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5]Unital Ring Ⅳ

Heathcliff · 8月10日 · 2022年 · ·

 

6


已经有半数以上的同件聚集在圆木屋的前院。

莉兹贝特在制铁炉前面用铁鎚不停敲打出声音,诗乃正窥看着她的手边。亚丝娜跟结衣用灶煮着什么,在闸门附近热烈谈话的是阿尔戈与爱丽丝。艾基尔、海咪还有克莱因预定在七点时会合,爱丽丝教会萨利翁他们狩猎四眼大涡虫的诀窍,好像正在马鲁巴河进行最后的升级活动。

我走下门廊的楼梯后,注意到我的结衣就以直线跑了过来。

「爸爸,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结衣。留守辛苦了。」

结衣抱住了我,我则是用双手用力抚摸她的头。往下看着她感到很痒般的笑容,同时想着战斗中要如何确保心爱女儿的安全。

「哈罗。睡眠不足不会有影响吧,桐仔?」

被双手插在灯笼裤口袋里,以略为前弯的姿势掌过来的阿尔戈这么一问,我便一边苦笑边回答:

「你看起来才是很累的样子呢。在作战开始之前还是小睡片刻比较好吧?」

「嗯啊?不要紧不要紧,熬夜一两天就累瘫的话哪能当情报贩子。」

「虽然很感谢你如此拼命…嗯,咦?阿尔戈登入游戏的话,那是谁在监视那些SNS账号?」

「啊~那个吗……」

听见我的问题后,阿尔戈就低头瞄了一下结衣,然后咧嘴笑着说:

「虽然有点犯规,但是我让小结衣帮忙监视哟。小结衣的话,就算登入中也能够注意外部的SNS。」

「噢,原来如此……」

了解是怎么回事后,我就低头看着抱住我的结衣。

「等一下,结衣,你这么做没关系吗?不会引起『唯一性的混乱』……」

「没有问题!」

斩钉截铁地说完后,结衣就轻轻挺起胸膛继续说。

「并非复制我的主程式,只是用多工处理来处理情报而已。我平常都平行处理平均一万件的工作哟,再多加一件到里面根本算不了什么!」

「一……万……」

我忍不住认真地凝视结衣小小的头部。当然这个虚拟角色里并没有结衣的脑,不对,应该说是CPU,主程式应该存在于我房间的桌上型电脑里,她表示经常同时处理一万件工作,但电脑的运作声倒是很安静,另外写在「电费通知单」上的单月电费也没有太贵。

我虽然毫无保留地爱着结衣,但是对于她主程式的内部究竟是什么状态可以说一无所知。因为要她显示给我看,就等于是叫爱丽丝把保存摇光的Light Cube给我看一样……

当我想到这里时,爱丽丝本人就走过来,以有些严肃的表情说:

「桐人。不需要休息的话,在众人到齐之前,要不要到周围的森林去巡逻一下?」

「巡……巡逻?为什么?」

「如果我是姆塔席娜,在本队开始进军前会先派出少人数的斥侯。我们的动向受到监视的话,今晚的作战就会完全被对方看透。」

「嗯……我也很在意这一点,所以昨天晚上到森林去搜索过一遍了,没发现任何人喔。」

我边说边瞄了昨晚一起去的阿尔戈一眼,结果情报贩子就绷着脸发出简短的「嗯……」一声。

「……确实如同小爱爱所说的,也有可能今天才派出斥侯。应该说,这么想才比较自然吧。小结衣,SNS那边怎么样了?」

被如此询问的结衣,眨了一下眼睛后才回答。

「监视的二十一个账号里,有八个账号沉默了一个小时以上。剩下的十三个账号像是『差不多该准备了』『要一直潜到深夜』『开始战斗了』『好懒得动哦』等等的发言增加了。」

「……原来如此。看来对方也快到集合时间了。因为也跟现实世界的状况有关,我不认为中了「绞轮」的一百个人全部都能到场,不过要有至少能招集八十……不对,是九十人的心理准备比较好……」

