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25]Unital Ring Ⅳ

Heathcliff · 8月10日 · 2022年 · ·

 

9


「早安,桐人小弟。」

在大楼五楼的安全门前迎接我的神代凛子博士仍有点想睡的样子,于是我便深深低下头。

「早安。真的很抱歉,让你这么早就来上班。」

「没关系啦。我家就在附近。」

「凛子小姐,你住在哪里呢?」

六本木的房租应该很贵……这么想的我一开口这么问,神代博士就把右手手指朝向走廊的天花板。

「往上两层楼。」

「原…原来如此…离家真的很近。」

「还有两个空房间,将来到RATH就职的话你也可以来住。」

「喔……咦咦?」

明明没有跟神代博士提过将来想到RATH就职的事情,当我感到慌张时,博士只是露出谜样笑容就没有再多说些什么,直接朝着微暗的走廊前进。

 

已经见惯了的STL室里空无一人。

这次的Underworld调查,亚丝娜与爱丽丝也预定要同行,但集合时间只有我提早两个小时。这是因为上次潜行时我登出的位置跟亚丝娜她们距离很远,所以必须先移动到她们两个人应该会登入的座标。只要不引发麻烦,移动本身根本花不到三十分钟,但上次既然连续发生那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这次就不能太过乐观。要尽量不引起注意,悄悄地走在道路边缘回到目的地——阿拉贝鲁家的宅邸才行。

我对自己这么说,同时脱掉上衣躺到两台并排的STL其中一台里面。神代博士操作平板电脑后,软胶床就自动调整密度来吻合我的身体。

「已经说过好几次了……」

我抢先一步把博士说到一半的话说完。

「安全第一对吧。我知道,有什么事的话会立刻用这个下线。」

我举起左手,僵硬地实际演练将小指、中指、拇指、食指依序折叠起来的手势,博士看见了就微微苦笑,然后立刻又严肃地说。

「真的拜托喔。这次再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父母亲交代了。」

「谨遵吩咐。我们家就算了,亚丝娜她老爸可能真的会告我……」

跟RCT的前CEO打官司的话,就连菊冈二佐都没办法轻轻松松地躲开了吧。

「……话说回来,那个人公务员的身分如何了?还在银座悠闲地吃蛋糕耶,菊冈诚二郎二等陆佐应该死在Ocean Turtle里了吧?」

我突然这么一问,神代博不知道为什么就以傻眼的表情耸了耸穿着白袍的肩膀。

「这我没办法告诉你。今天傍晚他说会过来露脸,见到的话你直接问他吧——准备好了吗?」

菊冈笑眯眯的模样浮现在脑海,用力把它推开后,我就点头表示:

「好了,随时可以。」

「那要出发喽。要记住,顺利移动到目标地点的话要立刻登出,知道了吗?」

「了解了。」

博士虽然一瞬间露出怀疑的表情,但还是默默点击平板电脑的画面。

STL的头罩滑下来包里住我的头。

彷佛滚滚而来的海浪般不可思议的声音,把我的意识——摇光从现实世界切离,带到那个遥远的世界去。

被炫目的光之隧道吸进去的我,再次回想起上次登出时的状况。怎么可能忘记。在带着十字圆标志的亮黑色高级车后座,正准备跟自称「整合机士团长」的谜样男子握手的那个瞬间,因为现实世界的切断操作而遭到强制登出。

……不对,等一下。

至今为止都没想到,这就表示,我会出现在——

「唔喔!」

睁开眼睑的瞬间,我就发出短短的悲呜。

这是因为正面有一台巨大卡车发出轰然巨响往这边冲过来的关系。原本立刻想展开心念障壁,最后还是忍住了。要是造出那种东西卡车就会撞扁,而且会被那个「心念计」侦测到,届时警察先生——不对,是北圣托利亚卫士厅的卫士们又会冲过来了。

我的替代方案是往右边飞退,不过没有这个必要了。

「哔哔!」的哨子声响起,卡车减速了。一看之下,卡车前面站着一名身穿灰色外套的男性,把右手拿着的指示棒打横做出停车的讯号。

暂时停下来的卡车打了一阵子往右的方向灯,最后移动到旁边的车道,从我左侧驶离。

松了一口气的我再次确认目前的状况。

我现在正呆立在单边有三线道的干线道路正中央。天空非常晴朗,但是日照的角度很浅。Underworld的时间与现实世界同步,所以这边也是刚过早上七点。冷冽的空气当中,许多汽车——不对,「机车」通过左右的车道。在中央车道上行驶的车子都先被穿灰外套的男性挡下来,然后往左右的车道移动。

上一次我是在行驶的车子中登出。所以下次潜行时当然也会出现在车子当时行驶过的场所,不过我完全没有想到有其他车子在行驶的可能性。但这个世界的某个人确实预测到这种状况,并且帮忙配置了指挥交通的人员。

仔细一看之下,我所站的地点前后左右都被涂成黄色的竿子与链子严密地包围起来。上次登出是在九月三十日的傍晚五点十分左右,竟然为了不知道何时才会回来的我,持续在干线道路的正中央进行了六十个小时以上的通行管制。

为了表达感谢之意,我走近背对这边的灰色外套男性,然后对他搭话。

「那个,抱歉……」

下一个瞬间,男人像弹起来一般回过头来,以宛如看见幽灵般的表情沉默了二秒钟后才呢喃:

「……没……没想到,是真的……」

「什…。什么?」

「不…。不,没什么。我是北圣托利亚交通局的人。你是桐人先生吧?」

我对大约二十多岁,面容看起来耿直的男性轻轻点头。

「是的。」

「那么,请搭乘那边的机车吧。」

男人边说,左手边指向侧面。第一车道与宽广步道之间设置了现实世界的欧美道路般的停车专用道,该处停着一辆深蓝色涂装的中型轿车。虽然侧面看不见文字,但前门的正中央闪耀着银色的十字圆。

