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刀剑神域][ME24]Sugary Days 11

Heathcliff · 9月23日 · 2017年 · · ·

 

翻译信息


Sword Art Online

Material Edition 24

《Sugary Days 11》  

作者&插图:九里史生(川原砾)

翻译:@结城明日奈 

图源:@ZeHaffen(Twitter)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禁止转载

 

译者注释


SAO小说番外16.5-16.9及其后续合并为《sugary days》系列。

桐亚夫妇做家具系列第11话。预计会出短篇集。

虽然预告说是最终话,但是并没能完结……

 

正文


1

双手斧、战戟和矛这些长柄武器通常都是全金属制成的。虽然也有柄是木制的类型,但是耐久度比不上金属制的。

(注:スピアー,矛。原文为スピア,估计川原手误。)

不过,在使用长柄武器的玩家之中,也有少数人喜欢木柄,据他们所说,木柄武器的暴击率高于全金属型。

SAO的武器属性中不会明确标明暴击率的数值,暴击率的定义本身也很模糊,只能通过持有者的体感来计量。然而我的主武器是单手直剑,基本上都是全金属制的——虽然有把手是木制的剑,但是握住的手感很奇怪——难以形容。估计使用细剑的亚丝娜也是一样吧。而且,在这个浮游城中研究暴击率就像陷入一个大沼泽,恐怕不是人们应该踏入的世界吧。

此时此刻,艾基尔一脸感概良多的表情,望着眼前双手斧的长柄,这把双手斧的柄是由有着黑色光泽的木材制成的。因为长期使用,手柄和斧头上刻下了无数细细的划痕,但是斧刃闪烁着锐利的光芒,看起来似乎还能使用。

“……那把斧头,看上去还能在BOSS战使用一段时间啊。”

听到我的话,艾基尔再次点了点他的光头。

“嗯,我被这家伙救了好几次啊。在危急关头,总能打出暴击。”

“诶诶诶?”

我和亚丝娜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木柄的暴击率比较高的传闻,是真的吗?”

“哎呀,谁知道呢……”

明明是自己说的,斧商人却咧开厚厚的嘴唇,微微一笑。

“应该不是准确地标明数据。作为商人,就先让我回答是神秘现象吧。但是……”

在这里停顿了一下,艾基尔轻轻抚摸了一下伤痕累累的木柄,以少见的有些感伤的口吻继续说道:

“……作为斧战士,不管哪一把武器,都和材质、属性无关……正因如此,才能感受到NPC出售的大量制成品和持有者倾注了感情的惯用武器,哪一个才是称手的武器。”

“嗯……我也这么认为。”

亚丝娜微笑地点了点头,我也只能表示赞同。而且,如果是反对这种意见的玩家,也不可能拿着早在五十层就掉落的武器,一直强化并且用到七十五层吧。

当然,我现在使用的“阐释者”和“逐暗者”,也和以往的爱剑们一样,总有不得不换掉的一天。但是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也不会卖掉它们,或是把它们铸为材料,而是收进仓库深处,小心翼翼地保管好。就像艾基尔将马赫克尔制作的双手斧保存了一年多那样。

这个想法将我拉回当前的谜团,我悄悄地弯起了膝盖上的手指,陷入了思考。

一年前,精雕木匠马赫克尔拜托艾基尔尽可能多地收集稀有的A级和S级树木的原木——也就是2023年的九月左右。

艾基尔正式开始经商应该是在攻略了第五十层之后,即2024年的一月。

接着,马赫克尔发现弩炮的制作配方、隐居于第三层主城区兹姆弗特是距今一个月以前,也就是2024年9月——。

这些事情之间有什么相关性吗?而且为什么事到如今马赫克尔会想要制作弩炮呢?

或许这些不是我和亚丝娜应该插手的事情。但是如果马赫克尔打算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我们无法袖手旁观。能够问出这些事情的,只有疑似一年前和她有过搭档关系的艾基尔了。

对话告一段落,邻座的亚丝娜用手肘轻轻地戳了戳我的侧腹。可能是想说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但是一旦知道了我们要找的人是熟人艾基尔之后,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不知道艾基尔有没有注意到我不自然的沉默,他站了起来,将木柄的双手斧放回仓库,然后喝了一口黑咖啡,拿起了桌上的金属件——“树屋的根钉”。

“……话说,为什么又来找我鉴定这玩意儿?虽然是没怎么看到过的道具,但是也不是昂贵的稀有物品吧?……还是说,这个钉子上有什么标记只有我才能解开……”

“啊——诶——唔——”

我发出了婴儿一般的低语,艾基尔向我投来了怀疑的视线。旁边的亚丝娜也轻轻叹了一口气。但是,如果,万一艾基尔和马赫克尔曾经是恋人,现在断绝联系也是因为恋爱纠葛的话……这样一想,身为高一男生的我是不是永远都说不出口了。

“艾基尔先生。”

可能是觉得没法指望我了,亚丝娜稍微坐直身子,开口说道。

“前不久,我们有拜托过你收集材料道具吧?”

