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5]Unital Ring Ⅳ

Heathcliff · 8月10日 · 2022年 · ·

 

11


罗兰涅她们驾驶的机车并非上次搭乘的那种乌亮大型轿车,而是老旧的白色厢型车。内装与乘坐感都跟普通的车款一样,开始进入石板小径后就传出喀哒喀哒的热闹声音。

轿车的后座没办法坐四个人,而且这也是为了不引人注目的措施,但我原本期待能再次搭乘那种滑行般奔驰的高级轿车,所以难免有些失望。在坐垫有些薄弱的第三排座位右侧我想着「哪一天拜托团长让我开一下那种黑色轿车……」时,与第二排的亚丝娜并肩而坐的爱丽丝就以感叹的口气表示:

「……初次见到现实世界里以比马车快好几倍的速度跑在马路上的汽车群,除了对如此发达的世界感到佩服之外,也因为太过杂乱而感到头昏眼花……现在连Underworld都变成这铁制车辆到处行驶的世界了吗……」

「嗯,至少这边的机车不像那边的汽车一样会排放对环境有害的物质。」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如此打圆场时,旁边的耶欧莱茵就发出有些担心的声音。

「但是最近因为机车与冷温机变多,空间力衰竭开始成为问题。实际上,今年夏天圣托利亚就发生三次以永久素因为动力的机械完全无法运作的现象。据说是因为许多家庭同时在索鲁斯无法供给空间力的深夜使用冷的缘故。

费鲁西少年也说过同样的话……我这么回想,同时丢出浮现在脑袋里的疑问。

「圣托利亚的夏天应该没有热到要使用冷气吧?修剑学院的宿舍当然没有什么冷温机,但晚上也能正常地睡着……」

「虽说一般民众也能买得起了,但冷温机仍属于高价的物品。辛苦获得之后,想要每天使用也是人之常情。」

耶欧莱茵的答案让同意这个说法的我点了点头,接着就换成亚丝娜转头间道。

「圣托利亚有电费……不对,是空间力费这样的东西吗?」

「空间力费……?噢……为了使用空间力而付出的金钱吗?当然没有。空间力跟水还有风一样,是自然赋予我们的东西。」

「现实世界的人民,连水都得付钱呢。」

爱丽丝的补充让耶欧莱茵说着「这还真是」,同时还以感到有些可怜的表情看着我,但立刻就正色表示:

「……不过,那说不定也是一个解决的方法。设置依照空间力的使用量来征收费用的机制,应该就能抑制过度使用冷温机了吧……问题是,该如何计测使用量呢……」

我急忙对嘴巴碎碎念着并且陷入沉思的机士团长兼评议员搭话。

「好……好了好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要是很久以后,学校里教小朋友「把水费跟空间力费的概念带到Underworld的是名为桐人的现实世界人」的话我可受不了。

「倒是那个……武具操作权限大概要多少才能进入整合机士团?」

绕远路丢出刚才没能提出的问题后,耶欧莱茵就轻轻耸肩说。

「并非单纯只要多少权限就能入团。首先得在学校有优秀的成绩,可以的话在星界统一武术大会要取得前面的名次,接着以宇宙军或者地上军的军官候补生入队,只有在该处表现出拔萃能力者才会被推荐参加机士团的入团测验。」

流畅地说明完后,耶欧莱茵就扬声对车子的前座说道。

「丝缇卡、罗兰涅,你们是几岁的时候在统一大会的决胜战打成平手?」

「十二岁!]

副驾驶座的丝缇卡以清晰的声音如此回答,结果握着方向盘的罗兰涅就加了一句。

「不过那次是我赢了哟。」

「喂…哪有这种事!反而是我占上风才对吧。」

「搞错了吧,你只是盲目进攻而已。」

「唔!」

两个人斗嘴的模样确实符合她们的年纪,不过如果星界统一武术大会是两百年前的四帝国统一武术大会的搞大版,能在年纪轻轻的十二岁就同时获得优胜,这可不是只用天才两个字就能了事了。就连过去的整合骑士团,也没有如此早熟的英杰存在。

脑袋里突然闪过在阿拉贝鲁家遇见的费鲁西少年那放弃一切般的无力笑容。

他说过现在是九岁。如果亲生姐姐在短短三年后就在Underworld最高层级的武术大会获得优胜的话,就能理解「无法发动秘奥义」这个异常现象会给他带来多么深的绝望了。

将来一定得找时间解开让费鲁西如此痛苦的谜团才行。再次于内心如此发誓后,耶欧菜茵就用前座也能听见的音量说道。

「我是十六岁时在统一大会获得优胜。不论是身为剑士还是操士,可能都被她们两个人超越了。」

「没……没这回事!

