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11]Alicization Turning

Heathcliff · 9月14日 · 2015年 ·

==========================================
Sword Art Online ? Alicization Turning
電撃文庫
==========================================
作者:川原 礫
插画:abec
==========================================
图源:片片(LKID:片片)
原译:rkl(LKID:reekilynn)(第五章)
川名雪绪(LKID:月坂雪绪)(第六章)
翻译:SDNagi(LKID:sd_nagi)(转章III)
改编:乱光崩华(LKID:未来の扉)
SDNagi(LKID:sd_nagi)
rkl(LKID:reekilynn)
顾问:roxas(LKID:rockroxas)
修图:伊织(LKID:13560318820)
监督:rkl(LKID:reekilyn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请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
彩图1
「那个,因为是我们做的,所以不知道会不会合您们的口味……」
缇卓§负责照顾以《整合骑士》为目标的优吉欧的《近侍练士》。
「唔嗯,好味道。这味道比起跳鹿亭来只好不差哦,萝涅同学,缇卓同学。」
桐人§陷入谜之假想世界的少年。为了脱离此处,而寻找着《系统控制台》。
「哇啊,真的吗!」
萝涅负责照顾以《整合骑士》为目标的桐人的《近侍练士》。
「为什么桐人你都帮到这个份上了还想着要逃跑啊!」
优吉欧§桐人在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和桐人一样成为了《北圣托利亚修剑学院》的《上级修剑士》。
彩图2
「不,不要……不要……不要啊…………!」
「不要……帮帮……帮帮我们啊,优吉欧前辈!优吉欧前辈——」
「呜……咕……喔喔……!我,我要…………!」
彩图3
「圣托利亚市域统括,公理教会整合骑士——爱丽丝·Synthesis·Thirty。」
爱丽丝§守护《人界》秩序的《整合骑士》。
「……爱丽丝……?是你吗……?你是……爱丽丝吗…………?」
————————————
【符号释义】
《》:专有名词,本想用引号,可会与说话的引号重复。
##:代表此处加重读音,重音记号。
=========================================
第五章 右眼的封印 人界历三八〇年五月
1
《Under World》。
这便是这个世界的名字。并非通用语,而是神圣语。几乎所有在这个世界内生活的居民,都不知道这个名字所拥有的含义。
位于Under World的中心的是直径一千五百KiloMel的,呈正圆形的《人界》。《人界》的周围被《终结山脉》环绕,而在山脉的另一侧,便是名为哥布林和半兽人【Ork】的亚人族所栖息的广阔的暗之国——《Dark Territory》。虽然这么说,但似乎并没有人亲眼见过那片土地。
【rkl:这才第三行原文就少打了个字,原本是キロメル结果变成了キロル……】
人界被分割为四个帝国,而统治北方有着肥沃的草原和幽暗的森林及大量湖泊的帝国则是《诺兰高尔思北帝国》。帝国的首都《北圣托利亚》则位处扇形的帝国国土南端,正好位于扇子的中枢位置。另外三个帝国也几乎是同样的构造,四个国家的首都在人界的中心拼合成一个小圆,而人们则将其称为《央都圣托利亚》。
而在圣托利亚的正中央,则矗立着超越四大帝国的权威的,依靠《禁忌目录》这一绝对的法律和《整合骑士团》这一绝对的武装支配人界的《世界中央公理教会》的白色大理石塔楼。
塔楼名为《中央大教堂》。有着几乎碰触到天上的太阳神索尔斯一般威容的这一建筑物,在各个意义上都是人界的中心。恐怕,也可以说这个建筑物便是Under World这个世界的中心。
这便是优吉欧所知道的,世界的姿态。
从位于北帝国最北端的小村露莉德出发,和搭档桐人走上向南的旅途,到今年早春已经过了两年。
优吉欧在被选拔入北域最大的城镇扎卡利亚的卫兵队后,拿到了队长亲笔的推荐状,在去年早春到达了央都。之后他又通过了帝国最顶级的剑士养成机关《北圣托利亚修剑学院》的入学考试,作为初等练士勤奋锻炼了一年,在年末的进级考试中,进入了自己视为目标的前十二名。
这十二人不仅是高等练士,还是被称为《上级修剑士》的特待生。他们可以住在配有宽广的修练场的专用宿舍,摆脱大部分琐碎的学院规则的束缚,度过为获得院内学生最终目标的《帝国剑武大会》的出场权而专心修行的一年。
虽然每天的课程和之后的自主训练非常辛苦,但对优吉欧来讲,却是如同梦幻般的日子。如果没有在两年前遇见那名为桐人的不可思议的少年,自己应该会每天从早到晚在森林深处挥着伐木斧,直到年老时才能从这一《天职》上引退吧。因此,在央都和贵族子弟们一起学习剑术和神圣术,也是稍微向自己的目标前进了一小步。
优吉欧的目标和其他学生不同,并不会在人界最顶级的剑技大会《四帝国统一大会》上获得冠军并被任命为整合骑士时完结。
当自己成为骑士,踏入就算是一等贵族也无法踏入一步的公理教会中央大教堂的大门时……就能再次见到在遥远的过去,被带到大教堂的青梅竹马,少女爱丽丝·青贝尔克。
正是他的搭档桐人,为一度放弃了的他指出了通向遥远愿望的道路。在这两年间,不论怎样的困难,都凭借两人的力量成功跨过了。优吉欧向失去了记忆的桐人从帝国基本法开始教授各种各样的规则,而桐人则向优吉欧传授了他自创的剑术《艾恩葛朗特流》,二人如同兄弟……不,是双子一般,步调一致地走到了今天。
成为了上级修剑士的现在,优吉欧和桐人也住在宿舍的同一间房间内。不过就算这么说,公用的也只有起居间,寝室则是分开的。虽然露莉德村的家中的床根本无法相比的宽广而柔软的床、可以凭自己喜好随意享用热水的豪华浴室以及修剑士专用食堂供应的各种饭菜让优吉欧稍微感觉到了一点罪恶感,但桐人似乎没花多少时间就适应了下来。
然而就算是这样的桐人,也有着唯一和优吉欧一样不擅长的地方。
