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劇場版刀劍神域][來場特典]希望之歌

Heathcliff · 4月8日 · 2017年 ·

刀劍神域·希望之歌
Sword Art Online·Hopeful Chant

原作:川原礫
插畫:abec

圖源:藍顏帝第(拉斯觀測組)
翻譯:青簾卷
校對:結城明日奈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本小說為日本觀影附贈特典,為劇場版的前傳,主要為補完設定。
故建議在觀賞劇場版本篇之後閱讀。


1.

“B隊、C隊,團隊切換(Party Switch)準備!”

右手握着細劍《冬之痕+2》(Wintry Stroke+2)高高舉起,亞絲娜喊道。

地城牆壁上燃燒的火把倒映在劍身上,綻放出青白色的光。

“明白!” “哦!”,

通道前方正與大型怪物對峙的C隊高聲喊道。同時,亞絲娜指揮的B隊也於後方緊張地應和。

浮游城艾因格朗特第四十層,迷宮區高塔二十三層。

迷宮區作為通向下一層唯一的通道,必然高達百米左右。內部層數視設計主題而定,但一般都有三十層。由此說來,這座高塔應該也已經被踏破了近八成,距離樓層BOSS所在的最上層已經相當接近。

想要攻略遊戲,各層的BOSS怪物是最大的障礙。其中,二十五層、五十層、七十五層這些四分節點的BOSS尤其強大。而僅次於他們的,就是十層一遇的整數層BOSS。也就是說,打倒了四十層的BOSS後,下一個難關就要到第五十層……也就是百層浮游城的中間點。

雖然等待着玩家的可能是超越二十五層的激烈戰鬥,然而一旦突破,就會迎來艾因格朗特攻略的轉折點。被迫進行這個死亡遊戲已經一年時間,迄今為止通關遊戲、解放所有玩家這個最終目標一直讓人異常絕望,但在那之後或許也會變得隱約可及了吧。

所以,沒時間在這裡苦戰了。中BOSS程度的怪物爭取一次突破,今天就要找出通往頂層的路徑。

四十層的設計主題是《牢獄》。與之相應,現在跟玩家交戰的怪物就是一個巨大的獄吏。固有名是《冷酷的獄吏長》(Ruthless Ward Chief)。雖然是人型,但當然不會是人類。全身皮膚呈暗紅色,雙臂異常粗長,合握着一根生有無數尖刺的金屬棒,鋼鐵的面具下雙眼閃着渾濁的黃光。

獄吏長的攻擊模式十分簡單,就是用蠻力揮舞手中的狼牙棒。然而威力卻不容小覷,使得攻擊手一直無法近身。但是經過近二十分鐘的戰鬥,現在終於完全把握了他的攻擊方式。下次切換時就一口氣解決他。

亞絲娜下定決心,看着獄吏長高高地舉起了狼牙棒。

“C隊,倒數,3!2、1……”

怪物的咆哮聲如混亂的鼓點一般,正在此時,

“0!”

亞絲娜的喊聲與其重疊。

怪物巨大的狼牙棒橫掃而至,C隊隊長手中的闊劍發出綠色的光效迎擊。其他五人也打出顏色各異的單發劍技配合。

劇烈的震動聲響徹通道,獄吏長手中的狼牙棒反彈而回,身體也大幅後仰。C隊的6名隊員也同樣被擊退。大威力的攻擊相互衝突,就會對雙方造成這樣的後仰效果。

正是由於存在這樣的後仰效果,才會產生SAO里最基本也是最必不可少的戰術——《前後交換》。

切換是指同伴以及所處位置的替換,因此需要戰鬥中暫停一定的時間。

配合良好的二人組進行切換的話,只要格擋敵人的大招,或者迫使敵人格擋己方的大招,以此創造一瞬間的中斷,這就足夠了。但對於六人小隊之間的切換,即團隊切換來說,最少需要三秒以上的空當。

面對敵人的全力攻擊,全隊使用單發劍技抵擋,其產生的後仰使得獄吏長劇烈搖晃,己方的六人也連退了五米。然而這正中下懷。這個必要的空當正是過去數月特訓的成果。

“B隊,前進!”

