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刀剑神域][08]Early and Late

Heathcliff · 9月14日 · 2015年

5
虽然对神话类的知识知道的不多,但这点我还是听过的。
他就是在北欧神话中,与主神奥丁与道化神洛基并列的有名的——雷神Thor。手持呼唤雷电的槌子,击倒一个个巨人的英姿,是许多电影以及游戏的原型。
随后,我又从莉珐那里听到了些,北欧神话中确实有着“Thor想要夺回被巨人王Thrym盗去的金槌”的这个故事。那时的Thor变装成芙蕾娅假装要成为对方的妻子,在宴会时多次利用借口离开会场与同行的洛基机智地将金槌取回,并将Thrym手下的巨人杀掉的搞不清真假的做得有些过了的残酷故事,恐怕Cardinal System就是收集了这个故事并将其做成了副本任务吧。
也就是说,如果有谁知道详情的话,最初听到芙蕾娅这个名字就会做出她不会是内奸的这个判断吧。对于在那个牢房前,凭直觉救助了芙蕾娅的克莱因真是要感谢感谢啊——但在明晰了其“真面目”之后,他的心情又会是怎样呢?
“呜啊啊啊……卑鄙的巨人,作为盗窃吾之秘宝‘Mjollnir【ミョルニル,Thor的武器雷神之槌】’的代价,你就用命来偿还吧!”
雷神Thor高高举起右手的黄金槌,踏着厚实的地面向前冲去。
“做出这种勾当的神哟,居然敢骗老夫!看我把你的胡子从你脸上拔下来,再把你遣送回Asgard【アースガルズ,阿斯加尔德,北欧神话中的神之居所】!”
仔细想想的话,Thrym可能是因为真的相信了他就是芙蕾娅女神本尊,并筹办了婚礼的缘故吧。因为发现了是假的,所以多少还是有些发怒的权利啊。
广场中央,金胡子与蓝胡子两个大巨人,手持的黄金大槌与冰之战斧轰然击打在一起。发出的震撼让整个城堡摇动起来。围着这两个巨人,还没能从芙蕾娅那出人意料的巨大化——不,是大叔化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的我们,只能干瞪眼望着。不一会儿,身后传来了HP恢复完毕的诗浓的尖锐的声音。
“趁Thor成为目标的期间大家一起攻击Thrym啊!”
是啊,就是这样。雷神Thor也不能保证会陪我们到最后。我将剑挥起,大声叫道:
“好,全力攻击!不用顾虑什么尽管使用剑技吧!”
随后七人都奔跑起来,从四周与Thrym搏斗起来。
“呜哦哦哦哦哦————!”
释放出强烈的气场,将刀高高举起突进的克莱因眼角似乎有什么闪闪发光的物体,作为战友这里还是应该当做没看见吧。不管什么技能硬直,我们施展着三连击以上的剑技朝着Thrym的双脚砍去。亚丝娜不知何时也将法杖切换成了细剑,运用神速的突刺扎着Thrym的肌腱。身旁的莉兹贝特则是,用双手握着的战锤击打着Thrym的小趾。
“咕……呜啊……!”
Thrym发出无法忍受的声音,身体晃动起来,左膝终于跪倒了地面上。王冠周围出现旋转并一闪一闪的黄色光效。是麻痹状态。
“就是现在……!”
配合着我的声音,全员放出了最大的连续攻击。炫目的攻击特效,包裹了Thrym裸露的上半身。闪着橘红色光泽的箭雨更是从天而降。
“吼!把地底还回来吧,巨人王!”
最后,Thor用右手的金槌给了Thrym致命一击。王冠被打碎了,之前还以为是不可战胜的BOSS怪物,发出响亮的声音倒在了地面上。
HP条完全消失了。巨大的身躯从四肢与胡须尖端开始,发出咔咔的声音,变成了冰块。
漆黑的眼窝中散发出的蓝色磷光也暗淡下来,开始消失。此时,长着胡须的嘴中传出了低沉的笑声。
“呜,哈哈哈…………就趁现在好好夸耀自己的胜利吧,苍蝇们哟。把Asgard神当做朋友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啊…………他们才是真正的——”
咔嚓!Thor猛烈的踩踏,让几乎完全冻结了的Thrym巨大的身躯炸裂开来。
卷起一阵大规模的End Frame,霜之巨人王变成了无数块冰片四散开来。特效产生的压力让我们不由得抬起手来,退后数步,雷神Thor从高高的上空用金色的双眼俯视着我们。
“…………真是的,我要谢谢你们啊,妖精剑士们。我终于洗雪了被夺取宝物的耻辱——这个,就当作犒赏了。”
抬起左手,碰了下右手紧握的华丽大槌槌柄。取下一颗镶嵌的宝石,之后宝石发出光芒,变成了一只小号的,人类可操控大小的槌子。
本体缩小版的黄金槌,Thor把它扔给了克莱因。
“‘雷槌Mjollnir’,为了正义的战斗去使用吧。那就——再见了!”
