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劍神域][02]艾恩葛朗特 下

Heathcliff · 9月14日 · 2015年 ·

錄入:七夜
掃圖:輕國掃圖之神O叔= Ozzie
發佈於:輕之國度—輕小說論壇http://www.lightnovel.cn
—轉載時請留心注意事項—
本文特別嚴禁轉載至SF輕小說頻道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後請在24小時內刪除,輕國不負擔任何責任
所錄入的每一本書里,掃圖者有很大一部分功勞!
刀劍神域 2 Sword Art Online 艾恩葛朗特
作者:川原礫
插畫:abec
譯者:林星宇
在主角-桐人所登入,完全攻略前無法脫離的死亡戰鬥MMO「Sword Art Online刀劍神域」中,除了有像他這種以抵達最上層為目標的「攻略組」,還有許多職業、想法各不相同的玩家存在。
她們在無法登出遊戲的嚴苛狀況下,仍充滿朝氣地生活着,歡笑並且哭泣,她們只是如此享受着「遊戲」。「馴獸師」西莉卡、「冶煉商店」的女老闆-莉茲貝特、謎樣小女孩-結衣,以及讓黑色劍士忘不了的少女-幸一」
獨行玩家。桐人與她們共同交織出的四個章節,即將在此開啟。
川原礫
前陣子終於獨自去了居酒屋。總覺得烏龍茶有人生的滋味。在等級上升後,接着要挑戰的是……獨自去迴轉壽司……哇啊!這難度太高了啦一一話說回來,這樣賺取經驗值實在很寂寞。有沒有人在啊!來陪我玩嘛!
【Kadokawa Fantastic Novels】
Sword Art Online刀劍神域1艾恩葛朗特
Sword Art Online刀劍神域2艾恩葛朗特
加速世界l一黑雪公主再臨」
加速世界2一紅色暴風公主」
插畫:abec
啊呸噓! (註:漫畫『北斗神拳』中,被北斗神拳擊中的嘍啰爆體而亡前所發出的怪異叫聲)
「……抱歉。沒能救你朋友……」
桐人
以抵達艾恩葛朗特最上層為目標的「獨行玩家」,別名「黑色劍士」。
「……不……謝謝你……救了我……」
西莉卡
擁有使魔怪物「羽翼龍」的「馴獸師」少女。
「那個……白龍的攻擊模式是雙手的鉤爪、冰凍吐息和暴風攻擊……你、你要小心喔!」
莉茲貝特
在艾恩葛朗特第四十八層主要街道區「琳達司」經營冶煉商店的少女。
「笨蛋!!還不要出來啊!!」
「哇——爸爸,抱抱。」
結衣
倒在艾恩葛朗特第二十二層森林裡的謎樣少女。
「欸、桐人。我們一起逃走吧。」

艾恩葛朗特攻略工會「月夜的黑貓團」的成員之一。
巨大浮游-城艾恩葛朗特
由岩石與鋼鐵建造的城堡,全部共有百層。內部有好幾個都市、為數眾多的街道與村落、森林和草原,甚至還有湖的存在。上下樓層之間有一座連接的階梯,但階梯都存在於充滿怪物的危險迷宮區域里。而玩家們只能靠着自己手上的武器來闖蕩這些樓層,找出通往上層的階梯後,打倒強力守護獸,努力朝城堡的最頂端邁進。除了與怪物戰鬥之外,也有冶煉與皮革工藝、裁縫這種製造方面技能;更有釣魚或者烹飪、音樂等日常系技能。玩家們在廣大的區域裡面不只是冒險,更是如文字所描述的,能在裡面「生活」。
「艾恩葛朗特」是號稱世界上首次出現的VRMMO遊戲類型「Sword Art Online刀劍神域」里的主要舞台。
