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15]Alicization Invading

Heathcliff · 9月14日 · 2015年 ·

==========================================
Sword Art Online 15 Alicization Invading
电撃文库
==========================================
作者:川原 砾
插画:abec
==========================================
图源:uiop031
原译:rkl(第十四章)
acadsh(第十五章-第十七章)
改编:ミッキーフォン
rkl
修图:Rageth
监督:rkl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请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本翻译严禁转载至轻之国度
==========================================
川原砾(LV36)
去洛杉矶的时候(参见后记)想着「一个人夜里走在城区的话肯定独行等级会暴涨!」。做不到啊。
插画:abec
啊呸嘘?
==========================================
「………………」
桐人§陷入虚拟世界Under World的少年。为了脱离此处,而到达了《中央大教堂》最顶层,在和最高祭司《Administrator》激战后陷入了精神丧失状态。
「……是你所守护的世界哦,桐人。」
爱丽丝·Synthesis·Thirty§原本是《Administrator》旗下的整合骑士,在与桐人相会之后打破了右眼的封印,作为真正的人工智能《爱丽丝》苏醒。
「抬起头,报上名来。——从那边开始。」
皇帝贝库塔§利用超级账户《暗神贝库塔》登录到《Under World》的Dark Territory一侧的美国佣兵公司的首席作战官(CTO),开始了夺取人类创造的第一个真正的人工智能《爱丽丝》的作战。
利尔皮林§兽人族族长
伊修凯恩§拳斗士公会第十代主席
D.I.L.§暗黑术士公会总长
沙斯特§暗黑骑士团长
希古洛西诂§巨人族族长
弗·萨§暗杀者公会首领
「吾师爱丽丝大人!!我就相信你会来!!」
艾尔德利耶·Synthesis·Thirty-one§爱丽丝的徒弟,最年轻的整合骑士。使用尖端分为无数分支的神器《霜鳞鞭》。
「哟,小姑娘。比我想象的还精神点嘛,这样我就安心了。」
贝尔库利·Synthesis·One§整合骑士团团长。爱丽丝的师傅,也是世界最古老而强大的剑士。使用可以斩断未来的神器《时穿剑》。
「好久不见了呢,爱丽丝。」
法娜提欧·Synthesis·Two§整合骑士团副团长。爱丽丝的前辈,两人有点合不来。使用操纵光元素的神器《天穿剑》。
「……叔父大人。久未问候了。」
《Under World》全景
《Under World》由暗之土地《Dark Territory》和其四面包围的《人界》构成。
其整体形状模仿了《Project Alicization》伪装成的民间企业《拉斯》的标志。
这一标志参考了大小齿轮与驱动带,以及猪鼻的形状。
这一设计思路对应到Under World地图上,暗喻着帝城奥布西蒂亚作为动力齿轮,驱动着作为磨臼的人界。
【符号释义】
《》:专有名词,本想用引号,可会与说话的引号重复。
##:代表此处加重读音,重音记号。
==========================================
「这虽然是游戏,但可不是闹着玩的。」
——《Sword Art Online》设计者 茅场晶彦
==========================================
第十四章 盗取灵魂之人【Subtilizer】 公元二〇二四年六月~七月