亞絲娜大聲下達命令,本人也同時沖了上去。

穿過硬直中的C隊隊員,直接衝到了最前方。

獄吏長仍然沒有從後仰的狀態中恢復。亞絲娜奮力刺出右手的細劍,三連擊劍技《三角突刺》(Triangular)襲向膝蓋的弱點。兩條HP槽的第一條伴隨着破碎光效消失,直接進入了第二條。

“Dorudarang!!”

用怪物語發出一陣憤怒的咆哮,獄吏從後仰中恢復了過來。要動真格的了。

“塞古羅、穆爾達爾,正面吸引目標!攻擊模式可能會有所改變,所以專心防禦!弗羅茨和我從右側攻擊,桑薩與諾提拉斯從左側展開!”

(譯者註:人名有些奇怪,在這裡註明下

塞古羅:原文セグロ,可寫作“背黑”,即鳥類名中常見的“黑背XX”

穆爾達爾:原文ムルダール,沒找到相近的詞源和拼寫。

弗羅茨:原文フルツ,可寫作古津,地名,位於新潟県新潟市)

桑薩:原文サンザ,對應寫法有很多,多與歌舞伎有關

諾提拉斯:原文ノーチラス,單詞Nautilus的片假名寫法,意為“鸚鵡螺”)

亞絲娜用最快的語速下達命令。幾乎同時,B隊的兩個主T就舉起大盾衝到了獄吏面前,同時發動了嘲諷技《威嚇》(Threatful Roar),使得獄吏原本盯着亞絲娜的黃色眼睛也轉向了二人。

趁此機會,亞絲娜與錘使弗羅茨匯合,繞向怪物的右側。另一邊,槍使桑薩和單手劍使諾提拉斯也正展開——

本應如此的。但是……

“——!?”

衝過來的只有手持十字槍的魁梧的桑薩,本應支援他的持盾劍士卻不見蹤影。

獄吏長的單體攻擊可由吸引火力的兩個主T頂住,但面對水平橫掃的廣域攻擊,四個主攻手只能選擇防禦或迴避。如果周圍的空間夠大的話還能後退迴避,但這條通道橫寬只有六米。獄吏的橫掃攻擊完全可以從一端打到另一端,所以必須用盾或者武器防禦。

雖然細劍本不太適合用來防禦,亞絲娜的愛劍卻不是如此。最初的愛劍《風之花劍》(Wind Fleuret)被融為素材,由暗精靈鍛造師之手打造成了利劍《騎士細劍》(Chivalric Rapier)。之後又再次作為素材融掉,變成了這把《冬之痕》。與纖細的外觀不同,這把劍具有難以想象的攻擊力和耐久,中BOSS程度的攻擊可以輕鬆用側面擋下來。

然而,桑薩的十字槍雖然攻擊力和攻擊範圍都沒得說,但由於槍柄是木製的,耐久有些低。別人曾多次勸過他不如換成全金屬制的長槍(Lance)系或長戟(Halbert)系武器,但他卻非常固執,根本不聽。

(青:不聽就對了!當Lancer會有什麼後果誰不知道!)

現在的亞絲娜也能理解,這種固執可以給人一種狀態欄無法顯示的力量。而且如果有持盾劍士在一旁援護,這種敵人的攻擊也能抗住。所以才制訂了這個陣型。然而……

“諾提拉斯,怎麼了!?”

是踩中陷阱了么?亞絲娜頭也不回地喊道,但是沒有回應。雖然可以從C隊中再叫個人來,但他們也已經到極限了,現在正喝葯回復。如果讓他們在HP不滿的狀態下強行參戰,恐怕會招致最壞的結果。

“……桑薩,後退!”