「這雖然是遊戲,
但可不是鬧着玩的。」
——「SAO刀劍神域」設計者-茅場晶彥
飄浮在無限蒼穹當中的巨大岩石與鋼鐵城堡。
這便是這個世界所能見到的全部景象。
在一群好奇心旺盛的高手花了整整一個月測量後,發現最底層區域的直徑大約有十公里,足以輕鬆容納下整個世田谷區。再加上堆積在上而言層左右的樓層,其寬廣的程度可說超乎想像。整體的檔案量大到根本無法測量。
這樣的空間內部有好幾個都市、為數眾多的小型街道與村落、森林和草原,甚至還有湖的存在。而連接每個樓層之間的階梯只有一座,階梯還都位於充斥怪物的危險迷宮區域之中,因此要發現並通過階梯可以說是相當困難。但只要有人能夠突破阻礙抵達上面的樓層,上下層各都市的「轉移門」便會連結起來,人們也就可以自由來去兩個樓層之間。
經過兩年的時間,這個巨大城堡就這樣被逐漸地往上攻略,目前已到達第七十四層。
城堡的名稱是「艾恩葛朗特」。這座持續飄浮在空中、吞噬了將近六千人,充滿着劍與戰鬥的世界。它的另一個名字是——
「Sword Art Online刀劍神域」。
002-01
黑色劍士
艾恩葛朗特第三十五層
2024年2月
「求求你……畢娜……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滑過西莉卡臉頰的兩行眼淚不斷滴落在地面的大羽毛上,最後化為光的粒子四散開來。
那淡藍色的羽毛,是長久以來唯一的朋友,同時也是搭檔的使魔「畢娜」所留下的遺物。幾分鐘前,畢娜為了保護西莉卡而死去。牠受到怪物用武器給予致命一擊,在發出一聲悲鳴後,就像碎裂的冰塊般四散。只留下一根每當被呼喚名字時,就會高興地晃動的長尾羽——
1
西莉卡是艾恩葛朗特里罕見的「馴獸師」。不、應該說曾經是。因為她身為馴獸師證明的使魔已經不在了。
馴獸師這個名稱並非系統上規範的等級或技能,而是一種俗稱。
通常在戰鬥中總是積極發動攻擊的怪物們,偶爾會發生向玩家示好的事件。若能抓准這個機會,給予餌食之類而成功馴養的話,怪物就會變成能給予玩家各種幫助的珍貴存在「使魔」。而大家則會帶着讚賞與羨慕,將這些幸運的玩家稱為馴獸師。
當然,並非每一種怪物都能成為使魔。有可能的,只有一小部分的小動物型怪物而已。事件發生的條件尚未被完整判別出來,唯一確定的只有「倘若殺害太多該種怪物,事件就絕對不會發生」這項條件而已。
光用想的就覺得這頃條件實在太過嚴苛了。就算試圖不斷地反覆接觸有可能變成使魔的怪物,但那些怪物通常會主動攻擊,根本無法避免交戰。換言之,想成為馴獸師的話,就必須不停接觸目標怪物,而且只要是沒有觸發事件的情形,就得二話不說地逃跑。不難想象這作業有多繁雜。
關於這點,西莉卡可說是難以置信的幸運。
沒有任何相關知識的她,一時心血來潮來到下層,漫無目的在森林裡閑晃。第一次遇到的怪物沒有發動攻擊,反而主動靠近。而西莉卡丟給牠吃的,是前一天順手買來的袋裝堅果,正好是那個怪物喜歡的食物。
種族名稱為「羽翼龍」,全身覆滿輕飄飄的淺藍色柔軟的毛,由兩根大尾羽代替尾巴的小型飛龍,原本就是極少出現的特殊怪物。西莉卡似乎是第一個成功馴養的人,所以當她與趴在肩上的飛龍一起回到作為據點的第八層主要街道區「斐立潘」時,立刻引起非常大的話題。隔天,好像有許多玩家開始以西莉卡所提供的情報嘗試馴養羽翼龍,卻不曾聽說有人成功。