有着水蓝色头发的狙击手。
少女一般纤细的身体,和巨大的0.50口径步枪不可思议地相称。
摆出伏射姿势的她背对这边,因此看不到脸。不过,那一定是如山猫【Lynx】一般凛然而美丽的容貌吧。
他从藏身之处走出,开始在废弃大楼的地面上前进。通过慎重地回避散落在脚边的石块、木片和金属屑等微小的物体,悄无声息地接近少女的背后。
少女的肩膀突然颤抖了一下。
她感觉到了既非声音也非震动的某个东西,真是惊人的直觉。不过,已经太晚了。
他伸出右臂绕住她纤细的脖子,左手按在了后脑勺上。
随后,他静静地将全力注入双臂,开始扭转。
在《军队格斗术【Army Combative】》技能的效果之下,少女可视化的生命——HP条开始急剧减少。狙击手拼命抵抗着,但在这个VRMMO游戏《Gun Gale Online》之中,如果STR没有压倒性的优势,就不可能空手逃脱来自后面的窒息攻击。这和现实世界里一样。
根据预测,在《Bullet of Bullets》大会中出场的二十九人里,他最为享受的战斗……不,是狩猎对象的水蓝色头发的狙击手,会试图在这栋五层大楼的上层进行狙击。
问题在于不论她在四楼还是五楼,都能将地图内的主街道一收眼底。因此他不得不尽快选择在哪一层埋伏。
从常识来看,她会选择能早一步进入狙击状态的四楼。然而,当他看到四楼的图书室时,直觉和逻辑都在沙沙作响。那个狙击手大概在现实世界里是个年轻学生的直觉。如果是学生,说不准会避免在会让自己想起现实生活的图书室里狙击的逻辑。
预测命中了。水蓝色头发的狙击手,花费了几十秒钟多爬了一层楼,出现在五楼的仓库里。
而如今,她像是在蜘蛛巢穴中迷路的蝴蝶一般,将在此处失去那虚幻的生命。
啊——如果这不是虚拟世界中二进制数据的扣减,而是夺取真正的生命和灵魂的话。
如果在手臂中拼命挣扎的,不是虚拟提而是玩家自己的肉体的话。
《那个瞬间》大概会相当、相当甜美吧。
显示在视野右上方的狙击手的HP已经不足百分之五。然而少女仍然拼命地动着腿,想要从绞首技中脱离。
她这纵然已经确定败北,也没有发出无用的声音或是放弃抵抗而全身无力,想要尽力获得最好结果的姿势,就算自己身为敌方,也感觉到其值得爱怜之处。
他如同紧紧抱住恋人一般,从后面靠近少女的耳边,低声说道。
——Your soul will be so sweet.
=========================
1
缓缓睁开眼睛。
不知何时睡着了。似乎是上周购入的意大利制沙发有点过于柔软了。他在身体沉入柔软皮革中的状态下,瞥向左手腕上的智能手表。
凌晨二时十二分。
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向南侧的玻璃墙。整面均可瞬间调光的玻璃墙如今变得完全透明,可以从位于四十三层的办公室将海滨夜景尽收眼底。
在灯火通明的高层建筑群之下,静静地闪着光芒的港口。长长的栈桥边停留着几只大型船舶。
那直线而充满威压感的形状绝非豪华客船所有,而是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第三舰队的军舰。
加利福尼亚州第二大城市圣迭戈长期以来就是一个基地城市。这里居住着两万五千余名军事相关人员,而巨大的海军基地是这个城市的经济支柱。
然而近年来,新兴产业——如信息、通信、生物技术等高科技产业,也在急速成长。
还有军事和高科技二者兼备的企业。他们主要接受来自军队和大型企业的委托进行警备和训练,或是直接参加作战,换而言之就是民间军事公司【PMC】。
身为本部位于圣迭戈城区的《格罗金防卫系统》【Glowgen Defense Systems】首席作战官【CTO】的加百列·米勒,俯视着夜幕下的港湾,不由得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刚才那短暂的睡眠中梦见的景象,令自己的心情微微高昂了起来。
梦见的是几天前在这个办公室里参加的,完全潜入型游戏内的活动。
加百列几乎从不做梦,做梦的时候,看到的一定是将过去的某个场景详细播放的景象。双臂间还残留着水蓝色头发的狙击手拼命抵抗时的舒畅感觉。宛如那温暖并非梦境,而是现实一样……
