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4]Unital Ring Ⅲ

Heathcliff · 10月18日 · 2021年

 

8


九月三十日星期三,上午七点十五分。

急行电车开始移动后,我就把身体靠到座位上并闭上眼睛。

距离自宅最近的本川越车站是西武新宿线的首站,所以即使是这个时间带也只要稍微排一下队就能坐到位子。平常的上学时间大多都一直站到田无,但今天实在想尽办法要消除睡眠不足的情况。星期日傍晚发生Unital ring事件到现在很快已经过了三个晚上,但是连日一直潜行到天亮,就连我也快要到极限了。虽然不清楚事件的黑幕到底是何方神圣,但为什么不在暑假期间就引发事件呢。这样的话就能每天进行二十小时的练等,第三天就能抵达终点「极光指示之地」了……或许啦。

当我想着这些事情时,意识就立刻沉入睡眠的深渊当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完全昏睡前就撑住了。我想大概有两个理由。第一个是担心用双手抱住的细长手提袋会掉落,以及魔术师姆塔席娜把长杖插到地面时的尖锐声音一直回荡在耳边的缘故。

结果昨天……不对,在今天早上四点注销之前,那个女的都没有发动窒息魔法。当然也有可能姆塔席娜所谓发动范围无限的说明只是幌子,魔法无法影响与斯提斯遗迹的直线距离达二十五公里的我,但这应该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吧。既然是能将如此强大的诅咒同时加诸于一百人身上的规格外法术,不论天涯海角都能发挥效果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即使是在深夜,伙伴们依然温暖地迎接了昨天晚上顺利抵达城镇的我、爱丽丝、小黑以及阿尔戈。令我惊讶的是,除了帕特鲁族之外,还多了十名巴辛族人。

比我跟爱丽丝晚了一些出发的莉兹贝特、结衣与亚丝娜三个人,虽然碰上了一些麻烦──被巨大鞭蛛型练功区魔王追逐、掉进巨大蚁狮巢穴──但还是不到两个小时就成功直向跨越了基幽鲁平原东南部。

一抵达巴辛族的野营地就献上带过去的野牛肉干,对方感到高兴不已时就立刻开始交涉移居。亚丝娜她们老实地说出城镇并非绝对安全,结果野营地领袖──名为伊赛鲁玛的女战士就表示「展现足以保护城镇与居民的实力吧」并且提出拿剑决斗的要求。

这个时候三个人的等级分别是莉兹贝特12、结衣11、亚丝娜10。而且亚丝娜与结衣取得的是才智技能树,并不适合近身战。但当莉兹准备站起来时亚丝娜就按住她的肩膀,然后主动表示「让我来吧」。

武器虽然是莉兹贝特所打造的「高级铁制细剑」,但防具只有跟结衣同样的轻量胸铠与护手护脚。伊赛鲁玛队长虽然只有胸部与腰部穿着皮铠,但她比亚丝娜高出一个头而且满身肌肉,武器是像把剑与斧综合在一起般的超厚实弯刀。看见随便一个互击就可能会折断的修长细剑,伊赛鲁玛以及其他巴辛族战士似乎都认为亚丝娜是锤矛使莉兹贝特出战前的垫档角色。

但是亚丝娜光是用脚步就将伊赛鲁玛的猛烈攻击全数躲开,当对手失去平衡的瞬间就使出细剑二连击「平行刺击」,两道攻击全部击中弯刀重心把它给弹飞了出去。伊赛鲁玛认输并且当场指名下一任队长,接着自愿移居赛鲁耶提利欧大森林。

看见伊赛鲁玛要移居后连续有九名巴辛族站起来表示愿意跟随,总共变成十三人的亚丝娜一行就这样击溃鞭蛛与蚁狮,在二十三点时回到森林里的城镇。也就是我们比他们晚了将近两个小时,不过亚丝娜却笑着表示,把西区分配给巴辛族居住,并且制造所需的家具,所以时间一下就过去了。