学院中仅有十二名的上级修剑士享有的特权,并不仅限于专用宿舍。每个人还配备了一名优秀的初等练士,以《近侍》的身份照顾他们的日常起居。优吉欧去年担当豪放磊落的前辈剑士的近侍的时候,可以说一点都不辛苦……反不如说是非常开心,但立场反过来的时候就是另一回事了。
该怎么说呢,今年被任命为优吉欧的近侍的初等练士,是名为缇卓·施特莉涅恩的,出生于六等贵族家庭的如今刚过十六岁的少女。而桐人这边的近侍则是名为萝涅·阿拉贝尔的,同样出生于六等贵族家庭的十六岁少女,相比之下来自边境的两个男生实在与她们差的太远。
缇卓根本没有说过不擅长这一方面。有着北域相当少有的如同燃烧起来一般的红发和红瞳的少女总是精神满满,有着相当强的上进心和勤奋心,反倒让身为指导者立场的优吉欧从她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然而——优吉欧还是没法让自己将被比自己小三岁,而且还是贵族出身,更何况还是女孩子的她照顾自己日常生活的状况视作理所当然。每天自己担心地说『这个我来做就好了』的时候,缇卓就会用『不,这是近侍理所应当该做的!』的话来反驳。
桐人那边状况也差不多,每当萝涅来打扫房间的时候,他就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消失,这样的情况在这一个月中经常发生——然而。
今天——人界历三八〇年第五个月的十七日,缇卓和萝涅打扫完房间的时候,终于爬窗户回来的桐人却抱着一个大纸袋。纸袋里面装着不少北圣托利亚六区东三路的老小吃店《跳鹿亭》有名的蜂蜜馅饼,桐人给自己和优吉欧留出了两个,剩下的全都给了缇卓她们,让她们「和房间里的各位一起吃吧」。
由于学院平日禁止初等练士外出,当然也就没法跑去市场买甜品吃。优吉欧还是第一次看到获得意外之物的两位少女喜不自胜地跑回初等练士宿舍的样子。
和近侍练士建立感情,毫不保留地将剑术倾囊相授乃是修剑士的任务,因而蜂蜜馅饼也是桐人努力的一部分——但就算如此,想到这一点的优吉欧还是斜眼看了过去。黑发的搭档则是带着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吃掉馅饼,接着说道:
「接下来,优吉欧君,要不要在晚饭前稍微和我练习一下?」
「我倒是没什么关系。不过明天就是上级神圣术的考试了吧。而且不光有笔试,还有桐人你不擅长的《冻素》生成的实技演练啊。」
「呜……」
听到优吉欧的批评,刚想抓住练习用木剑的手臂一下子停了下来。纠结了几秒钟后,桐人最终发出一声叹息垂下手臂,发出有着微妙声响的声音:
「真是的,为什么到了这种地方还得要做备考复习啊……」
确实正如桐人所言,在露莉德村挥动父子的时候,优吉欧也没想过自己会在央都学习神圣术。和桐人一样,相比记忆复杂的术式,练习剑技更让优吉欧感到开心,但如果在学科考试中成绩不好的话,就算剑术上取得再好的成绩也没法获得剑武大会的推荐资格。
——不必费心优吉欧说明就可以理解这一点的搭档,咔咔挠着和制服一样漆黑的头发,无力地说道:
「优吉欧君,我到熄灯为止都要全力临阵磨枪一番,如果你有心的话就去食堂帮我带一份饭好吗?」
「知道了。……明明平常稍微搞一搞就好了。」
「就算你这么说没错,但也有做不到这一点的人啊……」
留下奇怪的达观话语后,桐人就砰砰穿过起居间,消失在北侧门后自己的房间内。
上级修剑士宿舍和一个半月前还住在那里的初等练士宿舍不同,是正圆形的样子。三层楼的宿舍中间留空,周围是环形的内走廊,而十二名修剑士居住的房间则排列在外周的南侧。
食堂和大浴场在一楼,学生用的居室是二楼和三楼的各六个房间。每两个房间共用一个起居间,优吉欧和桐人的房间就在三楼。
房间的分配按照一年级最后一次综合考试的顺位自动决定,第一名在三楼最东边的301房间,第二名在302房间……而第十二名则在二楼的206房间。优吉欧的房间号是305,桐人则是306,也就是说在一百二十名初等练士中,优吉欧的成绩排在第五名,而桐人排在第六名。
两人能够成功被分在共用起居间的两个房间,一半是他们事先盯上,而另一半则带有幸运成分。虽然原本是打算独占前两名——如果不能手下留情而住在隔壁房间的话就只能这么做了——但在以教官为对手的检测考试中,桐人和优吉欧只获得了第四名和第五名,这因为房间会被分开而引发的焦躁感,最终在《型》的演武和神圣术考试中让桐人又出现了失分,最后跌到了第六名。
虽然结果上达到了获得相邻房间的目的,但这样却又留下了另外的悬念。
要说原因的话,两人在一年……不,是十个月后,必须以前两名的成绩从学院毕业,才能获得帝国剑武大会的出场全。虽然相比入学时桐人第七名,优吉欧第八名的情况也算是进步,但一想到上面还有四人,果然这个目标并不乐观。
然而桐人则非常冷静,似乎他就算对手是上级修剑士也能一样将其打败。这份自信当然也并非毫无依据,因为修剑士的名词并不是按照之前在考试中获得的综合得点进行排序,而是通过每年四次的《检定比赛》决定的。而且这并非以教官为对手,而是学生间的比试,因此可以无视打分基准,只需战胜对手即可。
而且各种意义上都超过了规格的搭档,在还是初等练士的两个半月前,就在和当时任主席的上级修剑士间的初击决胜中漂亮地赢了下来。虽然在实际的判定中按二人平手处理,但那毫无疑问是桐人的胜利。而且与其交手的,乃是代代担任帝国骑士团剑术指导的二等贵族家的嫡长子,也是不得了的刚剑使。
正因为桐人在这两年间向自己教授了只有他一人知晓的艾恩葛朗特流剑术,优吉欧才不会对自己的剑缺乏自信。然而,和搭档一样跨步前进则是另一个问题。就算是笔试的前一天,他也不想省略每日的锻炼。
一直都一起练习的搭档,为了临阵磨枪而把自己关在房内,优吉欧只好拿着自己的木剑走出寝室。
描出环形的内走廊另一侧,是从一楼贯穿到三楼的中空构造,穿过上面圆形的天窗,可以看到赤红的黄昏天空。造的如此浪费的建筑物,不论在故乡露莉德村还是扎卡利亚镇都没有见过。脚下的地板是经过抛光的高级木材,弯曲的墙壁上挂着几幅以帝国历史为题材绘制的画作。
我住在这么华丽的建筑中,还配备了负责扫除的专属近侍。就算把这些说给故乡的兄长们听,他们也一点也不会相信吧。
沿着长长的走廊,优吉欧边走边稀里糊涂地想着。
虽然说是上级修剑士,但只是学生就能有如此的优待。要是蝉联统一大会上位的豪强——或者更甚一层,名副其实位于世界的顶点,在某种意义上有着超越四大皇帝的权利的,公理教会的整合骑士们,到底过着怎样豪华的生活呢?