Thor抬起右手的瞬间,咔咔!蓝白色的雷光贯穿整个宽广的房间。我们反射性的闭上双眼,再睁开眼来时,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成员离队的标示浮了出来,第八条HP、MP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Thrym消失的地点,如同瀑布般掉落的物品,自动收入到了团队临时储物格内并消失了。
收纳玩这些东西时,BOSS房间的光线开始明亮起来。堆积在墙壁周围的黄金物品,很遗憾的全部消失了。嘛,反正全员的储物格也满了,也没有想去拿的意思。
“…………呼……”
我轻轻的呼出一口气,走到了克莱因身旁,把手搭在他肩膀上,说:
“得到了传说武器,恭喜你!”
“……我,根本没有提升什么槌系技能啊!”
我对着握着闪着华丽光芒的单手用战锤,哭笑不得的克莱因,努力微笑着回应道:
“那,如果给莉兹的话,她应该会很高兴的。不过她也只有将其熔炼成铸块素材了啊…………”
“我说!我再怎么也不会做那么浪费的事情!”
听到莉兹贝特的反驳,身旁的亚丝娜严肃的说:
“但是莉兹,将传说武器熔炼的话,应该会得到很不得了的铸块素材哟!”
“诶,真的吗?”
“啊……我说啊!我还没说要给她呢!”
将槌子紧紧抱住的克莱因大声叫道,望着他,周围的人都发出了愉快的笑声,也就在此时——
响起了声能让震撼到身体内部的超响重低音,同时冰面激烈的晃起来,如同波浪一样。
“呀啊啊啊!”
三角耳耷拉下来的西莉卡发出惨叫声。身旁尾巴卷成了S形状的诗浓也跟着发出了叫声。
“动……动了!?不,是浮起来了……!”
在她说出来的同时,我也注意到了。
巨城Thrymheim如同生物一般,开始震动起来,慢慢开始上升。究竟怎么了啊——不——难道说,就当我想到这些时。
低下头看着奖章的莉珐,发出了尖叫声。
“哥……哥哥!任务,仍在继续!!”
“什……什么?!”
克莱因叫道。当然我和他的感受一样。霜之巨人族领袖Thrym已经死了,任务当然是结束了啊——不过,我想起了,“湖之女王兀儿德”委托给我们任务时说的话。
攻入Thrymheim,将圣剑Excalibur从台座上拔下来。恐怕不止是打倒Thrym。强敌Thrym也只是任务进行过程的一个环节而已——
“最后的光也开始闪动起来了。”
就像响应莉珐的叫声一样,唯也做出了激烈的反应。
“爸爸,玉座后方生成了通往下方的阶梯!”
“………………!!”
没有时间回应,我猛地踩踏地面,朝着玉座奔去。
形状是椅子,但因为是高度有十五米左右的霜之巨人王Thrym的专用品,走近一看就跟一小房间一样。如果不是事态紧急的话,大家都想在上面坐着玩一下,不过现在却无暇观望,径直朝左侧跑去。
绕到后面的入口,确实如同唯所说,冰面上出现了一个开口,内有一通往下层的窄小阶梯。无法让霜之巨人族通过,人类——不,是能容许妖精一个人勉强通过的尺寸。听着伙伴们跟随在后方的足音,毫不犹豫地迈进昏暗的入口。
踏在螺旋的阶梯一步三阶向下奔去,头脑某处则陷入了思考。如果我们接受的兀儿德的任务失败了——就等于是,地上多数玩家进行的虐杀系任务成功了,冰之巨城Thrymheim就会这样浮出到央都阿伦吧,不过抱有侵略Alfheim野望的Thrym已经不存在了。总之,虽然不认为剧情会以“平安无事生还”作为结束,但也没有想到Cardinal System会如此拘泥细节,强行将故事进行展开。
全速奔跑的同时在进行着思考,就像是看透了我的思绪一般,身后的莉珐搭话道:
“……我说,哥哥。虽然这项记忆不怎么清楚了……好像,在真正的北欧神话中,Thrymheim城的主人并不是Thrym。”
“诶……诶诶!?那,名字是……”
“虽然是这样。但,在神话中,好像是叫……斯……斯……”
莉珐口齿不清起来,坐在我头上的唯像是通过外部网络检索似的,即刻回答道:
“‘Thjazi【スィアチ】’,神话里兀儿德所说的,想夺取黄金苹果的,实际上不是Thrym而是Thjazi。从这里开始是ALO虚构的,而委托玩家进行那种有问题的虐杀系任务的人,好像是配置在Jotunheim地域最大城堡里的NPC‘大公Thjazi’。”
“……也就是说,一开始就指定好后继人了吗…………”
恐怕,Thrymheim如果上升到阿伦处,Thjazi就会作为最终BOSS登上玉座之间君临天下吧。如今的事件不正是渐渐的,按照Cardinal所计划的央都崩坏,阿伦高原被占领的剧本走去了吗,但走到这一步的我根本没想过放弃。这并不是因为想要得到那把Excalibur,而是自己无法面对朋友冬奇而已。既然接受了某件事就必须把它做到最好,不也正是这个意思么……
就在想着这些时,城堡的抖动渐渐加强。时而重力加速度的变化也传了过来,城堡所在的Jotunheim朝着天井向上升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屏住呼吸,朝着不知道要下到哪里的螺旋阶梯,以几乎坠落的方式向下跑去。
“————爸爸,五秒后就会抵达出口!”