西莉卡將這隻小型飛龍命名為「畢娜」,與在現實世界中飼養的貓同名。
使魔怪物的直接戰鬥力都不是太高,畢娜也不例外,但卻擁有數種特殊能力。例如能夠探知怪物接近的搜敵能力、能幫主人回復少量生命值的治癒能力等等,每種能力都很寶貴,能讓每天的狩獵更加輕鬆。然而比起這些,最讓西莉卡感到高興的,就是畢娜的存在帶給自己安心與溫暖。
使魔的AI程序並沒有設定得那麼高。說話當然是不可能的事,能理解的命令也只有十種左右。然而對年僅十二歲就被這遊戲——封閉世界SAO所囚禁,幾乎快被不安與寂寞壓垮的西莉卡而言,畢娜所給予的救贖根本是筆墨難以形容。可以說在得到畢娜這個搭檔後,西莉卡的「冒險」——也就是在這個世界裡「生存下去」——才總算開始。
從那之後的一年,西莉卡和畢娜順利地累積經驗、磨練身為短劍使的技術,逐漸成為在中級玩家當中相當有名的較高等級玩家。
當然,她的等級還遠不及在最前線戰鬥的頂尖劍士們。但實際上,在七千名玩家當中只佔了數百人的「攻略組」,從某個角度來說,是比馴獸師更稀有的存在,幾乎沒什麼機會親眼見到他們,所以在由大多數人所形成的中級玩家中聲名遠播,就跟晉陞為偶像玩家沒兩樣。
況且女性玩家壓倒性的稀少,再加上年齡的關係,「龍使西莉卡」沒多久便成為擁有許多崇拜者的知名人士。希望偶像加入的隊伍與公會絡繹不絕,年僅十三歲的西莉卡會對這種情況感到飄飄然可說是理所當然。但最後卻因為這股傲慢,遭致再怎麼後悔也無法挽回的過錯。
原因出自不值一提的爭論。
西莉卡加入了約兩周前邀請她的隊伍,一起到第三十五層北邊、通稱「迷路森林」的廣大森林地帶冒險。當然,現在的最前線是遙遠上方的第五十五層,這個樓層早已被攻略完畢。然而頂尖劍士們基本上對攻略迷宮區以外的事都不感興趣,所以像「迷路森林」這種次要迷宮就被放着不管,也因此成為適合中級玩家們的目標。
西莉卡所參加的六人隊伍聚集了各式好手,從早上開始就不斷地戰鬥、發掘寶箱,賺取了不少的錢與道具。冒險因為周圍逐漸染上夕陽的色彩,大家的回復藥水也差不多用盡而結束。他們開始準備回主要街道區時,裝備細長槍的另一名女性玩家,像是要牽制西莉卡般對她說:
「關於回去後道具的分配,因為你已經有那隻蜥蜴幫忙回復,所以應該沒必要給你回復水晶吧。」
被觸到逆鱗的西莉卡立刻反擊:
「你才是吧!一個完全不上前線,只會躲在隊伍後面晃來晃去的人根本用不到水晶啦!」
之後便是你來我往的言語交鋒,而隊長盾劍士的仲裁也只是杯水車薪。怒火中燒的西莉卡最後丟下這些話:
「道具我不要了!我也絕不會再跟你組隊了!何況想要我加入的隊伍根本多到滿出來!」
雖然隊長極力挽留,要她至少在離開森林到達城鎮前先一起行動,但對此充耳不聞的西莉卡立刻與五人分開,往岔路跑去,就這樣帶着滿肚子怒氣走了。
即使是獨行,對已習得七成短劍技能,而且又有畢娜輔助的西莉卡來說,第三十五層的怪物算不上是什麼強敵。應該能輕鬆打敗敵人,回到主要街道區——如果沒有迷路的話。
被稱為「迷路森林」的森林迷宮可不是浪得虛名。
由茂密的巨大樹木並列而成的森林以棋盤狀分割成數百個區塊,並且被設定為在踏入其中一塊區域一分鐘後,四周鄰接區塊的連結就會隨機變換。要離開森林,只有在一分鐘之內不斷突破每個區塊,或是使用主要街道區的道具店所販賣的高價地圖道具,一邊確認四方的連結一邊前進。
