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剧场版刀剑神域][来场特典]希望之歌

Heathcliff · 4月8日 · 2017年 ·

刀剑神域·希望之歌
Sword Art Online·Hopeful Chant

原作:川原砾
插画:abec

图源:蓝颜帝第(拉斯观测组)
翻译:青帘卷
校对:结城明日奈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小说为日本观影附赠特典,为剧场版的前传,主要为补完设定。
故建议在观赏剧场版本篇之后阅读。


1.

“B队、C队,团队切换(Party Switch)准备!”

右手握着细剑《冬之痕+2》(Wintry Stroke+2)高高举起,亚丝娜喊道。

地城墙壁上燃烧的火把倒映在剑身上,绽放出青白色的光。

“明白!” “哦!”,

通道前方正与大型怪物对峙的C队高声喊道。同时,亚丝娜指挥的B队也于后方紧张地应和。

浮游城艾因格朗特第四十层,迷宫区高塔二十三层。

迷宫区作为通向下一层唯一的通道,必然高达百米左右。内部层数视设计主题而定,但一般都有三十层。由此说来,这座高塔应该也已经被踏破了近八成,距离楼层BOSS所在的最上层已经相当接近。

想要攻略游戏,各层的BOSS怪物是最大的障碍。其中,二十五层、五十层、七十五层这些四分节点的BOSS尤其强大。而仅次于他们的,就是十层一遇的整数层BOSS。也就是说,打倒了四十层的BOSS后,下一个难关就要到第五十层……也就是百层浮游城的中间点。

虽然等待着玩家的可能是超越二十五层的激烈战斗,然而一旦突破,就会迎来艾因格朗特攻略的转折点。被迫进行这个死亡游戏已经一年时间,迄今为止通关游戏、解放所有玩家这个最终目标一直让人异常绝望,但在那之后或许也会变得隐约可及了吧。

所以,没时间在这里苦战了。中BOSS程度的怪物争取一次突破,今天就要找出通往顶层的路径。

四十层的设计主题是《牢狱》。与之相应,现在跟玩家交战的怪物就是一个巨大的狱吏。固有名是《冷酷的狱吏长》(Ruthless Ward Chief)。虽然是人型,但当然不会是人类。全身皮肤呈暗红色,双臂异常粗长,合握着一根生有无数尖刺的金属棒,钢铁的面具下双眼闪着浑浊的黄光。

狱吏长的攻击模式十分简单,就是用蛮力挥舞手中的狼牙棒。然而威力却不容小觑,使得攻击手一直无法近身。但是经过近二十分钟的战斗,现在终于完全把握了他的攻击方式。下次切换时就一口气解决他。

亚丝娜下定决心,看着狱吏长高高地举起了狼牙棒。

“C队,倒数,3!2、1……”

怪物的咆哮声如混乱的鼓点一般,正在此时,

“0!”

亚丝娜的喊声与其重叠。

怪物巨大的狼牙棒横扫而至,C队队长手中的阔剑发出绿色的光效迎击。其他五人也打出颜色各异的单发剑技配合。

剧烈的震动声响彻通道,狱吏长手中的狼牙棒反弹而回,身体也大幅后仰。C队的6名队员也同样被击退。大威力的攻击相互冲突,就会对双方造成这样的后仰效果。

正是由于存在这样的后仰效果,才会产生SAO里最基本也是最必不可少的战术——《前后交换》。

切换是指同伴以及所处位置的替换,因此需要战斗中暂停一定的时间。

配合良好的二人组进行切换的话,只要格挡敌人的大招,或者迫使敌人格挡己方的大招,以此创造一瞬间的中断,这就足够了。但对于六人小队之间的切换,即团队切换来说,最少需要三秒以上的空当。

面对敌人的全力攻击,全队使用单发剑技抵挡,其产生的后仰使得狱吏长剧烈摇晃,己方的六人也连退了五米。然而这正中下怀。这个必要的空当正是过去数月特训的成果。

“B队,前进!”

