了呢?ALO的NPC们原则上具备无敌属性,所以不会像玩家那样受到伤害而死亡才对,但也没听说过被转移到遗迹去了。而且也可能跟Unital ring世界的NPC──像帕特鲁族与巴辛族那样,变得不再具备无敌属性。

「……阿尔戈,妳知道艾恩葛朗特的NPC怎么样了吗?」

「哎呀,我也没有调查得那么详细呀……」

听见情报贩子的回答,爱丽丝的表情就变得更加险峻。

现在的爱丽丝,脑袋里应该理解VRMMO的NPC是什么样的存在才对,但是感情上似乎还是很难做出区别。其实也难怪她会这样。Underworld的居民虽然跟我们人类一样拥有灵魂──摇光,但存在上还是跟NPC有重迭的部分。就我来说,也同样不愿意把没有经过AI化的定型应答NPC当成单纯的活动对象。

「……回到森林之后,找时间去确认一下艾恩葛朗特的状况吧。」

如此呢喃完,爱丽丝就瞄了我一眼并默默点头。

圆木舟在唯一一条水路上静静地航行。虽然打开地图画面,但是迷宫内无法显示世界地图,所以无法得知目前位置在哪边附近。但是从方向来看,至少不是远离赛鲁耶提利欧大森林才对……我如此对自己说道并移动至道具栏。

「啊……话说回来,从刚才的水蛭身上掉下魔晶石了。」

我一这么说,阿尔戈就瞬间回过头来。

「真的吗,桐仔?但那个家伙没有使用魔法吧。」

「只有会使用魔法的怪物才会掉落魔晶石,这种想法不就是所谓玩家的常识吗?」

「唔咕……」

阿尔戈虽然露出被摆了一道的表情,但是立刻咧嘴笑着说:

「那么,出现什么魔晶石了?」

「我看看……」

我把道具栏的排序换成入手时间,在上部并排的水蛭肉体素材的下方找到目标的物品。

「…………说是『腐之魔晶石』。」

「腐?腐是什么啊?」

面对露出疑惑表情的爱丽丝,我直接从字面上开始说明。

「腐坏的腐。」

「…………那么说,也就是腐属性魔法的魔晶石……?」

「应该……是吧。爱丽丝,妳要吃吗?」

「不用了。」

我把视线从立刻回答的骑士大人移到情报贩子身上。

「阿尔戈呢?」

「不用哟。」

「…………」

心里虽然想着「搞什么嘛」,但把话说出口似乎会引起不妙的发展,于是我便准备关上道具栏。但是在那之前,阿尔戈就开口说:

「话说回来……桐仔,我记得柳树的妖怪好像也出现了魔晶石般的东西吧?」

「咦?啊……噢,对喔。」

记得Vengeful wraith爆散后,我曾跑上柳树树干抓住出现的蓝色光芒。把清单往下卷动后,在洞窟获得的大量素材道具以及从遗迹买来的食物底下──

「喔……喔喔,这次似乎中大奖了!是『冰之魔晶石』。」

「哇,很不错嘛。立刻学习看看吧。」

「咦……我学吗?」

交互看了阿尔戈与爱丽丝一眼,结果两个人都轻轻点头。

想着既然如此的我随即准备将魔晶石实体化,但手指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

「……不,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呢?」

面对露出疑问表情的爱丽丝,我考虑了一下才回答:

「哎呀,我的能力是『刚力』技能树嘛。魔法技能果然还是要让取得『才智』的人学习才对。」

这确实是我的想法,但是并非全部的理由。这时影响我的并不是理论,而是感情上认为自己不适合冰属性魔法。冰魔法──不对,冻素术是已经丧生的好友最擅长的技巧。我无论再怎么努力都只能做出五个冻素,他却能用双手创造出七八个来。

像是察觉到我的感伤一样,爱丽丝微笑着表示:

「原来如此,那么在找到适合的人选之前,就先把冰之魔晶石保存下来吧。」

「就这么办吧。」

当我准备关上窗口时,阿尔戈再次出声表示:

「那你就学学看腐属性魔法啊。」

「咦咦咦……不要啦,如果是暗属性就可以……」

「现在是可以让你选择的状况吗?如此一来就能够活用派不上任何用场的MP哟。」

──那妳学啊!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是从MP的总量来看,跟在洞窟内战斗与对付水蛭而上升三级来到等级11的阿尔戈比起来,等级18──我也因为水蛭战而上升了一级──的我当然比较多。想提升魔法技能的熟练度就只能反复使用该种魔法,所以MP较多的话当然能使用的次数也比较多。

「……知道了啦。」

下定决心后,我就将「腐之魔晶石」实体化。

出现的是直径一‧五公分左右的球体。大小跟昨天给结衣的「火之魔晶石」相同,但那颗魔晶石是宛如红宝石般的美丽红色,眼前这颗却是彷佛将污水熬煮过一般的混浊灰色。

要习得魔法技能就必须把这颗魔晶石放入嘴里咬碎。结衣咬碎的时候从嘴里冒出火来,这颗石头到底会──

「来,快点吃吧。」

即使有了「那家伙绝对只是想看好戏!」的确信,我还是下定决心把灰色石头放进嘴里。舌头传来光滑坚硬的触感,目前还没有任何味道。用右侧的臼齿把石头夹住,开始一点一点用力。

最后「啪叽」一声传来碎裂的感觉。豁出去的我只能直接将其咬碎。

「……………………呜呕恶恶恶恶恶恶恶!」

虽然有两名淑女在眼前,但我还是用双手按住嘴巴,拱起背部全力开始呕吐。包含现实世界过去经验在内,带有最恶心味道与气味的黏液充塞我的嘴巴,让我不得不这么做。真要比喻的话……不对,要想出什么具体的东西的话那我真的会吐出来。

