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刀剑神域][电击文库Magazine短篇]对决

Heathcliff · 4月17日 · 2016年 ·

 

——发生什么了!?

感受着剑刃切空,砸到地面上的冲击,我感到一阵呼吸困难。

《阐释者》的刀刃,毫无疑问曾一度捕捉到了《Silver.Crow》的肩膀。剑身如瞄准一样击中装甲的接缝处,我本来确信能够一气将其切断的,然而在仅切了两厘米左右的时候,银色的机器人突然以猛烈的势头向后逃去。

他刚才绝非能做出那种动作的姿势。那简直就像是被后面的线拉去一样的异常动作。

我猛地抬起脸来,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眨眼间便拉开了十米距离的假想体。

不用说,他的身上并没有缠着线。我也没看到喷射孔之类的东西。

——不。

Crow背后折起的薄薄的金属翼。在他后冲之前,那个是不是好像震动了一瞬间?

如果那难以置信的机动性的秘密就在于那个翼的话,那他就不是我预想之中的散热装置——就是说,那是某种推进装置吗。但是那样的话,为什么他最初没有使用?

思考至此时我注意到,视野中显示的各种情报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首先,右上的Silver.Crow的绿色横条减少了一点,大概有百分之三。

然后,虽然左上角我的横槽还是满的,但在下方的细长青槽,却在发着极其微弱的光。

这个区域如果确实如我预想,是一个对战格斗游戏的话,那这两个横条的意义也就很明显了。绿色的是SAO中也有的《体力槽》,而青色的,一定是《必杀技槽》。恐怕这个槽,会随着受伤和攻击积蓄吧。也就是说Silver.Crow在被我的剑砍中,必杀槽开始积蓄的瞬间,消耗掉它驱动了背后的翼。反过来说,如果必杀技槽没有积蓄的话,Crow就无法使用那个翼。

——但是,这样的话,背后没有那种装置的我的《必杀技》又是什么呢?

现在我使用的《二刀流》桐人的假想体和两把爱剑,是我的自我像——也就是根据记忆生成的。那些能在这个对战游戏系统上生效的话,那么必杀技我应该也能通过印象唤起。然后,要问对我而言必杀技是什么的话,我能马上做出回答——那一定是《剑技》。

我右脚跨出一步,把剑架向后方,摆出单手直剑的基本技《Sonic Leap》的步法。如是,剑身微弱地发出金属音,同时必杀技槽的发光部分开始闪烁,但是这种现象却马上就停止了。这是说,我现在的必杀槽还不够使用技能吧。

「……原来如此啊」

我自言自语道,再次看向前方的对战者。

从Silver.Crow的反应,还有这个陌生的画面构成来看,要说谁是闯入——不,《乱入》这个假想空间的人的话,好像是我才对。这个带着杀伐气息的背景,如果是在格斗游戏中也是可以理解的。

恐怕对Crow而言,这里是日常所玩的游戏舞台,而我,不,第四世代型实验机的量子回路对其产生了干涉吧。虽然我有一大堆想向做出那种危险白色玩意儿的比嘉抱怨的话,故而非常想立刻登出,但是视野中完全没有登出按钮,我也不知道其指令是什么。

但是,如果这里是在格斗游戏中,那么在对战结束后这个连接应该就会切断了。

如果事情是这样的话,傻站着故意被攻击消耗掉体力槽也没啥趣味可言。

不管怎么说,我是《乱入者》。为了击破对手而用上全力也算是礼仪吧。

在被抛到这个舞台以来,我的嘴边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我的头脑深处,咔啦一声响起了开关按下的响动。

***

在注意到正体不明的脑加速者《桐人》露出些微笑容的瞬间,春雪假想的皮肤嗖地一下竖起了鸡皮疙瘩。右肩伤处的疼痛一下消失无踪。

受到喷涌而来的强烈压力,春雪不觉后退几步,然后定住脚步。

虽然桐人是是梅乡中学局域网的侵入者,但是从对战搜索表上看到他的名字,提出对战申请的则是春雪。在自己发起的对战中逃走这个选择,对军团《Nega.Nebulus》的成员而言是不可原谅的。