「有那么多人的话,派出五六个斥侯应该不成问题。那还是再去侦察一次看看吧……」

如此回答完,当我想着「要选谁呢……」而环视宽敞的前院时。

木制闸门啪哒一声打开,同时传出开朗的声音。

[Hey guys!」

迅速走进来的是昆虫国度组的众人。走在前面的是象兜虫萨利翁,他后面是长须锹形虫毕明古,再后面则有茶色蚱蜢现出身影。圆滚滚的额头很引人注目,而更合人在意的是蚱蜢右手拖着的白色绳子。

绳子前方绑着一个长一米七十厘米左右的细长物体……等等,不对。好像是某种东西被同样的绳子层层捆住了。仔细一看之下,物体正不规则地震动着。

我一瞬间被这种情况震慑住而静了下来,不过立刻就走近萨利翁他们,说出「Sup guys!」来打招呼。然后以举起的右手指着那层层捆住的物体说:

「...So what's this?」

听见我的问题后,茶色蚱蜢——种名应该是叫饰蟋螽,玩家名是「尼帝」——就默默地举起该物体。仔细一看下,发现白绳是由无数极细的丝所捻成,看起来强度比我们制作的劣质绳子优越许多。

尼帝开始旋转吊着的物体。结果上部的绳子开始慢慢解开,从里面露出来的,是大概已经猜测到的人类…应该说是前ALO玩家的脸。

「噗哈!」

我认真地望着盛大吐出一口气的男人。从肌肤与头发的颜色来看是火精灵族,不过又太过矮小与瘦削了。经过滑剪的刘海、凹陷的眼窝,左边脸颊有一条粉红色彩绘。

男人一看见我就以沙哑的声音大叫:

「你……你也是这些虫人的同件吗?」

「嗯,是啦。」

「可恶,要……要杀就杀吧!」

听见对方的叫骂,我就觉得奇怪。感觉好像以前也会经遭遇过类似的场面……

是我准备先向萨利翁询问是在那里抓到这个男人,但在那之前背后就传来叫声。

「啊那个人!」

转过头一看,就看见晃动金色马尾笔直跑过来的莉法。原本以为还要再晚一点,结果登入时间也只比我迟了十几分钟。忍不住担心她今天是不是也翘掉剑道社的练习,但她本人都以跟平常一样的快活态度跟爱丽丝他们打招呼,然后再次看向被层层捆住的男人。

「果然……哥,不对,桐人,这个人就是那个人喔!」

「哪个人?」

当我如此反问的瞬间,这次换成那个男人大叫:

「啊——你是桐人!黑漆漆老师!」

「咦?在……在哪里见过吗?」

「是我啊,就是去年正月在鲁古鲁回廊和恶魔化的你战斗,差点被吃掉。」

两秒后我也叫了出来。

「啊——是那个人吗!」

已经是一年半以上的事情了吧。

当时我刚从死亡游戏SAO解放出来,应该同时登出的亚丝娜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清醒过来,我为了寻找亚丝娜的情报而潜行到ALO,跟莉法、结衣一起朝精灵国度中央的世界树前进。路途中,在名为「鲁古鲁回廊」的迷宫遭受火精灵的魔法师部队袭击,于是使用了守卫精灵的幻影魔法变身绝技才好不容易击退他们……我记得在莉法的指示下活捉了其中一个人,试图从那个人身上问出袭击我们的理由。

当时男人也豁出去直接表示「要杀就杀!」,但我道出「把死亡的火精灵身上掉落的所有道具都送给他」的提议后,两秒钟交易就成立了。得到大量应该是伙伴遗物的稀有道具后,男人笑逐颜开地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等等,不过……是真的吗?」

当还不能相信的我凝视男人的脸时,从莉法后面出现的结衣就坚定地表示:

「虚拟角色的外貌与声音的频率都跟那个时候的火精灵先生完全一致。」

那就是本人了吗……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哪有做什么……」

男人的眼晴明开始游移。那种模样让我灵机一动,是就拜托依然握着白绳子的尼帝。

「Can you loosen the string a bit more?」

蚱蜢脸轻轻点了一下的尼帝再度开始旋转男人。绳子子放松到下颚下方时就做出信号让他停止旋转,接着我就看着男人的脖子。该处有着漆黑的环状图样。是「不祥者之绞轮」——

也就是说这个火精灵被从阿尔普海姆强制转移到Unital ring后,加入某支攻略队伍,参加了在斯提斯遗迹举行的联合恳亲会。

我思考了一下后就对男人说:

「原来如此,你中了姆塔席娜的窒息魔法吗?」

下一刻,男人就像弹起来般后仰身体。在空中不停前后摇晃,并且以沙哑的声音着急地说道:

「你。你认识那个女的吗?也知道这种狗屁魔法?」

「我知道喔。还知道跟你一样被『绞轮』束缚的百名玩家,今天晚上将袭击这座城镇。」

曾几何时,所有同件都聚集在周围。阿尔戈似乎正在翻译我跟男人的对话给萨利翁他们。

往说不出话来的男人靠近一步后,我又继续追问:

「你是被姆塔席娜命令到这个城镇来侦察的吧?然后被昆虫们发现并且捕获。其他的同伴……」

瞄了一眼萨利翁他们,象兜虫与长须锹形虫在阿尔戈完成口译的瞬间就同时耸耸肩。

「……抵抗后死亡了吗?那你打算怎么办?应该知道无法放你离开吧。是在这里从Unital ring退场,还是成为俘虏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呢?」

尽可能装出凶狠的表情强迫男人做出选择后,男人的视线再次左右游移了一阵子,然后才下定决心般回看着我的眼睛。

「桐人先生,你明明知道『绞轮』的狗屁效果,还是想跟姆塔席娜战斗吗?如果你看轻那种魔法就太天真了。什么做好心理准备的话就算发动也能忍耐之类的,那不是这么简单的东西。我也不想成为那个女人的手下,但为了在Unital ring生存也只能听话……」

依然被吊着的男人感触良多般这么说着,我则是举起右手打断了他。

接着用那双手抓住自己铠甲的护喉,把它跟内衣一起用力往下拉。下一刻,男人就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亚丝娜以紧绷的声音呢喃着「桐人」。也难怪她会担心,把早已受到「绞轮」支配的事实告诉这个男人实在太鲁莽了……我也这么认为。如果传到姆塔席娜耳里,在我的剑击中她之前,只要敲一下法杖就能封锁我的动作。

所以这是个赌注。能从这个男人身上挖出情报的话,作战成功的机率就能往上提升。为了办到这一点,必须让他相信有从窒息魔法当中解放出来的可能性。

我对保持沉默的男人提出了追加的条件。

「如果把知道的全告诉我们,今天的战役打败姆塔席娜的话,就把她掉落的所有道具都送给你吧。当然,那把法杖必须销毁就是了。」

结果男人呼一声吐出长长一口气,露出无力的笑容说了句「真的吗?」。

自称「弗利司柯尔」的火精灵从尼帝的绳子中解放出来后,就一屁股坐在广场中央,表示希望能先喝点东西。

我一边看着弗利司柯尔喝完三杯亚丝娜递给他的茶,而且大口吃着刚煮好的炖哈贝肉,边向萨利翁询问事情的经过。

狩猎四眼大涡虫告一段落的昆虫们,为了回复SP而准备回到拉斯纳利欧,但拥有优异视觉的乌基晏蜓——哈毕注意到四名藏身在树丛中的玩家。分成两队近他们后,在搭话之前对方就发动攻击,没办法的情况下只能打倒三个人,然后将试图逃走的最后一个人——弗利司柯尔抓住后拖到拉斯纳利欧。听说绑缚他的白绳子不是用素材道具自行制作出来,而是尼帝拥有的从口中吐丝的技能。