擁有地圖的只有隊長盾劍士,而且在迷路森林使用轉移水晶也無法回到城鎮,只會被隨機送到森林的某個區域。因此西莉卡不得已只能馬不停蹄地奔跑,試着突破。然而要在蜿蜒的森林小徑上,邊避開巨木的樹根邊奔跑是件比想象中更困難的事情。
雖然是往北方直直前進,但抵達區域邊緣時早已超過一分鐘。在不斷重複被轉移到不明地點的情況下,西莉卡也越來越疲憊了。夕陽的顏色越來越濃,因為慢慢降臨的夜色而感到焦急,想逃出區域是越來越困難。
最後,西莉卡終於放棄奔跑,開始邊走邊期待能有被送到森林外側區域的偶然。只是幸運卻始終沒有降臨——而且在蹣跚前進的途中,怪物們也毫不留情地襲擊而來。雖說在等級上有餘裕,但隨着周圍變暗,腳邊也看不清楚了。就算有畢娜的輔助,也無法完全不受傷地結束每一場戰鬥。到最後除了剩下的道具外,連緊急用的回復水晶都用光了。
彷彿感受到西莉卡的不安似的,她肩頭上的畢娜咕嚕咕嚕地嗚叫着,並把頭往西莉卡的臉頰靠了過去。像是安慰畢娜般撫摸着牠長長的脖子,西莉卡對自己的急性子跟傲慢所招致的窘境感到後悔。
西莉卡邊走邊在內心向神禱告:
「我會反省的。絕對不會再覺得自己很特別了。所以,拜託在下一次的轉移把我們送出森林吧。」
她如此祈禱着,並踏進如同熱浪般搖晃着的轉移區。在一陣類似暈眩的感覺後,出現在眼前的景象——理所當然地,是跟到目前為止一樣的幽深森林。森林的深處已陷入黑暗之中,包圍森林的草原則是連個影子都看不到。
就在垂頭喪氣的西莉卡準備再度邁開腳步時——肩頭上的畢娜突然抬起頭,並發出「啾!」的尖銳叫聲。是警戒通知。西莉卡立刻從腰間拔出慣用的短劍,同時往畢娜注視的方向擺出架勢。
數秒後,從長滿青苔的巨木陰影中,傳來了低沉的呻吟。把視線往那裡集中,接着出現了黃色箭頭。是複數。二……不對,三隻。怪物的名稱是「醉狂猿人」,是出現在迷路森林的怪物中最強等級的猿人。西莉卡不禁緊咬嘴唇。
話說回來——
就等級而言,這種怪物並不是那麼危險。
像西莉卡這種中級玩家離開安全區域時,通常都是對出現的怪物做好充分過頭的安全措施。最低程度也會做到即使在沒有回復方法的狀況下,獨自被五隻怪物包圍也能獲勝的地步。
因為他們與在最前線戰鬥,以完成攻略為目標的頂尖劍士不同,中級玩家會去冒險的理由,一是獲得日常生活所需的金錢,二是得到能留在中級所需的最低經驗值,三是無聊到受不了。不論是哪一點,都很難說是足以賭上現實死亡的目的。實際上,在「起始之城鎮」中,避免任何一點死亡的可能性增加的玩家也還有千人以上。
然而為了不餓肚子,並且能夠睡在旅館的床上,必須定期有收入進帳。另外,MMO玩家們那種若不能持續置身在乎均等級圈中,就會感到不安的特有宿疾也是原因。在遊戲開始將近一年半的現在,形成主要階層的玩家們在取得充分的準備之後,開始慢慢走出安全區域,享受屬於他們的冒險。
因此——就算是三隻第三十五層最強等級的醉狂猿人,應該也不是龍使西莉卡的對手。
鞭策疲勞的精神,西莉卡握緊了短劍。而畢娜也輕飄飄地從肩頭上飛起,進入備戰狀態。
從樹林後方出現的,是全身裹着暗紅色毛皮的巨大猿人。右手握着粗糙的棍棒,左手則提着像在葫蘆上綁了繩子的壺。
