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外传

[Web][刀剑神域][02]Fairy Dance

Heathcliff · 12月27日 · 2015年 ·

=================================================
*++
虚拟电梯随着虚拟的驱动声与减速感,缓缓停了下来。之前一直什么都没有的墙壁上纵向出现了裂缝,随即出现了一纯白的大门,向两侧打开。
亚丝娜用尽可能轻的动作,朝着门外迈出脚步。
眼前出现的是,和上层同样的枯燥构造,一条笔直的通路延续到前方。在确认了没人之后,亚丝娜又开始了前行。
欧佩隆给予自己的衣服只有薄薄的一件连衣裙,虽然有点不放心,但光脚的这点还真得谢谢他。如果穿着鞋子的话,应该会不可避免的发出一些音效。
曾经在SAO的时候,为了让怪物不注意到自己,而从后方偷袭,就曾冒着防御力低下的风险,光脚作战。
除了实战,在阿鲁卡特的废墟地区,也和桐人,克莱因,利兹玩过许多次突然袭击游戏,本来亚丝娜就是轻装,因此在不发出声响接近对方这点十分拿手。但对桐人进行背后偷袭却一次都没有奏效过,有一次干脆光脚试着接近他,却在最后举起木剑准备进攻桐人后脑的一瞬被他察觉并躲避了过去,之后自己的脚却被他抓住不停的搔痒,当时自己笑得都快断气了。
比起在现实世界毫无容身之处,自己真想回到那个时刻——这种念头不由得浮上心头,想到这里亚丝娜的眼泪就流了出来,随后她摇了摇头,将悲伤的情感拂去。
桐人还在现实中等着我。唯一能够容纳自己的地方就是他的怀中。为了达成这个心愿,现在就要继续向前。
*
通路并不那么长。步行期间就能因为道路平坦可以看见前方的大门。
如果上锁的话,就回到上层的实验室去找控制系统,想着这些亚丝娜来到门前,出乎意料的是门无声地朝着左右打开了。里面射出强烈的光芒,让亚丝娜不由得眯起眼睛。
“……!?”
看着内部的构造,亚丝娜屏住了呼吸。
这是一个极为宽广的空间。
或者说是一个超大的,纯白的比赛场馆。左右以及深处垂直的墙面,极其得遥远,由于没有任何装饰因此无法通过距离感来判断。天井的一面发出白色的光芒,同样是白色的地板上——摆着一些密密麻麻,整齐排列的短柱子样的东西。
确认了视野中没有活动的物体,亚丝娜小心翼翼地朝着内部进发。
这些柱形的物体,亚丝娜从一旁望去,大概有四十列。如果这里的空间是正方形的话,那么全部的柱子数量应该有四十的平方,差不多两千。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慢慢靠近。
地板的高度大概与亚丝娜的胸部平齐,白色的柱子就立在上面。柱子很大,差不多需要两手环抱才能抱过来。平滑的表面,透过那细微的缝隙好像可以见到有什么东西漂浮在里面。那东西不管怎么看——都是人类的头部。
尺寸比实物要大一些,色泽也和实物不同。是由青紫色半透明的材料构建而成。作为建模来说是非常精致,与其说是全息摄影不如说是蓝宝石加工而成的雕像。
头盖内部,也能看到微细的脑髓。仔细观察,可以发现通透的脑部许多地方都有着周期性发出光芒的筋络般的东西在跳动,消失,散发出就像是线香花火发出的多彩光芒。
视线移到面部。“他”闭着眼睛与嘴巴。不能说美也但不上丑陋,是个极度无个性的作品。性别无法判断。就像是以前,在美术课上见到的,由数千人的脸部特征平均化生成的3D画像。
当亚丝娜皱起眉头,仔细端详这个让人产生生理违和的脸时——
其眼睑突然睁开了。
“……!!”