不,不是这回事。因为那场战斗并非发生在现实中,而是在虚拟世界。
完全潜行技术是一个卓越的发明。对开发出这一技术的Akihiko Kayaba致以崇高的敬意。如果他还活着的话,就算花上几百万美元也要网罗到他,哪怕他是世纪级别的罪犯——不,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人。
【rkl译注:由于是美国人的视角,这里将茅场晶彦的姓氏放在后面,以罗马音方式写出。】
然而,AmuSphere带来的体验越接近真实,这体验并非真实的不满就越强烈。简直就像是不论喝多少也无法解渴的盐水一样。
身为格罗金DS最年轻的职员,也是大股东之一的加百列,过着从不会在物质方面有所紧张的生活。然而,加百列内心深处的渴望,却根本无法用金钱满足。
「……Your soul will be so sweet……」
他又一次说出了梦中曾说过的话。
其实他想用三年前就开始学习的日语说出这句话。不过,对方大概把HP条上标注了US标签的自己当成了美国人,因此不得不避免给她留下不必要的印象。总有一天会有慢慢说出这句话的机会吧。到时候,还有很多事情要问。
不知何时,加百列已收起了露出的微笑,触碰埋入在玻璃窗内的数个压力传感器,降低了透明度。随后,化为黑色镜子的玻璃映出了他的身形。
梳成大背头的柔软金发,和蓝色的眼睛。穿在6尺1寸的身体上的,是白色的西装衬衫和深灰色长裤。鞋子则是用科尔多瓦皮革订做的。虽然这样的形象身为白人支配者阶层【White Establishment】的一员略显尴尬,但加百列对自己的外表却看不出记号以外的什么意义。肉体终究只是包裹灵魂的外壳。
灵魂【Soul】。
几乎所有的宗教中都有灵魂这一概念。基督教里当然也有人类死后灵魂会被根据其生前所为送往天国或是地狱的说法。然而加百列相信其存在并不断加以追求的灵魂,既不是新教也不是天主教中的东西。
他知道。而且亲身体验,亲眼看到了。
那是在自己的双臂中,无数美到极致的光点的集合体从至今似乎还留着印记少女额头中飞起的样子。
加百列·米勒,1998年3月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近郊的宝马山花园。
富裕的父母对这个独生子投入了源源不断的关爱并将他养育长大。广阔的住宅并不缺乏游玩的场所,但幼年的加百列却最喜欢藏身于父亲的标本保管库中。
他的父亲是格罗金防卫系统的前身,格罗金安保公司的所有经营者,有着收集昆虫标本的爱好,在巨大的保管库里堆满了数不清的玻璃盒子。加百列一有时间就把自己关在保管库里,透过放大镜观察各种各样的虫子,或是坐在保管库中间的沙发上沉浸在空想之中。
在有着高高的天花板的昏暗的房间里独处,周围被数万只沉默的昆虫们包围着的场景,无疑让加百列的心中涌上了某种神秘的感慨。
这些昆虫们都在某个时间之前活着——精神满满地生活着,在非洲的草原、中东的沙漠或是南美的雨林中筑巢觅食。
然而在某个时候,它们被采集者捕捉,用药品加以处理,经过数道贩卖,如今在米勒家的玻璃盒子中如同仪仗队一般排列着。也就是说这个保管库在身为昆虫标本的收集室的同时,也是数以万计的杀戮之证的巨大墓地……
加百列闭上眼睛,开始想象周围的昆虫们突然复活的样子。
六枚步足拼命地在空中刮蹭,触角和翅膀来回摇晃。咔嚓咔嚓、咔嚓咔嚓……无数轻微的声音重叠起来,变为涟漪袭向加百列。
加百列一下子睁开眼睛环视周围。注意到面前一个盒子里的角落,一只绿色的甲虫的脚似乎在动。他立刻从沙发上跳下来跑了过去。然而当他如同要将它吃掉一般注视着的时候,昆虫又变回了沉默的标本。
如同金属一般鲜艳的绿宝石色甲壳、生有尖针的足、有着极小的网格的复眼。加百列思考着,如果这个如同精致工艺品一般的物体过去曾动起来的话,到底有怎样的力量呢。
父亲曾说过,昆虫没有像人类的脑一样的构造。加百列问他,那么它们又是在什么地方思考的呢。父亲听到这个问题,拿出一个视频给他看。