當猿人舉起棍棒、露出犬齒高聲吼叫的時候,想搶得先機的西莉卡已經往最前方的敵人飛奔而去。先以短劍技能的中級突進技「急咬」命中,大幅削減對方生命值,接着順勢用短劍特有的高速連續技進一步攻擊。
醉狂猿人使用的是低等級的錘矛技能,雖然單擊的威力頗大,但攻擊速度跟連續技的段數都不怎麼樣。西莉卡採取反覆在連續攻擊確實命中後,就迅速後退躲開敵人反擊,接着再度搶攻的打帶跑戰法,立刻削減了第一隻的HP條。畢娜有時也會吐出泡泡般的吐息,迷惑猿人的眼睛。
在第四次攻擊放出連續技「短刃」,企圖給最前方的猿人致命一擊的前一刻。
一瞬間的空檔,新的敵人從目標的右後方切換到前面。西莉卡只好跟着改變目標,開始削減第二隻的生命值。第一隻猿人退到後方之後,舉起左手上的壺大口喝着——
接着,西莉卡用眼角確認第一隻醉狂猿人的HP條,發現了一個讓她嚇了一跳的現象。HP條正以相當的速度回復。看來那個壺裡似乎放了回復劑之類的東西。
西莉卡過去也曾在第三十五層與醉狂猿人戰鬥過,那時輕輕鬆鬆就打敗了兩隻。因為沒讓對方有切換的餘地,所以沒注意到牠們有這種特殊能力。西莉卡咬緊牙關,為了確實打敗第二隻怪物而傾盡全力。
然而,在一輪猛攻,將第二隻的HP條減少到紅色領域之後,為了發出最後重攻擊而拉開距離的瞬間,又遭到第三隻醉狂猿人從旁硬生生地插了進來。定睛一看,第一隻猿人的生命值已經幾乎完全回復了。
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焦急的滋味逐漸在西莉卡的嘴裡擴散開來。
西莉卡原本就沒有什麼獨自與怪物作戰的經驗。等級上的安全保障終究只是數值,與玩家本身的技能是兩回事。這預想之外的狀況,令西莉卡內心的焦急開始逐漸染上恐慌的色彩。她的攻擊失誤越來越多,同時也給了敵人反擊的機會。
就在她總算把第三隻醉狂猿人的HP條削減到一半左右時,猿人沒有放過想不斷發出連續技,而太過窮追不捨的西莉卡產生的硬直時間,最後發出會心一擊直接命中。
雖然棍棒只是用木頭削成的粗製品,但重量產生的基本傷害,加上醉狂猿人的筋力值補正,沒想到瞬間就將西莉卡的生命值消減了大約三成的量。一股寒意竄過西莉卡的背脊。
手邊已經沒有回復藥水這件事,也讓西莉卡大大地動搖。畢娜的治癒吐息只能回復一成左右的HP,而且不能頻繁使用。這樣算起來,只要再受到三次同樣的傷害——就會死。
死亡。當這個可能性竄入腦中的瞬間,西莉卡不禁全身僵硬。不但舉不起手臂,腳也動彈不得。
到目前為止,戰鬥對她而言,雖然緊張,但跟現實的危險相距甚遠。她從來不曾想過,真正的「死亡」會在戰鬥的延長線前方等待着——
在發出吼叫並再次高舉棍棒的醉狂猿人面前張大眼睛、全身僵硬,西莉卡這才理解,在SAO中與怪物的戰鬥究竟是怎麼回事。理解這雖然是遊戲,但可不是鬧着玩的——這充滿矛盾的事實。
隨着低沉吼聲一起落下的棍棒,擊中呆站在原地的西莉卡。她因承受不了強烈的衝擊而倒地,HP條更猛然減少,進入到黃色警戒區。
已經完全無法思考了。明明還有轉頭逃跑或使用轉移水晶這些選擇,西莉卡卻只能呆望着第三次舉起的棍棒。
粗糙的武器發出紅色的光芒,就在西莉卡反射性想要閉上眼睛的前一刻。
有個小小的身影從空中飛到棍棒前面。接着是厚重的衝擊音。水藍色的羽毛伴隨着效果光飛散開來,短小的HP條也同時減少到左端。
