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 文章

[Web][刀剑神域][ME09]黑与白的协奏曲

Heathcliff · 1月12日 · 2016年 ·

 

4

我在封测【Beta Test】时代经历过的这个名为《翡翠的秘键》的任务,原本接下来该是这样的展开才对。

无论是选择当森林精灵的男骑士作为友方也好,还是选择黑精灵的女骑士作为友方也好,最终两个人都是会被一起打倒的。而之前并肩作战的那位精灵能再坚持数秒钟,留下『把秘键送到○○那里去吧』这么一句话然后死去。○所指的,如果是森林精灵的话是这片森林北部的野营地。黑精灵的话就是就是南部的野营地。两个人的残骸消灭了以后,会留下一个用叶子缝起来的细小的袋子。袋子里面,收纳着以绿色的珍贵宝石所做成的大钥匙。

当然,玩家得遵从骑士的遗言把钥匙送到北部或者是南部的野营地——也可以不送去直接把它卖给街上的NPC商店得到一定金额的珂尔,相对的任务就无法再进行下去了。忍受住诱惑成功把钥匙送到的话,伴随着野营地的司令官精灵的一点奖励将迎来下一个任务。

但是,我并不知道会有友方的精灵骑士生存下来的分支展开。我不知道的话,其他的封测出身者,甚至可能连那位阿尔戈也不知道吧。这就意味着,不得不作好从这里开始就是几乎完全未知的故事展开的觉悟了……

离边这样想着而傻站着的我,和淡定地把细剑收到剑鞘里的亚丝娜,还有依旧保持沉默的黑精灵骑士基兹梅尔小姐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森林精灵的尸体伴随着细小的破碎声消灭了。虽然有相当的量的经验值与珂尔被加算、似乎还掉落了几个稀有道具,但是现在没有去确认那些的空闲。

要说为什么的话,这是因为在尸体消失的地面上,留着一个我见过的叶子制的巾着袋。尽管放置道具不尽快捡起来的话会消失掉,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到底应不应该去捡,我一时间无法作出判断。如果就这样贸然出手,而因此竖起基兹梅尔小姐的敌对Flag就真是惨不忍睹了。

【译注:きんちゃくぶくろ,一种用一根带子扎口的袋子】

「那、那个…………该、该怎么说呢、这个……」

我故意说出慌张的台词,听到这几句的亚丝娜如同理所当然般想要把袋子捡起来,于是我反射性的把她的带帽斗篷【Hooded Cape】从后面用力一拉,被紧紧地盯了好一会的基兹梅尔终于有了反应。

她弯下腰,戴着黑皮革手套的双手像是很小心地把袋子捡起来。轻轻地抱在胸前,像是安下心来那样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这样暂时就守住圣堂了……」

用静静的声音轻声说道,把袋子放到腰间的口袋里,骑士端正了姿势望着我们。漆黑的眼瞳中会恢复了严厉,那如同为把之前的迷惘都抛开而做出的动作,实在很难让人认为这只是由程序操作的Moving Object。

「…………不道谢可不行呢。」

把黑与紫的铠甲呷地弄响行了一礼,基兹梅尔继续说着。

「多亏你们的协力,第一条秘键守住了。感谢你们的帮助。我们也能从司令官那里得到奖赏,直到野营地的路就请和我同行吧。」

在此再一次,她的头上点亮了告知任务的进展的《?》记号。我以别人注意不到的样子,全力的长吐了一口气。看起来即使不小心打倒了森林精灵骑士,战役任务姑且还在正常地进行着。

虽说是如此——我原本的预定,是在闯入精灵之间的战斗入手关键道具后,先返回一次主街区。毕竟,从与第二层BOSS的死斗那时候算起,还完全没有休息就来到这里了。虽说由于来到新楼层的高扬感使我还没有察觉到像是疲劳的疲劳,但是在这个世界疲劳的并不是肉体而是精神,太过蛮干的话,那能使人一下子倒下的消耗感的袭来才是可怕之处。目前暂定的搭档亚丝娜也是一样,在第一层迷宫区的深处与我相遇后,马上就因为极度的疲劳而失神倒下了。先不说我很少会去到那么深处,在集中力不足的时候往往会犯下或大或小的失误,所以好好控制眼睛所看不见的疲劳参数也是独行玩家所必需的技能啊。