现实世界的蟋蟀,明明跟蚱蜢同一科却能够吐丝。原本以为这样的话昆虫们不就都能飞行,结果跟ALO玩家一样,飞行能力遭到封印。本来认为这样的话蜻蜓和蜜蜂等擅于飞行的昆虫就很不利了,但在昆虫国度里面,本来就只能飞行极短的距离,理由是因管运初期,出现明明登出了却试着从自家阶梯飞行并因此而受伤的愚蠢玩家…萨利翁感到很遗憾般这么说道。

总之借由爱丽丝亲传的四眼大涡虫升级法,昆虫国度组的等级也往上提升到不均5级左右了。虽然还是有点落后于ALO组,但是应该比还在斯提斯遗迹周边提升等级的姆塔席娜军高出许多才对。可惜没有高到能颠覆人数差异,不过敌人的等级也得向弗利司柯尔问个清楚才行。

弗利司柯尔回复完SPTP后,我们就把侦讯他的任务完全交给也以创作者兼情报收集人员活跃于现实世界的阿尔戈。「老鼠」以符合实力的话术深入弗利司柯尔的内心,短短十五分钟左右就挖出一堆情报。

根据弗利司柯尔所说,姆塔席娜军的平均等级是10或者11,开始移动的时刻是比我们预想还晚的晚上九点。行进路线正如预测是马鲁巴河东岸,抵达拉斯纳利欧的预定时间是零时整。作战计划也几乎跟我们预想的一样,一开始先破坏周围的森林制造平地,我们躲在城里的话就用圆木破坏墙壁,突击的话就以大人数包围来让姆塔席娜施展「绞轮」。

参加人数目前扣除四名侦察队员后是八十七人,因为现实世界的状况而实在无法参加的玩家,似乎在分配战利品与奖金时将会被排出在外。

「奖金大概有多少?」

莉兹贝特这么插嘴,弗利司柯尔则是以半信半疑的表情回答:

「说是一个人10耶鲁,但真的很可疑。因为一百个人就得发一千耶鲁喔。我花一整天收集的素材,拿去卖掉也只赚不到30迪姆,光靠姆塔席娜和假想研等四个人无论怎么想都不可能存到一千耶鲁吧。」

假想研指的应该是姆塔席娜的小队「假想研究社」吧。虽然不知道成员只有四个人,不过姆塔席娜之外的三个人即使知道「绞轮」的效果,为了让在竞技场的一网打尽作战能够成功而故意承受魔法,之后的窒息展示也硬撑了过去。

「……假想研的其他三个人是什么样的家伙?」

我一这么问,弗利司柯尔就轻轻歪着头说:

「嗯……总觉得所有人都很神秘莫测。有长相与体格都像是双胞胎,名字叫『碧欧拉』与『黛雅』的两个女性单手剑使,还有一个叫做『马济斯』的男性暗魔法使。这些家伙算是军团的副领队,不过两名女剑士完全不跟人闲聊,男魔法师的话聊起来人倒是颇为亲切,但是该怎么说呢。怎庆形容才好……」

弗利司柯尔有好一阵子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找不到适切言词来表达想说的话,嘴里也开始含糊其辞,最后才像是放弃般耸了耸肩。

「嗯,包含姆塔席娜在内,所有成员都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如果一开始就这么强的话,那在ALO里也应该是顶级玩家,但没有人见过他们四个,也没听过他们的名字。你们有印象吗?」

反而被这么询问后,我们就开始面面相觑。听他这么一说就觉得确实如此,不过所有人都默默摇了摇头。

「……会不会是使用假名?这个世界的话,不发动攻击或者被攻击就不会显示浮标对吧。在竞技场被施加『绞轮』时,因为太远而看不见姆塔席娜的浮标。」

我一这么说完,弗利司柯尔就伸出左手食指在空中画圈。

「除了浮标之外,还有另一个看见别人名字的方法吧。我曾经跟除了姆塔席娜之外的三个人加入同一个联合部队,确实地检查过显示在视界这边附近的角色名称了哟。碧欧拉是『Viola』,黛雅是『Dia』,马济斯是『Magis』……嗯,都是很普通的角色名称啦。」