「但。但我还有地方要去。」

「卫士厅的车马上也会过来,到时候事情会变得很麻烦。请快上车吧!」

听见对方坚定地这么说,我也就没办法继续反对。怎么说这个人——当然是轮班制都在寒冬中帮忙管制交通好几天了。

「……我知道了。那个……真的很谢谢你。」

深深行了一个礼后,男性一瞬间蹬大了眼睛,但立刻精神抖擞地回礼。接着又用指示棒让第一车道的车子停下来,是我就急忙跨过铁链,朝着深蓝色车子跑去。从后侧绕过去并且靠近之后,左边的后车门就打开来,接着一道压抑的声音响起。

「请上车吧。」

事到如今也不是能够问东问西的状况了吧。由于亚丝娜与爱丽丝是预定在上午九点潜行,不论如何只要在那之前移动到阿拉贝鲁家就可以了。

甩开犹豫滑进后车厢,门就自动关了起来。由于车里面只有驾驶一个人,所以应该是跟现实世界的计程车一样,是可以从驾驶座开关的构造吧。

我坐到位子上的瞬间,机车就打了右边的方向灯,平顺地开始发车。从不需要发动引擎,只要踩油门热素就会产生反应开始行驶这一点来看,它比较像是电动车而不是汽油车。

原本认为Underworld的文明水准大概跟现实世界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差不多,但只是没有电脑,除此之外的技术可能还比现实世界进步一点。

我呼出一口气后,看向自从第一句话说完就一直保持沉默的驾驶。

与车体相似的深蓝色制服,跟上次潜行时从卫士厅审讯室把我救出来的丝提卡·休特里涅与罗兰涅·阿拉贝鲁所穿的一样,但侧脸与两人皆不相似。应该说,从声音听起来大概是年轻男性吧。

当我想着这些事情,驾驶突然再次开口说道。

「失礼了。我是隶属Underworld宇宙军整合机士团的拉吉·克因特二级操士。奉命带领桐人先生前往宇宙基地。」

「您………您好。我是桐人。」

很可惜的是没有能加在名字前面的阶级名称,不过「隶属归还者学校的二年级学生」实在不怎么威风,然后绝对不想自称「黑衣剑士」。严格说起来,我还是北圣托利亚修剑学院的上级修剑士第六席时就被爱丽丝逮捕带走了,所以没能毕业,何况是两百年前的事情,学籍应该早就被删除了吧。

也不清楚二级操士在机士团里究竟是什么样的阶级,拉吉看起来一板一眼的侧脸,也感觉不到会陪我闲聊的氛围。把视线移向车窗,望着周围奔驰的大小机车十秒左右,我终于注意到一件事。

「咦。您刚才说要去宇宙军基地对吧?基地不是在圣托利亚外面吗……?」」

从后座探出身子这么问完,拉吉就维持看着前方的姿势点头表示:

「是的。由于路上车有点多,我想大概要花三十分钟左右。」

「那个……我九点之前要到阿拉贝鲁家的宅邸才行……」

嵌在机车仪表板的小型时钟显示目前是七点二十八分。既然不惜管制交通也要找到我,就算八点抵达基地好了,我也不认为三十分钟就能让我离开,另外也无法保证对方愿意开车送我到阿拉贝鲁家。

但是拉吉二级操士却以冷静的口气说:

「这件事我们也很清楚。应该有其他人去接桐人先生的同伴了。」

「啊……那……那真是谢谢了……」

虽然轻轻低下头,但就算是这样,在爱丽丝与亚丝娜她们潜行前还是得把这件事告诉她们才行。因此我必须先登出,不过说起来整合机士团的成员们,不知道对于我会突然出现又消失这件事情有多少认识呢?

嗯……反正紧急的时候不论从哪个地方都能够脱逃。虽然不太想这么做,但是我可以用心念穿越墙壁,或者用剑将其切开……

正当我想到这里,才终于注意到自己两腰是空空如也。

现在回想起来,在上次潜行快要被卫士们逮捕时,就把夜空之剑与蓝蔷薇之剑交给亚丝娜和爱丽丝了。跟她们两个人会合的话应该就会还给我,但在那之前只能处于手无寸铁状态。如果这个世界有道具栏,马上就能取出一把两把三把四把剑了吧。很可惜的是并没有这种方便的系统。

都能叫出能力值窗口了,为什么不干脆也能使用道具栏呢?

我对在现实世界的比嘉健研究主任祈求这个曾经出现过的愿望后,再次将身体靠到椅背。

机车从贯穿北圣托利亚中央的干道北上,穿越变得比我记亿中还要大的市街区后钻过壮丽的开门来到市外。

减少一个车道的道路直接往北延伸。左右是一片广大的农地与放牧地,其深处的白色石灰岩巨墙反射朝阳后发出闪亮光芒。把人界分为四等分的「不朽之壁——几百年前由最高司祭亚多米尼史特蕾达建筑的国境线,在这个时代依然残留了下来。

道路左侧那一片连绵不绝的农地中央时常发出蓝色闪光的,应该是鲁鲁河的水面吧。然后微微浮现在正面地个线遥远彼方的棱线是……包围人界的尽头山脉。

而卢利特村现在应该还是存在于它的山脚下吧。但那里已经没有我认识的人了。阿萨利亚修女、卡利塔爷爷、卡斯弗特村长……当然还有优吉欧都不在了。

再度被乡愁的大海啸袭击,我忍不住握紧双手。

差不多得接受这个现实了这个世界里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我超喜欢的人。每次想起罗妮耶、缇洁、索尔缇莉娜学姐等人的事情就噙着眼泪会对任务造成阻碍。

而且正确来说,唯一有一个人还能再次见面。也就是爱丽丝的妹妹,赛鲁卡·滋贝鲁库。她被施加了Deep freeze术式,在中央圣堂的第八十层等待着姐姐的回归。

菊冈诚二郎委托我的任务是找出是什么入侵Underworld以及其目的。但是在这之前,无论如何都想让爱丽丝与赛鲁卡再次碰面。因为爱丽丝就是靠那个瞬间支撑着心灵,才能持续在现实世界努力下去。