——我如此高速展开思考,同时悄悄往细剑使那边看过去,不过她完全无视了我往前踏出一步,向骑士基兹梅尔说道:

「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像这样吞下话语的不只是我。基兹梅尔也盯着亚丝娜陷入了沉默。NPC——虽说黑精灵的基兹梅尔严格来说应该算是Mob才对——对于这种回答,如果不是含有明确的YES或者NO意味的语句是不会做出正确的反应的。

我咳地清了下嗓子,想要说声「OK,出发吧。」

但是女骑士没等我说出这句话,就轻轻地点头转过身去。

「好吧。野营地在穿过森林的南边尽头。」

任务记录进行着,头上的《?》记号慢慢地熄灭了。在开始飒爽踏步前行的基兹梅尔后方,亚丝娜也轻轻地迈起步子跟上去。

我在原地呆站了三秒以后,急急忙忙地往那两人身后追去。

从刚才的反应来看,只能认为是黑精灵从亚丝娜的话语中理解了那与YES有着#细微差别#【nuance】的意思。但是,就我所知,封测时代的NPC还并不具备有这种程度的会话能力。

按普通来考虑,应该是正式开服之后,NPC的自动应答程序用数据库被扩充了……只有这种可能吧。但是话说回来,骑士基兹梅尔的语气和表情都实在是太过自然,换句话来说让人有种她就像个玩家一样的感觉。

边走在三人队伍的最后面,边再一次确定她的Color Cursor看看。颜色已经是NPC——准确来说是事件Mob——的黄色,名字也好好地写着〖Kizmel; Dark Elf Sentry〗。与怪物的名字完全相同的文字列也不可能被用来做玩家名,那她毫无疑问就是由程序驱动的Moving Object。如果SAO是在正常营运的话,也许能怀疑她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是由真人的营运方操纵的,但是在已经变成了死亡游戏的现在则是不可能了。

…………是错觉,吧。

如此地采用了简单的结论,我点一点头并加快脚步往两位女性追去。

封弊者的价值就在于即使身陷不合常理【irregular】的状况之中,也至少存在一个确实的优势,我在通往下一个目的地的路上认识到了这一点。

要到达黑精灵部队的野营地,就必须从古道离开横穿过森林,当然与怪兽的遭遇率也会上升。而且更会有被卷入《迷雾之森》特有的浓雾中迷失自己的所在位置。

但是,只要一与怪物遭遇,旁边的基兹梅尔小姐的军刀就会干脆利落地把它们全部砍倒,而且不愧是精灵,就连在浓雾中似乎也知道前进的道路。自认效率第一主义的我,感到了在这里一时保留这个任务,就这样让基兹梅尔留在队伍中帮忙狩猎Mob这个选择肢有着相当诱人的魅力,不过最后我还是敬谢不敏了。理由就是,我有预感如此得寸进尺会引来黑精灵小姐的大怒。

就这样,在浓雾中翻动着的几根黑旗进入视野,是在开始移动仅仅十五分钟后。

「相当简单地就到了呢。」

听到旁边的亚丝娜这么说,我只能以微妙的角度点点头。然后在前面行走的基兹梅尔也停下脚步回头望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似乎带点自豪的这样说。

「由于整个野营地都施上了《沉入森林的咒文》,只靠你们的话是没有那么容易发现的哦。」

「嘿唉……咒文也就是说魔法?但是这个世界不是没有魔法的吗?」

与恐惧无缘的亚丝娜用毫不严肃的语气发出了质问,这回基兹梅尔是真的答不上来了吧。要说为什么的话,SAO中不存在魔法的理由,就是《如文字所述让人体感到在VRMMO里的战斗》——换句话说就是不让战斗射击游戏化,这样的游戏设计上的理由。

「我说啊亚丝娜,那个是……」

为了帮助基兹梅尔解围,我正准备小声地向亚丝娜解释这个内情。

但是,我那亲切的援助,再一次漂亮的落空了。

「…………我们的咒文,说到底也不能称为魔法。」

黑精灵低下她长长的睫毛轻声说道:

「要说的话,那是古代的伟大魔法的余香……从被分离出大地的那个时候开始,我们琉斯拉【リュースラ】的人民,便失去了所有的魔法……」

5

基兹梅尔的叹息声,在经过约五秒的时间差后给予了我巨大的冲击。不对,该说光是咀嚼内容就需要这么多时间吗。

从被分离出大地那时开始,便失去了魔法。

那句话,总感觉……不仅仅是说明了这款名为SAO的游戏中不存在魔法技能的理由。说不定,这难道不是甚至与浮游城艾恩葛朗特存在的理由也紧密相连吗。

回想起来,我直至今天都几乎完全没有接触SAO的《世界设定》这样东西。在杂志和网络上的情报被公开以来,虽然我一头钻进无数的记录、评论还有开发者访谈里面,但是在那上面所记载的设定名的情报,也不过只有『游戏的舞台是处于浮在空中的巨大城市,那是由一百层区域重复堆积所建造而成的』这种程度。明明无论是多人游玩也好单人游玩也好,RPG里的游戏世界的背景设定……也就是《世界到那时为止的故事》都是占据与系统面几乎同等大小的比重的要素。

世界设定的稀薄感从封测那时开始就完全没有变过。在当时,我完成了一次这场精灵战争的战役任务,内容是森林精灵与黑精灵围绕着《圣堂》展开的斗争(而且那个圣堂到底是啥直到最后都依然不明)——这样非常简单的剧情,与艾恩葛朗特存在的理由完全没有联系上这一点我还记得很清楚。

然后终于正式开服后,在那个变成无法登出的死亡游戏的时点,我察觉到了SAO的背景设定如此稀薄的理由。

被开发者所授予的,也就是缺少例行的故事,这就是身为Game Master的茅场晶彦的宣言。或者换个说法,就是『我准备好了舞台,故事就由你们来创作』。

尽管这当然是我的随意想象,但现在我也并不认为与现状有很大的出入。如果是这样,骑士基兹梅尔的……也就是使她行动起来的SAO系统的《话语》,甚至可以说跳出了茅场的意图。

我被『向稍微俯下身走在前方的精灵骑士发起质问』这一强烈的冲动驱动着。虽然还不知道她所说的《琉斯拉》到底是大陆的名字还是国家的名字还是城镇的名字,但究竟为何黑精灵们会被从故乡的大地上分离,被关进这座浮游城里呢?而且说到底,这座城又到底是谁出于什么原因而造的呢?

恐怕这些情报,对于通关这个死亡游戏回到现实世界,这个最优先的目的没有任何帮助。而且说回来,我会接受这个战役任务,也是因为每个环节的经验结算很多,报酬道具很强,仅此而已。我没有打算要特意加入黑精灵军队里。要是在数十分钟前无论如何也要依照亚丝娜的主张做的话,跟随森林精灵的男骑士与基兹梅尔战斗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因此,我深呼吸了一下姑且熄掉心中急剧燃起的好奇心,暂时一声不发的跟在骑士的身后。

尽量避免与她作不必要的交涉的想法究竟是从何处而来的呢,这个时候我还没有注意到。

接近在浓雾的深处翻动着的漆黑的旗帜后,那个地方的雾就如骗人般消散,视野一下子就变得明晰起来。

似乎已经接近了森林的南端,陡峭的山脉还在左右两边延续着。其中有一个地方约有五米宽度的山谷张开了缺口,左右各立着细长的柱子。作为记号,在黑地布料上印有角笛与刀刃的旗在柱子顶端迎着微风飘扬。

然后,在两根柱子的前方,是身着比基兹梅尔稍重武装的——虽然以玩家作为基准是属于轻装的范畴——黑精灵卫兵的身姿。女骑士朝着正炫耀自己细长的薙刀【Grave】的卫兵们,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在封测时代进行相同任务的时候,由于基兹梅尔与森林精灵两败俱伤最后死去,我与偶遇的三名组队者要在没有领导者的情况下不得不去接近卫兵。但是,现在渐渐涌上来的紧张感的程度反而更高。旁边的亚丝娜看起来也和我一样,耳边传来了一阵轻声细语。