担心的是巴辛族会不会把小黑与米夏当成猎物,不过对巴辛族来说,豢养熊与豹的人在勇者的地位上似乎更高于狩猎牠们的人。然后豢养熊的人等级当然高于豢养豹的人,所以对于巴辛族来说,这个城镇地位最高者是西莉卡。我当然对于这一点没有异议。

举办简单的欢迎会之后,只有自己这几个伙伴在圆木屋的客厅里聚集,再次开始会议。得知新加入者是撰写「阿尔戈的攻略册」的那个阿尔戈后,克莱因与艾基尔都大吃一惊,但是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闲聊往事。因为必须尽快讨论姆塔席娜的威胁才行。

就连克莱因在听见暗魔法「不祥者之绞轮」的强大威力,以及百人的军队快的话明天夜里就要对这个城镇发动总攻击的情报后也不得不沉默了一阵子。但是已经没有放弃城镇直接逃走的选项,这就是伙伴们共同的意见。对方要攻过来的话,也只能加以迎击了。

稍微对我们有利的,是之前那个瀑布后方洞窟的入口被我用岩石伪装挡住了,所以所有敌人都拥有铁制武装的可能性比较低,霍格、迪柯斯、兹布罗的集团──也就是大部分的敌人都是遭受姆塔席娜威胁所以士气不高,但是人数上还是有压倒性的差距。巴辛族十人与帕特鲁族二十人,再加上阿尔戈后我方总共是四十一人以及四只宠物。就算把米夏与毕娜当成五个人,小黑与阿蜥各当成两个人,总共也只有五十人,算起来只有敌人的一半。必须得下一番工夫才能弥补这战力上的差距。

持续到凌晨两点的会议虽然提出了许多点子,但是全部欠缺实效性与实现性,所以变成到今天晚上为止的回家作业。不过之前的会议所提出的回家作业,也就是取代「桐人镇」的名字方面,莉法有了相当明智的提案。

其名称为「拉斯纳利欧」。原本是于凯尔特神话当中一名国王的城堡,似乎是像森林里的城镇那样被圆形墙壁围住。我们的城镇里虽然没有国王,但是没有人提出异议──应该说所有人立刻就赞成了,因此它便成为正式名称。是拉斯纳利欧会成为真正的城市,还是短短三天就废墟化呢,明天晚上的战役就将决定一切。

会议期间阿尔戈之所以不停偷瞄着我,应该是为了表明希望我跟大家坦承遭受姆塔席娜魔法攻击的意思吧,但是我还是到最后都没能说出口。说出来的话所有人都会担心、发怒,然后把解开魔法作为最优先的课题吧。但是我却有一个不祥的确信,就是只有杀掉姆塔席娜并把她的法杖折断才能够破除这个诅咒。不能够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现在是让所有伙伴尽量提升等级与技能熟练度,并且巩固城镇防御的时候。

会议结束后来到我身边的阿尔戈,以傻眼的口气对我呢喃了一句「这个固执的家伙」,但似乎还是尊重我的判断,加了一句「嗯,我也会尽量完成自己的工作哟」后就回到亚丝娜他们身边去了。

我承认自己确实相当固执,但也不是没有根据就判断无法破解法术。在会议里详细说明「绞轮」时,结衣就以很难看的脸色说了,魔法的规模实在太大而且效果也太强了。

就算姆塔席娜是从ALO继承了暗魔法技能,缓冲期间结束后熟练度应该也降到100了才对。在那种状态下能使用的魔法,以单手剑剑技来比喻的话应该要跟三连击「锐爪」同等才行。但是「不祥者之绞轮」应该是威力超越了最高级剑技的十连击「新星升天」──不对,是不存在于ALO的最高级二刀流剑技,二十七连击「光环连旋击」的超大魔法──

结衣的话让所有人都只能保持沉默,姆塔席娜绝对是使用了熟练度1000等级的魔法。如此一来解咒也需要同等级的魔法,或者是同等级的稀有道具吧。至少在知道姆塔席娜为什么可以使用这种魔法的理由前,都不应该执着于解咒这件事情上。