“是啊。”

艾基尔点点头,然后望向天花板。

“我记得是……三十个Solidite铸块、二十个Accudite铸块、十个老化的柚木属圆木、八个巨岩龙之腱……对吧?”

“真、真亏你记得啊,连个数都记得这么清楚。”

我下意识地插了一句,斧商人嘿嘿一笑。

“连这点记忆力都没有怎么能当得了商人……并非如此,其实是我有点在意那是做什么的材料,就稍微调查了一下,但是没有找到对应的配方,所以我也很好奇。”

“其实……”

深吸了一口气,亚丝娜开了口。

“……那是,バリスタ的配方。我们也被某人拜托收集材料道具……”

“バリスタ……?”

艾基尔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语,眉间显现出深深的痕迹。

“那个东西,当然不是指咖啡师……而是巨大的弓吧?”

(注:barista,制作浓缩咖啡相关饮品的专家;balista,弩炮。二者读音相同,皆为原文为“バリスタ”。)

“嗯,就是弩炮。”

我用日语翻译了一遍,艾基尔没有看我,而是低头注视着右手握住的咖啡杯。

“也就是说……拜托你们收集材料的,是精雕木匠马赫克尔,吗?”

“……!!”

终于从艾基尔的口中听到那个名字,我和亚丝娜下意识地对视了一下。

我们两人同时调整了坐姿,点了点头。艾基尔露出了像是放心下来一样的表情,我小声地向他确认。

“……艾基尔,拜托你收集稀有木材,并制作了刚才那把木柄斧头的人,是马赫克尔吧?”

这一次,斧商人沉默地点了点头。我轻咳了一下,继续深入话题。

“那个……你和马赫克尔,是什么关系……?”

“………………嗯……”

沉吟着思考了一番,艾基尔将宽大的身躯倚靠在椅背上。用挺拔的鼻梁后方的眼睛瞪了我一眼,有些刻意地清了清嗓子。

“我话说在前头,什么啊,那个……我们可不是像你和亚丝娜的那种关系。”

“哈……?”

还来不及消化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之中的深意,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座位,亚丝娜面无表情……也不完全是这样,她的脸上微微泛起红晕。我这才总算理解了艾基尔想表达的意思,机械地摇了摇头。

“啊,啊,原来如此啊……话说,感觉有点意外啊。我还以为,肯定是什么复杂的关系……”

“才没那回事。话说在前头,我在那边已经有妻子了。”

“诶!”

发出惊呼的不是我,而是亚丝娜。她保持端着杯子的姿势,向前探出身子,接二连三地说个不停。

“艾基尔先生,你已经结婚了吗!?‘那边’,是指现实世界吧。你的夫人在哪里……”

话还没说完,亚丝娜闭上了嘴,太过迅速以至于发出了“吧唧”的声音。她将上身拉回椅背,然后深深低下了头。

“……对不起,谈论那边的事情是违反礼仪的呢。”

“不,不用道歉的。是我先开始这个话题的。”

这次艾基尔慌慌张张地摇摇头,等亚丝娜抬起头之后才继续往下说。

“……但是,关于我妻子的事情还是下次再聊吧。现在必须要解决马赫克尔的问题才行……。——那家伙收集制作配方的素材,是不是打算做弩炮啊。”

“我们也担心是这样,所以做了很多调查。一开始是想要定做家具,找到了她的住处……但是听了她搬迁工房的经过,感觉太孩子气了。说不定……是不是被谁威胁了,所以开始制作弩炮了呢……”

听到了我的推测,艾基尔瞬间睁大了眼睛,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我觉得不会的。”

“……为,为什么你这么快就能下结论啊。”

“因为啊,马赫克尔她……”

话语在此处中断了,斧商人用左手摸了摸形状圆润的光头,然后反问我们。

“…………你们,知道那家伙为什么会成为精雕木匠吗?”

“诶……?”