中断与罗兰涅斗嘴的丝缇卡,回过头来这么大叫。

「耶欧莱茵大人卓越的剑技与操技,我们是万万比不上!您这么说我们会很困扰的!」

驾车中的罗兰涅也保持看前方的姿势开口说:

「是啊。短短半年前,同时与我们两个人对战的团长不是才狠狠击败我们吗?要超越您还得花上十年的时间吧!」

「喂………永远办不到好吗,笨蛋罗兰!」

「像这样自认为办不到才是失礼吧,爱哭鬼丝缇。」

再次斗起嘴来的两个人后面,亚丝娜与爱丽丝压低了声音窃笑着。我身边的耶欧莱茵像是要表示「拿她们没办法」般叹了一口气。

 

长相虽然跟罗妮耶与缇洁一模一样,但是跟完全不吵架的两个人真是有很大的不同……

这么想的我随口对机士团长间道。

「话说回来,你的权限有多少?」

「咦……?」

耶欧莱茵像是吓了一跳般张开了嘴,看见他这种表情的瞬间——

我脑袋中央就被一道宛如纯白闪光般的启示贯穿。

耶欧莱茵·哈莲兹的能力值窗口——也就是所谓的「史提西亚之窗」里,除了显示物件操作权限与系统操作权限的数值之外,还确实记载着人类个体ID。

然后如果耶欧莱茵跟优吉欧有任何关联的话。万一是丧失记忆的同一人物,那么ID应该会一致才对。

我不可能会忘记。NND7-6361……和我的6355只差六号的ID。如果耶欧莱茵的「窗子」刻划着那个号码……

瞬间以纳闷表情看着僵住的我后,耶欧茵就这么说道:

「嗯……是多少呢……因为平常不会在意自己的权限值。」

「……那就让我看一下史提西亚之窗。」

好不容易才平顺地把话说完,结果得到的是熟悉的苦笑。

「我说桐人,两百年前是怎么样我不太清楚,但这个时代大概只有自以为很伟大的卫士才会要别人叫出窗口喔。」

「这个嘛。以前也是一样啦……」

压抑着现在立刻抓住耶欧莱茵的右手,让他输入手势的冲动,同时拼命寻找接下来应该说的话。

「……那就这么办吧。桐人先给我看的话,我也可以给你看。」

这求之不得的发展让我轻轻屏住呼吸。我的能力值不论他高兴怎么看都没关系。

我僵硬地上下移动着紧绷的脖子,边祈祷声音听起来自然一点边回答:

「好,就这么说定了。那么就由我先打开窗子。」

以右手两根手指在空中画出S形,然后敲打左手手背。紫色窗口随着铃声般的效果音打开了。

上次潜行时,在冲进阿拉贝鲁宅邸的众卫士面前也被打开了。话说回来,那个时候没有确认自己的权限。把头往耶欧莱茵那边靠过去后,就窥探起小小的矩形窗口。

「哇…ID号码真是年轻耶。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六千多号。」

NND7-6355的ID,表示是在人界最北部的NND7区域,第六千三百五十五个出生的人。

卫士厅的队长也说了同样的话。

如此回答后,视线就移向窗口的右侧。

现在回想起来,上次确认两个权限值已经是在中央圣堂跟整合骑士们战斗的时候了。我

记得当时物件操作权限确实是50左右,系统操作权限应该是30左右,应该稍微上升一些了吧……边这么想边看向数字的瞬间,我就从嘴里发出「呜咿」的奇妙声音。

以不可能看错的简单字体所显示的数字 OC权限是29,SC权限是07。

「下……下降了!竟然只有9跟7……」

茫然的我不由得看向右手,但该处当然没有写什么字。

这种平凡数字的话,就能理解卫士厅的胡子队长为何没有反应了,但除此之外的一切就完全无法接受。这种数值怎么可能同时装备夜空之剑与蓝蔷薇之剑,说起来可以发生数值下降这种事情吗?难道说宇宙怪兽深渊之恐惧拥有下降等级的能力?

