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Web][刀剑神域][ME08]胧幻剑的轮舞曲

Heathcliff · 1月12日 · 2016年 · ·

 

[web][川原 礫][Sword Art Online][胧幻剑的轮舞曲]

≡≡≡≡≡≡≡≡≡≡≡≡≡≡≡≡≡≡≡≡

作者:川原 礫

翻译:SDNagi(LKID:sd_nagi)

3000TK(LKID:Jysb01)

顾问:roxas(LKID:rockroxas)

hirondelle(LKID:hirondelle)

影の跡(LKID:影の跡)

初润:小茶(BaiduID:tEe)

监督:SDNagi(LKID:sd_nagi)

LOGO制作:伊织(SOSGID:速水伊织)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请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在线版如需转载请PM本人

下载版转载随意,但请保留译者信息

≡≡≡≡≡≡≡≡≡≡≡≡≡≡≡≡≡≡≡≡

胧幻剑的轮舞曲

艾恩葛朗特 第二层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八日

=============================

1

“别……别开玩笑了!!”

途中突然传出的大叫,让我停下了脚步。

嗖嗖嗖的横向迈出数步,把背贴在NPC商店的墙壁上,窥视前方的情形。道路前是一个稍宽些的广场,骚动像是从那儿传来的。

“复,复原啊!!给我复原啊!Plus4啊……给我恢复到那里哟!!”

再次,发出喊叫声。从内容来看像是玩家和玩家的矛盾似地。即便这里是在“犯罪防范程序圈内”——艾恩葛朗特第二层主街区“乌尔巴斯”的中心部位附近,双方玩家都不会给对方造成实际性的伤害,而且和这事毫无关系的我更没必要躲躲藏藏。

但,即便脑中是这么想,我还是不得不拿出比平时多三成的警戒心。因为我,等级十三的单手剑士桐人,现在大概是在艾恩葛朗特中最为禁忌的独行玩家……都是因为“我是第一个被作为封弊者的男子”。

*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八日星期四,死亡游戏SAO开服的第三十二天。

距离第一层的BOSS怪兽“illfung·the·KoboldLord”被打倒,乌尔巴斯的传送门开通,已经有四天了。

四天内,于第一层BOSS区域发生的事件,多少也应该从前线玩家那儿传播开来了吧。习得了事前情报中没有记载的刀技。联合部队领队“骑士”蒂尔贝鲁的死亡。还有,在封测时期登上了比谁都要高的层阶,皆由那儿所学的知识打倒了BOSS,并夺取了最后一击的一名“封弊者”。

所幸——应该可以这么说吧,虽然桐人的名字已经广为流传了,不过之间见到面貌的再怎么说也应该只有四十人左右。而且SAO这个游戏,也不会对毫无关系的人在Cursor中显现名字。正因为这些,即便我就这样走过去朝他们扔石头都没事。嘛啊,假使我扔石头过去大概也会被紫色的系统障壁所当下吧。

即使如此,我还是慎重起见地卸下了从第一层BOSS那儿得到的稀有防具“Coat·of·Midnight”,并在额头上绑上一条宽大的花头巾,就我个人而言还觉得挺完美的。变装之后潜入主街区,也并不是要去见谁,而是为了补充回复药,携带食物,还有维护装备才不得已而为之的。离乌尔巴斯主街区东南方向三公里处的小村“马隆”虽然也有道具屋,不过商品种类并不怎么丰富,而且还没有NPC锻造师。

*

在确定“别开玩笑了”的这番骂腔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之后,我对着无法坚定觉悟的自己叹了口气,接着再次迈开步伐,朝着下一个目的地,也就是骚乱的发源地的乌尔巴斯东部广场走去。

不到一分钟,我便来到了形状像钵一样一样凹下去的圆形广场。虽然在午后三点的“攻略时刻”会来很多人,不过此时距这个街区开放还没有几天时间,很大程度上应该是从第一层“初始之街”来此观光的玩家吧。

这些观光的人流在广场的一角处停了下来,那边断断续续的发出了与之前相同的喊叫声。走到人墙附近的我,顺着缝隙挤了进去,为了探寻骚乱的理由伸长了脖子。

“为,为,为什么会这样啊!!为什么Property会下降了这么多啊!!”