再次下定这个决心的同时,机车也打了往左的方向灯。

我们进入干线道路的支线道,沿着平缓的左湾道流畅地转弯。挡风玻璃前面出现巨大的建筑物。

那是由复杂桁架支撑的台形金字塔。「似乎不是太高。」一瞬间虽然这么想,但那是跟中央圣堂比较之下的结果,那座金字塔应该足足有一百米吧。

灰银色外墙有八成是金属,两成是玻璃。即使在现实世界,那栋建筑物想必也会给人近未来的印象。

「那就是字宙军的基地……?」

听见我的呢喃后,拉吉就以隐藏不住骄傲的声音回答。

「是的。」

「是谁策……不对,是谁设计的?」

「传说是星王陛下本人。」

出现了,星王!

嘴巴扭曲成微妙的角度,回应了一句「原来如此」。拉吉似乎瞄了一眼后照镜,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驾驶机车继续前进。

Underworld宇宙军圣托利亚基地,除了台形金字塔状司令部总厅舍相当巨大之外,用地本身也极为宽广。

在庄严的正面闸门经过一些安全检查后得以通过,然后似乎可以停下全圣托利亚机车的停车场深处就耸立着银色的总厅舍。原本以为一定是要去那栋建筑物,但机车在停车场前方往左转,前进到用地的南侧。

最后前方左侧可以看见极大的水面。在脑袋里叫出北圣托利亚郊外的地图,判断那应该是诺鲁基亚湖。

湖的西侧是一整片深邃的森林。往左与右各转弯一次的机车,穿越新的闸门后进入森林。明明是早上却显得微暗,在苍郁树林包围的小径行驶几分钟后,前方出现一局老旧的铁门。虽然看不见卫兵,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机关,机车靠近时门屏就自动往左右打开。通过该处后继续行驶一阵子,森林突然变得开阔。

在直径足有一百米左右的圆形用地中央,有一栋同样看起来相当有年纪的宅邸静静耸立着。这样的光景让人联想起我们那栋被赛鲁耶提利欧大森林环绕的圆木屋,不过建筑物的风情完全不同。宅邸是灰色堆石墙,屋顶也是黑色石板堆叠而成,虽是三层楼的建筑窗户却很少,看起来有点像是碉堡。

但是设置在前院的花坛却在冬天开出许多花,某种程度上减缓了宅邸给人的寒冷感觉。

没有那座花坛的话,我可能会开始怀疑对方是为了监禁或者暗杀才会带我来此。

机车发出咚咚声踏过磨平的石板路缓缓而行,在宅邸正面终于停了下来。时刻正如预告是八点整。

左侧的门自动打开,拉吉同时说道。

「久等了,桐人先生。请下车吧。」

「开车辛苦了。还有,谢谢你在路上等我那么多天。」

感谢对方的辛苦后,我就来到机车外面。

深深吸了一口混杂着森林味道与花朵香气的空气,转换一下心情之后,宅邸正面就传来开门的声音。

看向该处的我,喉咙反射性屏住原本要呼出的空气。

横越门廊走下短短阶梯的是身上跟拉吉同样的制服没有任何皱褶,圆简形帽子深深拉下,其下方还戴着白色皮革面具的瘦刚男性。

整合机士团长,耶欧莱茵·哈连兹。

靴子鞋跟踩出喀喀声的耶欧莱茵,一言不发地走到呆立于该处的我面前,以右手稍微抬起帽沿说:

「桐人,抱歉还是只能戴着帽子。就这个季节来说,今天天气算是很晴朗了。」

说是晴朗也仍是寒冬,心里这么想之后,才想起天前他在车里说过的话。耶欧莱茵之所以用面具隐藏脸庞的上半部——应该是因为眼部附近的皮肤对索鲁斯的抵抗力很弱。

「不会……没关系,我完全不在意。」

边把屏住的呼吸吐出边这么回答完,耶欧莱茵就露出些许微笑。一看见他玩世不恭感更胜于温暖感的笑容,我才注意自己到对拉吉·克因特二级操士的口气相当客气,但是对于整合机士团长却像是对朋友一般,不过他本人似乎并不在意。

从镶在面具开孔处的薄玻璃底下眨了一下眼睛后,耶欧莱茵才随性地伸出右手。

「能像这样顺利再次见面真的很高兴。请多指教了,桐人。」

上一次准备回握这只手的瞬间就登出了。心想「这次不会也一样吧」的我忍不住纳豫了一下,不过仍未到神代博士强制断线的时间。

「……请多指教。」

下定决心的我,回握住耶欧菜茵手指修长的手。

啪叽一声爆出火花,大量情报流入……并没有这种情形出现

有些冰冷的皮肤手感。不符合纤细外表的强大力道。感觉到的就只有这些。

耶欧莱茵的表情也没有变化,短短一秒左右就松开手。视总朝我后方看去,开口表示。

「拉吉,任务辛苦了。菲古鲁队长就由我来联络,你可以回基地去了。」

转过头一看,站在机车旁的拉吉就迅速向耶欧莱茵敬礼,接着身体也朝向我,然后又回复原位。

「了解了。克因特二级操士现在回归洋兰中队。」

放下右手搭上机车后,以顺畅的回车改变车子的方向回到来时的路上。看着远去的车尾灯,我内心思考着「该如何回到圣托利亚去呢」,不过现在也只能相信拉吉所说的,有其他车去迎接亚丝娜跟爱丽丝了。