「……桐人。」

我悄然回应着耶欧莱茵的呢喃声。

「那个……抱歉,只有这种数字。不过这样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什么星王了吧。」

「不是的……你看一下这里。这是不是比较小的『1』啊?」

「啥?比较小的1……?」

我再次看向史提西亚之窗,发现耶欧莱茵指着OC权限的左侧。把脸靠近该处仔细凝眼一看。

结果在四角形外框与「2」之间,还有个只有一半大小,像是「1」的数字显示在该处。

「……咦,这是说并非两位数而是三位数?不是29跟07…是129跟107?」

「应该。是吧。权限值竟然还能超过一百呢」

以感到敬畏般的声音如此宣告完,耶欧莱茵就直凝视着我的脸,最后加了一句。

「不愧是传说的星王陛下。』

「…………还不一定吧。」

说出极为孩子气的发言后,我就迅速消除窗口。没错,不论是两位数还是三位数,现在我的权限值根本不是重点

「好了,轮到你啦。」

虽然极力用看起来平静的态度如此催促着,但语尾还是有点颤抖。

不过耶欧莱茵似乎没有注意到,轻轻耸肩后表示。

「知道了啦。话先说在前面,我的权限值远远不及你喔。」

如此说完后,就以顺畅的动作画出S字然后敲打左手。

叽铃铃……史提西亚之窗随着清澈的声音打开了。

眼睛被左上的个体ID吸引过去。

「NCD1-13091」。

我茫然地持续凝视与优吉欧的个体ID完全不同的文字列。

经过五秒,或者是十秒左右时,耶欧莱茵就发出有些气愤的声音。

「也不用那么失望吧。不是一开始就说过远远不及你了?」

「咦?啊……」

回过神来的我,将视线往右侧移动。0C权限是62,SC权限是58。两者都是我数值的一半,但以两百年前的基准来看就高到吓人。当时的我就不用说了,甚至比整合骑士们都还要高吧。

「不,这个数字很了不起。真不愧是团长。」

虽然脑袋中央依然处于麻痹状态,但我老实说出感想后,耶欧莱茵就再次露出苦笑。

「你这么说实在没说服力……不过,还是先跟你说声谢谢。」

如此呢喃后就消除史提西亚之窗,并且把背靠到椅背上。我也转向正面,靠到较硬的椅背上面。

前座的亚丝娜与爱丽丝,似乎跟丝缇卡她们开心地聊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机车驶入圣托利亚的市街,旁边的第三车道不断有看来很高级的车子超越我们。

奕然感觉从一台轿车的副驾驶座看到一名亚麻色头发的年轻人,我便眨了一下双眼。但那台车却像滑行般加速,一会儿就看不见了。

虽说ID不一样,但那不能直接导出什么结论。

不过可能是时候得承认了。跟现实世界一样,Underworld也可能就生长得相似到一模样的人。我大概是见到了在名为偶然的几率变动中不可能发生的奇迹。

「……怎么了吗?」

听见这样的声音,我就把视线从车窗移了回来。

这时终于注意到自己的左脸颊有一滴水滴滑落。

「不……没什么。」

如此回答完,我就抬起左手静静地擦拭脸颊。移动到指尖的小水滴,瞬间就蒸发并且消失了。

 

罗兰涅所驾驶的白色机车,在耶欧莱茵的指示下从主要干道往左转,滑进热闹商业区角的停车场里。

我们被带领到没什么人的小巷子里头,该处有一间虽然小但气氛很棒的餐厅。或许是距离午餐时间还有点早所以没有其他客人,厨师与女服务生都热情地欢迎穿着整合机士团制服的我们,在那里品尝到久违的北里托利亚料理。六人份的餐费是由耶欧莱茵支付,爱丽丝不知为何露出难得一见的惶恐模样,让我看到后觉得很有趣。