果然没有看过或者听过,这么想的我看向结衣,虽然她应该记得至今为止在阿尔普海姆接触过的所有玩家名称,但她也迅速摇了摇头。

不要说接近其真实身分了,感觉谜团反而增加了,但是_

「^不论如何,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是没有变。打倒姆塔席娜,断绝后顾之忧后以前往世界中心为目标。从第一天晚上就发生许多事情,今天晚上就要结束一切!」

为了鼓舞同伴而这么大叫,聚集在圆木屋前院的所有人——连弗利司柯尔这个滑头的家伙都——举起一只手来,配合我发出「喔」的声音。

艾基尔跟海咪、克莱因也依照时间跟我们会合,所有成员都到齐的我们,讨论了几个问题后在晚上八点从拉斯纳利欧出发。

问题之一是该如何处置算是俘虏的弗利司柯尔。从被萨利翁他们带来后的反应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演技,但刻意被捕,假装吐露情报然后把我方情报泄漏给姆塔席娜那边的双重间谍的可能性并非完全消失。如果这里是艾恩葛朗特的话,就有把他关入上锁房间的手段,但是Unital ring随时随地都可以登出,要是被他在现实世界跟同伴联络的话,就无法防止情报流出了。弗利司柯尔已死的三名同伴,当然也会跟姆塔席娜那边联络说他已经死了吧。

在隔离他本人的情况下商量许久后,决定把弗利司柯尔一起带过去。虽然有点违反人道精神,但是在开始迎击作战的准备前要先用尼帝的丝把他层层卷起来,然后随便找棵树挂上去。如此一来他的手就无法动弹,也就不能叫出环状选单并且登出了。虽然心跳数与尿意超过基准值的话少AmuSphere会自动断线,但那个时候就等待几分钟让他再次登入,没有回来的话就只能当成背叛了。我们还是跟本人询问了是要「同行并且将其层层绑起」还是「在巴辛族居住区受监视,叫出选单的话立刻斩首」,他绷起脸仔细思考了一阵子后就选了前者。

第二个问题是要如何处理巴辛族与帕特鲁族。

我个人的立场是绝对不愿意NPC出现牺牲者,所以希望他们留在拉斯纳利欧,但两个种族都顽固地表示「这里已经是自己的家园所以要自己守护」。最后提出的折衷案是各自选五名战士与我们同行。当然巴辛族是由族长伊赛鲁玛,帕特鲁族也是由族长切持——应该是偶然吧,两位都是女性——伴件随四名最精锐的战士加入队伍。

如此一来我们的阵容就是我与伙伴共十一人,海咪与同伴共二十人,NPC共十个人,总共是四十一人。再加上米夏、小黑、阿蜥等四只宠物。

八点半,我和阿尔戈抵达昨天晚上选定的地点。

首先把被层层捆住的弗利司柯尔吊在离河川有点距离的树上,然后除了NPC外的所有人使用塞在道具栏的资材,开始建造迎击作战最重要的机关。现实世界的话是即使用上重机械也得花上一个月的庞大工程,但在这个世界,只要掌握工艺系统的要点,光靠右手的手势作业就会不停地进行下去。

虽然细部调整花了一些功夫,但是作业在九点半完成了。再来就只要等待姆塔席娜军。

敌人应该在九点时从斯提斯遗迹出发,可以的话我们也想派出斥侯来掌握对方的位置,但是无法保证不会发生像弗利司柯尔他们被发现并且遭到捕获的情况。

虽然可能在最后一刻改变行进路线,但不通过安全的马鲁巴河岸的话,就会在夜晚穿越赛鲁耶提利欧大森林。说是南侧几乎不会出现危险的怪物,但那是因为我们的平均等级超过5,就连频繁涌出的蝙蝠与狐狸,都比斯提斯遗迹周边的小动物强多了。