亚丝娜大声下达命令,本人也同时冲了上去。

穿过硬直中的C队队员,直接冲到了最前方。

狱吏长仍然没有从后仰的状态中恢复。亚丝娜奋力刺出右手的细剑,三连击剑技《三角突刺》(Triangular)袭向膝盖的弱点。两条HP槽的第一条伴随着破碎光效消失,直接进入了第二条。

“Dorudarang!!”

用怪物语发出一阵愤怒的咆哮,狱吏从后仰中恢复了过来。要动真格的了。

“塞古罗、穆尔达尔,正面吸引目标!攻击模式可能会有所改变,所以专心防御!弗罗茨和我从右侧攻击,桑萨与诺提拉斯从左侧展开!”

(译者注:人名有些奇怪,在这里注明下

塞古罗:原文セグロ,可写作“背黑”,即鸟类名中常见的“黑背XX”

穆尔达尔:原文ムルダール,没找到相近的词源和拼写。

弗罗茨:原文フルツ,可写作古津,地名,位于新潟県新潟市)

桑萨:原文サンザ,对应写法有很多,多与歌舞伎有关

诺提拉斯:原文ノーチラス,单词Nautilus的片假名写法,意为“鹦鹉螺”)

亚丝娜用最快的语速下达命令。几乎同时,B队的两个主T就举起大盾冲到了狱吏面前,同时发动了嘲讽技《威吓》(Threatful Roar),使得狱吏原本盯着亚丝娜的黄色眼睛也转向了二人。

趁此机会,亚丝娜与锤使弗罗茨汇合,绕向怪物的右侧。另一边,枪使桑萨和单手剑使诺提拉斯也正展开——

本应如此的。但是……

“——!?”

冲过来的只有手持十字枪的魁梧的桑萨,本应支援他的持盾剑士却不见踪影。

狱吏长的单体攻击可由吸引火力的两个主T顶住,但面对水平横扫的广域攻击,四个主攻手只能选择防御或回避。如果周围的空间够大的话还能后退回避,但这条通道横宽只有六米。狱吏的横扫攻击完全可以从一端打到另一端,所以必须用盾或者武器防御。

虽然细剑本不太适合用来防御,亚丝娜的爱剑却不是如此。最初的爱剑《风之花剑》(Wind Fleuret)被融为素材,由暗精灵锻造师之手打造成了利剑《骑士细剑》(Chivalric Rapier)。之后又再次作为素材融掉,变成了这把《冬之痕》。与纤细的外观不同,这把剑具有难以想象的攻击力和耐久,中BOSS程度的攻击可以轻松用侧面挡下来。

然而,桑萨的十字枪虽然攻击力和攻击范围都没得说,但由于枪柄是木制的,耐久有些低。别人曾多次劝过他不如换成全金属制的长枪(Lance)系或长戟(Halbert)系武器,但他却非常固执,根本不听。

(青:不听就对了!当Lancer会有什么后果谁不知道!)

现在的亚丝娜也能理解,这种固执可以给人一种状态栏无法显示的力量。而且如果有持盾剑士在一旁援护,这种敌人的攻击也能抗住。所以才制订了这个阵型。然而……

“诺提拉斯,怎么了!?”

是踩中陷阱了么?亚丝娜头也不回地喊道,但是没有回应。虽然可以从C队中再叫个人来,但他们也已经到极限了,现在正喝药回复。如果让他们在HP不满的状态下强行参战,恐怕会招致最坏的结果。

“……桑萨,后退!”

亚丝娜咬牙喊道。枪是长于打断的武器,没有枪的话两个主T的负担也必然会加重。总要想办法靠四个人撑到C队恢复,然后再进行一次团队切换,也得确认一下诺提拉斯没过来的原因。

听到亚丝娜的指示,桑萨一瞬间露出不甘的神色。他和诺提拉斯一样,是在这第四十层才被提拔为公会一队成员的,所以一直非常努力,想要进入攻略楼层BOSS的队伍。什么都没干就要后退,这份怨气虽然可以理解,但现在鲁莽地冲上去只会适得其反。

然而,在长枪使还没有退下的时候……

“Diruaa!!”

狱吏长一声吼叫,然后把巨大的狼牙棒放低,摆成和地面水平的架势。

“范围攻击!下段防御!!”