回到车子上后再次行驶至主要干道。接下来再也没有其他目的地,笔直地朝矗立在前方的白色石灰岩巨塔前进。来到高大墙壁前面后就左转以正门为目标。

公理教会时代,中央圣堂的用地不要说一般民众了,就连贵族与皇族都无法进入,但现在南边间门是完全敞开,机车也没有经过安全检查就轻松进入围墙内部。

人族与亚人族观光客开心地在残留着过去景色的广大前院散步。机车在沿着围墙内侧延伸的道路往左转,前进了一阵子后再右转,

下一个瞬间,爱丽丝发出惊讶的声音。

「没有飞龙厩舍。」

两百年前存在于巨塔西侧的巨大厩舍确实消失得无影无欲,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停车场。

「飞龙们怎么了……?」

似乎预期转头的爱丽丝会询问这个问题,耶欧莱茵以沉稳的声音回答。

「根据记录,整合骑士团被封印的同一时期,在中央圣堂饲育的飞龙也半数回到威斯达拉斯的栖息地,半数则跟骑士们一起被封印起来……现在威斯达拉斯的西域保护区也有许多飞龙以自然的模样生活着。」

「这样……啊。」

表情虽然变得柔和了一些,但爱丽为又继续质问耶欧莱茵。

「但是那个封印,具体来说是代表什么样的状况?」

「……真的很抱歉,爱丽丝大人,这个我也不知道。但只要能进入圣堂的上层,应该就能了解全貌了。」

「……嗯,说得也是。」

爱丽丝轻轻点头,接着把身体转回去。

几秒钟后,机车在停车场深处的区块熟练地回车再前进后退各一次后就稳稳停了下来。

时间是刚过上午十一点。由于这次神代博士也严格命令必须在下午五点前回去,所以剩下六个小时……在脑袋里这么计算后,我终于注意到一个很大的问题。

「……那个,耶欧莱茵。」

我自从车上下来的机士团长后方向他搭话。

「什么事?」

「那个……虽然到这个时候才提这种事实在有点抱歉,但这次我、亚丝娜跟爱丽丝还是只能在Underworld待到傍晚五点。大概要明天早上才能回来。剩下六个小时的话,应该没办法到亚多米娜吧……?」

耶欧莱茵瞄了一眼圣堂的上部后才回答。

「虽然也得看出发时间跟泽法十二型的性能,但光是移动的话我想应该来得及。」

「吹………吹牛的吧……?」

终于不小心用了Underworld应该不存在的俗语来回应,不过现在想起来这里是虚拟世界,宇宙空间的规模不一定跟现实世界一样。他说过客机一趟就得花六小时,卡尔迪娜与亚多米娜的距离比想像中还近的话——不对,就算是这样,绝对不可能在结束入侵者的调查后再回到圣托利亚。

原本想把这些想法说出来,但耶欧莱茵已先一步呢喃:

「但是,说不定也有方法可以解决桐人你们的滞留限制时间的问题。」

「咦?怎……怎么回事……?」

「之后会说明。」

只这么说完,耶欧莱茵就走向在机车左侧面并肩直立的罗兰涅她们。

「两位辛苦了。我们要办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你们今天就先回基地吧。」

下一刻,丝缇卡就挺直了背杆。

「不,我们要陪阁下一起把事情办完!」

接着罗兰湿也开口表示:

「我们取得了整天外出的许可,所以晚一点回去也没关系!」

「咦……喷咦?真的吗?」

「真的!」

当我从机车的后车箱拉出剑袋来并望着他们的对话,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左边的亚丝娜就压低了声音说:

「那个部分真的跟缇洁小姐与罗妮耶小姐一模一样。」

「就是说啊……」

我点头的瞬间,这次换成爱丽丝在右边呢喃:

「应该说比较像桐人跟优吉欧吧?」

「啥?」

「我觉得是你们给了罗妮耶与缇洁某些影响,然后那些影响也传承到那两个人身上。」

虽然觉得那怎么可能,但也没办法一口否定。我们在初等练士时代,也对舍监阿滋利卡老师讲了一堆歪理。不对,大部分优吉欧都只是被我拖累。

如果爱丽丝的说法正确,现在罗兰涅她们让耶欧莱茵感到头痛的好胜心就是源自于我。

望着团长感到困扰的表情,在内心呢喃着「抱歉喔」之后,耶欧莱茵似乎就投降了,只见他们三个人一起往这边走过来。

「那我们走吧。」

耶欧莱茵这么说完就跟两名机士往停车场出口走去,我们则是互相偷偷笑了一下才追了上去。

 

中央圣堂的主建筑体当然没办法随意进出,入口处设置了严格的安全检查闸门。

开门由身穿白色制服,挂着细身长剑的卫兵防守,走过去的耶欧莱茵从外套内侧取出像是身份证般的物品来展示给岗亭内的职员看。身为整合机士团长兼星界统一会议评议员等要职的他应该是因为戴面具才无法靠脸通关吧。一瞬间虽然这么想,但由于职员以熟练的手势检查着身份证,看来应该是通常的对应。

这样的话我们也会被检查身份吧,当我内心感到慌张时,不知道是否这身机士团的制服发挥效用了,丝缇卡与罗兰涅、爱丽丝、亚丝娜都没有多说什么就被放行,独自穿着不同制服的我虽然被卫兵瞪了一下,但也没有要我打开包包,最后终于顺利通关。

就这样直线走过宽敞的入口,来到与闸门有充分距离的地方才松了一口气,结果等着

我的耶欧茵就呢喃:

「抱歉喔,桐人。」

「为……为什么道歉?」

「为了让你通过,我只能说明你是拿行李的随从。」

「啊,原来如此。嗯,比被当成星王要好多了……」

当我们聊着这些话时,爱丽丝就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

「快点走吧。」

也难怪她会如此着急。因为长达好几个月才终于期盼到的瞬间,已经来到伸手可及的近处了。

「知道了。请往这边。」

点头的耶欧莱茵在无人的大厅快步走了起来。爱丽丝与亚丝娜追了上去,我和丝缇卡、罗兰涅则跟在后面。

中央圣堂一楼的大厅,大理石墙与柱子还是原来的模样,但装潢有了很大的变化。最引人注目的是装饰在四方墙壁上的巨大壁毯。纯白布料上浮现将索鲁斯、卡尔迪娜、亚多米娜图案化的蓝色符号,这就是星界统一会议的纹章了。而画在前端附近,将两把剑与两种类的花呈菱形配置的符号似乎是星王的纹章。

大厅正面有分割为左右两边的大阶梯,其前方的小小喷水池正传出轻盈的水声。虽然记得过去只有一道楼梯而且也没有喷水池,但经过两百年的话也是会进行一些改装吧。

绕过看来相当有历史的大理石喷水池,深处的墙壁就并排着三扇应该是电梯的门。

两百年前的中央圣堂虽然也有电梯——当时是称为「升降洞」——但是连结的只有第五十层到第八十层,第一层到第五十层只能辛苦地爬楼梯。而且升降洞还是由称为升降员的少女以人力来运行。难道说……负责人员增加了吗?

不对,就算是这样,应该也会跟当时不同,是由好几个人输班来运行电梯。一边祈祷千万要是这样一边移动到门前面,然后注视丝缇卡按下墙上的圆形按键。中央的门瞬间往左右分开——令人高兴的是里面没有人。

看来两百年之间进行已经自动化了我在内心感谢着下了这个决定的某人,然后跟在五个人后面进入电梯。

以前是圆简形的升降洞,现在跟现实世界一样是四角形,空间也是容纳了六个人仍绰绰有余。随着细微驱动声关起的门旁边设置了并排了三排金属按键的操作盘。

刻划在按键上的数字是从1到79。正如耶欧莱茵所说的,不存在为了抵达八十楼的按键。

「……那现在怎么办?」

小声这么问完,耶欧莱茵就持续回望着我。

「原本认为只要你搭上电梯就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这我哪有办法……」

虽然环视了一下电梯内部,但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就这样一直等待下去的话,可能会有其他的人进来。