「……虽然我想大概不会发生,但是不会真的要在这个野营地战斗吧?」

「应该不会……吧。只要这边不去主动砍他们的话。不对,那种情况也只需中断任务,然后被赶出去就不会再追究……」

「你不会去试的吧。」

轻轻地瞪了这边一眼后,细剑使像是下定了决心般加快了步伐。

所幸的是卫兵们,向这边投来尖锐且奇怪的目光,一言不发的让我和亚丝娜通过了。往前走了一小段后,狭窄的山谷急剧地扩展,造出了一个估计直径有五十米的圆形空间。在那里黑紫色的帐篷大小合计将近有二十个,有着优美外观的黑精灵战士们往来的样子,也真是一幅绝妙的景致。

「嘿唉……比封测时的野营地大了很多呢……」

我用基兹梅尔无法察觉到的音量轻声说着,亚丝娜则略带惊讶地往这边望来。

「之前不是在这里吗?」

「啊啊。但是这不是什么异常情况,因为这种战役任务关联的地点大多都是#临时性的#【instance】地图……」

「Ins……tance?」

虽然这一个月来亚丝娜都在极其努力的学习游戏系统,但似乎这个用语她也没有听过。我边向着处在山谷的最里面的最大的帐篷走去,边小声向她说明:

「那个,每当有队伍接受任务时,就会临时生成的空间……可以这样说吧。虽然我们接下来与通过与黑精灵的司令官对话进行任务,但是这样便对其他进行相同任务的队伍造成不便了吧。嘛,虽说也有像第一层的《森林的秘药》那样,无论谁与NPC对话那个地点也只会被锁起来的任务。」

「嗯、嗯嗯……也就是说,你和我现在正处于,从第三层的地图上一时消失,转移到了这个野营地的状态?」

不愧是她理解的真快呐,这样佩服着我点了点头。

「就是这样。」

然后细剑使的目光变得稍微有点奇怪,马上就这样说。

「随时都能从这里出去的吧?」

虽然发生了各种脱离常理的展开,不过与黑精灵先遣部队司令官的面谈,还是在一阵平稳地气氛中平安无事的结束了。说到底,与有基兹梅尔数倍强的他战斗的话,我和亚丝娜都会被他不费吹灰之力秒杀的吧。

司令官对基兹梅尔的生还与夺回翡翠制的钥匙非常的高兴,交给了我们数额相当大的任务报酬以及性能不错的装备道具。而且装备还有好几个选择肢供选择这样的亲切设定。虽然与基兹梅尔小姐的所有物相似的军刀很是诱人,但是现时点还是我的《Anneal Blade +6》比较强,因此我就放弃了那个,而选择了能使力量值上升1的戒指。亚丝娜也作出了相同的判断,得到了敏捷力+1的耳环。

最后,在司令官处接受了作为战役第二幕的新任务后,我和亚丝娜在大帐篷与他们辞别了。

返回到山谷中的草地,取代天空的次层底部不知不觉间已经染上了黄昏的颜色。时间已经接近午后五时了。在紧张化解的同时沉甸甸的疲劳感也向我袭来,看来正好到了今天该休息的时间了。

基兹梅尔以很自然的动作大大的伸了个懒腰,重新面向我们,动了动她渗出极其模糊的微笑的嘴唇。

「人族的剑士们哟,我要再一次向你们的助力道谢。下一次作战也请拜托了哦。」

「哪里,这、这边才是。」

「回想起来,我还没问过你的名字呢。你的名字是?」

这回我不禁再一次想问出「你说什么?」。Mob……不对,一直都把她当作怪物来看待就真是很失礼了所以还是把她当作是NPC吧,话说这是我第一次被问名字呢。

「那、那个啊……我的名字是桐人。」

「呒姆,人族的名字发音还真是难呐。桐人、这就行了吗?」

语调有点微妙呢,我再重复说了一遍。

「桐人。」

「桐人。」

「对了,完美。」

看起来刚才是进行在微调名字的发音这一顺序呢。真的是NPC呐,如今再一次感到这一点,我注视着基兹梅尔与亚丝娜在那边重复着同样的事情的样子。

完成发音调整后,像是满足的样子点了点头,女骑士继续了会话。

「桐人、亚丝娜。请叫我基兹梅尔吧。……还有就是,作战的出发时间就由你们来决定了。虽然想要回一趟人族的城镇的话我就用咒文把你们送到那附近,但是在这个野营地的帐篷上休息也无大碍。」