就在亚丝娜喊出的瞬间,伴随着巨大的破风声,直径三十厘米的狼牙棒已经袭来。面对扇状的横扫攻击,右翼的亚丝娜和弗罗茨、中央的塞古罗和穆尔达尔,都迅速下蹲,用武器或盾牌堪堪挡住了。然而,没能及时退避的桑萨只能把枪杵在地面上进行防御……接着,黑色的狼牙棒无情地将枪砸断了。

“Guaaa!”

桑萨的腰部被狼牙棒狠狠击中,整个人直接被打飞,然后重重地撞上后面的墙壁,接着倒在了地上。亚丝娜视野左侧,队友的HP槽其中一条瞬间减少了三成以上。

“Guruuu……”

发出奇怪的笑声,冷酷的狱吏长把脸转向桑萨。

四十层的主题是牢狱,在这层徘徊的部分狱吏怪物具有一种叫做《Bullying》的麻烦算法。Bullying在英语中是“欺负弱小者”的意思。正如这个单词的原意,怪物的仇恨值与通常不同,而是会转向倒地无法移动或者吃了Debuff的玩家。

“呃……”

亚丝娜想要攻击狱吏长,阻止其追打桑萨。但由于蹲防了大招,身体进入了短暂的硬直时间,双脚根本无法移动。主T的塞古罗和穆尔达尔也一样站不起来。

“桑萨,快跑!”

亚丝娜拼命喊道。但可能是因为连续遭受剧烈打击而出现了轻微的眩晕,桑萨一直没能爬起来。对准枪使毫无防备的背部,狱吏高高举起了武器。造型凶恶的狼牙棒上发出鲜亮刺眼的紫光。剑技——直接挨上一记的话估计会当场死亡。

“Doruaaa!!”

狼牙棒轰然下击——

通道的后方,一道人影仿佛疾风般地突进,接着一记快不可见地斩击挡开了这必杀的一击。诺提拉斯终于归队了——亚丝娜的理性这样想着,但同时直觉又在否定这一想法。冲锋速度如此之快、斩击威力如此之大,这些都是诺提拉斯这样的新人无法做到的。况且,亚丝娜熟悉这股气息。

不用剑技,仅仅普通的一记冲锋斩就能和中BOSS的剑技相互抵消。剑士黑色的大衣下摆随风翻动,同时扭头冲桑萨喊道:

“左翼由我接下!你快退下回复!”

剑士拉起桑萨,然后将他推向后方。两人的空缺由一人填补,剑士的发言引得B队和回复中的C队一阵哗然,却没有一个反对。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突然闯入的玩家实力如何。

压住胸中翻涌的复杂感情,亚丝娜喊道:

“……拜托了!”

黑衣的剑士透过微长的前发瞥了亚丝娜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之后的战斗异常安定,给人的感觉仿佛敌人不是迷宫区最前线的中BOSS,而是下层野外的普通小怪。

这是当然的。因为狱吏长大多数的攻击,都被剑士像机械一样,用迅速、精准的动作和超人的预判打断了。中途开始两个主T也加入了进攻,第二条HP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减少。仅仅不到五分钟,强敌《冷酷的狱吏长》巨大的身躯就轰然粉碎,散入迷宫淡淡的阴影中。

伴随着令人振奋的效果音,战斗结果的画面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两支队伍全都发出盛大的欢呼声,但亚丝娜却无心跟他们一样庆祝。

“大家回复一下HP。”

向周围的同伴下达指示后,亚丝娜穿过人群,走向了通道前方刚刚把长剑收回背后鞘中的黑衣玩家。

一瞬间脑中掠过了十几种搭话的方式,脱口而出的却是最干燥无味一句话。

“感谢支援。”

然后,面前的玩家来了个一百六十度转身,用一个微妙的角度看着亚丝娜。

“不用……反正我也必须要从这里通过。”

(青:这就是狗粮技能MAX之前的二人的对话方式……)

这种客气的回答让亚丝娜感到胸中刺痛。虽然从半年前开始两人已不再是搭档,但这种心痛仍然没有消除的迹象。

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的感情,亚丝娜注视着从前的同伴,也是现在攻略组唯一的独行玩家——单手剑使桐人。

“……你,还要前进么?”