——现在不是能被吓倒的状况!没法对话的话,收集那家伙情报就只有直接重拳相向——虽然对方是用剑——这一个手段了不是吗。

在如此说给自己听的同时,春雪感到自己内心深处啪地燃起了一点火苗。

回避了全速冲刺之后的中段踢的桐人的反应速度,比我对战过的任何对战假想体都要快。我想要再见识一次那种动作。然后,想要超越它。

紧握双拳,春雪再次毅然沉下腰去。

远处的大招绝对是无法打中的。而且,我也明白一伸手就会被以剑相向。这样的话,就只能潜到与他零距离的位置,用小招式来击溃他的体势了。

那把看起来很重的剑,应该无法连续挥动。只要能躲开他反击的一击的话,就有能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给我集中精神。把剑锋所指当作子弹来看的话,应该能够回避。

在春雪绷紧意识的同时,视野集中到中央部分。他将全部的感觉都集中到了闪亮的黑色长剑的尖端。

「…………上!!」

怒吼一声,春雪狠狠一蹬地面。

把身形压低到极限,春雪一气将距离缩短十米。

在中段稍微抬起的桐人的剑,开始滑动起来。

是从下面。在刀锋在地面上擦起火花一瞬,桐人为了迎击身体前倾的春雪高跳起来。就像漆黑的蛇,将致命的牙——

春雪只将左边的翅膀微微展开,将体轴转大概九十度回避开来。即便没有必杀槽,也可以靠姿势来制御。

低吟着向上挥来的剑,浅浅地剜到了Silver.Crow的胸部装甲。只留下一瞬的热与闪光,刀锋便消失在了上方。瞬间,春雪狠狠蹬出右脚,起身使出右升龙拳。化为银光的重拳,向着黑色大衣的胸口挥去——

在命中前的一瞬,春雪受到了桐人的左手激烈的格挡,它将春雪的右拳架开,让其从肩膀掠过。

但是这些也都在计算之内。这样桐人的双手就都不能马上回到原位了。盯准其毫无防备的身躯,春雪打出一记左勾拳。咚,确实地响起了效果音。身披大衣的身形停住了动作。

——打中了!

就这样猛攻下去!!

「噢噢噢!!」

春雪呐喊着踢出膝击。再次命中。虽然因为是接近状态而没有造成多大伤害,但是现在这样就够了。用连续技封住对手的行动寻找机会,然后再使出决定性的一击。

用右手牵制着对方的左手,再以左侧短打追击。在这个距离上长剑派不上用场。也就是说对手的右方已经死了。

本应如此的。

打算发出扣击的左拳,从正上方被什么东西按住了。那是,五指张开的桐人的右手。

「什…………」

剑、剑到哪儿去了!?

在产生这样的疑问同时,下一个事态已然发生了。

轻柔而光滑,但是以可怕的迅捷动作触及春雪胸膛的桐人的右掌,突然发起了橙色的光。

必……杀技!!

但是,不用武器——!?

