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02]艾恩葛朗特 下

Heathcliff · 9月14日 · 2015年 ·

录入:七夜
扫图:轻国扫图之神O叔= Ozzie
发布于:轻之国度—轻小说论坛http://www.lightnovel.cn
—转载时请留心注意事项—
本文特别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轻国不负担任何责任
所录入的每一本书里,扫图者有很大一部分功劳!
刀剑神域 2 Sword Art Online 艾恩葛朗特
作者:川原砾
插画:abec
译者:林星宇
在主角-桐人所登入,完全攻略前无法脱离的死亡战斗MMO「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中,除了有像他这种以抵达最上层为目标的「攻略组」,还有许多职业、想法各不相同的玩家存在。
她们在无法登出游戏的严苛状况下,仍充满朝气地生活着,欢笑并且哭泣,她们只是如此享受着「游戏」。「驯兽师」西莉卡、「冶炼商店」的女老板-莉兹贝特、谜样小女孩-结衣,以及让黑色剑士忘不了的少女-幸一」
独行玩家。桐人与她们共同交织出的四个章节,即将在此开启。
川原砾
前阵子终于独自去了居酒屋。总觉得乌龙茶有人生的滋味。在等级上升后,接着要挑战的是……独自去回转寿司……哇啊!这难度太高了啦一一话说回来,这样赚取经验值实在很寂寞。有没有人在啊!来陪我玩嘛!
【Kadokawa Fantastic Novels】
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1艾恩葛朗特
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2艾恩葛朗特
加速世界l一黑雪公主再临」
加速世界2一红色暴风公主」
插画:abec
啊呸嘘! (注:漫画『北斗神拳』中,被北斗神拳击中的喽啰爆体而亡前所发出的怪异叫声)
「……抱歉。没能救妳朋友……」
桐人
以抵达艾恩葛朗特最上层为目标的「独行玩家」,别名「黑色剑士」。
「……不……谢谢你……救了我……」
西莉卡
拥有使魔怪物「羽翼龙」的「驯兽师」少女。
「那个……白龙的攻击模式是双手的钩爪、冰冻吐息和暴风攻击……你、你要小心喔!」
莉兹贝特
在艾恩葛朗特第四十八层主要街道区「琳达司」经营冶炼商店的少女。
「笨蛋!!还不要出来啊!!」
「哇——爸爸,抱抱。」
结衣
倒在艾恩葛朗特第二十二层森林里的谜样少女。
「欸、桐人。我们一起逃走吧。」

艾恩葛朗特攻略工会「月夜的黑猫团」的成员之一。
巨大浮游-城艾恩葛朗特
由岩石与钢铁建造的城堡,全部共有百层。内部有好几个都市、为数众多的街道与村落、森林和草原,甚至还有湖的存在。上下楼层之间有一座连接的阶梯,但阶梯都存在于充满怪物的危险迷宫区域里。而玩家们只能靠着自己手上的武器来闯荡这些楼层,找出通往上层的阶梯后,打倒强力守护兽,努力朝城堡的最顶端迈进。除了与怪物战斗之外,也有冶炼与皮革工艺、裁缝这种制造方面技能;更有钓鱼或者烹饪、音乐等日常系技能。玩家们在广大的区域里面不只是冒险,更是如文字所描述的,能在里面「生活」。
「艾恩葛朗特」是号称世界上首次出现的VRMMO游戏类型「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里的主要舞台。
「这虽然是游戏,
但可不是闹着玩的。」
——「SAO刀剑神域」设计者-茅场晶彦
飘浮在无限苍穹当中的巨大岩石与钢铁城堡。
这便是这个世界所能见到的全部景象。
在一群好奇心旺盛的高手花了整整一个月测量后,发现最底层区域的直径大约有十公里,足以轻松容纳下整个世田谷区。再加上堆积在上而言层左右的楼层,其宽广的程度可说超乎想像。整体的档案量大到根本无法测量。
