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5]Unital Ring Ⅳ

Heathcliff · 8月10日 · 2022年 · ·

 

10


西历二〇二六年十月三日/星界历五八二年十二月七日,上午九点三十分。

新的机车抵达森林当中的宅邸,我跟耶欧莱茵到玄关迎接从后座下来的亚丝娜与爱丽丝。

关于充满谜团的整合机士团长,我在事前已经把知道的所有情报告诉她们,同时也拜托两人把他很像优吉欧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亚丝娜原本就没见过优吉欧——似乎曾经短暂看过寄宿在蓝蔷薇之剑上的摇光碎片所显现的模样——所以打招呼跟握手都很自然地结束,但爱丽丝脸上就泄漏出难以掩饰的惊讶。

不过对于耶欧莱茵来说,跟星王妃亚丝娜以及似乎已经变成传说存在的金木樨骑士爱丽丝握手也是颇为让人紧张的体验。如此一来就会涌现为什么跟我握手的时候就很轻松的疑问,不过我决定不再追究。

再次移动到二楼的茶室,耶欧莱茵也招待爱丽丝与亚丝娜享用热腾腾的蜂蜜派与咖啡尔茶。两个人当然都很喜欢,亚丝娜甚至还想知道制作方法,但这实在不是耶欧莱茵所能了解的范围,于是决定将来有机会的话要拜访北圣托利亚的跳鹿亭本店。

但是在那之前,必须先决定今后行动的计划才行。

 

看准爱丽丝她们吃完派的时机,我质问耶欧莱茵要我陪他一起去行星亚多米娜的真意为

何。机士团长喝了一口加入奶油的咖啡尔茶,接着宣告让我更加惊讶的内容。

「我怀疑亚多米娜的行政府,或者是军司令部有反叛星界统一会议的企图。」

和并排坐在三人座沙发上的亚丝娜、爱丽丝面面相觑后,我慎重地选择用词遣字反问:

「但是Underworld可能发生这种事吗?现在的法律明确记录着统一会议为最上级的统治组织吧?」

「那是当然,『星界法』的第一条第二项就确实纪载着这样的内容。然后,桐人应该知道,Underworld人原则上是不会违反法律……不对,是无法违反法律。」

「那么,为什么会有反叛的嫌疑?」

爱丽丝这么问,耶欧莱茵就微微挺起背杆,以客气的口吻回答。

「这说起来有些复杂……爱丽丝大人对于机龙有多少的了解呢?」

「丝缇卡她们搭乘的钢铁之龙……现实世界的说法是飞机,不对,是战斗机吧」

「飞机……战斗机。原来如此。」

脑袋里浮现字面意思的耶欧莱茵,轻轻点头后继续说道。

「现在,这个行星卡尔迪娜与伴星亚多米娜之间,是由大型的乘客、物资输送用机龙的定期航线所连结。以现实世界风的说法就是输送机……吗?」

 

「嗯……客机吧?」

亚为娜的回答让机士团长微微苦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那么就如此称呼吧,客机从卡尔迪娜飞到亚多米娜所需的时间大约是六小时。也就是理论上一天可以往返两次,一个半月前一周只能飞行一次。各位知道为什么吗?」

亚丝娜与爱丽丝一起摇头,而一个半月前这个时间则给了我一些头绪。那是我们三个人首次访问两百年后Underworld的时期。

「……那只字宙怪兽吗?我记得是叫……深渊之恐惧?」

「嗯。我们是称之为宇宙兽就是了。」

耶欧莱茵依然只对我用普通的口气,但我完全不觉得不高兴,亚丝娜她们似乎也不在意。

「深渊之恐惧长期间……应该说从亚多米娜被发现之前,就以一定的速度与路线在两颗行星周边飞行。被它发现并且遭到袭击的话,不论是什么重武装的机龙都无法抵抗。实际上,虽然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不过确实曾发生过前往亚多米娜的客机遭到破坏而出现许多牺牲者的事故。传说中它被星王讨伐了二次,每次都变成小碎片混在宇宙的黑暗里面逃走,等完全再生后又重新出现…」

耶欧莱茵说的话让我们一起点头。

「被亚丝娜用陨石砸碎之后,碎片确实像虫群一样激动地想要飞着逃走。不过之后就全被爱丽丝的记忆解放术歼灭了」

我边说边瞄了坐在左侧的整合骑士一眼。

从机车上下来时是以茶色外套覆盖住全身,现在已经脱掉外套,露出全身的黄金盔甲。

神器金木樨之剑和亚丝娜的GM武器灿烂之光,我的夜空之剑及蓝蔷薇之剑一起放在一个看起来很坚固的皮革袋子里运过来,直接放置在茶室的地板上,腰间虽然没有剑,凛例的气息还是丝毫没有减少。