「……呃,失态了。」
优吉欧用扛在肩膀上的木剑砰地敲了下自己的头。
入学以来一经过了一年,也许是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的原因,刚走出村子时怀抱的那份的想法有时仿佛会忽然忘记。如今自己站在这里,绝对不是为了背负剑士之名而汲汲于名利。
「爱丽丝……」
优吉欧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呢喃着这个重要的名字。
不管是在这里的生活也好,在检测考试中取胜也好,就连竞选整合骑士,都并非目的而只是手段而已。为了夺回应该在那闲人免进的公理教会的中央大教堂某处的金发的青梅竹马——
穿过宿舍北侧的楼梯走道一楼的优吉欧,向与宿舍相邻的专用修炼场走去。这也是上级修剑士的特权之一。还是初等练士的时候,还在混合的大修炼场或没有屋顶的野外练习场挥动木剑,但在这明亮而宽敞的屋内,无论花多长时间,怎么练习都不成问题。
优吉欧推开短走廊前的门,就闻到了每年春天都会更换的地板的清香。虽然他停下来想要大口吸入这股香气,但半道就停了下来。在空气中,还混有一点发粘的香料味道。
当他穿过用于更衣的小房间走入修炼场的时候,不妙的预感变成了现实。
在宽敞的地板正中摆起架势的二人注意到优吉欧的出现而转过头来,脸上带着露骨的不爽表情。不知他们是不是正在做《型》的练习,一人就这样保持着挥剑的姿势停在那里,另一人正在调整四肢角度,但二人都以不自然的动作垂下了手臂。
就算你们这么警惕我也不会偷学你们的技能——优吉欧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轻轻点了点头,走向修炼场的角落。原本以为两人会和平常一样无视自己,但今夜不知为何,先到的两人中的一人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嗨,优吉欧……修剑士,今晚是一个人么?」
出声的是刚才将剑挥起的男生。高大的身体上穿着红色制服,波浪状的金发长长地垂下。修整得当的脸上笑容满面,在「优吉欧」和「修剑士」之间,貌似有意地稍稍做出停顿,是为了显出优吉欧是个没有姓氏的开垦农民之后吧。
要是对这种做法做出嫌恶的反应的话就连练习的时间都没了。优吉欧摆出一副扑克脸打了打招呼:
「晚上好,安提诺斯修剑士。嗯,室友不太凑巧……」
然而他的话却被另一位男生高声打断了。
「何等无礼!叫莱依奥斯殿下的名字的时候要加上《主席修剑士殿下》的称呼!」
优吉欧转过头面向灰色头发用油抚平的穿着淡黄色制服的男生,有点腻烦地稍微低下了头:
「这一点实在抱歉,吉泽克修剑士。」
刚一说完,男生便勃然大怒,上前一步喊道:
「这又是无礼之举!称呼我的时候也给我加上《次席》的称呼!而且你还做出此等毫无光荣的修剑学院的历史传统的举动……」
「嘛,这也没什么,温贝尔。」
这时男生被从后面拍了一下肩膀,立刻闭上嘴退后。
正如刚才的话一般,灰发的温贝尔·吉泽克乃是住在这个宿舍的十二名学生中排名第二位的次席上级修剑士。而金发的男子莱依奥斯·安提诺斯,则是排名第一的主席上级修剑士。也就是说,莱依奥斯继承了上个月和桐人激战的前代主席,沃罗·利班廷的地位。
相比带着沉着的武夫气息的沃罗,可以说莱依奥斯是有着与上级贵族相称的华丽感的男子,而他的剑法也与这一点很接近。虽然流派同为高等诺尔吉亚流因而是理所当然,但总觉得有点没法接受有着往好了说是优雅,往不好了说则是阴暗的性格的莱依奥斯,和沃罗一样擅长一击必倒的刚剑剑技。
以前和桐人提到这件事情时,他曾经这样说道:上级贵族出身的学生们所展示出的剑的威力,有一半是来自从孩童时就养成的强烈的自尊心。虽然莱依奥斯对剑术的热忱度和修炼的强度都远不及沃罗,但自尊心上却反过来远远凌驾于他。所以莱依奥斯的剑技中,夹杂着令人不快的发粘的感觉。
——但是,要说自尊心的话,不是和自豪感一样了吗?要是有着足够的自豪感的话,为什么那帮家伙不管怎样都总是对我们表现出那么无聊的嫌恶感呢?