亞絲娜咬牙喊道。槍是長於打斷的武器,沒有槍的話兩個主T的負擔也必然會加重。總要想辦法靠四個人撐到C隊恢復,然後再進行一次團隊切換,也得確認一下諾提拉斯沒過來的原因。

聽到亞絲娜的指示,桑薩一瞬間露出不甘的神色。他和諾提拉斯一樣,是在這第四十層才被提拔為公會一隊成員的,所以一直非常努力,想要進入攻略樓層BOSS的隊伍。什麼都沒幹就要後退,這份怨氣雖然可以理解,但現在魯莽地衝上去只會適得其反。

然而,在長槍使還沒有退下的時候……

“Diruaa!!”

獄吏長一聲吼叫,然後把巨大的狼牙棒放低,擺成和地面水平的架勢。

“範圍攻擊!下段防禦!!”

就在亞絲娜喊出的瞬間,伴隨着巨大的破風聲,直徑三十厘米的狼牙棒已經襲來。面對扇狀的橫掃攻擊,右翼的亞絲娜和弗羅茨、中央的塞古羅和穆爾達爾,都迅速下蹲,用武器或盾牌堪堪擋住了。然而,沒能及時退避的桑薩只能把槍杵在地面上進行防禦……接着,黑色的狼牙棒無情地將槍砸斷了。

“Guaaa!”

桑薩的腰部被狼牙棒狠狠擊中,整個人直接被打飛,然後重重地撞上後面的牆壁,接着倒在了地上。亞絲娜視野左側,隊友的HP槽其中一條瞬間減少了三成以上。

“Guruuu……”

發出奇怪的笑聲,冷酷的獄吏長把臉轉向桑薩。

四十層的主題是牢獄,在這層徘徊的部分獄吏怪物具有一種叫做《Bullying》的麻煩算法。Bullying在英語中是“欺負弱小者”的意思。正如這個單詞的原意,怪物的仇恨值與通常不同,而是會轉向倒地無法移動或者吃了Debuff的玩家。

“呃……”

亞絲娜想要攻擊獄吏長,阻止其追打桑薩。但由於蹲防了大招,身體進入了短暫的硬直時間,雙腳根本無法移動。主T的塞古羅和穆爾達爾也一樣站不起來。

“桑薩,快跑!”

亞絲娜拚命喊道。但可能是因為連續遭受劇烈打擊而出現了輕微的眩暈,桑薩一直沒能爬起來。對準槍使毫無防備的背部,獄吏高高舉起了武器。造型兇惡的狼牙棒上發出鮮亮刺眼的紫光。劍技——直接挨上一記的話估計會當場死亡。

“Doruaaa!!”

狼牙棒轟然下擊——

通道的後方,一道人影彷彿疾風般地突進,接着一記快不可見地斬擊擋開了這必殺的一擊。諾提拉斯終於歸隊了——亞絲娜的理性這樣想着,但同時直覺又在否定這一想法。衝鋒速度如此之快、斬擊威力如此之大,這些都是諾提拉斯這樣的新人無法做到的。況且,亞絲娜熟悉這股氣息。

不用劍技,僅僅普通的一記衝鋒斬就能和中BOSS的劍技相互抵消。劍士黑色的大衣下擺隨風翻動,同時扭頭沖桑薩喊道:

“左翼由我接下!你快退下回復!”

劍士拉起桑薩,然後將他推向後方。兩人的空缺由一人填補,劍士的發言引得B隊和回復中的C隊一陣嘩然,卻沒有一個反對。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個突然闖入的玩家實力如何。

壓住胸中翻湧的複雜感情,亞絲娜喊道:

“……拜託了!”