这样的空间内部有好几个都市、为数众多的小型街道与村落、森林和草原,甚至还有湖的存在。而连接每个楼层之间的阶梯只有一座,阶梯还都位于充斥怪物的危险迷宫区域之中,因此要发现并通过阶梯可以说是相当困难。但只要有人能够突破阻碍抵达上面的楼层,上下层各都市的「转移门」便会连结起来,人们也就可以自由来去两个楼层之间。
经过两年的时间,这个巨大城堡就这样被逐渐地往上攻略,目前已到达第七十四层。
城堡的名称是「艾恩葛朗特」。这座持续飘浮在空中、吞噬了将近六千人,充满着剑与战斗的世界。它的另一个名字是——
「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
002-01
黑色剑士
艾恩葛朗特第三十五层
2024年2月
「求求你……毕娜……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滑过西莉卡脸颊的两行眼泪不断滴落在地面的大羽毛上,最后化为光的粒子四散开来。
那淡蓝色的羽毛,是长久以来唯一的朋友,同时也是搭档的使魔「毕娜」所留下的遗物。几分钟前,毕娜为了保护西莉卡而死去。牠受到怪物用武器给予致命一击,在发出一声悲鸣后,就像碎裂的冰块般四散。只留下一根每当被呼唤名字时,就会高兴地晃动的长尾羽——
1
西莉卡是艾恩葛朗特里罕见的「驯兽师」。不、应该说曾经是。因为她身为驯兽师证明的使魔已经不在了。
驯兽师这个名称并非系统上规范的等级或技能,而是一种俗称。
通常在战斗中总是积极发动攻击的怪物们,偶尔会发生向玩家示好的事件。若能抓准这个机会,给予饵食之类而成功驯养的话,怪物就会变成能给予玩家各种帮助的珍贵存在「使魔」。而大家则会带着赞赏与羡慕,将这些幸运的玩家称为驯兽师。
当然,并非每一种怪物都能成为使魔。有可能的,只有一小部分的小动物型怪物而已。事件发生的条件尚未被完整判别出来,唯一确定的只有「倘若杀害太多该种怪物,事件就绝对不会发生」这项条件而已。
光用想的就觉得这顷条件实在太过严苛了。就算试图不断地反复接触有可能变成使魔的怪物,但那些怪物通常会主动攻击,根本无法避免交战。换言之,想成为驯兽师的话,就必须不停接触目标怪物,而且只要是没有触发事件的情形,就得二话不说地逃跑。不难想象这作业有多繁杂。
关于这点,西莉卡可说是难以置信的幸运。
没有任何相关知识的她,一时心血来潮来到下层,漫无目的在森林里闲晃。第一次遇到的怪物没有发动攻击,反而主动靠近。而西莉卡丢给牠吃的,是前一天顺手买来的袋装坚果,正好是那个怪物喜欢的食物。
种族名称为「羽翼龙」,全身覆满轻飘飘的浅蓝色柔软的毛,由两根大尾羽代替尾巴的小型飞龙,原本就是极少出现的特殊怪物。西莉卡似乎是第一个成功驯养的人,所以当她与趴在肩上的飞龙一起回到作为据点的第八层主要街道区「斐立潘」时,立刻引起非常大的话题。隔天,好像有许多玩家开始以西莉卡所提供的情报尝试驯养羽翼龙,却不曾听说有人成功。
西莉卡将这只小型飞龙命名为「毕娜」,与在现实世界中饲养的猫同名。
使魔怪物的直接战斗力都不是太高,毕娜也不例外,但却拥有数种特殊能力。例如能够探知怪物接近的搜敌能力、能帮主人回复少量生命值的治愈能力等等,每种能力都很宝贵,能让每天的狩猎更加轻松。然而比起这些,最让西莉卡感到高兴的,就是毕娜的存在带给自己安心与温暖。
使魔的AI程序并没有设定得那么高。说话当然是不可能的事,能理解的命令也只有十种左右。然而对年仅十二岁就被这游戏——封闭世界SAO所囚禁,几乎快被不安与寂寞压垮的西莉卡而言,毕娜所给予的救赎根本是笔墨难以形容。可以说在得到毕娜这个搭档后,西莉卡的「冒险」——也就是在这个世界里「生存下去」——才总算开始。
从那之后的一年,西莉卡和毕娜顺利地累积经验、磨练身为短剑使的技术,逐渐成为在中级玩家当中相当有名的较高等级玩家。