没错没错,以前就是这样的展开,我在心里如此点头。

在封测时候,因为想要节省返回主街区的时间与成本所以就借用了这里的帐篷。无论怎么说床都很舒适,料理也相当美味,最重要的是完全不要钱。当然也是有完成任务后到一定程度的时限,不过不利用就真是大损失了——

对于我的这番思考,亚丝娜似乎是准确地看破了。呀咧呀咧,地叹息着耸耸肩后,她向基兹梅尔回答:

「那么就劳烦借用一下帐篷了。谢谢你的关心。」

「不必道谢,要说原因的话……」

没错没错,就是这种展开…………不对,等等,好像有啥搞错了。

过去曾提供的,是伴随着所有者的死亡而变空的帐篷。也就是基兹梅尔以前休息的地方。虽然那时候我和队伍成员三个人(全员男人)是租借的,不过照现在的展开来看,作为主人的骑士殿下还健在。也就是说——

「……由于没有预备房间,所以只好在我的帐篷里休息了。三个人也许会有点狭窄,还请忍耐一下。」

「不会,那就不好意思容我打扰…………三个人?」

亚丝娜的动作猛地停在了那里。

由于基兹梅尔像是在等待着那句话的后续,我不得已地接过了话:

「谢谢,那么我们就不客气了。」

「唔姆。我一直都在这个野营地里,所以要是有事的话随时都可以叫我。那么,我就暂时失陪了。」

随后高傲的黑精灵行了一礼,飒爽地往食堂的方向走了过去。

亚丝娜在那里再冻结了三秒钟,终究还是再次向我转过身来,表情几乎是变化了三个模式后问道:

「把刚才的取消,让她用咒文把我们传送回主街区可以吗?」

很遗憾,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已经知道了。要说为什么的话是因为以前队伍成员里有一个人已经尝试过了。最后,为了完成封弊者的义务,我口述出这个事实。

「嗯……已经不行了。」

6

仿佛与野营地本身一样,和封测时代比起来基兹梅尔的帐篷也有很大程度的更新。

虽然持有人说出了『三个人会比较窄』这样的话来,但是帐篷实际上却是即使有两倍人数的六个人都能很舒服地横躺在上面的面积。床上奢侈地铺满了松软而又柔和的毛皮,就这样睡在上面的话似乎能舒适地一直睡到早上。

由于隔着墙壁的布也是格外厚实的编织物,因此几乎能隔离外面全部的噪音。中央的柱前放置的外形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暖炉,正沉稳地发出橙色的光与暖气。

踏入如此一个舒适空间的我,一直走到帐篷的中央附近,边呼哈——地长吐一口气边坐下。慢吞吞地抬起手打开窗口,把背上的剑和各种防具、还有大衣等武装解除。

正当我就这样往背后咚撒的往后一躺的时候,与从后方冷冷地俯视着我的亚丝娜对上了眼。细剑使往我的右侧前进了数步,用靴子的尖端温柔的推了推我的侧腹。

我遵从无言的压力在地上咕噜咕噜地滚动着,直到到达帐篷的左端,亚丝娜才终于把脚收了回去。

「你的地方,就在那里哟。然后,希望你能把这附近看作是有国境线的。」

因为亚丝娜在大概把床三等分的线上用靴子左右划动着,姑且向她确认一下吧。

「…………要是侵犯了国境的话会发生些什么事呢?」

「这里是《圈外》吧?」

「我明白了,完全理解了。」

我保持着躺睡的姿势点了点头,亚丝娜以笑颜也向我点了点头,向房间的另一头走了过去。圆形的帐篷直径长达八米,分开的两端之间能使人感到相当强烈的距离感。虽然我并没有这方面的兴趣,但还是呆呆地用目光追过去,她也把胸前的金属板和细剑解除装备,甩了一下长发,坐在了毛皮的上面,把背靠在柱子上,神情虽然看起来稍带犹豫,不过长靴也还是放回到了暖炉旁边。