——自豪感,是需要不断证明自己才行的。然而,自尊心就不需要这样。莱依奥斯他们一定是在将自身和他人相比的过程中形成了那样的自尊心吧。所以那帮家伙,才要贬低既不是贵族更不是央都出身的我们啊。反过来讲,要是不这么做的话,他们就没法保持他们重要的自尊心了。
虽然桐人的话有些让优吉欧难以理解,但说不准正是因为优吉欧满足了总是高高在上的莱依奥斯他们的自尊心,才会让他们的剑增强威力吧。
然而,就算自己不是没有想过这边也做出带有挑衅或是侮蔑态度的回应,但优吉欧既没有搭档那样打学院规则的擦边球的技术,也并不喜欢散播无用的争执之种。
因此优吉欧对自己这太过顺从他人的性格也有点不好意思,但他还是低头行了一礼以表歉意,然后再次走向修炼场的一角。
踏上从央都近处的森林里开采的,如今还有相当天命的白木地板后,令人不快的感觉一点一点消失了。在几乎都是石建筑的央都里,能享受新鲜的树木香气的场所相当贵重。
——就算莱依奥斯他们从小孩时起就向私人教师学习剑术,但我也在露莉德村的七年里,每天击打了两千次基加斯西达。就算自尊心比不上他们,但自豪感一定是差不多的。……虽然自己挥的并不是剑而是斧子。
优吉欧这样想着,走到排列在西侧墙壁旁的单人练习用圆木前停了下来。这些圆木是和地板一起更换的,侧面几乎还没有出现凹痕。
双手握好白金栎木制作的剑,摆出基本的中段姿势,将呼吸调匀。
「嘿!」
伴随着简短的喊声,优吉欧将举在头顶的剑挥下。随着「咚」一声沉重的打击音,被击中了右侧面的直径三十Cen的圆木连中心都震动了起来。
带着还不错的手感退后一步,这次从左侧将剑挥下。接着是右,再是左。在击打了十次之后,意识中已经只有自己的身体和剑,以及面前的圆木了。
优吉欧每晚的练习,就仅仅是这种左右上段斩四百下。像之前莱依奥斯他们所练习的,那些教官教的那些复杂华丽的招式一点也不练。因为他的搭档,也是传授他剑技的师傅桐人,说这些招式没有必要。
——这个世界里,重要的是是否将什么东西注入到剑里。
在教授优吉欧剑术的时候,他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诺尔吉亚流和瓦尔提欧流,以及我们的艾恩葛朗特流的《秘奥义》都非常强力。因为只要把握到了发动的时机,接着剑就会半自动地动起来。但是,问题在这之后。从此之后,像我和沃罗对决时那样的秘奥义和秘奥义之间互角的决胜会变得更多。到了那种时候,就是由剑上承载的重量来左右战局了。
剑的重量。
优吉欧也明白这并非单纯指的是剑自身的重量。
和桐人战斗的沃罗·利班廷将自己家族身为骑士团剑术指导的自豪感和责任感注入了剑中。而优吉欧在之前一年担当近侍的前辈格鲁葛洛索·巴鲁托则是将从自己锻炼起来的钢铁之躯中产生的自信。莱依奥斯和温贝尔,则是将身为上级贵族的自尊心变成了剑的重量。
那么,我又该向剑里注入什么才好呢。
听到优吉欧的这个问题,桐人露出一直以来的轻佻笑容回答:「这要靠你自己去寻找了。」虽然优吉欧想这不愧是他会做出的太过放任的回答,但桐人还加了一句话:「只靠《型》的练习是找不到的。」
因此优吉欧才会在通向圣托利亚的旅途中,以及在修剑学院获得学籍后,每天只是重复着这样的击打练习。既不是贵族也不是剑士的优吉欧所有的,也只有在露莉德南边的森林里,在数年间固执地持续挥动斧头的经验而已。
不,其实还有另一个。
那就是想要夺回被公理教会带走的爱丽丝的心情。因此每当挥动木剑的时候,只有那金发的青梅竹马的身影无法从心头消失。说不准,在故乡的森林砍斫基加斯西达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情况。
那个夏日,已经是八年前的事情了。
优吉欧当时只能看着爱丽丝被迪索鲁巴特·Synthesis·Seven带走。当时自己明明握着足以斩断钢铁的《龙骨之斧》,却无法将其挥动起来。明明有什么人……似乎是年纪与自己差不多的少年,在自己的身边对自己拼命地呼喊「这样真的好吗!」。
没错……那个人到底是谁呢?那样称呼优吉欧的朋友,应该只有爱丽丝一个人才对。可是,那稚嫩的喊声至今仍会在两耳深处微微地回响起来。
在大脑某处自动地数着击打次数,优吉欧的意识潜入了记忆的深处。这时——
「呀哈,每次看优吉欧殿下的联系都感觉不可思议呢。」
背后响起了带着笑的声音,让优吉欧的意识无法集中。剑稍微偏离了轨道,如同砍树时代挥错了斧头一般的不快的反弹感使得双手发麻。
在宽敞的修炼场一角的优吉欧,与正中央的莱依奥斯他们应该有相当的距离才对,然而这里却能清楚地听到他们的声音,大概是他们故意大声说话想要让他听到吧。虽然早就听腻了他们的贬损,但如果现在情绪不稳的话不管怎样都不合适。
无视掉无视掉,优吉欧自言自语着,再次打算开始挥剑——
「优吉欧殿下每晚都只练那个,像那种没有《型》也没有技巧的挥棒到底有什么意义,温贝尔你是不是有想要知道的想法呢?」
「不,一点也没兴趣,莱依奥斯殿下。」