亚丝娜拼命忍住了叫喊声。
“他”眼睛睁开,仿佛那蓝宝石般的眼球要迸射出来似地,眉间紧锁,嘴巴扭曲,牙齿紧咬。完全是一副“恐惧”的表情。这让亚丝娜汗毛竖立。
“他”那透明大脑的一部分,可以看到有一条发出强光的红线通过。周边被染成浅红,绽放出光泽。与光之脉搏完全同步,“他”也多次发出无声的惨叫。那个表情,绝对不是人造的物体。而是完全真实的恐惧表现。
就像无法忍受这恐怖的景象一般,亚丝娜退后了数步。在楼上指示板上见到的指示图——实验体收容库——以及欧佩隆的话——控制感情的技术——犹如幻灯片回放似的在脑海中闪过。把这些和眼前的景象结合起来,某种结论便浮上了水面。
也就是说,这个“他”,不,是成百上千的“他们”,都不是基于电脑生成的虚拟物体而是真正的人类——是之前在SAO里的玩家们的模拟影像。游戏通关的时候本应解放的他们,却因为须乡而被囚禁在此处,被用作基于NERVGEAR操作思考,感情,记忆等这种恶魔的研究。
“这也……这也太残忍了吧……”
亚丝娜双手捂嘴,喉咙深处颤抖地说道。
亚丝娜痛苦地将脸转向右侧。两米开外的地方也有着同样的圆形柱子立在那里,上面也漂浮着一青色通透的头部。脸部方面的造型和之前那个一模一样,但“他”却是半睁着眼镜,嘴巴缓缓张开。在电光从脑部通过时,其脸上浮现出了痴呆一样的笑容。
另一侧…….以及更加远的一侧,无限多的排成数列的“他”们,各种各样的表情虽然被遮掩在水晶面具之下,但他们内心却让人感觉是在发出绝望的哀号一般。
亚丝娜极力忍耐着自身的恐惧,擦了擦眼角边流出的泪水。
不能饶恕,绝对不能饶恕。自己和桐人赌上性命战斗的成果,却被须乡所利用,这点绝对不能饶恕。绝对要把这事公诸于世,让那个男人付出相应的代价,得到相应的惩罚。
“等着我……我马上,就能救你们的……”
说完,亚丝娜摸了摸那苦闷般的脑髓侧部。随后她又抬起脸,朝着立柱之间,内部深处的房间快步走去。
*
刚走过第二十排圆柱时,突然听见了人的说话声。亚丝娜发射地将身体压低,躲到了身旁的圆柱旁。
小心翼翼地扫视四周,探寻着声音的来源。说话声像是从右侧深处那边传来的。亚丝娜继续压低着身体,朝着声音的方向前进。
来到某根圆柱的背光处时,前方一怪异的东西进入了眼帘。
“!!?”
慌忙将身体躲好。啪嗒啪嗒地眨着眼睛,战战兢兢地再次探出脸去。
——现已不复存在的艾恩葛朗特的第六十一层,被通称为“虫虫大陆”。和名字一样,这层都被虫型怪兽所充斥,对于包含亚丝娜在内的大多数女性玩家来说,相当于地狱般的存在,那里还有着更难应付的,名叫BlueSlug【ブルスラッグ】的巨大鼻涕虫型的怪物。灰色黑斑纹的表皮上覆盖着粘稠的液体,大小共三对眼睛【译者注:眼睛长在触角上,如同蜗牛一般】怒视着玩家,用从长有环状牙齿的嘴中伸出的触手进行攻击,那样子就像是噩梦一般——
如今,离亚丝娜数米远的距离,有着两只生物正背对着这边不断地交谈着,其外表怎么看都像是BlueSlug。
巨大的鼻涕虫们,像是在看着脑髓,并交换意见似的。右侧的鼻涕虫晃动着自己那长长的眼睛,叽叽的说道。
“我说,这家伙还在梦中与Spica【スピカ】酱相见哟。B13和14则是超出了领域范围。16也差不多要成功了……真是太令人兴奋了。”
左侧的鼻涕虫把触手指向实验体周围虚拟屏幕上的数据,问道:
“不会是偶然的吧?这才是第三次实验不是吗?”