只穿着白色长袜的脚笔直地伸向前面,仰起头呼—地长叹了一口气。慢慢地把脸转回来的她,与直到刚才都不礼貌地盯着她看的我的视线撞上了。

我反射性地把双眼支开,用有点紧张的声音说道。

「那个,要是那啥的话,我在外面睡也完全没有所谓……反正睡袋也带着……」

「在这里也没有什么问题哟,只要你能不越过国境线的话。」

令人意外地回答的语调是普通模式,我再一次向帐篷的另一侧望去。然后亚丝娜看上去似乎有比起这个情况更为在意的事,边用手抚摸着床的皮毛边换了个话题:

「……这个连续任务……虽然我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情况,但是这说的并不是黑精灵和森林精灵,某一边是正义的某一边是邪恶的这种事情吧?」

「唉?……嗯、嗯,应该就是这样的哦。要是基本设定和封测时期一样的话,在再往上一点的楼层叫《圣堂》的地点里封印了什么有着强大力量的道具,而围绕着它黑精灵与森林精灵展开了斗争,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呼嗯……。这么说那个叶子做的袋子里装的钥匙,就是那个圣堂的钥匙?」

「对对。记得好像全部是有六个的来着,被各自藏在横跨几个楼层的各种地方,把它们都收集齐全就是任务的大概内容了。」

「原来如此呢……。——我在意的地方就是那里了。一开始,看到在森林里战斗的基兹梅尔小姐和森林精灵的骑士的时候,你说了要选择当哪一边的同伴吧?」

「是说了。」

「那么也就意味着,和我们做出了相反的选择,成为了森林精灵的同伴,进行那一边的故事的玩家也是有的啰?」

「当然了,这种事情……」

点头的同时,我终于察觉到亚丝娜所恐惧的事情了。

「啊啊……我们继续把这个任务进行下去的话,跟进行森林精灵那边的任务的玩家……」

「……会不会发展成敌对的这种情况呢,我想到的就是这个。」

为了使因自己说出的话语而皱着眉头的细剑使安心下来,我作出一副不习惯的笑脸说道:

「没问题,不会变成那样啦。虽然打倒多少多少头特定的Mob、收集多少多少个特定的道具这样的任务也会有跟别的玩家产生竞争的情况出现,但是这一类的剧情进行型任务特定的玩家或是说整个队伍,那啥,是独立的、那个……」

该向姑且还算是网游初学者的亚丝娜如何说明好呢,我睡在地上用手挠着头,不过那边似乎已经靠自己干脆地解决了似的深深地点点头。

「是吗,那就像是这个野营地一样呢。好几个不同的队伍各自进行着不同的故事,而最后都会引出不同的结局吗……?」

「嗯,就是那种感觉。所以说,既不会有跟进行敌对阵营的队伍争夺道具这种情况,也没有哪一边成功完成任务另一边就会失败这种事,、。」

「呼嗯……」

虽然亚丝娜像是暂且接受了我的说法一样点了点头,但是明明已经打消了会与其他玩家之间产生纷争的悬念,她的表情却还没有好转。

用力地坐起来,盘起双腿与亚丝娜正对面地坐着,我问道:

「还有什么在意的吗?」

「嗯嗯……该说是在意呢,还是该说是没有完全理解呢……要是就像你所说的、#临时生成的空间#【instance】……对吧?这个野营地,同时存在着多个进行任务的队伍,也同时会出现复数个基兹梅尔小姐和刚才的司令官,是这么一回事吧。就是那里有什么……」

「啊啊…………」

终于理解到亚丝娜的困惑的我,暂时陷入了沉思。

对于包含了任务这种东西在内的网络游戏来说,那是最大的矛盾。原本,一件事件只会发生一次这才是正确的形式吧。例如,我在第一层完成的任务《森林的秘药》,就是为了生病的少女阿卡莎而要从栖息在森林里的植物性怪物身上采集贵重的药的材料这样的设定。我很顺利——其实并不是如此——地得到了关键道具,喝了阿卡莎的母亲做的特效药后,少女恢复了精神。