视频拍摄的是一对正在交尾的螳螂。肥胖的鲜绿色雌螳螂,从背后紧按住小小的雄螳螂,将交接器接合在一起。雌螳螂停下了一会,瞬间像是起了什么念头一般用前足抱住雄螳螂的上半身,开始从头部咔咔地咀嚼起来。在加百列惊愕的注视之下,雄螳螂继续着交尾,直到头被全部吃掉才将交接器撤回,接着就挣脱了雌螳螂的镰刀全速逃跑。
尽管完全失去了头部,但雄螳螂还是灵巧地经过草叶和树枝成功逃掉了。父亲指着画面说道,包括螳螂在内的昆虫,全身的神经都是类似脑的构造。所以,哪怕失去了只不过是个感觉器官的头部,也还可以生存一段时间。
看过视频后,加百列好几天之内都想着,如果这样的话,螳螂的灵魂到底在什么地方。除去头部也还可以生存的话,就算失去所有的足也不成问题吧。那么是腹部吗?还是胸部呢?但是昆虫们哪怕柔软的腹部破裂,胸部被针贯穿也还很有活力地啪啪动着脚啊。
要是身体不论失去哪个部位都不会立刻死亡的话,螳螂的灵魂就只能说是和构成身体的物质毫无关系的存在了。当时还只有八九岁的加百列,用在自己家的周围抓到的昆虫进行了数次实验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让昆虫这样的半机械结构能够动起来的不可思议的力量,也就是灵魂,如果哪个部位受损,就会留在剩下的部分里面。然而在某个瞬间,就会因再无办法而舍弃躯壳,脱离身体。
加百列热切地想要亲眼看到并捕捉脱离身体的灵魂。然而,不论怎样注视着放大镜,进行谨慎的实验,都未能见到从昆虫身体里离开的《什么东西》。在房子背后茂密的森林深处建造的秘密的实验场所里,不论花费了怎样的时间和热情,都没能实现这个愿望。
幼年的加百列知道,父母不可能认同自己的这个愿望。因此,从看过螳螂的视频之后,他再也没有向父亲问过同类的问题,自己所做的实验也绝没有说出去。然而,自己越是加以隐藏,这个欲望就越发一天天膨胀起来。
当时的加百列,有一个和自己同年的朋友。
名为艾莉西亚·克林格曼【Alicia Clingerman】的隔壁企业家的独生女,和加百列就读同一所小学,两家家长间的关系也非常好。这个文静而老实的少女,相比在外游玩,更喜欢在家里看书和视频。
当然,加百列巧妙地向她隐瞒了自己的秘密实验,也从不向她提起昆虫或是灵魂的事情。
然而,想法却停不下来。每当窥视着自己身边带着如同天使一般的微笑读着给小孩子写的幻想故事的艾莉西亚的侧脸时,加百列就会思考艾莉西亚的灵魂究竟在何处。
昆虫和人类不一样。人类如果失去了头颅也就无法存活。那么,人类的灵魂是在头……在大脑中吧。
然而加百列用父亲的电脑浏览网络时,也学习到了脑部损伤并不一定和丧命有着直接关系的知识。既有被大铁管从下颚贯穿到头顶也并未死亡的建筑工人,也有切除了患者的一部分脑以进行精神病治疗的医生。
那么,应该是在脑的某个部位了。看着披着柔软金发的艾莉西亚的前额,加百列这样想道。艾莉西亚的灵魂,就藏在光滑的肌肤和坚硬的头盖骨下方,位于柔软的脑组织的最深处。
在加百列幻想的未来中,自己一定能和艾莉西亚成婚。那么,说不准有一天就能看到艾莉西亚的灵魂了。如同天使一般的艾莉西亚的灵魂,肯定有着言语无法形容的美丽吧。
加百列的这个愿望,虽然仅仅实现了一半,但却提早到了他想不到的程度。
2008年9月,大型投行的破产,引发了全世界的金融危机。
经济萧条的余波吞没了洛杉矶郊外的宝马山花园。无数豪宅挂牌出售,街道上的高级跑车也不断减少。
格罗金安保公司靠着坚实的经营,幸运地将影响降到了最低限度,然而隔壁的克林格曼一家经营的房地产投资公司则背上了巨额债务。第二年四月,失去了包括住宅在内一切资产的克林格曼一家,准备投奔经营农场的亲戚,搬到位于遥远中西部的堪萨斯城。
加百列非常伤心。在十岁孩子中间也非常聪明的他,明白只有十岁的自己不可能帮助艾莉西亚,也明确地想像到了之后等待着艾莉西亚的残酷处境。
被完善的保安措施保护的房子、由熟练的厨师制作的每日的饮食、有着富裕的白人小孩的学校,这些特权都已经永远离开了艾莉西亚的人生,而代之以贫困和体力劳动。比什么都更难让加百列忍受的,是总有一天会成为自己的东西的艾莉西亚的灵魂,被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什么人伤害并失去其本来的光辉。