黑衣的劍士透過微長的前發瞥了亞絲娜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之後的戰鬥異常安定,給人的感覺彷彿敵人不是迷宮區最前線的中BOSS,而是下層野外的普通小怪。

這是當然的。因為獄吏長大多數的攻擊,都被劍士像機械一樣,用迅速、精準的動作和超人的預判打斷了。中途開始兩個主T也加入了進攻,第二條HP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減少。僅僅不到五分鐘,強敵《冷酷的獄吏長》巨大的身軀就轟然粉碎,散入迷宮淡淡的陰影中。

伴隨着令人振奮的效果音,戰鬥結果的畫面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兩支隊伍全都發出盛大的歡呼聲,但亞絲娜卻無心跟他們一樣慶祝。

“大家回復一下HP。”

向周圍的同伴下達指示後,亞絲娜穿過人群,走向了通道前方剛剛把長劍收回背後鞘中的黑衣玩家。

一瞬間腦中掠過了十幾種搭話的方式,脫口而出的卻是最乾燥無味一句話。

“感謝支援。”

然後,面前的玩家來了個一百六十度轉身,用一個微妙的角度看着亞絲娜。

“不用……反正我也必須要從這裡通過。”

(青:這就是狗糧技能MAX之前的二人的對話方式……)

這種客氣的回答讓亞絲娜感到胸中刺痛。雖然從半年前開始兩人已不再是搭檔,但這種心痛仍然沒有消除的跡象。

深吸一口氣,壓下內心的感情,亞絲娜注視着從前的同伴,也是現在攻略組唯一的獨行玩家——單手劍使桐人。

“……你,還要前進么?”

面對詢問,劍士絲毫沒有表現出即將單獨踏入未知區域的恐懼,只是淡然地點了點頭。

“嗯,我想去找找BOSS的房間。”

“是嗎……當心點。”

“謝謝,你也是。”

劍士連笑容都沒有露出,只是揮了揮手,接着再次轉過身,身影融入通道盡頭的黑暗中。

(青:你不裝逼會死啊……)

一直等到微弱的腳步聲完全消失,亞絲娜才緩緩轉過身。

突然,胸中的疼痛轉化為強烈的衝動,壓得她喘不過氣。

想要把染成公會紅白二色的斗篷脫掉,把右手的紋章戒指取下,追上桐人,然後對着那令人懷念的背影喊道“我會退出公會的。所以,再跟我一起搭檔吧”。

但是,這是不被允許的。退出二十五層BOSS攻略戰之前一直跟桐人組成的小隊,加入了新興公會《血盟騎士團》。做出這種選擇的,正是亞絲娜自己。

總算壓制住衝動,短短地嘆了口氣,亞絲娜回到了公會成員所在的位置。必須問問B隊新人諾提拉斯無視團隊切換命令的理由。

但在亞絲娜找到諾提拉斯之前,人群中就爆發出一個尖銳的聲音。

“喂,你這傢伙,怎麼沒切換!?”

充滿憤懣的聲音來自桑薩。亞絲娜趕忙跑過去,就看到魁梧的槍使左手握着十字槍折斷的槍柄,右手正提着一個纖瘦的玩家的衣領。

“住手!”

迅速擠進人群,讓桑薩放開手,亞絲娜站在諾提拉斯面前。

年輕的臉上仍留有一絲少年的稚氣,但應該比上線時還是初三學生的亞絲娜要年長一些。波浪狀的枯黃色頭髮遮住了半張臉。眼睛雖然被遮住,但嘴角卻不甘地抿着。緊握的雙拳正微微顫動。

HP條顯示角色名為Nautilus,但亞絲娜再三確認,HP條並沒有怎麼減少,也沒有負面狀態的圖標。也就是說,沒有遵守切換指示既不是因為受傷,也不是因為Debuff。

“就結果來說怪物還是被打倒了。我也無意在此責怪你。”

亞絲娜對趴在地上的諾提拉斯小聲說道。

“……但是,團隊戰最重要的就是默契的配合。我必須聽聽你沒有按指揮行動的理由。”

