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5]Unital Ring Ⅳ

Heathcliff · 8月10日 · 2022年 · ·

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25 Unital ring Ⅳ

───────────────────────────

台湾角川版录入

作者:川原砾
插画:abec
译者:周庭旭

图源:Sword Archives Online
录入:Sword Archives Online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及轻小说文库

───────────────────────────

因独立录入,如有文字或标点错误请在评论区指出,谢谢!

───────────────────────────

 

1


作为VRMMORPG「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舞台的浮游城艾特朗葛恩特里存在多数的怪物,大致上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待在练功区要冲的练功区魔王,另一种则是镇守迷宫塔最上层的楼层魔王。此外高等魔王怪物的名字会被附加上定冠词「THE」。玩家们都畏惧地称呼其为「带THE魔王」。

不过知道带定冠词魔王当中又可以细分出等级的玩家就不多了。

比如说,把我跟莉兹贝特轰落深邃纵向洞穴的第五十五层练功区魔王「X'rephan the White Wyrm」。以及第七十四层和亚丝娜以及克莱因一起战斗的楼层魔王「The Gleameyes」。前者在定冠词前面还附加了专有名词,后者只有代表「发亮眼晴」的复合名词。所有的「带THE魔王」都可以分类成这种附加专有名词类型以及无专有名词类型。

乍听之下可能会认为附加专有名词的类型比较强大,实际上却是相反。至于为什么嘛,设定上是说没有专有名词的魔王,是因为大家害怕到连名字都不敢提起,所以原本存在于THE前面的名字经过漫长岁月后就遭到遗忘了。

实际上,让我浮现「这下死定了」想法的魔王怪物也几乎都是这种类型的怪物。像是蓝眼恶魔The Gleameyes、潜伏在第一层地下的死神The Fatal Scythe——以及在第七十五层迷宫塔蹂躏攻略组精锐集团的楼层魔王也没有专有名词。

其名称是「The Skullreaper」。骸骨猎杀者。

我一边回想起到现在恐惧与战栗感仍深入骨髓的这个名字,一边呢喃。

「亚丝娜……你也觉得看起来像那个家伙吗……?」

结果依然倒在我身边的亚丝娜也轻轻点头。

「嗯……它不是骨头,尺寸也大概有一倍大。不过,那是第七十五层的魔王吧……」

两个人都这么想的话,就不可能只是偶然了。

从受到深夜暴风雨吹动而摇晃的草原远方,冷冷往下看着我们的异形巨兽就是骸骨猎杀者的修改版。

全长应该有二十米的人面蜈蚣。被乌亮甲壳与厚厚肌肉包裹住的胴体长出无数的脚,尾巴像长枪一样锐利,两双前肢是弯曲的长大镰刀。然后朝后方长长延伸的头部,有着闪烁鲜红光辉的四颗眼睛,以及往上一下左右张开的巨大嘴巴。

浮现在人面蜈蚣头上的纺锤型浮标,其下长达三排的HP条底下以英文字母表记着名称。「The Life Harvester」,收割生命者。把甲壳与肌肉从那双蜈蚣身上剥除只剩下骨头的话,就是跟骸骨猎杀者完全相同的模样。虽然正如亚丝娜所说的,大小完全不同就是了。

「难道说艾恩葛朗特掉下来时,那个家伙也从第七十五层掉下来吗……?」

听见我的话之后,亚丝娜这次则是摇了摇头。

「阿尔戈小姐不是说被那个家伙追了三十公里吗?再怎么说都太远了,也无法说明长着肌肉与装甲的理由。」

「说得……也是。说起来,ALO的新生艾恩葛朗特的楼层魔王,应该全部都变得跟SAO不一样了才对。」

当我如此回答时,就有岩石与岩石摩擦般的奇怪吼叫声传到耳里。

「沙咻啊啊啊啊!」

像是被高高举起两只镰刀手的Life Harvester发出的咆哮引诱一般,紫色闪电开始在上空的黑云上爬动。过了一会儿后,巨大的雷鸣声响起。不知不觉间雨已经停了,雷鸣却没有止歇的迹象。

「桐人,该怎么办!」

这么大叫的是倒在稍远处的爱丽丝。其他的伙件们——莉兹贝特、莉法、西莉卡、诗乃、阿尔戈、结衣、克莱因、艾基尔、艾基尔的太太海咪以及与她同行的十九名「昆虫国度」玩家,加上尖刺洞熊米夏、背琉璃暗豹小黑似乎都在等待我的判断。

要战斗还是逃走呢?

