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5]Unital Ring Ⅳ

Heathcliff · 8月10日 · 2022年 · ·

 

3


晚上十一点。

由于会议暂时中断,取得十分钟上厕所的休息时间,我就跟伙件们同时登出了。

在自家房间的床上醒过来后,盯着阴暗的天花板好一阵子,等待着些许浮游感消失。

告白实际中了「不祥者之绞轮」后,原本对于隐瞒一事会受到众人严厉责骂有所觉悟,但在阿尔戈说情之下,说教时间就暂时延期了。但是会议的话题果然如同我所担心的那样朝着解除「绞轮」的方向发展,为了修正现场的气氛,我便提议暂时休息。

不能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想办法消除我脖子的纹样上。今天晚上的活动时间预定是到凌晨四点,即使完全活用剩下来的五个小时,能不能完成迎击姆塔席娜军的准备都不得而知。

「……真的不行的话,就得从学校潜行了……」

边这么呢喃边起身,接着把AmuSphere从头上拿下来,换成着装上Augma的瞬间——

「哥哥!」

视界右前方的门就随着这样的叫声被迅速打开。冲进来的是穿着T恤与短裤的直叶。她似乎一登出就冲出房间,右手上还握着AmuSphere。

「喂……喂,至少要……」

不给我说「敲个门」的时间,直叶就直接跳到床上来。她跨在我身上以膝盖撑着身体,然后整个挺起胸膛——

「你就是这样!」

「是……是怎样?」

平常就威风凛凛的眉毛,倒竖的程度变得更加严重,面对这样的妹妹,我畏畏缩缩地问。

「那还用说吗!就是麻烦都自己藏在心里的坏习惯啊!在Underworld里,什么限界……」

「界限加速阶段?」

「就是那个!明明被警告那个什么界限开始之前不登出的话会很危险,我听跟你在一起的亚丝娜小姐说你什么都没告诉她喔!

「因……因为,我想说了的话亚丝娜也会留在Underworld……」

「就算这么想还是得说!」

如此断言之后,直叶就稍微抬起视线并继续说道。

「结衣你也这么认为吧!」

下一个瞬间,从我头上轻轻飞下来的小妖精就在空中跟直叶一样双手叉腰,以可爱的发怒表情——

「一点都没错!爸爸应该更信任妈妈、直叶还有我们!」

被心爱女儿这样责骂的话,我也没办法抗辩了。

「抱。抱歉。因为觉得你们会担心……」

双手合十,边表达歉意边这么说完后,结衣就移动到直叶的肩膀上并且轻轻坐下。

「担心别人以及受到担心都是很重要的沟通喔,爸爸。」

「是啊,哥哥。本来就不应该做让人担心的事,但是遇见麻烦时,不要自己一个人承担,得跟大家商量啊。」

依然用膝盖撑着身体的直叶如此告诚我,这时我才注意到短鲍伯头底下着装了Augma。

应该是登出之前,已经跟结衣预告要强行突击我的房间了吧。

「真的很抱歉,我打从心底反省了。今后一定会确实找你们商量。」

再次如此宣言后,我的妹妹就从较高的位置狠狠地往下看——

「对史提西亚神发誓?」

「对……对史提西亚神发誓。」

「那就好!」

脸上终于绽放笑容的直叶从我身体上退开,坐到床上空着的位置。由于她没有要出去的样子,我终于忍不住提出有失绅士的问题。

「你不去上厕所吗?」

「我上过了。哥哥你快去吧。」

「那……那么……」

一下床的瞬间,直叶就立刻加了一句:

「顺便帮我从冰箱拿气泡水过来!我要莱姆口味的!」

「是是是。」

混杂着苦笑这么回答完,我就来到走廊。原本准备先去上厕所,但我立刻就注意到结衣正在我的左侧飞行。

「那个,结衣小姐……我现在要去上厕所……」

如此呢喃之后,小妖精一瞬间愣了一下,然后才慌张地连珠炮般说道:

「啊,抱歉爸爸!因为有点事情想跟爸爸说……」

「咦,什么事?」

「请看这个。」

这么说的结衣,在空中打开全息图窗口。该处即时显示着我的体温、血压、心跳的数值与图表。是植入我胸口的纳米扫描器把情报传送给Augma。

这是在海洋资源探查研究机构,也就是RATH从事STL测试潜行者的打工时,对方建议所植入——当然是在专门的医院——的仪器。在打工基本上已经结束的现在,就算把它拿出来也没关系了,但是因为三个理由而依然没有去动它。第一个理由当然是取出时会痛。

第二个理由是骑脚踏车来当成运动时,可以不必着装心跳侦测器。然后第三个是亚丝娜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可以从萤幕观测我生命征象的状况。