說到這裡,諾提拉斯抬頭看了一眼亞絲娜,接着用壓抑的聲音說道:

“我……也想衝上去的”

再次低下頭,盯着自己的靴子接著說道。

“但是腳……怎麼也動不了”

公會的同伴似乎沒有更多想說的了,只是緊緊地閉着嘴。看到這裡,亞絲娜移開視線,稍微考慮了一會兒,然後向全員下達了指示。

“……今天就先返回城鎮。陣型是D2號,走出迷宮區前不要放鬆警惕。”

回復結束的玩家們迅速組成隊列。地城移動用的陣型共分四種,分別是速度優先型、防禦優先型、探索優先型以及升級優先型。2號則在前後配置坦克和斥候,是最重視安全的隊形。

最後看了一眼通往上層的路,亞絲娜抬起右手,揮向前去。

“開始移動。”

 

2.

公會《血盟騎士團》的本部,位於靠近前線的三十九層。

今天是2023年10月15日,而這層的城鎮傳送門是一周前的10月8日開通的。也就是說公會剛剛才從下層搬上來。

亞絲娜在四十層主街區解散了隊伍,然後站到傳送門前,卻差點說成了本部原先所在的二十五層,所幸及時改口,才順利傳送到了下面一層。

三十九層的主街區《諾爾弗雷特》沒有什麼明顯的特徵,可以說是典型的“奇幻世界的鄉村小鎮”。其實這層有很多樹林以及河流,紅色屋頂的小房子連成一片,非常可愛,所以亞絲娜並不討厭這個地方。然而由於餐廳和酒館很少,在其他公會成員中評價可不算高。

公會的本部,就設在《諾爾弗雷特》街區盡頭的一座安靜的鄉間宅邸中。原址則是在堪稱大都市的二十五層主街區《吉爾德斯坦》。當初宣布要把本部搬來此處時,所有成員都猜不到會長究竟在想什麼。

(譯者註:《吉爾德斯坦》這個聽起來很清真的地名是個拼接詞。“吉爾德”是英語中Guild一詞的音譯,原意即“公會”。“斯坦”出自波斯語,英語中轉寫為“-stan”,原意是“地區”。中亞很多國家把這個詞用作國名。所以二十五層本意為“公會地區”。)

但是,搬來之後大家立即明白了理由。

本部新址緊靠城鎮大門,外面的野區礦石和草藥的採集點十分豐富。怪物大多攻低防高,最為戰鬥訓練的對手最合適不過。還會大量刷新掉落上等革素材和鱗素材的怪物。對於一個正在追趕攻略集團(最近常被簡稱為《攻略組》)的新興公會來說,這樣合適的地方可不多見。

明明不怎麼外出,會長到底是怎麼找到這麼一個可遇而不可求的地方的……亞絲娜這樣想着,走進了二層建築的大門。

正門之上飄揚着一面深紅色的公會旗幟,上面印有《KoB》三個字母,是公會英文名《Knights of the Blood》的縮寫。此外旗幟上還畫著一柄十字劍形狀的紋章。從旗幟下穿過,走入宅邸,然後登上大廳正面的樓梯,亞絲娜停在了二層北端公會會長的房間前。

確認了一下時間,亞絲娜敲了敲門。裡面立即傳來一聲“請進”。

“打擾了。”

亞絲娜略施一禮,走了進去。房間大概有十疊大小,略有些暗。赤紅的夕陽正從南面的窗戶斜照進來。靠近窗戶的地方放了一張橫寬近兩米的巨大書桌,後面坐着一個男人。從這個角度看去,男人似乎正背負着身後的夕陽。

(譯者註:日本仍保留着用榻榻米(畳)的塊數來計算房間面積的習慣。傳統榻榻米的大小是固定的,大概為1.62平米。因此團長的房間有16平米大小,大概相當於一間標準主卧)