“OK!”
明亮的光线进入视野,我一口气跳了过去。
进入的是一间冰晶正八面体,也就是与金字塔上下形状相重合的空间。也就是“玄室”。
墙壁十分的薄,透过下方的冰块可以展望整个Jotunheim大地。从天盖处剥离的无数块崩坏岩石与水晶碎片从周围落下。螺旋阶梯一直穿过玄室的中央,延续到最底处。
在其前方——有着一个发出清澈黄金光泽的存在。
毫无疑问,那便是我和莉珐坐在冬奇背上,从冰之城最下方远眺的光泽。只过了一年的时间,我们就来到了这里。
七人排成一列朝下进发的阶梯终于到头了,我们摆出半圆队形围着那把剑。
正圆形的楼层中央,有一个边长为五十厘米的冰晶立方体。内部像是封闭着一个小东西。仔细一看,才注意到那是一块细小柔弱的树木根系。放出无数根如同细丝般的毛细管,延续到附近粗大的,根部。
直径五厘米的根,在某处华丽的被切断了。切断它的就是,刻着微小Rune【ルーン,卢文字,如尼文】文字的轻薄锐利刀刃——剑刃。闪烁着黄金色泽的长剑垂直立着,剑身一半从冰之台座中露出。形状十分精致的护手盘,用纤细的黑色皮革编制而成的握柄。剑柄末端处镶嵌的巨大宝石绽放出七色光芒。
我曾经一度见过,不,是握过跟与其相同的剑。
将ALO作为其野心的男子,为了将我斩杀想用GM权限将其生成。不过,那时权限已经移到了我这里,为了决出胜负的我将此剑物质化了。
当时的我,脑海中就只有做出世界最强之剑这一个想法——不,其实我对做出那把剑怀着强烈的厌恶感。如果哪天能够通过正当手段入手的话,应该就能抵消这份情感了吧,我是这么想的。虽然事态的发展大部分都是偶然,但这个时刻还是到来了。
…………等很久了吧。
我在内心嘟囔道,朝前迈出一步,右手握起长剑——传说级武器,“圣剑Excalibur”的剑柄。
“………………!!”
使足气力,想将其从台座上拔出。
不过,剑仿佛与台座,不,整个城堡全体一体化了似的,纹丝不动。我把左手也放到了上面,双脚踏上,倾注全身之力。
“咿呀……哦…………!!”
不过,结果是一样的。一股讨厌的预感掠过背脊。
ALO这个游戏,和SAO与GGO不同,臂力与敏捷等数值状态,不会在窗口内明示出来。武器、铠甲的装备界限也很模糊不清,从“很轻松的驾驭”到“稍有些适应”、“搬动都很困难”等不断向前推移。所以,在玩家当中,侥幸入手武器后即便明显超重也不会放弃,不由分说地装备上导致战斗失败的人也为数不少。
不过,说到底在系统上玩家的臂力等还是用数值进行管理的,也就是“隐性参数”。种族、体格决定了基本值,技能加强以及魔法装备的加成、支援魔法等也会产生补正效果。光从基本值来看,比起Spriggan的我,Salamander的克莱因臂力就要强一些。
不过,作为以技为特长的刀使,技能以及装备补正都是分配给了敏捷。相对而言,我由于偏向喜好重剑所以强化值偏向于臂力。结果,在场七人中毫无疑问我的臂力最强。也就是说,我拿不起这把剑,其他的人就根本不用说了。大家像是都知道这点似的,谁也没有出手。
相对的,我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加油声。
“加油,桐人!”
是亚丝娜。我提高了音量立即回答到“就差一点了”。莉珐、西莉卡、克莱因也送来了各自的声援声。
西莉卡叫着“拿出毅力来!”,唯则是努力喊着“爸爸,加油!”,毕娜也发出了“咕噜噜噜噜!”的声音。
作为团队的召集者,我绝不能在此处低头。用辅助魔法将数值提升到最大后,剩下的就是毅力和气势了。并不是数值不够,我相信入力与时间的加算会让其解锁,我使出有限的臂力,不,是意志力。
视野周围开始变白,眼前出现了光点,在这样继续下去的话AmuSphere可能会因为脑电波异常而自动切断——就在这时。
哔,传来一声锐利的声响。同时,微微的震动传到我手上。
“啊…………!”
不知是谁发出了声音。突然间,脚下的台座迸发出了强烈的光线,我的视野被金色的光芒所充溢。
随后,传出了比起到处都能听到的音效都要厚重的,爽快的破碎声。我的身体猛地伸直——在四散的冰块中,右手握住的长剑在空中划出了一条黄金的轨迹。
向后仰去并飞起的我,被六名伙伴挡了下来。我忍耐着怀中剑的重量,向上望着大家,与六人向下的视线交汇。全员张开了嘴,露出了笑脸,发出了盛大的欢呼——但比起这些,另一个现象却更快一步来临了。
冰之台座上解放的,小小的树根。
浮在空中的它,突然伸展开来,不,是开始了生长。
极细的毛细管,朝着下方延伸。断面上部出现了新的组织,垂直向上延伸。
上方犀利的轰鸣声慢慢靠近。抬头望去,我们通过的洞穴,螺旋的阶梯正被破坏,不知什么东西正在靠近。那就是根系。包裹着Thrymheim的,世界树的根——
以猛烈的速度将正八角形的空间贯穿的粗大的根,与台座上解放的小根接触到了一起,缠绕起来,融合到了一起。
随后——
至今为止摇动程度约为一级的微震冲击波,将Thrymheim整个城堡吞没。
“呜啊……坏……要坏掉了……!”
