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08]Early and Late

Heathcliff · 9月14日 · 2015年

[電撃文庫][川原 礫][Sword Art Online][08][Early and Late] [二校版]
≡≡≡≡≡≡≡≡≡≡≡≡≡≡≡≡≡≡≡≡≡≡≡≡≡≡≡≡≡≡
作者:川原礫
插画:abec
原译:S.PIPI(圈内事件) J.C.T.G=SDNagi(圣剑篇)
翻译:J.C.T.G=SDNagi(初始之日)
改编:J.C.T.G=SDNagi 上月佑一 @ lightnovel
校对:J.C.T.G=3000TK rockroxas @ lightnovel
二校:终焉之月 @ lightnovel
顾问:rockroxas @ lightnovel
图源:Ryuki @ lightnovel
监督:J.C.T.G=SDNagi
修图:速水伊织 @ sosg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请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在线版如需转载请PM本人
下载版转载随意,但请保留译者信息
≡≡≡≡≡≡≡≡≡≡≡≡≡≡≡≡≡≡≡≡≡≡≡≡≡≡≡≡≡≡
本作品是由J.C.T.G和愉快的伙伴们翻译、川原礫的作品,
请不要对作品翻译质量有过多的期待。
阅读J.C.的翻译作品时,
请适度远离电脑,并保持房间明亮。
长时间的阅读有害身体健康,请适度休息。
如果在阅读过程中出现想吐槽,想呕吐的症状,
为了您的身体着想,请立即停止阅读。
而不要挑战自己身体的极限!!
J.C.T.G ALL STAFF
≡≡≡≡≡≡≡≡≡≡≡≡≡≡≡≡≡≡≡≡≡≡≡≡≡≡≡≡≡≡
【插图sao08_002-3】
左上:
“……这料理,是什么啊?拉面?”
亚丝娜 “血盟骑士团”副团长。使用细剑的名人,拥有“闪光”的异名
左下:
“……那个,团长大人,
有什么头绪吗?”
桐人 是名以拯救囚困在死亡游戏“SAO”中的玩家为己任的“黑衣剑士”。是拥有独一无二剑技“二刀流”的“独行玩家”
右上:
“那么,就单以这份伪拉面的味道为例回答吧。”
希斯克里夫 最强公会“血盟骑士团”团长。拥有独一无二的剑技“神圣剑”,以压倒性的强悍著称。与桐人的关系不怎么好
=====================================================
【插图sao08_004-5】
右上:
“好了!所有武器都恢复完毕!”“辛苦了!!”
“感谢大家今天在听到我的紧急召集后能够前来!
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在精神上!
那就——朝着‘圣剑Excalibur’
取得任务,加油努力吧!”
“哦—!”
诗浓 “GGO”中被桐人帮助过的少女。在“ALO”中是猫妖精族的弓箭手
西莉卡 “SAO”中被桐人帮助过的少女。在“ALO”中以擅长驯养的猫妖精族的形象出现
利兹贝特 “SAO”中是为桐人锻造剑的少女。在“ALO”中是位打理着一家武器屋的锻冶妖精族
莉珐 桐人的妹妹。本名直叶。在“ALO”中以风妖精族魔法战士的妖精虚拟体活跃着
亚丝娜 桐人的恋人。在“ALO”中,是水妖精族的魔法使
克莱因 与桐人有孽缘的挚友。在“ALO”中是火妖精族的刀客
唯 “SAO”中与桐人邂逅的少女型AI。在“ALO”中化身为导航妖精,为团队提供辅助
=====================================================
【插图sao08_006-7】
右中:
“——行动吧。我去压制‘果实’,
桐人就请速攻击倒‘花’吧。”
柯贝尔 桐人在游戏开始后的第一个任务中认识的玩家
右下:
“…………明白!”