脸涨得通红,不断叫喊的男子,我好似见过。他并不是观光客,而应该是于最前线附近战斗着的玩家。虽然没有参加讨伐第一层BOSS的联合部队,不过应该也是等级比较高的玩家,这从身着金属防具以及带有三根犄角的头盔上就能看出来。

比什么都要吸引人目光的,就是戴着三根犄角头盔的男子右手中的单手用直剑。由于在圈内刀刃无法对谁产生损伤,不过在人群中不断挥舞着剑,多少还是引起了骚动。不过男子就像血气上涌似地,不断把剑尖砸向石板地面,同时放声大叫。

“为什么连续四次都失败了啊!变成Plus0这点也太过分了吧,这样的话还不如交给NPC去做呢!给我负责啊,臭锻造师!!”

——暴露在这疯狂的骂声中数分钟以上,只得摆出一副困扰的表情直立不动的,是身着土气茶色皮革围裙装备的小个子男性玩家。

广场的一角铺着灰色毯子,上面狭窄的空间内摆放着椅子和砧座,还有陈列棚。那个绒毯是“Benders·Carpet”,绝不是什么廉价之物,是要在街道中摆出简易玩家小店,旅行商人的必备之物。当然没有carpet道具也能在街上进行道具的买卖,不过处于放置状态的道具的耐久力会不断的减少,而且必须保持警惕防止偷盗。各层主街区商人们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地毯开店十分热闹,只不过在死亡游戏化的SAO正式服务器开服之后,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开店。不,这么说来,这也是第一见到不是NPC而是由玩家开设的锻造屋啊。

情况确认至此,我终于明晰了骚乱的缘由。

把剑不断砸向地面发出砰砰声响并不断嚷嚷的男子,大概是将剑的“强化”委托给了这位如今垂头丧气的锻造师了吧。一般来说同等级的锻造,玩家的成功率要比NPC高得多。当然,提高关联的技能熟练度是必要的,不过这也都是只能从外表上看到的东西了。生产系技能要求的道具——锻造的话就必须要“Blacksmith·Hammer”——要依据熟练度的程度来判断是否能够装备,这个游戏的设定就是如此细微。现在,离我数米开外,消沉的锻造屋的砧座上摆放着的是“Iron·Hammer”,比起这条街上的NPC使用的“Bronze·Hammer”技能要求要高出很多。

也就是说,那个锻造师强化武器的成功率要比NPC高出许多,如果相反的话这笔交易也不可能作成,为此三角男才会把爱剑托付于他吧。

——不过。很遗憾的是,SAO中即便熟练度很高,但武器的强化成功率也不会达到百分之百。即便失败概率有三成,连续两次失败的概率也有百分之九,三连败的概率也有百分之三,悲剧的四连败也有百分之零点八的概率。

让人吃惊的是,在网络游戏的世界内,这种程度的数字属于“极小发生的事件”。我以前所玩的游戏中,还存在着掉落概率为百分之零点零一这种让人大叫“太假了吧!”的道具存在。我祈求着SAO中不要有如此鬼畜概率的稀有道具存在,不过肯定会有的吧,而我就是为了这个而在这个迷宫中打拼的吧……

“……怎么搞的啊,这个骚动。”

不经意间,这样的细语声从右侧传来,我吃惊的向右望去。

站在那里的是,体格纤细的细剑使。白色的皮革束腰上衣【leather·tunica】,淡绿色的皮制紧身裤【leather·tights】。胸部上装备着presto·plate。让人一眼望去宛如不应存在于艾恩葛朗特的妖精一样清爽,不过其身披的从头到腰的土气斗篷却把这层印象完全击溃了。本来这就是不必要的。如果她把斗篷取下,露出栗色长发,以及妖精般得美貌的话,一定会吸引周围观光客的眼球吧。

我深吸一口气让头脑恢复冷静,对着这个世界为数很少的……实际上仅有五人的可以被称作“朋友”的她说道:

“好像是因那三角男强化剑而产生的……”

说到这里,我才意识到我自己也和身旁的女性一样进行了变装。将黑色的外套换成了粗犷的皮革铠甲,头上戴着青黄条纹的大头巾,我并不认为这身变装会让人轻易看破。因此,我好歹也应该装作第一次见面,说出相应的话来吧。

“……啊,那个,诶……我们以前见过吗?”