所以,加百列杀死了她。
艾莉西亚上学的最后一天,加百列在放学后和她一起从校车上下来,将她引诱到自家背后的森林。在巧妙地避开在道路和各家围墙上设置的所有监控摄像头,确认不被任何人看到的情况下进入森林,为了不留下脚印而在落叶上行走,加百列终于将艾莉西亚带到了被丛生的灌木包围的『秘密实验室』。
并不知道过去在此处曾有无数的昆虫死亡的艾莉西亚,在被加百列抱住纤细的身体之后,很快也用双臂抱住了加百列。艾莉西亚小声抽泣着,说自己不想到任何地方,只想一直和盖博呆在这个城市。
那么就由我来实现你的愿望吧——加百列心中自言自语着,将手伸到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准备好的工具。那是他的父亲用于处理昆虫的,装有木柄的四英寸钢针。
加百列将锐利的钢针尖端轻轻插入艾莉西亚的左耳,再用另一只手在相反方向按住,毫无一丝犹豫地将钢针插到了底。
艾莉西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睛,但突然她的身体就开始剧烈痉挛。几秒钟后,大大睁开的蓝眼睛突然失去了光芒,然后——
加百列看到了#那个#。
从艾莉西亚光滑的雪白额头中央,出现了闪光的如同小小云朵一般的东西,它在空中轻轻飘着接近加百列的眉间,然后毫无抵抗地渗透进去。
突然,将周围笼罩的春日午后的阳光消失了。空中降下的数道白光贯穿高处的树梢,加百列还可以感觉到自己听到了微弱的钟声。
加百列因难以言表的高昂感,两眼间溢出了泪水。他凭着直觉明白,自己现在看到了艾莉西亚的灵魂——不仅如此,还看到了艾莉西亚的灵魂看到的东西。
发光的小小云朵,在近乎永恒的数秒间穿越加百列的头部,之后如同被天上的白光引导一般上升,最后消失了。周围只剩下了春日的暖阳和小鸟的鸣啭声。
加百列双手抱着失去了生命和灵魂的艾莉西亚的尸体,思考着刚才所见到的,是真实的体验还是被极度的兴奋感引发的幻觉。之后他确信,不论是哪一个结果,自己之后都会一直为了追寻刚才所看到的东西而活下去。
他注视了艾莉西亚的遗骸很长一段时间后,将她放进在巨大栎树根部竖直开口的深穴中。接着他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摘起附着在身上的两根长长的金发,将其一起扔进洞穴。钢针则在被洗干净后放回了父亲的工具箱。
地方警察拼命调查艾莉西亚·克林格曼失踪事件却也未能发现任何线索,最终陷入了迷宫之中。
从短暂而深沉的回想中醒来的二十八岁的加百列·米勒,将目光从镜面玻璃中自己的身姿中移开,走向西侧墙面附近的办公桌。当他坐在挪威制躺椅上的同时,位于办公桌玻璃面下方的30寸显示面板中的电话型图标闪烁了起来。
他按下图标,显示屏上出现了女秘书的脸,同时传来了声音:
『米勒先生,很抱歉打扰您的休息。首席运营官弗格森先生希望能在明天与您共同就餐。请问您的意见如何?』
「告诉他我明天的行程排满了。」
加百列立刻加以回答,平常一直沉着冷静的女秘书露出了略显困惑的表情。不管怎么说COO也是副社长,换而言之就是格罗金DS的二号人物。这样的人不是单单身为十名职员之一的加百列能拒绝就餐的对象——本来是这样。
然而,秘书的困惑表情一秒钟后便消失无踪,以冷静的声音回答:
『了解了。我会按这个意见回答。』
挂掉电话,加百列将身体沉入椅子里面,跷起了腿。
猜得出弗格森想说什么。肯定是要阻止加百列参加某个《作战》。
然而COO的心里肯定想着相反的内容。那个老狐狸应该希望这孩子跑到危险的现场,最后进入战死者【KIA】名单吧。不管怎么说,加百列也是上一代社长的儿子,也是公司的大股东。
当然,加百列也知道自己身为大公司的职员参与子弹横飞的作战有多么愚蠢。就算再有从军经验,CTO的工作也只是呆在安全的公司本部办公室里起草整体作战计划,而没有必要将自己暴露在危险的战场上。
然而这次绝密级别的机密作战,却不论怎样都不能不参加。因为,这是一起与加百列自从看到艾莉西亚的灵魂那天以来,就赌上了人生全部加以追求的事物有着直接联系的案件。
