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Web][刀剑神域][ME09]黑与白的协奏曲

Heathcliff · 1月12日 · 2016年 ·

 

Sword Art Online ME09 黑与白的协奏曲

==========================================

SWORD ART ONLINE

作者:川原 砾

WEB版

2013跨年/跨暑期/新学期应援企划

黑与白的协奏曲

==========================================

1~3节翻译:SDNagi(LKID:sd_nagi)

4~52节翻译:蜂鸣器(百度贴吧ID:ミッキーフォン ; LKID:蜂鸣器 )

图源:sinonhecate(LKID:canton仔)

整理:sinonhecate(LKID:canton仔)

校对、润色:rkl(LKID:reekilynn)

==========================================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

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请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

1~13节跨年企划

14~24节暑假企划

25~52节新学期应援企划

==========================================

1

艾恩葛朗特第一层没有什么统一的主题,要说的话就是「什么都存在」的设计。草原、森林、荒野、溪谷富含着各式各样的地形,主街区之外的城镇、村落也有很多,幻想RPG也正是用此种热闹的气氛来迎接玩家的到来——不过,在如今的#状况#【死亡游戏】之下,悠闲地欣赏这些风景的只有极少的人。

紧接着的第二层,却打破了统一风格的设计。整个楼层都被绿色的牧草与多层结构的山峦费改,出现的怪物也都是动物类型的。不知道是不是考虑到第一层的攻略十分艰辛,所以难易度并未提高多少,给人以悠闲般感受的第二层的主题大概是《牧场》吧,不过大多数玩家都将其称作《牛之层》。这个理由,就没必要去说了吧。

进接着——就是至今还未踏上过的,第三层。

顺着紧密联系着第二层BOSS区到第三层主街区的螺旋楼梯向上攀登,我紧紧握起右手,自言自语起来。

「某种意义上,这里才是《SAO》真正的开始……」

虽然这只是为了调整心情的台词,不过话音刚落,

「真的吗?为什么这么说?」

就立即从身后传来了这样的疑问,我只得用手挠了挠头,进行了回答。

「那个……从第三层开始,会有真正的人型MOB出现哟。第一层的Kobold与Taurus族都是些亚人族【Demi-Human】,能够使用简单的剑技,但外表看上去完全还是怪物,不是吗?不过,在这上面等待着我们的敌人,外表看上去和人类没有分别。如果没有Color Cursor的话完全无法分辨。当然,他们也和NPC一样能够交谈……而且剑技使用也具有很高的水平。也就是说……」

我转过头,越过肩膀望向朝上看着我的细剑使【Fencer】亚丝娜,说:

「……从此刻起,才算是真正的拉开《Sword Art Online》的序幕。把我们关在这里的那个男人……茅场晶彦,在SAO特辑杂志的访谈中曾经这么说过。『《Sword Art Online》就是剑技【Sword Art】与剑技交织谱写出的光与音,生与死的协奏曲【Concerto】』……」

「……哦……」

即便听到了这句让我一年前兴奋不已的话,亚丝娜还是没有一丝感动的样子。依旧是用很有规律的步伐向上攀登阶梯,同时轻轻耸了耸肩,道出了一番出乎我意料的话来。

「……从那件事开始,茅场就已经开始计划这个犯罪了吧……」

「诶……啊,嘛啊,当然……是这样吧。」

一个月加一周前的某日,对着被强制转移到中央广场的一万名玩家,茅场的确说了这样的话。「我只是为了创造一个观赏用的世界,而用Nerve Gear制造出了SAO。如今,所有的愿望都已达成。」

倘若那些话都是真的,茅场晶彦从SAO甚至于是勾勒出Nerve Gear最初的回路时,就都是为了这个天大的犯罪吧。能够打动年少(准确来说是距现在一年前)的我的内心,为数不多的访谈内容,其实也是蕴含了两层意思。对着如今方才觉察到该点的我,亚丝娜静静地说:

「生与死的……协奏曲。这个难道真的只是指的玩家与人型怪兽的《剑技》对决吗?」

「诶……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缩了缩脖子。保持向后望的姿势,向上攀登这个《迷宫区与上层之间的往返阶梯》,由于几乎都是相同的设计,算上封测时期的话,我一共走了有十次以上了。只有黑色墙壁上的浮雕每层都不同,仔细看去就能得知这是暗示了下一层的风景与主题,不过我现在的精力都集中到亚丝娜的身上了。

