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5]Unital Ring Ⅳ

Heathcliff · 8月10日 · 2022年 · ·

 

8


巨大的鸟喙以猛烈速度夺走右手战战兢兢递过去的Life Harvester生肉后,直接一口吞下。

下一个瞬间,左侧的小黑像是很不满般发出「嘎呜」的低吼,抢是也给它一份肉块。结果这次换成有着鸟喙的猛禽类发出「哔咿!」的鸣叫声,我便急忙又递出一块肉。

几乎跟小黑有着同样体格的这只鸟,专有名称的汉字是写做「钝色尾长鹫」,正如它的名称一般羽毛是深灰色,两端的尾羽长到拖地。嘴巴与钩爪的颜色比羽毛更浓,几乎可以说是黑色了,但只有尖锐的前端部分是蓝色。

被姆塔席娜他们丢在河滩上的这只鸟,当我结束跟霍格他们的交涉时HP已经快要耗尽。即使如此还是遵从薄情主人的命,试图要攻击靠近的我们,原本觉得干脆给予最后击赏它一个痛快,但结衣却主张应该救它。

由于今晚的MVP绝对是结衣,所以实在无法驳回她的请求。没办法的我只能在受伤的觉悟下靠过去递出生哈贝肉,一开始时它看都不看只是不断用鸟喙发动攻击,我一边回避一边持续固执地递出肉之后,鹫鸟——或许应该说系统终于认输,出现了驯兽计量表。

幸好哈贝肉还有大量库存,所以就尽量让它吃来一点一点提升计量表,终于驯服成功时已经过了二十分钟。这段期间不只是众伙伴,连超过八十人的姆塔席娜军玩家也一直注意着整个过程,当我因为成功而握紧拳头的瞬间就响起了盛大的拍手与欢呼声。

实在没有办法马上就跨坐上去飞到天空,于是与在场所有人——当然还有从束缚当中解放出来的弗利司柯尔——一起从森林移动到拉斯纳利欧,然后再次在厩舍前的广场举行宴会。前姆塔席娜军,也就是「攻略组」的众人以极快的速度扫光烤哈贝肉与哈贝炖肉,当然我们、海咪等人还有巴辛族、帕特鲁族也不输给他们直接大吃了起来,原本以为肉会就此用尽,结果宴会结束后一询问主厨亚丝娜,她竟然说出「今天晚上才终于消费了两成左右」的恐怖发言。

嗯……仔细一想,Life Harvester的全长超过二十米。如果牛的体长是两米左右,那就是可以装入排成两排总共二十头牛的尺寸。记得曾经在某本书看过一头牛可以制成一千人份的烤肉,220就是两万人份…想到这里就觉得两次宴会就能消费两成,已经算是卯起来大吃了吧。

由于昆虫组提供的啤酒上次已经喝完了,克莱因总共说了十次左右「如果还有啤酒就好了」,不过就算没有虚拟酒精饮料宴会还是非常热络。由于霍格、迪柯斯和兹布罗他们都有不是完全攻略Unital ring,就是到死前都遭到「绞轮」威胁的觉悟,所以应该获得了笔墨难以形容的解放感吧。当然我也是一样。

唯一今人担心的是,不只有姆塔席娜,连「假想研究社」的其他成员都逃走了。虽然破坏了长法杖,应该再也无法使用那种恐怖的窒息魔法了才对,但我不相信那些家伙会就此放弃攻略Unital ring。感觉将来又会用完全想象不到的手段来阻碍我们。

嗯……只能等那时候再说了。下次绝对不让结衣、亚丝娜以及伙伴们承受痛苦了。

在飘荡着宴会余韵的广场角落,当下定这种决心的我给增加的两只宠物宵夜吃时,就听见后面有脚步声靠近。这种经常性压抑脚步声的走路方式是来自于——

「诗乃,辛苦了。」

我一边转头一边这么说,以深丝色斗篷掩盖暴露战斗服的枪使眨了二下眼睛后才点头说道:

「你也辛苦了。已经让霍格他们分散住到南区的建筑物里了」

「房间……应该说床够吗?」

「还是有点不够……所以莉兹当场制作了。因为有用不完的材料。」

「『粗劣的木头与干草床』睡起来不太舒服就是了……」

「反正只是登出而已,就算睡地板也没关系啦。」

辛辣的评论让我忍不住露出苦笑,接着才说出在宴会之间无法说出口的话。

「是没错啦。诗乃,刚才真的要谢谢你。不是诗乃帮忙用毛瑟枪狙击的话,姆塔席娜就不会掉落到地面了。」

抬起低下的头后,诗乃就以复杂的表情看向附近的钝色长尾鹫。

「其实我想瞄准的不是这个孩子而是姆塔席娜本人,但毛瑟枪实在办不到。之后的战斗也完全派不上用场,至少要再提升一些命中的准度……」

「嗯……前GG0玩家在缓冲期间结束后都是用什么样的武器战斗?」

「网络上能查到的范围,好像几乎所有的玩家都还是用在起始地点的遗迹入手的十字弓或者Matchlock式枪械。」

「Matchlock式枪械……是什么样的枪。」

面对露出狐疑表情的我,诗乃老师开始流畅地解释起来。

「就是所谓的火绳枪。严格说起来,跟我的枪一样被分类成毛瑟枪,但火绳枪是Matchlock式毛瑟枪,我的则是Flintlock式毛瑟枪。两者的发射程序都比现实世界的真枪还要简略,但Matchlock式还需要在火绳上点火,所以比Flintlock式还要多花几秒钟的时间。」