作战的委托人【Client】,并非过去得心应手的国防部,而是至今几乎没有过什么瓜葛的国家安全保障局——NSA。
上个月造访这间办公室的两名NSA特工,给几乎没拥有过什么称得上感情的东西的加百列带来了数个惊诧。
首先,这次作战是彻头彻尾的非法工作。不管怎么说,也是让格罗金的作战队坐上海军的潜艇,向盟国日本的船发动强袭。而且,不在乎对面船上的乘员里出现多少死者。
而作战的目的,则是夺取某项技术。
听到详情的加百列,因为太过震惊——或者说太过欢喜,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幸好,两名特工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Soul Translating Technology》。自卫队【JSDF】内名为《Rath》的小规模组织开发的,解读人类灵魂的惊异机器。
身为探索灵魂之人的加百列,对来自日本的完全潜行技术抱有强烈的兴趣。在Gun Gale Online中和日本玩家们作战,以及学习日语都是基于这个理由。他甚至还花了数万美元,购入了一台原本该被全部废弃的《恶魔机器》Nerve Gear——当然,他自己并没有戴上。
加百利原本预想,因为那个死亡游戏引发的混乱,日本的完全潜行技术开发会陷入低潮。然而,他们私下里还在继续进行研究,终于接近了人类灵魂的秘密。
对加百列而言,NSA的委托,近乎与命运等价。
说到底,虽然规模巨大但也不过是个民间军事公司的格罗金DS,如今也不可能拒绝来自比CIA权力更大的NSA的案件。临时召开的员工会议上,以两票之差决定同意接受这一委托。为了防止走漏信息,参加作战的人员限定为与公司签订契约的,心中有鬼的湿活专家——
而加百列则毛遂自荐,担任这次作战的指挥官。
当然,加百列是格罗金职员这件事对作战人员保密。如果知道了的话,说不准会一下子背叛公司,劫持加百列索求赎金——他们就是这样的一帮家伙。
但就算冒着这样的风险,加百列也一定要去。
根据NSA的特工们的说法,拉斯通过STL技术,不仅解读了人类的灵魂,并且已经成功完成了复制。一旦代号为《A.L.I.C.E.》的人工灵魂完成,搭载到日本制造的无人武器上,会破坏东亚的军事平衡。
加百列对远东——不,是世界上的何处会产生纷争并不知晓。然而,当听到爱丽丝这个名字的瞬间,他就下定了决心。
要将其变成自己的东西。
无论如何,都要将保存在Light-Cube这一小型媒介中的灵魂入手。
「爱丽丝……艾莉西亚……」
后背靠在椅子上的加百列轻轻念着这两个名字。不知何时,嘴边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加百列的祖父建立的格罗金【Glowgen】的名字,乃是带有《产生光辉之物》之义的造词。虽然祖父想象到了幸福的光辉,但身为其后继者的加百列,想到的却只是从濒死的艾莉西亚额头上飘起的金色光辉。
一切都是命运。
一周后,加百列就将和十一名作战人员飞赴关岛,乘坐停泊在海军基地的核潜艇侵入日本领海。在作战开始之前,他们将转移到微型潜艇【ASDS】上,对超大型海洋研究母船《Ocean Turtle》这一目标发动强袭。
能不能无血占领,还是其中一边——或者说双方都有伤亡,如今还不得而知。然而,加百列确信自己能够夺得《爱丽丝》和STL技术。只要把Light-Cube和其他资料加以适当备份交给NSA就可以了。
马上……马上了。自艾莉西亚以来对无数人重复实验都未能接近的灵魂本质,马上就能触及到了。
终于能再次看到那美丽的光之云了。
「……你的灵魂……一定很甜美吧……」
用日语再次说出了这句话后,加百列闭上了眼睛。
=========================

1 2 3 4 5 6 7 8

1 条回应
  1. ゛winter ﹖2018-10-9 · 16:34

    为什么没有图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