老实说,我不认为战斗能够获胜。Life Harvester右前肢的镰刀所使出的横扫攻击,已经由我、亚丝娜、莉兹贝特还有从昆虫国度来的锹形虫与独角仙等五人同时格挡了,却全部轻轻松松就被轰飞。我的铁制护胸与左边的护手出现触目惊心的裂痕,HP也减少到剩下大六成左右,爱丽丝他们受到的伤害应该也差不了多少。

镰刀的横扫没有伴随着特效光。也就是单纯的普通攻击。光是这样五个人都无法抵挡下来了,能力值上应该有绝望的——无法由玩家技术弥补的差异。不断重复挑战,分辨清楚行动模式的话或许能够打败它,但这款游戏「Unital Ring」不容许这种情形出现。因为我们一旦死亡,就会永远从这个世界被放逐。

这时候应该逃走。如果逃得了的话。

但是这也很困难。如果追了阿尔戈他们三十公里这件事情为真,Life Harvester应该被赋予了以游戏怪物来说相当罕见的强力追踪演算法。要甩开这样的怪物只有两种方法。不是逃到它无法追过来的地方,就是将其推给其他玩家。

前者的话就是断崖绝壁的上方或是洞窟内,又或者是受到保护的城镇,但周围只有森林与草原,我们的桐人镇——不对,是拉斯纳利欧是我们独力建造的城镇,所以没有阻挡怪物的障壁。而就算要选择后者,这一带也只有我们,真要说起来是根本不想选择后者。

Life Harvester垂下左右的镰刀,让无数的步足顺畅地涌起波澜往我们这边移动。已经没有苦恼的时间了。若是不现在立刻确定行动方针,不管是逃跑还是战斗都会无法执行而全灭。

意识到全灭这个词语,虚拟角色的内部结冻了般的战栗就随之袭来。

至少……至少能够弄清楚怪物的攻击模式的话。

不成声的呼喊化为白色闪光在脑中来回奔驰…然后啪地爆开。

不,等等。我应该是知道的吧?如果Life Harvester是骸骨猎杀者长出肌肉并穿上铠甲的怪物的话,那我跟亚丝娜过去就会跟它战斗过一次。虽然是将近两年前的事情了,但是在生死关头持续挥剑的记忆并不会就此消失。

「亚丝娜!」

我抓住纤细的左肩并这么大叫。

「你还记得骸骨猎杀者的攻击模式吗?」

这么问的瞬间,栗色眼睛就整个瞪大。下一刻,眼睛里就闪烁着下定决心的光芒

「嗯,我记得。」

我再次用力握住如此断言的亚丝娜肩膀。

「好。由我跟亚丝娜处理所有的镰刀攻击。同步以剑技轰击的话,应该就能抵消威力。」

亚丝娜应该早就预料到我要说什么了吧。浮现在暗夜里的苍白脸庞更加紧绷,然后对着我呢喃。

「但是对上骸骨猎杀者的时候,其中一把镰刀是团长一个人抵挡的喔。」

亚丝娜所说的团长正是公会血盟骑士团团长,「神圣剑」希兹克利夫。正因为即使在攻略组玩家当中也以卓越防御力为傲的他帮忙挡住一把镰刀,我跟亚丝娜才能撑到最后。我不否认这一点,但是根据我的记忆——