書桌是用奢華的紅木無垢材所制,不知價值多少柯爾。亞絲娜走到桌前,再次低頭行了一禮。

“我來報告今天的樓層攻略。”

“嗯。”

男人點了點頭,抬起臉來。鐵灰色的長髮向後梳起,瘦長的身材包裹在真紅色的袍服中。年齡大概接近三十歲,沉穩的氣度比起劍士更接近學者,然而黃銅色的眼瞳中的光比任何人都銳利。

玩家名是希茲克利夫。實力相當強勁,僅僅半年時間便把《血盟騎士團》這個歷史不長的公會帶入了攻略組中堅。公會的成員稱其為《團長》,對其十分仰慕——更確切地說是崇拜。但亞絲娜每次面對他時都有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吸了一口乾冷的空氣,亞絲娜平復心情,開口說道:

“……我們到達了四十層迷宮區的第二十三層。地圖探查已經完成了七成,預計明天或後天就能發現BOSS的房間。”

“是嗎,辛苦了。KoB是進度最快的了吧?”

“直到今天為止還是如此,不過……”

稍微停滯了一下,亞絲娜接著說道:

“在第二十三層和中BOSS級的怪物戰鬥時發生了些問題,被路過的玩家搭救了。我們在戰鬥結束之後就返回了,現在應該是那名玩家進度最快。”

“唔,是DKB嗎?”

攻略組最古老也是最大的公會《聖龍騎士團》(Dragon Knights Brigade),希茲克利夫說出了這個名字。亞絲娜卻很快搖了搖頭。

“不是……是個獨行玩家。”

公會會長露出一絲苦笑,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是他啊。身手越來越好了呢……是不是應該再邀請他一次。”

“我認為沒用。”

“亞絲娜君這麼說的話,那就暫時再等等吧。”

收起笑容,希茲克利夫交叉雙手放在桌上。

“先不說這個了……戰鬥中發生的問題究竟是什麼?能讓你中斷攻略,應該不是什麼小事吧?”

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亞絲娜陷入了迷惘。希茲克利夫雖然不是個會隨意咆哮發怒的人,但同時他也是個徹頭徹尾的合理主義者。如果得知了諾提拉斯的“癥狀”,很難說他會不會做出一些無情的判斷。

但是果然還是沒法緘口不言。今天,由於諾提拉斯沒有遵守指示,桑薩可是遇到了性命危險。在SAO這個死亡遊戲中,HP全損意味着現實的死亡,因此玩家的安全從來都是最優先的。不僅為了公會成員,也為了諾提拉斯自身考慮,應該把情況說出來。

“是這樣的……”

花了幾分鐘時間,亞絲娜把跟《冷酷的獄吏長》戰鬥時發生的事說明了一遍。希茲克利夫聽完後“唔……”了一聲,然後合起了眼睛。

之後很快又睜開雙眼,黃銅色的眼睛緊緊盯着亞絲娜。

“諾提拉斯君今天是第一次參加迷宮區的攻略么?”

“是的。上周才和桑薩一起進入一隊。”

亞絲娜瞥了一眼窗外。宅邸的前院里,四五個玩家正在進行配合訓練。

現在KoB公會總共有二十六名成員。其中十八人是A、B、C三個正規隊伍所屬的一隊成員。六人是加入還沒多久的二隊成員。剩下的兩人中,一位是團長希茲克利夫,基本上只參加BOSS攻略戰。另一位是個名叫代贊的爽朗男人,他一手負責公會的物資管理,也是基本不參與前線攻略。

(譯者註:代贊,原文為ダイゼン,可寫作“大膳”,英語拼寫為Daizen。本意為一種叫“灰斑鳩”的鳥類。刀劍wikia詞條顯示他其實在一季動畫中出現過,就是第十集桐人和團長在競技場決鬥時站在門口賣票的大叔……)

A隊隊長是個叫做哥德夫利的雙手劍使。B隊隊長就是亞絲娜。C隊是總部搬遷之後才新設立的,隊長由名叫薩拉的闊劍(Glave)使擔任。再加上代贊,這四個人就是公會的幹部玩家。諾提拉斯和桑薩的升格也是由這四人討論首肯的,希茲克利夫原則上不會插手隊伍編成的事務。

(譯者註:歌德夫利就是第一季第10集中被克拉帝爾幹掉的倒霉蛋……)

“原來如此……在此之前的戰鬥中,諾提拉斯君的表現沒什麼問題吧?”