当然,她的等级还远不及在最前线战斗的顶尖剑士们。但实际上,在七千名玩家当中只占了数百人的「攻略组」,从某个角度来说,是比驯兽师更稀有的存在,几乎没什么机会亲眼见到他们,所以在由大多数人所形成的中级玩家中声名远播,就跟晋升为偶像玩家没两样。
况且女性玩家压倒性的稀少,再加上年龄的关系,「龙使西莉卡」没多久便成为拥有许多崇拜者的知名人士。希望偶像加入的队伍与公会络绎不绝,年仅十三岁的西莉卡会对这种情况感到飘飘然可说是理所当然。但最后却因为这股傲慢,遭致再怎么后悔也无法挽回的过错。
原因出自不值一提的争论。
西莉卡加入了约两周前邀请她的队伍,一起到第三十五层北边、通称「迷路森林」的广大森林地带冒险。当然,现在的最前线是遥远上方的第五十五层,这个楼层早已被攻略完毕。然而顶尖剑士们基本上对攻略迷宫区以外的事都不感兴趣,所以像「迷路森林」这种次要迷宫就被放着不管,也因此成为适合中级玩家们的目标。
西莉卡所参加的六人队伍聚集了各式好手,从早上开始就不断地战斗、发掘宝箱,赚取了不少的钱与道具。冒险因为周围逐渐染上夕阳的色彩,大家的回复药水也差不多用尽而结束。他们开始准备回主要街道区时,装备细长枪的另一名女性玩家,像是要牵制西莉卡般对她说:
「关于回去后道具的分配,因为妳已经有那只蜥蜴帮忙回复,所以应该没必要给妳回复水晶吧。」
被触到逆鳞的西莉卡立刻反击:
「妳才是吧!一个完全不上前线,只会躲在队伍后面晃来晃去的人根本用不到水晶啦!」
之后便是你来我往的言语交锋,而队长盾剑士的仲裁也只是杯水车薪。怒火中烧的西莉卡最后丢下这些话:
「道具我不要了!我也绝不会再跟妳组队了!何况想要我加入的队伍根本多到满出来!」
虽然队长极力挽留,要她至少在离开森林到达城镇前先一起行动,但对此充耳不闻的西莉卡立刻与五人分开,往岔路跑去,就这样带着满肚子怒气走了。
即使是独行,对已习得七成短剑技能,而且又有毕娜辅助的西莉卡来说,第三十五层的怪物算不上是什么强敌。应该能轻松打败敌人,回到主要街道区——如果没有迷路的话。
被称为「迷路森林」的森林迷宫可不是浪得虚名。
由茂密的巨大树木并列而成的森林以棋盘状分割成数百个区块,并且被设定为在踏入其中一块区域一分钟后,四周邻接区块的连结就会随机变换。要离开森林,只有在一分钟之内不断突破每个区块,或是使用主要街道区的道具店所贩卖的高价地图道具,一边确认四方的连结一边前进。
拥有地图的只有队长盾剑士,而且在迷路森林使用转移水晶也无法回到城镇,只会被随机送到森林的某个区域。因此西莉卡不得已只能马不停蹄地奔跑,试着突破。然而要在蜿蜒的森林小径上,边避开巨木的树根边奔跑是件比想象中更困难的事情。
虽然是往北方直直前进,但抵达区域边缘时早已超过一分钟。在不断重复被转移到不明地点的情况下,西莉卡也越来越疲惫了。夕阳的颜色越来越浓,因为慢慢降临的夜色而感到焦急,想逃出区域是越来越困难。
最后,西莉卡终于放弃奔跑,开始边走边期待能有被送到森林外侧区域的偶然。只是幸运却始终没有降临——而且在蹒跚前进的途中,怪物们也毫不留情地袭击而来。虽说在等级上有余裕,但随着周围变暗,脚边也看不清楚了。就算有毕娜的辅助,也无法完全不受伤地结束每一场战斗。到最后除了剩下的道具外,连紧急用的回复水晶都用光了。
仿佛感受到西莉卡的不安似的,她肩头上的毕娜咕噜咕噜地呜叫着,并把头往西莉卡的脸颊靠了过去。像是安慰毕娜般抚摸着牠长长的脖子,西莉卡对自己的急性子跟傲慢所招致的窘境感到后悔。
西莉卡边走边在内心向神祷告:
「我会反省的。绝对不会再觉得自己很特别了。所以,拜托在下一次的转移把我们送出森林吧。」
她如此祈祷着,并踏进如同热浪般摇晃着的转移区。在一阵类似晕眩的感觉后,出现在眼前的景象——理所当然地,是跟到目前为止一样的幽深森林。森林的深处已陷入黑暗之中,包围森林的草原则是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就在垂头丧气的西莉卡准备再度迈开脚步时——肩头上的毕娜突然抬起头,并发出「啾!」的尖锐叫声。是警戒通知。西莉卡立刻从腰间拔出惯用的短剑,同时往毕娜注视的方向摆出架势。