据弗利司柯尔所说,姆塔席娜军的防具只到达皮革制的水准,万一遭遇到尖刺洞熊级的大型野兽,就算是将近九十人的大军也会受到一两成的损害吧。姆塔席娜军的作战是「以大军包围来阻止对方行动」,所以行军中应该会想避免人数减少。

他们的优势就是拥有大军。要活用这个优势就需要宽敞的空间。如此一来,绝对会沿着马鲁巴河北上才对。

我注视着完成的机关开始作动的模样,同时为了让推测变成确信而拼命地转动脑袋

「……对不起,爸爸。」

走近的结衣往上看着我并且如此说道。

「咦,对不起什么……?」

「如果我还是导航妖精,就可以读取广域地图,然后掌握敌军接近的路线了。」

结衣悄然低下头去,我则是蹲下来用膝盖撑住身体,将视线配合她的身高。轻轻把她抱过来呢喃着。

「我觉得结衣变成玩家是很棒的一件事喔。虽然无敌属性消失了让我有点担心……但是这样就能比之前共有更多事情了吧?虽然要你解读NPC说的话,还有监视SNS,但那是结衣自己的能力能办到的事情,不是去读取游戏系统。所以,那个……」

这时从头上降下温柔的声音来取代说不出话来的我。

「结衣是我跟桐人的孩子,所以不用那么努力没关系喔。」

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正后方的亚丝娜,在我身边蹲下来并且温柔地摸着结衣的头。依然被我抱着的结衣,伸出左手来紧抓住亚丝娜的洋装。

「妈妈……」

「当然很高兴结衣愿意努力帮忙,但好不容易能同样成为玩家,我希望你能好好享受这个世界。接下来就要战争了,这么说可能很矛盾……但是我认为严肃面对认真的对手也是游戏的乐趣之一。」

以沉稳声音宣告的内容,让我吃了一惊并且瞪大双眼。

在斯提斯遗迹被施加「绞轮」之后,我就一直在推敲姆塔席娜的恶意。太过在意她所的「黑暗」,甚至也想从自己的内心找出黑暗来。

但是退一步俯瞰整个局势,就发现姆塔席娜也是Unital ring这个VRMMO游戏的一名玩家。这个世界的骤死赛规则固然相当严苛,但是跟艾恩葛朗特不一样,不会失去真正的性命。接下来要发生的是大规模的PvP,绝对不是浴血的互相残杀…

我把左手绕到结衣,右手则绕到亚丝娜背后,然后用力把她们抱过来。

「嗯,认真地努力……然后享受吧。就算结果是失败,也只是在游戏里面,失去的东西将来还是能够拿回来。结衣就跟我们一样,以玩家的身分做现在能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如此呢喃之后,在我跟亚乌娜胸口的结衣就以细微——但相当确切的声音回答。

「……好的!」

下一刻,躺在附近的小黑就像表示赞成般发出「嘎呜」的低吼。往那边看去后,发现同伴们都带着笑容注视着我、亚丝娜和结衣。

十一点,所有人抵达自己负责的场所,除了巴辛族与帕特鲁族以外的成员组成了联合部队,所有的准备都已完成。

十一点三十分,以黑卡蒂Ⅱ的瞄准镜监视着下游的诗乃传来了「看见类似火把亮光」的消息。

十一点四十五分,潜伏在树木后面的我,视界里也捕捉到摇晃的橘色光芒。

 

5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Dr.WU2022-8-10 · 17:17

    牛逼!

  2. kenshi2022-8-11 · 9:00

    好耶!站长nb

  3. 啊哈哈~~2022-8-13 · 21:50

    好耶!

  4. CLY2022-8-24 · 11:21

    感谢团长!团长大大永远滴神!话说站着的不就是罗妮耶和缇结吗,这俩居然还活着!

  5. 听着流沙爱着她2022-9-2 · 1:06

    无意间发现的网站,请问这里都是刀剑粉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