「那么,请往这边。」

在耶欧莱茵催促下,我爬上通往宅邸正面玄关的阶梯。

我被带领到二楼东端的某间茶室般房间。微暗的走廊即使在白天也需要打开照明,但朝阳则从南方与东方的斜向格子窗照射进来,所以还算明亮。说是茶室,其实远比桐谷家饭厅宽敞,家具也像中央圣堂那样豪华。但是包含建筑物本身的所有物体都像是古董般老旧,实在不像是附属于具未来感的宇宙军总厅舍的设施。

虽然有一大堆事情想问,但耶欧莱茵让我坐到窗边的沙发上后就消失在隔壁房间。不久后飘出某种香味,不停刺激着我没吃早餐的胃部。

不对,不论在现实世界有没有吃过东西,应该都不影响在Underworld的空腹感才对。如此一来,现在我的摇光所寄宿的这具身体,距离上一次进食已经经过多少时间了呢?在阿拉贝鲁家遭遇费鲁西少年时什么都没吃,之后被带到卫士厅也没提供炸猪排饭。在限界加速阶段后的首次潜行,当我出现在宇宙空间时,丝缇卡与罗兰涅带领我们到阿拉贝鲁家,并且请我们吃了三明治般的轻食……那说不定就是我唯一的进食了。

这样的思考盘踞在脑袋里时,空腹感就升等为饥饿感,正当我开始浮现「以心念力把眼前并排在矮桌上的小东西之一变换成甜甜圈应该不会被发现吧……」这种没有营养的念头,耶欧莱茵终于再次现身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下长大衣与帽子。眼睛被他垂在面具上面的亚麻色头发吸引,迟了一会儿才注意到耶欧莱茵拿着上面放有杯子、热水瓶与水壶的大型托盘。没想到团长本人会帮忙准备茶水,我才刚从沙发上起身,声音就立刻传了过来。

「你坐着吧。」

没办法的我只能重新坐好。耶欧莱茵以纯熟的脚步横越铺着地毯的地板,来到沙发组的一角。在矮桌角落放上托盘,把茶碟与茶杯放到我面前,接着倒下热水瓶内的液体。这种与咖啡十分类似但稍微有点不同的香味是……怀念的咖啡尔茶。

耶欧莱茵也倒满自己的茶杯,接着把热水瓶放回托盘上,再将盘子摆在茶杯旁边。盘子上就放着从刚才就不断增幅我空腹感的味道源头。那种烤成鲜艳金色,直径约十厘米左右的圆形点心,难道就是……

「这是……跳鹿亭的蜂蜜派?」

我的问题让耶欧莱茵一瞬间停下手来,然后才回答。

「是啊,你竟然知道。」

「因为以前常吃啊。而且之前在车子里也提到店名了。」

「不过很可惜的是,这是一个星期前买来冷冻的。」

「冷冻?但是怎么热腾腾的……」

带着狐疑的表情这么说完,坐在桌子右侧单人沙发上的耶欧莱茵,面具底下的嘴巴就浮现苦笑。

「现实世界应该也有烤箱吧。」

「啊……噢,原来如此……」

「味道当然比不上店里刚烤好的,不过我也花了许多时间研究重烤的程序。请尝尝看。」

在对方以右手推荐之下,我说了句「那就不客气了」后,首先把冒着热气的杯子移到嘴边。或许是意识被蜂蜜派所吸引吧,不等待刚倒下去的咖啡尔茶冷却,直接就大口送进喉咙里。

「好烫!」

看见绷着脸的我,耶欧莱茵稍微露出傻眼的表情,拿起托盘上的水壶把冰水倒进玻璃杯并且递给我。急忙让喉咙冷却下来后道了声谢,这次真的把手伸向蜂蜜派。虽然盘子上放了一把小小的叉子,但是用那种东西乱戳只会糟蹋它的美味。毫不犹豫地用手抓住后,我就大口咬了下去。

派皮的清脆口感、蜂蜜完全渗入面团后的甜味以及清爽的西拉鲁香气…跟两百年前完全一模一样。虽然跟在跳鹿亭的店头买来吃的相比,派皮的口感似乎没有那么扎实,但这只是些微的差异。

专心吃完一半之后,我才随着叹息呢喃了一句:

「……真好吃。」

下一个瞬间,至今为止好不容易才压抑下来的各种感情几乎快要溢出,让我的身体不由得震动了一下。

这个房间的诺兰卡鲁斯样式的家具。咖啡尔茶的香气与蜂蜜派的味道。以及——耶欧莱茵团长柔和的声音、在冬日朝阳照耀下闪闪发亮的亚麻色卷发。这一切都具备不由分说的力量来试图掀开我记忆的盖子。

想站起来伸出双手,抓住耶欧莱茵的双肩开口大叫「把你的面具摘下来让我看看真面目」。还有「你到底跟优吉欧有什么关系」。

但是在即将爆发前,整合机士团长却以他身上的某种东西把我按压在沙发上。

那是透明、极薄,但是却非常坚固的障壁般物体。从优吉欧身上完全感觉不到的,绝对拒绝人靠近到某个距离以内的心灵之墙。

我挤出意志力,把吃到一半的蜂蜜派放回小盘子上,然后再喝一口咖啡尔茶。苦味与酸味搭配完全跟我……不对,是跟优吉欧的喜好一模一样。

「真好吃。」

再次呢喃同样的话后,跟我同样用手抓起派吃着的耶欧莱茵就呵呵笑了起来。

「以传说的星王陛下来说,表现力会不会太贫乏了一点?」

「……没有啦,都说我不是那么伟大的人了。」

耸了耸肩后,我又继续表示:

「也跟丝缇卡和罗兰涅说过好几次了,我没有任何异界战争之后的记亿。甚至连住在哪里都不记得了。」

「那么,也就没有否定的根据了吧?」

耶欧莱茵指出的重点让我产生「说得也是」的想法,但急忙又开口回应。

「但……但是,所谓的星王就是统治两个行星吧?怎么想那都不符合我的个性。而且听说星王跟星王妃的本名已经从所有记录中抹除掉了。但罗兰涅她们跟你这家伙,不对,跟团长先生为什么还认为我是星王呢?还有……」