数秒后,从长满青苔的巨木阴影中,传来了低沉的呻吟。把视线往那里集中,接着出现了黄色箭头。是复数。二……不对,三只。怪物的名称是「醉狂猿人」,是出现在迷路森林的怪物中最强等级的猿人。西莉卡不禁紧咬嘴唇。
话说回来——
就等级而言,这种怪物并不是那么危险。
像西莉卡这种中级玩家离开安全区域时,通常都是对出现的怪物做好充分过头的安全措施。最低程度也会做到即使在没有回复方法的状况下,独自被五只怪物包围也能获胜的地步。
因为他们与在最前线战斗,以完成攻略为目标的顶尖剑士不同,中级玩家会去冒险的理由,一是获得日常生活所需的金钱,二是得到能留在中级所需的最低经验值,三是无聊到受不了。不论是哪一点,都很难说是足以赌上现实死亡的目的。实际上,在「起始之城镇」中,避免任何一点死亡的可能性增加的玩家也还有千人以上。
然而为了不饿肚子,并且能够睡在旅馆的床上,必须定期有收入进帐。另外,MMO玩家们那种若不能持续置身在乎均等级圈中,就会感到不安的特有宿疾也是原因。在游戏开始将近一年半的现在,形成主要阶层的玩家们在取得充分的准备之后,开始慢慢走出安全区域,享受属于他们的冒险。
因此——就算是三只第三十五层最强等级的醉狂猿人,应该也不是龙使西莉卡的对手。
鞭策疲劳的精神,西莉卡握紧了短剑。而毕娜也轻飘飘地从肩头上飞起,进入备战状态。
从树林后方出现的,是全身裹着暗红色毛皮的巨大猿人。右手握着粗糙的棍棒,左手则提着像在葫芦上绑了绳子的壶。
当猿人举起棍棒、露出犬齿高声吼叫的时候,想抢得先机的西莉卡已经往最前方的敌人飞奔而去。先以短剑技能的中级突进技「急咬」命中,大幅削减对方生命值,接着顺势用短剑特有的高速连续技进一步攻击。
醉狂猿人使用的是低等级的锤矛技能,虽然单击的威力颇大,但攻击速度跟连续技的段数都不怎么样。西莉卡采取反复在连续攻击确实命中后,就迅速后退躲开敌人反击,接着再度抢攻的打带跑战法,立刻削减了第一只的HP条。毕娜有时也会吐出泡泡般的吐息,迷惑猿人的眼睛。
在第四次攻击放出连续技「短刃」,企图给最前方的猿人致命一击的前一刻。
一瞬间的空档,新的敌人从目标的右后方切换到前面。西莉卡只好跟着改变目标,开始削减第二只的生命值。第一只猿人退到后方之后,举起左手上的壶大口喝着——
接着,西莉卡用眼角确认第一只醉狂猿人的HP条,发现了一个让她吓了一跳的现象。HP条正以相当的速度回复。看来那个壶里似乎放了回复剂之类的东西。
西莉卡过去也曾在第三十五层与醉狂猿人战斗过,那时轻轻松松就打败了两只。因为没让对方有切换的余地,所以没注意到牠们有这种特殊能力。西莉卡咬紧牙关,为了确实打败第二只怪物而倾尽全力。
然而,在一轮猛攻,将第二只的HP条减少到红色领域之后,为了发出最后重攻击而拉开距离的瞬间,又遭到第三只醉狂猿人从旁硬生生地插了进来。定睛一看,第一只猿人的生命值已经几乎完全回复了。
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焦急的滋味逐渐在西莉卡的嘴里扩散开来。
西莉卡原本就没有什么独自与怪物作战的经验。等级上的安全保障终究只是数值,与玩家本身的技能是两回事。这预想之外的状况,令西莉卡内心的焦急开始逐渐染上恐慌的色彩。她的攻击失误越来越多,同时也给了敌人反击的机会。
就在她总算把第三只醉狂猿人的HP条削减到一半左右时,猿人没有放过想不断发出连续技,而太过穷追不舍的西莉卡产生的硬直时间,最后发出会心一击直接命中。
虽然棍棒只是用木头削成的粗制品,但重量产生的基本伤害,加上醉狂猿人的筋力值补正,没想到瞬间就将西莉卡的生命值消减了大约三成的量。一股寒意窜过西莉卡的背脊。
手边已经没有回复药水这件事,也让西莉卡大大地动摇。毕娜的治愈吐息只能回复一成左右的HP,而且不能频繁使用。这样算起来,只要再受到三次同样的伤害——就会死。
死亡。当这个可能性窜入脑中的瞬间,西莉卡不禁全身僵硬。不但举不起手臂,脚也动弹不得。