「骸骨猎杀者双手的镰刀没有同时攻击过。在挥舞其中一把镰刀前,另一侧的镰刀一定会在胸前叠起。不错漏这个动作的话,靠两个人格挡就不是不可能的事。」

「……知道了。」

回答得很快。亚丝娜应该也下定不可能逃走,只能在此迎战的决心了吧。互相点点头,从腰间的皮袋里取出装着回复药,不对,是回复茶的小瓶子,两个人同时将其喝尽。确认HP逐渐回复的图标亮起,我们就迅速起身。

「各位,要战斗喽!」

我一这么大叫,原本蹲在草丛里的伙件们就一一站起来。

「那只Life Harvester跟艾恩葛朗特第七十五层的骸骨猎杀者一样!前面的镰刀攻击由我跟亚丝娜来处理!克莱因指挥左侧面的攻击!右侧面就拜托艾基尔跟昆虫国度成员!结衣用魔法攻击,米夏跟小黑守护结衣!」

面对我接连不断的指令,作为攻略组玩家参加过骸骨猎杀者之战的艾基尔与克莱因就回叫了一声「喔!」。在两人的指示下,爱丽丝与米夏等成员迅速往左右分开组成阵形,结衣与两头动物为了打游击战而拉开距离。

Life Harvester像是感受到我们的斗志一般暂时停下脚步,然后眯起四颗眼睛。

「沙咻呜呜……」

像是要嘲笑这群远比自己渺小的生物般发出低吼声。

下一个瞬间,随即一边扯断脚边的草一边猛然冲过来。我承受着强大的压力,同时对着亚丝娜大叫:

「要上喽!」

「嗯!」

持续像是回到SAO时代般的对话后,我们也往地面踢去。敌我的距离急速缩短,不到十米时,Life Harvester右边的刀就往胸口拉近,左边的镰刀则整个朝横向挥动。

我们早已深切地体认到无法用武器格挡这件事。为了抵消镰刀攻击,只能两个人同时用剑技轰过去。

在SAO中开发出来,现在也被ALO玩家继承的系统外技能「同步剑技」,虽然是源自同时让剑技命中这种单纯的概念,但却需要相当高等的技术。那是因为繁多剑技的预备动作所需的时间以及斩击速度各不相同,同时发动的话命中的时机将会错开。如此一来就无法获得威力的相乘效果。

但是命中的瞬间完全一致的话,一加一的威力将变成三到四倍。而且剑技还有通常技没有的强力击退效果,所以光靠两个人应该就能抵挡一击可以把五个人轰飞的镰刀攻击。至少在骸骨猎杀者的时候就办到了。

我发动单手剑的单发直斩技「垂直斩」,零点二秒后亚丝娜也发动细剑的单发突刺技线性攻击。

同步剑技难以成功的另一个理由,是剑技的轨道以及身体都不能与同步对象的剑技重叠。比如说现在我发动的不是「垂直斩」而是横斩技「平面斩」的话,就会在命中Life Harvester的镰刀之前,先砍中正右方的亚丝娜吧。除了敌人之外也必须经常掌握伙伴的位置与姿势,并且选择最适合的剑技。

「沙啊啊啊!」

巨大镰刀撕裂空气的低沉声响与吼叫声重叠在一起。

我的长剑与亚丝娜的细剑带着色泽些许不同的蓝色特效光斩开黑暗。镰刀的刀锋与两把剑的剑尖产生冲撞。

「锵咿咿咿咿嗯!」巨大的撞击声压迫着听觉。

从剑传递到右手的强烈后座力,从手肘、肩膀贯穿到脊髓。

还没…被轰飞。但敌人的镰刀也纹丝不动。刹那的胶着状态。我甚至连这个世界无法使用的心念力都挤出来,试图把镰刀推回去。

突然间,有种脑袋中心爆炸的感觉,这时不只是自己的长剑,似乎连传达到亚丝娜细剑上的压力都感觉得到。不需要言语,甚至连眼神都不用交换,意志就合而为一…。

「喔喔喔!」

「喝啊啊!」

两个人同时的吼叫,把剑技产生的威力榨到一滴不剩。

特效光发出特别炫目的光芒然后消失。我跟亚丝娜的武器被反弹回来,两个人都失去了平衡。

但是Life Harvester左手的镰刀也被推到后方去了。

成功格挡了!