当打着瞌睡的我想到这里时,急行电车很快地滑进了花小金井车站。必须在下一站田无车站换成各站停车的列车才行。虽然终究无法熟睡,但是到学校后应该可以睡个二十分钟左右。

重新抱好大腿上书包上方的纸袋,做好从舒适座位上起身的心理准备。

电车通过平缓的弯道后,朝阳从背后的窗户照射进来炙烤着我的脖子。造成到黎明为止都还在降雨的云朵从东边的天空中消失,看来今天会是好天气。

 

好不容易才在没有打瞌睡的情况下撑过上午课程的我,跟昨天一样赶往邻接图书馆的绿地──「秘密庭园」。左手拿着从餐厅买来的轻食袋,右手则是印有百货公司标志的手提袋。

穿越树篱掩盖住的狭窄缝隙后,清爽的植物香气就刺激着鼻腔。草地几乎都干了,不过树梢全部呈翠绿色,似乎可以听见从根部大量吸取的雨水流经导管的声音。

我在进入绿地一步的地方停下来,着迷地看着小山丘中央并排耸立着两棵常绿大树──台湾合欢树与檀树底下背对着这边的女学生。

从树叶缝隙透下的黄绿色光线,让她的长发发出闪烁的光芒。明明穿着归还者学校的制服,却宛如奇幻世界居民一般……让人忍不住产生再靠过去的话她将会消失不见的想法。

像是感觉到呆立现场的我一样,女学生轻轻转过头来。

往这边看后一瞬间露出微笑,不过立刻就做出闹别扭的表情。我急忙跑了过去,结果对方就别过头去表示:

「真是的,为什么桐人老是在后面默默地看着我呢?」

「咦咦,没有老是这样吧……」

「打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了。」

「一……开始是……?」

「艾恩葛朗特第一层的迷宫区里,我在跟狗头人战斗时,你就在暗处偷偷看着我了吧。」

没想到现在才提出将近四年前的往事,我只能露出苦笑并提出抗辩。

「因为又不能阻碍妳战斗……等妳战斗结束后,我不是确实跟妳搭话了吗?」

「不过第一句话是『刚才过度攻击的程度也太夸张了吧』。老实说,第一印象是介于『怪人』跟『危险人物』之间喔。」

「啊,好过分……我可是认真地替亚丝娜着想耶……」

我刚这么回答的瞬间,对方就忍不住噗哧一笑。受到影响的我也跟着笑了起来,当时在战斗结束前都没有对她搭话,其实是因为看得入迷了。亚丝娜那宛若流星般贯穿黑暗的剑技,实在太过美丽。

笑了一阵子后,亚丝娜突然张开双臂紧紧抱住我。

「其实你跟我搭话,我还是觉得有点高兴喔。因为让我明白了这个世界仍然有能够关心他人的玩家。」

「…………」

想不出该如何回答的我,觉得至少应该回抱住对方,但是双手都拿着东西,于是只能作罢。没办法的情况下只能用自己的头去碰亚丝娜的头,想藉此来直接传达心情。虽然不清楚是不是成功了,但几秒钟后轻轻离开的亚丝娜,脸上浮现平时的和缓笑容并且表示:

「好了,来吃午餐吧。抱歉让你帮忙跑腿。」

「没关系啦,因为今天是亚丝娜的……」

话说到一半,亚丝娜就以食指挡住了我的嘴巴。

「这个我想等饭后才听。」

「……了解。」

点点头后改用左手拿着两个袋子,接着从制服口袋拿出塑料布来铺在草地上。先把细长型手提袋挪到背后,然后拿出餐厅买来的潜艇堡与果菜汁。昨天的午餐虽然也是潜艇堡,但是每天都会有不同的菜色登场所以吃不腻。