细剑使的表情增加了几分严肃,低声自语道:

「大概是我考虑多了吧……协奏曲这个东西,并不是乐器与乐器成对演奏的哟。如果是成对演奏的话,还是用《二重奏》称呼比较妥当。」

「那……协奏曲的,真正意思是……?」

「根据时代不同其含义还是在一点一点改变,基本来说都是以管弦乐队做背景音乐,以单数或复数的独奏乐器作为主役的演出形式……也就是说,不是一对一,而是一对多,或者说是少数对多数的音乐哟。」

「一对……多……」

我低声重复回味这句话,打算说出「这样的话,那就不是比喻玩家与Mob集团?」——不过,还是在说出口的瞬间,又闭上了嘴。

因为这个世界,一名玩家与多数,比如与十头以上的怪兽同时作战的情景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没有广范围歼灭的魔法存在,范围型的剑技也只能攻击到武器的射程之内,就是在这样的SAO中,如果被多数怪兽包围就意味着即刻死亡。

当然,游戏设计也反映出了这点,几乎都是些单独,或者是最多两三只单位出现。除非是有意图的将它们召集到一起,或者是犯了踩上警报陷阱的情况,不然一对多的战斗时绝对不会发生的……还有就是,遇到这种情况,谁都会奋力逃走的。

「……这样的话,被称作协奏曲的战斗,在这个世界是绝对不会发生的。硬要说的话,仅限于BOSS战中……不过,那也是BOSS为主役,攻略联合部队为伴奏啊。」

望着耸了耸肩膀,苦笑着说出这话的我,亚丝娜像是要说出什么似的,不过还是闭上了嘴。过了一拍的时间,她浮出了微笑,点了点头。

「是啊,果然是我想多了……先不提这些,桐人君?」

「诶?什么?」

「……没什么,已经晚了。」

听到这话之后,依旧向后望去的我的头,撞到了厚实的石门之上。

「嗯哦……」

我发出了不像样的叫声,同时挥动手臂以免踩空石阶跌落下去。不过还是没有恢复平衡,此时与其向前倾倒与亚丝娜撞到一起,不如就这样向后倒去。

紧接着,本应靠上的门扉不知何时打开了,我在「哇啊啊」地叫着的同时穿过了大门,漂亮地跌坐到了被苔藓覆盖的石地上。这就成为了未踏足楼层的值得纪念的最初印记。

艾恩葛朗特第三层。

设计主题是《森林》。不过和第一层霍伦卡村周边,第二层南部区域的森林的规模完全不同,具有很高的魄力。因为最小的树木枝干直径都有一米,高有三十米以上。用巨树形容完全不合适的古树在能够看到的范围内不断延伸,金色的光线从多重重叠的枝叶间倾注而下的光景,如同幻境一样。

「哇啊……!」

忍受着尾椎骨冲击痛苦的我的身旁,亚丝娜发出了轻微的欢呼声从门中奔了出来。我坐在地上回旋八十度,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在稍不远处停了下来,沐浴着细细的阳光不断旋转的亚丝娜,像是十分喜欢这个不知延续到何方的大森林的景色。

「好棒……光看这个景色,就觉得爬到这儿的辛劳没有白费。」

细剑使时常装备的斗篷雨帽已经摘下,反射出炫目的光泽修长而顺滑的栗色秀发尽收我的眼底。纤细的身材,加上凛冽的美貌,让人觉得她完全不像是玩家,而是栖息在这片森林的精灵。

「……真的是没白费啊。」

轻声道出这话后,我站起身来。脱掉皮外套,伸了个大懒腰。不知是不是错觉,空气中像是充满着甘甜的气味一样。大量的植物杀菌素……不知道是不是这些的缘故。

瞥了眼身后,在一棵比附近要高大一圈的巨树根部,有着一个泛旧的石亭,我们攀爬的阶梯就在那敞开的黑色出口内。完成了第二层BOSS房间的战后处理的其他攻略组,大概再过二十分钟就会从这里登上吧。