试着说出这话之后,灰色斗篷内射出了如同细剑水平两连击般的犀利视线,直接贯通我的眉间。

“说道见过啊,我认为我们还一起吃过饭,还一同组过队吧。”

“……啊,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还借给你过浴室啊。”

咔。长靴——正式名为“Boots·of·Hornet”的锐利鞋跟直接砸在了我的右脚上,让我丧失了一部分记忆。

我轻咳一声,用手抓住细剑使的衣襟,把她带到了数米之外四下无人的地方,重新打了声招呼。

“呀……呀啊,亚丝娜。好久不见……也不是啊,两日不见。”

“早上好,桐人君。”

反正都是虚拟体什么的,“君”字就可以不要了,我两天前和她见面时就这么说过。不过看来,对于VR游戏初学者的她,这点还是无法妥协的。既然如此,那我也用“亚丝娜桑【以下省略‘桑’字】”来称呼她时,却被她回以了“太麻烦了,算了吧”,女人心还真是海底针啊。

总之,在和平的完成打招呼之后,我把依旧吸引着许多人视线的锻造屋的事情简短的进行了说明。

“那场骚动看来是三角头盔男委托锻造师强化自己的剑,经过四连败数值恢复到了〇,这让他血气上涌。嘛啊……他的心情我也明白……四连败啊。”

说完,在我所知的范围内,艾恩葛朗特中最冷静最迅速的(这里我还想加上最美丽,不过由于防骚扰程序的缘故被自主规避了)玩家亚丝娜,稍微松了松肩,道出了自己的看法。

“有失败的可能性,这点委托人也应该知道吧。那个锻造师,不是把店内武器种类的成功率都贴出来了么。而且,如果失败的话只收取强化素材费用而已,手续费就不收取了。”

“诶,真的吗?还真是个良心商贩啊……”

我想起了一直低着头得那个小个子锻造师玩家的身影,这么说道。说真的,原本还对三角男抱有四成的同情心,在听到这些之后数字下降到了两成。

“……大概,最初失败的开始,他就已经头脑发热的再一次,再一次的委托强化了吧。头脑一充血就会奋不顾身地干下去,多半所有的赌徒都是这样的吧……”

“真是富有实感的评论啊。”

“没,没什么,只是一般的评论而已。”

要是此时把我于封测时期,将全部财产押在第七层的怪兽斗技场的经验谈开诚布公的话,好感度非但不会上升反而会下降吧,由于产生了这样的直觉,因此我移开了视线。亚丝娜挂着怀疑的面孔持续了数秒,好在还是转移了话题。

“……嘛啊,我也觉得他有些可怜,不过也不至于那么兴奋吧……只要攒够素材的钱,再挑战就行了。”

“嗯……不是,再挑战是不可能的。”

“为何呢?”

看着歪起头来的亚丝娜,我用大拇指指了指挂在自己身后的爱剑“AnnealBlade+6”,开始了解说:

“那个三角男的剑,和我这把一样,都是AnnealBlade。大概他也完成了第一层的那个艰辛的任务了吧。而且他还努力的通过NPC锻造屋把剑强化到了+4。嘛啊,至此为止几乎都成功了。不过从+5开始成功率就会有所下降,所以他才会交由玩家来做吧。然后最初进行了一次,失败了,数值下降到了+3。为了把数值升回去,又尝试了一次,结果再次失败下降到了+2。之后重复之前的步骤。第三次第四次的尝试全都失败了,才变成了+0……就是这样。”

“……不过,从这里开始应该就不会再下降了啊,只要继续朝着+5努力的话……”

话说至此,亚丝娜像是理解了我要说出的言语似地,隐藏在斗篷中的榛色眼瞳微微睁大了些。

“这样啊……‘强化尝试上限次数’。AnnealBlade的尝试上限,好像是……”

“八次。也就是说,四次成功加上四次失败已经用光了。现在那把剑,已经无法再进行强化了。”

这样啊——这就是SAO中,武器强化系统的可怕之处。

在这个世界中,各种各样能够强化的装备,都被设定了“强化尝试上限”的属性。那并不是“强化可能的上限次数”。而是能够尝试多少次强化的数字。比如初期装备的“SmallSword”的尝试上限仅有一次,如果失败的话,那把剑绝对不会上升到+1了。