耶欧莱茵举起右手来制止爆出一连串话来的我。

「稍等一下,一下子突然提出这么多问题,我也无法回答吧」

「啊……抱歉。」

为了让心情冷静下来,我把残留在杯子里的另一半咖啡尔茶一口气喝尽。由于耶欧莱茵立刻又帮我倒了一杯,这次我就稍微加了一些奶油。当我望着在表面旋转的大理石花纹时突然感到有些奇怪。

「……这个小热水瓶里装的不是牛奶而是奶油吧。Underworld有生奶油吗……?」

「据说发现制法的就是星王夫妇喔。」

「……这……这样啊。」

「还有,叫我的时候用耶欧莱茵或者你这家伙就可以了,不用特别称呼团长先生。何况我也直接叫你桐人。」

「啊,没有啦,刚才是不小心就……」

原本以为是委婉讽刺的我正准备道歉,但机士团长的嘴角只是跟至今为止一样带着淡淡微笑。在感到困惑的我跟前,耶欧莱茵也在自己的咖啡尔茶里加了奶油,然后用银汤匙一边仔细地揽拌一边说。

「至今为止几乎没被人用你这家伙称呼过。是很难得的体验。」

「嗯……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是说,哈连兹家该不会是相当知名的望族吧?」

结果团长原本准备移到嘴边的杯子突然静止,仔细地盯着我的脸看了一阵子后才再次发出「呵呵呵」的愉快笑声。

「对喔,只有两百年前的记忆的话当然不知道了。嗯……要说是不是望族嘛,应该算是吧。因为家族的鼻祖是异界战争里与暗神贝库塔同归于尽的传说英雄,初代整合骑士团长贝尔库利·哈连兹啊。」

大吃一惊的我,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奶油咖啡尔茶喷到耶欧莱茵脸上,好不容易顺利把茶送进胃里后,才呼一声松了一口气。

将茶杯放回茶碟上之后,我再次表明自己的惊讶。

「那……那个大叔……不对,骑士长阁下原来是这个姓氏啊?」

下一刻,耶欧菜茵再次拿着杯子沉默了下来。最后轻轻摇摇头,像呢喃一样说道:

「对喔……桐人你曾经见过英雄贝尔库利本人。不知道为什么,终于有你两百年前就来到这个世界的真实感了」

虽然想表示「对我来说只是两个月前」,但还是忍了下来。因为尚未确认过耶欧莱茵与丝缇卡她们对于Underworld与现实世界的关系有什么样的认识。

再咬一口蜂蜜派后,我改为说出这样的内容。

「……嗯,说是见过,其实也不过是谈过几句话而已。我的搭档会用剑跟贝尔库利一对一交过手,但我那个时候在其他地方」

「搭档?」

我对稍微歪着头的耶欧莱茵微微张开嘴。

名字叫优吉欧。声音、头发都跟你一样,还有眼睛的颜色应该也相同。

费尽心思才把这句话吞回去。一说出优吉欧的名字,耶欧莱茵或许会有什么反应。但一想到也可能毫无反应,我就没有尝试的勇气。

「……嗯,一直帮助我……与其说是搭档,比较像是好友吧……」

好不容易才回答这些内容,接着我就把话题拉了回来。

「倒是我所知道的骑士长,名字应该是贝尔库利·辛赛西斯·汪才对……而且整合骑士应该没有家庭之类的……」

「嗯……该怎么说明才好呢」

耶欧莱茵把身体沉进豪华的沙发里,然后轻轻翘起脚。他在大腿上交叉双手手指,磨亮的靴予前端微微晃动着。

「你知道成为整合骑士前的贝尔库利,是从央都旅行到诺兰卡鲁斯北边的冒险者吗?」

以自然口气宣告的内容,让我原本要点下的头倏然停止。

到两百年前,每个人都相信「整合骑士是从神界被召唤过来的公理教会守护者」这样的甚至连骑士本人也一样。虽然不知道这个时代真相是不是已经传开来了,还是身为机士团长这个要职的耶欧莱茵才能知道,不过我还是决定先配合他所说的话。

「呃……嗯,这个搭档也告诉过我。变成讲给小孩子听的童话故事了对吧?」

「是啊,圣托利亚的书店里摆放了许多贝尔库利的绘本。不过几乎都是后人创作出来的故事就是了……总之,离开央都前的贝尔库利,就是出身于哈连兹家。」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确实整合骑士艾尔多利耶·辛赛西斯·萨提汪在成为骑士前,名字也是艾尔多利耶·威鲁兹布鲁克。如此一来,贝尔库利以及其他所有骑士拥有本来的姓氏——只要不是边境的无姓平民——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北圣托利亚有叫做哈连兹的上级贵族吗……?』

由于贵族的子女几乎都会进入帝立修剑学院就读,我在学校的时候也听过许多家族名称,但完全不记得曾听过哈连兹这个姓氏。当我开始左思右想时,耶欧莱茵就轻轻耸肩。

「也难怪你没听过,哈连兹家在人界历一百年左右就没有子嗣出生而暂时断绝了。这个家名是由跟贝尔库利生了一个孩子的第二代整合骑士团长法那提欧·辛赛西斯·滋所复活那个孩子也就是第三代骑士团长的名字就叫做贝尔切·哈连兹·佛提。」

「咳咳!」

这次真的被咖啡尔茶呛到,我开始剧烈地咳嗽。

「喂喂,你不要紧吧,桐人?」

用右手制止起身的耶欧莱茵,好不容易让呼吸稳定下来后才大叫:

「呼啊……法那提欧跟贝尔库利的小孩?那两个人是那种关系吗?」

「问我是不是那种关系也……我反而想问你为什么不知道呢。」

「没有啦……因为就我所知,法那提欧这名女性是会杀害看见自己真面目的男人……」

吞吞吐吐地回答完才想起来。大战终结后在东大门再会的法那提欧,整个人的氛围已经跟之前完全不同。不再用头盔遮住脸部,还以一个可靠大姐的身分亲自帮忙我跟亚丝娜。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时候她的肚子里应该就有跟贝尔库利的孩子了。应该是跟黑暗界的和睦交涉几个月后出生的吧。没有保留到那个时候的记亿实在是太遗憾了。

应该说,要在现在的Underworld进行任务,果然还是需要异界战争之后的记亿吧。不至于需要两百年份,但没有恢复大约五十年份记亿的方法吗?不对,那个时候我的精神年余已经是七十二岁,人格本身也会产生变化吗……?