「……接下来……」

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呼出窗口,马上开始撰写即时消息【Instant Message】,将『把第二层的攻略已经完成,一小时以内就会开通第三层的传送门的消息传播出去吧』这样的意思发给了情报商《鼠之阿尔戈》。虽然她也算是刚好在第二层头目攻略的现场,不过她在打倒BOSS前就不知不觉地失去了踪影,这算是以防万一。

就这样,攻略队领队的林德所委托的任务已经完成。我关掉窗口,再一次眺望着周围的森林。

虽然已来到了第三层——但今后的行动方针,却尚未定好。当然,在新的楼层要做的事也和上一层一样,到街道上购物接受任务,通过战斗提升等级,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要确认的事想问一下。

下定决意后,我移动到了依旧在欣赏风景的亚丝娜身旁,先轻咳了一声,随后张开了口。

「诶,打扰你的兴致我很抱歉……」

「……?什么?」

细剑使很少有的用笑脸望向我,于是我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将她的视线诱导到朝北的方向。从身后的石亭处延伸而出的由石头铺成的古道,在二十米远的位置产生了Y字的分支。

「顺着那条道向右走很快就会到达主街区。朝左走的话,还会在森林里走一段路,穿过去之后就到下一个村子了。」

「……嗯。」

「一般来说,都是首先前往主街区激活传送门,不过这个任务就交给在后方追赶我们的林德队和牙王队吧。」

「…………嗯。」

「理由之一,就是我并不想和他们相遇,还有就是左边的森林内有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不过,这两件事都是和我个人相关……」

说到这里,细剑使的微笑渐渐淡去。瞳孔放出了呈现反比的犀利光芒。从现在开始如果说错话,亚丝娜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差,这点我虽然参悟到了,但其中的原理却还是没有摸透。

「…………然后呢?」

在冷酷的声音催促下,我诚惶诚恐地继续向下说,

「……那个……大概需要补给和维护吧,如果亚丝娜想去前面的主街区的话,我想我们是不是就此解除组队状态……当然,如果你愿意陪我一同完成森林中的要事,我个人也没有……意见……」

「才·不·要呢,我也不是没有想要和你解除组队状态的念头。你和我不都是独行玩家么?」

「是,是啊。」

「只不过,你刚才所说的要事,应该也是『先完成的人先得』吧?那我就和你一同前往,我最讨厌效率低下了。当然,如果你说你想把如今还是队友状态的我抛下,一个人独占这份利益的话,我也就只能和你解除了。」

「不,不敢不敢,我可没有独占的想法啊,一点也没有。而且,人多效率也高。」

「那就赶紧走吧。补给和维护再过一会儿也没关系。」

「是,好的。」

细剑使转过身,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开始前行,我则是追在其身后,内心出现了「勉强通过!」的谜样判定。究竟为何要说出「通过」,这连我自己都搞不明白。

真是的,早知现在,当时就应该和班上的女生们多交流一些了……想到这里,我却用鼻音做出了否定。如果我是拥有这般#能力构成#【Build】的初中生的话,就不会在SAO正式开服后五秒内潜行进入这个游戏吧。换句话说,也不会发生像现在这种,与喜怒无常的细剑使行走在一起的事情吧,我做出了这番无意义的推论。

——话说回来,我突然产生了这样的思考。

回想一下被囚困在这个浮游城内的一个月,我为了生存……也就是为了强化自身而一个劲地奔走时,是否有后悔过当时为何要入手这款名为SAO的VRMMO游戏呢?

一般都会后悔的吧,不后悔的人才不正常呢。但是,不管怎么搜索自己的感情日志,虽然能轻松发现恐惧跟思乡的心情,但后悔这两个字真是几乎都找不到。

难道说我是个很异常的人吗,还是状况严峻到连让我产生悔意的时间都没有呢。如果是后者的话,这个「状况」的原因之一,毫无疑问就是飒爽地走在我前方三米处的那个细剑使。如果说正是她一直吵吵嚷嚷地支使着我,我才能把后悔啊其他负面感情什么的甩到脑后……