更加恶心的是,强化成功率在某种程度上是要依靠所有者努力打拼的能够操作的点数。找寻工夫高深的锻造师是想当然的(极端来说可以让自己把锻造技能修炼到极致,不过这怎么说都是不现实的),而且强化所必须的素材如果越奢华的话,成功率就会越高。

通常,玩家锻造屋都是设定成了七成成功率的便宜价格。如果委托者想要提高成功率的话,就必须支付道具素材费用,或者自己去收集。

所以,要说那个三角男有什么应该被谴责的地方的话,就应该是在头脑发热时,持续不断地的进行了后面的强化。如果在第一次失败之后,深呼吸让头脑冷静下来,追加支付把剑恢复原状便可。这样的话,宝贵的AnnealBlade也会避免变成+0,而且试行次数也用完了的悲剧境地。

“…………原来如此。这个……也确实,他的那种狂暴的心情我多少也理解。只有一点点。”

对于亚丝娜的评论,我点了点头,同时对那悲哀的剑进行了默哀,就在这时,一直都在那儿嚷嚷的男子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放眼望去看来是男子的两名伙伴赶来了似地。两人分别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两侧,拼命的劝解道:

“……我说,没关系的,重新来就好琉菲奥尔。今天开始我们会帮你做AnnealBlade的任务的。”

“只要努力一周就行了,这次让我们朝着+8努力吧。”

……哦哦,如今依靠三人只要一周时间便可啊。能够早些明白这点就好了啊。

触物生情让我产生了这样的感想,

……你,可要珍稀自己的朋友哟。还有就是下一次不要再赌博了哟。

怀着这番感慨,守望着他们,三角男也就是琉菲奥尔在劝说之下,终于恢复了冷静似地,耷拉着肩膀离开了广场。

在他的身后,一直保持沉默被责骂的锻造师,畏畏缩缩的搭话道:

“那个……真的是,很对不起。下一次,我真的,真的会努力的……啊,真是的,可能你已经嫌弃委托我了……”

停下脚步的琉菲奥尔,看了下锻造师,改变了语气,用无力的声音,说:

“……不是你的错……刚才说了你那么多,真是抱歉……”

“没……那也是我分内的事……”

于围裙前将双手紧握,不断向下点头的锻造师男子,仔细看去像是只有十岁左右。稍细的下垂眼配合着毫无造作的中分发型,这么看来,还真给人一种“生产系角色”的感觉啊。如果此时的他,再矮小再胖一些的话,毫无疑问就是“矮人”族了……不,没有胡须的话应该是“Gnome【地精】”族啊。

想着这些的同时我依旧眺望着那儿,只见锻造师向前迈出一步,再次深深低下头,说:

“那个,我想这件事我必须得道歉不可……这个,是由于我的缘故让AnnealBlade终结在了+0这里,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让我用八千元买下那把剑吧……”

嘈杂……周围看热闹的人发出了喊声,我的喉咙深处也传出了“哦哦”的声音。

按现在的行情,作为任务报酬刚入手的全新的AnnealBlade+0大概是一万六千元。虽然不过是八千元的半价,不过同为+0的剑,琉菲奥尔所持的已经是用完了尝试回数,统称为“End品”的东西。恐怕市场价是在这八千上还要打半折,也就是四千元。作为道歉这个价格也是破例了。

琉菲和他的伙伴们呆了一会儿,在相互对视后,一同缓缓点了下头。

=============================

2

一连串的事件终于落下了帷幕,三人组,以及围观的人都消失在了广场上,再次响起铛、铛的铁匠锤音。摆地摊的矮人……不,是锻造师,再次锻造起了铁砧上的武器。

我与亚丝娜在圆形广场对面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差不多能够听到这些声音。

本来我是不打算在广场逗留这么久的,应该赶紧办完事尽早离开乌尔巴斯才对。但预订发生变化的理由有两个。第一是,遇到了在艾恩葛朗特中为数不多的,不会称呼我为“肮脏的封弊者”的亚丝娜,我才想着要复习一下日本语的使用方法,另一个就是——本来我要办的事,怎么说呢,就是强化背上的AnnealBlade+6.