轻轻摇了摇头后,我再次看向耶欧莱茵。

脸虽然遮住一半,但从体型到细微的动作全都很像优吉欧。上次潜行首次遭遇到今天这段期间,我不是没想过他可能是优吉欧的子孙。

但如果刚才的话为真,那么耶欧莱茵就不是优吉欧而是贝尔库利的子孙

看着发出沉吟的我,感觉骑士团长皱起面具底下的眉毛,是便急忙说明。

「没有啦,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但你实在长得不太像贝尔库利……」

结果耶欧莱茵的嘴角就浮现只有这个地方不像优吉欧的讽刺般笑容并点了点头。

「是啊。我是哈连兹家的养子。」

「养……养子?这也就是说……跟贝尔库利没有血缘关系………」

「我想应该没有。贝尔库利残留下来的肖像画不多,而星界统一会议的现任议长,欧巴斯·哈连兹的容貌就跟他颇为相像了。」

「欧巴斯……」

我在嘴里重复了好几遍新出现的名字。这无疑是首次听见的名字。

「这也就是说…那个欧巴斯先生是耶欧莱茵的爸爸?」

「是啊。正确来说应该是养父。」

感觉耶欧莱茵如此回答时口气稍微有些一僵硬,我忍不住就一直凝视着他皮革面具开孔底下的眼睛。

「……怎么了?」

「啊,没有……难道说,你跟爸爸的感情不是很好……」

结果机士团长像是感到愕然般张开嘴巴,接着露出至今为止最大的苦笑或者是害臊的笑容。

「败给你了……不,我们的感情不会不好。我很感谢他养育我成人,作为武人、执政者也相当值得尊敬。我想他应该也把我当成亲生儿子般疼爱。」

以平静声音这么说道的耶欧莱茵,不知道何时朝向窗外的窗口突然移回这边。

「我为什么会跟几乎是首次见面的你说这些事?」

「别在意,把话说完吧。」

「真是的……好奇怪的人。好吧,我会说。我跟爸爸一直保持良好的关系。但是,他的三个亲生儿子尤其是比我大一岁的哥哥正值很难相处的年纪。」

「很难相处的年纪……说起来,耶欧茵你几岁了?」

二十岁。

大我两岁……原本是这么想,但立刻又加以否定。这个世界的我比现实世界多了两岁,所以——

「跟我一样吗?」

这么呢喃之后,我就持续凝视着一尘不染的白色皮革面具。

「咦,这表示你二十岁就担任整合机士团的最高层了?机士团是包括地上军跟宇宙军吧?那个……如果让你不舒服我愿意道歉,但以全军统帅来说,这个年龄不会太早了一点吗?」

「不论怎么想都太早了。」

耶欧莱茵没有露出生气的模样,这么回答完后就深深叹了口气。

「但是,整合机士团长的职位,是Underworld所有公联当中唯一一个由前任者指名所决定。需要的资格就只有必须是机士团员,没有任何年龄与出身的限制。我在八个月前,星界历五八二年四月,在前任机士团长的指名下成为后继者。虽然本人跟星王有拒绝的权利,但星王早在三十年前就失去踪影,而我则没有拒绝指名的选项……」

「……为什么?」

「嗯,这件事将来再说吧……总之我在这个年纪站上统率整合机士团的位置,父亲虽然很开心,但是哥哥却不怎么高兴……因此现在爸爸跟哥哥的关系也陷入紧张状态。」

我把视线从轻轻摊开双手的耶欧莱茵脸上,转移到耸立在森林彼方的总厅舍,同时开口问道。

「难道你哥哥也是整合机士?」

「不,他隶属于地上军。基地是在南圣托利亚郊外。所以见面的机会不多。

「原来如此……」

也就是说这名青年就像是仅仅二十岁就被提拔成为我知道的整合骑士团团长——不对,以组织的规模来说,现在的机士团远比两百年前的骑士团大多了,所以根本无法想像他纤细的肩膀到底肩负着多少责任。

具备这种身分的男人,一大清早就在没有其他人的宅邸里泡咖啡尔茶、加热蜂蜜派,老实说这也是很奇妙的一件事,不过还有许多其他想问的事情。由于已经先了解哈莲兹家的来历,接下来就想知道耶欧莱茵是从什么地方过来成为养子,但是如何才能够提出如此私人的问题呢……

像是看准我陷入沉思的空档一般,耶欧莱茵转换口气开口表示:

「好了,已经听了许多我的事情,接下来该桐人说了。」

「咦……呃……嗯,只要是能说的都没问题……」

点完头后,突然想起某件事的我环视着茶室。幸好墙上挂了一个大型的时钟,现在时针已经指着八点四十分。现实世界里,亚丝娜跟爱丽为已经抵达RATH的六本木分部,开始进行潜行的准备了吧。必须跟她们两个人说我没办法到阿拉贝鲁家去,但是有迎接她们的车子正在待机了。