面對新的提問,亞絲娜再次點了點頭。

“是的……不過他今天是第一次面對中BOSS級的大型怪物,會害怕也不難理解……”

聽到亞絲娜為諾提拉斯說話,希茲克利夫自然而然地把那彷彿帶有磁力的視線轉了過來。

“如果只是單純害怕的話,習慣之後自然就好了……不過問題可能更加複雜一些”

“什麼意思……?”

“諾提拉斯君,可能有輕度的FNC。”

聽到這個單詞,亞絲娜倒吸了口氣。

FNC是“完全潛行不適應症”的簡稱。如字面所述,指的是大腦跟Nerve Gear之間的連接有些問題。重度FNC連基本的潛行都做不到,因此不可能被困在這個死亡遊戲中。但還有一些情況是本身可以潛行,但假想體的感覺和動作都有問題。

亞絲娜的朋友涅茲哈就有輕度FNC,無法準確判斷遠近,因此不能打近身戰。後來聽從桐人的建議轉成了飛輪使,成為了SAO中寶貴的遠距離攻擊手,現在正作為攻略組的一員活躍着。

(譯者註:涅茲哈,強化欺詐的鍛造師,詳見SAOP1下篇《朧幻劍的圓舞曲》。)

但是如果諾提拉斯的癥狀是FNC引起的,那麼變更建制很可能無法解決問題。

“但是……在特定狀況下邁不動腿,這種FNC癥狀真的存在嗎?”

亞絲娜獃獃地問道。希茲克利夫把下巴放在交疊的手背上,嘴唇幾乎不動地答道:

“Nerve Gear會讀取大腦輸出的運動命令,將其轉換成數字代碼,然後傳遞給假想世界中的假想體。但人腦是極其複雜的裝置……很多時候會同時發送相反的命令。”

“這是什麼意思……?”

“比如說可以想象一下發生火災的時候跳樓求生的場景。地面上已經布置好了救生墊,只要落在上面就不會死。但即使能夠理解這點,多數人還是不敢跳。一方面,理性會發出跳下去的命令;另一方面,自保的本能卻會給出不要跳的命令。”

(譯者註:事實上救生氣墊對一定高度以上的墜落衝擊緩衝效用有限,且受高空風速和下落姿勢的影響很可能會落不準。因此如以後遇到火災,切勿因等候氣墊延誤逃生時機))

“……但不跳就會被燒死的時候,最後還是會選擇跳下去吧?”

“現實世界恐怕的確如此。最終,寄宿在最上位中樞大腦新皮質中的理性,會壓倒下層中樞負責的本能。然而,對於虛擬世界中的假想體來說,Nerve Gear不能把大腦的命令轉化成數字代碼的話就無法移動。如果轉換過程中出現問題,沒有把理性而是把本能放在優先位置……”

“……就有可能出現在BOSS戰中假想體無法移動的情況?”

對於亞絲娜的話,希茲克利夫微微點了點頭。嘴唇隱藏在骨節突出的雙手後,慢慢傳出冷靜的聲音。

“那種情況下,單純習慣戰鬥很可能無法解決問題,因為無法消除遠離危險的本能……如果能對Nerve Gear進行專門調試,增強運動命令的話或許還能動的了,但……”

“那種事我們現在根本辦不到……”

亞絲娜低聲接道。希茲克利夫抬起頭來,眨了幾下眼睛,微微頷首。

“啊,就是這樣。話說回來這也只是推測。也有可能隨着經驗積累問題就解決了。——亞絲娜君,對於諾提拉斯君的能力你有什麼評價?”