桐人 被卷入死亡游戏“SAO”中的少年。同时也是封测者。
=====================================================
【插图sao08_008】
Anti-Criminal Code有效圈内
通称“圈内”。
“SwordArt·Online”中,有充满着怪兽的“怪区”,以及共玩家们准备·休息的“主街区”。主街区的内部,被称作“圈内”,玩家在此是绝对不能对其他玩家造成伤害的。即便用武器斩击,也只会出现系统光效,但HP不会扣除,各种各样的毒道具也不会发挥作用。也就是说,在圈内,与Anti-Criminal(犯罪禁止)这个文字描述的一样,一切直接的犯罪行动都是不能奏效的。
但是,还是有小手段可以用。其之一,趁玩家在熟睡时,使用“完全决斗模式”提出决斗邀请,再把对手的手给移动到OK钮上按下。另一个,就是趁着玩家没有意识,直接将其整个运出圈外,在“怪区”进行攻击。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还是有诸如此类无穷无尽的手法可以使用,因此在Anti-Criminal Code有效圈内,想要杀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
“这虽然是游戏,但可不是闹着玩的。”
——“Sword Art Online”设计者·茅场晶彦——
=====================================================
Sword Art Online 008
Early and Late
008-01
圈内事件
艾恩葛朗特 第五十七层
二〇二四年四月
1
到底是要干什么啊,这女的。
刚刚说,“天气真好所以正好来睡午觉”这话的的确是我,而为了进行演示再躺回草地的也是我,不小心睡着的当然还是我。
不过,没想到还没睡到三十分钟,眼睛一睁开,就发现她就还真在我旁边睡熟了,要超乎别人的预期也要有个限度啊。不知道该说是大胆还是赌气,或者——只是单纯因为睡眠不足吗?
真是没办法啊。左右摇着头显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仍一直盯着正在发出安稳寝息的细剑使——公会“血盟骑士团”的副团长,“闪光”亚丝娜那秀丽端庄的侧脸。
*
原本因为今天天气太好让我没有去迷宫区的心思,打算一整天缩在主街区转移门附近的小丘上数蝴蝶。
实际上天气也真的是非常棒,虚拟浮游城艾恩葛朗特的四季与现实同步,但其重现度实在是太过严谨了,夏季酷热冬季极寒。除了气温外,雨跟风,湿气与尘埃,再加上小虫群这类的气候参数多到不行,通常有一个参数很好时,就会有一个其他的参数很差。
但今天却不一样。风和日丽,空气中充溢着温柔的阳光,微风既不黏人也不干燥,也没有奇怪的虫子。就算是在春天,像这样所有的气候参数都是好条件的情况,一整年里也就差不多五天。
这就像是数码神明在对我们说,今天就好好地恢复一下攻略带来的疲倦,好好地睡个午觉吧——我擅自这样解释,并且打算率直地接受――虽说是这样。
就在我躺在柔软的草地斜面上时,睡得迷迷糊糊的头旁边突然出现了一双白色的皮靴。同时有个严厉的熟悉声音传了过来,说道:
——在攻略组的大家正努力挑战迷宫区的时候,为什么你却在这里优哉游哉地睡午觉呢?
眼睛几乎没有睁开的我这么回答道:
——今天的天气可是一年中最棒的,不好好享受还能干嘛呢。
严厉的声音反驳道:
——天气什么的每天都一样。
我再度做出回应,说:
——你只要在我旁边躺下就知道了。
当然实际上的问答更口语化啦,反正到最后,这个女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就真的在我旁边躺了下来,甚至熟睡起来。
接下来。
时间还是上午,我和“闪光”毫无顾忌地躺在草地上接受着来往玩家的视线。有的人吃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有些人在窃笑,居然还有拿出记录水晶进行拍照的无礼之徒。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说到KoB的副团长亚丝娜,那可是个能让哭泣的小孩沉默下来的攻略之鬼啊,在前线的步调如同装上了高速涡轮引擎。而说到独行玩家桐人——虽然不是我的本意——就是个既懒又笨、成天只是在玩的,攻略组当中的不良生。
这两种人居然会一同躺在草地上,即便是身为其中一名当事人的我也都会想笑了。话说回来,如果把她叫醒大概又会生气,就这样放着不管,我自己先闪人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虽然很想这么做,但实际上却行不通。
说到为什么,“闪光”在像这样继续熟睡下去的情况下,不仅很有可能会成为各种骚扰行为的对象——最严重时,被PK的可能性都不能说是零。
的确,现在这里是位于第五十九层主街区的中央广场的“圈内”。
更确切地说,是处于“防止犯罪指令有效圈内”。
在这个范围内,玩家与玩家间是绝对不可能互相给予伤害的。就算拿剑去砍,也只会出现紫色的系统光效,HP连一滴都不会扣除,各种毒道具也会失效。当然,道具被偷走则是另当别论。