「……在那之前,我可以先下……不对,先登……也不对,先回现实世界去一下吗?我马上就回来。」

畏畏缩缩地提出询问后,机士团长就浮现露骨的厌恶表情。

「不会嘴里这么说,结果又三天都不回来吧?」

「不……不会啦,怎么可能,五分钟……不对,三分钟就回来了。」

「哎,就算不答应也没有把你绑在这里的手段。那我就烤第二个蜂蜜派等你回来吧」

「那具有相当大的强制力呢。」

咧嘴对耶欧莱茵露出笑容的瞬间,我的胸口深处又闪过尖锐的疼痛感。跟优吉欧也不知道像这样互相开玩笑几百次了。口气与音色明明如此相像,但越是了解背景情报就越会做出他跟优吉欧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两个人——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其中一个Underworld人民的结论。

「……那么我去去就回。」

压抑下疼痛后举起右手,左手同时做出登出用的手势。

在置身于白光中再也无法视物的瞬间之前,耶欧莱茵就持续带着淡淡的微笑把视线放在我身上。

 

***

 

虽然不像到归还者学校时那么糟糕,但明日奈从距离自家最近的东急世田谷线宫之坂车站到RATH分部所在的六本木在交通上也有点麻烦。就算是最短路线也得在三轩茶屋站从世田谷线换乘东急田园都市线,然后在青山一丁目站换乘大江户线最后在六本木站下车,而且大江户线的六本木车站月台似乎是日本最深的地下铁月台,要来到地面得花五分钟以上。

学生时期每次听见哥哥抱怨着「如果有从涩谷直通六本木或者麻布的路线就好了」,就会回答他「晚上别再去鬼混了好吗」,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同样想法的一天。心里一边想着「下次到RATH分部时试试看搭巴士吧」一边在周六早上空荡的电车内摇晃着,这时车内的电子看板就播放出CAMULA公司的企业形象广告。

影像是不断切换男女老幼戴着Augma时的笑脸,似乎在那样的影像里看见神邑樒而眨了一下眼睛。但是CAMULA创立者的女儿应该不可能拍广告。虽然闭上眼睛,试图把笑脸的幻影从脑袋里拭去,但思考却一直回溯到过去。

昨天的午休,明日奈为了实现一起吃午餐的约定而在走廊等待着。但是午休时间开始了五分钟还是没看到她的身影,于是就到她的班上去,班上同学才说她今天没来学校。

两人没有交换联络方式所以应该不是刻意爽约,樒也可能因为身体不适或者私事而请假。即使如此明日奈还是对她的请假产生某种奇妙的不对劲感。真要形容的话,就是神邑樒这个完美主义者的缜密且周到的路线图,因为意料之外的原因而出现混乱——大概是这样吧。

自己想太多了。到了星期一樒就会来见明日奈,表达歉意后便会再次提出午餐的邀约吧。在那之前,必须先确实巩固自己的地基,不能再无缘无故地产生动摇了。

每个人前进的道路都不一样。就像樒选择从圣永恒女学院到国外的大学就读,建筑起符合CAMULA继承人闪耀资历之路一样。明日奈也有只属于自己的道路。也就是跟桐人一起实现融合现实世界与Underworld,以及人类与人工摇光这条困难但是相当有价值的道路。

不知道得花多少年。或许有生之年没办法达成。但就算是这样,那也是自己的命运。那一天戴上NervGear,被囚禁在浮游城的瞬间就决定下来,没办法让给任何人的命运。为了解开Unital ring世界的秘密而每天奋斗到天亮,还有今天接下来要潜行到Underworld都绝对不是在绕远路。虽然不认为应该对VRMMO没有任何兴趣的樒能够理解,但是没有什么好觉得丢脸的。边吃午餐边闲聊时,要是被问到假日都在做什么,老实说就可以了。即使这样会被樒认为没有交流的价值,也比打肿脸充胖子要好多了。

你说对吧,优纪。

 

在心中如此呼唤重要的好友后,明日奈就迅速睁开双眼。这时车辆刚好滑进六本木车站的月台。

 

***

 

在距离跟耶欧莱茵约好的二分钟只剩下十秒时再次潜行后,率先有甘甜的香味刺激着我的嗅觉。

简直就像看准我睁开眼睛的时机一般,装了刚烤好的蜂蜜派的盘子被放到矮桌上。接着是感到有些惊讶的声音。

「哎呀,真的按照说好的时间回来了。」

「……如果我晚回来,你打算拿这些派怎么办?」

边抬起头边这么问完,机士团长的面具底下就浮现感到有趣般的笑容。

「当然是让你吃冷掉的派喽。冷冻蜂蜜派只能重烤一次,烤第二次的话就会变得很硬。」

「……原来如此。幸好我赶上了。」

安心地松了一口气后,就对坐在右侧的耶欧莱茵间道。

「那个……还有冷冻蜂蜜派吗?」

「是还有……不过你肚子有这么饿吗?」

虽然我确实饿到应该可以吃下十个左右这种派,但我这么问不是因为自己想吃。

「没有啦,是想让我马上要到这里的伙件们尝嘴。」

脑袋浮现登出的两分五十秒当中,在RATH六本木分部的STL室里谈话的亚丝娜与爱丽丝的脸庞并且这么说着,结果耶欧莱茵就轻轻点头。

「噢,原来如此。这你不用担心,冷冻库里还有二十个左右。」

「冷冻库」

虽然在现实世界已经听惯了,但这个在Underworld首次听见的单字还是让我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那个东西也是用叫做冷温机的东西降温的吗?」