——不不不,就算只是脑内活动我也绝对不会向她道谢的啊。

坚定了这份决意,我加快了脚步,追上了暂时走在我之前的队友,与她并排前行。

2

根据封测时期的经验,玩家在Floor Boss被打倒后,通过往返阶梯来到上一层的新主街区,激活传送门的这约三十分钟时间里,怪物的刷出率【Pop】会被控制在很低的数值。

为了不让在BOSS战中精疲力尽的玩家们,在来到下层主街区前就被杂鱼Mob全灭掉,大概是出于这份担忧吧,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份恩惠仅限于主街区周边附近。

才在森林中的古道上走了只有五分钟,比索敌技能的发动还要快一步,我就感受到了周围空气所产生的变化。让人心情舒畅的美丽的幻之森林,正一步一步朝着带有冰冷般敌意的《圈外》区域转变。

「亚丝娜,这一带出没的敌人,和第二层迷宫区的家伙差不多。因为大部分都是些动植物型的怪兽,所以并不会使用剑技。」

听到我的解说,细剑使无言地点了下头。

「只不过,按照所有Mob的共通行动模式,在战斗中它们会不断把我们吸引到森林深处。怪兽在发现我们的破绽时只会一个劲儿的发动突进攻击,还有就是在成功战胜怪兽时,可能会出现迷路的情况。」

「不过,只要看地图资料的话,那些走过的地方应该都被探查开了吧,不是吗?」

「这个…………」

挥动右手,呼出窗口的我很快调出地图,并用很快的速度将其切换为可视化模式,并展示给亚丝娜。

「啊……颜色好浅啊。」

正如所言,这个大部分呈现出灰蒙蒙的样子的地图,按照一般的情况,我们所探查过的地方都会用3D视图标示出来,不过这番标示却因雾气的原因变得十分淡薄,即使是仔细凝视,也看不出哪儿有道路。

「这附近的区域固有名为《迷雾之森【Forest of Wavering Mist】》,地图颜色变得淡薄同时雾气又十分浓烈,真的会迷路的。所以,在战斗中要遵循的原则就是绝对不要离开队友与道路。这点必须注意。」

「明白。……那你就赶紧给我演示一下吧。」

「诶?」

「什么,看清楚啊,你身后。」

听完这番话,我战战兢兢的向后外望去,在稍偏离石道的森林入口处……不如说是生长在那儿的,是一棵干枯的树木。浅黄色的枝干直径约有十五厘米,高两米,和周围树木比较起来要小很多。不过,两只并排在一起,位于树干上侧的窟窿,如同眼睛一样现出了磷光,左右侧伸出的长长树枝如同勾爪一般在不断晃动着。

虽然我和枯木目光交汇只有数秒时间,不过其右部根系立刻就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同时脱离了地面,向前移动了一步。紧接着是左侧的根系。摇摇摆摆不稳定的步行方式,突然转变成了急速冲刺。两个并排的窟窿下方开出了第三个口子,从那儿发出了「MOROOOOO!」的吼叫声。

由枯木变化而来的植物型Mob《Torrent Sapling》,拥有好几个特殊的能力,其中一个就是生长于地面时,玩家的索敌技能是不会对其产生反应的。看来是我解说入了迷,在离Torrent很近的位置走了过去。

决不能大意啊!我这么告诫着自己,同时右手移到身后,拔出爱剑《Anneal Blade +6》,发出响亮的声音。

左右两侧的树枝被我砍掉,嘴巴形状的窟窿也被亚丝娜的《Wind Fleuret +4》所击穿,Torrent发出了「Morooo……」的悲惨叫声化作了粉末,这些都只用了三分钟。

我和亚丝娜左拳轻轻碰在一起,以庆祝胜利,同时收剑入鞘。虽然我们很注意了,但还是在Torrent的《改变身体前后》的技能所蛊惑,来到了大约脱离石道五米左右的森林之中。这种程度还是很容易走回去的,在有雾气的情况下要是脱离原路十米就麻烦了。

朝着古道的方向走去时,亚丝娜说出了这话。

「总感觉……有些罪恶感啊。」

「诶?」

「因为啊,刚才那个树妖,名字叫《苗木【Sapling】》的话说明它今后还是会生长的吧?把它砍到了感觉有些不环保啊。」

「这,这样啊,虽说如此……不过,我想要是有人见过类似于成体《Elder Sapling》的怪兽后,『必须趁幼苗阶段将其消灭掉啊!』一定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要用这种语调说话啊。有一个牙王就够了。」