克莱因大叫起来,所有人拼命抓着对方,就在同一时刻周围的墙壁上出现了无数条裂痕。
能把耳膜冲破般的大声响依旧在持续。马车般大小的厚实的冰壁一块一块分离开来,朝着下方的“Great Hole”坠下。
“……!Thrymheim正体开始崩坏了!爸爸,赶紧逃离这里!”
坐在头上的唯大声说道。我看了下右侧的亚丝娜,同时叫道:
“话虽如此,但楼梯已经!”
是的。刚才利用并抵达玄室的螺旋形阶梯,已经被突过来的世界树的根毁得连渣也不剩。只能回到之前我们来到这里时,使用的开在空中的平台。
“抓住根向上爬……”
在这种情况下依旧冷静的诗浓,望着上空说道。
“……看来不行啊!”
随后又耷下了肩膀。的确,玄室有一半的部分都是被世界树根部固定在天花板上的,但离我们所在的正圆型平台最近的毛细根部却至少有十米左右。怎么看也不是能跳过去的距离。
“我说世界树啊!你不要这么无情啊!”
莉兹贝特举起右拳,叫喊道,不过对手可是树啊。也应该不会回答抱歉的。
“好,好吧……既然如此,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克莱因大人那奥林匹克级别的垂直高跳吧!”
勉强站起身的刀使,在直径仅有六米的圆盘上拼命助跑起来——
“啊,笨蛋,别胡来……”
没等我阻拦,便看到他华丽跳出的背影。记录,假定是两点一五米。用如此短的助跑距离能够做到这点也很不容易了,但还是在离根部很远的地方耗尽气力转为了抛物线,直直地往平台中央掉了下来。
由于这个冲击——所有人都这么一致认同——周围的墙壁,猛地开始塌陷。
玄室最下部,也就是Thrymheim城最下方的角,终于与本体分离了。
“咕……克莱因那个笨蛋!”
即时是不擅长大叫的西莉卡,也不由得喊出了平时绝对不会听到的认真的叫骂声——而伴随着这声叫骂,七人加一人加一只所站立的圆盘朝着遥远的地面开始了自由落体运动。
如果是漫画的话,现在应该坐下来,大家开始品茶吧。
不过,在VRMMO中从这么高的距离落下,说实话是很恐怖的。在Alfheim的云上飞行,那是有着可靠的翅膀。在不能飞行的情况下,即便是在迷宫中,要初学者的女玩家从五米左右的高度跳下也是很恐怖的。我也很不喜欢。
因此,我们七人只有趴在冰之圆盘上,用尽全力发出惨叫来表达愤慨之情。
圆盘四周,与和我们同时崩落的巨大冰块相互碰撞在一起,分解成更加小的碎片。向上望去,巨大的Thrymheim城,下部开始逐个解体,同时被解放的世界树的根也开始晃动起来。
最后,我从圆盘的边缘,畏畏缩缩的看了看正下方。
一千米,不,差不多有八百米的Jotunheim大地上,开着一个漆黑的“Great Hole”大洞。想当然的,我们七人乘坐的圆盘正朝着大洞中央落去。
“……落到那里会怎么样啊?”
听到身旁诗浓的话,我勉强做出了回答。
“如,如果,如果落下去的话,就和兀儿德说的一样,可能会穿过,ni,ni,Niflheim也说不定啊!”
“那里不冷就好了啊……”
“不,不,不要啊,那里很冷的!因为,那可是霜之巨人的故乡啊!”
听到这些对话终于感觉到腹部有些压迫感的我,双手紧紧抱着Excalibur,对着左侧的莉珐说:
“莉珐,虐,虐杀系任务怎样了?”
随后,黄绿色马尾辫垂直悬在空中的Sylph,停止了惨叫——我很怀疑那里头是否带有欢呼的成分——看了下胸前的奖章。
“啊……赶,赶上了哟,哥哥!光点只剩下一个了!太好了……!”
笑!莉珐喜笑颜开,双手张开,我抚摸着她的头,内心思考起来。
如果世界树恢复原状的话,兀儿德和她的眷属应该会取回力量,也不会被人型邪神继续猎杀了吧。如果这样的话,就算落到“Great Hole”中,在洞穴途中死亡或者坠落到Niflheim死去,也不是白白牺牲的。
唯一在意的就是,我全力确保的“Excalibur”。在任务结束后,其所有权会归谁是件很微妙的事。恐怕,只有生存下来与兀儿德再会,才是真正地将任务划上终结符吧。
既便如此,我还是在莉珐没看见时,赶紧将窗口打开,试着把Excalibur装进去。但剑却和自己预想的一样,弹出窗口,无法收容。
——嘛,即使如此,我也曾一度像这样把它拿在手上过。好了好了,反正这金光闪闪的传说武器也不是我喜欢的东西。
正当我用这些酸葡萄理论来安慰自己的时候。
抱着我脖子的莉珐,突然抬起头来。
“…………听到什么了吗?”