但是下一次其他的玩家造访那个家的时候,在那里的又会是患病的阿卡莎了。只要还有接受同一个任务的玩家,那么她就会永远陷于难熬的疾病的治愈与复发的轮回之中。

我和亚丝娜正在进行着的战役任务就是那个任务的扩大版。在我们经过长达二十分钟的激斗的最后,幸运的是把森林精灵骑士打倒而基兹梅尔则幸存下来,但是今后要是其他的玩家开始这个任务的话,会有数十位、甚至数百位基兹梅尔死去吧。而且恐怕,几近相同人数的男性骑士也是。

但是,那也是不得已的事情。为了保证故事的唯一性,而采取使一个任务只能让一个队伍完成这样的设定的话,这就失去了游戏的公平性了。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只有准备庞大的……正是相等于无限的数量的任务,但从现实来说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即使是那个疯狂的天才茅场晶彦,也做不到这一点。

——我把如此这般的内情,支支吾吾地说了出来。

全部听完的亚丝娜,慢慢的点点头道谢,但恐怕她还是不能理解这种理由吧。即使已经知道不过还残留着想不通的事情,在我的心中也有这种心情。要说为什么,是因为单单见到那个事件NPC,就觉得骑士基兹梅尔实在是太像真正的人类,不对,是太像真正的精灵了……

就在那时,不知在野营地的何处响起了悲伤的角笛的声音。看了看时间显示,不知何时已到了下午六时了。等量的睡意与空腹感同时袭来,正当考虑着要先补充哪一边比较好的时候,帐篷入口处垂下的布飒地一声被掀了起来。

走进来的,当然是这个家的主人基兹梅尔。一如既往的灿烂夺目的金属铠上配着细长斗篷的身姿。

骑士依次看了看在帐篷左右两边慌忙站起的我和亚丝娜,开口说道:

「由于在阵中,所以并没有准备到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不过这个帐篷还请自由使用。食堂也是随时都可以进餐,虽说简陋但是沐浴用的帐篷也是有的。」

「浴池,有吗?」

马上作出反应的当然是亚丝娜。基兹梅尔点点头,用左手指着帐篷的入口的方向。

「食堂帐篷的旁边。这个也随时都可以使用。」

「那就多谢您了。」

毫不含糊地回答后,急急忙忙地点头行礼的亚丝娜连眼都没看我一眼就开始往入口走去。基兹梅尔点点头,边向里面迈步边说道:

「请让我稍作休息。有要事的话请随时前来告知。」

我边依旧想着是先吃饭好呢还是先睡觉好呢,边心不在焉地听着两人之间快速的对话。然后,在暖炉旁边停住脚步的基兹梅尔,碰了碰镶嵌在左肩肩垫上的大块的宝石。

随着呷啦啦地响起的不可思议的声音,金属铠与斗篷与军刀都化作了光的粒子消失了。在那下面,仅有一件有着看起来像是丝绸的光泽的合身内衣。把我过于惊讶的视线固定住了。黑色的布质包裹着的肢体,不知该说令人无法认为这是精灵——还是该说不愧是黑精灵呢的预想以外的量感……

就在衣襟被拉了一下的同时,右耳旁边传来了冷冷的声音。

「你也去洗个澡会比较好哟。在BOSS战中流了不少汗吧。」

…………嘛啊,是流了一堆冷汗呐。

边这样想着,我被一阵不由分说的力量向入口方向拖去。

 

4 条回应
  1. givengag2019-10-15 · 20:49

    这个翻译版还特地表明不要转载到轻之国度的呢,删了那行就发了,有没有点脸

    • Heathcliff2019-10-16 · 14:04

      我寻思我这儿和轻国有半毛钱关系?

    • 瓦尔特2020-3-6 · 10:04

      有毛线关系、。。。

  2. givengag2020-8-31 · 19:46

    不好意思确实是我搞错了,之前比较关心版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