再次传来了不自然的对话,而且后面还发出了咕咕咕的嘲笑声。优吉欧身体没有什么反应,但心里已经开始反驳了。
——好像总是只有桐人不在的时候你们才这么精神呢,莱依奥斯君。
从上上个月开始,莱依奥斯他们不知道为何,就不在优吉欧和桐人一起的时候露骨地挑衅他们了。虽然他们相比只有优吉欧一个人的时候有着加倍的嫌恶感,但与其说是因为优吉欧这样不足为惧的人,似乎更像是因为对桐人不爽。
仿佛是在初等练士时期快要结束的时候,在桐人和莱依奥斯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但优吉欧去问桐人的时候,他也只说是『发生了一点小纠纷』,优吉欧当然也没法直接去质问莱依奥斯。如果说与此有关的事情的话,就是上个月的毕业式之后,当桐人将种有珍贵的蓝色花朵的盆栽送给索尔缇莉娜前辈的时候,莱依奥斯和温贝尔都脸色发青到让人奇怪的程度,但优吉欧自己一点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管怎么说,和桐人在一起的时候那帮人虽然很不舒服但还不会表现出厌烦态度,优吉欧对此也并没有什么不满。然而,从成为了上级修剑士开始,就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把自己藏在搭档的影子里了。
在下个月——也就是六月中旬,要举行今年的第一次检定考试。虽然最后确定顺位要等到毕业之前,但如果在第一次直接对决里就完败给莱依奥斯他们的话之后就太危险了。大概不会再出现像是此前一年一直是第二位的索尔缇莉娜修剑士在最后一次比赛中击败了雷打不动的主席沃罗·利班廷那样的大逆转了——格鲁葛洛索前辈在如同这是自己的事一般的欣喜中这样说道。
今年的主席莱依奥斯和次席温贝尔,和沃罗一样从年幼时起就接受了高等诺尔吉亚流的精英教育。虽然性格上毫不值得让人尊敬,但他们的剑技大概比其他贵族出身的学生们更强。老实说,在距离比赛还有一个月的现在,自己也还没找到为了能与他们的刚剑为伍而需要注入剑中的东西。
——但是,至少在挥剑的次数上绝对不会输给你们。
如同玩味般思考着这些的同时,第四百下也终于打完,优吉欧慢慢抬起身体。
从腰带上抽出毛巾,首先将木剑擦干净,接着擦去从额头流到脖子的汗,然后优吉欧才看向后面。莱依奥斯他们还和之前一样站在修炼场的正中央,互相以毫无要点的语言胡乱吹捧着对方的《型》。
优吉欧转回视线,稍事休息时,悬在学院主讲堂的塔上的《告时之钟》走向了与故乡毫无二致的旋律,宣告下午六点的到来。相对于各种规定无所不至的练士宿舍,修剑士宿舍则有相当多的部分交给学生去裁量,晚饭也是只要在六点钟到八点钟之间的任何时候去吃都可以。虽说这样一来也可以再多练习一会,不过为了在宿舍里忙着抱佛脚的搭档,今天要帮忙带晚餐回去才行。
——说起来,桐人没说想要什么来着呢。今天要是有他不爱吃的醋腌苦瓜【乱光:原文是ツブ瓜,查不到这究竟是什么食物,求考据帝来解决……】的话就给他带上满满一份回去好了。
在优吉欧想着这种事情,把木剑插进腰带里,擦了擦手,开始走向入口的瞬间,还举着剑的莱依奥斯仿佛是故意要让人听见一般地说话了。
「哦呀,优吉欧修剑士似乎是只敲木桩,而不会去练习《型》的样子呢。」
温贝尔则间不容发地拍起了手。
「莱依奥斯殿下,听说优吉欧殿下曾经在不知道哪里的乡下地方做过伐木工来着呢。没准是除了对付木桩的招数之外都不曾涉猎过吧。」
「这可真是。要是这么回事的话,作为同一间宿舍里的修行者,最起码也得帮忙教导一两个《型》才行啊。」
「哦哦,莱依奥斯殿下真是好雅量,真是爵士的榜样啊!」
看着这仿佛是事前排练好的戏剧一般的对话,优吉欧强忍着叹气的冲动,想要继续往外走。然而,温贝尔却直接向他发话了,让他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如何啊,优吉欧殿下?承下莱依奥斯殿下的好意,接受一下指导如何?这样的机会,过了这村可就没有这店了哦。」
话说到这份上,优吉欧也没办法再装聋作哑地直接离开。无视别人询问自己的话是属于失礼行为的。虽说上级修剑士所握有的惩罚权是针对初等练士和高等练士的,所以温贝尔没办法对同为修剑士的优吉欧做出什么处罚,但是学院的管理部可能会过来提出申诉。
所以优吉欧打算答道「不劳费心」然后离开,但是又转念想到:这莫非是个好机会么?
莱依奥斯和温贝尔是上级修剑士的主席和次席——也就是学院学生中的第一和第二强的剑士。桐人有时也会说「不能小瞧他们」,优吉欧本人也完全没有轻视他们实力的意思。
但是相对的,优吉欧也从莱依奥斯他们那『源自自尊心的强大』中感受到了无法接受的东西。对自己的尊贵身份趾高气扬,蔑视、嘲笑那些出身于比自己家低微的爵士家系的和平民出身的学生……他们这种心气带给剑力量,这是真的吗?如果承认了这一点的话,那么不是会玷污自己从孩提时代起开始一直从双亲、从阿萨利亚修女、从加斯福特村长,以及从青梅竹马的爱丽丝那里学到的『对他人的尊重与爱』吗?