“诶…………?”
反射性的倾听起来,但听到的只有咻咻的空气摩擦声。离地面已经十分近了。坠落到洞穴中大概也只有六十秒了吧。
“又来了!”
莉珐再次说道,同时离开我在圆盘上灵巧地站了起来。
“喂,喂,很危险的……”
我这么叫道,但也就在这时,耳朵听到了,咕哦哦哦哦——……的啼叫声从远处逐渐靠近。
巡视四周。满是冰块群的那头,南侧的天空,出现一小小的白光。描绘出一条弧线,朝此处靠近的是,如同鱼一样流线型的身体,以及四对八只翅膀,还有那长长的鼻子——
“…………冬奇————!”
双手架在嘴旁,莉珐疾呼起来。冬奇再次发出咕哦哦哦的声音作为应答。没有错。那就是,把我们送到Thrymheim入口处的飞行邪神冬奇。仔细想想,既然是它送我们来的,那来迎接也不奇怪。或者说,它一定得来啊。
“这……这里这里!”
莉兹叫喊起来,亚丝娜也挥起手。将头埋在胸口紧抱的毕娜体毛中的西莉卡,也战战兢兢的抬起头来,诗浓则是摇起尾巴来。
依旧一副超级高跳着地姿势,摆出一个大字的克莱因也抬起了脸,笑着伸出了右手大拇指。
“呵呵……我啊,最初就相信……那家伙绝对会来救我们的……”
——骗人!
我,恐怕还有其他五人在内心也会这么叫到吧,不过至今为止我们确实也一样忘记了冬奇。一直都很矫健的邪神,滑行般接近克莱因。大概在坠落前将所有人转移到其背上时间像是很充足。
由于圆盘周围落着许多冰块,冬奇的巨大身躯只得在五米开外的间隙处悬停。不过,这个距离即便是重量级的玩家也能跳过去。
首先是莉珐,她哼着歌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跳了过去,完美的落到了冬奇背上。随后朝着这边伸开双手,“西莉卡酱!”这么叫道。
西莉卡点了点头,双手抓着小龙毕娜的双脚,象征性地助跑了几步后跳了出去。吊着西莉卡的毕娜啪嗒啪嗒地扇着翅膀,借此延长滞空距离。这也是拥有飞行系宠物的特权。她就这样平安无事的,落到了莉珐的怀中。
接下来,莉兹贝特“呜哩啊啊啊!”发出带有气势的吼叫,跳了过去,随后亚丝娜也做出了一记流畅的长距离跳跃。诗浓则是在空中进行了两次空翻,落到了冬奇的尾巴附近。
望着一副僵硬面孔的克莱因,我挥了挥手“你先来吧!”
“哦呀,就让你们看看,本大爷华丽而充满魅力的……”
说话的同时计算好了时机纵身一跃。像是助跑距离不够似地,跳跃的距离稍微有些不足,好在冬奇伸长了鼻子在空中接住了他。
“哦,哦哦哇啊啊啊!?好恐怖啊啊啊啊!?”
无视他的叫唤声,我再次看了下下方。透明冰晶圆盘的那头,已经没入了“Great Hole”中。我面朝前方,正准备进行短暂的助跑——
此时,我注意到了一个恐怖的事情。
跳不起来。
正确来说,怀中的巨大重石——“圣剑Excalibur”,抱着它根本无法跳到五米处。就这样站立着,鞋底就有些没入到了冰面中。
我突然站着不动的原因,坐在冬奇背上的一行人也像是立即觉察到了似的。
“桐人!”
“桐人君!”
紧张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低着头,面对着这极度纠葛的选择,一瞬间咬紧了牙。
二选一——要不抱着Excalibur就这样摔死,或者扔掉它逃生。就像是很露骨地在测试玩家的欲望与执着一般的这最后的五米距离,难道是偶然生成的吗?或者说是Cardinal System的有意图的阴谋吗……?
“爸爸……”
听到头顶上唯担心的声音,我点了点头。
“……真是的……Cardinal这个系统!”
苦笑着,低声说道。
下一个瞬间,我将右手握着的剑,平躺着扔了下去。
身体就像变魔术一般变得轻巧起来。黄金之光,闪动回旋着落到了视野的一侧。
轻轻助跑,踏着冰面,我丝毫没有改变身体的朝向跳了过去。Excalibur虽然那么重,但还是慢慢地,如同不死鸟的羽翼一样,闪烁着,闪烁着,朝着无尽的大坑内落下。
我背着脸落在冬奇的背上,顿时八只翅膀大大的展开。一阵减速感袭来。至今为止一直跟着圆盘一同落下的冬奇切换成了悬停状态,停止了下落。
亚丝娜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们一定会得到那把剑的哟!”
“我会为爸爸固定坐标的哟!”