爱丽丝的蓝色眼睛回瞪我,接着表示。

你这家伙是在怀疑我的剑招吗?那个怪物的碎片已经全部被我歼灭了。」

「没……没有啦,这一点我绝对不怀疑。但是像这种情形,通常都会有一只躲在完全预料不到的地方……比如说你铠甲的内侧之类的。」

「这不就是在怀疑我吗!」

「别说那种恶心的话好吗!」

看见被爱丽丝与亚丝娜同时斥责的我,耶欧莱茵虽然露出有些复杂的表情——恐怕被迫稍微修正了对于星王妃与金木樨骑士的印象——还是开口帮了我一把。

「请二位放心,按照过去的例子,深渊之恐惧都是一个月后就完全复活了,这次已经过了一个半月还没有现身。战斗本身是极机密的非公开情报,不过经过整合机士团持续的严密观测,才会做出那只宇宙怪兽已经消灭的结论。」

「我……我想也是,真是太好了。」

不停点头的我右手往桌上的热水瓶伸去,接着在爱丽丝、亚丝娜以及耶欧莱茵的杯子里倒下咖啡尔茶。

「……那么,渊惧跟刚才的反叛话题有什么关联呢?」

即使对我随便的简称露出些许傻眼的表情,耶欧茵还是继续说明道。

「桐人你们帮忙消灭被认为是Underworld最大灾厄的深渊之恐惧,我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感谢之意。不过呢,那场战斗本来应该不会发生才对。」

「……你的意思是?」

「刚才我说过深渊之恐惧是以固定的速度与路线在两颗行星周边飞行,不过怎么说它都是生物。移动周期还是偶尔会有变动的时候,所以卡尔迪娜和亚多米娜都建立了专用的观测所,以巨大望远镜目视宇宙兽的影子,严密地掌握其现在位置后才会对机龙发出飞行许可。」

一个半月前,机士阿拉贝鲁与机士休特里涅也是从亚多米娜得到深渊之恐惧在行星背面移动中的情报才会从卡尔迪娜起飞。三小时的飞行中,应该……不可能遭遇那只宇宙兽才对。」

最先对呢喃般宣告的内容有所反应的是亚丝娜。

「也就是说。不是深渊之恐惧以极快速度移动,就是来自亚多米娜的情报有误……?」

「嗯,关于这两个可能性。首先,前者绝对不可能发生。深渊之恐惧是除了在袭击机龙……人类以外时只会极缓慢移动的生物,很难相信它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从亚多米娜背面移动到遭遇机士们的地点。接着是后者的可能性,我也不认为熟练的观测官会把那只怪物的巨大影子看错成其他物体……」

「这么一来,就是刻意传达错误的情报了。

爱丽丝毫无忌讳的指责,看起来似乎让耶欧莱茵的身体一瞬间紧绷,但他立刻点头表示:

「嗯,我……不对,在下也是这么认为。」

「等……等一下。」

脑袋里浮现丝缇卡与罗兰涅稚气未脱的脸庞,同时试着要确认事实。

「那就是,有人想让深渊之忍惧袭击她们…借此来杀掉她们的意思喽?」

「应该是这样吧。」

乘着叹息如此呢喃的耶欧莱茵,把原本直立的上半身沉进沙发的椅背继续表示。

「详细情形之后会说明,其实其他还有连续几件疑似对于卡尔迪娜宇宙军的妨碍工作与破坏工作的事例。如果是想要削弱本星的军事力,那么目的只可能是试图反叛。但我实在不认为亚多米娜行政府的长官与亚多米娜基地的司令官与这件事情有关……他们两个都是我从孩提时期就熟识的伟大人物。」

「……伟大人物有没有可能是为了伟大的目的而引发叛乱呢?」

我虽然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如此提问,结果耶欧莱茵就以平静的声音反间。

「就像遥远的过去,你反叛公理教会那样吗?」

轻轻屏住呼吸后,我才静静摇头。

「不,我跟教会战斗不是因为什么伟大的目的。是为了自己……还有搭档。」

我是为了实现优吉欧救回被公理教会绑架的爱丽丝·滋贝鲁库,一起回到卢利特村的愿望而战斗。但无法实现那个目的,优吉欧本身也在跟最高司祭亚多米尼史持蕾达的激斗中丧生。

优吉欧的摇光随着年幼爱丽丝的摇光碎片一起消失在中央圣堂最上层……应该是这样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耶欧莱茵你为什么会有他的头发、声音以及气氛呢?