和技后僵硬中的亚丝娜一瞬间交换了一个眼神,以意念来沟通。在伙伴把三条HP全部打掉之前,只要不断重复刚才的同步技就可以了。

我和亚丝娜从僵硬状态恢复过来的同时,人面蜈蚣也从后仰状态回复原状。

这次换成叠起左边的镰刀,高高举起右边的镰刀。这并非横——而是往下突刺的攻击。虽然不需要用剑技反弹,但被直接击中的话会立刻死亡,即使回避也会遭受范围攻击而翻倒。

「桐人,还没喔。」

往上看着Life Harvester的镰刀,发出「嗯」一声来回应亚丝娜的呢喃。镰刀漆黑的刀尖像是要迷惑我们般不停地轻轻晃动——突然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挥落。目标是亚丝娜。

「是你那边!」

当我这么大叫时,亚丝娜早已踢向地面。我也全力跳起,在亚丝娜面前着地的瞬间,随即深深蹲下马步摆出防御姿势。

下一刻,镰刀发出宛如爆炸的声音猛然击中地面。草呈放射状遭到撕裂,冲击波特效袭来。被吞没的瞬间就感觉到强烈的冲击,但总算是撑住没有翻倒。也没有受到伤害。

「桐人,没有必要保护我!」

虽然背后的亚丝娜这么说,但我一边起身一边反驳。

「亚丝娜的皮革防具,没办法毫发无伤地挡下刚才的广范围伤害吧!」

「……嗯。」

即使发出懊悔的声音,但立刻就能承认无庸置疑的事实正是亚丝娜的强处。我全身都装备了「高级铁」系列的防具,亚丝娜却只有薄薄的胸铠、护臂与护胫。确实防御的话应该就能防止翻倒,但是无法避免遭受些许伤害。

Life Harvester往左右挖动刺入地面一米以上的镰刀并将其抽出。我注视着它的动作,迅速做出指示。

「刚才的往下突刺攻击过来的话,尽量躲到我的后面吧!」

「了解——过来了!」

人面蜈蚣直接把抽出来的右手镰刀往后拉。横扫又要来了。

我一边准备剑技,一边稍微确认蜈蚣侧面的战况。

从我这里看过去的右侧,由克莱因指挥的爱丽丝与莉兹贝特等人,正在猛烈攻击二十根以上并排在一起的步足。左侧的艾基尔与昆虫国度组也同样进行攻击当中。虽然已经有好几双步足被砍断,但Life Harvester经常会以猛烈的速度挥舞尾巴的长枪,所以看到前兆动作不马上趴到地面的话就会受到严重的伤害。相信那边的克莱因与艾基尔会仔细地做出指示,再次集中精神在镰刀上。

依然是横扫攻击——不对,往后挥动的幅度比较小。这是…

「假动作!」

亚丝娜的声音让我把身体往右转。左边的镰刀已经开始动了。在艾恩葛朗特第七十五层,就是被这个假动作骗到而差点死亡。靠着希兹克利夫的指示才好不容易来得及迎击,当时还打从心底感谢他,但是说起来创造骸骨猎杀者的也是那个男人——茅场晶彦。

Life Harvester迅速抽回假装要攻击的右边镰刀,左边刀同时水平横扫过来。轨道比第一击稍微高了一些。我使出斜向斩击「斜斩」,亚丝娜也以斜向突刺「闪电突刺」来抵挡。

五感与亚丝娜共有的感觉再次极短暂地降临,彼此配合把镰刀弹回去。

跟骸骨猎杀者战斗时也是一样。我跟亚丝娜不需要言语就能沟通,没有任何失误就持续让剑技同步。那场战斗之后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世界、武器与能力值也都跟当时不同,但我们之间的联系依然存在。这样的话,这次一定也能获胜。

——桐人,右边!

——要挡喽!这里!