虽然体温与心跳被人看见会感到莫名害羞,但我实在很难主动开口表示「该结束了」。

因此扫描器就一直放在我体内,不过为什么现在要叫出这些资料——

结衣以行云流水般的速度来回答我的疑问。

「这是昨天晚上,爸爸从二十二点十八分三十五秒开始的生命征象档案。」

「二十二点……」

歪起脖子想着「我在做什么」一时才注意到。

那个时候,我正跟阿尔戈一起潜入在斯提斯遗迹中央竞技场举办的前ALO玩家联合恳亲会。甩开准备好的美食发出的诱惑,正准备离开会场的时候,姆塔席娜就从讲台上发动了极大魔法。没错……二十二点十八分正是「绞轮」停止我呼吸的时间。

在呆立的我跟前,结衣指着三个并排的直线图最下方——心跳次数并且说道:

「很可惜的是,爸爸植入的扫描晶片没有连呼吸数都传送出来,所以无法检验『不祥者之较轮』是不是真的停止了爸爸的呼吸。但是,这个时候心跳次数急遽上升了。」

「的确如此…但是,本来就会这样吧?平常跟怪物战斗时心跳也会有一定程度的上升,就算是虚拟的感觉,没办法呼吸的话心跳就会加快……」

「问题不在这个地方。」

迅速摇摇头后,结衣以极为严肃的表情往上看着我说:

「AmuSphere的安全装置回路,只要使用者心跳次数持续超过最大心跳数五秒钟就会发动。最大心跳数是设定为220减掉年龄,所以爸爸的话应该是203。」

「下星期就会变成202了。」

听见我这样的打岔,结衣只是冷静地说了句「是啊」,然后就接着说。

「请看这里。二十二点十八分四十一秒时心跳数上升到205,持续四秒钟后降到195。四十八秒后上升到204,这时候也是四秒钟就下降,之后维持在190上下,从五十五秒开始就继续下降回到平常值。」

「……嗯……」

心跳数图表的推移正如结衣所说。虽然超过两次设定的最大心跳数,但是都在五秒以内,所以没有引发强制断线。虽然对数值之高感到有些惊讶,但安全装置的动作看起来很正常。

「这个哪里有问题?」

二十秒内心跳数超过基准两次,但是都在四秒时下降到基准以内。这个四秒钟的时间,我认为有点像是蓄意的结果。」

「蓄意的……噢,因为两次都在五秒钟强制断线前下降了吗……等等,但我看应该是偶然吧?记录这个心跳数的不是AmuSphere,而是我胸口的扫描器,所以不可能遭到窜改,应该也没办法用AmuSphere来实际控制心跳数吧。」

「是这样没错。只不过……」

结衣虽然先点点头,但是表情没有放松,直接继续说道。

「就算爸爸的心跳数两次都在四秒时下降是偶然,现场有一百名中了同一种魔法的玩家,应该有不少人会确实满足安全装置的发动条件,遭到机器强制断线才对。爸爸,『不祥者之绞轮』发动期间,周围有登出的玩家吗?」

我看着走廊深处的微暗,同时在脑袋里唤醒当时的情景。

「绞轮」发动当中,我拼命想吐出堵住自己喉咙的异物,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看向周围,但还是不记得会经听到伴随着登出发出的光线与声音。窒息感消失之后,竞技场内的玩家密度也跟魔法发动前差不多。

「……没有啦,我也无法断一言……不过好像没有遭到强制断线的人……」

「这样啊……」

结衣没有继续说些什么,关上全息图窗口后就轻轻往上升。

「爸爸,抱歉打扰你上厕所了。请快点去吧。」

被不用上厕所的结衣这么说果然有点害羞,但休息时间只剩下四分钟了。

「知……知道了。你先回房间吧。」

「好的!」

看着发出闪闪发亮声音飞着的结衣穿透房门消失的瞬间,我就急忙冲向厕所。

在洗手台洗了手跟脸,从厨房冰箱里拿出直叶想要的瓶装莱姆口味气泡水与自己要喝的乌龙茶并且回到自己房间的期间,我也持续思考着结衣所说的话。

如果在场一二百人全部的心跳都在达到安全装置发动条件前下降的话——就会变成姆塔席娜的窒息魔法能掌握各玩家的AmuSphere所设定的最大心跳数,并且为了不超过那个数值五秒以上而限制心脏的跳动。

我不认为能办得到这种事。最大心跳数是220减掉年龄这样的数值,所以每个玩家都不一样,就算能取得那个数值,控制人类心跳的也不是脑,而是心脏里面名为宝房结的部位。AmuSphere的微波绝对不可能传透到那边。

我大概错失了什么资讯。如果姆塔席娜的魔法控制了什么,那应该不是心脏的跳动……

而是跟心脏连动的,比方说……

「哥哥,太慢了!」

这样的声音让我注意到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自己房间。依然坐在床上的直叶,双手不停地对我挥动。