也就是说,只要在圈内,正如其Anti Criminal【犯罪禁止】之名,一切的直接犯罪行为都会失效。这和名叫SAO的死亡游戏中“HP归零就等于死亡”一样,是种绝对的规则。
但很遗憾的是,还是有小伎俩可以用。
比如说玩家在熟睡的时候。经过长时间战斗的消耗,接近失神状态的熟睡玩家,有时候就算受到小小的刺激也不会醒来。有人就会等着这个机会,使用“完全决斗模式”提出决斗邀请,再把对手的手给移动到OK钮上按下,接着就可以任意宰割了。
或是更大胆,直接把对手的身体整个给运出圈外。双脚直立的玩家会受到“程序”的保护而不能强制移动,但如果使用“担架”这个道具,就能自由地搬来搬去了。
上述的两种情形,过去都实际发生过。“杀人者【红名者】”的这份腐朽热情还真是没有限度啊。吸取了这些悲剧的教训,现在所有玩家都一定会在能上锁的旅馆中睡觉。连我都会在草地上睡觉前,将“索敌技能”设定为接近警报,更何况我根本不会熟睡。
——不过。
此时此刻在旁边狂睡的“闪光”,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处在大量释放δ波的状态,就算拿化妆道具在脸上涂鸦也醒不来。真是的,该说是大胆还是赌气,亦或是——
“好像真的……很累啊。”
我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在SAO中如果只是为了能力构成、提升等级的话,一个人打怪是最有效率的。但是这个女的,除了要注意公会成员的等级提升,同时也为了紧跟我的等级而坚持着强化训练。可能是以削减睡眠时间为代价,一直奋战到深夜吧。
这样做的艰辛我也记忆犹新。四五个月前,我也同样用这种方式疯狂赚取着经验值,那时候只要一睡着就像陷入濒死一样,好几个小时内是绝对起不来的。
把深深的叹息压了回去,从储存格内取出为长期作战而准备的饮料,再次坐回到草地上。
既然说出睡觉这话的人是我,那么,我就有责任陪她直至醒来。
*
等到浮游城外围的开口部映入橙色的夕照时,随着一声小小的喷嚏,“闪光”亚丝娜总算是醒来了。
算一算,她竟然整整爆睡了八小时,根本已经不是睡午觉的程度了。我连午饭都没吃一直陪着她,至少也让我看看冷静的副团长大人,发现这个状况究竟会露出何种有趣的表情吧。
“……嗯喵……”
亚丝娜说完这谜样的话后,眨了几下眼睛,抬头看向我。
漂亮的眉毛稍微地皱了起来。接着把右手放在草地上,撑起上半身,栗色头发飘动起来,朝着右侧、左侧,然后是右侧更远处望去。
最后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盘坐的我——
雪白晶莹的肌肤瞬间染上了红色(应该是害羞),接着又逐渐变蓝(可能是苦恼),最后又一次转红(大概是激怒)。
“什……你……为什……”
对着再度说出谜样言喻的“闪光”,我露出了最高级别的笑容说:
“早安。睡得好吗?”
戴着白色皮革手套的右手,颤动了一下。
不过,真不愧是最强公会的副团长,亚丝娜的自制心很好地发挥了作用,不仅没有拔出腰间的细剑,也没有突然狂奔逃走。
从紧紧咬住的牙关里,挤出短短的一句话:
“……一顿饭。”
“啊?”
“吃饭,不管多少钱都请你一次。这样就算扯平了,如何?”
我并不讨厌这女的这种直来直往的个性。刚睡醒的脑子马上理解了为什么我花这么长的时间陪她。不只是帮她防范圈内PK行为,连我是为了让她好好回复平日的精神疲劳而让她尽情地睡觉这件事情也想到了。
我一侧的脸颊——这次是发自内心——浮现出了微笑,回答说OK。
虽说想要得寸进尺地说“那干脆去你的房间,吃你亲手作的料理”,不过还是忍住了。我两脚用力向上一蹬,顺势站了起来,伸出右手说:
“五十七层的主街区有个不错的NPC餐馆,我们去那边吃吧。”
“……好吧。”
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抓住我的手站起来的亚丝娜,突然把脸转向一旁,仿佛要把整个晚霞吸进胸中一样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
名为“Sword Art Online”的死亡游戏,从开始那时算起已经过了一年零五个月了。
当初还认为遥不可及的浮游城艾恩葛朗特的百层楼层,一眨眼就攻破了近六成,现在的最前线已经到了第五十九层。这么一算,每层大概只用了十天。这究竟是快还是慢,就连攻略当事者的我也不知该如何评价。如今就稍微保持一定的速度,在中层以上的楼层惬意地过着“享受生活乐趣”的日子吧。
第五十七层主街区“马汀”,也正是充满着这样浓郁的氛围。由于是距离最前线仅仅两层下方的大规模街区,自然会成为攻略组的基地以及人气观光地。现在已经将近傍晚,从前线楼层归来,或是从下层上来吃晚餐的玩家们共同构成了一幅热闹的街景。
从第五十九层转移门移动到马汀的我与亚丝娜,并肩走在人声鼎沸的大街上。许多过往的行人吃惊得眼珠都快掉了出来,这种状况还挺有趣的。拥有粉丝俱乐部的孤高名花,居然和一个行迹诡异的独行玩家如此显眼地走在一起,看到的人会不吃惊才怪呢。我想亚丝娜应该是很想敏捷参数全开狂奔进目标餐厅才对,但遗憾——或者说幸运的是,目的地只有我才知道。
慢慢感受着这可能到SAO全破之日都再也不会有第二次的机会,走了大约五分钟后,一家稍大的餐厅出现在道路的右侧。
“这里?”