「……先……先到七十九层去看看吧。」

这么说的我,右手伸向最上面的按键。但是在按下去前就把手缩回来。

「怎么了?」

亚丝娜的声音让我呢喃了一句「没有啦…」,同时直瞪着操作面板看。

楼层的按键如果从下面开始是按照123、456的顺序排成三列,最后在76、77、78的后面应该会多出一个79。

但是面板的最上层却并排着78与79两个按键。变成这样的理由是最下层的按键只有1和2而已,从下一行开始才是345、678的排列。

「……耶欧莱茵,其他的电梯,不对,升降盘的按键配置也是这样吗?」

我的问题让团长稍微歪着圆筒型的帽子回答。

「我们是叫做升降机……嗯,这个嘛……我没注意过这种事情耶。」

我去看一下!

我也去!一

如此叫道的丝缇卡与罗兰涅打开门后冲了出去。经过十秒钟左右就回来,当门还没关上就开始报告结果。

「右边的升降机,最上面只有一个七十九楼的按键!」

「左边的升降机也一样!」

「谢谢两位。」

道完谢后,我再次瞪着操作面板。也就是说,只有这个正中央的电梯按键的排列不一样。是制造上的问题才会变成这样吗X或者是刻意的呢?

我再次伸出右手,触碰刻着9的按键旁边空无一物的金属板。

下一个瞬间就猛烈地吞了一口气。

虽然极细微,但确实可以感觉到。银色面板底下还藏着一个按键。

即使靠近到鼻子快要碰到面板的距离,也看不见面板上有任何接缝存在。要按下按键……就只有冒险使用心念了。

心念就是想象的力量。如果是现在的我,不论是不使用手来移动物体或者让其变形都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这需要经过目视对象物并且进行想象的程序。要按下厚厚金属板底下看不见的按键并不是那么简单。随便施力的话,甚至有可能会把它弄坏。

真是的,到底是哪个家伙设下如此讨人厌的机关……

在心中这么咒骂着,同时以最小限度的想象力来穿透面板……静静包里住无法看见的按键并且按下。

发出「喀咚」声的震动持续着,接着从地板下传出喷出风素的「噗咻」声。

开始上升的电梯里,丝缇卡与罗兰涅发出「哇啊!」的欢呼声。

自动化的升降盘,不,升降机以比人力时代快两到三倍的速度在圣堂里上升。虽然没有显示层数的机能,但每经一层就会发出「叮」的铃声。

即使心里想着途中有人坐上来就麻烦了,不过按下隐藏按键的话应该就会变成直达模式吧。升降机顺利地持续上升到三十层、四十层。可惜的是跟两百年前的升降洞不同,由于没有窗子,所以无法享受外面的景色。

过去帮忙运送我跟优吉欧的少女升降员,说过从那份天职解放出来后,想要乘着升降盘自由地在空中飞行。

我想她应该不在这个世上了。我闭上眼睛,祈求升降员已经实现愿望,同时数着金属声。

最后升降机缓缓开始减速,停止的同时响起第八十不对,是第七十九声铃声。

门流畅地打开,前方是微暗的通道。感觉不到其他人的气息

「……这里就是第八十层吗……?」

耶欧莱茵以带着敬畏的声音如此呢喃,我则用右手推着他的背。

「在升降机开始活动前,快点下去吧。」

「嗯……嗯。」

跟在点完头就开始步行的耶欧莱茵后面,其他五个人也从箱型空间走出。

通道似乎很久没有打扫,上面积了厚厚的白色灰尘,一踏上去就会像烟一样扬起,不过Underworld的尘埃是像视觉特效那样的东西,所以就算吸入也不会有害处。

踢着尘埃跑了几步的爱丽丝,以颤抖的声音叫着:

「不会错了…这里就是通往中央圣堂第八十层『云上庭园』的走廊!」

我也还记得。体感时间的短短两个多月前,我跟优吉欧一起走下升降盘在这里行走着。

那个时候我对优吉欧这么说。

我们是为了打倒亚多米尼史特蕾达而来这里。但事情不是这样就结束了,优吉欧。

真正的难题是在打倒她之后…

优吉欧以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对说到这里就开始含糊其辞的我问道。

打倒亚多米尼史特蕾达后,不是把一切交给卡迪娜尔小姐就可以了吗?