乌尔巴斯东侧广场,出现了一位手艺很精的玩家锻造师,这是我昨日在马隆村听到的传言。想着,是时候应该试着把剑升级到+7了,既然如此就必须添置强化用的素材,为此我才变装潜入了乌尔巴斯,不过这个意外的事件却抢先发生了。

其实,我现在马上可以走到锻造屋前,说出“麻烦你帮我强化”这话。那个矮人……不,那个小哥我也是第一见到,应该不会说出“我不会为封弊者强化武器,走开”的话来吧。

不过,经过刚才的事件,我多少也感受到了压力。既然同为AnnealBlade,成功率都设定在七成,从+4到+0,概率上也是会发生的,但那应该是最大的悲剧吧。如果相同的命运降临到我的身上,我倒是不会那么激动,只不过可能会我在小屋里三天左右吧。

在这种精神状态下委托强化的话,怎么说呢……有些失礼吧,我感觉自己可能会受到琉菲奥尔的衰运的拖累,我的剑也会锻造失败并降到+5吧。此时发出“啊哇哇哇”的叫声,同时追加素材再度挑战的话,可能会降至+4啊。当然这些都是毫无根据的话,网络游戏的强化赌博,该领域是用逻辑所无法预测到的……

“…………然后呢?”

突然间,身旁响起了这样的话音,我恍惚的看了过去。

“诶?什么?”

“……什么都没有。不是你叫我到这里坐下的么?”

亚丝娜直直盯着我。

“诶,啊,对,对了。抱歉,我在想些事……”

“想事……桐人君,难道也想委托那位锻造师强化吗?”

“诶,为,为什么你会知道啊?”

我猛地身后后移,细剑使有些恼火的说:

“前天在马隆遇见时,你不是说了要去东部岩山区域狩猎‘Red·Spotted·Beetle’吧。那么,那应该是为了收据强化素材,不是吗?”

“哦……哦哦。”

我不由得发出感慨。

“……什,你的反应?”

“不是……只是在四天前,还不知道队友名字会有显示的人居然会说出这些话来……啊,真,真是讽刺啊。真是让人感动啊。”

“…………”

这番发自内心的言辞对方大概会理解的吧,亚丝娜却摆出一副微妙的表情,稍微缓和了语气,

“最近学习了很多啊。”

道出这话。我不知为何十分高兴,站起身不断点头。

“这样啊,恩,这很好啊。知识的有无,干什么事的结果都会有所不同。如果有想知道的事情就尽管问吧。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原封测者,到第十层为止,不论是商品目录还是MOB的叫声我都有收集……”

我蹬鼻子上脸的说出了这话,就在此时我才发现自己正犯了一个很大的错。

就和所说的一样,我是原封测者,同时也是现在“拥有膨大的知识量,只为追求自身利益的邪恶封弊者”。从一层BOSS攻略战死亡的蒂尔贝鲁的伙伴开始,讨厌我这种蛇蝎般的性格的高级玩家应该有不少了吧。虽然用皮革铠甲和大头巾进行了变装,不过走进的话应该还是会有人认出我是桐人的,和我并排坐在长椅上交谈的亚丝娜也有可能会被当成是封弊者的同伴。在这个人多的地方悠闲的交谈,无知也要有个度啊……

“啊……抱,抱歉。突然想起些急事。”

说出这拙劣的借口,同时打算站起身的我的肩膀被——

细剑使那纤细的食指指尖制止了,她用极细的音量但毅然般的语气,低语道:

“……你背负了其他人对原封测者的所有极度和仇恨,这点我想你做的有些过了……不过这也是你的选择,我无权指责。但,既然无权指责你,我只好选择尊重。不管他人怎么说你,我都无所谓。如果讨厌被你当做朋友……伙伴的话,一开始我就不会向你搭话了。”

“…………我服了。全部……都被你看穿了。”

咳嗽一声,我再次坐到了长椅上。

一层BOSS房间自称为封弊者的理由,以及数秒前想要逃亡的原因,她准确无误的都给说中了,这让我只得发出咕的声音。败了,我轻轻举起双手,看到这些亚丝娜在斗篷内露出了微笑,说:

“你如果是艾恩葛朗特的职业玩家的话,那在女子校上学的我就是心理战的专家哟。通过虚拟体的脸色读取心理这些都是小菜一碟。”