「剩下九十秒而已!」

「抱歉抱歉。但是,迟到个一两分钟大家也不会发火……」

「领队还没到的话要怎么做表率呢!」

「那……那个还没正式决定吧……」

嘴里说着空虚的抗辩,左手同时把宝特瓶交给她。我们家常备的气泡水,瓶盖紧到需要一点力气才能打开,但我的妹妹真不愧是现役剑道社社员,轻松就发挥强大的握力扭开瓶盖,迅速大口地喝下饮料。像小孩子般绷起脸来撑过气泡水的刺激后,就发出可爱的声音排出二氧化碳。最后把瓶盖盖上的宝特瓶放到床头柜上。

「还有一分钟喔,快点快点!」

田于这么说道的直叶直接就躺到我的床上,我急忙把乌龙茶的瓶口从嘴上移开。

「喂,你又想从这里潜行了吗?」

「都怪哥哥回来得太慢了。而且,万一姆塔席娜的魔法真的让哥哥停止呼吸,我就必须帮你急救啊。」

虽然不知道她有多认真,但听她这么说后也没办法拒绝了。在附近飘浮着的结衣也一脸严肃地对直叶搭话:

「那个时候爸爸就拜托你了,莉法小姐!」

「交给我吧!」

看见用力互相点头的两个人,我心里只是想着「这两个人也认识很久了呢……」

再次潜行回到圆木屋时,距离休息时间结束还有二十秒,但是所有伙件都已经到齐了。

即使已经过了深夜十一点,大家都充满接下来重头戏才要开始的热气。

也难怪他们会热血沸腾。我跟阿尔戈潜入前ALO玩家们的联合恳亲会后,在姆塔席娜出现前现场是一片和乐融融的气氛,约一百人的「攻略组」里面,找不到明确对我们有敌意的人。也就是说,明天在跟姆塔席娜直接对决中获胜的话,应该就不会有想要攻击拉斯纳利欧的家伙出现了,如此一来没有后顾之忧的我们就能开始攻略Unital ring。

回想起来,第一天晚上想杀了我的摩库立可能是受到身分不明,名为「老师」的玩家教唆,第二天晚上前来袭击圆木屋的修鲁兹,其小队「Folks」可能也是一样。

被我的三连击剑技轰中的修鲁兹,从这个世界永远退场之前,曾经说过奇妙的话。

——桐人……你真的……

说到这里的瞬间他的虚拟角色就消失了,所以没能听见重要的地方,但是一般想起来应该是想说「真的是○○吗」吧。如果那是被某个人所灌输的假情报。然后那某个人跟指导摩库立他们对人战的「老师」又是同一人物的话……可以知道有煽动前ALO玩家们,想把我跟伙伴们从这个Unital ring赶出去的家伙存在。

那个家伙是自称「假想研究社」会长的姆塔席娜吗?还是那个魔女也是受到「老师」的操纵呢……?

依然呆站在登入地点思考着各种事情的我,背部被某个人用力拍了一下。

「嘿,桐字头的老大,所有人都到喽!怎么样,可以继续刚才的话题吗?」

「咦?嗯……好……」

克莱因即使在这个世界还是确实绑着成为他个人招牌的头巾,这时我先往上看着他的脸,然后才急忙摇着头说:

「不……不对,不行啦。」

我重新转向聚集在客厅中央的伙伴们,以较大的声音继续说道:

「大家听我说。关于接下来的议题……老实说,寻找自行解除我中的『不祥者之绞轮』的方法只是在浪费时间。」

下一个瞬间,传出复数不满的声音。虽然很感谢他们担心我的身体,但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

「我不认为没有方法。ALO也有解咒系魔法、药水或者魔道具等等,这个世界有同样的东西也一点都不奇怪。但现在我们对魔法技能的知识是决定性地不足,就算找到方法,能让使百人窒息的极大魔法失效的魔法,当然也会是同样高等的存在才对。一天……不对,半天绝对不可能把熟练度提升到那种等级。」

这次没有反对的反应了。

但所有人脸上都露出宛如自己中了「绞轮」一般的紧绷表情。不对,实际上他们确实把它当成自己的事情吧。正因为这些伙件就是这么棒,我才不愿意在完全攻略游戏之前有任何人牺牲。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在姆塔席娜军袭来之前,要尽最大的努力——当然是在不妨碍学业的范围内——来完成准备。