「水……水……水……」

伸出右手来发出呻吟后,阿尔戈就把装有水井水的简易水壶交到我手中。抓住水壶后立刻拔开栓子,拚命灌进冰冷的水。把水喝得一滴不剩之后,虽然恶心的味道还残留在嘴里,但好不容易击退了突发性的呕吐感。

「……谢……谢啦……」

道完谢后,把喝光的树果制水壶丢了回去。同时有讯息窗口浮现在眼前。

【获得腐魔法技能。熟练度上升为1。】

「………………」

光是看到腐这个字胃部就开始痉挛。如果刚才把黏液吐出来就无法习得魔法的话,那么十个人当中有九个人会失败吧。

不论如何,我成为继结衣之后的第二个魔法师,不对,是魔法剑士了。移动到技能窗口确认详细内容后,发现熟练度1可以使用的魔法就只有一个而已。

「我看看……『腐臭弹:发射腐臭的某种块状物』。某种到底是什么啊……说起来呢,这种命名……」

我不停地抱怨着,阿尔戈则是露出强忍住爆笑的表情──实际上也确实是如此吧──开口说道:

「马上使用看看吧。」

「笑出来的话第二发就拿来射妳。」

如此宣布完之后,我就敲打腐魔法技能的名称,阅读出现的Tips。根据上面所显示,腐魔法的基本动作是将像要抓球般摊开的两手指尖从左右互相接触的形式。虽然立刻尝试了一下,但是跟结衣昨天所展示的火魔法基本动作比起来──左拳按在右掌上的形式──确实感到有些微妙。

即使如此魔法还是确实发动了,双手开始发出带着绿色的灰色特效光。接着是「腐臭弹」的指定动作。这就很简单了,只要把事先碰在一起的两手往左右打开二十公分左右即可。结果双手之间就出现跟光芒同样颜色的橘子大小球体。表面宛如生物般蠢动的黏液,真正像是「某种腐臭的物体」。

同一时间,我的视界出现淡紫色标靶。目前虽然贴在圆木舟底部,但稍微举起双手标靶也跟着移动到阿尔戈脸上。看来除了我以外的两个人看不见标靶。

一瞬间被直接发射出去的恶作剧心情所诱惑,但我还是告诉自己「你已经十八岁了喔!」并忍耐了下来。我移动标靶,瞄准左侧岸边垂下来的钟乳石,做出握住双手的发射动作。

随着「咚咻!」的怪异效果音,灰色球体从我的双手被发射出去。准确地击中钟乳石的中段附近,接着脏污四处飞溅。但除此外就没有发生任何事情,钟乳石明明很脆弱,却没有出现任何裂痕。

「……看来无法期待物理攻击力。」

阿尔戈做出冷冷的评论……

「至少可以拿来恶作剧吧?」

爱丽丝则是温柔地安慰我。在船首躺着的小黑只像感到很麻烦般甩了甩尾巴。

 

即使是没有取得才智技能树的我,所持的MP也能连续发射三次腐臭弹魔法,所以就为了提升腐魔法技能而不停地乱射并且在阴暗的水路上前进了十五分钟。终于前方的光景出现变化了。朦胧的蓝色反射光……是月光照射到洞窟里头来了。

虽然很想说「终于到出口了吗」,但感觉一旦说出口就会落空,于是便默默划动船桨。阿尔戈与爱丽丝也沉默地注视着前方。水路一点一点变窄,开始往左右蛇行,当我开始担心这样下去长达五公尺的圆木舟会卡在转弯处的时候──

在没有任何前兆之下,两侧的墙壁突然消失了。圆木舟滑行到滔滔流着的宽广水面。是河川。

往后面看去,发现陡峭的岩壁上开了一个狭窄的缝隙。夹杂在悬崖凹凸不平的表面当中,从远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平凡的凹陷。急忙叫出世界地图后,发现刚好在成为迷宫入口的瀑布与赛鲁耶提利欧大森林南端的中间附近。也就是说这条河是我跟爱丽丝花了好几个小时顺流而下的马鲁巴河。在这样的前提下眺望着周围,就发现风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竟然在那种地方有入口。」

由于爱丽丝这么呢喃,我就用力点了一下头。

「完全没有注意到……嗯,就算从这边进去魔王房间的门应该也不会打开,所以只是个此路不通的洞窟。」

「连我们都无法打开吗?」

「嗯,这个嘛……」

以游戏来看,打倒魔王之后或许可以从后门进入,但感觉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在Unital ring并不适用。虽然是试一下就能知道的事情,但是目前暂时不想接近洞窟了。

「哎,不论如何总算是把这艘船运到瀑布上面了。可以不用把它拆掉就算很不错了吧。」

这么说的阿尔戈高高举起双手来深呼吸。爱丽丝也很舒服般闭起眼睛,船首的小黑则是做出猫科动物特有的伸展动作。

我也暂时停下操桨的手,将肺部吸满新鲜空气,但是卡在喉头的窒息感还是无法消失。在「不祥者的绞轮」解除之前,这种感觉应该都会持续存在吧。

显示在视界右下角的时间刚好过了午夜十二点。感觉已经潜入洞窟很长一段时间,但实际上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由于圆木舟即使逆流而上时速还是有约二十公里,从这个地点的话,只要不遇上麻烦再过三十几分钟就能回到赛鲁耶提利欧大森林了吧。

把打开的窗口切换成讯息卷标后,我就给亚丝娜打了「全员平安,预定凌晨一点前能回去」的短文,稍微想了一下后又加了一句「生日快乐」。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