“那……那还真是没看出来……”

“所以,该你告诉我了吧,你犹豫武器强化的原因。其实,我今天也是为了委托那位锻造师强化武器而来的。”

“诶……”

听到这意想不到的话语,我瞥了眼亚丝娜挂在腰间的华丽武器。收纳在象牙色的剑鞘中,带着深绿色剑柄的细剑的名称为“WindFleuret”。在第一层BOSS攻略战中她还是用的初期装备,如今却已换上了这柄怪物掉落品。还是一个十分稀有的道具,好好强化的话足够使用到第三层。

“那个,现在已经+4了吧。”

听到我的问题,亚丝娜点了点头。

“强化素材带了吗,有多少?”

“诶……‘Black·of·Steel’四个,‘Needle·of·WindWasp’十二个。”

“诶,还真是很努力啊。……不过……”

我很快便在脑中算出了成功补正率,说:

“恩,这样一来+5的成功率大概有八成。”

“对于赌一赌来说已经足够了。”

“嘛啊,一般来说是这样……不过刚才的那幕你也见到了吧……”

视线移到了广场对面正在挥舞着铁匠锤的矮人……般的锻造玩家。亚丝娜也瞥了一眼,轻轻耸了耸肩。

“硬币出现正面表示的概率,在抛出前也有百分之五十。之前那人连续多次失败,这与我和你都没什么关联吧。”

“虽然……是这样,不过……对吧……”

这番有些难以说出口的话在我嘴中反复嘟哝,同时我也在不断进行着思考。亚丝娜怎么说都是科学与理性的人,如果我说出“按照赌博来说运势很不好”这话的话,她也不会认同的吧。就连我自己,也能用左脑分析出我所感觉到的“不好的预感”是没有任何根据的。

另一方面,右脑有了某种预感。不论是我的但是另一方面,右脑却不停地闪出某种预感。我的AnnealBlade也好亚丝娜的 WindFleuret也好,要是现在拜托这铁匠强化的话,就算追加素材给结果带来了再多的确率加成也一样会失败。无视这种感觉是绝对很危险的,这是我长年网游经历里得出的一个经验法则。“我说,亚丝娜。”

我把身体右转面朝亚丝娜,用最大限度的严肃的语气,说道。

“什……什么事?”

“成功率八成,九成你喜欢哪一个?”

“……这个啊,虽然那个。”

“比起九成,你应该更喜欢九成五吧。”

“…………这个嘛,虽然是这样不过。”

“那就不要妥协了。反正都要收集素材,干脆我们加把油去找九成五的素材吧。”

“…………”

细剑使用可疑的表情看了我数秒,像是感觉很意外似地慢慢眨了下修长的睫毛,说:

“恩,的确我也讨厌妥协。不过,我也讨厌光说不练的人哟。”

“…………诶?”

“既然说到这里,你也要协助我达到完美哟,桐人君。顺带一提的是,WindWasp针的掉出率大概是百分之八哟。”

“………………诶?”

“决定了的话,就赶紧去狩猎场吧。两个人的话,到天黑前应该可以打两百只吧。”

“……………………诶?”

拍了拍吃惊的我的肩膀,亚丝娜站了起来,把形状姣好的睫毛靠了过来,说出了致命一击的话语。

“还有就是,你要和我组队狩猎的话。我想让你把那个显眼的大头巾摘下来。很抱歉,那个一点也不适合你。”

=============================

3

大概是因为剑技——“SwordSkill”这个最大的卖点吧,在SAO这个游戏中,人型怪兽的种类要比MMORPG游戏平均值要高出许多。

不过这种倾向也只是从第七层,第八层开始的,在一层二层还都是些非人类形态的怪兽。这也就是说,对于新手来说动物或者植物形态的怪兽要比使用剑技的人型MOB要温柔的多,不过当中当然也有例外存在。

虽然使用麻痹毒,腐蚀酸这类特殊攻击的怪兽能够算作这些的例外的代表,不过却让人意外地感到十分棘手的伏兵还要数“飞行系MOB”。因为SAO无法使用魔法。远距离攻击的唯一手段只有隶属“投剑”分类的武器而已,这些武器不管哪一种都是辅助武器。把所有的一切都押在投剑技能上,使用投掷匕首把飞行MOB打得落花流水,这些虽然也是我所憧憬的类型,不过在这个死亡游戏中,要我按兴趣来配比角色构成参数,很遗憾我的精力并没强到那种地步。还有就是,SAO的投掷武器弹药也不是无限的,携带的存货扔光后就悲剧了。