我再次和亚丝娜面面相觑,接着同时摇了摇脑袋。亚丝娜歪着头,用一副在回忆什么的表情说道:

“那个……匠人类的玩家,都存在一个‘选择这条道路的明确理由’吗?不过我的一个锻造师朋友说,她在不知不觉间就被人叫做锤使了……”

这的确像锻造商莉兹贝特会说的话,我忍住了想要苦笑的冲动。但是,在这个世界中从事工匠职业的玩家们,的确大多数人都是“一开始就选择了这条路”。因为如果在中途变更技能列表的话,即使只改变一个技能,也会对能力造成不容小觑的下降。所以,如果剑士想要转行做工匠,或是二者反过来、改变角色的话,就需要从一级开始重新修炼的苦行。我前天为了学习钓鱼技能,删除了完全没用过的双手剑技能,虽然知道对战斗力没什么影响,但是要下定决心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马赫克尔也是在当初被困入这个死亡游戏时,就决定成为精雕木匠的玩家——反过来说,如果不是这样的,她也不可能达到那么高的熟练度。

听到亚丝娜所说的话,艾基尔再一次摸了摸脑袋,然后嘟哝着“是吗……”,开始说道:

“嘛,的确有不少玩家是因为明确的动机而成为工匠。但是,如果这么说的话,就不能畅谈我和马赫克尔个人的事了……”

““诶诶——!””

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不带这样的啊!我和亚丝娜抱着这种心情大叫道,艾基尔挑起一边的眉毛,看了看我们。

“你们啊,那家伙应该很看好你们。直接跟她去说吧……既然她能说出自己真正担心的事情,应该不会身处险境。”

“至、至少给点什么提示……”

对于不肯善罢甘休的我,艾基尔只考虑了三秒,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

“提示就是‘暴击’。”

2

走出艾基尔的店铺,阿尔格特的街道已经被外部的阳光染成金黄。快到傍晚了。

因为我在这个镇上住过很久,也有那么几家常去的店。当然大部分都是NPC商店,虽然店主根本不会注意到已经很久没见过我了,但是我还是想见见好久不见的面孔。

考虑着诸如此类的事情,我看着走在我旁边的亚丝娜的侧脸,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陷入了沉思。是在考虑马赫克尔的事呢,还是别的什么呢?不管怎样,这个时候美餐一顿是最能调节心情的了。

“我说,在这附近吃点东西吧?”

我向她搭话道,在压得低低的兜帽下方,亚丝娜眨了眨眼,然后露出了微笑。

“是呢。你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

“嗯……难得来这里一次……”

我小声低语着,想要从主路走进狭窄的小路,这时亚丝娜轻轻地拉了一下我的外套。

“等等……你该不会是想去‘阿尔格特轩’吧。”

(阿尔格特轩的内容见ME06:[Web][Sword Art Online][ME06][阿尔格特的决斗]

“哦哦,惊人的洞察力。”

“绝、对、不、去!”

亚丝娜一字一顿地作出宣言,正要快速地向转移门广场方向移动,这次我捏住了她的裙边。

“为、为什么啊……亚丝娜也相当中意来着……”

“才没有啊!”

因为亚丝娜大叫的声音让几位路过的玩家纷纷侧目,我们暂时移动到路边,小声地继续着对话。

“一个月去一次的话还行,但是每次去那里吃饭都觉得心里毛毛的。上的菜也不知道是拉面还是荞麦面,老板也不清楚是玩家还是NPC……而且今天明明有很多需要思考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增加烦恼了!”

——一个月去一次,不是相当频繁了吗。

虽然我这么想,却没说出口。我尝试做出微弱的抵抗。

“那么……不吃阿尔格特荞面也行,还有阿尔格特烧和阿尔格特煮之类的选择……”

“绝——、对——、不——、去——!”

既然被做出带着顿音符号的宣告了,我也只好作罢了。

总有一天,不,就在最近,至少一定要搞清楚那位店主是玩家还是NPC!我在心中默默发誓,轻轻地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我了解了。那么,附近有一家能吃到各种水果蛋糕的咖啡店,我们去那里吧。”

接着,我的夫人总算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从五十层回到二十二层的时候,楼层已经被青紫色的夜幕所笼罩。

追随着稀疏的残阳,走在森林小道上,回到了令人怀念的小木屋——虽说如此,也只不过开始住了不到三天而已。在玄关处,两人一同说了“我回来了”,走进客厅,伴随着嘭嘭的音效,将外套和鞋子收进仓库之后,身体和心灵都放松下来了。

脱下兜帽披风,回到看惯了的骑士服姿态的亚丝娜,一边发出“呜呜呜~~嗯”的声音,一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哈……明明才刚搬来不久,为什么感觉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几年一样呢……”

邀请克莱因、艾基尔、莉兹贝特、西莉卡和阿尔戈,还有攻略组的人们。让KoB团长希兹克利夫发表致词,我利用至今为止积累下来所有的知识和经验收集S级食材,首席主厨亚丝娜把这些食材做成料理。会场中的巨大的桌子和大量的椅子都拜托马赫克尔制作。