唯也紧跟着说道。
“……啊啊,是啊。一定会在Niflheim的某处,等着我们的。”
我低声念叨道,在心中对着那曾经握在手中的最强之剑,开始了告别——就在此时。
左手将挂在肩膀上的长弓取下,右手加上银色的细箭。
“——二百米!”
念叨道,紧接着开始了咏唱。箭矢被白色的光芒包裹。
在沉默观望着的我们眼前,弓箭手同时也是狙击手的诗浓,熟练地拉开弓。
朝着四十五度下方,不,应该是Excalibur的更下方,射了出去。箭矢在空中拖出一条银色的细线,向前飞去。这是弓箭手专用咒文“Retrieve Arrow”。箭矢会拖出一条带有伸缩性的丝线。通常是为了回收用过的箭矢,或者是没法拿到的物品才用的便利魔法,不过细线的轨道却歪斜的很严重,实用度近乎为零,就算在很近的距离也无法命中。
终于理解诗浓用意的我,“不管怎么说这也!”在内心念叨起来。
大概行不通吧。二百米这个距离,是莉兹所制的弓有效射程的两倍。不,即便在射程以内也没有狙击的条件。脚部不断晃动,冰块持续的坠下,还有目标也处于不断下落中。
不过——不过,不过。
另一头朝着下方落下的黄金之光,与朝着其更下方飞翔过去的银色箭矢,就像有引力一般慢慢靠近,靠近……
嗒!发出了清脆的音符撞到了一起。
“好!”
诗浓,猛地用右手拉起魔法丝线。黄金之光突然减速,停了下来,紧接着开始上升。慢慢的回转,逐渐接近。光点慢慢变成了细长状,变成了剑的形状。
两秒钟后,应该从我手中永远告别了的传说武器,握到了诗浓的手掌中。
“呜啊,好重……”
念叨着,同时用双手握住的Cat Sith转身过来。
“““诗……诗……诗……”””
六人与唯的声音完全重合到了一起。
*
“““诗浓,你太厉害了啊——————!”””
*
在全员的称赞声中,动了动三角耳——因为双手提着剑的缘故——作为应答的诗浓,最后看了下我,双肩微微耸了耸。
“给你,你不用摆出那副表情。”
——看来不知不觉间,我的脑门上像是用黑色魔术笔写上了“把它给我吧!”的字样。不由得将视线向左上方移去的诗浓,发出“嗯”的声音,同时把剑递了过来。
轻微的既视感。大约两周前,在GGO最强者决定活动“Barrett of Bullets 3”本大会Battle Royal的最后,诗浓也是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同时给了我一样东西。我下意识接过来的东西却是一击便能让HP完全消散的等离子手雷,随后我和诗浓紧密贴在了一起迎来了一同被炸死的结局。那个场景在网络上的解释究竟是怎样的呢,因为想起就有些恐怖所以一直没有调查。
不过,这次剑应该不会爆炸吧。
“谢……谢谢!”
行了个礼,我伸出双手准备接过来——但诗浓却突然把剑收了回去。
“在这之前,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水色头发的Cat Sith,露出了进入ALO以来最高级别的、灿烂的笑容并说出了——有着相当于十个脉冲手雷破坏力一样的话。
“——你拔出这把剑时,心中,一定要想起我哟!”
咻。
空气被冻结了,我从诗浓手中接过黄金圣剑“Excalibur”。不过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量,脊背流下了虚拟的冷汗。
“哦哦,真是辛苦啊,好受欢迎啊。”
右侧像是没有读懂氛围的克莱因说出了这番话,我沉默着跺了他一脚,尽可能平静地说道:
“……嗯,我会想起你的,感谢你。谢谢你,刚才那漂亮的射击!”
“不用谢!”
诗浓送出了这一记必杀秋波后,转过身,走到了冬奇的尾巴附近。从右腰的箭筒内,拿出一薄荷草叼在嘴上,整理了一下衣服。虽然做出了这极其符合狙击手的冷酷无比的动作,但水色的尾巴却在微微的颤抖,这些都被我看在眼里——那是在忍耐着大笑的举动。被打败了!我在内心这么念叨道,周围女性团体的注目视线更是让我不知如何是好。
【插图 sao08_340】
就在这时,却是冬奇帮我解了围,这出乎了我的预料。
“咕哦哦哦——嗯……”
发出长长的啼叫声,八枚翅膀强烈拍打着向上飞去。被吸引似的向上空望去,本次任务最后恐怕也是最大级别的景象已经开始了。
深深扎在地底世界Jotunheim天盖中央处的Thrymheim城,已经完全坍塌了下来。
虽然城堡下部发生了很严重的崩坏,但其整体形状依旧保留着。一直以来,都呈现为倒金字塔形状的城堡,就像是隐藏着其上部是相同的尺寸似的。也就是说,整体形状都是如同Excalibur沉睡的玄室一样的正八面体。
边长三百米。上下顶点间的距离也是三百米的等对角线正方形,300×√2,也就是,424.26平方米。记得东京天空树的特别展望台是有四百五十米高,难怪这里看上去的魄力接近那地方。这个迷宫,不是一旦登上上边就再也不能往下走的结构真是太好了。
就在计算着这些如今没多大含义的面积时,冰之巨城发出了雷鸣般的声响,整个坠落了下去。出于风压,崩坏变得更加激烈。两头的冰块缝隙分别向上向下延续,最后分裂成了几个大块。
“……那个迷宫,我们只闯了一次就消失了啊……”
“地图探开率,也就是百分之三十七点二啊。”
在我头顶的唯,用十分遗憾的声音补充道。
“虽然很浪费——但,本大爷,觉得很开心哟!”