「原来如此,火绳枪吗……习惯GGO的雷射步枪的话,感觉会累积许多压力呢……」

「因为那只靠一个能源包就能连射五十发或者一百发了。」

诗乃边苦笑边如此说着,但立刻就恢复认真的表情继续表示。

「只要习惯操作,Matchlock式发射一发子弹就跟火魔法的『火焰箭』应该差不到两三秒。如果是数十人规模的集团就会构成威胁……GGO玩家的开始地点就在ALO玩家的左边而已,所以朝世界中心前进的话,将来碰见的可能性相当高喔。」

「的确是这样……在那之前,只能努力开发出可以抵挡子弹的盾牌或者铠甲了。理想的情况是能跟霍格他们一样建立起合作关系。」

「是啊。」

点头的诗乃,视线朝向北北东的夜空——「极光指示之地」的所在方位。

「但是……虽然暂时建立起合作关系,一旦靠近终点的话……」

这时她就闭上嘴巴并轻轻摇了摇头。我了解她没有说出口的话——如果能完全攻略这款游戏的只有一支队伍,甚至是只有一名玩家的话,至今为止互相合作的人们到最后还是得用某种方法决定出获胜者才行。不论是靠商量、抽签、猜拳或者是姆塔席娜所预言的互相残杀。

「……到了那个时候,一定能找到正确的方法。」

我对诗乃点点头后,给了钝色长尾鹫最后的肉块。像是感到很美味般整块吞下的鸟,满足地叫了一声「哔咿」,接着我没多说什么它就开始朝后方的厩舍走去。同样填饱肚子的小黑也追了上去。

「…。你要帮那只鸟取什么名字?」

「咦?嗯……」

背琉璃暗豹因为毛皮是黑色这个理由而取名为小黑,如果采用同样的规则,那羽毛是灰色的鸟就会变成「小灰」,但感觉这样又会被莉法他们调侃「太单调!」了。

「……灰色有什么其他的称呼吗?」

对诗乃这么问完,兴趣不愧是阅读的她就说出好几个答案。

「鼠色、薄墨色或者铅色之类的。」

「鼠色、薄墨色……啊,铅色不错呢。何况它还被诗乃的铅弹击中了。」

「不是说了并非故意瞄准它的吗?」

右肩被轻轻捶了一下,我说了句「抱歉抱歉」后,就开口呼唤举步离开的猛禽类

「喂,你的名字就叫做『小铅』喔!」

结果鹫鸟就转头看向我,宛如要表示「虽然很老土但也没办法只好接受了」般发出「呦咿」的叫声。

从隔天的十月二日开始,拉斯纳利欧就以远超乎我想象的速度开始发展。

首先在马鲁巴河东岸铺设了宽三米的木板栈道,至今为止往来斯提斯遗迹只能走在凹凸不平石头河滩上,现在则有了飞跃性的进步。

拉斯纳利欧的南区也开始正式营业,不知道该说是意外还是幸运,昆虫国度组与霍格组的玩家愿意帮忙担任旅馆、杂货店等等的店长,已经不需要到斯提斯遗迹去雇用NPC——虽然尚未验证能否办到这种事就是了。

当然「莉兹贝特武器店」也在南区开幕,虽然排列着莉兹谨制的武器与铠甲,但是铁矿石依然是贵重物品,所以「高级铁」系列还是相当昂贵。亚丝娜、爱丽丝、莉法虽然装备着往上一级的「铜」系列武器,不过作为素材的「高级钢铸块」,是把我的继承武器黑色鞭痕熔掉后才入手,因此目前仍无法制作。

虽然莉兹贝特强烈表示需要铁矿石的安定供给,但目前得知的产地里出产量最丰富的是马鲁巴河下游的「瀑布后的洞窟」。已经确认过洞窟内部也可以建设,最近想在那里建造可以加工铸块的厂房,但不论做什么都需要人力。我们的队伍也没办法把心力都耗费在拉斯纳利欧的营运与扩大上。城镇怎么说都只是为了前进世界中心的桥头堡。

没错。九月二十七日晚上开始游戏后经过了五天,我们终于准备好从圆木屋的坠落地点往东北——「极光指示之地」前进了。在前ALO玩家里应该是最先出发的,不过也无法得知来自其他世界的玩家有多么掌近终点。只能以目前的装备与能力值尽可能前进了。

只是,在那之前我有一件事一定得先弄清楚。

再过一天——十月三日星期六。

我在早上五点离开位于川越的家,在七点前来到位在港区的RATH六本木支部。

 

5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Dr.WU2022-8-10 · 17:17

    牛逼!

  2. kenshi2022-8-11 · 9:00

    好耶!站长nb

  3. 啊哈哈~~2022-8-13 · 21:50

    好耶!

  4. CLY2022-8-24 · 11:21

    感谢团长!团长大大永远滴神!话说站着的不就是罗妮耶和缇结吗,这俩居然还活着!

  5. 听着流沙爱着她2022-9-2 · 1:06

    无意间发现的网站,请问这里都是刀剑粉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