正因为这些——

才出现了毫无亮点的、平衡型的单手直剑使的我,也就是桐人,在听到几乎和我一样,以射程也不是很远的细剑为主武器的Fencer【击剑使】亚丝娜说出要我协助她去第二层西侧区域狩猎飞行怪兽“WindWasp”……我在听到这个请求,应该是命令时,心底不由得冒出了这样的话来。

呜啊,好麻烦啊。

*

走出二层主街区“乌尔巴斯”的西门,操作装备人偶把缠在头上的黄与青的条纹头巾摘下。瞥了眼垂到眉毛下的黑发,叹了口气。与现实世界留着相同的发型,在虚拟世界忌讳这么做,因此我才把SAO开始那时作成的让人怀念的小白脸虚拟体的头发弄成了十分显眼上翘发型,不过在游戏开始一个月后的现在,果然还是这个样子【老样子】最让人安心啊。

走在右侧的亚丝娜朝我瞥了一眼,发出了轻微的鼻音,说:

“而且啊,你就只想着用那种头巾进行变装吗。就没想到把脸隐藏起来吗,干脆用脸部化妆道具进行涂装,要不不会有效果的。”

“呜…………”

这段话让我想起了那段悲惨的回忆【详见续-无星夜的咏叹调】,不由得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

亚丝娜不提这茬就好了,直到前天晚上我的脸都被画上了黑色的印记。不过这个和脸颊上印有图腾标记,额头上带有逆十字等这些帅气的图案相去甚远——应该是这样的。就因为这样,那份恐惧让我无法自行确认的,唯一一位看到我当时样貌的人做出了这样的评价——“桐人A梦”。

那个涂装,是接受了某样任务后,不由分说被涂在脸上的,由于不完成该任务就无法消除这种恶作剧般的设定,泪流满面的我只得专心努力修行。在接受这个任务的第三天夜里终于完成了,委托人NPC也就是那位胡须师父把我脸上的印记消除时,我丝毫没有感受到任何成就感。我好悬忍住没向他动手。

就因为这件事,在第二层开通后迟了五十小时才出现的我,在脸部恢复原貌后便急忙赶到了最前线的“马隆村”,在那儿与亚丝娜完成第一层后的再会——就是这样。

所以,不知道我为何会摆出这种奇妙反应的亚丝娜,稍许惊讶的皱起眉头。我慌忙轻咳一声把这事瞒混过去,同时张口说道:

“啊,对,对了。那下此我去乌尔巴斯时也买一件带帽子的斗篷吧。那个,你是在哪里买的?”

“那个是在‘初始之街’西部市场的某位NPC哪里……”

说到这里,亚丝娜突然停了下来,斗篷中释放出了烈火般的视线。

“……我说,你不要买和我一样的东西好吗!看起来不就像是一对……啊,不对,固定团队一样了吗!要隐藏脸部的话就戴一个麻布面具好了!”

嗖!亚丝娜用很快的速度把脸扭了过去,打开窗口轻轻点了下装备人偶。朴素的灰色羊毛斗篷发出细微的光效散去并消失了,长长的栗色长发在午后的阳光照射下发出炫目的光泽。

真是许久……准确来说应该是在第一层BOSS攻略战后已经四天没有见到了的亚丝娜的素颜,果然那份美貌是有些让人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啊。如果如实说出的话大概会挨打的吧。支配这个世界的GM茅场晶彦因难道是因为一个不留神,只将她的容貌据实还原了呢,我不由得想到这些。

作为如今攻略据点的马隆村在乌尔巴斯的东南方,因此通往西南方向的街道上没有其他玩家的身影。在这个化作杀戮的死亡监牢的艾恩葛朗特中,能够和这样一位美丽的姐姐并排走在一起,对于处在思春期的中二少年来说,此刻应该万分感激神明所赐的这个无上幸福的时刻啊。即便前方等待着自己的是,十分棘手的飞行MOB的滥扑任务。

“……戴着麻布面具会让人错认为是PK的人的。我买个与你色泽不同的,怎么样?”