双手叉腰,克莱因点了点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用奇怪的声音说:
“……莉珐哟。怎么说呢,这个……那个应该是真正的女神吧?和那个Thor大叔不一样,对吧?”
“嗯,是的。”
莉珐点了点头,开心的笑了。
“哦,这样啊。那一定会在哪里遇见她的。”
“……可能吧。”
在这里已经不存在Asgard神族所居住的世界了,体贴的诗浓没有将这番话说出。仔细想象,在Thrym被Thor杀死前一刻好像说出了什么话似的。确实是,Asgard神族不会……什么什么的……
我的脑海虽有些许记忆,但最终还是消失在了Thrymheim城毁灭的超大声响中。
从遊弋着的冬奇背上,仿佛伸出手就能触及的巨大冰块群不断地坠下。被下方无尽的大洞“Great Hole”所吞没,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不,不是这样。
洞穴底部,像是出现了光线,一闪一闪,摇动着的蓝色光泽。对,那是水,是水面。从无底洞的深处,发出了和刚才不同的轰鸣声,大量的水涌了上来。依旧落下的冰块全数没入水中,随即融化化为一体。
“啊……上面!”
含着薄荷草的诗浓,抬起右手。
反射性抬起头,一副前所未有的景色映入眼帘。
天盖附近萎缩的世界树的根,在Thrymheim破坏的同时被解放了,如同生物一般摇动着不断变粗。相互聚集,像是寻求着什么似的向下突进,就像是巨人把大木桩扔下一样。一言不发的我们的眼前,世界树的根,没入了满载清水的“Great Hole”当中,产生巨大的波浪,并向四周散去。随后广阔的水面如同网格一般被覆盖,根直达彼岸。
这景色,如同在女王兀儿德那里见到的幻像一样。停止了活动的世界树,从那枝干处延长而出的巨大根系,像是产生了某种强烈的波动一样。就像是长时间辗转于酷热的沙漠中的旅行者,终于找到了绿洲的泉水一样的欢喜。
“看啊……根部,发芽了……”
听到亚丝娜的低语声,放眼望去,的确延伸到四面八方的根部,小小的绿芽——当然,如果以我们的尺寸来看的话就是一棵棵的大树——拔地而起,黄绿色的树叶慢慢展开。
风吹拂而过。
和至今为止Jotunheim中吹过的,冻到骨头里,让树木落叶的寒风不同。是暖和的,春风。同一时刻,世界整体的光亮也加倍。再次仰望,发出微弱光线的明灯一样的水晶群,一个一个都如同小太阳一样,绽放出强烈的白光。
在风与阳光的抚慰下,覆盖在大地上的雪,小河上的冰,渐渐溶解。下方,黑色的大地渐渐被新绿色覆盖。各处的建筑,人型邪神的城寨,也瞬间被绿色笼罩变成了废墟——
“咕哦哦哦哦——嗯…………”
突然,冬奇猛地将八枚翅膀与大大的耳朵,还有鼻子举起,发出高亢的吼叫。
数秒后,从世界各地,传来了哦哦,咕哦哦,的回应声。从四处的泉水,河流的水面,以及覆盖在巨大湖泊的世界树的根部上,出现的是如同馒头一般的身体,长着长长触手的象水母。不仅是它们,还有如同多脚鳄鱼一样的家伙,长着两个头的豹子一样的,各种各样的动物型邪神,在地面以及水面上出现,并阔步起来。
不,在片绿野上,它们已经不再是“邪神”了。是享受着微风、绿叶、阳光的安稳的居民——抛开体格不论。欺负它们的那些人型邪神,一只也没有了。
不知不觉间冬奇下降了很大的距离,可以看见遍布在原野四处,看上去很小的,呆掉了的联合部队。他们大概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从NPC“大公Thiazi”那里领到任务,奋战了数小时终于要达到目标时,巨人伙伴突然消失了,并且地域突然发生了突变,他们会惊呆也是想当然的。
就和克莱因在出发前说的一样,必须对“MMO tomorrow”的记者以及情报屋那里做一些程度的必要说明才行,这个任务就交给他吧——想着这些无责任的事情,突然看到了身旁紧贴着冬奇的莉珐。
她抚摸着冬奇宽广背脊上的白色毛发,轻轻地说:
“……太好了。太好了,冬奇。看啊,你有很多伙伴哟。那里……还有那里,有那么多……”
看着她脸颊上流淌下的水滴,连我这种木头人也伤感起来。很快西莉卡抱住莉珐也哭了起来,亚丝娜与莉兹也擦了擦眼角。抄着双手的克莱因也像是要隐藏什么似的背过身去,诗浓也不住的反复眨起眼来。
最后,唯从我头顶飞下,落在亚丝娜的肩膀,把头埋入头发中。最近,唯很讨厌让我看到她哭泣的样子,不知道是跟谁学到的……
就在这时,我们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你们很漂亮的完成了委托。”
*
猛地把头朝向正前方。
冬奇大大的脑袋处,出现了一位被金色光芒包裹的人影。
明明只经过了两小时,却让人感觉很久远的身影,毫无疑问就是委托给我们这项任务,身高三米的金发美女“湖之女王兀儿德”。
不过,这次和之前透明的身体不同,完全是实体。大概是从躲避Thrym魔掌的泉水中脱出了吧。可以看到珍珠色鳞片的手脚,尖端如同触手状的金色发丝,穿在身体上的淡绿色长衣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光泽。
不可思议的蓝绿色眼睛眯了起来,兀儿德再次说道:
“‘能够切断所有钢铁与树木’的Excalibur已经被移除,Yggdrasil被切断的‘灵根’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树的恩宠再次临幸这片大地,Jotunheim取回了原来的样子。这全都是你们的功劳。”
“不……这个。说到底要是没有Thor的协助,我们也打不倒Thrym啊……”
听到我的话,兀儿德点了点头。
“之前的那股雷神之力,我也感受到了。不过……要小心哟,妖精们。他们Asgard神族虽然是霜之巨人的敌人,但也绝不是我们的朋友……”
“那个……Thrym本人想也是这么说的,那是,什么意思……?”