我不由得延后了这个问题的回答。明明约好夺回爱丽丝后再谈,结果到最后都没能告诉他真相。

没办法说出,其实我不是什么「贝库塔的迷路人」,而是名为桐谷和人的现实世界人。在另一个世界不是什么剑士,只是除了会玩游戏外就没什么优点,也不太会跟人相处的小孩子……而你是同性且同年纪里第一个可以称为好友的人。

「桐人,快一点!」

爱丽丝的声音让我抬起不知不觉间低下的头,这才发现五个人已经走到数米前方。轻叹了一声后,我重新握好左手的包包并且开始往前走。

耸立在短短通道尽头的那扇大理石大门,看起来跟两百年前完全一模一样。

唯一只增加了一个以前不存在的东西。那是从大门前方的地板伸出,高一米左右的奇妙金属柱子。上面是完全平坦,只并排着四道用途不明的狭缝。看不见其他文字或按键。

爱丽丝瞥了柱子一眼,随即像是要表示没空理会般从旁边通过,然后站到大门前面。

「……要打开喽。」

如此宣言后,两只手就贴到纯白大理石上。虽然扬起些许尘埃,但是门的天命没有减损的模样。

即使透过机士团的制服,也能看出爱丽丝用尽全身的力量。

但是门却纹丝不动。以前我跟优吉欧只推一下就打开了,爱丽丝的OC权限应该远比当时的我们还要高,而门在她全力推动下甚至连摩擦的声音都听不见。

看见亚丝娜往发出呻吟的爱丽丝左边跑去,我也把包包放到地板上跑了好几步。

双手触碰右侧的门后,发出「预备」的呼喊。配合两个人的时机,以浑身的力量推门。

仍是一动也不动。

今人难以置信的强度。现在我的OC权限已经到达129这种夸张的数值。如果是受到打倒传说怪物深渊之恐惧的影响,那么亚丝娜跟爱丽丝也上升到同等程度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合这三个人全部的力量都没有任何摇晃的话,那就不单是上锁的问题了。应该是跟某种系统上的——「世界之理」有关的力量在作动。使用心念的话或许能够加以干涉,但是按压电梯按键这种程度的话还没问题,如果挤出足以破坏这局门的心念力,整个圣托利亚的心念计应该会摆动到快故障吧。

「亚丝娜、爱丽丝。」

呼唤两个人之后,就把手从门上离开并退后一步。

首先是亚丝娜,接着爱丽丝也停止推门。爱丽丝苍白脸颊上渗出令人痛心的焦躁感,这时我轻拍她的肩。

「后面的柱子大概是钥匙……不对,是钥匙孔。」

「但是……我们哪有什么钥匙!」

当爱丽丝发出悲痛的声音,亚丝娜也把手伸向她的背部。

「先调查看看吧。爱丽丝也在ALO里有过许多像这样的经验了吧?」

于是就跟点头的爱丽丝一起回到谜样金属柱的地方。

已经在检查柱子的耶欧莱茵退了一步然后说道。

「很遗憾,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装置。」

「从尘埃堆积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耶欧莱茵出生前设置的东西」

我一边如此回应,一边窥探着柱子上方。

尘埃不像地板堆积地那么厚的金属柱,正如刚才所见的有四条缝隙。每一条都是长五厘米,宽一厘米左右……才刚这么想,就注意到所有隙缝的尺寸与形状有微妙的差异。不过最小的也有三厘米x七毫米,能够插入这些细缝的匙实在异常巨大,而且根本没有转动的空间。