对众人缓缓点头之后,我就宣布最重要的内容。

「……要无视『绞轮』的效果来行动,就跟解咒同样困难。虽然用言语很难形容…不过一旦发动,喉咙深处就像是塞了黏稠的块状物一样,会有极为真实的窒息感袭来。根本没办法吸气或者呼气,当然也无法说话。魔法发动之前全力吸进空气并且停止呼吸的话,或许可以行动数十秒钟……但发动所需的动作只是把法杖往地上一插,必须经常注意姆塔席娜的动作,战斗中根本不可能这么做。我只能说很遗憾,克莱因跟莉法提议的,刻意被施加『绞轮』,趁姆塔席娜放松戒备时突袭的作战,我认为很难成功。」

一口气说到这里后,我就把残留在虚拟角色肺部的空气又细又长地吐出。

其实仔细一想,所有虚凝世界里原本就不存在空气。飘荡在圆木屋里的木头香气、从打开的窗户吹进来的冰冷夜风,全都是AmuSphere直接让脑部产生的感觉,媒介气味与温度的气体分子根本一粒都不存在。呼吸时空气经过口部、喉咙以及肺部的感觉也是一样。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是比现实世界的宇宙更加稀薄的绝对真空状态。即使脑袋很清楚这件事——但那种过于真实的窒息感,恐怕任谁都无法抵抗。「无法呼吸」的体验,可能是刻划在人类灵魂根源的恐惧之一吧……

「但是桐人,那要如何跟一百人的军队战斗呢?」

沉静的声音让我迅速抬起不知不觉间低下的头。

发言者是站在正面的爱丽丝。骑士的蓝色眼睛眨也不眨地直望着我的眼。

既然摒弃了克莱因与莉法的「故意被不祥者之绞轮击中作战」,那么提出替代案的责任就在我身上。必须是在不牺牲任何同件、巴辛族、帕特鲁族以及四只宠物,同时还得把敌人玩家死者降到最低限度的情况下赢得胜利的作战。

「……想避免与百人的巨大联合部队正面战斗。」

我一这么回答,克莱因立刻扬声说了句「但是……」。

「小结衣不是预测姆塔席娜军会把拉斯纳利欧周围所有树木都砍倒吗?在极为宽广的空地跟巨大联合部队战斗,如论如何都会变成正面冲突哟。」

「是没错啦。所以……」

我花了十五分钟向伙件们说明得知姆塔席娜将率领百人军队进攻这个城镇时,就不断在脑袋里演练许多次的点子。

虽然出现许多提问,但最后所有人都接受我的点子,在十一点三十分时开始进行作战准备。在那之前所有人合作准备饮料跟点心来养精蓄锐一番。

虽然昆虫国度组大量提供了数小时前在宴会里享用的啤酒,但是在克莱因的无限畅饮之下已经一滴不剩,他们究竟从何处入手也还是个谜。由于我也很喜欢——现在虽然未成年但是在虚拟世界喝酒并非违法——所以在击退姆塔席娜军时,就想跟他们请教入手方法并且前去补货……我心里这么想着并且喝下不可思议味道的茶。

之后我就跟阿尔戈分开行动。因为SP、TP已经全满,所以为了比其他人早一步出发而准备前往玄关时,莉兹贝特突然高声拍了一下手。

「好了,注意注意~!」

想着「什么事?」的我把视线移动过去后,站在告示板前面的莉兹贝特右侧是西莉卡与莉法,左侧则是诗乃与爱丽丝、阿尔戈,结衣开始推着亚丝娜的背部让她移动到中央。看来亚为娜也跟我一样,不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

接着莉兹贝特她们就一起打开环状选单并移动到道具栏画面。然后再次停下手来,喊着「预备~!」来调整步调——

「亚丝娜,生日快乐!」

同声大叫的众人,同时把某种东西实体化。无数的彩色小碎片全都是花朵。七个人用双手掬起窗口上层层堆积起来的大量花朵往亚丝娜撒去。五颜六色的花瓣像雪一样在天空飞舞,客厅因此飘荡着甘甜香味。

克莱因、艾基尔与海咪似乎也不知道这个惊喜,不过立刻就跟着用力拍起手来。亚丝娜原本眨着眼睛往上看着降下的花瓣,最后浮现闪闪发亮般的笑容,然后说道。

「莉兹、西莉卡、莉法、诗诗、结衣、阿尔戈小姐,还有爱丽丝……真的很谢谢你们。」

我也不输给其他人用力地拍着手,同时打从心底想着:姆塔席娜军的袭击不是今晚真是太好了……

 

5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Dr.WU2022-8-10 · 17:17

    牛逼!

  2. kenshi2022-8-11 · 9:00

    好耶!站长nb

  3. 啊哈哈~~2022-8-13 · 21:50

    好耶!

  4. CLY2022-8-24 · 11:21

    感谢团长!团长大大永远滴神!话说站着的不就是罗妮耶和缇结吗,这俩居然还活着!

  5. 听着流沙爱着她2022-9-2 · 1:06

    无意间发现的网站,请问这里都是刀剑粉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