试着提出费鲁西告诉过我的装置名称,不过耶欧莱茵摇了摇头。

「不,因为这栋宅邸有点年纪了……要设置中央控制式的冷温机与大量配管,就需要把整栋房子改建的工程。」

「你说有点年纪,那大概是几年的房子呢?」

「随便也有三百年以上吧。原本是诺兰卡鲁斯皇帝家的直属领地里的别墅。」

重复呢喃了一遍后才发现惊人的应该不是这个地方。原本是皇帝家别墅的宅邸,为什么耶欧莱茵可以拿来作为私人用途。难道说

「……你这家伙,难道是诺兰卡鲁斯皇帝家的后代吗……?」

压低声音这么问完,耶欧莱茵一瞬间露出愣住的表情,突然开口发出「哈哈哈哈……」的笑声。

「哈哈哈,变成这样吗?不对,刚才的说法确实也可能被解释成这样。不过,很遗憾的是并非如此。」

耶欧莱茵收起笑容,啜了一口重新泡的咖啡尔茶后继续说道。

「我不是出生于那么高贵的人家。应该是反过来才对。」

「反过来?」

「嗯,这件事也将来再说吧。你刚才提到冷冻库的构造对吧。」

有些一强硬地把话题拉回来后,耶欧莱茵就竖起右手的食指。

「正如我刚才说过的,因为没办法设置大规模的密封罐,所以冷冻库与烤箱用的都是独立型。虽然不用配管,但是必须用人力补充冻素与热素。」

话说完的同时,纤细的指尖就出现蓝白色光点。

接着中指也伸直后,其前端就出现红色光点。素因的无咏唱生成——这件事本身就需要超乎常人的心念力,但同时创造冻素与热素,并且让其暂停在空中则更是超高等的技术。

保持短短三厘米距离的两个素因其热气与冷气互相竞争,冒出白色蒸气并且慢慢变小,十秒钟左右就消灭了。专心望着呼一声吹开缠在指尘上水气的耶欧莱茵,我把浮现在脑袋里面的话直接说出口。

「……这么做的话,会被之前那个叫心念计的东西侦测到吧?卫士厅的车子冲过来该怎么办?」

「只不过是制作素因用的心念,不待在同一个房间的话就侦测不出来喔。」

「这……这样啊……」

想着那我也试试看并且竖起右手食指的瞬间,就被耶欧莱茵一把抓住了。

「但桐人你是例外。你的心念力超乎常人,因此就算只是小规模的操作,也会发生巨大的心念波。」

「心…心念波?」

「就是心念计会侦测到的,像是空间震动般的东西。」

如此说明之后,耶欧莱茵就静静放开我的手指,接着整个人沉到沙发里面。

「噢,终于谈到主题了——刚才你说要回到现实世界之前,我表示接下来该轮到你说了对吧。」

「呃……嗯。」

机士团长透过面具一直凝视着点头的我——像是要表示不准备拐弯抹角了一样,对我丢出极为直接的问题。

「星王桐人,你这时候回到地底世界的理由是什么?」

这时候要是打马虎眼的话一定会被耶欧莱茵察觉,至今为止的对话所酝酿出来的一定程度的信赖关系也会就此烟消云散吧。

靠直觉有了这种确信的我,深呼吸一次后就开口表示·

「首先……说过好几次了,我没有自己是这个世界的星王的记亿。所以,如果耶欧莱茵想要从我身上得知只有星王才知道的情报,我没有办法提供给你。」

点头的耶欧莱茵,用手指迅速拨开从面具上垂下来的卷发。

「这个我了解了。但是呢,桐人。之前你曾经问过,明明名字已经从所有记录当中抹除了,为什么还把你当成星王对吧?」

「是问了。」

「那个答案很简单。虽然名字被隐藏了,但并不是失传。即使人数不多,但现在这个时代还是有知道星王桐人跟星王妃亚丝娜名字的人存在。我就是其中一个人。」

「……原来如此。」

除了我之外连亚丝娜的名字都提出来的话,在这里也没办法继续否定下去了。虽然仍不打算全面接受,但如果我担任星王这个职位是事实的话,就只能祈求不是我自己决定这个职位名称了。

「那么……关于星王这件事就暂且搁置到一边……」

我做出把透明块状物放置到左斜上方虚空的手势,接着继续说道。

[我回到Underworld的目的大致上可分为两个。一个是搞清楚除了我跟两名伙伴之外,从现实世界来到这个世界的到底是什么人,还有那个人的目的。」

耶欧莱茵稍微绷紧嘴角,但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用手势要我说下去。

「然后另外一个是……让在中央圣堂某处保持Deep freeze状态的某个人物苏醒过来。」

为了慎重起见,我隐去赛鲁卡的名字以及她沉睡着的地点,但耶欧莱茵可能知道些什么吧,依然闭着嘴巴的他缓缓点头。

「……原来如此。两者都是预料之外的范围,不过并没有违背我的职责与信念。身为整合机士团长,我想两个目的我都可以帮忙。」

「……所需的代价是?」

觉得当然不是无偿的我一这么问,耶欧莱茵就整个朝我探出身子,以把音量压抑到极限的声音呢喃:

「希望你也能助我一臂之力。」

镶在面具开孔的薄玻璃底下,仿若翠玉般的眼睛绽放强烈光芒。原本宛如被吸进去般快要点头同意,但我迅速把脖子移回来并且回答:

「要在我的能力与信念范围之内。」

「呵……」

一瞬间笑了一下,耶欧莱茵才又说:

「我想那应该没问题。反而应该说。感觉你的目的跟我的委托有不少重叠的部分。」

「那是什么意思?你的委托是……?」

「想要你跟我一起去亚多米娜。」

我无法马上理解他随口宣告的内容。亚多米娜是哪里呢……这么思考了一秒,才终于回想起来。

「啥……啥?亚多米娜是指行星亚多米娜吗?」

我指着茶室的天花板——正确来说是其后方天空的更后方的宇宙并且这么大叫,而耶欧莱茵则是微笑着回答「是啊」。

 

5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Dr.WU2022-8-10 · 17:17

    牛逼!

  2. kenshi2022-8-11 · 9:00

    好耶!站长nb

  3. 啊哈哈~~2022-8-13 · 21:50

    好耶!

  4. CLY2022-8-24 · 11:21

    感谢团长!团长大大永远滴神!话说站着的不就是罗妮耶和缇结吗,这俩居然还活着!

  5. 听着流沙爱着她2022-9-2 · 1:06

    无意间发现的网站,请问这里都是刀剑粉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