即使被加以如此蔑视的眼光,优吉欧仍然对莱依奥斯他们保有着最低限的敬意——爱估计有点不现实。但是,如果这样的态度满足了他们的自尊心,结果让他们的力量越变越强的话,实在是太空虚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优吉欧是一点都没有去模仿这两人,过上污蔑着别人的生活的打算……但是,他想在下个月的检定考试之前了解到。想了解到自尊心所生出的强大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他们自己提出指导一下的现在,可能正是这样一个机会。
「……这的确,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呢。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请您教导一下吧。」
话音刚落,莱依奥斯和温贝尔便双双睁大了眼睛,似乎是对优吉欧的反应感到意外。但是很快,两人的唇上便扭出了轻薄的笑容。
温贝尔张大双手,吐出刺耳的声音。
「哈哈,那自然不成问题了。那么首先,就先展示下型吧。嗯,就先从简单的开始,摆一下《猛炎之型·第三式》……」
「且慢,吉泽克次席修剑士殿下。」
轻轻举起右手,优吉欧慎重地选择着用词。
「难得这等机会,比起讲评《型》来,要是能得吉泽克殿下高贵的剑直接对我进行指导的话……」
「………什么?」
温贝尔的脸上,嘲弄之色一气淡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对优吉欧真正意图的疑惑,以及仿佛用爪子戏弄猎物的猛兽般的残忍。
「你说……直接,指导?这也就是说,想被我的剑打到吗?优吉欧修剑士?」
「这自然是希望您能够点到为止,不过这要求是我提出来的,如果再要求更多的话,实在是偏于无礼了吧?」
「嗬嗬,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初击决胜也没关系么。」
被仔仔细细地梳平的灰发仿佛一瞬间稍稍地立了起来。本来就细长的双眼又眯得更细,凶暴的视线从中喷涌而出。比起对于优吉欧过分亲昵的举动的怀疑,似乎还是嗜虐的期待占了上风。
「作为次席修剑士,作为四等爵士家的子弟,回应教导的请求是我的义务呢。好,就让我来给优吉欧修剑士展示展示我的剑技吧。」
话还没说完,温贝尔便以夸张的动作把腰带上别着的木剑拔了出来。木剑的材质跟优吉欧的一样是白金栎木,但这把剑的侧面还雕刻着细细的纹样。
站在一边看着的莱依奥斯似乎打算对温贝尔说点什么,但是很快不知是转念了还是怎样,又把嘴合上了。他缓步走开三Mel,对着转头看向他的温贝尔带着轻薄的微笑点了点头。
得到了大哥一样的莱依奥斯的认可,气焰变得更加嚣张的温贝尔对着仍然垂手呆站着的优吉欧笔直地举起剑叫道。
「那么,我可就献丑了!高等诺尔吉亚流的真髓……就用身体来领会吧!」
前后分开双腿,将右手中的剑以仿佛要架在肩上一般地挥起,积蓄着力量。这是诺尔吉亚流秘奥义《雷闪斩》的架势。与刚说过的话不同,没有使出以高威力著称的高等诺尔吉亚流《天山烈波》是因为顾虑到了优吉欧的身体——怎么也不会,只是单纯的小气吧。
但是雷闪斩也绝非是可以等闲视之的招式。就算是没有开刃的木剑,被直接打到头部的话也会被削减半数的天命,然后暂时失去意识。『减少他人的天命』自然是对禁忌目录重大的违法,但是如果有双方的同意的话,击中最多一击也是可以的。而温贝尔毫无疑问是打算直接击中而不是点到为止的。
次席修剑士架起的精心修饰过的木剑上,放出了蓝色的光芒。从摆出架势到奥义发动的速度上来说实在是很了不起。但是,优吉欧对剑可能划出的轨迹已经胸有成竹。要问为什么,那是因为雷闪斩与艾恩葛朗特流所拥有的众多秘奥义之一《Vertical》毫无二致。
「……喝啊!」
发出高昂的声音,温贝尔的剑开始奔驰。
在那一瞬之前,优吉欧的右手也动了起来。从左腰上拔出木剑,架持一瞬发动了秘奥义。对手从正上方袭来的剑,被这一道从斜下方斩上来的斩击所挡住。艾恩葛朗特流《Slant》。
桐人所教的众多秘奥义不知为何全都不是用泛用语,而是用神圣语所命名的。似乎连桐人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大概是因为作为《贝库塔的迷路人》,失去了在露莉德村出现前所有的记忆吧,这么一来,他没有连剑技本身都忘却实在是太幸运了。
Slant是与雷闪斩同样的单发技,不过其最大的特征就是能从右上到左下,或者从左下到右上两个方向放出。尤其是后者,因为架势与从腰际拔出剑来的动作相符,所以发动所需的时间可以大幅减短。
一般来说,看到对手所使出的秘奥义后才用秘奥义去接招的话是赶不及的,所以除了拼命向后方或者左右跳开——虽然那基本上也都很难成功——之外是没办法的。但是优吉欧后发的Slant拖着水蓝的轨迹,与温贝尔的雷闪斩在空中激烈地相撞,发出了让人无法想象是木剑的光芒与声响。
「伮噢……!」
温贝尔发出了短短的高声。但是他脸上的惊愕很快变为了怒气,用尽浑身的力量把剑向前抵去。相互交抵的两柄剑上所包裹着的深蓝与水蓝二色的光辉并没有消失。有哪一方的剑被推回哪怕小小几Cen的话,秘奥义就会结束,身体就会登时被击飞吧。优吉欧也拼命地扎紧脚跟,想要把右手的剑挥到底。
吱,吱吱。钝重的倾轧声响起,温贝尔的剑被推回了两Cen,雷闪斩的蓝光开始微微地闪烁起来,招数被逼向停止。
——果然,如果单纯比力气的话,还是我要更强!
虽然预想过,但是得到了这样一个实证的机会的优吉欧更增了意气。贵族们那连指尖的角度都练成型的一举一动无论如何自己都比不过,但是相对的,在故乡的森林里日复一日地挥动着两千次以上的沉重斧头所锻炼出的臂力绝不会输给他们。以钢铁般的肉体为豪的格鲁葛洛索也曾经称赞过优吉欧的身体是「尽管纤细,却锻炼得很好」。修习着高等诺尔吉亚流的贵族学生们中也有着污蔑格鲁葛洛索的瓦尔提欧流为『乡巴佬剑术』的人,但是不说比试优美的演武,要是在实际的切磋中,臂力也是非常重要的武器。而桐人传授的临机应变的艾恩葛朗特流则是无论什么状况,都能把它转成这种力气的比试。
——就算还没有找到《应该注入剑中的东西》,只要有两人所分别磨练出的力量与技巧,不管对手是高等贵族还是什么都不会输!