对于太过出乎意料的展开,春雪的对应晚了一刹那。这在有着超快速度的两者的战斗中,是个非常大的破绽。

咚!巨大的冲击直压胸膛,春雪被弹开向正后方。

虽然是直击,但是伤害却微乎其微。好像那只是拉开距离的技能。他是为了使用这招而松开了剑吗?那么,就不能给他回收的时间。

死命地踩稳试图停下的春雪,因更加超乎预料的展开而目瞪口呆。

赤手空拳的桐人,大力地向前跳了过来。在空中,他的右手大大地举过头顶。

是打算拔出背上装备的另一把剑吗?不,时间上没有那种余裕。那就是打算借势用手刀攻击吗?那种攻击,要想穿透金属色的装甲也……

不。

包覆着他右手的光,现在仍未消失。也就是说必杀技还在继续中——

在岔开两脚止住后退,想要再度前冲的春雪眼前,桐人的右手啪地一声抓住了什么。

是剑柄。那家伙并非把剑扔到了地上,而是将其抛到了正上方。

春雪悟到这一点的时候,长剑已经整个包覆在了炫目的火炎之色中,笔直地斩了下来。

时至现在,已经既无法回避也不可能防御了。左肩到胸口的被巨大冲击所袭,春雪被爆发的光影效果吞没,马上便支撑不住,被轰飞到了右后方。

***

「体术·剑术复合剑技、《Meteor Fall》。……就算这么跟你说了,你也听不到的吧」

我揉着被用力踢中的腹部,这么喃喃自语着。

虽然说不上达到和现实世界同等水平了,但却充分反馈了达到违法强度的痛觉。就算光凭这个疼痛,就可以知晓这并不是在现在二零二六年的日本运营的游戏了。

不过,不小心被大招打个正着,被轰飞了好远一半身体都陷进瓦砾中的Silver·Craw那边,感觉到的疼痛应该比我感觉到的大得多了吧。当然,这也得要在那副金属装甲下面有神经系统才行就是了。

我确认了一眼体力槽,发现在紧贴状态下挨了一下拳击一下膝击的我体力减少了一成半,而Crow那边减少了将近三成。虽然看起来是活生生的人体和金属机器人,防御力看来也没差多少。在这一点上也很像是格斗游戏的。

而如果是格斗游戏的话,这种程度的差距还有很多机会可以翻盘的吧。我认定了现在不是有了多受一下攻击的优势就收手旁观的场合,为了乘胜追击而蹬向了地面。

这时,那银色的身体微微一颤——

圆圆的金属头盔迅速抬了起来。

我好像感觉到,在头盔的深处,他的双眼在散放着强烈的光芒似的。

紧接着,半埋住银色假想体的瓦砾,向着四面八方激烈地崩散开来。

尘土雾蒙蒙地卷起了一片,遮蔽了四周。我重新架起剑拉开了距离,等待视野恢复正常。

冷彻整个对战舞台的寒风,转瞬之间吹散了尘埃。

数秒之后,在再次出现的建筑物的崩塌残骸中——并无Silver·Crow的身影。

「什么……?」

我迅速扫视左右。我的身侧和背后是一片广阔的开阔地,正面横亘着一座非常宽的三层楼房。如果不是已经腐朽得破破烂烂的话,这地形看起来就像是一所小规模的学校一样了。

建筑物的窗户和入口全被铁板封锁了,另外外壁上也没有阶梯。而且如果Craw从我的身边穿过的话我肯定会发觉的。也就是说,就算对方扬起尘土遮蔽住我的视线一瞬间,应该也不可能跑到别的什么地方去。如果是这样,那个银色的机器人究竟是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不对。

不是躲了起来。Silver·Crow的体力槽的下方,蓄满了超过三成的必杀技槽,就算在这个瞬间也在不停减少着。这是正在使用某项技能。可以推测,对方会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也就是这个技能的缘故。估计是潜入地面的能力,或者是透明化的能力……。

我将全部的感官向着脚下,以及前后左右全方位展开。压低了身形,轻柔地架起了剑。维持着面对不论来自于何处的攻击都能迅速做出反应的架势,等待着风吹草动。

但是。

Silver·Crow的出现,是来自于我完全意料不到的方向。

我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头顶反光,唰地抬起了头。

接着我看到了。那是将锐利的右脚脚尖绷得笔直刺下,就如同一杆标枪一般急速下降的白银色假想体,以及在他的背上向左右大幅舒展开的金属叶片。

那果然是推进装置啊。但是那并不是单纯用来在地面上高速移动的玩意儿。

那叶片是,——翅膀啊!

我使出浑身的力量蹬向地面,向右侧跳去。

但是一直线向下冲的Crow,将双臂当作平衡翼改变了角度,紧紧地追随着我的移动。

「呜哦……」

我失声惊呼,尝试着用右手上的剑挡开对方尖锐的脚尖。

但是,那重量实在不是这种动作就能够防御得住的。就好像是在ALO的时候,受到火妖精族沉重的突击的时候一样——不对远超过那突击的冲击一瞬间就弹开了我的剑,飞踢直接命中了我的右肩。

***

1 条回应
  1. 这个好早前就看到了啊2020-3-24 · 16:23

    加速世界联动啊 猪打岳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