就在说着这些笑话时,我们回到了原路,在长舒一口气后,发觉头顶上方倾斜而下的金色光带的角度增大了一些,看来夜幕很快就要来临了。

「……接下来。我们来这附近是要做什么去了……」

「做什么……啊,是那个吗。刚才桐人君说的,《前面有想要完成的任务》吧。」

「就是这个。虽说如此,也只能接受一件任务啊……初始NPC的居所点是随机出现的哟。亚丝娜,你对耳朵有自信吗?」

我说出这话,同时若无其事的把目光转了过去,只见细剑使不知为何用双手捂住了泛成樱桃红色的耳朵,并向后退去一步。

「……桐人君,你有那方面的兴趣吗?耳控?」

【译注:フェチ,fetishism的略称】

「才,才,才不是呢!在这个情况下,自信这个字眼明摆着不是说的形状,而是听力啊……」

「开玩笑的。还有就是,就算是这个意思那也和耳朵的好坏无关啊。我们又不是用鼓膜听声,是大脑才对啊。」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那就两人一起寻找吧。要是有偷听技能就简单多了……」

我伸直背,虽然知道可能没有意义,但还是把手掌置于而后,亚丝娜也模仿起了我的动作,说:

「一起找倒没什么,是什么样的声音呢?你不会说是一枚树叶落下的声音吧。」

「不会的,并不是大自然的音色,而是金属声……具体来说就是剑与剑的碰撞声。」

听完这话亚丝娜顿时摆出了疑惑的神情,不过很快就说出了「明白」这话。

站在古道的正中央,我与亚丝娜背靠在一起,用合计四只耳朵展开全方位的搜查。一般来说都会听漏,因为在这个虚拟世界当中,实技上也是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环境杂音。风鸣声、树叶摩擦声、背景生物【Critter】的脚步声、小鸟的啼叫声……我将这些一个一个从脑内排除,寻求那硬质的人工音符……

「…………!」

我和亚丝娜靠在一起的背,同时颤动了一下。我望向右侧,亚丝娜则是转向左侧,望向同一个方位……西南部。虽然很细微但剑技声确实是从那里传来的。

「走吧。」

亚丝娜拉住了向前迈出脚步的我的外衣。

「不过,进入森林的话没问题么?」

「没关系,只要接受了任务是能返回原路的。」

「……不接受的话呢?」

「没问题的,野营装备也准备妥当了!快走吧!」

朝着目标小步驰行于森林中的我,听到了「野营……?」的非常怀疑的声音,不过很快就转变为追赶我的脚步声了。

离开石路,我丝毫不理会被松软苔藓覆盖的地面传至脚底的细微张弛感。左右避开巨树的枝干,朝着音源突进。与MOB遭遇会变得很麻烦,于是我便绕开索敌技能所探到的Cursor。只有《生长着的Torrent》怎么也很难探索到,万幸的是它们并没有出现。

走了没有五分钟,金属声响音量增大了,伴随着剑击的声,同时传来的还有叫喊声。视野中央,首先浮现出了两个NPC的Cursor,紧接着看到的是反射到树干上的光效。

再绕过一棵巨树就能抵达目标战场——就在这时我停下了脚步,伸出右手让亚丝娜也停了下来。竖起食指做出『安静点』的手势,随后两人同时躲到粗大的树干后,偷偷望向战场。

稍微广阔的地面上,两个身影正在激战。

其中一位是身着闪亮的金与绿色的轻装铠甲高大男子。右手持的长剑与左手握的圆盾,一看就知道是高级货。扎在后脑的头发是漂亮的白金色,是个外表不论是谁看去都会联想到是好莱坞演员的北欧系帅哥。

另一个人,身着铠甲的色泽与第一人正好相反,是紫与黑。稍有些弧度的军刀与小型筝形盾【Kite Shield】也都是暗色系,不过同样也是高级货。深紫色的短发,浅黑色的肌肤的侧脸看上去也拥有很高的美貌程度。艳丽的红唇与稍微隆起的胸甲板,都预示着黑色剑士是名女性。