被打落到地上的畢娜抬起頭來,用牠那圓圓的藍色眼睛看着西莉卡。在發出輕微的一聲「啾嗚……」鳴叫聲之後——便化為閃亮的多邊形碎片散開來。只有一根長長的尾羽輕飄飄地從空中飄落,最後落在地面上。
西莉卡內心突然響起某種東西斷裂的聲音。束縛住她身體看不見的線也全都消失了。在難過之前,先感受到的是憤怒。是對自己只受到一次攻擊,就恐慌得無法動彈感到憤怒。還有對之前為了一點小事就爭吵、鬧彆扭,愚蠢到自以為可以單獨突破森林的自己的憤怒。
西莉卡以敏捷的動作退後,與怪物的追擊交錯而過,並發出怒吼,對敵人進行猛烈的襲擊。右手上的短劍閃着光芒,不斷往猿人身上砍去。
眼見同伴的體力減少,第一隻醉狂猿人揮着棍棒想再次做出切換動作,西莉卡沒有閃躲,而是用左手擋下攻擊。雖然不算是受到直接攻擊,但HP條仍然減少了。然而西莉卡完全無視這點,一心追着殺害畢娜的第三隻猿人。
活用自己嬌小的身體沖入對方的懷中,用盡全身力量將短劍刺進猿人的胸口。在會心一擊那華麗的效果出現的同時,敵人的生命值也跟着消滅。先是悲鳴,接着是破碎音效。
在爆散開來的物體碎片當中,西莉卡轉過身去,不發一語地對新的目標展開突擊。雖然生命值已經來到紅色警戒區,但她已經不去在意這些事了。狹窄的視野中,只有非殺不可的敵人身影不斷擴大。
就在她忘了死亡的恐懼,打算從揮落的棍棒下方強行突擊時。
一道來自猿人背後的純白光線橫向一砍,將並排的兩隻醉狂猿人切開。
一瞬間,猿人的身體上下斷成兩半,接連發出慘叫聲與破壞音碎裂四散。
當場呆住的西莉卡直到物體碎片蒸發後,才看到一名男性玩家站在那裡。黑髮加上黑色大衣,身高並不算高,但感覺男子全身散發出強烈的威嚴。本能感到恐懼的西莉卡微微往後退了一步。兩人的視線跟着對上。
對方的眼神非常沉穩,如同夜晚的黑暗般深邃。男子「鏘」的一聲將握在右手上的單手劍收進背後的劍鞘中,接着開口說道:
「……抱歉。沒能救你朋友……」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西莉卡全身無力,再也無法忍住的眼淚不斷流了下來。沒注意到短劍從手中滑落,掉在地面上,西莉卡的視線移到地上的水藍色羽毛,在羽毛前面跪了下來。
化為滾燙漩渦的憤怒消失的同時,深不見底的悲傷與失落感從內心湧上來。這股情感化為眼淚,不斷自臉頰滑落。
使魔的AI中,應該不存在主動襲擊怪物的行動模式。所以在那一瞬間,畢娜是以自己的意志選擇衝到揮落的棍棒前面。那可說是對這一年來朝夕相處的西莉卡友情的證明。
雙手撐着地面,不斷嗚咽的西莉卡好不容易擠出話來。
「求求你……畢娜……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然而,水藍色的羽毛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2 條回應

必須 註冊 為本站用戶, 登錄 後才可以發表評論!

  1. Avatar photo
    消失不見了2022-9-14 · 12:01

    這裡到妖精之舞篇插圖好像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