到目前为止,战斗对她而言,虽然紧张,但跟现实的危险相距甚远。她从来不曾想过,真正的「死亡」会在战斗的延长线前方等待着——
在发出吼叫并再次高举棍棒的醉狂猿人面前张大眼睛、全身僵硬,西莉卡这才理解,在SAO中与怪物的战斗究竟是怎么回事。理解这虽然是游戏,但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充满矛盾的事实。
随着低沉吼声一起落下的棍棒,击中呆站在原地的西莉卡。她因承受不了强烈的冲击而倒地,HP条更猛然减少,进入到黄色警戒区。
已经完全无法思考了。明明还有转头逃跑或使用转移水晶这些选择,西莉卡却只能呆望着第三次举起的棍棒。
粗糙的武器发出红色的光芒,就在西莉卡反射性想要闭上眼睛的前一刻。
有个小小的身影从空中飞到棍棒前面。接着是厚重的冲击音。水蓝色的羽毛伴随着效果光飞散开来,短小的HP条也同时减少到左端。
被打落到地上的毕娜抬起头来,用牠那圆圆的蓝色眼睛看着西莉卡。在发出轻微的一声「啾呜……」鸣叫声之后——便化为闪亮的多边形碎片散开来。只有一根长长的尾羽轻飘飘地从空中飘落,最后落在地面上。
西莉卡内心突然响起某种东西断裂的声音。束缚住她身体看不见的线也全都消失了。在难过之前,先感受到的是愤怒。是对自己只受到一次攻击,就恐慌得无法动弹感到愤怒。还有对之前为了一点小事就争吵、闹别扭,愚蠢到自以为可以单独突破森林的自己的愤怒。
西莉卡以敏捷的动作退后,与怪物的追击交错而过,并发出怒吼,对敌人进行猛烈的袭击。右手上的短剑闪着光芒,不断往猿人身上砍去。
眼见同伴的体力减少,第一只醉狂猿人挥着棍棒想再次做出切换动作,西莉卡没有闪躲,而是用左手挡下攻击。虽然不算是受到直接攻击,但HP条仍然减少了。然而西莉卡完全无视这点,一心追着杀害毕娜的第三只猿人。
活用自己娇小的身体冲入对方的怀中,用尽全身力量将短剑刺进猿人的胸口。在会心一击那华丽的效果出现的同时,敌人的生命值也跟着消灭。先是悲鸣,接着是破碎音效。
在爆散开来的物体碎片当中,西莉卡转过身去,不发一语地对新的目标展开突击。虽然生命值已经来到红色警戒区,但她已经不去在意这些事了。狭窄的视野中,只有非杀不可的敌人身影不断扩大。
就在她忘了死亡的恐惧,打算从挥落的棍棒下方强行突击时。
一道来自猿人背后的纯白光线横向一砍,将并排的两只醉狂猿人切开。
一瞬间,猿人的身体上下断成两半,接连发出惨叫声与破坏音碎裂四散。
当场呆住的西莉卡直到物体碎片蒸发后,才看到一名男性玩家站在那里。黑发加上黑色大衣,身高并不算高,但感觉男子全身散发出强烈的威严。本能感到恐惧的西莉卡微微往后退了一步。两人的视线跟着对上。
对方的眼神非常沉稳,如同夜晚的黑暗般深邃。男子「锵」的一声将握在右手上的单手剑收进背后的剑鞘中,接着开口说道:
「……抱歉。没能救妳朋友……」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西莉卡全身无力,再也无法忍住的眼泪不断流了下来。没注意到短剑从手中滑落,掉在地面上,西莉卡的视线移到地上的水蓝色羽毛,在羽毛前面跪了下来。
化为滚烫漩涡的愤怒消失的同时,深不见底的悲伤与失落感从内心涌上来。这股情感化为眼泪,不断自脸颊滑落。
使魔的AI中,应该不存在主动袭击怪物的行动模式。所以在那一瞬间,毕娜是以自己的意志选择冲到挥落的棍棒前面。那可说是对这一年来朝夕相处的西莉卡友情的证明。
双手撑着地面,不断呜咽的西莉卡好不容易挤出话来。
「求求你……毕娜……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然而,水蓝色的羽毛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分页阅读: 1 2 3 4 下一页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