面对询问,剑士丝毫没有表现出即将单独踏入未知区域的恐惧,只是淡然地点了点头。

“嗯,我想去找找BOSS的房间。”

“是吗……当心点。”

“谢谢,你也是。”

剑士连笑容都没有露出,只是挥了挥手,接着再次转过身,身影融入通道尽头的黑暗中。

(青:你不装逼会死啊……)

一直等到微弱的脚步声完全消失,亚丝娜才缓缓转过身。

突然,胸中的疼痛转化为强烈的冲动,压得她喘不过气。

想要把染成公会红白二色的斗篷脱掉,把右手的纹章戒指取下,追上桐人,然后对着那令人怀念的背影喊道“我会退出公会的。所以,再跟我一起搭档吧”。

但是,这是不被允许的。退出二十五层BOSS攻略战之前一直跟桐人组成的小队,加入了新兴公会《血盟骑士团》。做出这种选择的,正是亚丝娜自己。

总算压制住冲动,短短地叹了口气,亚丝娜回到了公会成员所在的位置。必须问问B队新人诺提拉斯无视团队切换命令的理由。

但在亚丝娜找到诺提拉斯之前,人群中就爆发出一个尖锐的声音。

“喂,你这家伙,怎么没切换!?”

充满愤懑的声音来自桑萨。亚丝娜赶忙跑过去,就看到魁梧的枪使左手握着十字枪折断的枪柄,右手正提着一个纤瘦的玩家的衣领。

“住手!”

迅速挤进人群,让桑萨放开手,亚丝娜站在诺提拉斯面前。

年轻的脸上仍留有一丝少年的稚气,但应该比上线时还是初三学生的亚丝娜要年长一些。波浪状的枯黄色头发遮住了半张脸。眼睛虽然被遮住,但嘴角却不甘地抿着。紧握的双拳正微微颤动。

HP条显示角色名为Nautilus,但亚丝娜再三确认,HP条并没有怎么减少,也没有负面状态的图标。也就是说,没有遵守切换指示既不是因为受伤,也不是因为Debuff。

“就结果来说怪物还是被打倒了。我也无意在此责怪你。”

亚丝娜对趴在地上的诺提拉斯小声说道。

“……但是,团队战最重要的就是默契的配合。我必须听听你没有按指挥行动的理由。”

说到这里,诺提拉斯抬头看了一眼亚丝娜,接着用压抑的声音说道:

“我……也想冲上去的”

再次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靴子接着说道。

“但是脚……怎么也动不了”

公会的同伴似乎没有更多想说的了,只是紧紧地闭着嘴。看到这里,亚丝娜移开视线,稍微考虑了一会儿,然后向全员下达了指示。

“……今天就先返回城镇。阵型是D2号,走出迷宫区前不要放松警惕。”

回复结束的玩家们迅速组成队列。地城移动用的阵型共分四种,分别是速度优先型、防御优先型、探索优先型以及升级优先型。2号则在前后配置坦克和斥候,是最重视安全的队形。

最后看了一眼通往上层的路,亚丝娜抬起右手,挥向前去。

“开始移动。”

 

2.

公会《血盟骑士团》的本部,位于靠近前线的三十九层。

今天是2023年10月15日,而这层的城镇传送门是一周前的10月8日开通的。也就是说公会刚刚才从下层搬上来。

亚丝娜在四十层主街区解散了队伍,然后站到传送门前,却差点说成了本部原先所在的二十五层,所幸及时改口,才顺利传送到了下面一层。

三十九层的主街区《诺尔弗雷特》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可以说是典型的“奇幻世界的乡村小镇”。其实这层有很多树林以及河流,红色屋顶的小房子连成一片,非常可爱,所以亚丝娜并不讨厌这个地方。然而由于餐厅和酒馆很少,在其他公会成员中评价可不算高。

公会的本部,就设在《诺尔弗雷特》街区尽头的一座安静的乡间宅邸中。原址则是在堪称大都市的二十五层主街区《吉尔德斯坦》。当初宣布要把本部搬来此处时,所有成员都猜不到会长究竟在想什么。