在胸中保持着这种确信,优吉欧奋起全身的力量想要把剑推到底。
但是,就在那一瞬间。从交叉的剑的对面看到的温贝尔的脸上,带上了说是凶相都不为过的异样的表情。
「别得意……忘形了!」
眼睛和眉毛抬到了不能再抬的高度,露出的牙齿缝隙间迸发出了带着金属质感的怒声。同时,本来已经几乎消失的蓝光带着深黑的气势复活了。
嘎吱。这次是优吉欧的木剑被激烈地冲压着。右臂上承受的重压瞬间倍增,手腕和肩上闪过锐利的痛楚。本来推进的两毫米距离瞬间被逼回,两柄木剑回到了最初的位置继续互角。
——这股力量是什么?!
优吉欧在几乎出局的位置踏稳了脚跟,睁大了双眼。平常几乎不去出汗,就算到修炼场来也只是在修整型的姿势的温贝尔,不可能拥有着这种臂力。不是肉体的力量的话……这就是桐人所说的《由自尊心所生出的力量》吗?尊崇自己而贬低他人,这种与优吉欧的价值观完全无法相容的心性,拥有着超越了每日锻炼所得来的力量的威力吗?
无法相信。绝对不想相信,创世神丝提西亚会允许如此道理的存在。
想要否定眼前的事象时,凶相毕露的温贝尔倒竖起头发低声开口了。
「以为那样卑劣的偷袭,就能打破老子的剑技么?」
「卑……卑劣……?」
「不是吗?装作任人宰割的样子,却放出这种型也好什么都没有的招数不是卑劣是什么?」
「不……不是!这就是我的流派……《艾恩葛朗特流》的战斗方式!」
优吉欧反射性地叫了起来。如果说高等诺尔吉亚流是重视招式的威力和外观的流派的话,艾恩葛朗特流就是无论如何先要保证击中的实战流派。所以它的秘奥义重视发动的速度,更拥有着其他流派中不存在的《连续技》。
也就是说艾恩葛朗特流的理念,正与其唯一的传承者桐人的生存方式一模一样。不加修饰,不做迂回,笔直地向目标突进而去。就算撞上南墙也不死心,还会再二、再三地反复去挑战。如果他没有在身边的话,优吉欧别说是圣托利亚,就连扎卡利亚镇都到不了吧。
所以,优吉欧激烈地反对起了断定艾恩葛朗特流为卑劣的温贝尔。
但是,心一旦动摇,身体也受到了影响,剑被微微地迫向了优吉欧。这次,优吉欧的木剑上包裹着的水色光辉开始不安定地闪烁起来。他张开双脚,身体后趋,拼命地站稳。
温贝尔从鼻子中喷出一声嗤笑,用仿佛是用指甲剐蹭玻璃一般的声音开口了。
「你这丑态中可是渗出了你流派的卑小啊。没准你是妄图在下次的检定比赛中取代老子或者是莱依奥斯殿下的位置吧……但是那能让你得逞么?现在老子就打碎你的右肩,让你这阵子挥不动剑好了。」
「唔……!」
优吉欧咬紧了牙关忍耐着,但是温贝尔的剑所带着的重压又增强了。剑的秘奥义,是即使被推回来,只要还在斩击的轨道上就能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但是优吉欧的剑已经快要被温贝尔的雷闪斩推到轨道外面去了。再被推回一Cen,不,五Millise的话,Slant就会被中断,然后如同温贝尔宣言的那样,右肩吃下痛击。
当然,修剑学院里有着了不起的医务室,其中准备着各种药品,也常驻着专门修习过神圣术的治疗师。但是药品和术式的作用都是有着限度的,受到了骨头都被打碎的程度的重伤的话,除了使用直接把他人的天命注入自身之类的危险的神圣术之外,即时回复是不可能的。如果现在就这样受伤的话,无法通过下个月的检定试验也不是没…………
——我是笨蛋吗!剑士害怕受伤还怎么行!