插进去的不是钥匙?金属板……不对,是更长的……比如说。

爱丽为与亚丝娜跟我同时大叫了起来。

和两个人面面相觑之后就冲向放在附近地板上的皮革包包。以僵硬的手指依序将多达六个带扣解开,接着把手伸进整个敞开的包包里。

首先抓出灿烂来交给亚丝娜。接着把金木樨之剑交给爱丽丝。

两个人站在金属柱前面,同时将爱剑从剑鞘里拔出。背后的丝缇卡与罗兰涅因为无法压抑而发出「哇啊……」的声音。

我也一次将自己的两把剑拉出来,同时对着亚丝娜她们大叫。

「形状适合的缝隙应该只有一个!别硬把剑插进不适合的缝隙里!」

「我知道!」

如此回叫的爱丽丝,换成反手持金木樨之剑。接着瞄准第一个缝隙,慎重地把剑尖贴上去,然后缓缓地插入。

没有确切的证据显示我跟爱丽丝、亚丝娜的剑就是钥匙。尤其是爱丽丝在星王统治时代开始前就从Underworld登出了,所以我认为不可能在这根柱子上刻划出符合金木樨之剑形状的缝隙。

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确信就是这四把剑。一定得是这样才行。

沙铃铃铃铃…清脆的声音响起,黄金剑身逐渐贯穿柱子。先是插入一半,接着从剑尖开始有七成左右被柱子吞没时,就听见「喀叽」的清晰声音。

爱丽丝默默地退后几步。取代她站到柱子前面的亚丝娜,以毫不犹豫的动作将灿烂之光插进柱子里。

这次同样在插入七成左右时传出喀叽的金属声。

我把两柄爱剑挂在左右腰上站了起来。

感受着可靠的重量,一边站到金属柱前面。反手抓住两把剑柄,同时抽出后高高举起。

右手是夜空之剑,左手则是蓝蔷薇之剑。

感觉背后这次换成耶欧莱茵屏住呼吸。现在想起来,他是首次见到这两把剑。但是我没有回头,直接往前走出一步。

设置在金属柱上的四条缝隙里,内侧的两条已经插着亚丝娜与爱丽为的剑。我把两柄爱剑贴到外侧的两条缝隙上,缓慢但丝毫不停止地将剑插入。

解锁声重叠在一起——接着是「嘎叽!」的沉重金属声响彻通道。

耸立在柱子前方的大理石大门中央出现一条黄金线条。

在宛如地鸣般的轰然巨响下,门自动地打开。炫目光芒流进微暗通道,将视界染成纯白。

门随着更为巨大的重低音完全打开了。

穿越我身边的爱丽丝,朝着满溢金色光芒的内部跑去。亚丝娜也跟在她后面。

我的手离开爱剑剑柄,从两人后面追去。边听着由后面跟上来的耶欧莱茵等人的脚步声边钻过大门,就有一股甘甜清爽的香气充满鼻腔。

光芒扩散开来,视界取回颜色。

绿色。

无法想象是在塔内的翠丝色遍布整个空间。

眼前就是又短又柔软的草地所覆盖的丝地,其后方有小河流过,渡过木制的桥后是个平缓的山丘。中央圣堂第八十层「云上庭园」。

过去我跟优吉欧就在此跟整合骑士爱丽丝重逢并且对战。

跟那个时候一样,山丘顶有一棵枝叶茂盛的树。

然后其根部。一名闭着眼睛的少女倚靠树干般坐着。

不对,不只有一个人。像是要守护坐着的少女般,有两名女性站在左右两边。

覆盖山丘的草皮与到处盛开的花朵,以及树梢都因为微风而摇晃着,但三个人的衣服与头发却都纹丝不动。全身的质感也不像是活着的人。她们全都石化了。

即使如此,还是不可能认错坐着的少女。虽然比记亿中的模样成长了一些,但是以平稳的表情陷入长眠的那名少女。

踩着踉跄脚步往前走了一两步的爱丽丝,双手按在胸前,以百感交集的声音呼唤着少女的名字。

(待续)

 

5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Dr.WU2022-8-10 · 17:17

    牛逼!

  2. kenshi2022-8-11 · 9:00

    好耶!站长nb

  3. 啊哈哈~~2022-8-13 · 21:50

    好耶!

  4. CLY2022-8-24 · 11:21

    感谢团长!团长大大永远滴神!话说站着的不就是罗妮耶和缇结吗,这俩居然还活着!

  5. 听着流沙爱着她2022-9-2 · 1:06

    无意间发现的网站,请问这里都是刀剑粉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