「来,这是亚丝娜的尼斯色拉。」

「谢谢,桐人的是什么口味?」

「戈尔根朱勒奶酪跟西红柿干。」

「咦,那看起来也很美味。嗳,我们一人一半吧。」

「是可以啦……」

虽然点头,但是无法用手漂亮地撕开烤得酥脆的潜艇堡,而且也觉得把我吃一半的交给她不太好……当我这么想时,亚丝娜就从裙子左边口袋里拿出银色物体。是挂了两根钥匙的钥匙圈──不对,是小小的多功能瑞士刀。拉出长五公分左右的刀刃后就反向把它递给我。

「来,用这个加油吧!」

「…………是……是可以啦……」

虽然接过小刀,但我忍不住再次看向亚丝娜的脸。

「……妳身上一直都带着这个吗?」

「是啊。」

「为什么呢……要是被警员盘查会很麻烦喔。」

「女高中生才不会被盘查呢。」

正当我想着「是这样吗~~」时,亚丝娜突然间正色表示:

「我决定了。下次绝对要保护桐人。」

「咦…………?」

经过暂时的疑惑之后,我才终于了解这句话的意思。大约三个月前,我在亚丝娜眼前被PK公会「微笑棺木」的残党钱宁‧布莱克,也就是金本敦注射了大量的肌肉松弛剂,之后便陷入心肺停止状态。只要站在亚丝娜的立场,就能清楚知道她感到多么地不安与恐惧。那种情况下,我也会在内心发誓绝对不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吧。但是──

「……别担心啦。沙萨和钱宁‧布莱克都被逮捕了,已经没有想报复我的家伙了。」

就算是为了保护我,也不希望亚丝娜身边随时带着小刀,我为了传达这个意思而如此表示,但亚丝娜的表情还是没有改变。

「或许吧,但是我绝对不想后悔了。」

听到她如此坚定的口气,我现在也只能先点头了。

「…………这样啊。」

我看了一下右手的小刀,以折迭好的包装纸代替砧板,然后把刀刃靠到潜艇堡正中央。虽是五公分左右的玩具般刀刃但却非常锋利,稍微一用力坚硬的法国面包就立刻遭到切断。很轻松就将第一个潜艇堡分为两半后,我开始准备切第二个。

「……切好喽。」

重新包好切成一半的尼斯色拉潜艇堡与西红柿干酪潜艇堡来交给对方,亚丝娜说了句「谢谢」就收下了。以卫生纸仔细将刀刃擦干净后就把刀子折迭起来并且也把它还回去。

两种口味的潜艇堡都很美味,让人觉得互相交换是正确的决定,但是心底深处却持续被小石头般的不安盘据。微笑棺木还有我不知道的余党,那家伙袭击过来时亚丝娜用小刀反击的话,就有可能因为过度防卫而遭逮捕。当然我不认为自己或亚丝娜受伤也没关系。但是也不觉得让亚丝娜随身携带武器是最佳的手段。

如此一来,是我应该贴身携带小刀吗?不──一定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才对。

当我思考着各种可能性并且默默咀嚼着面包,亚丝娜突然间呢喃:

「……抱歉,让你感到不安。」

「啊……没有啦,是我让妳感到不安才对。谁教我差点在亚丝娜面前丧命……我自己才应该好好地戒备才行。」

「别这么说,其实我脑袋里也知道是自己想太多了。随身带着这种东西真的是哪根筋不对了。但是……桐人从SAO时代就吸引了许多人……有好人,也有坏人……」

虽然很想立刻说出「没这回事喔」来否定,但是却办不到。微笑棺木的家伙是在攻略艾恩葛朗特的极为初期,也就是还在第三层左右时就试着要杀害我了。

现在想起来,被转移到Unital ring之后,首日的摩库立一行人、第二天的修鲁兹一行人,以及昨天夜里的姆塔席娜都叫出了我的名字。国中时期在班上是完全不受瞩目的类型,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走错了路呢?