优吉欧挥去在一瞬间钻进心中的恐惧,尝试着把意识集中在剑上。
明明可以直接离开的,但是回应了温贝尔的挑衅,更提出切磋的却是自己。然而自己却被对手的话语所动摇,对败北产生恐惧,再怎么说也太逊了。一旦拔剑出鞘,就只有用尽自身的技艺和力量去争取,至于之后就交给上天。这就是所谓艾恩葛朗特流的精神。
——并且,我还没有用尽全力。
不去意识浮现出嗜虐笑容的温贝尔,脑海中只剩下右手中的木剑。感受着素材白金栎木的硬度和重量,剑上的颤动和倾轧的重量传上手臂,还能感受到以细微的震动形势传来的,即将消失的Slant的威力。
要把剑与自身化为一体。作为挚友,更作为师父的桐人时常这么说。
虽然还远远无法到达那个境界,但是不知是否是拜每天的空挥训练所赐,有种极其偶尔时会听到剑的声音一般的东西的感觉。不是那边,要这样动,这样的声音。
而现在,优吉欧也有听到了剑的耳语——的感觉。
一味地从下方接下对方自下而上的招数的话,被逼到穷境也是不可避免的。要更换招数才行。
「——呜哦!」
刹那,优吉欧少见地喊出吼声,开始了动作。翻转右腕,用刀身的右侧面接下温贝尔的剑。在这瞬间,Slant被中断,对手的雷闪斩迸发着蓝黑色的光芒逼近了右肩口。
优吉欧并不去阻挡这股势头,而是滑动木剑,做出担在肩上的姿势。瞬间,艾恩葛朗特流秘奥义《Vertical》发动——
温贝尔的剑碰到了练习装的右袖,撕裂了数Cen蓝色的布料。
但是此时,包裹上鲜艳的蓝光的优吉欧的剑,猛然地将对手的剑推了回去。
「呜啊!」
温贝尔为这出乎意料的反击睁大了眼睛。艾恩葛朗特流独有的《连续技》的存在,温贝尔他们也是知道的,但是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会把秘奥义接着别的秘奥义发动吧。就算是优吉欧本人,也完全不知道连这种事都可以做到。只是在战斗中,身体自然地运动了而已。
温贝尔的剑瞬间被推回了五十Cen以上,雷闪斩的光芒毫无挣扎地消失了。温贝尔的体势也大幅地被击溃,双脚离开了地板。
但是这也该算是幸运吗——如果站稳了的话就会结结实实地被优吉欧的剑击中左肩的温贝尔,被秘奥义Vertical的威力打到全身都浮了起来,整个人往后退了三Mel还多。
要是温贝尔就这样倒在地上的话,这场切磋就毫无疑问是优吉欧得胜了,但是他却手忙脚乱地踏着步子,用了不起的顽固拒绝了跌倒。身体后仰到不能再仰的地步,保持住了危险的平衡。
插图1
如果现在再追击的话毫无疑问地能拿下这次的胜利,优吉欧如此考虑着。但是在他从把剑挥到正下方的姿势再度发动攻击之前,高昂的声音就在修炼场里响了起来。
「到此为止。这场切磋算作平局。」
说出这句带着戏剧一般的音调的台词的人,自然就是红色的嘴唇上依然挂着轻薄微笑的莱依奥斯·安提诺斯。终于找回了姿势的温贝尔用不满的声音叫道。
「莱,莱依奥斯殿下!老子,不对,我跟这种乡巴佬剑士平局什么的……!」
「温贝尔。」
主席修剑士只是用平稳的声音叫了叫名字,但是次席马上便低下了头。把剑换到左手秉在腰际,把右拳贴在胸口行了一个骑士礼,然后不等优吉欧还礼就立刻转过了身。
把温贝尔带在左后方的指定位置上的莱依奥斯仍带着微笑,瞥了一眼优吉欧,一边故意拍着手一边开口了。
「阁下珍奇的招式实在是让我大开了眼界啊,优吉欧修剑士。毕业后到帝立曲艺团之类的地方去寻个天职如何呢?」
「……承蒙您的关心了,安提诺斯修剑士。」
尽管作为仅有的反击,省略了《主席》和《殿下》,但是莱依奥斯却连一点在意的样子也没有地居高临下地点了点头,开始走向出口。跟在他后面的温贝尔把眼角提到不能再提的地步瞪向了优吉欧。
吱吱鸣响练习用的软革靴走过来的莱依奥斯在将要与仍站在修炼场中央的优吉欧擦肩而过时停下了脚步,低声耳语道:
「下次,就让我来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贵族的力量吧。」
「……就算是现在开始我也没意见哦。」
经过了四百下的空挥以及突如其来的切磋,说实话优吉欧已经感到相当疲乏了,但是仍然半是倔强地如此开口了。但是莱依奥斯抿出一抹嗤笑,一边继续走出去,一边用更加细小的声音说话了。
「并非只是拿剑到处挥舞才是战斗哦,无姓小辈。」
留下「库库」的喉音的主席修剑士的身后,跟着带着凌厉的眼神的温贝尔。但是他却一言不发地走过他的身边。少顷,终于从后方听到了门的开闭声。
在终于到来的静寂中,优吉欧一边大口吐出气来一边思考着。
源自《贵族的自尊心》的力量。初次通过剑感受到的这股力量,沉重到超乎预料。要是就那样以Slant尝试接下来的话,恐怕现在已经被压溃,右肩被打个粉碎了吧。像剑所告诉的那样,从下方去接下自上而下的剑技的不利也是一方面,但是并非仅仅是那样。是把优吉欧污蔑贬低为下等民的温贝尔的心性,仿佛诅咒般地束缚住了优吉欧的剑和身体。
这次是拜能从各种姿势放出秘奥义的艾恩葛朗特流的变幻自在所赐,但是在接下来这一年里要持续的检定比赛中,不能永远只靠出奇制胜。需要从正面,用力量直接压倒对方的时候也是会有的吧。
到那时之前,优吉欧也必须要找到。找到能够对抗温贝尔和莱依奥斯他们那深不见底的自尊心的『注入剑中的东西』。
举起仍握在右手中的木剑,轻轻抚摸着酷使了的剑身,优吉欧低语道。
「……多谢了。下次也拜托你了哦。」
把剑插回腰带,开始向外走出的时候,短短的钟声报告了六点三十分的到来。在寝室里疯狂补习的桐人差不多也是肚子饿的时候了。快步走过白木制的地板,在门前对着无人的修炼场行了一礼,优吉欧快步赶向了专用食堂。
初等练士宿舍有固定的用餐时间,每天的菜色也没得选择,但是修剑士宿舍无论哪边都很自由。从六点到八点一直开放不说,也能拜托专任料理师的大叔从每天更换的数种配餐里选择自己喜欢的做。而且不仅可以在食堂里用餐,拿回宿舍里也行。
幸运的是莱依奥斯他们似乎先去了浴场,食堂里没有其他修剑士的影子。优吉欧一边走向调理室的窗口,一边确认着在告示板上贴出的今天的餐点内容。主菜似乎是从炙烤羊肉、炸白肉鱼、炖鸡肉丸子里面选的样子。
……嗯,主菜就给他选上炖鸡肉,然后是一大份加了奶酪的生蔬菜,再加上醋腌橄榄【オリの実】,饮料就选冷希拉尔水好了。
迅速如此决定下来,然后为自己连搭档喜欢吃的东西都已经了如指掌的事感到一阵无力,优吉欧向着窗口探出身叫了起来。
「晚上好!麻烦打包两份,主菜是……」

分页阅读: 1 2 3 4 5 下一页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