“不是的,这都是感情诱导回路形成的结果哟。Spica酱是我将虚拟的数据进行组合创建出来的,并将它插入到了实验体的记忆领域中去了,如今其出现的频率已经超过了阈值了哟。”
“嗯,总之还是先把监视器的数据样本上报吧……”
两只鼻涕虫的刺耳、尖锐的对话让亚丝娜产生了极度厌恶的感觉,她再次躲进了柱子的阴影中。
为什么要装扮成那种样子,这点还不清楚,但他们大概就是从事非人道实验的须乡的部下吧。他们言语中感受不到任何伦理道德。
亚丝娜右手紧紧握住,如果手中要是有剑的话……一定要给予这两个家伙其外表相应的下场。
压低心中涌起的怒火带来的冲动,亚丝娜慢慢地向后退去。和鼻涕虫们保持一定的距离,继续朝着深处走去。
慎重地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一个又一个圆形柱列,亚丝娜终于抵达了房间的最深处。房间的尽头之处——远处白色的墙面上,可以看到一个黑色的立方体浮在那里。
亚丝娜想起了以前在爱因格朗特基部楼层的地下迷宫处见过的系统控制器。如果使用那机器获得管理者权限的话,就有可能离开这个疯狂的世界也说不准。
但之前的空间,没有一处可以藏身的地方。亚丝娜深深了吸了一口气后,下定决心从圆柱的阴影处冲了出去。
极力不发出声响,用很快的速度靠近目的地。十米左右的距离其实并不算很远。
但每迈出一步,那种被发现并被命令停下来的恐惧感传遍全身。亚丝娜奋力不让脚拌在一起,继续前跑,终于来到了控制器前。此时转身望去,数排圆柱的那头,鼻涕虫还在休闲地晃动着触角。看来他们仍没发现自己,还沉浸在讨论之中。
亚丝娜再次转向黑色的控制器。上方是一个如同被切割了的斜面,右侧有一个细细的插槽,插槽的上方一个银色的卡片钥匙还插在那里。亚丝娜祈祷着将手伸向卡片,并将其一口气向下刷去。
砰,响起了某种声响,亚丝娜把头缩了回来。只见在插槽的左侧,出现了一个淡青色的窗口,以及一个虚拟键盘。
窗口上显示有许多目录。亚丝娜强压着内心的焦虑,仔细确认这目录上方的英文字样。
左下又一个写着Transport【传送】的按钮,亚丝娜用颤抖的手指按了下去。
BU,随着一声音效,又弹出了一个窗口。上面显示着整个实验室区域的地图。看来是可以通过这个系统直接跳跃到实验室的各个区域啊。
但现在这个功能却没什么用。亚丝娜拼命地寻找着,终于发现了右侧有一个标示着EXIT VIRTUAL LABO【离开虚拟实验室】的按钮。
“就是这个……!”
亚丝娜发出小小的欢呼声,并按了下去。上面又出现了一个新窗口。长方形的窗口上出现了“Execute log-off sequense,ok?【确认要执行登出命令吗?】”的文字,以及OK,还有CANCEL的按钮。
神啊——
就当心中默念着这句话,准备按下OK的时候——
右手却被身后飞来的灰色触手缠住了。
“…………!!”
亚丝娜一方面忍着不发出叫声,另一方面强行想要让手指靠近按钮,但那细细的触手却如同金属钳一样让她的手根本无法动弹。这样的话就用左手好了,可刚准备伸出左手的时候,左手却被新伸过来的触手缠住了。亚丝娜的双手被高高提起,身体也离开了地面。
捕获者将亚丝娜的身体慢慢转了过来。出现在眼前的,就是之前的那两只巨大的鼻涕虫。
四只发出橘红色的光芒,如同网球般大小的眼睛,随着细细的触须慢慢摇晃。毫无任何表情,那眼睛就像是在检查亚丝娜的身体与脸庞一样,终于,左边的鼻涕虫嘴巴动了起来,用咯吱作响的声音说:
“——你是谁?在这里究竟想干什么?”
亚丝娜强忍着恐惧,装作什么都没有似的回答道:
“该把我放下来了吧!我可是须乡的朋友哟。来这里只是参观学习罢了,现在要回去了。”
“诶?我们可没听说这些话啊?”
右边的鼻涕虫,歪了歪触须上的两只眼睛,将头偏了偏。
“你听说过吗?”
“没有。我说如果让无关的人见到这些的话那就糟了啊!”
“啊……等等……”
突然鼻涕虫的眼睛变得溜圆,并伸了过来,盯着亚丝娜的脸。
“……你就是那人吧。须乡酱关在世界树上的……”
“啊啊。我也听说过这些。老板可真狡猾啊,还藏着这么可爱的女孩。”
“呜…………”
亚丝娜越过肩膀望着控制器,伸出左脚想要触碰前方的按钮。不过鼻涕虫的嘴巴又伸出了新的触手,将她的脚部缠绕住。亚丝娜拼命挣扎着,但这些努力都没有任何作用,由于超过了处理的时限,登出窗口又恢复了初期的画面。
“我说啊,不要挣扎比较好哟。”
鼻涕虫又伸出几根触手,裹住了亚丝娜的全身。小腹,大腿部都被触手毫不留情地紧紧缠住,并深深地陷入肉里。
“好疼……!不要……给我滚开,你这个怪物!”
“啊,真是残忍啊。这可是深部感觉的映射实验哟。”
“是啊是啊。将身体这样操作可都仅限于训练中哟。”
亚丝娜表情痛苦地忍受着虚拟世界特有的隐隐的苦痛,拼命地将说道:
“你们也应该是科学家不是吗……!?做这种……非法的,非人道的研究,难道就不觉得可耻吗!?”