一定会是一场热闹又愉快的聚会吧。但是,这个想象恐怕没法成为现实了。如果死亡游戏通关,就会像茅场晶彦所宣告的那样,生存下来的玩家们从艾因格朗特登出,回到现实世界。所有人都期待的结局……但是我真的希望那个时刻到来吗,现在的我无法肯定地回答。

不经意间,右脸上传来了轻柔而又温暖的感觉。

睁开眼睛,眼前雪白光滑的脸颊上,滴下了一颗透明的水珠。那颗水珠弹在我的脸上,引起了微微的颤动。

“……亚丝娜。”

我小声低语,亚丝娜仿佛这才发现自己在哭一样,发出了“啊……”的一声,反复地眨了几下眼睛。尽管如此,泪珠却不断涌出,闪烁着银色的光芒纷纷落下。

抓住了想要用骑士服的袖子擦拭眼泪的左手,我用嘴唇抵上了亚丝娜的眼角。这个世界的眼泪没有味道,但是泪水中所包含的悲伤让我的内心一阵刺痛。

我用右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这样度过了几分钟。

眼泪总算流尽,亚丝娜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将全身靠向我。我的耳边,响起了轻声的细语。

“……抱歉呢。稍微……想起了外面的事。”

外面不是指小木屋,而是艾因格朗特之外。肯定,从傍晚在艾基尔的店里询问关于他妻子的事情那时起,亚丝娜就一直在考虑着现实世界的事。

“…………我现在也,在考虑着一样的事情。”

我低声回答道,怀中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就算在小木屋的新婚生活结束了,或者从这个世界登出了,也有让我和亚丝娜保持羁绊的方法。告诉对方真实的姓名,交换联络方式……只要这样就行了。

但是这个世界,从很久以前就在玩家中存在着一条不成文的禁忌。

如果谈论关于自己现实生活的话题就会死——。

当然这只是一个毫无根据的、像是迷信一样的东西。虽然我这么认为,但是一旦被视为禁忌,无论谁都很难对它视而不见。因为我们在这个世界里,绝对不能死掉。

——我们必须活到最后,将死亡游戏通关,然后在现实世界中再一次相遇。

这份难以说出口的情感,至少用思绪传达吧,这样想着,我紧紧地抱住了亚丝娜。

因为傍晚我们每个人各吃了两块蛋糕,所以晚饭就用普罗旺斯风味的汤和尼斯风味的沙拉,配上烤得松脆的法棍凑合一下。当然我是第一次听说尼斯沙拉这个名字,似乎是用西红柿、土豆、四季豆、橄榄油、熟鸡蛋做成的法式沙拉。一般情况下会使用生的土豆和四季豆,但是艾因格朗特的土豆如果生啃的话,那种味道太令人绝望了,我再也不想尝试一次了。

将饭菜消灭得一干二净,我一边就着芝士品尝着甜酒,一边确认今天了解到的事。

一年多以前,还在担任“老大哥军团”公会……不对,“Two-handed Builders”公会会长的艾基尔,曾在夜里独自伐木。

曾是我们交易对象的马赫克尔,在那个时候拜托艾基尔收集稀有木材。

马赫克尔打算制作弩炮,不是受人威胁,而是似乎与她成为精雕木匠的理由有关——。

“……但是啊,马赫克尔小姐说过的吧。因为弩炮的制作配方,她不得不将店铺藏起来。”

对于亚丝娜的发言,我一边嚼着蓝芝士(不是添加了蓝色果皮的,而是整体散发着不详蓝色的第六十一层的特产),一边点了点头。

“嗯……既然要藏起来,也就是为了躲谁,或是逃离什么……对吧。我不觉得是为了躲避想要拥有弩炮的人啊——”

“没错呢。还有……艾基尔先生所提示的‘暴击’也是个谜呢……”

“就是啊……。如果说有关系的,也只能想到那个木制武器暴击率高的传闻了啊。——说起来,KoB也没有使用木制武器的人吗?”

“啊,有的哦。虽然是枪使,但是他只用木柄的十字枪……”

就在亚丝娜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耳朵捕捉到了窗外传来的细微的声音。

咔唦,这种干燥的声音,就像风掠过树叶的声音一样,但是又有着些许不同。难以形容的、让人感到有些沉重的脚步声——有谁踏入了庭院的草坪。

(未完待续)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2 条回应
  1. Argonaut2017-9-23 · 11:19

    这…感觉还要完结一次

  2. 寒秋2017-9-24 · 23:32

    。。。额,有生之年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