对着用怀疑的表情愣愣地看着店家的亚丝娜,我点了点头。
“对,比起肉类,我更推荐鱼哦。”
推开Swing Door【译者注:西部电影中常见于酒吧的那种门】,用手按住,细剑使则是若无其事地走进店内。
NPC服务生马上就出声接待了我们,在拥挤的店内移动时,我感到许多视线在往这里集中。这时,心中的愉快已经被些微的厌倦感给压了下去,受人瞩目成这样,每天都如此的话说实话就不太有趣了。
但亚丝娜仍然保持凛然的步调穿越楼层中央,往最里面靠窗的桌子走去。我用不太熟练的动作拉开椅子,亚丝娜则流畅自然地坐了下来。
明明是被请的一方,怎么搞的像是变成了保镖,怀着这种心情的我在对面坐了下来。毫无顾忌地从餐前酒到前菜、主菜、甜点都点完后,呼地吐了一口气。
嘴唇轻触迅速送来的笛形高脚杯,亚丝娜也跟我一样,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亚丝娜严肃的眼神稍微放松了些,淡褐色的眼睛望向我,用勉强能够听见的音量说:
“啊……该怎么说呢,今天……谢谢。”
“诶!?”
亚丝娜盯着惊愕的我,再次说道:
“我刚才说的是,谢谢。在旁边守护着我。”
“啊……呀,嘛,那个,不,不客气。”
平日在攻略组的会议上,亚丝娜从BOSS的弱点到前卫后卫的布阵都时常会跟我发生冲突,如今听到这些意料之外的话,让我不禁讲话都结巴了。看到我这个样子,亚丝娜“呵呵”地发出窃笑,靠在椅背上。多了一份祥和感的眼睛望向天空,她低语道:
“总觉得……像那样好好地睡上一觉,搞不好是来到这里以后的头一回啊。”
“这……这再怎么说也太夸张了吧。”
“不,是真的。平常,顶多睡大概三个小时就会醒了。”
用杯中酸甜的液体润了润喉,我询问道:
“那个,不用闹钟也会这样?”
“嗯。还不到失眠的程度……只是,被恐怖的噩梦给吓醒的。”
“……这样啊。”
突然,胸口深处产生一阵剧痛。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以前跟我说过同样话的人的面容。
“闪光”也只是个普通的玩家。到现在才发现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寻找着接下来要说的话。
“嗯……这……怎么说呢,那个,如果还想在外面睡午觉的话,就跟我说一声吧。”
说出了这番自己都觉得很白痴的台词,不过亚丝娜依旧露出了微笑,点了点头:
“说的也是。如果再出现差不多同样是最好天气设定的日子,就拜托你啦。”
这副笑容再次让我感到这女的不是一般的美丽,不由得说不出话来。
幸好,这种微妙的氛围被端来盛着沙拉的碟子的NPC给打破了。我用很快的速度把桌上谜般的香料洒在五颜六色谜般的生菜上,拿起叉子开动了。
在狼吞虎咽的同时,我东扯西扯地拉开话题。
“仔细想想,明明就跟营养没有关系,为什么要吃什么生菜啊?”
“诶,不是很好吃吗?”
很有教养地咀嚼着像是莴苣的东西,亚丝娜反驳道:
“还没到难吃的地步……至少要是有美乃滋之类的东西就好了。”
“啊,是啊。我也这么想。”
“再有就是酱汁什么的……番茄酱啦……还有……”
““酱油!””