但是事到如今也无法改名了。亚丝娜感到不安的话,我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消除她的疑虑。

「……我也会更加注意自己的安全。然后也会试着跟菊冈先生商量有没有什么确保安全的方法。」

结果亚丝娜在用右手拿着最后一块潜艇堡的情况下皱起眉头。

「我把那个人分类在好人与坏人之间喔。」

「啊,嗯……或许是这样吧。」

我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后,亚丝娜就发出轻笑。

 

两个人同时吃完潜艇堡并把果菜汁喝光之后,我们就迅速收拾垃圾然后再次坐到塑料布上来抬头看着天空。

湛蓝的天空虽然还残留着夏日的气息,但是待在这片绿地却很不可思议地不觉得闷热。四周围明明被建筑物与树篱围住,却还是有舒服的风吹拂来晃动着亚丝娜的发梢。到底是谁在整理的呢……虽然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十次左右,但还是不曾在此看见过其他学生或者教职员。

头上台湾合欢树与檀树树叶的沙沙摩擦声听起来十分悦耳。以成长的状态来看是檀树略为雄伟,但亚丝娜表示它是半寄生植物,是从地底下旁边合欢树的根吸取水与养分。这对于合欢树来说真是天大的灾难,但是树当然不会说话,只是迎风摇动着树梢。

我从亚丝娜身上得到了许多,但是到底回馈给她什么了吗?把这样的想法从脑袋里赶出来,改变身体的方向后就笔直看着身旁的亚丝娜。

「……生日快乐,亚丝娜。」

灌注浑身的感情这么说完,亚丝娜就像在体会这句话一样好一阵子只是静静地望着我,最后才用温柔的声音回答:

「谢谢你,桐人。」

双方的头同时靠近并且交换了短暂的吻。虽然是在校地之内,但在「秘密庭园」的话一定没问题才对。

「其实呢……」

亚丝娜在脸部依然放在我右肩上的情况下细语着:

「其实呢,去年生日的时候我有点不开心。因为只有这个星期会变得跟桐人差两岁。」

「咦……妳在意这种事情吗?」

「这可是大问题喔……不过,因为Underworld的事件,桐人的精神年龄已经超过我了对吧?」

听她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样。我在时间经过加速的Underworld度过了两年的时间,但现实世界里只不过是不到一个星期的事情。现在我的精神几乎已经是二十岁,变得比亚丝娜年长──但是完全没有这种真实感。

「这样啊……那么今天就会被亚丝娜追上一岁了吗?」

「就当成是这样吧。嗯,下周桐人生日的时候,我还是会说十八岁生日快乐就是了。」

「拜托妳这么说吧。」

两个人出声笑了起来。

在笑声止歇时,我就把移动到背后的手提袋拉过来,双手撑住底部来递给亚丝娜。

「那个……这是礼物。」

拚命忍耐住加上一句「不是什么昂贵的东西,但又不知道该送什么才好」的冲动,结果亚丝娜就露出闪亮的笑容并且接过礼物。

「谢谢你,桐人。可以打开吗?」

「嗯……嗯,请吧。」

亚丝娜仔细地打开封住手提袋的贴纸并且窥看内容物。微微歪了一下头,然后先把袋子放下到塑料布上才静静将双手伸进去。

取出来的是绑着红色缎带的细长包裹。打开黏住上部的胶带后,不织布就像花瓣一样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物品。那是种在白色花盆里,高二十公分左右的树苗。从纤细树干底下长出几枚具锯齿状特征的叶子。

亚丝娜温柔地抚摸一片叶子并且说道:

「这是糖枫的树苗吧!」

「呃,嗯……妳一看就知道了呢。」

「那是当然了,因为是我们的回忆啊……我好高兴,谢谢你,桐人。」

如此呢喃完,她就再次抱紧我。以双臂环抱她纤细的身躯,遥远过去的情景就再次鲜明地复苏。

亚丝娜虽然说是充满回忆的树,但我们的记忆里不是树木而是经过加工的模样。存在于旧艾恩葛朗特第二十二层的初代「森林之家」,放置于其原木平台上的摇椅。它的素材就是Maple,也就是枫树。

由名为马霍克尔的木匠所帮忙制作的那张摇椅,是我们短短两星期就结束的婚姻生活的象征般存在。亚丝娜总是让我先坐,然后像只猫一样坐到我大腿上。虽是虚拟的结婚与家具──但我们共有的时间与感情却是真实的。