(译者注:《吉尔德斯坦》这个听起来很清真的地名是个拼接词。“吉尔德”是英语中Guild一词的音译,原意即“公会”。“斯坦”出自波斯语,英语中转写为“-stan”,原意是“地区”。中亚很多国家把这个词用作国名。所以二十五层本意为“公会地区”。)

但是,搬来之后大家立即明白了理由。

本部新址紧靠城镇大门,外面的野区矿石和草药的采集点十分丰富。怪物大多攻低防高,最为战斗训练的对手最合适不过。还会大量刷新掉落上等革素材和鳞素材的怪物。对于一个正在追赶攻略集团(最近常被简称为《攻略组》)的新兴公会来说,这样合适的地方可不多见。

明明不怎么外出,会长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么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地方的……亚丝娜这样想着,走进了二层建筑的大门。

正门之上飘扬着一面深红色的公会旗帜,上面印有《KoB》三个字母,是公会英文名《Knights of the Blood》的缩写。此外旗帜上还画着一柄十字剑形状的纹章。从旗帜下穿过,走入宅邸,然后登上大厅正面的楼梯,亚丝娜停在了二层北端公会会长的房间前。

确认了一下时间,亚丝娜敲了敲门。里面立即传来一声“请进”。

“打扰了。”

亚丝娜略施一礼,走了进去。房间大概有十叠大小,略有些暗。赤红的夕阳正从南面的窗户斜照进来。靠近窗户的地方放了一张横宽近两米的巨大书桌,后面坐着一个男人。从这个角度看去,男人似乎正背负着身后的夕阳。

(译者注:日本仍保留着用榻榻米(畳)的块数来计算房间面积的习惯。传统榻榻米的大小是固定的,大概为1.62平米。因此团长的房间有16平米大小,大概相当于一间标准主卧)

书桌是用奢华的红木无垢材所制,不知价值多少柯尔。亚丝娜走到桌前,再次低头行了一礼。

“我来报告今天的楼层攻略。”

“嗯。”

男人点了点头,抬起脸来。铁灰色的长发向后梳起,瘦长的身材包裹在真红色的袍服中。年龄大概接近三十岁,沉稳的气度比起剑士更接近学者,然而黄铜色的眼瞳中的光比任何人都锐利。

玩家名是希兹克利夫。实力相当强劲,仅仅半年时间便把《血盟骑士团》这个历史不长的公会带入了攻略组中坚。公会的成员称其为《团长》,对其十分仰慕——更确切地说是崇拜。但亚丝娜每次面对他时都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吸了一口干冷的空气,亚丝娜平复心情,开口说道:

“……我们到达了四十层迷宫区的第二十三层。地图探查已经完成了七成,预计明天或后天就能发现BOSS的房间。”

“是吗,辛苦了。KoB是进度最快的了吧?”

“直到今天为止还是如此,不过……”

稍微停滞了一下,亚丝娜接着说道:

“在第二十三层和中BOSS级的怪物战斗时发生了些问题,被路过的玩家搭救了。我们在战斗结束之后就返回了,现在应该是那名玩家进度最快。”

“唔,是DKB吗?”

攻略组最古老也是最大的公会《圣龙骑士团》(Dragon Knights Brigade),希兹克利夫说出了这个名字。亚丝娜却很快摇了摇头。

“不是……是个独行玩家。”

公会会长露出一丝苦笑,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是他啊。身手越来越好了呢……是不是应该再邀请他一次。”

“我认为没用。”

“亚丝娜君这么说的话,那就暂时再等等吧。”

收起笑容,希兹克利夫交叉双手放在桌上。

“先不说这个了……战斗中发生的问题究竟是什么?能让你中断攻略,应该不是什么小事吧?”