以已经不知道是自己的声音还是思绪的沟通调整好节奏,然后挥剑。

在反复迎击之中,杂念逐渐消失。一旦失败就会死亡的恐惧、不知道持续到何时才能打倒怪物的焦躁感全都蒸发殆尽,只有跟亚丝娜合为一体,专心找出最合适动作的快感盈满我的内心。

这所谓的恍惚状态……

在最后的最后却摆了我们一道。

「沙啾哦哦哦哦哦哦!」

随着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凶猛吼叫声,Life Harvester把左右两边的镰刀往水平方向拉到极限。那是包含SAO时代在内,至今为止的战斗中从未见过的动作。

如果我跟亚丝娜还处于普通状态,应该会察觉未知的攻击将要袭来,然后试图退避到镰刀的攻击范围之外才对。

但是持续在半自动状态下迎击的我们从恍惚状态中醒过来后,为了取回思考能力而浪费了贵重的0.5秒。

往左右高高举起的镰刀放出鲜红闪光。骸骨猎杀者没有的特殊攻击——已经来不及退避,我跟亚丝娜也绝不可能各自挡下一把经过威力加乘的镰刀。

「桐人——」

亚丝娜沙哑的声音,跟伙伴们近似悲鸣的喊叫重叠在一起。

干脆赌一把直接趴在地面——不对,有更好的选择。

「前面!」

我边叫边用右手推亚丝娜的背部,然后两人同时踢向地面。

发出燃烧般光芒的镰刀从左右两边逼近。感受着即死杀伤害的预兆焚烧着肌肤,同时拼命地冲刺。

Life Harvester的前肢,构造上是从三米左右的上臂前端连接着应该有五米的刀。只挥动一只镰刀的话,会把另一只镰刀收到胸前来避免碰撞。现在它同时挥动两只镰刀。即使薄薄的镰刀交错,粗大的手臂也会互相阻碍。这个时候,胴体的正前方应该会有些许空间才对。

没有的话,我跟亚丝娜都将在此死亡。

镰刀迫近奔驰中的我。已经在背后交错的两把镰刀互相摩擦,可以听见「沙啊啊啊!」的声音。眼前是包裹着蓝黑色甲壳的巨大胴体。骸骨猎杀者的时候,紧要关头还有能够钻到身体底下的空间,但是Life Harvester的腰部有四根倒刺般的突起物一路延伸到地面附近把整个空间堵住了。

「贴上去!」

才刚大叫完,我就扑向那根突起物的侧面。亚丝娜也把身体紧贴在上面。镰刀依然从身后逼近。

可以听见「铿叽!」的低沉声响!

反转身体后,发现两只前肢的关节部分撞在一起,把我跟亚丝娜关在小小的三角形里。

「沙啊啊啊啊!」

充满愤怒的咆哮声。仰头一看之下,Life Harvester异形的嘴巴扩张到极限,并且瞪着我跟亚丝娜。浮在其头上的HP条剩下最后一条,而且也只剩下两成左右。伙伴们死命地帮忙从侧面削减它的HP。为了不白费众人的努力,必须让这场战斗获得胜利才行。

「沙咻呜呜!」

怪物再次吼叫。Life Harvester前肢的关节部位撞击发出「喀叽、喀叽」的声音,我跟亚丝娜头上的嘴巴同时急促地开合着。但是包覆坚硬甲壳的胴体让可动范围变得狭窄,嘴巴无法咬到紧贴在腰部的我们。如果它往前突进的话我们也只能移动,但克莱因他们的努力让它失去大部分步足,光是要支撑巨躯就很不容易了。

「桐人,机会来了!」

亚丝娜突然大叫并举起细剑。察觉她的意图后,我也把长剑扛在右肩。

「沙啊啊啊!」

在第二次咆哮响起的瞬间。

我朝着几乎是正上方使出跳跃技「音速冲击」,而亚丝娜则使出突进技「流星」。我们同时跳了起来。虚拟角色的跳跃力与系统辅助,让我们以现实世界不可能出现的速度飞了起来。

拖着双色轨脉的长剑与细剑,贯穿朝上下左右张开的巨大嘴巴。

蓝白色闪光膨胀,从四颗眼睛内侧变成光柱往外延伸。光芒从甲壳的裂缝与关节部漏出,震动——然后爆炸。

 