骑士爱丽丝代替被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冲动袭击而咬紧牙关的我发出平静的声音。

「耶欧莱茵·哈连兹。对你来说,桐人跟公理教会的战斗只是遥远过去的历史,但是对桐人来说那是短短几个月前才发生过的事。不清楚详细情形的人,不应该随便提及这件事。」

「……真的很抱歉,爱丽丝大人。」

立即道歉的耶欧莱茵也对我低下头来。

「对不起,桐人。哪一天希望你能把跟公理教会战斗的真相说给我听……但现在先讨论应该做的事情吧。伟大的人物确实有可能反叛。但那必须要有足以违反星界法的理由。比如说亚多米娜的居民遭到卡尔迪娜的虐待……之类的。」

「没发生这种事吗?」

「完全没有。因为星王为了不发生这种事而订立了许多法律来保护亚多米娜。所以亚多米娜那边应该没有攻击卡尔迪娜的理由才对。但是……刚才你说有人从现实世界混入Underworld时,我就突然想到了。说不定这是新的异界战争的开端。」

我和亚丝娜、爱丽丝同时屏住呼吸。

最先有反应的是亚丝娜。珍珠色甲发出细微声响来转向耶欧莱茵,接着询问。

「你的意思是,现实世界来的人侵者,试图让卡尔迪娜星于亚多米娜星发生争执。不对,应该说试图引起战争吗?」

「过去引起异界战争的暗神贝库塔是现实世界的人对吧?那么,发生同样的状况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吧?」

理论上确实是这样没错。

但是丝缇卡与罗兰涅遭到深渊之恐惧袭击,正是我们潜行到进人星界历的Underworld当天。如果那是现实世界人所设下的机关,那么那个人就比我们还要早人侵Underworld。这种事有可能发生吗?有可能的话——那个家伙不是跟茅场晶彦有某种关系,就是……

我强行停止思考,接着开口表示:

「为了调查这一点,才想到亚多米娜去吗?」

「正是如此。」

点完头的耶欧莱茵,之后又加了一句吓死人的话。

「但是无法使用机龙。」

「……啥?」

「为了让我们能在亚多米娜自由行动,必须要秘密地潜入。但是要用机士团或者宇宙军的机龙在行星间飞行必须事先向亚多米娜行政府申请,乘坐运输用大型机龙则需要市民号码。两者都很难蒙混过去。」

「……不申请就偷偷飞行呢?」

「基地的机库里要是有一架机龙消失的话,会演变成把统一会议牵扯进来的大骚动。和机车的等级完全不同。」

「我想也是。」

悄然耸了一下肩膀后,我才注意到这样的发展很奇怪。表示想去亚多米娜的不就是团长阁下本人吗?

「这样你到底打算怎么去亚多米娜呢?」

结果耶欧莱茵一脸认真地以平静的语气回答。

「有两个方法。一个是桐人以心念把我、亚丝娜大人以及爱丽丝大人运到亚多米娜。」

「……啥……啥?用肉身飞到其他行星的意思吗?」

「我听说救助丝缇卡她们的时候,你就以肉身在宇宙空间自由地飞翔喔」

「是……是没错啦……」

Underworld的宇宙跟现实世界不同,它并非真空。在考察姆塔席娜的窒息魔法时也曾经想过,说起来虚拟世界根本没有真空、非真空的概念。因此这个世界的宇宙虽然又暗又冷而且没有重力,但是可以呼吸跟对话。大概也可以使用风素飞行,所以感觉凭心念力移动到另颗行星并非不可能

「……但是,结果那样还是会产生心念波之类的东西吧?亚多米娜应该也会有一两个心念计才对」

「嗯,应该有两百个吧。将来必须让你学会『隐藏心念的心念』才行……但就算是星王陛下,应该也要花上一些一时间,所以这次我想使用的是第二个方法。」

「那是……」

「其实很简单。使用就算不见了也不会被任何人发现的机龙。」

在哑然的我、爱丽丝与亚丝娜面前,耶欧莱茵轻轻抬起右手,指向茶室南侧的墙壁央都圣托利亚所在的方位。

「星王的专用机龙『泽法十二型』应该在可飞行状态下保存于中央圣堂被封印的最上层。这样的话,只要飞离塔时能想办法蒙混过去,就不会被统一会议的高层注意到了。

除了点子相当大胆之外,给予我更大冲击的是机龙的名字。稍微瞄了一下左边,坐在爱丽丝对面的亚丝娜也瞪大了双眼。

泽法是栖息于浮游城艾恩葛朗特不是导入ALO的新生版,而是以旧SAO为舞台的原始版第五十五层的练功区魔王的名字。正确名称是白龙浮法。正如名称所表示,是一只纯白的龙,所以应该不像机龙才对……不过这下几乎可以确定星王知道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了。