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亚丝娜陷入了迷惘。希兹克利夫虽然不是个会随意咆哮发怒的人,但同时他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合理主义者。如果得知了诺提拉斯的“症状”,很难说他会不会做出一些无情的判断。

但是果然还是没法缄口不言。今天,由于诺提拉斯没有遵守指示,桑萨可是遇到了性命危险。在SAO这个死亡游戏中,HP全损意味着现实的死亡,因此玩家的安全从来都是最优先的。不仅为了公会成员,也为了诺提拉斯自身考虑,应该把情况说出来。

“是这样的……”

花了几分钟时间,亚丝娜把跟《冷酷的狱吏长》战斗时发生的事说明了一遍。希兹克利夫听完后“唔……”了一声,然后合起了眼睛。

之后很快又睁开双眼,黄铜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亚丝娜。

“诺提拉斯君今天是第一次参加迷宫区的攻略么?”

“是的。上周才和桑萨一起进入一队。”

亚丝娜瞥了一眼窗外。宅邸的前院里,四五个玩家正在进行配合训练。

现在KoB公会总共有二十六名成员。其中十八人是A、B、C三个正规队伍所属的一队成员。六人是加入还没多久的二队成员。剩下的两人中,一位是团长希兹克利夫,基本上只参加BOSS攻略战。另一位是个名叫代赞的爽朗男人,他一手负责公会的物资管理,也是基本不参与前线攻略。

(译者注:代赞,原文为ダイゼン,可写作“大膳”,英语拼写为Daizen。本意为一种叫“灰斑鸠”的鸟类。刀剑wikia词条显示他其实在一季动画中出现过,就是第十集桐人和团长在竞技场决斗时站在门口卖票的大叔……)

A队队长是个叫做哥德夫利的双手剑使。B队队长就是亚丝娜。C队是总部搬迁之后才新设立的,队长由名叫萨拉的阔剑(Glave)使担任。再加上代赞,这四个人就是公会的干部玩家。诺提拉斯和桑萨的升格也是由这四人讨论首肯的,希兹克利夫原则上不会插手队伍编成的事务。

(译者注:歌德夫利就是第一季第10集中被克拉帝尔干掉的倒霉蛋……)

“原来如此……在此之前的战斗中,诺提拉斯君的表现没什么问题吧?”

面对新的提问,亚丝娜再次点了点头。

“是的……不过他今天是第一次面对中BOSS级的大型怪物,会害怕也不难理解……”

听到亚丝娜为诺提拉斯说话,希兹克利夫自然而然地把那仿佛带有磁力的视线转了过来。

“如果只是单纯害怕的话,习惯之后自然就好了……不过问题可能更加复杂一些”

“什么意思……?”

“诺提拉斯君,可能有轻度的FNC。”

听到这个单词,亚丝娜倒吸了口气。

FNC是“完全潜行不适应症”的简称。如字面所述,指的是大脑跟Nerve Gear之间的连接有些问题。重度FNC连基本的潜行都做不到,因此不可能被困在这个死亡游戏中。但还有一些情况是本身可以潜行,但假想体的感觉和动作都有问题。

亚丝娜的朋友涅兹哈就有轻度FNC,无法准确判断远近,因此不能打近身战。后来听从桐人的建议转成了飞轮使,成为了SAO中宝贵的远距离攻击手,现在正作为攻略组的一员活跃着。

(译者注:涅兹哈,强化欺诈的锻造师,详见SAOP1下篇《胧幻剑的圆舞曲》。)

但是如果诺提拉斯的症状是FNC引起的,那么变更建制很可能无法解决问题。

“但是……在特定状况下迈不动腿,这种FNC症状真的存在吗?”

亚丝娜呆呆地问道。希兹克利夫把下巴放在交叠的手背上,嘴唇几乎不动地答道:

“Nerve Gear会读取大脑输出的运动命令,将其转换成数字代码,然后传递给假想世界中的假想体。但人脑是极其复杂的装置……很多时候会同时发送相反的命令。”

“这是什么意思……?”

“比如说可以想象一下发生火灾的时候跳楼求生的场景。地面上已经布置好了救生垫,只要落在上面就不会死。但即使能够理解这点,多数人还是不敢跳。一方面,理性会发出跳下去的命令;另一方面,自保的本能却会给出不要跳的命令。”

(译者注:事实上救生气垫对一定高度以上的坠落冲击缓冲效用有限,且受高空风速和下落姿势的影响很可能会落不准。因此如以后遇到火灾,切勿因等候气垫延误逃生时机))

“……但不跳就会被烧死的时候,最后还是会选择跳下去吧?”