Life Harvester从头部撒下蓝色火焰并猛烈后仰,我跟亚丝娜也以后空翻往后跳去。一起顺利落地之后就确认敌人的HP条。目前剩下一成左右。

感觉所有人一起上应该能把它干掉的我,为了做出全力攻击的指示而吸气。

但Life Harvester比我快了一步,发出了至今为止最大音量的怒吼。

「沙吼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

受伤后光芒消失的四个眼窝燃起红黑色火焰。失去八成以上步足的胴体剧烈扭动,尾巴的长枪敲打了两三次地面。这是……濒死的魔王怪物完全舍弃之前的行动模式来死命暴动,也就是所谓「狂乱状态」的前兆吗?

如果是在场所有人不进行防御的全力攻击,应该可以成功把剩下不到一成的HP归零。

但只要稍微残留下一丁点HP,也可能会遭受反击而一口气溃不成军。这时应该暂时拉开距离,多花一些一时间来进行攻略吗?

但是无法保证我跟亚丝娜能再次躲开刚才的双镰刀攻击。至今为止的作战,是持续让Life Harvester把目标放在我们身上才能成立。如果仇恨转移到侧面的伙件们身上,队形很可能从那里开始崩坏。

到了这个时候才走投无路吗!

当我用力咬紧牙根的时候。

 

「NNNNN!」

似会相识的叽叽声,从战场西侧一整片森林的方位尖锐地响起。

迅速回过头一看,发现明显比人类还要小的影子不断从树木的缝隙中冲出来。新的怪物集团。不对。是应该留在拉斯纳利欧的老鼠人型NPC,帕特鲁族们。总共有十只,不对,是十个人。所有人左手都拿着铁制草叉,右手则是由木头削成的粗制长枪。

跑在前面,应该是女性领袖之一的老鼠人再次大叫:

 

「NNNN!」

在她的呼喊下,十个人一起把右手的木制长枪投掷出来。从娇小身驱投出来的长枪以难以相信的速度飞出,接连命中Life Harvester的头部。虽然有一半被甲壳弹开,但剩下来的一半刺进肌肉里,削减了3%左右的HP。目前还剩下5%。

「沙啊啊啊!」

发出愤怒咆哮的Life Harvester,把所剩不多的步足插到地面,改变了身体的方向。很明显是以帕特鲁族为目标。但娇小的老鼠人以双手架起原本拿在左手上的草叉,当场准备迎战。

下一刻,又有新的声音传出。

又有复数的剪影从森林里跑出来。这次是人类——但并非玩家。是跟帕特鲁族一样移居到拉斯纳利欧的NPC,巴辛族。跑在前面的高大女战士伊赛鲁玛,看着我大叫「NNNN!」。

虽然我尚未习得帕特鲁族语以及巴辛族语的技能,但靠着本能理解她在说些一什么。应该是「你害怕了吗」或者是「干掉它吧」。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撤退这个选项了。只有所有人硬着头皮全力攻击,不是胜利就是全灭。

我再次吸了满满的一口气,然后举起右手的剑,开口吼道:

所有人,全力攻击!

充满斗志的「呜喔!」吼叫声,与Life Harvester的咆哮重叠在一起。

 

 

5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Dr.WU2022-8-10 · 17:17

    牛逼!

  2. kenshi2022-8-11 · 9:00

    好耶!站长nb

  3. 啊哈哈~~2022-8-13 · 21:50

    好耶!

  4. CLY2022-8-24 · 11:21

    感谢团长!团长大大永远滴神!话说站着的不就是罗妮耶和缇结吗,这俩居然还活着!

  5. 听着流沙爱着她2022-9-2 · 1:06

    无意间发现的网站,请问这里都是刀剑粉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