「不对不对,这件事之后再说」如此对自己说道后,我就把视线移回耶欧莱茵身上。

「……跟用心念飞行比起来,还是这个选择比较有真实感。不过,能够进入被封印的地方吗?说起来,封印具体来说是什么样的状态……?」

「中央圣堂除了大阶梯之外,还设置了能从一楼移动到七十九楼的自动升降盘,上到一般无法指定的第八十楼后,一走出升降盘似乎就会遇见一扇巨大的门。就连星界统一会议的评议员都禁止靠近那扇门。门上应该施加了严密的锁才对。」

这次换成看向爱丽丝。

黄金骑士张大的双眸正看着虚空的一点。

她的视线一定捕捉到长眠于中央圣堂第八十层的妹妹赛鲁卡的身影了吧。虽然以让赛鲁卡醒过来为最重要的任务,但至今为止连如何进入中央里堂都没有头绪,这个时候希望竟然以出乎意料的形式降临。现在爱丽丝心中一定有巨大的期待与些许不安正在卷动吧。

或许是从我们的模样感觉到了什么,耶欧莱茵以呢喃般的口气说道:

「这样啊……刚才桐人提到的『在中央圣堂某处保持Deep freeze状态的人物』是跟爱丽丝大人有关系的人吗?」

事到如今再隐瞒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我便轻轻点头。

「嗯…你知道些什么吗?」

「因为我也从未上到第八十层以上……只是曾经听说过,圣堂上层封印着古老的整合骑士们,还有星王的机龙保存在那里,以及……」

露出有点犹豫的模样后,才压低声音继续表示:

「……最上层设置了全地底世界只有三个的『水晶板』其中之一。知道的大概就这些了。」

「水晶板」

耶欧莱茵所说的是什么其实相当明显。那是能够直接操作的系统操台。

我突然注意到,只要使用那个,不用远路迢迢到亚多米娜星,也可以调查关于入侵者的事情吧。但是那个操纵台随着限界加速阶段开始就完全锁住了,真的变成单纯的水晶板。加速虽然已经结束,但想再次使用的话,必须从Ocean Turtle的控制室进行重置的操作……

不对,一切就等去到那里才会知道。当然一开始要先前往赛鲁卡长眠的地方。

感觉该问的全都问过了的我,把手用力放在两边膝盖上,一边起身一边说。

「好,既然这么决定了就立刻回圣托利亚吧。机车还会到这里来接我们吗?」

下一个瞬间,耶欧莱茵就露出不知道是第几次的苦笑。

「真是个急性子的人。既然是传说的星王,怎么说呢……原本想像是更加沉稳一些的人物。」

在我回答些什么之前,亚丝娜跟爱丽丝就同时开口。

「就是说啊。」

「是啊。」

耶欧莱茵不知道给谁打了电话——不对,应该说是传声器,不久之后宅邸的前院就听见机车的驱动声。

在机士团长前导下来到一楼。茶色皮革包包是由我来拿,装了四把神器的行李果然无比沉重。

亚丝娜跟爱丽丝在耶欧莱茵的建议下,从创世神与整合骑士的装束换装成机士团的女性制服。虽然爱丽丝似乎对脱下身体熟悉的盔甲感到犹豫,但耶欧莱茵保证「没有我的许可任何人都不能进入这栋宅邸」,而且还提议把收纳盔甲的小房间的匙交给她保管后,她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但是跟丝缇卡她们身上相同的深蓝色制服也很适合亚丝娜与爱丽丝,一看到从房间里出来的两个人,我就忍不住拍起手来。虽然被红着脸的爱丽丝吐槽「你不用换装吗」,但机士团长表示我现在的服装就算走在Underworld的街上也不会格格不人,所以应该不会引人注意才对。

虽然脱下黄金铠甲,但爱丽丝的腰上还穿戴着硬壳的角形腰包。里面装的是比鸡蛋大一圈的两颗蛋。那是我用心念力把爱丽丝的飞龙「雨缘」以及它的哥哥「泷刳」回溯到出生前的模样。