“现实世界恐怕的确如此。最终,寄宿在最上位中枢大脑新皮质中的理性,会压倒下层中枢负责的本能。然而,对于虚拟世界中的假想体来说,Nerve Gear不能把大脑的命令转化成数字代码的话就无法移动。如果转换过程中出现问题,没有把理性而是把本能放在优先位置……”

“……就有可能出现在BOSS战中假想体无法移动的情况?”

对于亚丝娜的话,希兹克利夫微微点了点头。嘴唇隐藏在骨节突出的双手后,慢慢传出冷静的声音。

“那种情况下,单纯习惯战斗很可能无法解决问题,因为无法消除远离危险的本能……如果能对Nerve Gear进行专门调试,增强运动命令的话或许还能动的了,但……”

“那种事我们现在根本办不到……”

亚丝娜低声接道。希兹克利夫抬起头来,眨了几下眼睛,微微颔首。

“啊,就是这样。话说回来这也只是推测。也有可能随着经验积累问题就解决了。——亚丝娜君,对于诺提拉斯君的能力你有什么评价?”

面对突然的提问,亚丝娜眨了眨眼睛,答道:

“……剑技发动速度很快,战斗直感也不错。姿势崩溃的情况下基本也不会发动失败……性格方面很认真,从未缺席过训练和会议。”

“是吗……那样的话也值得我们摸索一下解决办法。关于他的处置,由亚丝娜君全权负责。”

虽然之前大半想到可能会这么处置,但如此干脆地让自己负责还是有些出乎意料。亚丝娜不禁哑然。

如果诺提拉斯真的有轻度FNC的话,仅仅用这个理由就将他驱逐也是亚丝娜不想做的。但是另一方面,亚丝娜身为副会长,有保护公会成员的责任。实际上,今天狱吏长之战时如果不是桐人恰好赶到,长枪使桑萨就有可能殒命在此。即将到来的楼层攻略战中绝不允许再次出现类似的事故。

亚丝娜仅仅犹豫了几秒,便做出决定,答道:

“……四十层的BOSS战,不能让诺提拉斯参加。楼层突破之后再仔细检查下他的症状,然后考虑对策。”

“嗯,我明白了。这样就好。”

公会长点了点头,把视线再次投向手边。

红木制的大型书桌上叠着几十张羊皮纸,几乎堆成了小山。希兹克利夫一边看着眼前的文件,一边猛烈敲击虚拟键盘。有志于加入攻略组的玩家足有数百人。血盟骑士团会定期将他们的最新情报收集整理,然后讨论是否对其中部分玩家发出邀请。血盟骑士团能在仅仅半年时间内成长为顶级攻略公会,相当程度上靠的是希兹克利夫这份情报能力。

但他似乎不打算拉起一个像是DKB或过去的艾因格朗特解放队(ALS)那样的巨型组织。要建立一个由少数精锐组成,机动灵活的公会,这一想法虽然亚丝娜和其他几位副会长也都赞同,但正因如此,今后会排斥诺提拉斯这样的有缺陷的玩家也就不难想象了。

虽然这一层的BOSS战赶不上了,但进入下一层后应该找他好好谈谈,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下定了决心,亚丝娜略施一礼,退出了团长室。

 

分页阅读: 1 2 3 4 下一页
8 条回应
  1. 星星中暑_1782017-4-8 · 10:03

    终于出了[鼓掌][爱你]

  2. Alice_Schuberg2017-4-8 · 10:50

    不翻译一下那个对伊藤的采访吗[doge]http://t.cn/R6eh30S

  3. 11月7日 《刀剑神域》通关,好落寞的一句话啊

  4. anynom2017-9-15 · 5:22

    233333前台后台,评论自己没有删除和编辑权限求删评论

  5. Versus2018-3-21 · 16:22

    谢谢谢谢谢

  6. Sirius🌟2019-7-8 · 21:55

    译者的后记很有深度。感触良多啊!
    青,谢谢你!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