昨天阿尔戈对我说把虚拟世界跟现实世界的亚丝娜分隔开来根本没有意义时,我就这么想了。今年送给亚丝娜的礼物,要选择象征两人过去与未来的物品──

「我们两个人一起培育这棵树苗,希望有一天它能长成大树……当然,暂时得全交给亚丝娜来照顾……」

我一这么说,依然把脸埋在我胸口的亚丝娜就传出哽咽的声音。

「嗯……嗯。一定会长成雄伟的大树……回家之后,我会把它换到大的花盆…………」

但是话说到这里就不自然地中断。当我感到疑惑,亚丝娜就突然抬起头来,以眼角渗着泪光的眼睛环视周围。

「怎……怎么了?」

「…………我有个想法……可不可以把这棵树苗种在这里?如此一来,就可以由我们两个人来照顾它了。」

「啊…………」

原来如此,我这么想着。原本打算暂时先让亚丝娜把它作为自宅的盆栽来培育,不过直接种植在土地上,能够尽情伸展根部与枝叶的话,枫树树苗也会比较开心吧。虽然必须调查将来是否可以移植,不过感觉能够种植在这座「秘密庭园」的话那就是最佳选择了。

「说得也是……但是,完全不清楚这片绿地是由谁管理的啊……」

我一这么呢喃,亚丝娜也点头表示:

「我也曾想过要调查,但是又不想因为跟别人提起而让这里不再是秘密园地……」

「就是说啊。目前知道这里的就只有我们和莉兹、西莉卡还有昨天带过来的阿尔戈而已……啊──」

我把突然浮现的点子说出口。

「那就让阿尔戈去调查吧。那家伙的话应该很简单就能找出来了吧?」

「咦咦?」

瞪大眼睛的亚丝娜,嘴角立刻浮现些许苦笑。

「如果是阿尔戈小姐,感觉应该能查得到……要是被要求情报费的话,桐人会付账吧。」

「唔……呃……嗯,先别管管理员的事情了,那棵树苗要怎么处理?还是我先拿回我家吧?」

「怎么可以,我要带回去哟。」

立刻这么回答之后,亚丝娜就触碰花盆里的土来确认湿度接着重新包好,然后收进纸袋里。这种状态的话宽有十五公分,高是四十五公分,重量则是一公斤左右,就算是女孩子也绝对可以拿着走──只不过……

「但是,那个,今天……」

只说到这里,亚丝娜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跟亚丝娜两个人都不去上下午的课了。当然不是逃学,而是跟昨天的我一样是去将来想进入的职场见习。昨天虽然是捏造,但今天的目的地确实是我实际想就职的公司。它是名为「海洋资源探查研究机构」的独立行政法人……也就是「RATH」。

「嗯……」

思考两秒左右的亚丝娜,立刻就点头表示:

「嗯,RATH的空调绝对没问题,我想把它放在那里几个小时应该没关系。何况这棵枫树树苗充满了元气。」

「哇,还能知道这种事啊?」

「看叶子的色泽就知道了。是受到仔细照顾的健康树苗喔。」

「这样啊……」

昨天在银座跟阿尔戈分开后,我就搜寻都内贩卖糖枫树树苗的地点,结果找到池袋的百货公司里某间园艺店,于是就过去看看,发现是很有规模的店家。我想着「下次带亚丝娜一起去……」并且表示:

「那么,我去交涉至少回去时能够搭出租车吧。应该说……差不多该走了。一点十五分在校门口见可以吗?」

「了解。话说回来,我已经把书包拿来喽。」

「咦,真的吗?」

环视了一下,发现绿地边缘的板凳上放着熟悉的书包。很遗憾的是我没有那么细心,物品都还放在教室里面。

「……那校门口见。」

「嗯,真的很谢谢你的礼物,桐人。」

迅速对双手抱住手提袋露出微笑的亚丝娜挥挥手后,我就小跑步离开绿地。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