两个人同时喊出这话,并一同笑出来——
就在这一瞬间。
从远处某个地方,非常清晰地传来了恐怖的悲鸣。
“……呀啊啊啊啊啊!!”
————!?
凝息起身,手伸向背后的剑。
跟我一样把右手往细剑的握柄伸去的亚丝娜,用完全不同的犀利声音低声说道:
“在店外!”
随后将椅子踢倒,朝出口跑去。我也慌忙追在那白色骑士服背后。
来到大街上的同时,再度传来仿若撕裂丝绢的悲鸣。
大概是从与建筑物相距一个街区的广场上吧。亚丝娜稍微瞥了我一眼,这次完全没有保留地全力冲向南边。
拼命追赶着那像白色闪电般疾驰的身影,靴底冒出火花来,向东方拐去奔入就在眼前的圆形广场。
然后在那里,我看见了难以置信的东西。
如同教堂般的石造建筑物,耸立在广场的北边。
就在二楼中央的装饰窗,垂下一条绳子,前头的圈环——吊挂着一个男人。
不是NPC。大概是狩猎归来,他穿着包覆全身的厚重板甲,戴着大型的头盔。绳子紧紧缠在盔甲的颈项部分,但令广场上聚集的玩家们恐惧得倒吸一口气的并不是那个。在这个世界里并不会死于绳子类道具所带来的窒息。
恐惧的根源,是一支深深贯穿男人的胸部的黑色短枪。
男人用双手紧抓住枪柄,嘴巴一张一合地动着。在此其间,从胸部的伤口处闪烁着仿佛喷出的血液般的红色光效。
也就是说在这个瞬间,男人的HP在持续地受到伤害。这是只有一部分枪系武器才有的特性,“贯通持续伤害”。
看来,这把黑色短枪是特化了持续伤害的武器。枪柄上可以看到生有无数的倒刺。
我瞬间便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大声叫道:
“赶快拔掉它!!”
男人稍微看了我一下。两手缓慢地动起来,虽然想要把枪拔掉,但是刺进体内的武器却没那么容易移动。死亡的恐怖,更让手使不上力气。
悬挂在壁面上的男性虚拟体,与地面最少也相距十米。以我的敏捷状况来看,那是无论怎样跳跃都无法触及的距离。
那只好拿投掷用短锥把绳子切断了吗。但是如果丢偏,打中男人的话,那就会把残余的HP减到零了。
按常理考虑的话,这里是“圈内”,所以这种情形是不可能发生的。但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把枪也应该是不可能造成伤害的。
亚丝娜尖利的喊叫声,传入了犹豫着的我的耳内。
“你在下面接好!”
之后马上用惊人的速度往教堂的入口直奔而去。看起来是要走里面的楼梯,直接登上二楼把那绳子切断。
“明白了!”
对着亚丝娜背后这样大声回应道,我冲向男子的正下方。
——不过。
大约跑到一半的时候,从大型头盔下窥见的男人双眼,突然凝视起空中的一点。直觉让我察觉到,他像是在看着什么。
自己的HP条。更确切地说,是它归零的瞬间。
在充斥着广场的悲鸣与惊叫声中,男人像是想大叫出什么来。
接着——随着像是无数的玻璃破碎的声音,蓝色的闪光照亮了漆黑的夜空。我只能呆呆地望着爆散开来的多边形碎片。
失去了绑缚的物体,绳子无力地撞上壁面。一秒后,掉落下来的黑枪——或者称为凶器,发出重重的金属声插进了我面前的石板上。
无数玩家发出的悲鸣,将街区里回荡着的和平的BGM压了下去。
我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努力地睁大眼环视着以教堂为中心的宽广空间,寻找着应该存在——一定非出现不可的东西。
也就是“决斗胜利者宣言消息”。
这里是主街区,也就是防止犯罪指令的有效区正中心。在这里发生玩家受到伤害,甚至死亡的情况,只有一种原因。
那就是答应使用完全决斗模式,并且败北的时候。
除此之外根本不可能,绝对。
那么在男人死亡的同时,“WINNER/名字 比试时间/几秒”这种形式的巨大系统提式窗应该会在附近出现才对。只要看到这个,马上就能知道用短枪秒杀了这名穿着全身金属铠男的人是谁。
——理应如此,不过。
“……在哪里……”
我不由自主地念叨起来。
系统提示窗没出现。广场上哪里都没有。显示的时间只有三十秒而已啊。
“大家!找一下决斗的胜利者是谁!!”