「哈啊!」

白金发男发出凶猛的吼叫,同时挥下右手剑。

「呀啊!」

紫发女以军刀进行了迎击。当!发出了清脆的金属声响,产生的光效让昏暗的森林瞬间被照亮。

「……真,真的是NPC吗……?」

在我的下方,亚丝娜不敢相信似地说出了这话。

3

她的心情我也理解。全身的动作和生动的表情,完全不像是经由系统控制的,没有灵魂的假想体。不过——

「哪里说得上是NPC,严密来说他们被应该归类为Mob【Monster】呐。看啊,他们的耳朵。」

「诶……啊!两人都是……尖尖的。这么说……」

「男的是《森之精灵》【Forest Elf】,女的是《黑之精灵》【Dark Elf】。还有,看看他们的头顶。」

听到这话,亚丝娜的视线向上微微动了一下。再次发出了「啊」的声音。

激战着的战士们,不管是哪一位头上都出现了金色的《!》标志。那正是任务开始的NPC的证明。一般来说只要靠近说话,任务记录【Quest Log】便会自动展开。不过——

「两人都出现了任务符号,而且还在交战,这是怎么回事啊?」

「简而言之,就是#只能接受一方的任务#。——我把这个重大的选择权就交给亚丝娜你了。」

听到我这话,细剑使的视线从精灵身上移开,抬头望向我。

「选择……?」

「恩。他们给予的任务,并不是单个也不是一连几个的连续系列。而是第一个大型战役任务。会从这层开始一直延续到第九层。」

「九……」

九层!?亚丝娜慌忙捂住了本应说出这话来的口。不过那榛色的眼瞳却出于惊讶睁得很大。看着她的这个样子,我在内心高兴起来,并说出了更为惊讶的情报追加暴击。

「而且,就算在中途失手也不能重新接受。当然,也不能变更为对立的路线。这里选择的路线,必须持续到第九层。」

「我说你啊……这件事应该更早告诉我啊……」

一副愤怒表情的亚丝娜,在途中突然变成了疑惑的神情。

「……对立路线?也就是说的那两个精灵吧……」

「嗯。帮助谁,与谁交战。黑与白,选哪一个?」

听到我这番突如起来的疑问,亚丝娜不知为何瞪了我一眼。

「……这个,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吗?普通的游戏倒还好说,现在可是在SAO中啊,还是走那条你在封测时期所选的路线吧。话说……虽然,我对你以前选的是哪一边有着十足的把握。」

呜。这回轮到我沉默了。亚丝娜的眼神变得越发冷漠起来,她用极为确定的语气断言道。

「——Dark Elf的姐姐吧。didn’t you?」

「Y, yes I did……但,但不是因为那位是姐姐,而是因为她一身黑。」

——诸如此类的借口应该不会管用吧,只见亚丝娜站直了身子,把头扭到一旁。

「嘛,这样也行。我也不想和男生一起去砍女生。那就加入黑精灵那方,打倒森林精灵吧。走吧。」

以很快的语速说出这些话后,亚丝娜站起身准备走出隐藏地,我慌忙拉住了她的雨帽。

「等,等等啊。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啊?」

「那个啊……怎么说呢,就算我们加入到黑色那方,还是无法战胜白色精灵,这点很遗憾。」

「诶……诶诶!?」

为了让再次睁大双眼的亚丝娜冷静下来,我把手搭在了她纤细的肩头,继续说道:

「我想从那些强悍的装备上就能看出,那个白色的精灵是《Forest-Elf Officer》」,黑色的是《Dark-Elf Sentry》,本来都是出现在第七层的,而且还是精英级别的Mob。不管有采用多么安全的战斗方式,他们也不是我们这些刚来第三层的人能够打败的。」

「那,那么……该怎么做呢?因为……要是我们死了的话……」

「放心,虽然说会输,不过也不至于如此。HP减少到一半时,我们加入的一方会使用大招,那时就可以打败对手了。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要慌张尽可能地贯彻防御态势,虽然HP可能会因此一点点减少,不过冷静地等待黑精灵姐姐的帮助就好。如果陷入恐慌逃走才是最危险的,万一引来其他Mob就麻烦了。」