擦干眼泪站起身来的莉珐这么问道。不过这个模糊不清的问题,不知道是不是没有被Cardinal的自动应答系统识别,兀儿德没有回答,微微浮了起来。
“——我的妹妹们,也想谢谢你们。”
说出这话的同时,兀儿德右侧如同水面一般摇动起来,出现了一个人影。
身高比姐姐要小一点——虽说如此但我们依然要仰望。头发也是金色,稍微短一些。长衣是深蓝色。如果姐姐是“高贵”的话,这位就是“优美”。
“我的名字是贝露丹迪【ベルザンディ】。谢谢你们,妖精剑士们。能让我再次见到绿色的Jotunheim,啊啊,就像梦一样……”
用甜美的声音说道,贝露丹迪轻柔优雅的挥了下右手。在我们眼前出现了许多道具与Urud,自动装入到团队临时储藏库内,消失了。七人团队的容量虽然很大,但也快要到极限了。
不过,在兀儿德左侧刮起了一阵旋风,出现了第三个人影。
是一副铠甲装。头盔左右以及鞋子侧面,伸出长长的羽翼。脸庞美丽而富有英气,左右伸出的扎在一起的金色头发摇动起来。
这第三名姐妹,拥有着惊人的特征。人类,不,是妖精大小。只有姐姐兀儿德的一半那么大。这让克莱因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我叫‘诗寇蒂【スクルド】’!请接受我的谢意,战士们!”
用严肃的语气说出这番简短的话,随后诗寇蒂高举起手。再度出现了报酬道具的瀑布。视野右侧的信息区域,出现了容量告急的警告。
两名妹妹左右退去,兀儿德再次走上前来。如果她也要给予报酬的话,毫无疑问储藏格就会装不下了。那时就只能将多余的道具实体化,堆在冬奇的背上——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幸运,兀儿德对着我微笑道:
“——我把这把剑给你。不过,你可不要再把它扔到‘兀儿德之泉’里去了哟。”
“是,是的,我绝不会的。”
像个小孩一般点了点头——
在我手中紧握的黄金长剑,传说武器“Excalibur”突然消失了踪影。当然是收纳到我的物品格中了。虽然想叫出“好棒啊啊啊啊!”这番孩子气的话,单卧还是握紧了拳头作为回应。
三名女性慢慢的离开了,一同说道:
“谢谢,妖精们。再见。”
同一时刻,视野中央,出现了用粗字体标示的系统信息。宣告任务完成的一段话,随后三人转过身,飞走了。
此时,克莱因跑了过来,叫道:
“诗,诗诗诗寇蒂小姐!联系方式!”
————你啊,这就忘了芙蕾娅小姐了吗!!
————NPC又怎么会有邮箱地址呢!!
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他才好的我,就这样站在那里——
该怎么说他才好啊。
姐姐两人消失了,最小的妹妹却转过身来,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她露出一副觉得很有趣的表情,再次轻摆起手。不知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划过天空,飞到了克莱因的手中。
之后,战女神也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沉默与微风。
不一会儿,莉兹贝特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克莱因,我现在发自内心地尊敬你啊。”
同感,真是同感啊。
*
不管怎么说——
二〇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早上突然开始的我们的大冒险,就这样画上了句号结束了。
“……那个,接下来,我们办一个庆祝兼忘年会怎么样啊?”
听到我的提案,有些疲劳亚丝娜会心一笑,说:
“赞成!”
“赞成!”
坐在肩膀上的唯,将右手笔直举起。
* * *
* * *

分页阅读: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1 条回应
  1. 咖啡猫的咖啡2019-4-21 · 0:55

    辛苦了!