我用压倒周遭嘈杂声的大音量叫道。玩家们好像也立刻领悟了我的意图,开始查找着四面八方。
但是,没人出声说找到了。已经过去了十五秒。
那么就是在建筑物里吗?消息出现在垂挂着绳子的教堂二楼房间里吗?这样的话亚丝娜应该会看到。
刚想到这里,从出事的窗口刚好看到了“闪光”的白色骑士服。
“亚丝娜!!看到胜利者了吗!?”
平常根本不敢舍弃称谓直接叫她,不过现在时间紧迫,我就直接问道。但那跟衣服一样苍白的脸,很快便左右摇了摇。
“没看到!没有系统提示窗,里头也有没任何人!!”
“……为什么……”
我呻吟着望着空旷的四周。数秒后,传来了不知是谁的低语声。
“……没办法了,已经经过三十秒了…………”
从教堂一楼常驻的NPC修女旁边跑过,我冲上建筑物内部的阶梯。
二楼是如同旅馆单间似的四个小房间,不同的是无法上锁。经过的三间房间,不管是用肉眼或是索敌技能都探测不到躲起来的玩家。我咬紧嘴唇,踏进第四间,也就是出事的房间中。
从窗旁回头看向这边的亚丝娜,虽然还是保持着镇定的表情,果然内心应该是受到了冲击吧。我也是一样,没法掩盖眉头紧皱的样子。
“教堂里没有其他任何人。”
报告完毕后,KoB的副团长马上回问道:
“用有隐蔽能力的斗篷躲起来的可能性呢?”
“可以让我的索敌技能无效化的道具,就连最前线都不会掉落。而且为了保险起见,我在入口处让玩家站在那里堵得密不透风。就算透明化想要逃出去,只要被接触到就会马上发现。这个建筑物也没有后门,有窗户的房间只有这间。”
“嗯……我明白了。你看下这个。”
亚丝娜点了下头,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指向房间的一角。
那里放着一张简朴的木制桌子。没办法移动,也就是所谓的“坐标固定物体”。
在它的一只脚上,绑了条有点细但是很牢固的绳子。虽说是绑,不过并不是真的用手去绑。绳子的弹出视窗出现后,选择结束按钮,再按一次对象物体就会自动成为固定构造。只要绑上去,在悬挂超过绳子耐久度的重物或者用刀刃砍断之前都不会自动崩断或解开。
发出黑色光泽的绳子,横跨过两米的空间,垂挂在南侧的窗户外。从这边虽然看不到,但是前端有个环,全身铠甲男的脖子就是吊在那上面。
“嗯…………”
我低下头,念叨道:
“这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般来说的话……”
同样也低下头的亚丝娜答道:
“……那个玩家的决斗对手绑好这条绳子,在他胸口刺上一支枪,还把他的脖子挂在那个环上从窗户推了下去……大概是这样吧……”
“是杀鸡儆猴吗……?不,但是,在这之前。”
我大大地吸了口气,用清晰的声音告知:
“胜利者的显示哪里都没发现。广场上蜂拥而来了几十人,却谁都没看到。如果是决斗的话一定会在附近出现才对。”
“但是……不可能啊!”
尖锐的反驳。
“在‘圈内’要给予HP伤害,只有提出决斗申请,并且答应了才有可能。这事你也是知道的吧!”
“……啊,没错,就是这样。”
我们两人相互看了看后,都沉默了下来。
正如亚丝娜所说,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但是我们知道的,仅是有一名玩家在众目睽睽之下死掉,至于谁、为什么、怎样做的,这些我们完全不知道。
从窗外的广场,传来的依旧是玩家们尚未停歇的嘈杂声。他们也注意到这个“事件”的异常处了吧。
过了一会儿,亚丝娜盯着我,说:
“不能任由这事这样下去。如果真的有谁发现‘圈内PK技’之类的话,不赶快公布对抗手段一定会酿成大乱的。”
“……虽然少有,但这次我无条件同意你的说法。”
对着点头的我,“闪光”稍微露出了苦笑,径直伸出了右手。
“那么,到事件解决前我们就互相帮助吧。不过要先声明,可没有午睡的闲暇了。”
“睡觉的不是你吗……”
低声嘟囔着,我也伸出手去。
临时组成的侦探&助手搭档——究竟暂时不知道谁是侦探谁是助手——通过白与黑的手套,双手紧握在了一起。
* * *
* * *

分页阅读: 1 2 3 4 5 6 下一页
1 条回应
  1. 咖啡猫的咖啡2019-4-21 · 0:55

    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