「…………我明白了。」

「好。」

我拍了拍亚丝娜的肩后,把手移开了。

「那,我数到三就冲出去。走进的话任务会自动开始的,你只需待在我身旁就好。」

点了点头的细剑使来到我身旁,我一边从三开始倒数,一边在心中对她做了番简短的谢罪。

实际上,还有一个情报没有告诉亚丝娜。那就是,我们准备前去协助的……名字叫做《基兹梅尔》的黑精灵姐姐,为了帮助被森林精灵骑士压制的我们,使出了禁断的绝技,在干掉敌人的同时自己也丢掉了性命。即便是走另一条路线……也就是加入森林精灵一方与黑精灵作战,结果也是一样。不管选择哪一条路线,这两个精灵都会在这里死去,随后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不,是故事,就此展开了……

「……二、一,零!」

随着倒数结束的话音落地,我和亚丝娜便飞奔到了空地上。战斗中的精灵们同时望向了我们,向后猛的一跳拉开了距离。同时两人头顶上的!符号变成了?符号。

「人类来这片森林做什么?」森之精灵说道。

「不用你们来捣乱!赶紧离开这里!」这话是黑精灵姐姐说出的。

当然,此时我们也能就此离开。但这样的话什么都不会开始。我和亚丝娜用眼神交流后,同时拔剑出鞘——剑尖直指,森之精灵的闪亮胸甲。

帅气的面容渐渐变得凶恶起来。事件Mob的黄色Cursor,出现了即将要变成敌对状态的闪烁红框。

「太愚蠢了……你们要加入黑精灵,就这么想成为我剑上的露珠吗。」

「是……」

「是啊,不过要消失的可是你这个DV男哟!」

说出了这番决定的台词,就在还搞不清DV为何意的我的眼前,森之精灵的Cursor色泽发生了转变。从浅黄色——变成了接近黑色的血红色。呜啊好强,就在这一瞬间,男子帅气的面容浮现出了优美而又冷酷的笑容。

「好吧,那就连你们一同消灭掉,人类哟。」

刷拉!我把意识集中到摆出架势的长剑上,同时对亚丝娜轻声说:

「听好了,专注防御。」

——虽说如此,但也要撑过三分钟哟。我在内心补充道,从亚丝娜侧脸上,我看到了某种神情,这让我那极为不安的感觉顿时烟消云散。因为这种神情——只有在细剑使亚丝娜变得极度认真时才会显露而出,这些都是在和她一同冒险时摸索到的。

「那个,防御……专注……」

「我知道了啊!」

低声说出这话,但行动却正好相反,细剑使右手的细剑顿时放出了狰狞的光芒。

#二十分钟后#。

「怎……怎么可能…………」

留下这话,森之精灵啪的倒在了地上,我呆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情形,也低声说出了这样的话。

「怎……怎么可能…………」

不管确认几次敌人的HP槽,的确是变成了零。相对的,我和亚丝娜的血槽,双方都减少了一半,也就是进入了黄色区域。而在封测时期,包括我在内的四人团队在和森之精灵作战时,可是仅用了两分钟就全灭了啊。

「……什么啊,只要想做还是可以做掉的嘛!」

这话让我转过头,与一副十分疲劳的样子正高举双手伸直腰板的亚丝娜目光交汇到了一起。随后目光再往左侧的方向移了一米。那儿正站着一名手持黑色军刀,正沉默地望着地面的黑之精灵。

小姐,你不应该死了吗,脑内循环着这番不明所以的台词的我,目视着那位黑精灵骑士基兹梅尔,只见她缓缓抬起头,望向我。

玛瑙般的眼瞳,充满惊异与疑惑,那眼神仿佛给我一种,在询问「那个,我,该怎么办啊?」类似这样的话,不过这些应该都是我的错觉。

我希望这就是错觉啊。

 

分页阅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下一页
2 条回应
  1. givengag2019-10-15 · 20:49

    这个翻译版还特地表明不要转载到轻之国度的呢,删了那行就发了,有没有点脸

    • Heathcliff2019-10-16 · 14:04

      我寻思我这儿和轻国有半毛钱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