以爱丽丝来说,应该很想立刻孵化并且养育它们吧,但目前的状况实在很难办到。由于爱丽丝也没办法一直登入到Underworld,所以必须托付给某个值得信娟的人物,不过这个时代拥有养育飞龙经验的人应该不多。

边想着这些事情边横越一楼大厅,来到玄关外面的瞬间。

「「我们来迎接各位了!」」

两道兴奋的声音重叠在一起,接着是靴子的鞋跟互击的清脆声响。

在门廊底下敬礼的,是穿着整合机士团制服并戴着同色制服帽子的两名少女——丝缇卡·休特里涅与罗兰涅·阿拉贝鲁。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点重逢的我,忍不住发出「咦」一声。

「还以为你们今天在进行原本的工作……」

「就是说啊。」

走在我身边的耶欧莱茵混杂着叹息呢喃道。

「她们虽然年轻,但已经是蓝蔷薇中队的王牌了。本来应该还有指导操士们以及新型机龙的试验等许多工作,忙到就算有章鱼那么多双手都不够用了,所以根本没时间来当驾驶,但她们坚持一定要做……」

没有海洋的Underworld应该没有章鱼才对……

不是啦,应该在意的是「蓝蔷薇中队」。由于载我到这栋宅邸的拉吉·克因特二级操士说过他是隶属于「洋兰中队」,看来整合机士团的飞行队是被赋予花朵——而且是所谓圣花的名字,但为什么不只是一般的玫瑰,而是蓝蔷薇呢?

在心中记下将来要询问耶欧莱茵时,放下右手的丝缇卡就迅速跑了过来。

「爱丽称大人、亚丝娜大人、桐人大人,好久不见了!」

「能够再见到您们真是太开心了!」

爱丽丝与亚丝娜温柔地抱住以灿烂笑容大叫的两个人。我实在没有那种胆量所以只是握手,这时注意到我左手提着大型包包的罗兰涅迅速对我伸出双手。

「我来帮忙把行李拿上车吧!」

「不用了,因为很重还是我自己来吧。」

「这也是我的工作!」

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袋子抢过去的瞬间,罗兰涅就发出「呜咕」的呻吟声。

也难怪她会这样。包包里面塞了四把近50级的神器。连亚丝娜跟爱丽丝都要两个人才能把它们搬到车上,就算是王牌机士应该也很难独自拿起它们。

我反射性要以心念来撑住她,但罗兰涅在包包底部快触及地面前就停住暂时下沉的身体。满脸通红的她咬紧牙根,发出「咕唔唔唔唔…」的低吼并且一点一点抬起巨大的包包。

亚丝娜与爱丽丝原本要代替大吃一惊而呆立现场的我前去帮忙,但少女机士却摇头拒绝了她们。她看着搭档,从齿缝挤出被压扁的声音。

「丝缇……来……来帮忙……「

这时候丝缇卡已经抓住包包的带子。她跟罗兰涅各拿一边的带子,同时以拼命的模样发出「哼唔唔唔~」的低吼声。

好不容易撑起身体,两人发出「一、二、一、」的声音来互相配合,把包包搬到机车那边去。光靠两个人就能搬运四把神器,就表示她们拥有能够轻松将一把装备上去的物件操作权限。

有点,不对,是相当惊讶的我注视着机士们,感觉她们到达听不见声音的距离就立刻对旁边的耶欧莱茵呢喃。

「那两个人……实际上是多少了呢?」

「我想应该是十五岁喔。

我想知道的是权限的数值,耶欧莱茵回答的却是年龄。但是这个数字也让人相当吃惊。

「十五……一般的话是差不多要进入修剑学院就读的年纪吧。为什么权限等级会那么高啊……?」

「那是因为阿拉贝鲁家与休特里涅家是望族中的望族啊。」

呢喃完谜样的话语后,耶欧莱茵就拍了一下我的背部。

「好了,上车吧。我想到圣托利亚去吃中餐呢。」

 

5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Dr.WU2022-8-10 · 17:17

    牛逼!

  2. kenshi2022-8-11 · 9:00

    好耶!站长nb

  3. 啊哈哈~~2022-8-13 · 21:50

    好耶!

  4. CLY2022-8-24 · 11:21

    感谢团长!团长大大永远滴神!话说站着的不就是罗妮耶和缇结吗,这俩居然还活着!

  5. 听着流沙爱着她2022-9-2 · 1:06

    无意间发现的网站,请问这里都是刀剑粉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