“嗯,我觉得这比往实验动物的脑部插入电极可要人道多了。我们只是让这些家伙做梦罢了。”
“是的是的。有时候我们还会让他们做很好的梦哟。他们还应该感谢我们呢!”
“……你们这群疯子……”
浑身被寒气所包裹的亚丝娜低声说道。他们的真实姿态就如同眼前的这些没有感情的鼻涕虫一样。
鼻涕虫们就像是不理会亚丝娜的话似的,开始交谈起来。
“老板出差去了对吧?你,不是接到了回到现实世界的指示了吗?”
“切,没法子。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不要一个人享乐哟。”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就赶紧走吧。”
鼻涕虫将一部分触手从亚丝娜身上移开,操作起控制器。几回啪嗒啪嗒的按钮声后,那巨大的身体,就这样消失掉了。
“…………!!”
看着眼前这景象,亚丝娜急躁地,拼命地晃动着被束缚的身体。马上——就在眼前,梦中见到的现实世界的出口就在眼前。出口的大门微微开着一条小缝,外部明亮的光线不断地倾泻进来。
“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回去!!”
亚丝娜近乎疯狂地叫道,但鼻涕虫的触手却没有一点放松的迹象。
“不行的哟, BOSS可会杀了我的。还有就是,你一个人一直待在这里也很无趣不是吗?要和我一起玩电子麻药的游戏吗?我玩那些人偶都有些厌烦了。”
说出这话的同时,冰冷潮湿的触手抚摸起了亚丝娜的脸庞。
“不……不要!!你想干什么……!?”
亚丝娜拼命抵抗,鼻涕虫紧接着又朝着这边伸来来信的触手。抚摸着亚丝娜的腿上的肌肤,并慢慢地伸进连衣裙中。
亚丝娜拼命忍受着这种不快的感觉,装作身体失去力量,无法继续抵抗的样子。鼻涕虫趁势将一根触手靠近她的嘴旁。正当要触碰嘴唇的时候——
亚丝娜抬起脸,立即咬住了那触手。
“呀,疼啊啊啊啊啊!!”
亚丝娜不管鼻涕虫的惨叫,毫无怜悯之心似的继续紧咬着。
“呀,住,住手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确认了鼻涕虫将所有的触手撤回之后,亚丝娜松开了口。鼻涕虫咻得赶紧将疼痛的触手收了回去。
“疼疼疼,我刚才忘记切断痛觉神经了……”
鼻涕虫呻吟着,身旁又出现了一光的立柱。随着效果音,另一只鼻涕虫出现了。
“…………?你在做什么啊?”
“什么都没做。老板怎么样了?”
“发怒了哟,要你赶紧将她带回鸟笼那里,更换门的密码并二十四小时监视她。”
“切。好不容易找到一好玩的……”
失望至极的亚丝娜感觉眼前变得昏暗起来。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样错失了。
“至少应该用步行而不是传送这个方式把她送回去。我还想多体会一下那种滋味哟。”
“你还真是好这口啊。”
鼻涕虫再次将亚丝娜的身体缠住,移动着那没有脚的身体,朝着收容库的入口走去。就在那两只鼻涕虫大意的那一瞬间,亚丝娜用很快的速度伸出右脚。将插槽上的卡片钥匙用脚趾夹了过来。
窗口消失了,但鼻涕虫还是没有注意到这点。亚丝娜将身体后仰,把刚才取下的卡片,送到了被缠住的手中。
“我说,挣扎可是不行的哟。”
鼻涕虫再次将亚丝娜的身体抬起,朝着出口移动起来。
*
喀嚓,鸟笼的门再次被锁上了。鼻涕虫用触手操作起数字锁,随后又望向亚丝娜。
“再见,有机会的话请你继续来玩。”
“我可不想再次见到你们。”
说完,亚丝娜朝着笼子内部走去。两只鼻涕虫遗憾似的望着她,最后转过身去,朝着树枝远处走去。
不知何时世界再次被夜色所笼罩。看着遥远的下界那一闪一闪的街灯,亚丝娜低声自语道:
“我——不会认输的哟,桐人。我绝对不会放弃的。一定要从这里逃出去。”
望着手中银色的卡片钥匙。没有控制器的话这东西也没有什么用处,但这也是如今唯一的希望。
亚丝娜走到床边,横躺了上去,并将卡片藏到了大大的枕头下。
闭上眼睛,疲劳的脑部逐渐被睡意所笼罩。
(第三章 終)

分页阅读: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