“不!行!”

“……啊?”

说着这话,我也对再一次对装备人偶进行了操作。变装用的朴素皮铠消失了,将从第一层BOSS那儿得到漆黑的“Coat·of·Midnight”进行了实体化。

亚丝娜侧眼看了下长长衣摆随风摆动的我,嘴唇微动像是说了些什么,我把视线转过去时,她再度把头扭到了一旁。为什么要找我这种人帮忙收集素材啊,现在在仔细想想,大概是我劝说她要提高强化成功率的缘故吧。

总之,虽然狩猎WindWasp十分麻烦,但经验值赚取率却是异常的高。是个在晚饭前猛赚一笔的不错的对象。而且,亚丝娜可能还会邀请我这个帮忙的人大吃一顿吧,一定不会错的。一定,大概吧。

道路前方,是一片被宽阔的峡谷分成南北两个部分的草原,巨大的野牛在这儿悠闲的吃着草。穿过这里,就是Wasp出现的区域了。

“……虽然你看起来像是狩猎许多次了,但我还是要说一下,被Wasp的毒针刺中会出现两三秒的麻痹。如果发现对方出现麻痹的话,要立即过来掩护,这点必须记在脑中。”

“明白。”

对于我的指示,亚丝娜这次很坦率的点了点头,很快又继续说道:

“如果朝南行进过多的话,会把‘Jagged·Warm’引来的,这也需要注意。”

“……知,知道了。”

确实是这样啊,我点了点头,此时沉睡在脑海中的封测时期的记忆慢慢被唤醒。

*

架在深度约有十米的峡谷上方的天然石桥,虽然桥的宽度足够,不过要从上面走过还是有些紧张,当平安无事来到桥的另一头时,两人同时叹了口气。

“……刚才那座桥,如果掉下去的话会怎么样呢?”

听到亚丝娜的低语,我耸了耸肩膀,答:

“等级达到五级的话应该不会死的。不过想要爬上来,必须一直朝南走才行,谷底可是有许多黏滑系的怪兽,要回到地面十分麻烦。”

“这样啊。”

细剑使点了点头,从她的脸上,我感觉除了放心之外还有些什么情感似地,于是一直望着她。可能是敏锐地觉察到了我的疑问吧,亚丝娜瞥了眼身后的峡谷,说道:

“……我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如果是以BOSS对象,努力进行侦查,提升等级,攻略作战等一系列的行动中败下阵来,那也是没办法的……我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只有这个因自身不注意而从高处跌落摔死的情况我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是啊。如果是在一般的MMO游戏中,落下摔死的话可能被当成笑柄……不过在这个世界中就意味着完结啊……”

在点了下头后,我稍微想了一会儿,补充说道,

“但是啊,就算在现实世界里,因为尽全力了、但尽全力后还是这个结果,所以死也是没办法的——会这么想的人,应该也没多少吧?生病也好事故也好,死的时候都应该是非常不甘心的吧……所以……那个啊,就算会在这个艾恩葛朗特死掉也好,要是在那时能够认同自己已经倾尽全力了、能感觉到类似满足感一样的什么……那样就……”

作为一名十四岁的网游玩家,话说至此已到了语言能力的极限,还真是悲哀啊,我只得双手一开一合,嘴巴一张一闭。亚丝娜用毫无顾虑的目光对着做出这番举动的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围观,随后很简洁的说:

“这听起来不错啊。不过我暂时不想去尝试。”

“嗯,嗯。”

“那么,首先我们就必须朝着攻略第二层BOSS这个目标,尽最大限度的努力啊。你帮忙强化我的武器,也是这其中的一环哟。”

“……嗯,嗯。”

“既然意见一致,那就让我们赶紧开始吧。目标,两小时一百只。”

做出这番总结之后,亚丝娜拔出了挂在腰间的细剑,将剑尖指向了与石桥相对的方向——被低矮的树木所围成的洼地。

两小时一百只,也就是说,一只七十二秒?真的假的啊?

这个恐怖的计算公式在我脑中回荡,我能够做到的除了毫无气力的喊出“哦”的这番话外,没有其他的选择。

 

分页阅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