面對突然的提問,亞絲娜眨了眨眼睛,答道:

“……劍技發動速度很快,戰鬥直感也不錯。姿勢崩潰的情況下基本也不會發動失敗……性格方面很認真,從未缺席過訓練和會議。”

“是嗎……那樣的話也值得我們摸索一下解決辦法。關於他的處置,由亞絲娜君全權負責。”

雖然之前大半想到可能會這麼處置,但如此乾脆地讓自己負責還是有些出乎意料。亞絲娜不禁啞然。

如果諾提拉斯真的有輕度FNC的話,僅僅用這個理由就將他驅逐也是亞絲娜不想做的。但是另一方面,亞絲娜身為副會長,有保護公會成員的責任。實際上,今天獄吏長之戰時如果不是桐人恰好趕到,長槍使桑薩就有可能殞命在此。即將到來的樓層攻略戰中絕不允許再次出現類似的事故。

亞絲娜僅僅猶豫了幾秒,便做出決定,答道:

“……四十層的BOSS戰,不能讓諾提拉斯參加。樓層突破之後再仔細檢查下他的癥狀,然後考慮對策。”

“嗯,我明白了。這樣就好。”

公會長點了點頭,把視線再次投向手邊。

紅木製的大型書桌上疊着幾十張羊皮紙,幾乎堆成了小山。希茲克利夫一邊看着眼前的文件,一邊猛烈敲擊虛擬鍵盤。有志於加入攻略組的玩家足有數百人。血盟騎士團會定期將他們的最新情報收集整理,然後討論是否對其中部分玩家發出邀請。血盟騎士團能在僅僅半年時間內成長為頂級攻略公會,相當程度上靠的是希茲克利夫這份情報能力。

但他似乎不打算拉起一個像是DKB或過去的艾因格朗特解放隊(ALS)那樣的巨型組織。要建立一個由少數精銳組成,機動靈活的公會,這一想法雖然亞絲娜和其他幾位副會長也都贊同,但正因如此,今後會排斥諾提拉斯這樣的有缺陷的玩家也就不難想象了。

雖然這一層的BOSS戰趕不上了,但進入下一層後應該找他好好談談,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

下定了決心,亞絲娜略施一禮,退出了團長室。

 

13 條回應

必須 註冊 為本站用戶, 登錄 後才可以發表評論!

  1. 星星中暑_1782017-4-8 · 10:03

    終於出了[鼓掌][愛你]

  2. Alice_Schuberg2017-4-8 · 10:50

    不翻譯一下那個對伊藤的採訪嗎[doge]http://t.cn/R6eh30S

  3. 11月7日 《刀劍神域》通關,好落寞的一句話啊

  4. anynom2017-9-15 · 5:22

    233333前台後台,評論自己沒有刪除和編輯權限求刪評論

  5. Versus2018-3-21 · 16:22

    謝謝謝謝謝

  6. Sirius🌟2019-7-8 · 21:55

    譯者的後記很有深度。感觸良多啊!
    青,謝謝你!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7. 真秀2020-4-2 · 1:33

    到底是怎麼分的手啊?好想看啊 SP啥時候能更新到啊_(:з」∠)_

  8. cangyuyu2020-5-25 · 12:58

    太感謝了

  9. 肥宅2020-7-17 · 22:39

    這樣我覺得風林火山的幾位有些過分了,救命恩人居然沒半個人記住.....

  10. 遙望寒冬2020-10-17 · 21:20

    黑貓團的覆滅時間和文庫版不太一樣啊,22冊寫是6月22日

  11. 小亞2022-9-12 · 22:17

    進擊篇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寫到25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